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 一口氣讀完大清史

  • 系列名:古學今用
  • ISBN13:9789863922681
  • 出版社:海鴿文化
  • 作者:劉觀其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3cm*17cm*2cm (高/寬/厚)
  • 版次:2
  • 出版日:2019/03/27
  • 中國圖書分類:
  • 促銷優惠:本週66折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6625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劉觀其的歷史,就是好看!
清朝,一個距離今天最近的封建王朝。他的敗落更替,不但改變了中華民族發展的軌跡,更是在世界大環境中凸顯出這個民族無與倫比的榮耀與痛徹天地的悲涼之間的巨大反差。
■ 給你不一樣的清朝歷史!
康雍乾盛世長達一世紀多之久,歷史上有哪個朝代盛世能如此?
太平天國、回亂、捻亂、大理教,身為皇帝為何要受制於人?
一個小小義和團為何最終導致八國聯軍侵華?
順治與康熙都是不到十歲就登基,連續兩任的小皇帝,居然都沒有被奪權!
雍正,一個上位備受爭議的皇帝,卻為乾隆朝的社會繁榮奠定了雄厚基礎!
■ 全方位、新視角、多層面的豐富內容。
努爾哈赤於遼東建立後金,皇太極躍馬進逼中原,此所謂興;康熙皇帝勵精圖治,削三藩,收臺灣,平噶爾丹,安定家國,廓清疆土。雍正、乾隆擎起安定發展大旗,站在最後一個王朝最後強盛的頂峰,此所謂盛;嘉慶帝開始的衰敗到宣統帝的正式退位,此所謂衰。
清朝的政治、經濟、外交、文化、軍事盡含其裏;血雨腥風,紅顏柔情,文人情懷,錚錚傲骨,涓涓清淚縷嵌其中;開闢疆土,劈波斬浪,竭力中興,欲挽狂瀾,外族欺淩歷歷呈現……一部清史,十二帝,一段驚人心魄,大氣華麗,卻又晚景淒涼的歷史勾勒出大清最真實的輪廓。
近二百多年的清史,有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豪邁,也有不思進取,落後挨打的沮喪;有文治武功,勵精圖治的興盛,也有退而不放,牝雞司晨的沒落;有歌舞昇平的盛世,也有揭竿而起的鬥爭;有風花雪月的柔情,也有錚錚傲骨的激蕩;有跨洋驅虜的豪情,也有飽受侵略的屈辱。有平定海疆的激越,也有喪權辱國的淒涼。忠貞與叛逆,壓迫與反抗,悲歡與離合,治世與外患,開疆與喪土,興盛與悲亡皆盡穿插其間,描繪出一段段歷史,一幕幕場景,恰似如煙如霧的過往,而今再看卻依然盪氣迴腸……。

劉觀其,大學歷史系教授,從小熱愛中華文化精心研究歷史,主要專精於漢、唐、宋、明等朝代,尤其在人物、文化背景方面均有精闢的見解,並長期致力於中國文化歷史的研究與推廣工作,常常以犀利的言辭、獨特的視角,潑辣的文風道古論今。
著有:《一口氣讀完大漢史》、《一口氣讀完大唐史》、《一口氣讀完大宋史》、《一口氣讀完大明史》、《一口氣讀完大清史》。

前言
第一章:大汗之路,努爾哈赤的天命傳奇
 
天命起始,鎧甲十三副
剛柔並濟,建州實乃囊中之物
揚威古勒破九盟,英雄難過美人關
七恨告天抗大明
浴血薩爾滸,以少勝多
遷都遼陽,望眼山海關
遺恨寧遠,英雄末路的悲歌
 
第二章:虎父無犬子,雄才大略的皇太極
 
殉葬——阿巴亥無力地掙扎
大刀闊斧行改革,破除議政攬大權
寧錦大戰,大金與崇煥不共戴天
千金難買良將心
傳國玉璽至,九五至尊成
猝然辭世,遙望紫禁終不至
福臨登基,莊妃好魄力
 
第三章:中原初入,坐穩江山還是刀
 
闖王還是清軍,吳三桂的抉擇
入主北京,三代夙願終成真
剃髮垂辮,誰叫如今是滿人的天下
既得江山,奈何錦繡江南成人間地獄
民族英雄成功至,保衛南明氣節存
太后下嫁之謎,攝政王的悲情人生
 
第四章:聖祖賢君——千秋功罪任評說
 
順治之死,不要江山要美人
康熙登基,祖孫協力開盛世
治史何罪,一部《明史》萬人哭
鼇拜既滅,少年英姿展雄才
三藩亂局何可俱
英雄成功後世頌,臺灣終是我大清的島
雅克薩激戰揚國威
御駕親征,蒙古草原不可亂
九子奪嫡,最是無情帝王家
 
第五章:雍正——俯仰無愧天地,褒貶自有春秋
 
弒父篡位的罵名,你逃不掉了
險象環生,唯十三弟最體朕心
能臣李衛,做官就是一股巧勁
軍機獨斷,權力的頂峰
密折啟封,最防隔牆有耳
勤勉皇帝,革除弊政
煉丹求長生,到底誰要了雍正的命
 
第六章:一朝浮華夢將醒,興也乾隆,衰也乾隆
 
出身之謎,母親為誰終不知
新皇登基三把火
弘皙逆案,「雙懸日月照乾坤」
四庫全書,成了多少文,毀了多少書
大氣奢華,方顯皇家天威
準噶爾部終覆滅
大小和卓不自量,天山一統,香妃美名傳
土爾扈特歸家園
 
第七章:有心無力是嘉慶
 
腐敗的代言,和珅究竟啥樣的人
太上皇退而不讓
和珅跌倒,嘉慶究竟吃的有多飽
白蓮起義,官逼民反
非賢非能是庸才,能守江山豈堪望
雷劈還是病故,帝王不可不善終
美夢依舊,山雨欲來不自察
 
第八章:天朝上國,美夢終被鴉片碎
 
虎門銷煙民歡悅,終不抵船堅利炮
鴉片戰爭,半殖民地的開端
城下之盟,列強是那餵不熟的狼
國破家敗,勤儉道光罵名負
泱泱大國豈堪當,無顏可對列宗淚
 
第九章:錯上寶座的咸豐,無法重來的歷史
 
四無皇帝怎堪帝國重任
太平天國,因上帝偶然引發的天國之夢
克里米亞,遙遠危機不自知
列強再燃戰火,只需一個藉口
萬園之園盡數毀,避暑山莊美人醉
 
第十章:垂簾聽政,半個世紀的荒唐富貴
 
生得獨子扶搖上,端倪初現野心家
辛酉政變,垂簾聽政
荒誕同治帝
同治之死,帝王之崩總懸疑
只選載湉,肥水不流外人田
幾朝奮發欲為賢,傀儡難逃五指山
 
第十一章:洋務運動,士大夫的一廂情願
 
走出國門師夷長技
技術立國,自強求富
大清必有強軍之路
無才可去補蒼天
組建北洋,亞洲第一豈堪負
朝鮮內亂,日本雄心
忠魂葬海得其所,水師絕唱哭海疆
馬關條約,彈丸小國何以欺我太甚
 
第十二章:救亡圖存,大清還是咱們的國
 
論戰到底興思潮,公車上書求改革
百日維新——帝囚君死,終是血染的浮雲
扶清滅洋,一腔熱血終是空
「北狩」變「西狩」,太后怎的又逃難
辛丑合約,李鴻章最後的敗筆
 
第十三章:受盡煎熬是大清,民主共和人心向
 
一代梟雄袁世凱
清末新政,大清最後的指望
光緒辭世,鵬翅預展終無力
驅除韃虜,恢復中華
皇族內閣惹人怒,灤州兵諫,君主立憲夢破滅
武昌起義,溥儀退位,三百載大清終謝幕
 

 


 

天命起始,鎧甲十三副
明嘉靖三十八年(一五五九年),建州左衛蘇克素護部赫圖阿拉城(後改稱興京,今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中傳來一聲新生兒響亮的哭聲,他的父親、大明建州左衛指揮愛新覺羅‧塔克世為自己的這個第一個兒子取名為努爾哈赤。他就是日後的清太祖。在滿語裏,努爾哈赤是為「野豬皮」之意。雖然這個名字不怎麼雅,但也能看出愛新覺羅家族那種剽悍的性格。
在滿語中,愛新覺羅為「像金子般高貴神聖的覺羅族」之意,「愛新」意為「金子」,「覺羅」是地名,在今天黑龍江省依蘭一帶,是清太祖努爾哈赤祖先最先居住的地方。這片廣袤的白山黑水,滋養著眾多女真兒女。
眾所周知,努爾哈赤生活的時代,從全國來看,大明王朝已然出現衰落之兆,但依然是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蟲。從遼東地區的女真族來看,此時的女真部落眾多且征伐不斷,混亂不堪。不凡的努爾哈赤自幼便有雄心壯志,希望改變這一狀況。
所謂時事造人,亂局之中必出英雄。那時,大明王朝在遼東對女真人採用分而治之的政策,使得當時的建州右衛指揮使王杲(音稿,努爾哈赤外祖父)與朝廷摩擦越來越大。明萬曆二年(一五七四年),遼東都督僉事李成梁率領六萬大軍奉旨征討王杲部落,王杲逃脫後卻被與其結怨的哈達部獻於明朝,凌遲處死,其子阿台(努爾哈赤之舅、堂姐夫)僥倖逃脫,潛回古勒寨,繼續對抗朝廷,以期為父報仇。萬曆十一年(一五八三年)朝廷下令李成梁攻打古勒寨,除掉阿台。覺昌安(努爾哈赤祖父)、塔克世進城去探望,因戰事緊急被圍在寨內。建州女真蘇克素滸河部圖倫城的城主尼堪外蘭在李成梁的指揮下誘阿台開城,攻破古勒寨之後屠城,覺昌安、塔克世均死在明軍屠刀之下,未能倖免。
祖父和父親就這樣無辜受害,努爾哈赤心中從此燃起復仇怒火。祖、父之仇自然要報,但自己的實力遠遠不夠,強大如阿台者,固若金湯的古勒寨也沒有抵擋住明軍的刀鋒,因此,伺機而動才是道理。他首先上疏,向明廷索要賠償。明廷很快做出回應:
明覆曰:汝祖、父實是誤殺,遂以屍還,仍與敕書三十道,馬三十匹,復給都督敕書。——清‧佚名‧《滿洲實錄》
雖然朝廷用「誤殺」一詞來解釋覺昌安和塔克世之死,也算是做出了很有「誠意」的賠償,但這並不能消除努爾哈赤的復仇之心,因為在復仇心之上,他還有更大的野心。復仇,僅僅是他的第一步。
第一步向誰復仇?目標自然不可能是明朝。努爾哈赤現在的全部家當只有三十匹馬、一個龍虎將軍的虛銜,外加父親塔克世留下來的十三副盔甲,用這點裝備對明朝宣戰,無異於以卵擊石。他先將報復的目標鎖定在了炸開古勒城門的女真族圖倫城城主尼堪外蘭身上。
最初,努爾哈赤希望借明軍的力量來處置尼堪外蘭,他曾對明軍邊將說:「殺我祖、父者實尼堪外蘭唆使之也,但執此人與我,即甘心焉。」然而邊將則稱:「爾祖、父之死,因我兵誤殺故,以敕書馬匹與汝,又賜以都督敕書,事已畢矣。今復如是,吾即助尼堪外蘭築城於嘉班,令為爾滿洲國主。」(清‧佚名‧《滿洲實錄》)話說得很不客氣,並且警告努爾哈赤,尼堪外蘭即將是滿洲的領導,你努爾哈赤也不過是他的一個子民罷了。
努爾哈赤氣急敗壞地往回走,途中偏又遇到了尼堪外蘭這個冤家。對尼堪外蘭的質問不但沒有得到結果,反而被其奚落了一頓。這下更加深了努爾哈赤對尼堪外蘭的仇恨。回到其地,努爾哈赤聯合起沾河寨主常書等百餘人,加上自己的三十來人,於萬曆十一年四月三十日晚,趁著夜色,向尼堪外蘭所據的圖倫城(今遼寧省新賓縣湯圖)發起了進攻。
努爾哈赤輕騎直進,直撲圖倫。次日東方未明之時,便已將圖倫城圍了個水泄不通。
見圖倫城內的人已是插翅難飛,努爾哈赤吹響了攻城的號角。努爾哈赤的部下,與之自小長大的安費揚古一馬當先,率一部人馬在城牆之下搭成一道人梯,安費揚古順著人梯一躍而上,數個守城的兵丁頓時倒在了他的刀下,餘人紛紛躍上城頭,一番血戰之後終於將城門由內打開。在城外早已等得急不可耐的努爾哈赤,見城門洞開,立刻率領部下蜂擁而入。猛烈的攻擊持續了不到一刻鐘,便以圖倫城守兵棄械投降而告終。
此役,努爾哈赤「得甲三十副,兵百人以歸」(民國‧漢史氏‧《滿清興亡史》),取得了起兵之後的第一場大捷,但尼堪外蘭卻跑了。
努爾哈赤閃擊圖倫的舉動引起了其叔父們的不安,因為尼堪外蘭是朝廷欽命官員,公開與其作對就是與朝廷作對,這勢必引起朝廷不滿招來禍患。但開弓沒有回頭箭,努爾哈赤只能繼續向前,恰此時,努爾哈赤巧妙地打敗放走尼堪外蘭的薩爾滸城主諾密納兄弟,輕取薩爾滸。
拿下薩爾滸,意味著努爾哈赤完成了蘇克蘇滸部的統一,但這又豈是努爾哈赤的最終目的?他的眼光望向的是更為廣闊的天地——建州。
建州女真共分成建州部與長白部。建州部包括已經成為努爾哈赤囊中之物的蘇克蘇滸部(遼寧蘇子河流域)、渾河部(遼寧渾河北岸)、完顏部(吉林通化以南)、董鄂部(遼寧桓仁縣附近)、哲陳部(遼寧撫順附近)五部。長白部包括納殷部(吉林撫松縣東南)、珠舍里部(吉林臨江縣北)、鴨綠江部(吉林吉安縣)三部。夜襲薩爾滸之後,實力得到進一步壯大的努爾哈赤橫掃建州,至萬曆十四年(一五八六年),已將建州部的大部分地區收入囊中。然而,當他面對實力最為強大的董鄂部時,戰場上的叱吒風雲無法幫他達成所願,為了征服這個強有力的對手,努爾哈赤不得不另闢蹊徑。
【知識鏈結】
敕書,是明朝政府一次性發給女真各部酋長的換信。女真各部酋長憑此「敕書」,才可到馬市進行商品交換。萬曆年間,大明只准敕書持有者入京朝貢貿易,發放的敕書數就是朝貢的限額,朝貢貿易由此真正成為敕書貿易。建州初得敕書時只有五百道(海西女真有一千道),因此,努爾哈赤因其祖、父命而獲得敕書三十道,其部落無疑獲得了一個以遼東特產換錢、壯大自己的生財之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