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定  價:NT$310元
優惠價: 9279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書摘/試閱

震驚13億人口!幾代中國人幾乎無人不知的《半夜雞叫》純屬虛構!
從古到今,有誰聽過農民三更半夜去下田的?

《半夜雞叫》是中國大陸人人都知道的故事,一部家喻戶曉的長篇小說,講述地主周扒皮每天三更半夜扮雞叫,目的是要把剛進入夢鄉的農民們喊醒下田去耕作。

書中的內容孰真孰假,長久而來引起過不少討論:半夜裡黑黑的天、黑黑的地,怎麼能下田幹活呢?那不把莊稼都弄死了嗎?周扒皮在雞窩前學雞叫,雞不會受驚而胡亂啼叫嗎?

本書作者以《半夜雞何叫》來諷刺《半夜雞叫》,同樣是小說,同樣的角色人物,卻有著不一樣的命運,藉此揭露他認為這個幾代中國人幾乎無人不知的《半夜雞叫》純為虛構――從古到今,有誰聽過農民三更半夜去下田的?冀令地主與農民之間的仇恨終可沉冤得雪!

「地主資產階級,人還在,心不死,他們還在做著變天的夢!周扒皮的兒子周大龍,一個勞改釋放犯,欺騙了一批貧下中農,帶著他們挖社會主義的牆角,叫他們半夜雞一叫就起來幹活……」這到底是事實?還是虛構?


本書特色:
● 這本小說的背景發生在文革時期,對解放戰爭、毛澤東思想、文化大革命等題材感興趣的讀者,皆非常合適。
● 以著名小說《半夜雞叫》作藍本,引發讀者的反思。
一九七零年三月二日,刑滿釋放犯周大龍回到了復縣、東方紅公社。
  公社群眾專政指揮部的馬主任對著周大龍訓斥:「回到生產隊,你必須老老實實接受貧下中農的改造,不許亂說亂動!……」
  反修大隊第三生產隊隊長周旺財帶著周大龍朝周莊走去。
  瞅著這一米八多的大個兒,一點也沒有十多年前那孩子的影子。
  只可惜周扒皮沒能看到他的這個寶貝兒子。
  天地良心!其實周扒皮的原名叫周八匹!他父親周耀祖為了要讓他永遠記住他祖父周興福創業的艱辛,給他起了這個名。他祖父起家是靠租賃八匹馬跑單幫、用生命和血汗掙下的這份產業。
  ……
  一九四七年四月的一天, 周八匹在市集上賣完了玉米正趕著大車回村,突然他聽到一個女孩的叫聲……他心裡一急、忙趕著大車朝前跑去……
  他看見了!他看見他家的小豬倌高玉寶正在扒李小翠的褲子。
李小翠是他家的丫鬟,她是給在地裡幹農活的長工送吃的去。
  他拉停了馬車跳了下來,手拿馬捍朝高玉寶衝了過去。高玉寶一見勢頭不好,撒開腳丫拚命朝村外跑去。
  周八匹氣得火冒三丈,他什麼也不顧了,這個畜生!經常耍流氓!這次非要把他抓到手,好好地教訓他!
  跑了差不多有半里路, 高玉寶遇到了救星!「小伙子,大白天的你跑啥呀?」
  「唉喲,地主老財要打死我……」
  「他敢!你站著、我們是共產黨的土改隊,正準備進你們村,打今兒起你翻身了。」
  周八匹跑到工作隊面前站住了。
  ……
  隊長朱有辛用盡了辦法,村裡的村民就是不鬥周八匹。
  因為大家平時沒少受他的好處。
  像周旺財和李大丫,一個是他家的長工,一個是他家的丫鬟。
  當年他們偷偷好上時,不知怎麼給周八匹知道了,他哈哈大笑:「你們真是為我省大發了!一個為我省彩禮,一個為我省嫁妝。好!等收了秋莊稼,殺隻豬為你們辦喜事吧!」
  還在馬廄旁給他倆起了間草屋。
  他倆的兒子周大虎比周八匹的兒子早出生三天。大龍的娘嘴細,那些豬腳炖花生、魚兒豆腐湯全讓給李大丫吃了。結果周大龍出生的當天就吃上了李大丫的奶,一直吃到兩歲多。
  朱有辛從普蘭店調了一批二流子來幫助高玉寶鬥爭周八匹。
  在村頭土坯壘的戲台上,六十多歲的老地主周耀祖和他的兒子周八匹、兒媳八匹婆、孫子周大龍跪在台中央。肩桍著大槍的貧協會主席高玉寶用右手食指戳著周八匹的額頭大罵:「你他娘的,裝神弄鬼,半夜學雞叫,讓長工每天早起兩個時辰為你幹活,你這是在扒長工的皮!你不應該叫周八匹,你應該叫周扒皮!」
  「小豬倌,你說話要憑良心!那天晚上雞叫是黃鼠狼來掏雞窩子!你起身撒尿也看到我是在趕黃鼠狼呀!」
  「你他娘的!我冤枉你啦?你快點把地契交出來!」
  「我祖上掙下的田產憑什麼交給你!」
  「你敢不交!我叫你不交!」
  高玉寶一邊罵,一邊用槍托朝周八匹的頭上打下去。
  這時跪在一旁年僅八歲的周大龍猛地站了起來,他一頭朝高玉寶撞過去……
  高玉寶惱羞成怒!手一揮「來人呀,給我打,朝死裡狠狠地打!」
  大虎、旺財、李大爺他們撲上台把周大龍搶了下來。而周耀祖、周八匹、八匹婆已倒在血泊裡……
  朱有辛想著遼南特委傳達東北局首長高崗的指示: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一切為了解放戰爭!
  「把他們拖到村外去餵野狗!今天就把田地、俘財全分了。老少爺們聽好了,十四歲以上,五十歲以下全部參軍打老蔣!婦女們全部參加支前隊……」
  ……
  資興大坪里、解放軍某軍部。
  軍長李大年手裡拿著高玉寶的檔案材料在沉思……
  孤兒、雇農、黨員。
  曾任貧協會主席、民兵隊長、解放軍偵察班長……
  評語:此人苦大仇深、立場堅定、機智勇敢、對黨忠誠!
  軍長對警衛連連長點了點頭「讓他來吧。」
  警衛連裡的王班長前天受了重傷已送回後方治傷去了。
  軍長看中了高玉寶還有一點因素、軍長夫人也是瓦房店人。
  高玉寶到了警衛排的第二天,軍長就叫他去解放軍軍部醫院去接王副院長。她是軍長的夫人。
  軍部醫院在大麥地,離軍部有十幾里地。原來有條便道可通小汽車。
  上個星期給敵軍炸斷了,現正在搶修。
  王瑪莉副院長也是苦出身,她是遺腹女,剛滿月就被嬸嬸趕出家門,母女倆流落街頭,靠母親幫人做奶媽、幫佣過活。
  後來流落到大連,有好心人介紹她母親到教會做工,她們才安定下來。
  王大丫三歲時受了洗禮,改名為王瑪莉;六歲送到國外讀書,先學神學,後又學醫。學成歸來就在教會博愛醫院做醫生,慢慢做到主任,解放前做到了院長。
  大連解放時, 解放軍在教堂地下室搜出了一批武器和一部電台,結果主教被捕判刑;博愛醫院也作為敵產全部沒收。博愛醫院改為解放軍醫院,醫院裡的修女、醫生全部加入解放軍。
李大年開心的笑了,他想起了四八年在西北坡開會時毛澤東拉著他的手說:「大年啊,聽說你還沒有找到老婆,你不用急,我們的運輸大隊長蔣介石會給你送來的。」
  主席啊,你真英明!
  想到這裡李大年甜甜的笑了。
  他下令部隊營以上未婚軍官來醫院找媳婦。
  軍政委知道後忙勸阻:「老李啊,你不能亂來,你不懂修女是不能結婚的……更何況部隊馬上就要南下。」
  「唉喲,我的政委大人,哪個姑娘結婚前不是羞女!結了婚她就不怕羞了。這事你不用管,出了問題我兜著。南下結婚兩不誤。」
  李軍長他是什麼人?
  他是「大救星」的救星!
  怎麼說呢,其實他是毛澤東的救命恩人。
  紅軍長征進入貴州,就在準備打遵義城時出了個意外!那時先頭部隊準備包圍遵義,紅軍總部離先頭部隊有四里地遠,而後續部隊離總部有十多里地。
  偵察情報是周圍沒有敵情!但是就在兩個小山頭的丫口上,王家烈的大舅子帶著衛隊打獵回來與總部遇上了!王的衛隊以為是遇到了土匪,一陣排子槍掃了過來,紅軍警衛部隊即刻倒了一大片。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