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5
六四事件全程實錄套書(共二冊)
  • 六四事件全程實錄套書(共二冊)

  • 系列名:當代叢書
  • ISBN13:9789869755504
  • 出版社:允晨文化
  • 作者:吳仁華
  • 裝訂/頁數:平裝/1070頁
  • 規格:21cm*15cm*4.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5/01
  • 中國圖書分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定  價:NT$800元
優惠價: 9720
可得紅利積點:21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被中國官方抹去的一頁血腥歷史,我們以記憶填補。停格在八九‧六四這一天的不只是無數年輕的生命,還有整體世代對國家未來的希望。大國在資本堆砌下崛起;在極權與殘缺的人性中沉淪。

紀念八九天安門事件三十週年――特別企劃

八九天安門事件分三個階段:
(一)八九學運和民運
(二)六四屠殺
(三)六四屠殺發生後的全國性抗議活動和全國性大逮捕行動。

這些年來,中共官方和海外民間都出版了一些有關八九天安門事件的書籍,但無論是中共官方還是民間的書籍,記錄都不完整,而且都存在一些問題。中共官方書籍的主要問題是:1.歪曲事實,甚至捏造「事實」;2.極力抹黑學運、民運及學生和民眾的行為;3.刻意隱瞞真相,尤其是隱瞞屠殺真相。民間書籍的主要問題是:1.資料不全,尤其是關於戒嚴部隊和屠殺的資料不全;2.對一些重要事件、組織及人物的記錄語焉不詳,尤其是有關戒嚴部隊及屠殺的記錄存在不少錯誤;3.對六四屠殺發生後的民眾抗暴活動及官方的大逮捕行動少有記錄;4.忽略北京以外的情況。

八九天安門事件曾經震驚世界,不僅改變了中國的進程,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蘇聯及東歐共產國家發生劇變。其影響及歷史地位遠超過五四運動,應該有一部翔實的書籍予以記錄。本書初稿完成於2009年,多年來歷經多次修改、增補,從1989年4月15日至1989年6月30日逐日記錄了所發生的事情。可以說,這是迄今為止最翔實、最完整地記錄八九天安門事件的書籍。
吳仁華,歷史文獻學者,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見證人,1956年9月12日出生於中國浙江省溫州市。長期參與海外民主運動,曾任中國民主團結聯盟(中國民聯)聯委會委員、中國民主聯合陣線(民聯陣)總部理事、《中國之春》雜誌社董事、中國戰略研究所理事。現任中國憲政協進會秘書長。1989年參與天安門民主運動,是首次遊行的組織者之一,曾任新華門絕食請願區負責人。1989年6月3日率領特別糾察隊趕赴天安門廣場,經歷了整個清場過程。1990年2月從珠海跳海游泳至澳門,在「黃雀行動」救援人員安排下坐漁船偷渡香港,7月5日流亡美國,定居洛杉磯。1991年5月至2005年7月,任《新聞自由導報》總編輯。2012年11月,利用美國護照獲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入境許可,回到闊別22年的中國大陸,低調圓親情以後離開返美。其被國安部門告知「以後不再有入境機會」。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等書。

前言
今年是八九天安門事件三十週年,此時由允晨文化出版公司出版本書,也算是一種紀念。

八九天安門事件分三個階段,也就是說包括三部份內容:(一)八九學運和民運;(二)六四屠殺;(三)六四屠殺發生後的全國性抗議活動和全國性大逮捕行動。

這麼些年來,中共官方和海外民間都出版了一些有關八九天安門事件的書籍,但無論是中共官方還是民間的書籍,記錄都不完整,而且都存在一些問題。中共官方書籍的主要問題是:1.歪曲事實,甚至捏造「事實」;2.極力抹黑學運、民運及學生和民眾的行為;3.刻意隱瞞真相,尤其是隱瞞屠殺真相。民間書籍的主要問題是:1.資料不全,尤其是關於戒嚴部隊和屠殺的資料不全;2.對一些重要事件、組織及人物的記錄語焉不詳,尤其是有關戒嚴部隊及屠殺的記錄存在不少錯誤;3.對六四屠殺發生後的民眾抗暴活動及官方的大逮捕行動少有記錄;4.忽略北京以外的情況。

八九天安門事件曾經震驚世界,不僅改變了中國的進程,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蘇聯及東歐共產國家發生劇變。其影響及歷史地位遠超過五四運動,應該有一部詳實的書籍予以記錄,絕不能像 1949 年中共建政後所發生的土地改革運動、鎮壓反革命運動、三反五反運動、反右派運動、文化大革命一樣,沒有留下完整的歷史記錄。

本書初稿完成於 2009 年,多年來歷經多次修改、增補。本書從 1989 年 4 月 15 日至 1989 年 6 月 30 日逐日記錄了所發生的事情。可以說,這是迄今為止最詳實、最完整地記錄八九天安門事件的書籍。

本人之所以能夠完成本書的寫作,是因為具有三個方面的有利條件,一是身為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六四屠殺的見證人,瞭解和熟悉八九天安門事件中的重要事件、組織及人物;二是在北京大學古典文獻專業(國學專業)歷經七年的專業訓練,先後取得學士、碩士學位,具有版本學、目錄學、考據學的專業技能;三是多年來從事於八九天安門事件的資料搜集和研究工作,2007 年 5 月出版《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一書,詳細記錄了血腥鎮壓過程;2009 年 5 月出版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一書,首次揭示了共有十九支部隊(包括十四個陸軍集團軍)參與北京戒嚴及六四鎮壓,記錄了各戒嚴部隊執行鎮壓任務的情況。

由於掌握最多資料的中共當局至今仍在掩蓋八九天安門事件的真相,加上許多當事人也未能發表親身經歷的文字記錄,尤其是北京以外地區的資料欠缺,因此,本書註定還需要不斷地根據新出現的資料予以增訂,這也正是沒有將此書定名為《八九天安門事件史》或《八九天安門事件史稿》的原因。

真誠期待讀者的批評指正。

1989 年 4 月 15 日 星期六
清晨 7 時 53 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因大面積急性心肌梗塞在北京醫院去世,享年七十三歲。

胡耀邦發病及逝世情況:

4 月 7 日晚,胡耀邦接到中央政治局的會議通知單,儘管身體不適,仍不聽妻子李昭不要與會的勸告,拿筆在會議通知單「到會」一欄打了個勾,因為會議主題是他歷來所重視的教育。

4 月 8 日上午 9 時,政治局會議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討論《中共中央關於教育發展和改革若干問題的決定( 草案)》,為即將召開的中共第十三屆四中全會討論和通過該決定做準備。與會者有政治局委員和國家教育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家教委)負責人。會議先由中共中央辦公廳調研室主任陳進玉通讀《決定》。不久,胡耀邦覺得胸悶、心慌、頭昏、腿軟,但堅持著。通讀歷時四十分鐘,接著由政治局委員、國家教委主任李鐵映對《決定》作說明。此時,胡耀邦自知撐不住了,站立舉手對主持會議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說:「紫陽同志,我請個假……」有人問:「耀邦同志,是不是不舒服?」他身子搖晃著說:「是呀!可能不行了。也許是心臟的毛病……」身旁的秦基偉和趕來的服務員剛扶住他,他就不由自主地跌坐下來。政治局常委胡啟立連忙說:「耀邦同志,別動!」同時吩咐:「馬上找醫生來,快叫救護車!」趙紫陽大聲問:「誰帶了急救盒?」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說:「我有。來北京前醫生給了我一個盒子,可是我不會用。」國家教委秘書長朱育理上前幫忙。約十多分鐘後,在中南海值班的中央保健處處長牛福康和醫生們趕到,初步判斷是心肌梗塞,病情十分危急,就地組織搶救。又過了十幾分鐘,北京最著名的幾位心臟病科專家—協和醫院方圻、阜外醫院陶壽琪、陳新正和北京醫院錢貽簡先後趕到,加入緊張的搶救。

為了不妨礙搶救工作,會議改到勤政殿繼續進行,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留下指揮搶救。在上午 11 時半會議結束前,溫家寶向與會者報告搶救和診斷情況:心臟下壁和後壁大面積梗塞,病情危重。醫生建議,待病情稍有緩解,轉到醫院繼續治療。

下午 3 時,胡耀邦的病情基本平穩,被送往北京醫院。經全面檢查,磷酸肌酸激酶是正常人的十多倍,這表示癒後不良;煩躁不安,膀胱充盈卻無尿排出,這說明病情需要進一步控制。方圻等人會診的意見是:1.成立特護小組,繼續搶救治療;2.嚴密觀察病情,繼續輸氧、輸液、止痛,立即導尿;3.謝絕一切探視,絕對臥床休息。4 月 9 日上午,胡耀邦蘇醒過來,因嚴重的胸悶、胸痛和導尿失敗而煩躁不安。4 月 10日上午完成導尿,下午病情開始好轉,煩躁減輕,能進流食和臥床大小便了。由於醫生一再叮囑,一向好動的他不再要求下床。

4 月 15 日是發病的第七天,即將度過危險期的胡耀邦清晨醒來後心情很好,家人幫他在床上洗臉漱口,餵了些西瓜汁。他斜倚在床上等著吃早飯,等著妻子來。幾分鐘後,守護在旁的兒子胡德華發現心電監護儀上的心電圖波形突然急促跳動,心率從每分鐘六十次一直往上升,慌忙叫來值班醫生。值班醫生看了看心電監護儀,不經意地說:「沒事兒,以前也有過這種現象。」胡德華不敢相信,仍目不轉睛地盯著監護儀,當每分鐘達到一百一十次時,心率開始逐漸減慢,一分鐘後恢復到六十次。未等胡德華和過來察看的秘書李漢平鬆口氣,峰谷狀的心電波形作了一個短暫停頓,忽然耀眼一閃,便冰雪消融般地坍塌下來,化作一條碧綠晶瑩的水平線。胡耀邦痛苦地大叫一聲「啊!—」被李漢平握著的手突然鬆脫,頭部猝然轉向一側。醫護人員趕來急救,已無濟於事。

上午
胡耀邦逝世的消息在官方公佈前已迅速在北京傳播,盛傳他與李鵬在政治局會議上就教育問題發生了激烈爭論,導致心臟病發,是被氣死的。

鄧小平在家中與孫兒嬉戲,特邀攝影師、楊尚昆的兒子楊紹明拍攝,其中一張照片後來公開發表時注明了攝影時間:1989 年 4 月 15 日。

政治局常委會開會決定:胡耀邦治喪活動由中央辦公廳負責,中央政治局常委喬石、胡啟立、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宋平、溫家寶、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中央警衛局局長楊德中、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秘書局局長徐瑞新、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孟連昆為治喪辦公室負責人,下設秘書組,組長是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副局長李登柱,總務組,組長是中央直屬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劉勝玉,群眾組,組長是中共中央組織部老幹部局局長孟凡臣,警衛組,組長是中央警衛局副局長孫勇,新聞組,組長是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曾建徽,外事組,組長是外交部部長助理兼北美洲大洋洲司司長劉華秋。喬石提議喪事辦理按葉劍英元帥的規格。溫家寶負責起草訃告,對國內,今晚可發消息。原來不同意對境外發佈消息,經與會的新華社副社長郭超人力爭,同意向境外發一條簡訊,由他當場寫就。

由於 1987 年初胡耀邦在保守的中共元老以「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等政治原因的逼迫下,辭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職務,他的猝逝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因此,訃告的播出和追悼大會的轉播一波三折,隨時有所改變。

11 時,中國廣播電影電視部部長艾知生召集緊急會議,佈置有關胡耀邦逝世的宣傳報導問題。他說,新華社今天趕發消息,訃告今晚播出。拿到新華社消息後,什麼時候廣播要請示。治喪規格相當於葉劍英、劉伯承元帥,不是按照政治局委員的規格,而是按照長期擔任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的規格。

新華社接獲胡耀邦逝世消息後,立即召集國內、國際、參編、對外、攝影五大部主任做了通報,要求各大部立即做好特大戰役報導的準備,通知國內外各分社做好同樣的準備工作。12 時 20 分,新華社向境外發了只有八十個字的胡耀邦逝世簡訊。

中國政法大學(以下簡稱政法大學)青年教師陳小平從《世界經濟導報》駐京辦事處得知胡耀邦逝世消息,中午回到政法大學南平房首先告訴了青年教師吳仁華,聞訊而來的青年教師都很震驚、悲憤。吳仁華提議製作大花圈,集體前往天安門廣場(以下簡稱廣場)悼念,獲得大家同意,作了簡單分工。

下午
一些高校的學生會、研究生會決定成立胡耀邦治喪委員會,準備在校內設靈堂,派代表到胡耀邦家弔唁。已有各界人士前往胡耀邦家弔唁。

1 時 20 分,已有香港傳媒刊播胡耀邦逝世消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以下簡稱中央電臺)考慮,這樣的消息播出對內不應該晚於對外,經請示同意,於 2 時 04 分對內播出了新華社向境外所發的胡耀邦逝世簡訊,後面播放了 1 分 17 秒的哀樂。簡訊後面播出哀樂在中央電臺從未有過,當時認為既然治喪規格如此高,僅播發簡訊顯然不恰當,聽眾也不會理解。首播連續播出兩遍,3 時重播一遍,無哀樂,4 時、5 時又安排了重播。直到此時,新華社仍未對內發稿,說是等晚上才發。艾知生得知中央電臺播出了簡訊後說,播就播了,不要聲張,以後就不要再播了。

1 時半,北京大學(以下簡稱北大)出現「耀邦同志永垂不朽」、「英靈永存」等橫幅,不久即出現發洩不滿情緒的標語、輓聯、大小字報,如:「不該死的死了,該死的卻沒有死。國家不幸,人民不幸,民族不幸。」3一張無署名的大字報稱:「政府無能,社會腐敗,政治專制,知識貶值」,「要求撤換無能政府,推倒君主專制,建立民主政治。」有兩條輓聯的內容是:「風淒雨泣英雄長逝神州,億人同憂何人再耀吾邦」、「活亦為人民,逝亦為人民,活逝為人民;生也不自由,死也不自由,生死不自由」。

2 時,中國人民大學(以下簡稱人民大學)、政法大學等校相繼出現悼念的標語、輓聯及大小字報,官方稱有的內容敏感。

3 時以後,清華、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等六所北京高校陸續出現悼念性的標語、輓聯及大小字報。

3 時 10 分,中央電臺召集各部門主任傳達胡耀邦逝世消息,並就播出安排明確了幾點意見:(一)爭取在晚上 6 點半全國聯播節目中播出訃告和哀樂,如果訃告來不了,也要播簡訊和哀樂,因為已播出過簡訊,聯播中不播容易產生誤解。(二)對少數民族廣播如來不及翻譯訃告,也要先播出簡訊。(三)對臺灣廣播按照聯播的要求安排。(四)訃告之後不播出文藝節目,要注意全臺節目的氣氛。1 時 47 分,新華社發了《胡耀邦同志簡歷》,直到 5 時仍未發訃告,因為中央尚未審定訃告。為此,中央電臺為聯播節目設計了幾種預案:(一)先播簡訊、哀樂。(二)訃告隨來隨播。(三)除安排直播聯播節目的兩名播音員以外,增加一名播音員待命,準備隨時播出訃告。為了等訃告,大家都很著急,有人不明白:如果對內對外都不播出也可以理解,為什麼我們發生的事情把首播權讓給境外?有人自我解嘲:別人不著急,我們何必著急。如果搶發新聞出了問題,拿我們是問,不出問題也沒人說好,又何必著急呢?

5 時多,胡耀邦治喪辦公室把訃告和公告送到新華社,新華社立即向報社、電臺、電視臺發了通稿。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