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10
吳姐姐講聖經故事05:大衛王
  • 吳姐姐講聖經故事05:大衛王

  • 系列名:吳姐姐講聖經故事
  • ISBN13:9789573334422
  • 出版社:皇冠
  • 作者:吳涵碧
  • 裝訂/頁數:平裝/208頁
  • 規格:21cm*14.8cm*1.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5/13
  • 中國圖書分類:聖經
  • 促銷優惠:新書特價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沒有完美的人生,沒有無瑕的人性,
只有千錘百鍊的堅定。

波瀾壯闊、高潮迭起!聖經故事堂堂邁入「君王篇」!


他是上帝的槍尖,人群的希望,
他成就赫赫偉業,卻不自滿驕矜。
因為他很清楚,成功與失敗,
全在信仰的一念之間。


我們要一個王!
經歷了顛沛流離之苦,希伯來人渴望能有一個自己的王,帶領他們面對險惡多艱的前途。上帝聽到了呼喚,將掃羅派給了人們。
掃羅是以色列第一位君王,深謀遠慮的他,用一場場勝仗為希伯來人帶來富足與榮耀,問題是――他太「捨不得」,捨不得遵從神意,放棄掠奪來的肥美牲畜、精良戰甲,也捨不得將王位讓給上帝欽點的大衛。
大衛是天生的王者,他的驍勇為他博得了名望,他的虔誠助他劈開了荊棘。但最可怕的威脅不是非利士人的刀尖,而是自己人的猜忌。大衛的戰功換來掃羅王的追殺,他落魄過,裝瘋過,甚至被迫尋求敵人的庇護,九死一生……
面對漫長的逃難、接連的背叛,大衛並未變得憤世嫉俗。他不但幫助敵境的居民,更兩度放棄向掃羅王復仇的機會。但掃羅的心卻早已被欲望蒙蔽,看不清自己每一次的失敗,其實都是上帝的暗示。
這不只是一場王位之爭,更是一場信仰之戰,他們最終要面對的不是彼此,而是名為「人性」的魔鬼……
吳涵碧
出身於新聞世家,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觀察敏銳、下筆深刻,曾以「王純」為筆名,在報章雜誌撰寫方塊、抨擊世情,語多慷慨,讀者誤以為王純為飽學老先生,殊不知出自俠骨柔情纖纖女子之手。
她自幼受到家學薰陶,使她憧憬中國書生「身無半畝,心憂天下,讀破萬卷,神交古人」 的境界。因此,自大學畢業以後,一頭栽入古史之中,以纏綿的感情、絕對的耐性、持久的毅力,執著於創作《吳姐姐講歷史故事》。雖然名為吳姐姐,由於故事兼具真實性與趣味性,舉重若輕,深入淺出,不但風靡了千萬成年讀者,更榮獲金鼎獎推薦獎、中國文藝獎章、優良兒童圖書「金龍獎」、國立教育資料館特優青少年課外讀物等多項殊榮!
有感於《聖經》是世界人類的源頭活水,實在是一部不可不讀、卻不容易讀懂的寶典,因此她再次用寫歷史故事的嚴謹態度和靈巧文筆,將《聖經》中的人物和故事活潑生動地呈現出來,希望讓大小讀者都能在趣味盎然的閱讀過程中獲得許多啟發!

【 推薦序】
穩穩踏向新境界
【前《中央月刊》總編輯】吳德里


涵碧這本《吳姐姐講聖經故事》第五冊,終於完稿了,距離她第四冊的截稿,整整兩年,而距離她二○一○年第一本聖經故事完稿,則有整整九年了。這五本書都看似一派輕鬆秉筆,文字行雲流水,把艱澀的經文,用故事體裁引敘得歷歷如繪。上個月底她把磚頭一樣厚的手稿送來給我,要我寫序,忠孝東路人潮如織,目送她纖細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人群中,不由得長長吸了一口氣,感受到她腳步彷彿在轉了一大圈後,又要穩穩踏向另一個新境界。
涵碧的夫婿王壽南教授在第一本吳姐姐講聖經故事的序文中,就曾經提到到二○○五年為止,永遠是全世界暢銷書榜首的聖經,發行量超過三億七千二百萬冊了。我查了一下到二○一七年底,聖經發行量已經來到四十億冊。不過,發行量和閱讀量中間不一定有等號,可能有些書的命運,就永遠靜靜的躺在旅館房間茶几的抽屜中。
就基督徒來說,當然希望這本書不僅是廣為流傳,而且引領人心,擴大信徒的陣容。但是對於中國信徒或好奇的求知者來說,最為流傳普遍的和合本聖經,譯文字數就長達九三一六九八字,九十三萬耶!的確是一本巨著天書。
文字浩瀚加上滿佈古代的北非中東人名地名朝代名,字裡行間一槓名字符號,雙槓地名符號,讀完創世紀,來到出埃及記,一般人普遍就讀不下去,也沒有幾位牧師在一般佈道中,好膽挑戰長篇累牘地講敘,因為現代信徒時間太寶貴,好好講完一則故事,佈道時間就所剩無幾,一般信徒多半需要仰賴牧師傳播激勵人心的聖經警句,似乎是遠大於聆聽一千多年前經書中老掉牙的遙遠故事。
但是如果真的掉進涵碧為讀者們拆解的聖經版故事,那些彷彿和中國人八竿子打不著的古代猶太人、埃及人,就立刻栩栩如生的活動在眼前了。我們讀不完的聖經,涵碧足足讀了不只六、七遍,花個十分鐘不到,一千多字的小故事中,聖經人物就在眼前活過來。
現在大家都喜歡追電視的連續劇,其實以這本第五冊故事來說,涵碧從路得記、撒母耳記上寫到撒母耳記下,五十九個章節,區區八十四頁,就分拆成四十一則故事,比起熱播連續劇動輒七、八十集,絕對小意思。重點是不但能讓讀者們輕鬆讀,而且從拿俄米和路得的婆媳關係,一路說到先知大祭司撒母耳,以及以色列第一王掃羅,和統一以色列的大衛王。
這中間,論言情有婆媳關係也有色誘,路得記的女力影響,絕不輸於那年《花開月正圓》,或《大宅門》的精采。求生兒子的離奇,和管教兒子的劇情起伏,也絕不輸於現代版的虎媽劇。
至於從撒母耳到大衛三代領導人的王朝興替,則從特異功能的最偉大先知,士師時代的撒母耳,到他領以色列進入掃羅王朝時代,和最後顏值最俊美的小鮮肉大衛王一統以色列江山。真是集倫理愛情、宮鬥、武打、王朝、神鬼、悲喜劇統統推出。
第五集仍然在舊約時代,國人現在對於末世的觀念,因為一世紀以來的全球大抵和平,只有零星地區戰爭,而覺得世道不差是個常期現象,對於大劫缺乏觀念。如果明君不出怎麼辦?如果大地震海嘯大瘟疫產生怎麼辦?民主一定選得出明君嗎?人類科技一定能勝天嗎?就算是天授英才如掃羅王,他能夠放鬆享受神賜的美好嗎?
少了這些聖經情節和故事的堆砌,我們就沒法了解為何在耶穌誕生前五百年甚至更久,中東的族裔就普遍期待救世主的誕生,人們呼天搶地,天災更是「南山烈烈,飄風發發」,人民到處呼救老天保佑,。但是眾神的天下中,究竟哪個才是能救世的真主,不好說也猜不透啊。要跌跌撞撞多少次,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拜對了神,而不是拜錯了鬼,反而遭殃?
這些劇情,都是環繞著人性的善與險惡產生,沒有這些氛圍的了解,就不能知道其實現代人一樣
有一個大劫當前,或者目前縱使神眷顧,人仍然不停的給自己和神添增麻煩和凶險,白白消耗自己的蒙福。
為了盡快交稿,我自己看涵碧的第五冊聖經故事,從一開始的一口氣看它五、六篇,到讀完一兩篇,就停停想想,感到每一篇故事,後面都有一扇鏡子,站在前面可以照到自己和周遭,也可以打開心中更多的鏡子,更多頓悟。涵碧常常也擷取了篇章中她最喜歡的句子,而使短短的故事,留有無窮的啟悟,和更多的關照。
涵碧講聖經故事,舉重若輕,背後有她過人的毅力,常常有神來一筆,堅持又堅持,痛苦又喜樂著。
身為吳姐姐的姐姐,這一年看她一路走來,每一次好像要跌倒,又奮力站起來,我知道她有愛,有夫婿的強力相挺,也有對自己不停地要求與鞭策,較真到讓親人不知如何才能叫她不要對自己要求這樣嚴格。
但是她一逕還是掛著微笑,文字還是那樣溫柔又堅定,我其實很放心,覺得天上的力量,雖然修剪她,更是恆久在支持她。這種支持力道,也從她心中筆下,浸潤到讀者的心田,真好。

捨不得

日本作家山下英子,寫了一本很有名的書《斷捨離》,意思是斷絕不要的東西,捨去多餘的廢物,脫離對物品的執著。藉著整理物品,整理心中的混沌,讓人生感到舒適。
許多讀者看了書,狠心丟棄家中許多廢物,接著又搬進更多週年慶的戰利品。
人生究竟應該如何看待捨不得,聖經之中記載了兩則故事:
先知撒母耳對掃羅說:「耶和華要你去擊打亞瑪力人,滅盡一切男女老少,以及牛羊駱駝和驢。」這一道命令真是嚴格。在聖經之中,亞瑪力人代表肉體與罪惡,他們是以掃的後裔,以掃為了一碗紅豆湯,賣了長子的名分。亞瑪力人殘暴,惡貫滿盈,正如同後來的巴比倫帝國,上帝讓他們在歷史之中消失了,上帝的確會處罰罪惡。
掃羅一戰而勝,擊殺了百姓,卻留下了亞瑪力王亞甲,以及好的牛羊,以及其他一切美物。這怎能瞞過上帝呢,上帝對撒母耳說:「我立掃羅為王,我後悔了,他沒有遵守命令。」
撒母耳難過極了,整夜為掃羅哀求,接著,趕到吉甲找到掃羅,掃羅還在得意洋洋:「嗨!」他和撒母耳打招呼:「願耶和華賜福與你,耶和華的命令,我都遵守了。」
「那麼,我聽到的羊叫牛鳴,這是哪兒來的聲音?」撒母耳冷冷地問。
「這是因為老百姓愛惜上好的牛羊,要用來獻給耶和華你的神。」掃羅說的也是實話。
「住口吧!」撒母耳生氣了:「耶和華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還是喜歡人聽祂的話呢?你既然厭棄耶和華的命令,耶和華也厭棄你作王。」說著,撒母耳轉身要走,掃羅急了,扯著撒母耳的外袍,撒母耳繼續往前走,衣襟就扯斷了。
撒母耳回轉身來,在吉甲,親手殺了亞瑪力王亞甲,就回自己的家去了,從此,再也沒有見過掃羅。但是,撒母耳一直在為掃羅憂傷。上帝問撒母耳:「你要悲哀到什麼時候,起來,你要去膏抹一個新王。」
還記得「灰姑娘」的故事嗎?也是一個國王,要為他的兒子,挑選合意的王妃,這是格林童話之中,著名的一則故事:
有位可愛善良的小女孩,媽媽過世了,父親再娶,後母帶著兩個女兒嫁進來。從此小女孩成為灰頭土臉的灰姑娘,受盡了虐待。她聽說國王辦舞會,邀請全國女子參加,她也好想去,根本沒有機會。
這時,出現了一位仙女,把灰姑娘打扮成為美麗的公主,還用南瓜變成一輛馬車,王子看到她,立刻著迷,整晚只握緊她的手跳舞,然而仙女叮囑灰姑娘,午夜十二點,一切打回原形。因此,灰姑娘倉促逃離皇宮,留下一雙玻璃鞋。
痴迷的王子,拿著玻璃鞋,到處尋訪,最後覓到灰姑娘。這就是《仙履奇緣》,數次被拍成電影。
耶和華找國王,當然用不著玻璃鞋,祂差遣撒母耳到伯利恆人耶西家裡去,上帝說:「我要在他兒子中,選一個出來當王。」
撒母耳一進門,看見耶西的兒子以利押,相貌堂堂、氣宇非凡,心想:「一定是他。」
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別看他身材高大,我不選他。」
接著,耶西又像灰姑娘的後母一般,興奮地叫喚:「比拿達過來。」
撒母耳說:「耶和華也不選他。」
「那麼,就是沙瑪了。」耶西篤定地說。
撒母耳還是搖搖頭,他問耶西:「你的兒子都在這兒嗎?」
正如同灰姑娘的後母一般,她腦海中只有自己兩個女兒,耶西也是恍然大悟般回答:「我還有一個小的兒子,他在放羊。」他是第八個小兒子。
「快把他找來。」「他不來,我們不坐席開飯。」撒母耳知道,上帝必定是看上小兒子了。
不多時,面色光紅,雙目清秀,容貌俊美的小兒子進來了。耶和華說「就是他」,放羊的灰少年。
他就是大衛,以色列歷史上最響叮噹的國君,耶和華說:「我看人,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我是看內心。」
大衛的內心有何特殊之處?大衛相信耶和華,敬畏耶和華,而且深信上帝會賜給他無窮的力量。
還記得「狼來了」的故事嗎?放羊的孩子老是說謊,人們就不再匆匆趕來。眾人不僅是救羊,更是要救放羊的孩子,免得他被狼給吞吃了。
大衛不一樣,他碰到比狼更可怕的熊或獅子,獅子跑來,從羊群中啣了一隻羊羔,大衛就追上去,硬是把獅子口中的羊救出來,揪著獅子的鬍子,把獅子把熊活活打死,使人想起《水滸傳》中的武松打虎,武松「提起鐵鎚般大的拳頭使盡平生氣力,打了五、六十拳,那隻老虎眼裡、口裡、鼻子裡、耳朵裡,都迸出鮮血來,一點兒也不能動彈了。」
大衛與獅子野熊爭打,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他捨不得上好的牛羊,而且他相信上帝會幫助他,也顯現了對職務的忠心。至於掃羅捨不得牛羊,代表他不想完全聽上帝的話,果然,掃羅的人生如日影偏斜,走向邪門歪道上去了。
 
音樂家擊敗巨人

撒母耳用膏油抹了大衛,表示大衛被立為以色列的王。正如同直到今天,英國國王在西敏寺接受加冕之時,也有膏油抹在國王的額頭上。
接著,大衛繼續回到牧羊的工作上。
有些中餐廳,為了招徠客人,打出免費穿戴龍袍的花招,讓大家過一過皇帝癮,皇位是人所豔羨的。掃羅王因著撒母耳的一句「耶和華將這國賜給比你更好的人」跌入黑暗的深淵之中,這時惡魔趁虛而入,攪擾掃羅日夜不安、痛苦不堪。
掃羅對臣僕說:「請你們為我找一個善於彈琴的,到我這兒來。」
這時,有個少年人答話:「我曾在伯利恆,見過耶西的兒子大衛,他容貌俊美、說話合宜,而且是勇敢的戰士。」
掃羅馬上差遣使者去找耶西,耶西立刻把幾個餅、一皮袋酒與一隻山羊,馱在驢上,要大衛送給掃羅王。
當大衛輕輕撥弄弦琴,彷彿在述說神的榮耀,立刻平靜了掃羅紛紛亂亂的心緒,好似一隻活潑快樂的鳥,在雨中曼妙甜美的歌唱,驅散了掃羅心頭的污霾。當然,最重要的是,大衛與神同在,他所彈的琴,也能讓邪靈暫時離開掃羅。
掃羅說:「我很喜歡大衛。」大衛就成為掃羅的貼身侍衛,幫他拿武器。
後來,大衛回到耶西身邊,繼續牧羊,彈奏著簡單的弦琴。中國古畫之中,經常有牛背上牧童吹奏橫笛的畫面,可謂異曲同工。大衛雖是容貌俊美,比起哥哥們,他是小號尺寸的美男子,哥哥個個是大號猛漢。
過了一段日子;非利士人大軍前來,安營在梭哥與亞西加中間的以弗大憫,以弗大憫的意思是血疆,顯然過去有著可怕的戰役,兩軍中間有險峻的山谷,約有十到十二呎之深。
就像中國京劇中的劇情,兩軍相戰之前,先來上一段互相叫陣。非利士人派出巨無霸,名叫歌利亞。
歌利亞,九尺六寸高,頭上戴的鋼盔,身上穿著重達五十七公斤的鎧甲,腿上有銅護膝,兩肩之中有銅戟,手上還拿著七公斤重的槍矛。另外有個拿盾牌的人在前頭走,堪稱無敵鐵金剛。
巨人歌利亞用大嗓門討戰:「來啊,挑一個人來與我作戰,他贏了,我們就做你們的僕人,來殺我啊。」
以色列人看到歌利亞,個個嚇昏。比眾人高出一個頭的掃羅,在歌利亞面前,頓時成了小矮人,全身顫抖,背脊一陣陣發冷,軟弱悲涼,癱了。
儘管前面多少回,因為耶和華,以色列以寡擊眾。但是新的困難來了,忘記數算神的恩典,又喪失了信心,因為歌利亞太恐怖了,大衛的三位哥哥以利押、亞比拿達、沙瑪也在軍隊之中,同樣嚇得直打哆嗦。
有一天,耶西對大衛說:「你拿一伊法烘好的穗子,以及十個餅交給你哥哥,再拿十塊奶餅,送給千夫長,向哥哥們要一封信來。」家書抵萬金,人心都是相同的。
忠心的大衛先將羊群,託了人看管,來到了戰場,聽到歌利亞粗啞的吼聲,看到以色列人個個轉身逃跑,以色列人彼此說:「好可怕啊,誰要能殺他,掃羅王會賞賜厚財,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而且免除他一家納糧當差。」
大衛的看法,與眾人不一樣,他很憤怒地說道:「這個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什麼人,他怎有膽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呢?」
以色列人出生第八天,割掉陽皮,表示與上帝有約,一直到今天仍是如此,擁有無上的優越感。
大衛的大哥聽到了,忍不住開罵:「小鬼頭,你來幹什麼。你把羊交給了誰,我知道你驕傲又惡毒,你存心要來看好戲。」
也有旁人聽見了大衛的話,急急稟告掃羅,掃羅立刻接見,大衛第一句話就是:「不必因為歌利亞膽怯,僕人去迎戰。」
掃羅有些不忍道:「你太年輕。」捨不得大衛去送死,大衛昂聲道:「我經常和熊、和獅子搏鬥,從野獸口中救出羊,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的口,也必救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
掃羅把自己的戰衣為大衛穿上,又憐惜地把銅盔戴在他頭上,再披上鎧甲。結果,大衛走不了路,大衛把這些全脫下來,「我穿不慣。」只拿著杖,以及溪水中挑出來五塊光滑的石子,以及甩石的機弦,勇敢地面對巨人。
所謂甩石機弦,是用堅韌皮帶做成,一端繞緊手腕,一端抓在手中,石頭放在皮帶中,用力旋轉,將石頭甩出,投擲速度可達一百六十公里。
歌利亞叫罵四十天,沒有人敢來迎戰,心中得意洋洋,看到大衛,很是輕蔑,「你拿著杖來,我是一條狗嗎?你小子的肉將給空中飛鳥吃光。」
大衛一點不怕,他指著歌利亞:「你來攻擊我,不過靠著刀槍銅戟,我來攻擊你,靠著萬軍耶和華的名。」說著,「咻」的一聲,石頭甩出,擊中歌利亞的額頭,全身沒有防備的地方,又快又狠又準,巨人就應聲而倒。大衛大踏步向前,把歌利亞的刀抽出來,殺了巨人,割下他的腦袋。
是的,爭戰的勝敗在於耶和華。
 
君王的心鎖

漢高祖劉邦曾經說過:「率領百萬大軍,戰必勝,攻必克的本領,我可比不上韓信。」
然而,漢高祖最怕的人是韓信,韓信最怕的人是漢高祖,這是人性的微妙之處。
當大衛英勇地打敗了巨人歌利亞,掃羅王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一種不祥的感覺漫遍全身。
掃羅問元帥押尼珥說:「那個少年人是誰家的兒子?」
押尼珥搖搖頭說:「我在王面前起誓,我真的不知道。」
「那麼,你就派人去打聽看看。」
等到大衛拎著歌利亞的人頭來見掃羅。掃羅問他:「少年人啊,你是誰的兒子?」
大衛說:「我是你僕人,伯利恆人耶西的兒子。」
咦,大衛不是為掃羅彈琴驅魔的嗎?掃羅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貴人多忘事,一點不奇怪。當時大衛只是個小人物,掃羅連正眼也沒有瞧過大衛。
這時候,掃羅的兒子約拿單看到大衛,他二人都是屬上帝的人,心靈契合,就像教會之中弟兄間的感情。約拿單欣賞大衛,雖然約拿單年齡較長,身分也高,他卻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大衛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吸引力,一種純潔熱情的內涵,使得人人都想歸向他。
約拿單看大衛,愈看愈歡喜(並非同性戀),於是,從自己身上脫下外袍,又把戰衣、刀、弓、腰帶全給了他。
掃羅無論派大衛做任何事,他都辦得穩穩妥妥,掃羅就立了他作戰士長。
由於大衛打死了歌利亞,以色列人乘勝追擊,殺死更多非利士人,而且掠奪了非利士人的營地。因此當軍隊凱旋而歸之時,全國民眾歡聲雷動,簡直要把整個城翻了過來,婦女們尤其興奮,爭先恐後,想要一睹這位年輕英雄,大衛又是如此年輕俊美,婦女們個個著迷。
不知是誰,竟然編了一首歌謠:「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到處傳唱,想那掃羅王原是英挺軒昂,比眾人都高出一個頭,又是美男子,女性崇拜的偶像,現在被一個牧羊人給比了下去,心中嘔得難過。
掃羅看到兒子約拿單的心被大衛擄獲,已經不是滋味,如今同胞愛戴的眼神也移了位,他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現在,我只剩下王位沒有給他了。」
這就像是中國歷史上漢高祖劉邦,有一次與韓信聊天時,忽然冒出一句:「你看,我可以領多少兵馬?」
「我看,最多不超過十萬人。」韓信回答。
「那麼,你呢?」劉邦很好奇,韓信竟說:「多多益善。」
劉邦說:「那麼,你又為什麼做我的部下?」
韓信回答:「你雖然不會帶兵,卻會指揮將領。」
韓信這一番話,讓劉邦涼了背脊。因此,雖然韓信無心篡位,卻具有謀取王位的本錢,潛在的威脅感,為了自保,韓信最後死於非命。
從此,掃羅開始對大衛怒目而視,極為不友善。甚且有一回,大衛照常為掃羅彈琴,掃羅竟然掄起了槍矛,想把大衛穿透,釘在牆上,大衛機警地避開了。掃羅心中害怕大衛,因為懼怕,所有的君王都是把自己深鎖宮中。
掃羅決定把大衛調開,遠離他的視線範圍,同時,立大衛為千夫長。因為耶和華的靈與大衛同在,大衛到哪裡,無不展現領導長才,使得以色列人個個愛大衛,這又讓掃羅內心惴惴不安。
掃羅想出一條毒計,他對大衛說:「我準備將大女兒米拉給你當妻子,只要你肯為我奮勇殺敵。」
大衛自認門不當戶不對,他謙卑地說:「我是誰?我算什麼出身,我父親在以色列家中也非望族,有什麼資格當王的女婿。」
大衛雖然被膏抹,知道自己將成為以色列的王。但是,他心中以上帝為大,認清被揀選的君王,不過是上帝的僕人,必須摸著神的心意辦事,生命的主權在於上帝,人不是自己的主人。因此,他沒有太多的得失心,將一切榮耀歸於上帝。
掃羅剛好相反,內心有許多盤算,到了該迎娶之時,他竟把女兒給了米何拉人亞得列為妻,似乎是存心羞辱大衛,大衛也不以為忤。
大衛的風采與勇氣迷倒男男女女,掃羅的二女兒米甲就為大衛魂不守舍,視之為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有人把這件事稟告掃羅,掃羅大為喜悅,他心想:「我剛好用這件事當一張魚網,把大衛給釣上來。」
於是,掃羅笑瞇瞇對大衛說:「你今天可以第二次當我的女婿。」掃羅又吩咐臣僕說:「你到處去放消息,就說掃羅喜悅大衛,大家都喜悅大衛,等著辦喜事吧。」
大衛仍然謙虛地說:「你們以為作王的女婿是小事一件嗎,我是貧窮卑微的。」
掃羅差了人對大衛說:「王不要什麼聘禮,只要一百個非利士人的陽皮。」他是存心讓大衛死在非利士人手中,割禮原是上帝與以色列人立約的方式,小男孩生下來第八天要受割禮,掃羅竟用這種褻瀆上帝的方式,想要借刀殺人。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耶和華的靈降在大衛身上,要五毛給一塊,大衛竟奉上二百個陽皮,足足多了一倍。果然,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又再一次證明上帝的大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