TOP
1/1
庫存:3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9342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科學研究與遠征探索,結合神祕組織與詭詐陰謀──史上第一部比奇幻文學更不可思議,卻是發生在現實世界的科學冒險小說!
★國家地理學會首部科學探險故事,以學會早年探險家的精采傳說與引以為傲的傳統為藍本,結合未來的高科技與尖端發明,創造出全新的青少年探險家宇宙!
★情節融入各式各樣的地理、生物、地球科學等博物學知識,科學家的野外調查工作,以及最尖端的電腦與應用科技,讓青少年讀者在緊張刺激的故事中,養成追求真知的科學精神!

以國家地理學會早年探險家的精采傳說與引以為傲的傳統為藍本,結合未來的高科技與尖端發明,12歲的克魯茲‧柯羅納多在探險家學院的第一個學期,就不停地在電腦模擬空間中歷險,到野外接受探險家的訓練,並涉足校園之外的神祕的環境。
他的母親也曾經是探險家學院的學生,畢業後到學院的一個祕密研究單位工作,取得了革命性的成果,但不幸死於一場實驗室意外。當時克魯茲年紀還小,他追隨母親的腳步,希望藉此多知道一些母親的事,但是過程中遇到的種種可疑的、幾乎致他於死地的事件,以及神祕人物的警告,都證實了他最大的恐懼:他母親的死不是意外。可以確定有人不希望他留在學院裡,甚至不希望他活著。
他在一夕之間深深陷進了一個只有他能破解的謎團之中,必須冒著極大的危險到世界各地尋找遺失的配方。克魯茲在家鄉最好的朋友蘭妮,以及新朋友亞米和莎樂,幫助他開始解開這個複雜的謎題。等到他登上學院的旗艦獵戶座號,出海展開第一趟任務的時候,克魯茲的宿命、朋友們的命運,甚至是這整個世界的未來,都將掌握在他手裡。
書中各處藏了許多神祕符號、密碼和謎題,記得睜大眼睛。

「這是一段刺激有趣、熱血沸騰的旅程,孩子絕對喜歡。」──J. J‧亞伯拉罕,《星際大戰:原力覺醒》、《Lost檔案》導演暨編劇

「充滿啟發性的故事,能鼓勵新一代充滿好奇心的孩子以行動投入這個世界,發現意想不到的事物。」──詹姆斯‧卡麥隆,國家地理駐會探險家,電影導演

「精采至極!探險家學院對讀者的情感與理智都是一場過癮的盛宴──有驚險刺激、激勵人心的旅程,有逼真的角色,有奇妙的場景,還有凶險無比的危機。就像我們只有一個地球一樣,這個系列小說也是絕無僅有的。別再猶豫,立刻加入這場令人不可自拔的冒險吧!」──T. A‧貝倫,《傳奇魔法師梅林》系列小說作者

「這本國家地理旗下全新子品牌的開門之作充滿了高科技冒險情節,融入了眾多關於現實世界的酷炫尖端知識,以及趣味性十足的多樣化角色,讓人讀來欲罷不能。」──《科克斯書評》(Kirkus)

「《探險家學院》系列的第一集,帶領年輕讀者透過故事感受科學與自然的樂趣。」──《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熱愛破解密碼與尖端科技謎題的孩子一定會大呼過癮。」──《書單》雜誌(Booklist)

「《探險家學院》絕對能喚醒讀者內心的冒險因子和對世界的好奇心。你不一定要聽信我的話,自己看看克魯茲、呂亞米、莎樂和蘭妮的冒險就知道了!」──里瓦‧波頓(LeVar Burton),《閱讀彩虹》節目主持人

「《探險家學院》在步調快速的情節進展中,描繪出在探索中學習的力量。克魯茲的探險充分展現了親身獲得的第一手發現是多麼振奮人心的事,能啟發孩子養成探險家的心態。」──丹尼爾‧雷文-艾利森(Daniel Raven-Ellison),國家地理探險家、游擊地理學家

楚蒂‧崔伊特(Trudi Trueit)
自從小學四年級寫出第一個劇本,就夢想成為職業小說家。她當過電視新聞記者和氣象播報員,為青少年讀者出版超過100本小說和非小說讀物,包括《我的大膽祕訣》、《姊妹之道》和《實驗鼠的祕密》系列。楚蒂在西北太平洋出生長大,現在與丈夫威廉和兩隻貓咪定居在華盛頓州的艾弗雷特。她熱愛科幻小說、氣象叢書,與所有巧克力食品。


繪者簡介 史考特‧普朗比(Scott Plumbe)
在加拿大溫哥華一片廣袤森林邊緣的房子裡長大。母親是陶藝家,父親是紙商。從他有記憶以來,史考特就常常和家人在森林裡散步、畫畫、讀書、做勞作。求學時期,他專攻設計與插畫,此後一直從事文字圖像工作。

譯者簡介 韓絜光
臺大外文系畢業,專職人文科普書籍與字幕翻譯。在大石文化的譯作有《終極貓百科》、《遇見我最愛的的地方》等。喜歡貓、足球和末日電影。相信知識帶來勇氣和自由。

 

美國,夏威夷考艾島
哈納列灣

 「克魯茲!」
 他的名字越過海面,輕盈地飄向他。克魯茲轉過頭,遠遠地看到爸爸在海灘上招手叫他回去。不會吧,已經要走了嗎?克魯茲站在深度及膝的溫暖海浪中,舉起一隻手臂,五隻手指頭張得開開的,要求──不如說是央求──爸爸再多給他五分鐘。「拜託。」他低聲說道,聲音飄散在黃昏的微風中。
 再過三個小時左右,克魯茲就要啟程前往探險家學院了。從考艾島到華盛頓特區路途遙遠,準確地說有七千八百五十六公里遠。而且他很害怕。萬一交不到朋友怎麼辦?萬一訓練課程應付不來怎麼辦?萬一他讓家人、朋友、老師,還有每一個期待他有所成就的人失望了怎麼辦?畢竟連他都不知道自己想要成就什麼。
 他爸爸對他豎起大拇指。
 太好了!
 克魯茲甩掉腦子裡的這些萬一,面向哈納列灣那顆像橘子的落日。別的事他要之後再慢慢想。他小腹貼上衝浪板,兩條手臂交替擺動著划過藍綠色的微溫海水,他已經這樣做過好幾千遍了。他從有記憶以來就在衝浪,他爸爸老是笑他待在水裡的時間比上岸還多,實際上大概真的是這樣。克魯茲喜歡海浪連綿的律動。海水恆久不變又可靠,令人安心。
 逐漸接近浪頭時,克魯茲抓住衝浪板邊緣,以流暢的潛越動作把板頭壓到水面下,讓長浪從他身上越過。他浮出水面,再划出去一點距離,然後一個45度角轉彎,讓板子和海灘平行。他對準長堤的尾端,坐上來跨騎在衝浪板上,雙腿懸在水中。他喜歡待在起乘區域,蘭妮常說這是「乘浪前的寧靜」。像這樣跟著海面上下起伏,他什麼事情都可以想,也可以什麼都不想,憑自己的意思決定。這是在家的最後一天,克魯茲不打算想什麼,他想要感覺。他想要感覺每一種感覺,然後牢牢記住。
 在他左邊,新月型的海灣後方,有翠綠的山峰矗立在北岸。在愈來愈黯淡的夕陽餘暉中,可以清楚分辨出那條從山丘的皺褶之間奔流而下的白色瀑布。克魯茲看見爸爸走過停車場──真是的,他那件亮黃和藍色交叉線條的誇張上衣大概從海岸外三十公里遠的帆船上都能看見吧。他爸爸待會兒就要回他們家經營的衝浪店「高飛腳」,準備打烊了。克魯茲往右邊暼去,望向深橘色的夕陽,這顆發光的球體彷彿為他在海面上鋪了一條光毯,向他道別。他絕對會想念這個地方。
 「你也可以不用去你知道吧。」今年春天他告訴蘭妮他接到學院的入學許可時,蘭妮這樣告訴他。她的話讓他有點傷心。蘭妮是他最好的朋友,她總是能看見事情的光明面。但他並不怪她,他們兩個都提出了入學申請,結果卻只有克魯茲獲選,消息傳來他們大吃一驚。他一直覺得蘭妮比他有機會──畢竟她聰明那麼多,又比較有創意。但入學通知信來了卻是給他的。那封信非常精美,用的是別緻的仿羊皮紙,還蓋上閃亮的金色封口章。
探險家學院
你好,克魯茲‧柯羅納多,
 恭喜你!敝學會很高興寄發這封入學通知書,邀請你前來我們優秀的探險家學院。一旦同意入學,你就正式成為下一個學年的年輕探險家新生,獲得難得的機會,接受全世界最具聲望的科學家、探險家、保育學家、攝影師、記者組成的師資團隊親自教導,前往全球最古老、最宏偉的地方探險。我們只選擇最有能力的候選人享有這樣的殊榮。
 衷心期待你的回覆。
謹上,
雷吉娜‧M‧海陶爾 博士
探險家學院院長
 克魯茲的姑姑瑪莉索就在學院裡教授人類學,她說學院每年只招收大約25個新生,學生來自世界各地。能被錄取是滿了不起的成就,但克魯茲不免懷疑,他真的是靠實力嗎?說不定是姑姑動用關係讓他進去的。也說不定他們是為了彌補虧欠才錄取他,因為克魯茲的媽媽也曾經在學會工作,在負責科學研究的「合成部」擔任神經科學家。七年前她的實驗室發生一場嚴重意外,奪走了她的性命;合成部的另一位科學家艾利斯泰‧法洛菲也在這場慘劇中喪命。他們告訴克魯茲一家人的就是這些了。而且還說,他母親原本是不該在那個時間出現在那裡的。克魯茲痛恨這個說法。每個意外死亡的人不都是不該在那個時間出現在那裡嗎?
 「我以為我們說好要一起進探險家學院的。」蘭妮對克魯茲說。
 「是啊,可是瑪莉索姑姑覺得……」
 「你姑姑當然希望你現在就去,因為她也會在呀。重點是你自己覺得呢?」
 克魯茲知道蘭妮想聽到的是,他會問學院能不能讓他晚一年入學。這樣子蘭妮就有機會再申請一次。克魯茲不知道這樣做好不好。他很怕要是今年不去,他們就永遠不會再邀請他了。但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別的原因。他有一種預感;不對,不只是預感。他沒辦法解釋,只知道他不能不遵從。「我覺得……」他一口氣哽在喉頭:「我覺得我想今年就去。」
 蘭妮舉起雙手。「我知道了。好吧,你就去吧。」
 「別生氣嘛。我們想見面的話隨時都可以見面的,就算我搭獵戶座號出海的時候也可以。」
 她挑起一邊眉毛表示懷疑。「最好是。你在半個地球以外的探險船上還會想到要聯絡我才怪。」
 「怎麼不會?我會把魅兒帶著。」
 「他們准你帶微型飛行器?」
 魅兒是克魯茲的蜜蜂無人機,這種微型飛行器不比他的拇指大。去年克魯茲扭傷膝蓋之後,爸爸送了這個給他,這樣「就算感受不到海浪,還是看得見海浪」。結果他也才錯過幾天的浪而已。
 「嗯啊。」克魯斯對她露出一抹怪笑。「你看,沒那麼糟吧。我可以先讓你看看裡面是什麼樣子,這樣你明年入學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只要裝作你在你家,我在我家,而不是……」
 「在半個地球以外。」她惆悵地說,不過已經開始撥弄起自己的頭髮,這是心理軟化的徵兆。
 「好嘛,蘭妮。」他懇求道,「我需要你的支持。」
 「好啦,好啦。你最好跟我保持聯絡,不然我對天發誓,就算你跑到北極我也會找到你。」
 她不是在開玩笑。要說這些年來克魯茲學到什麼,那就是蘭妮‧基羅哈說到做到。
 「絕對會,」他說,「這超容易辦到的,跟老爸做芭樂派一樣。」
 她雙手抱胸。「你知道我討厭派。」
 女孩子實在是。
 來了!克魯茲看到了他要的浪。他壓低胸膛,平貼在衝浪板上。湧浪從背後滾滾而來,克魯茲掉頭朝岸,用力划水,而且每一下都經過深思熟慮,因為時機是關鍵,太早站起來會錯過浪尖,太晚的話會「歪爆」,重心不穩跌入水中。克魯茲可以感覺到大浪在他身後不斷湧升。
 差不多了。再……等……幾秒……
 感覺到板尾開始抬升的那一刻,克魯茲拱起背,雙手向下一推,兩腳踏在衝浪板上,右腳在前,左腳在後,這樣的姿勢叫做高飛腳,因為迪士尼卡通裡的高飛狗就是這樣衝浪的。右撇子的人衝浪大多是左腳在前,但克魯茲不是右撇子。他慢慢挺起身子,呈半蹲姿勢。浪在他腳下散開的一瞬間,他放開衝浪板站起來,張開手臂維持平衡。克魯茲感覺到了每次起乘成功時熟悉的平順感。他時機抓得正好,就在浪尖上!
 「呀呼!」他開懷地大叫,把衝浪板往內側轉,穿過拱波做了一次彎曲蛇行,細密的水霧灑在他臉上。克魯茲挪動重心,先往左邊滑,再往右邊滑,然後又回到左邊,用最快的速度盡可能在浪裡衝出最遠的距離。衝浪讓他感到充滿力量,自由自在,所向無敵!要是這種感覺能維持得比一段電視廣告還久不知有多好。克魯茲乘著這道浪衝向岸邊,直到浪碎成浪花。他伸手準備撕開腳踝上的魔鬼氈,把連著衝浪板的腳繩拿掉,手伸到一半又躊躇不前。剛才這樣應該還不到五分鐘吧?
 不如再來一趟……
 克魯茲回頭衝進浪花裡,把板子投向水面,一躍而上,然後划著水越過波浪往海面去。他一如往常,直著身子跨坐在衝浪板上快速往前划。克魯茲抬起左腳,確認腳踝上的腳繩繫牢了,就在這時,忽然感覺右腳跟被往下一拉。那種感覺不像是有魚或海龜從他腳邊掠過,而是很明確的拉扯。這只有一種可能:鯊魚!克魯茲設法挪往衝浪板的左邊,離鯊魚遠一點,但那股力量牢牢抓著他的腳踝。他被拖進水裡,離水面愈來愈遠。
 不要慌張!踢水!
 克魯茲緊緊抓住衝浪板,這是唯一能幫助他漂浮的東西,同時使盡全力地踢。只要能轉過身來,他就可以拿衝浪板猛敲鯊魚的鼻子再掙脫。他掙扎時,腦子裡閃過無數個念頭。
 笨蛋!鯊魚都在黃昏出來覓食。聽到爸在叫你就該回去了。你不該溺水的。真是笨蛋!
 他吞了好幾口水,無法呼吸。
 不要,不要!不要!
 每一個字都重重地落在他心跳的節奏上。
 他不要就這樣子死掉。
 雖然他的肺開始灼痛,體力也愈來愈虛弱,克魯茲仍奮力扭過身子,發出最後一擊。他一拳揮去,打在一個平滑堅硬的東西上面,身邊隨即湧起大量的泡泡。他看到一條黃色的水蛇。不對!是一根管子。那不是鯊魚,是一個人!他剛才把對方連接潛水氣瓶的供氣管打掉了。克魯茲感覺到腳踝一陣劇痛,接著突然就被放開!他透過泡泡瞥見一雙蛙鞋上下飄動。潛水的人游走了。
 克魯茲往水面游去,感覺胸口幾乎就要爆炸。他伸長了手臂,往下划,再往上伸,再往下划。兩條腿也不停地擺動,忙著踢水,最後終於破水而出。克魯茲大口吸氣,死命讓空氣充滿整個肺部。他踩著水轉了一圈,目光射向碼頭、海灘、海平面,再轉回來,轉了好幾圈,但沒看到半個人在附近。
 放輕鬆,沒事了。他走了,沒事了。
 克魯茲把手向後一伸,找他的衝浪板,板子依然綁在他的腳上。他想把衝浪板拉過來到身體下方,但因為顫抖得太厲害,平常像呼吸一樣自然的動作,卻試了好幾次才成功。他緊抓著衝浪板,不時回頭往後看,一邊順著浪的推送划向岸邊,直到板子觸底,然後滾下衝浪板,倒在潮溼的沙灘上。他從來沒這麼高興可以回到岸上!他在那兒躺了幾分鐘,感受著自己的呼吸。他的雙手痠麻,喉嚨刺痛,右腳踝一陣一陣地抽痛。但他還活著。
 克魯茲凝視深紫色的天空,看著入夜之際剛開始閃爍的星星,腦中只有一個問題像跑馬燈一樣重複閃過去:為什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