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離婚(上)
沒錢離婚(上)
  • 系列名:PS
  • ISBN13:9789864940882
  • 出版社:平心工作室
  • 作者:首初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1cm*14.8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3/14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促銷優惠:新書特惠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79261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為什麼有人能拒絕艾德里安這樣完美的人?
    當年為了維持那份友誼,鍾晏拚盡全力,
    到最後卻因為人生選擇的歧異,
    還是落了個絕交、甚至被敵視的下場。

    而七年後,當他們再度重逢,
    一個是最高議院最年輕的列席議員,一個是納維軍區總指揮官,
    兩個站在權力顛峰的男子,竟被人工智慧「蝶」判定為最優結婚對象!?
    且如果拒絕「蝶」的建議,需要繳納高額罰款!
    面對艾德里安不餘一絲溫情的拒絕結婚建議,
    鍾晏只淡然表示沒錢繳罰金。

    他從沒想過,原來一心嚮往的大海曾願為他駐足,
    而他不敢奢求奇蹟能再次發生,
    畢竟在野心與愛情之間,他早已做出選擇。

    納維軍區傲嬌總指揮官╳最高議院兔控議員
    真是見鬼了,到處都是圓滾滾和毛茸茸的兔子!
    威風凜凜的狼去哪了!?
    艾德里安發現,自家已經兔、滿、為、患!
  • 首初,長佩簽約作者,已經完結的作品有《你可曾見過如此高冷的作者》、《沒錢離婚》、《半惡魔和他的邪惡召喚獸》等。
    熱愛烏托邦和龐克幻想,熱愛奇幻大陸和劍與魔法,熱愛巔峰對決和殊途同歸,熱愛一切毛茸茸軟綿綿,不愛誤會。
    每逢開新文必定要強調一個謎一般的創作原則:名字長的是攻!筆下寫過、正在寫和未來會寫的每一對CP都符合這個定律,看文之前只需默念這句神祕口號,可以獲得作者的祝福:看穿攻受的先知之眼。
  • 第一章
    晚春,學校裡的花都開始謝了。
    艾德里安半倚在走廊的出口拱門邊,一手插在校服的口袋裡,一手心不在焉地滑著浮空顯示的個人終端虛擬螢幕,翻看今天的新聞。
    「再擴張!『蝶』的羽翼即將覆蓋納維星區!九十年來,包括首都星在內的五十二個星區,上百個星球上的聯邦公民,都陸續在第二代人工智慧『蝶』的引導下,享受著便捷、高效的生活。最高議會今日發布會上公布,納維星區,這個聯邦版圖中最偏遠的角落,終於也要迎來文明的曙光……」
    艾德里安讀到「文明的曙光」幾個字,毫不掩飾地嗤了一聲,他不耐煩地點開評論:
    「太好了!聯邦終於完整了!」
    「納維星區總算要歸蝶管了,聽說那裡又窮又亂。」
    「唯一還沒有被蝶接管的地方,逃犯什麼的全往那裡跑,沒有AI看著,純靠人類治理,簡直是犯罪天堂,能不亂嗎?」
    「什麼?我是穿越回古地球時期了嗎?現在還有地方不在AI的管轄範圍?那怎麼生活?」
    「沒見識就別丟人現眼了,有那麼誇張嗎?『蝶』也不過誕生九十年而已,九十年前的人沒有『蝶』不也照樣生活?」
    「九十年前有『繭』啊!兩代人工智慧加起來已經管理聯邦兩百多年了好不好!再往前算那是古代了吧!」
    「樓上一看就是首都的,上個世紀『繭』可沒有接管整個聯邦,只有首都星區而已。」
    「我也第一次知道原來現在聯邦還有星區是人工治理的……那怎麼工作結婚?」
    「隨便工作隨便結婚唄,要不你們以為納維星區為什麼落後?」
    「最高議會為了吹噓夭蛾子,連常識都不要了,蝴蝶翅膀能叫羽翼?」
    「哪來的反AI腦殘,沒有AI你連垃圾都不是!」

    艾德里安百無聊賴地往下滑了幾條,果然都是辱罵。
    當今的聯邦,五十三個星區,有人類居住的星球多達百餘顆,首都星以及附近的幾個發達星區,已經在第二代超級人工智慧「蝶」的管理下度過了九十年,第五十二個星區納入「蝶」的管轄範圍內也是三十七年前的事了,納維星區實在太過遙遠,又有複雜的歷史遺留問題,這才一直拖到了現在。
    而現在,這個最後的星區終於也要……淪陷了嗎?
    艾德里安給那條「夭蛾子」評論點了個讚,關掉了新聞。
    托人工智慧的福,如今身為人類並沒有什麼隱私可言,不管是現實還是網路,一切行為堪稱透明。相信過不了多久,各大媒體就要貼出新聞通稿:聯邦最高學府雙子星之一艾德里安‧亞特,點讚攻擊「蝶」言論。
    對此,艾德里安相當無所謂。臨近畢業,作為這一屆即將踏入社會的年輕人中,最受矚目的兩人之一,他的一舉一動都有無數人關注,他早就習慣。而身為傳統又古老的亞特家族的嫡系長子,卻在進入學院後多次堅定地表達自己反對人工智慧的立場,站在了自己家族以及最高議會的對立面,這位大少爺雖然還未正式踏足社會,但早就名揚整個聯邦。
    有一個教室下課了,一群低年級學生從拱門中魚貫而出。
    隊末的幾個女生頻頻朝艾德里安看過來,圍在一起捂嘴偷笑,互相推搡。沒一會兒,她們中一個活潑的姑娘過來了,問道:「亞特學長,你來等鍾會長嗎?」
    艾德里安大大方方地笑道:「對呀。」
    「哇!」
    「好浪漫!」
    女生們的竊竊私語漸漸遠去了。艾德里安的心情這才好了一些――她們提到的鍾會長,也就是他正在等的人,鍾晏。
    聯邦最高學府的另一個傳奇人物,一個沒有背景的平民孤兒,卻已讓人望塵莫及的高分考入聯邦最高學府,入校後的表現也不可謂不亮眼,第二年就出任學生會長,在處理學校各項雜務的同時,還能保持住本系第一的位置,與軍事分部的首席艾德里安‧亞特,並稱為雙子星。
    所有人都在猜測,最高學府的雙子星,這兩個聯邦內風頭最勁的年輕人,畢業後會去往哪裡。
    「會長。」同桌悄悄用觸控筆末端戳了一下鍾晏,「你家亞特首席在外面等你呢。」
    鍾晏看了一眼還在滔滔不絕的教授,悄聲問:「你怎麼知道?」
    「我刷學校論壇看見的。發給你看――」
    鍾晏調整了一下面前的虛擬螢幕透明度,遮掩著打開自己的個人終端虛擬螢幕,點開同桌發過來的校園論壇連結。
    「#雙子星 捕捉到一個正在等鍾會長的亞特學長:照片.jpg」
    鍾晏沒有去看評論,而是對著那張照片微微端詳了一會兒。
    三年前,他剛剛認識艾德里安的時候,兩人都只有十七歲。十七歲的艾德里安穿著嶄新的校服,被幾個同樣出身上流世家的學長學姐簇擁著,眉眼間都是疏離禮貌的笑意,直到鍾晏出現,他才眼前一亮,喊道:「鍾晏!」
    拜高度發達的現代網路所賜,早在成績公布時,這一年狀元的全身影像早就傳遍了聯邦的每一個角落,一時之間輿論譁然,人們爭相討論著這位新晉狀元的孤兒身分和驚人美貌。
    相比之下,那一年的第二名顯得備受冷落。所以這位第二名――艾德里安‧亞特――格外地關注這位還沒進校就壓他一頭的狀元,這也是為什麼他第一眼就認出了來人。
    十七歲的鍾晏遠沒有如今的圓滑,但性格使然,也仍舊鎮定,他站在一眾富人子弟的注視下,點頭道:「你好,亞特先生。」
    「叫我艾德里安吧。」剛才矜貴的大少爺像是變了個人,熱情又隨和,「我們是同棟宿舍的,我帶你上去,走。」
    鍾晏跟了上去,對一眾臉色難看的少爺小姐們輕輕說:「失禮。」
    很長一段時間裡,鍾晏一直以為艾德里安此舉有什麼用意,但後來他知道,這不過是艾德里安一貫的大少爺脾氣罷了――不喜歡的,立場不同的,他連表面功夫都懶得裝,也壓根不會在意那些人難堪與否。用他自己的話說:「全學校長得最好看成績最好的人做我室友,我為什麼要顧著那幫蛀蟲的面子?」
    三年過去了。照片上的俊朗青年早已褪去了當年的青澀,他不笑的時候,線條分明的硬朗五官凜然而威嚴,可他總是笑著的,就如這張被抓拍的照片: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有一片粉紅的花瓣落在他的黑髮上,他渾然不覺,正低頭看自己的終端螢幕;亞特家族的標誌,那雙罕見的銀色眸子半垂著,看不清神色。
    這帖子是在八卦板塊,想想也知道評論區都在說什麼。三年來校內八卦板塊少說也有四分之一的流量是由「雙子星」標籤貢獻的,鍾晏根本沒有費心去看,關掉了終端螢幕,輕聲對同桌道:「別刷論壇了,這教授眼睛特別尖。」
    同桌意猶未盡地關掉虛擬螢幕,道:「她們說得我都要信了。哎,你們到底是不是――」
    「不是。」鍾晏說。

    「久等了!」鍾晏微微喘著氣,「課題沒講完,教授拖了一會兒……」
    艾德里安接過他的包,背到自己身上,一手攬著他的肩道:「拖一會兒就拖一會兒,你跑什麼。」
    鍾晏對他笑了一下,「我怕你等。」
    因為一路跑過來的緣故,鍾晏一向白皙的臉上帶了點紅暈,原本他那張臉就俊美出眾,這麼一來更是平白小了幾歲,不像是二十歲的青年,倒像是剛入學的十六七歲的新生,艾德里安一時看呆了。
    「回去吧。」鍾晏扯扯他的衣服,「攝影鏡頭過來了。」
    艾德里安回過神,這才看到一對日常巡邏的攝影鏡頭正巡邏到這裡,識別到有學生逗留,它們穩定地從半空中降下到一人高的水準高度,一前一後地靠了過來。
    艾德里安衝著飛過來的小型球狀攝影鏡頭比了個自拍手勢,兩人一起笑起來,肩並肩往宿舍區去了。

    「艾德里安‧亞特!」
    會場裡爆發出歡呼聲,足以證明被點名的人人氣有多高。艾德里安一個躍步跳上了禮台,對於這個莊重的場合來說,這副做派似乎顯得不太穩重。
    但是很快就沒有人糾纏他的禮儀問題了。只見他三步並作兩步走到禮台中央,甚至沒有等他身後的巨大虛擬螢幕宣布結果,就斷然道:「我拒絕人工智慧的最優職業建議。罰款帳單請發到我帳號,謝謝。」
    舞臺上的擴音系統讓他的聲音迴蕩在這個最高學府的大禮堂裡:「朋友們!讓我們納維星區再見!」
    回應聲、歡呼聲、口哨聲和質疑的噓聲交織成一片,艾德里安意氣風發地跳下禮台,與自己軍部的同學擊掌擁抱,然後回身看最後一位上臺的學生。
    傳奇學生會長,鍾晏。
    等到鍾晏拒絕人工智慧的建議後……艾德里安微笑著注視禮臺上的人:剛滿二十歲的青年,黑髮黑眸,唇紅齒白,如畫美人不過如此。就快了,再等幾秒――
    鍾晏看清了虛擬螢幕上的最優職業建議,他沒有看向台下,沒有看向任何人,甚至沒有像大部分學生那樣思考很久。
    「我接受。」
    滿場譁然。一半的人在竊竊私語,另一半看向艾德里安。
    艾德里安的笑容被錯愕取代了,他直到這時才記起去看那塊巨大的虛擬螢幕,那上面顯示著鍾晏剛剛接受的職位:首都星,最高議院,議員。
    兩百多年來,一手推動了人工智慧計畫的議院。素有「蝶之內閣」之稱的最高議院。
    那個瞬間,怒火焚燒了他的四肢百骸。
    「老大……那,那個計畫,還執行嗎?」他的死黨費恩結結巴巴地問。
    艾德里安滿是戾氣地瞪了費恩一眼,在滿場的議論和注視中,憤然離開了畢業典禮。
    他徑直回到宿舍拿上了行李,沒有等到畢業典禮結束,更沒有等鍾晏回來,就這樣獨自一人離開了學校。
    這一別,在此後漫長的七年歲月裡,他們再也沒有相見。

    艾德里安從床上坐起來,頭痛欲裂。
    他又夢到了鍾晏。站在高高的禮臺上,面色如常地吐出「我接受」三個字,擊碎了台下的他一切可笑的幻想。
    艾德里安坐在黑暗中平覆了一會兒情緒,呼叫出個人終端看時間。幾個螢光數字浮空顯示在他手腕上方――才凌晨五點。
    導致他噩夢的罪魁禍首正散落在他床頭的小平臺上,那是一封拆開的信――不是虛擬信件,是真正的紙張。這玩意現在幾乎絕跡了,也許博物館裡還能看到,不過聯邦最高學府向來標榜自己「古老」、「正統」的地位,這種行為藝術也不是第一次了。
    做工考究的信封被人絲毫不解風情地粗暴撕開了,露出的半截信紙上印著模擬墨跡:
    「納維軍區總指揮官 艾德里安‧亞特 閣下:
    「轉眼已經七年未見了,親愛的聯邦最高學府第九十一屆畢業生,願你離開母校後一切順利。
    「星辰縱變,智慧永恆。一個世紀以來,聯邦最高學府不負校名,一直向聯邦各界輸送最高精尖的人才,而今,這所聯邦內最古老的綜合學府,迎來了她的一百週歲生日。我們誠摯地邀請您,我們最優秀的校友,於十二月末回家看看,參加母校的一百週年校慶暨第九十八屆畢業典禮。
    「下附具體接洽流程……」
    艾德里安確實已經很多年沒有接觸母校了。誠然,在最高學府的三年,幾乎可以算作他二十七年的人生中最快樂的三年,但那三年有多麼快樂,最後一天鍾晏給予他的學生時代的句號就有多痛苦。
    他和鍾晏在學校裡形影不離,人盡皆知,最後的畢業典禮也在聯邦裡傳得沸沸揚揚。進入納維星區最初的一兩年裡,總有人試圖打探他與鍾晏的關係,直到每一個拿他和鍾晏開玩笑的人都被他揍進了加護病房,所有人都明白了這個平時看上去平易近人的大少爺,究竟對那位學生時代的朋友有著多深的恨意。
    後來艾德里安一路高升,直到今天,再沒有人敢在納維軍區總指揮官的面前觸他的逆鱗,生怕承受不起這位向來公私不分的指揮官的報復。
    天快要亮了。艾德里安心情糟糕,不想再睡下去,乾脆起了床。
    想來在他做噩夢的這幾個小時裡,他的個人終端裡一定堆積了一些待處理事項。艾德里安端著一杯提神飲料,將終端連接到了辦公桌前的大虛擬螢幕上,然後險些一口飲料噴出來。
    「今日頭條:鍾晏議員正式確認出席最高學府百年校慶!」
    「擴展閱讀:最高議院十二位列席議員中最年輕的一位,傳奇議員鍾晏的背後:……」
    艾德里安盯著字級大小誇張的頭條標題,目光落在那個反覆出現的名字上。他早已經過了一言不合就揮拳打人的年紀,也早習慣了對方的名字和他一樣頻頻見報,但是少見的,鍾晏這個名字再次和母校連在一起之後,他還是克制不住地感受到了憤怒。
    這怒火從他心底最深處的壓抑良久的岩漿裡噴薄而出,緩慢但堅定地淹沒了他的理智。
    艾德里安放下茶杯,撥通了納維軍區副指揮官費恩的通訊。
    費恩顯然還在睡夢中,口齒不清地問:「誰啊?」
    「我。」
    「老大?」費恩瞬間清醒了,他停頓了兩秒,似乎是查看了時間,緊張道,「你怎麼這個時間聯繫我,是出什麼事了嗎?」
    「對,有事。你現在聯繫學校,就說校慶的邀請我答應了。不止我,所有我們納維軍區的,接到了邀請函的人,都答應了。」
    費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任誰都知道,在納維軍區,什麼「最高學府」、「學校」都是能不提就不提的禁詞,因為這些都不可避免地會和那一位聯繫在一起,正因為如此,這一次最高學府百年校慶,他們幾個校友誰都沒敢提,收到了邀請函也當作沒看到。可是現在,凌晨五點,他的頂頭上司親自打電話,要他聯繫學校……
    「嗯……」費恩很謹慎地確認道,「聯繫哪個學校?」
    「你說呢?」
    終端裡傳出的聲音很冷靜,越是這樣,費恩越是覺得驚悚。同事這麼多年,他太瞭解這個老同學了,艾德里安表現得越是平靜,後面的爆發就越是驚天動地。
    「你冷靜一點,我剛才搜到了新聞――我不覺得在校慶上和最高議院的列席議員打起來是個好主意。」
    「這是個命令,副指揮官先生。」艾德里安冷冷道,掛掉了通訊。
    不,他當然不是去打架的。只是……
    艾德里安坐下來,關掉了新聞視窗。
    他再一次錯估了鍾晏無情的上限。三年的朝夕相處之後,鍾晏可以當著整個學校的面,毫不猶豫地對著人工智慧說出「我接受」。而現在,為什麼他可以如此坦然地接受母校的邀請?大概在那個人心裡,這段過往早就被拋之腦後,所以才如此心安理得,半點不怕觸景生情。
    既然如此,他自然不能示弱。

    這是一個沒有祕密的時代。
    第二代人工智慧「蝶」全面監控著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一切有文明跡象的地方都全天候徘徊著浮空巡邏攝影鏡頭,虛擬社群更不用說,完全被蝶的觸角覆蓋。這個時代安全、便捷、高效,也……
    無趣。
    或許只有一個角落不同。最偏遠的星區,以納維星為主星的納維星區,當今人類文明中唯一一個人類自治區。十年前,納維星區是危險、混亂和落後的代名詞,而今天,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稱它為人類最後一塊淨土。
    如今的納維星區與艾德里安‧亞特這個名字緊緊聯繫在一起。
    全聯邦都知道,七年前,亞特家族的嫡系大少爺以絕無僅有的破紀錄高分從聯邦最高學府軍事學院畢業,高調拒絕了「蝶」的建議,毅然遠赴納維軍區。那一屆,除艾德里安自己之外,還有不止一個軍部畢業生追隨他的腳步,一時間主流媒體紛紛痛批艾德里安害人不淺。
    與之相反的,低調進入最高議院,效忠於「蝶」的鍾晏成了當時輿論的寵兒。俊美的容貌,沉穩的作風和無父無母的孤兒背景讓他獲得了良好的民間口碑,在議院內部也很受青睞,晉升速度簡直驚人,僅僅七年,他已經位列十二列席議員,成為了聯邦十二個最有權勢的人類之一。
    與他的晉升速度成正比的,還有民間輿論風向的轉變速度――這些年,虛擬網路上陸陸續續有人匿名爆出種種黑幕,人工智慧不再純粹,而是與少部分位高權重的人類相勾結的陰謀論叫囂塵上。
    「匿名」這件事在這個時代本身就相當不可思議,有能力辦到這件事的絕不是普通公民,如此更是為這些真真假假的傳言添上了幾分可信度。無論如何,新成長起來的這一代年輕人並不像他們的祖輩那樣虔誠地信服人工智慧,他們之中有相當多的一部分人希望注重個人隱私,恢復人類自治。如此一來,唯一不受人工智慧掣肘的納維星區似乎成了一個理想之地,更不用說,誰都知道,如今的納維星區分議院已經名存實亡,現今納維的無冕之王是納維軍區新上任的年輕總指揮官,一個堅定的人類自治支持者。
    艾德里安的人氣水漲船高,很多反人工智慧者將他視為偶像,而他與鍾晏的學生時代的瓜葛和決裂舉世皆知,這讓雙方粉絲相見分外眼紅,到了這兩人都已經登上最高位的這一年,虛擬社群裡更是掐得腥風血雨。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10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繪畫色彩學
      • 優惠價:165元
      • 學完五十音之後:給初學日文者專門設計的6堂課
      • 優惠價:230元
      • 訪草第一卷-三民叢刊85
      • 優惠價:125元
      • 鳳凰錯3:諸神之戰震洪荒(全二冊)(簡體書)
      • 優惠價:257元
      • 糖尿病中醫論治
      • 優惠價:14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