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10
海角天涯的孩子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79332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榮獲第十三屆本屋大賞第三名!
在滿洲相識的三個小女孩,並不了解這世上戰火正逐漸蔓延,
她們更沒料到,這次的相會,竟然影響了彼此往後的漫長人生……
話題作《你是好孩子》《請找到我》作者|坪田讓治文學獎得主中脇初枝跨越時代動人佳作!

烽火硝煙傷害過的大地被歲月撫平,
時間和愛,讓那些紋刺在靈魂深處的生離死別,癒合淡化,
願所有顛沛流離,都有過去的一天。

日本讀者落淚好評——
 希望一定要拍成電影,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時代的事情,也想讓更多的人知道這本書!
 戰爭不僅失去讓人失去尊嚴、人格,戰爭結束後也永遠折磨著人們……希望和平的人無論如何都要讀讀看。
 戰爭的殘酷直擊讀者的同時,書中三位少女堅強面對痛苦人生中的姿態也非常令人讚嘆!
 所謂人類,所謂國家,所謂生存,所謂正義,究竟是為了誰……真是如此嗎?
 作者強勁的筆力讓我深陷其中!
 成為戰災孤兒、體會到大人的狡猾和父母的愛,這些場面讓我非常心痛。

她,經歷了許多死亡,
她,家人在空襲中全數喪生,
她,必須在不是自己故鄉的異國生活,
但無論天涯海角,永遠都有跨越國境的友情。

戰爭期間,珠子跟隨父母從高知縣來到滿洲。在語言不通的地方逐漸適應新的生活時,她認識了朝鮮人美子,和在優渥的家庭環境中長大的茉莉。年幼的三個人不知道彼此來自何方,因為洪水成為好朋友。但是,隨著戰爭的結束,命運將她們拆散。原本和母親苦捱著,在難民收容所裡的珠子,最後竟被人口販子綁走;美子一家來到日本後飽受歧視欺凌;而茉莉的遭遇,也改變了她的一切,留下不可磨滅的傷痕……

「真想吃老媽的大福麻糬。」
清三把燒剩的電線桿中間的白色部分劈開,放在嘴裡咬著。茉莉聽到這句話,才終於瞭解到永遠失去了媽媽。雖然已經搬了媽媽屍體,也看到在火葬後變成了骨灰,但她仍然不覺得媽媽真的永遠不在了。
以後再也見不到媽媽了。
茉莉終於領悟到這件事。
再也見不到了。
還有爸爸、小幸、奶奶和爺爺也都見不到了。
早知道應該和媽媽約定,藍色的被子或是扮家家酒的玩具根本不重要。
應該和媽媽勾手指約定,媽媽不要死,要一直陪我。

書封設計理念——
小說中的三位「她」各自不同卻又相互彼此影響的人生,藉由一片「藍天」將這份遙遠卻又相近的關係牽繫起來⋯⋯
因此,此封藍天主圖以橫跨正封、書背、封底三面表現書中三位女孩、三種人生面向並相憐相繫的關係,是為此書「世界」⋯⋯無論天涯海角,永遠都有跨越國境友情的意境。且在三面三方各下一滴珠淚,直接刻畫展現此本小說在顛沛流離、生離死別等苦難、痛楚而在心中流下的那份悲傷⋯⋯

編輯的話——
戰爭將如何愚弄人類,特別是孩子們的命運?
「戰爭是悲慘的,不要再有戰爭!」但是,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世代,恐怕無法了解戰爭的現實面,遍地焦屍最終也只能是教材裡的黑白照。中脇初枝透過《海角天涯的孩子》,將戰爭下人們努力求生卻不可得的悲痛畫面刻劃在讀者心中。以平靜筆觸講述的人們遭遇,比呼天搶地的激情更撼動,戰爭的殘酷如此真實,而我們竟是這樣的無能為力。戰爭的痕跡終有一天會被消除,留下的只有未曾改變丶靜靜看著歷史發生的藍天。

中脇初枝

一九七四年出生於德島縣,在高知縣長大。高中在學期間,以小說《宛如魚兒》(暫譯)獲得第二屆少年文學獎後踏入文壇。一九九六年,筑波大學畢業。目前居住在神奈川縣。
二○一二年《你是好孩子》出版後獲得廣大迴響,在日本全國各地由多位書店店員發起《你是好孩子》後援會推廣本書。二○一三年以《你是好孩子》入圍本屋大賞,榮獲坪田讓治文學獎,並且改編成電影。二○一四年以《請找到我》入圍第二十七回山本周五郎獎,並由日本NHK改編為電視劇,二○一五年播映。
二○一六年以《海角天涯的孩子們》入圍第三十七回吉川英治文學新人奬,及本屋大賞。
著有:《祈禱師的女兒》(暫譯)、《你是好孩子》、《請找到我》等作品,以及多部兒童繪本。

譯者簡介 
王蘊潔

樂在一個又一個截稿期串起的生活,用一本又一本譯介的書寫下人生軌跡,旁觀譯著數字和三高指數之間的競賽。
譯有《永遠的0》、《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名叫海賊的男人》等多部作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進駐軍從日本撤離,日本奪回主權之後,恢復了戰後停止的軍人軍眷的撫卹,為單親家庭準備的母子寮也逐漸整備完成,茉莉所在的那家育幼院中,那些父親曾經是軍人或是軍眷的孩子,在母親的生活有了著落之後,紛紛把他們接回家中。 沒有人來接茉莉和夕子。她們在中學畢業之前,都一直留在育幼院內。在中學畢業之後,就必須離開育幼院,所以無法讀高中。她們尋找了可以提供住宿的工作,夕子在醫院找到了工作,茉莉也找到了髮廊的工作,但因為僱主的原因拖延了開始工作的時間,所以她們就暫時留在育幼院內照顧其他幼童。她們送走了許多離開育幼院的孩子,在空襲中變成孤兒,比她們小三歲的幸子也和她們一樣繼續留在育幼院。 有一天吃晚餐時,幸子和即將離開育幼院的一個同齡女孩吵架,幸子打翻餐盤,咬那個女生,大吵大鬧。 「她一定是看到那孩子即將離開很不爽,沒想到竟然因為這種原因咬人。」 老師完全不聽幸子的解釋,把幸子的椅子推到走廊上。其他孩子受處罰時都要跪坐在走廊上,幸子的腿受了傷,所以無法跪坐。 老師不准幸子吃晚餐,茉莉和夕子背著老師,把飯包在手帕裡,等老師回房睡覺後,悄悄拿去給幸子吃。幸子很高興,把手帕上的飯吃得精光。茉莉看著她的樣子,想起了之前去滿洲時的事。 那時候我最矮小,高個子的小美把最大的飯糰遞給我,小珠一直看著我。 不知道她們兩個人現在好不好?不知道有沒有哈囉叔叔去滿洲?不知道小美和小珠有沒有從哈囉叔叔那裡拿到巧克力和口香糖。 「發生什麼事了?」 夕子問,幸子低下頭,眼淚撲簌簌地流了下來。 「她說和我不一樣。」 「什麼不一樣?」 幸子泣不成聲,根本無法說話。茉莉和夕子各搬了一張椅子,分別坐在幸子的兩側,她才終於能夠開口說話。 「她說她的爸爸和我的爸爸不一樣。她的爸爸是在戰場上戰死的,是為了國家奮戰死亡,和在空襲中死去的我爸爸不一樣,我爸爸死得沒有價值。」 茉莉感到渾身的血液在沸騰。 死得沒有價值。 爸爸和媽媽,還有小幸,以及朝比奈的奶奶和爺爺,還有死在路旁的很多人都死得沒有價值。 「她說她爸爸是英靈,葬在靖國神社,變成了神明,所以國家會發錢給他們家,她可以離開這裡。」 幸子再度哭了起來。 「她說我爸爸不是英靈,所以我要一直在這裡。」 幸子的說話聲音漸漸被哭聲代替。 不是死得沒有價值。 茉莉很想大叫。 在空襲中喪生的許許多多人,都不是死得沒有價值。 但是。 茉莉倒吸了一口氣。 既然他們的死不是沒有價值,那到底有什麼價值呢? 光榮戰死在戰場,就可以領到撫卹,可以離開這裡。所以,如果是光榮戰死,就是死得有價值、有意義嗎? 每個爸爸都留下年幼的女兒死去。 不管是茉莉的爸爸,還是別人的爸爸,不管是死在戰場上,還是在空襲中被燒死都一樣。都留下年幼的女兒,年紀輕輕就死了。 還有那些死在路上的人。 如果沒有戰爭,誰都不會在那天早上死在路上。 所有人都死得沒有價值。 茉莉感到不寒而慄。因為她發現了一件重大的事。 她聽不到幸子的哭聲。 那天早上,到底死了多少人? 茉莉無法知道。 空襲到底造成多少人死亡?整個日本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光榮戰死? 那些光榮戰死的日本士兵,有多少人是被哈囉叔叔殺死的? 茉莉無法得知死亡的人數。 但是茉莉知道,在橫濱、在日本、在外國,有很多人因為戰爭失去了生命,也有很多人受了重傷,無法再走路。 茉莉記得當年去滿洲時,看到的中國人都穿著破衣服,一看就知道他們很貧窮。自己搭的火車上完全看不到一個中國人,全都是日本人。在屯墾團村,中國人和日本人的生活也有明顯的不同,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當時認為必須用打仗懲罰那些「暴虐的支那人」,所以覺得一切都理所當然。那裡明明是中國,為什麼日本人很富裕?為什麼中國人很貧窮? 茉莉知道不再有滿洲這個國家,也知道台灣和朝鮮也不再屬於日本。 在伊勢佐木町參加燈籠遊行的夜晚,進一哥哥以大學生的身分出征。進一哥哥在戰場上也會殺人。 然後。 那天晚上,我和朝比奈奶奶和媽媽一起揮著太陽旗送哥哥上戰場。 揮著太陽旗叫哥哥去殺人。 那時候,我還那麼小,如果不是爸爸和媽媽牽著我的雙手,把我拉起來,就會踩到地上的馬糞。 我送哥哥上了戰場。 得知子彈不夠時,就拚命捐獻金屬,開心地在家裡找金屬,還央求大人幫我買子彈郵票。 我送了子彈讓哥哥去殺人,讓他去殺「鬼畜美英」,去殺「暴虐的支那人」。 是我。 茉莉無法安慰泣不成聲的幸子。因為她發現了重大的事,她無力承受,只能繃緊全身,勉強支撐自己。只要一開口,她整個人都會倒下。 夕子也無法對幸子說任何話。雖然夕子和幸子就在身旁,但茉莉很孤獨。 冬天快來了,茉莉的心就像深夜的走廊一樣冰冷。
 35
不久之後,夕子就離開育幼院,住在醫院的宿舍當實習護士。 茉莉也很快跟著離開了。雖然她還是很愛音樂,但她是孤兒,只能住在僱主家工作,才能養活自己。 育幼院的禮堂內,有一架被炸彈碎片打穿一個洞的鋼琴,所有的老師都不會彈鋼琴,所以院童唱歌時,總是由茉莉彈鋼琴。 離開育幼院的那天早晨,茉莉請老師讓她最後一次彈那架鋼琴,她獨自唱著〈Buttons and  Bows〉這首歌。因為她不想唱感傷的歌。 東是東,西是西。 如今,她已經隱約知道那首歌的意思。 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完全適合我的地方。 輕快的鋼琴聲和茉莉清澈的聲音迴響在空無一人的禮堂內。 茉莉在伊勢佐木町的髮廊工作的同時,就讀專科學校的夜間部,希望成為美髮師。 每個月只有一天休假,從早上五點一直站到深夜,整天忙得不可開交。雖然她不是因為喜歡才開始做這份工作,而是為了生存,但她似乎很適合做美髮,老闆娘很喜歡她,她也考到了美髮師的執照。每次聽到老闆娘、前輩和客人稱讚她「很有品味」,她就想起自己年幼的時候,回想起父母在元町為自己買的紅皮鞋、有荷葉邊的圍裙、草莓淋上牛奶的顏色……回想起從小被美麗的事物包圍,看著美麗的事物長大的時光。 她覺得這一切都要感謝媽媽和朝比奈太太。 她至今仍然不敢吃烤魚和馬鈴薯。髮廊每個星期六都會炒麵粉做咖哩,茉莉每次都要求不要給她馬鈴薯。因為她會想起附近鄰居搶走自己的馬鈴薯這件事,忍不住感到反胃。 茉莉努力工作,不知不覺滿十八歲了。有一天傍晚,茉莉揹著老闆娘的孩子,穿上怕嬰兒著涼的棉罩衣去買晚餐的食材。老闆娘的孩子剛出生不久,很喜歡茉莉。 「茉莉,不管是動物還是小孩都很喜歡妳。」 老闆娘和前輩經常這麼說她。 茉莉買完菜,從後門走進店裡時,老闆娘對她說: 「茉莉,有一個人說是妳親戚,從剛才就一直在等妳。」 老闆娘遞給她一張那個人留下的名片,上面寫著朝比奈勝士。那是自從在白樂的外婆家道別後,茉莉努力想要忘記,卻從來沒有忘記過的名字。茉莉衝到店門外。 勝士站在電線桿的路燈下,留長的頭髮分開後梳得很整齊,穿著黑色雙排釦的西裝,瀟灑的樣子和之前判若兩人,但茉莉根本看不到這些。 「勝哥哥。」 茉莉大叫著抱住了他。雖然她一直沒有忘記「十年後一定來接妳」的約定,但她不認為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沒想到竟然真的發生了。 勝哥哥遵守了約定,他一直沒有忘記我。 勝士遲疑一下,戰戰兢兢地抱著茉莉,但立刻鬆開了手,注視著茉莉的臉說: 「茉莉,我來接妳了。我去了白樂的外婆家,房子已經沒了,我嚇了一大跳,幸好附近的鄰居告訴我。看到妳很好,真是太高興了。但我好像來晚了。」 茉莉不知道他說什麼晚了。勝士面帶笑容,看著茉莉的後背說: 「真可愛。太好了,妳看起來很幸福。」 茉莉恍然大悟。她忘了自己身上揹著孩子,自己揹著老闆娘的孩子衝了出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