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10
神幻大師第二輯12:生死一線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7119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富貴只能險中求?遙遠寒冷的俄羅斯地下竟然蘊藏了豐富的資源,這也引起了許多野心人士的爭相奪取,甚至不惜綁架要脅,眼看人質就在生死一線間,方逸要如何救回肉票呢?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新浪、騰訊、搜狐、起點中文網最熱上億點擊。穩坐新書打賞榜冠軍寶座,閱文集團已宣布即將開拍微電影!
劍起江湖嘯恩怨,愛恨情仇一瞬間;
人間世事多險境,神幻大師來化解!

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超強的法力讓他闖蕩五湖四海均能化險為夷;
過人的膽識讓他走遍千山萬水亦能屢獲奇寶。
謎樣的能力加上非凡的魅力,清水也成雞湯,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能駕馭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美也怕跌倒;
異於常人很會淘寶,神幻大師打眼駕到!


方逸聽聞秘境中似有玄機,決定一探究竟,於是一行人再次踏上前往荒村的路途。進入之後,果然發現了許多奇花異寶,更遇到一個強大的能量體,與方逸展開了一番惡鬥,最終邪不勝正,被方逸收入鼎中,成為器靈。接下來,方逸也迎來婚後的第一個新生命,女兒的誕生更成就了他的圓滿。只是老天似乎要給他更多的考驗,許久未見的老友宋天宇突然出現,竟是因為家族核心人物遭到綁架,請求方逸協助救人,方逸該答應他嗎?又將遇到什麼樣的對手呢?

【神幻小檔案】
忍者――正式出現於日本江戶時代,主要是為主君進行秘策、破壞、暗殺、收集敵方前線情報,據說在日本首次派遣忍者進行任務的是聖德太子。15世紀到16世紀末的戰國時代,可以說是忍者百花齊放的時代,根據地區並分有不同流派,如伊賀、甲賀等。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第一章 鬼面菇
第二章 三魂七魄
第三章 收服器靈
第四章 本命法器
第五章 連鎖反應
第六章 初獲麟兒
第七章 深谷靈藥
第八章 返鄉祭祖
第九章 意外來客
第十章 生死一線
「成了,突破了!」
就在此刻,方逸突然感覺到衛銘城腦海中的桎梏似乎被衝破了,在衛銘城的身上,也現出了一絲先天修者獨有的氣息。
「真的嗎?表哥突破了?」聽到方逸的話,柏初夏忍不住發出欣喜的呼聲。
「嗯,不過衛哥還需要鞏固一下修為,估計還得閉關一兩天吧。」方逸當下說道:「這裡不需要守護了,咱們出去說話吧。小魔王,你也出來,別喝了。」
「你又不理我,也不帶我去那鬼村子報仇,還管起我喝酒了?」小魔王跟在方逸身後,不滿地衝方逸翻著白眼。
「你也學學衛哥,多修煉修煉啊。」方逸教訓道。
「我現在修煉有什麼用?註定無法突破。」小魔王灰心喪志地說。
「喏,這個給你,吃下試試。」
方逸拿出一個洗髓丹倒在掌心上,說道:「先天之境的人吃了這個,有很大機率可以突破到煉氣期,你試試看,對你有沒有作用?」
「洗髓丹?」小魔王倒是很識貨,用兩個小爪子將洗髓丹給捧在掌心。
「方逸,你煉出來啦?」柏初夏驚喜的看著那枚丹藥。光是藥香就讓人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嗯,煉出了十顆,先讓小魔王試試吧。」
話聲剛落,小魔王已經將洗髓丹丟到了嘴裡,正想嚼幾下的時候,那丹藥已然化成一股火熱的氣息,順著小魔王的咽喉進入到肚子裡。
「熱,好熱!熱死我啦!」
小魔王傳聲道,此時牠感覺自己像是被架在篝火上炙烤一般,從內到外都感受著一股熱浪,渾身的皮毛像是要被烤焦一樣,那股炙熱的感覺,讓小魔王忍不住「吱吱」亂叫,身體也在地上不停翻滾著。
「怎麼回事?藥性這麼猛烈嗎?」方逸也有些納悶,想了想道:「要不你去湖裡待一下?」
「好!」方逸話聲未落,小魔王便像跳水一般,一頭扎進湖裡,瞬間失去了影蹤。
「運功化解那股藥力,別浪費了。」方逸神識透入水底,傳進小魔王的腦海中。
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沉寂在水底一動不動的小魔王,身形忽然竄出了水面,用神識對方逸說道:「再給我一顆洗髓丹!」
方逸聞言,趕忙又拿出一圓洗髓丹,食指一彈,將那枚洗髓丹準確的彈到小魔王的嘴邊。
小魔王一歪頭將那顆洗髓丹給吞進肚子,身體又潛到了水中。
方逸用神識看到小魔王的身體正在發生著某種變化。首先是小魔王的體型,原本像山貓一樣大小的牠,骨骼似乎蜷縮在一起,像個肉球一般在發生著變化。
不過在觀察了五個多小時後,小魔王體內的變化也沒有完成,方逸乾脆搬過兩張躺椅,和妻子躺在湖邊休息了起來。暗夜豹很溫順的趴在方逸和柏初夏的腳邊。
「方逸,小魔王不會出事吧?」
時間過去了十多個小時,日落又變成了日出,湖水依然不見動靜,這下子柏初夏有些慌了。
「沒事,牠還在晉級中。」
每隔一段時間,方逸便會用神識探查一下小魔王的進展,小魔王現在應該是進入到一種胎息的狀態,看似毫無生機,實際上體內卻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咦?衛哥醒了。」方逸看向屋子的方向,衛銘城正走了出來。
「初夏,方逸,我晉級了!」衛銘城嘿嘿傻笑道:「我現在也是先天修者了,哈哈哈,我終於也有修煉的資格了!」
「哎,我說衛哥,不光是你,那底下還有一個呢。」方逸指了指湖面。
「哪兒?湖底下嗎?」衛銘城順著方逸的手指看去,一臉懵懵的問道:「誰沒事往湖裡鑽什麼呀?」
「是小魔王,他這會兒和你一樣,正在晉級突破呢。」方逸哈哈一笑。
「小魔王也要突破了?」
原本感覺自己正處在人生巔峰的衛銘城,想到小魔王一個非人類的生物都要比自己強大,心中的自豪感頓時退去了大半。
「嗯,衛哥,我傳給你一套先天之境修煉的功法,可以鞏固修為。初夏,你也聽一下,這功法對你的修煉也是有裨益的。」
方逸喊過妻子,給兩人講解起功法運行的竅訣。
「你們都去修煉吧,我在這裡等小魔王出關就好了。」
將功法傳給兩人後,方逸讓柏初夏和衛銘城都去修煉,湖邊只剩下他和暗夜豹在等待著湖底的小魔王蠶蛹化蝶的那一刻。
讓方逸沒有想到的是,這一等就整整等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如果不是用神識探查到湖底的小魔王還有氣機,方逸恐怕都要沉不住氣了。
第十五天的一個清晨,湖面上忽然毫無徵兆的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影子,像是飛鳥一般從湖邊沖天而起,直到飛到二三十米高的半空中,那股上升的勢頭才開始消弱,慢慢向地面降落下來。
「小魔王?」方逸看著自空中落下的影子,吃驚地張大了嘴巴,半天都沒能合攏。
原本小魔王的體型肥碩,有點像是一隻小號的山貓,體表的毛髮是金色的,看上去十分威猛,可是此時出現在方逸視線中的小魔王,身形不但小了一大圈,就連皮毛的顏色也發生了變化,由金黃變成了渾身雪白。要不是感受到小魔王身上那熟悉的氣息,方逸差點不敢相認。
「哈哈哈,我也晉級了!」小魔王的聲音在方逸腦海中響了起來。
方逸感覺到一陣淡淡的威壓從小魔王身上釋放出來,原本站起身體正興奮著發出低吼聲的暗夜豹,在這股威壓之下,一下子又趴了下來。
「知道你晉級了,也不用這麼顯擺吧。」方逸笑著對小魔王招了招手,一股吸力從方逸掌心發出,將十多米外的小魔王給拉到身前。
「幹什麼?想要比劃比劃嗎?」
小魔王沒有提防之下被方逸給抓住了脖子,立時不平地向方逸挑釁起來。剛剛晉級的牠,感覺自己無比的強大,正想找個人試試身手。
「你還不是我的對手。」方逸搖搖頭,捏著小魔王肉乎乎的脖子,好奇地將牠舉到自己的面前。
方逸打量了半天,看到小魔王就像是隻吃肥了的懶貓,只有可愛和呆萌的感覺,讓人生不出絲毫的警惕之心,忍不住說道:「你這樣子一點都不霸氣了呀,我看你還是別叫小魔王了,叫球球比較合適,你看這圓乎乎的樣子,不就像是個球嘛。」
「你才像球呢!」小魔王暴怒起來,一邊用語言還擊著方逸,一邊伸出自己的前爪,只見寒光一閃,小魔王爪子最尖銳的地方,竟然冒出幾道寒光,直直射向方逸的面門。
「咦?你這是罡氣外放嗎?」
方逸避過那道寒光,而他身後的柱子卻發出了「喀嚓」聲響,回頭看去,那根堅硬的紅木柱子上竟出現了五道抓痕。
「哼,我很厲害的,再不放開我,信不信我用火燒你?」小魔王斜瞥了方逸一眼。
「你會放火?」方逸好奇地看著小魔王道:「放一個出來看看。」
「看我的火球術!」小魔王張口還真是噴出了一道火光。
「你居然能施展出火球術了?」
看到小魔王噴出來的火星,方逸是又好氣又好笑,原以為小魔王出現了諸如控火之類的天賦,沒成想卻是火球術的簡化版,方逸伸手一抓,就將那火星給熄滅了。
小魔王神情很是沮喪,使勁掙開方逸的手,神識波動道:「不過我能飛了。」
「什麼?你能飛?你身上也沒長翅膀啊?怎麼飛?」方逸一臉懷疑的看著小魔王。
小魔王的身體忽然向空中竄去,身體停在半空中,牠得意洋洋的看著方逸,「怎麼樣?你能不能做到這樣?」
「用神識控制自己的身體?」方逸發現小魔王是用神識將自己的身體包裹起來,就像是自己用神識控物一般,並不能長久。
「你還是下來吧。」方逸嘿嘿一笑,腳尖在地上一點,一顆小石子彈到半空中小魔王的身上,小魔王發出一聲怪叫,身體陡然從空中掉了下來。
小魔王一個轉身,撲向方逸這個罪魁禍首。
「方逸,你抱著的是什麼動物,好可愛啊!」
就在方逸和小魔王鬧成一團的時候,柏初夏的聲音傳了過來,一把將小魔王抱了過去,「這隻貓從哪裡來的?好漂亮啊。」
「我不是貓,我是大魔王!」小魔王一臉鬱悶的看著柏初夏。
「大魔王?小魔王的哥哥嗎?」柏初夏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哈哈哈,沒錯,小魔王的哥哥!」旁邊的方逸差點笑岔了氣。
「小魔王的哥哥?」聽到外面的動靜,在屋內的衛銘城也走了出來。
「牠就是小魔王。」費了好一番口舌,方逸才解釋清楚,至於小魔王為何會發生這種變化,則是連它自己都說不清楚。
「再給我三顆洗髓丹。」小魔王向方逸伸出了爪子。
「你現在服用洗髓丹,應該沒什麼作用了。」方逸不明白小魔王為何要洗髓丹,但還是拿了三個玉瓶給牠。
「暗夜豹能用得到,牠塊頭大,估計得三顆。」小魔王回說。
「嗚嗚……」暗夜豹頓時發出一陣低吼聲,在小魔王的身體下面俯了下來,那是在表達牠對小魔王的臣服和尊重,像這樣吃肉還帶著小弟喝湯的大哥,暗夜豹是認定了。
「等你修為到了再給你。」小魔王將那三個玉瓶給吞到了肚子裡,自從在方逸那裡得到了那塊青色玉石之後,小魔王體內就多了一個儲物空間,看似吞進肚子裡的東西,實際上都被轉到了那個儲物空間中。
「方逸,咱們什麼時候去修者界?」衛銘城忽然問道:「我覺得如果想要在修行的道路上走得更遠,咱們必須去適合自己修行的地方,這裡不太適合。」
跟著方逸,衛銘城也接觸過修者界的人,知道單是修煉環境,世俗界就和修者界差了許多,那裡還有殘存的靈氣,可以讓修者能繼續修煉下去。
「衛哥,你捨得這裡的家人?」聽到衛銘城的話,方逸不禁問道。
「進去又不是不回來了。」衛銘城沉默了一下,道:「修者界的人不是可以來到世俗界嗎,我想去見識一下。」
衛銘城的性格,其實和彭斌有幾分相像,那就是喜歡冒險的生活,因而很想去歷練一番。
「你錯了,去了就很難會再回來了。」方逸輕輕的搖了搖頭。
修行一道,實際上是會讓人上癮的,在每一次突破和晉級之後,自身的強大很容易讓人沉迷其中,這也是道家典籍經常提到的修真無歲月的說法,數十年只是一晃而過的事。
如果衛銘城體會到在修者界修煉的益處,那時恐怕他會選擇性的將世俗間的事情遺忘,而等到他心性足夠強大之後,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世俗間已然再沒有讓他留戀的人和事了。
「我還是想去!」衛銘城聲音中透著堅定。
「初夏,你呢?」方逸轉臉看向妻子。
「我,我沒想好。」柏初夏慌亂的搖了搖頭,她畢竟是個女孩子,對父母的依戀遠不是衛銘城這種從小就離開家的男人可比的;不過她也知道,如果留在這裡,方逸的修為將會再無寸進,因而十分為難。
「去什麼修者界!」就在柏初夏糾結的時候,小魔王的神識插了進來,「咱們去秘境把裡面的東西都搶光,豈不是要比去修者界更快活?」
原來牠一直惦記著要去鬼村裡面那個秘境的事。
方逸沒好氣的在小魔王腦袋上敲了一記,皺了下眉頭道:「我現在還不是那個靈體的對手,或許等我煉製出武器來,就能對付得了他了。」
「咱們兩個,再加上他們兩個,應該能打得過它的。」小魔王跳著腳,用小爪子指向衛銘城和柏初夏。
「方逸,我覺得咱們可以去試試。」衛銘城在一旁躍躍欲試道:「我和初夏現在都是先天修為,再加上你和小魔王,說不定真能幹掉荒村中的那個鬼物呢。」
「既然你們都想去,那咱們就去試試吧。」看到妻子也同意的表情,方逸苦笑道:「去歸去,但有一點我要先聲明,初夏和衛哥你們只能待在沼澤地邊緣,由我和小魔王進去對付那個傢伙。」
「方逸,我現在也是先天修者了呀。」柏初夏有些不滿丈夫的安排,嬌聲抗議著說。
「那沼澤地中的靈體精神力很強大,會影響你們的腦神經,很容易被帶入到環境之中,到時我還得分心救你們。」方逸嚴肅地道:「不答應我的條件,那就不用去了。」
「好吧,我躲在外面還不行嘛。」柏初夏雖然失望也只好答應。
「明白了,我和初夏會乖乖待在外頭的。」衛銘城嘆了口氣。
「別說個不停,走啦!」小魔王不耐煩的跳到方逸肩膀上,用爪子扯起他的頭髮來。
「等等,我去拿個東西。」方逸回到房間,找出從國內帶來的箱子,在裡面取了一個物件。
龍旺達不在,方逸宛如是這個地方的主人,一聲吩咐下去,自然有工作人員將車輛準備好,方逸自己開車,一行人向荒村的方向駛去。
車子來到山外就開不進去了,幾人下車步行,翻越了一個山頭,來到入口處。
「把小鬼王放出來吧,讓它帶路,也能滋養一下它的魂魄。」方逸吩咐柏初夏道。
小鬼王出來後,一邊吸收著陰煞之氣,一邊便帶著眾人向荒村深處行去。
「咦,這次陰煞之氣的範圍似乎擴大了。」
當快要來到沼澤地邊緣的時候,方逸忽然停住了腳步,因為他明顯感覺到往日只覆蓋住沼澤地的極陰之氣,現在整個蔓延開來,將周邊都籠罩了進去。不過相比沼澤地的中心地帶,這裡的陰煞之氣還算是弱一些。
「初夏,衛哥,你們帶著小鬼王往後一點。」方逸出聲示警。
和雷電之力差不多,這裡的陰氣,在方逸看來,也是一種能量的體現。如果要分等級的話,先是普通的陰冷之氣,然後是陰煞之氣,再往上就是極陰之氣;陰氣純度的不同,代表著能量聚集的強弱,像衛銘城和柏初夏現在最多只能抵抗陰煞之氣的侵蝕。
「果然有個大傢伙!」方逸來到沼澤地的邊緣向裡面看去,在光幕門的旁邊,有一團顯得異常強大的能量體。和身周這些沒有意識的能量體不同,那團能量卻是有智商存在的,如同小鬼王一般,卻不知要比小鬼王強大多少倍。
「奶奶的,就是這傢伙打傷我的。」
俗話說,仇人相見分外眼紅,趴在方逸肩頭的小魔王此刻眼睛真的紅了,不過牠的視線卻不是盯在那個能量體上面,而是看向距離大約二十多米處的一個地方。
「這是什麼?」方逸循著小魔王的目光看去,發現在寸草不生的沼澤地中,居然長著一根手指粗細的植物。這個植物的模樣非常古怪,一根筆直的花梗高出地面大約一米,沒有任何枝葉,但在枝頭處長著一朵巴掌大小的藍色花朵。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