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滾滾紅塵【經典復刻版】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三毛燃燒靈魂寫下
最動人的邂逅與最淒美的告別!

三毛的第一部劇本,也是她的最後一部作品!
電影由林青霞、張曼玉、秦漢領銜主演,入圍金馬獎12項大獎!
特別收錄三毛親筆手跡、全彩經典劇照!

在劇中人,能才、韶華、月鳳、谷音、容生嫂嫂以及余老闆的性格中,我驚見自己的影子。
──三毛簽名

紅塵中的情緣,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語的膠著,
想是人世間的錯,或全是流傳的因果。

沒有愛情,韶華不會是韶華。
人們說她是活在糖果裡的大小姐,上流家庭出生,嬌蠻任性,揮金如土。但這樣的她卻是感情的囚徒,她的初戀被鎖在房間裡,化為手腕上的一道道傷痕;她的敏感被困在現實裡,變成生活中的一處處裂痕。她在稿紙上一字字寫下渴愛的自己,冀望能一點點的補足生命的缺口。但在遇到能才之前,她的心,永遠缺了一塊……

沒有韶華,能才不會是能才。
他對日本人俯首貼耳,對謾罵苦笑置之,他識大體、懂心理,但沒人知道,他的雍容根植於滄桑,有禮暗藏著怯懦。宛如飛蛾撲火,能才奔向了韶華,卻始終沒勇氣回應她。他恐懼表態、推拒承諾,他活著就是為了逃難,安身立命始終遙不可及,但他不知道,韶華其實正是他日夜企求的故鄉……

動亂的年代,掙扎的靈魂,一段屬於大時代的悲歡離合,一則淒愴無比的虐心之戀。《滾滾紅塵》刻劃了人們對生命無止盡的追求,演繹了愛情至上的真理。這是三毛的第一部電影劇本,也是她的最後一部作品,她的身影在劇中無所不在,而在其中的每個「三毛」,也讓我們得以一窺她最真實的情感面貌!

封面故事:
它們一共是三只手環,第一年的結婚日,得了一只……很愛它,特別愛它,沉甸甸的拿在手中覺得安全。後來,我跟我的先生說,以後每年都找一個給我好不好。可是這很難買到,因為這些古老的東西已經沒有人做了。第二年的結婚紀念我又得了一個,第三年再一個……在撒哈拉沙漠一共三年,就走了。
三毛
她本名陳懋平,因為學不會寫「懋」那個字,就自己改名為陳平。
她十三歲就蹺家去小琉球玩,初中時逃學去墳墓堆讀閒書。
旅行和讀書是她生命中的兩顆一級星,最快樂與最疼痛都夾雜其中。
她沒有數字觀念,不肯為金錢工作,寫作之初純粹是為了讓父母開心。
她看到一張撒哈拉沙漠的照片,感應到前世的鄉愁,於是決定搬去住,苦戀她的荷西也二話不說地跟著去了。
然後她就和荷西在沙漠結婚了,從此寫出一系列風靡無數讀者的散文作品,把大漠的狂野溫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淋漓盡致展現在大家面前,「三毛熱」迅速的從台港橫掃整個華文世界,而「流浪文學」更成為一種文化現象!
接著,安定的歸屬卻突然急轉直下,與摯愛的荷西錐心的死別,讓她差點要放棄生命,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遊,才終於又重新提筆寫作。接著她嘗試寫劇本、填歌詞,每次出手必定撼動人心。
最終,她又像兒時那樣不按牌理出牌,逃離到沒人知道的遠方,繼續以自由無羈的靈魂浪跡天涯。
她就是我們心中最浪漫、最真性情、最勇敢瀟灑的──
永遠的三毛。

◉第一場(字幕同時緩緩拉出)(此場全在字幕中出現,算做不刻意的交代)
●時:(日)下午,灰暗的陰天。
●景:韶華父親和二媽所住的家中,內外。
●人:小健(韶華初戀男友)、韶華、韶華父親家中大門口的「門房」、韶華父親、眾僕人。

鏡頭照著一座大宅第的高景。除了大房子之外,尚能清楚看見,是一幢有著巨大鐵門,高牆,鐵門旁邊又有一個小門出入的「進出口」。一般時候,只有汽車開進來時,正式大門方才打開。如果來訪的客人是沒有車子來的,就在小邊門先投上「名片」交給門房,送了進去。被接受的訪客,就由邊門被門房引導進入大房子中去。
這幢西洋式的兩層樓房,是有車道的。車子由大門右方開進來,正房處下車,再可由左邊開出去。鏡頭由高景,拉到房子,拉到二樓的一個窗口以及可以連接房子樓下院落的進口大門處。(字幕繼續拉出)窗戶是玻璃的,可是由裡面被「木板條」封死了,有縫隙的地方,一雙急迫張望外界的大眼睛,拚命在那有限的小木板條縫裡,往外搜索著動靜。窗外,一個青年人的身影(以窗口二樓那雙女人的主觀眼中望去),那青年人脫下了帽子,(不是有邊的華貴男帽,而是一頂當時大學生常用的軟邊帽),向門房卑微的在打聽一個人,請求見面的樣子。顯然的,門房受到過警告──這個人出現的時候──「拒絕他」。
室內的那雙渴望的眼神,突然浮出了失落的悲傷。女人──韶華,剛剛因為強求與男友結婚,而被父親關了起來的事實,在自由與愛情的失落上(但她尚並不灰心,徹底的)。(此時留聲機放出巨大的「一八一二」的音樂,好大聲的放,震破屋頂的放法)
(字幕)
同樣的青年,被拒絕之後又爬牆進去了,門房正在掃地,突然看見了──被關起來小姐的男友居然再闖進來──以這種方式。丟下掃把。衝向入侵者,兩人拉扯起來,一個向內衝,一個把他向外拖。青年人拾起地上的碎石,朝韶華被關的二樓窗口丟去,嘩!玻璃破了。狂叫起來(還在跟門房纏打的同時),
△小健:(劃破黃昏大氣的狂喊)韶──華──韶──華,
△韶華:(拍打被封在玻璃窗內的木條,試著扳開那釘得死死的枷鎖)小健──
此時房內又出來了僕人,男的,兩人架住又叫又掙扎的小健,由小門硬推了出去。小健跌在街上,爬起來,上去踢門,不停的踢。
屋內的韶華,在墨水瓶中把食指、中指全浸了下去,不夠,又拉下了床單,浸在墨水中,在牆上氣憤、傷心、發洩的亂塗,慢慢的寫下:一九四三年二月十一日,再見。
(再由二樓窗口高度用鏡頭?)(字幕繼續拉下去)
韶華家中的大鐵門打開了,汽車開進去,那一霎間,守在街角躲著的小健,乘機再衝進去,要往房內衝,門房指著小健叫。車上人也同時下來了。因為門房高叫,引出來了一批僕人,要上來打。車中下來了韶華父親模糊的身影(此時由二樓板縫中韶華主觀鏡頭在觀看)。
韶華父親沉聲怒喝,向小健。
△韶華父親:滾──再來把你斃了──。
小健冷不防啪一下打了韶華父親一拳。
△小健:你──殘忍──把女兒放出來!(叫)(兇)
僕人看見老爺居然吃了青年的推打,群湧上來將小健又拖又拉又打的在地上拖向門口。鐵門立即關上了。
△小健:(哭腔、憤怒,做手勢向房子打)(再叫)別看不起人──我發財了──再來搶你女兒──等──著──。
二樓窗內的韶華,沒有再去扳木板,也不再叫喊,木板縫中的她,雙手舉到眼睛下面,拳握。突然跑向房間的門,撞翻了地上放著的一個食盆,她搖門柄──同時──(字幕繼續拉)
△韶華:(講話般的慢,不是叫喊的)放──我──出──去──放──我──放──我──。
門外沒有反應,一片突然的死寂,韶華又拍了幾下。不叫──靜聽──聽了又聽。韶華倒翻了整瓶墨水在桌上,把手打上墨水上,拍向牆──再用手指亂沾墨水。時間過去了不知多久。牆上寫滿了──一九四三?月?日一九四三?月?日
一九四三年?月?日,再見。
又寫,重疊了字──再見。再見。再見。再見。
一九四三年?月?日,再見。?年?月?日(字幕、字幕)
韶華坐下了床沿,翻八仙桌下的小抽屜,倒出亂七八糟的雜物來,找出刀片(銹的),拉起衣服,對著大腿上──刷──劃了一刀──再看了一秒鐘大腿──慢慢拉上袖子──刷一下,劃了上手臂(左手)──三下,深的,橫的,不夠,再在三道間劃了道一直的──韶華手腕在鏡頭下出現──(刀片下去時並不拍攝)(配樂,是一種反效果的寧靜、安詳。)
韶華將「手腕」抵在牆上,慢慢繞室走──拖出一道長長的血痕──印在牆上──三分之一的牆上。(字幕又現)

註:韶華房中的床,是一張寬床,不是有頂的中國床,是四周「沒有依靠的床」。有一張八仙桌,沒有檯布(不是書桌),就放在床邊,桌在窗口左半邊的位置。地面是長條老式木板地面。床對面有一個衣櫃,櫃上的穿衣鏡早已裂了。有洗臉盆,放在一個牆角的小木茶几上。床上被褥,在小健來的第一次,第二次,都是相同的花色,中國洋紅色。
韶華沒有穿鞋子(請鏡頭輕輕帶過。以後戲中韶華鞋子越來越高)。另一面牆邊,有著小書架,放著幾十本書籍,不多。(字幕)
韶華穿得邋遢,披著灰藍色的對襟毛衣。洋學生式的「中國洋裝」。
窗子
洗臉盆,有小茶几放置在上面

床   被
衣櫃
書架
食盆   放地上

封住的窗戶

◉第二場 
●時:日(夏季)。
●景:韶華父親家中室內。
●人:韶華、送食物的老媽子。

韶華的窗口有風吹進來,玻璃早被小健打破了,在第二次來救她的時候,木板封條還在。風吹起了韶華攤在桌上的稿紙,一起一伏的,有些寫滿了字,有一疊尚是白的。
韶華坐在床沿,對著桌子上的稿紙,正在濾稿。同時,有人進來,在桌上放下了一碗食物,收去了洗臉盆,又有門被鎖上的聲音──叮啦──再將房間鎖住。
韶華對於被關閉這回事情的掙扎,已經成為過去,「不看那房間內牆的四周,已在她長久禁錮的歲月裡,被塗滿了代表一切心情的字跡。」
韶華穿著一件灰白色的夏天衣裳,仍是女學生味道的短髮,正在床沿,對著紙,無意識的前後輕輕搖晃,搖晃,搖晃──右手的鋼筆戳在左肩手臂上,輕輕的戳,輕輕的戳──衣袖上化開了一片墨水漬,韶華不知不覺。
那扇被常年鎖著的房門,又被打開了,沒有人將它立即再鎖起來。老女傭人對那不知不覺專心寫稿的韶華。
△阿樂:小姐,快下樓吧,可以下去了,老爺快要死了。(輕輕又急迫的說)
△韶華:下樓(不屑的樣子)?誰說我要下去的?
△阿樂:老爺要死了,妳去看看他。(以下韶華、阿樂同話)
△韶華、阿樂:(交雜對話)阿樂,妳死了沒有──小姐,不要嚇我──來來──妳看──(韶華跑去放起留聲機來,快速的)──妳看──(完全與情況相反的浪漫音樂來了)──老爺在這裡面──(指指桌上的稿紙)──小姐,不要嚇死我──真的(音樂)──他把玉蘭給買了回家──(阿樂被韶華的舉止鎮住了)──老爺看見玉蘭小姑娘很好玩──就對她說──妳聽,阿樂──(完全浪漫的音樂)──老爺說──我壞了妳(手在阿樂身上肩上亂摸),我壞了妳──我壞了妳壞了妳壞了妳(開始摸阿樂的胸部,剝她衣服)。(音樂仍在流)小姐,不要嚇我──阿樂哀叫起來。(韶華身影向阿樂逼過去──)

◉第三場 
●時:日。
●景:玉蘭老爺家後門口,以及玉蘭老爺家中。
●人:玉蘭、將玉蘭帶去賣給大戶人家的人口販子、老爺和五、七個祭祖的家人。

玉蘭穿著短花布襖,寬褲腳黑褲,梳辮子,手中提著一個「小包包」,走站在一家人的弄堂房子的後門。人口販子先進去了三秒鍾,玉蘭看見牆上貼著一張已被歲月洗刷過的標語「建立大東亞共榮圈」在風裡掀起了下角──飄飄伏伏。人口販子將玉蘭招手叫了進去。有眾人,在前面上海弄堂特有的小天井中,穿著清朝時代的官服,祭祖。(故意時空錯亂,清代出來)
玉蘭一時沒有人理會她,將她放在樓梯後,幽暗的下人房中去。老爺無意間走過,看見了新來的丫頭玉蘭。老爺胖寬的身影,向玉蘭──一個驚惶不解的女孩子,慢慢罩下去。(鏡頭下,一只彩色泥老虎啪一下,落在地上碎了)
畫面同時O.S:旁白(韶華的聲音)這張標語玉蘭看不懂,一個字也不懂。上海已經成了孤島,這對她來說,又有什麼不同呢?一個連身體都被賣掉了的人,她的前途已經不是她的關心了。
玉蘭被賣進去的人家,是清朝時代做官的老式家庭,即使時代不同了,逢年過節,還是穿上祖宗留下來的官服,拜天祭祖。
玉蘭剛剛進了這個人家,就讓老爺給壞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