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非常人傳奇之通神【精品集】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枚中國三千年前的玉瑗,為何流落到南美洲地底的深洞?
昔日的愛人不知去向,玉瑗能否解開未知之謎?
身在地球,心卻有宇宙大!
倪匡經典奇幻,網羅一切你想不到的異能量!
金庸說:「無窮的宙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從(倪匡)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
除了大名鼎鼎的衛斯理外,還有更多倪匡精采奇幻小說
年輕探險家樂天熱愛冒險,一次在南美洲自一位印地安少女手中得到一枚中國三千年前的玉瑗,後又跟隨少女祖父下到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洞內竟然有兩扇中國式的門,而那玉瑗,正是其中一只門環!玉瑗上刻著四個蝌蚪文:「望知之環」。樂天覺得,「望知之環」似乎有種神奇的力量,似乎可以使人知道想知道的事。
樂天的父母是一對外人看來恩愛幸福的神仙眷侶,然而,樂天的母親方婉儀心中其實藏有一段傷感的回憶。當年,方婉儀與封白是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樂天的父親樂清和則是後來認識的朋友,在一場滑翔機比賽中,樂清和因腹疼而無法上機,封白代替了他出賽,卻一去不回,連屍體也遍尋不著。這成了方婉儀心中一輩子的謎與痛,而現在,她打算用兒子帶回的一對玉瑗,尋找她心中之謎的答案……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一封神秘的來信
火堆下的少女
樂天的房間獨一無二
四個月搜索一無所獲
玉瑗上的古代文字
在美洲發現中國東西
玉瑗上有四個蝌蚪文
他們決定去看那深洞
大石上刻著同樣的字
四個蝌蚪文字「望知之環」
洞口石上同樣刻著那四個字
突然失去了蹤跡
蜜兒只關心他的安全
突然失去樂天的音訊
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一陣劇震之後他們復甦了
在深洞發現兩扇中國式的門
地洞下的疑惑
望知之環有神奇力量

樂教授不願討論那件事
方婉儀的痛苦
阿普之死
隱瞞事實
不願觸及這個秘密
迷惑的事
知己難求
極重要的一件事
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
初次見面驚為天人
永遠記得初戀之夜
他們是最幸福的一對
他的一切要靠自己努力
飛行比賽的變化
封白代替樂清和出賽
封白的滑翔機不知所蹤
了無蹤影
與靈交通
方婉儀嫁給樂清和
緬懷過去
望解啞謎
地洞之秘
詭異莫名
夢幻境界
滑稽的事
一個自稱神仙的人
能突破空間限制的人
完全不受時間限制
人人都可突破空間限制
不自覺到了另一空間
年輕時的父親
像瘋子一般
自尋煩惱
有一個極大的秘密
三十年後舊地重遊
心中滋生恨意
憶述當年之事
令人欣羡的夫妻
封白回來了?
像變成野狼一樣
周全的殺人妙計
天衣無縫的設計
滑翔機大賽開始
玉環發生效力
緊握著「望知之環」
人亡事遷
空間之謎

樂清和一面笑,一面一掌拍在雜誌上,道:「你那兩隻玉瑗呢?」
樂天沉聲道:「在,剛才我還在凝視它們。」
樂清和「哼」地一聲:「看到了什麼幻象?你母親想通過那兩隻玉瑗,知道一件事的經過,希望真有這樣的力量,能使她的願望實現!」
樂清和話中諷刺的意味,誰都可以聽得出來,方婉儀緊抿著嘴,樂天皺了皺眉,問:「媽,什麼事?」
方婉儀淡然道:「我不想你知道!」
樂天並沒有再問下去,只是道:「或許,你可以在那兩隻玉瑗中得到答案。」
方婉儀的眼光移到了她丈夫身上:「清和,我要去,再回到原來的地方去,帶著那兩隻玉瑗,你不要再說這是無聊的事!」
樂清和呵呵笑了起來,雙手高舉,作出投降的姿態來,「好!好!反正我們很久沒有旅行了,況且南部的氣候又那麼令人懷念,我們一起去!」
方婉儀溫柔地笑了起來,伸手在她丈夫的手背上,輕輕碰了一下,三個人一起離開了書房,樂清和與樂天,進了樂天的房間。
樂清和一進來,反手關上了門,神情變得嚴厲,道:「小天,你的那篇報導,不能作為正式的科學文獻,為什麼你要把一些事隱瞞起來?」
樂天嘆了一聲,雙手抱著頭:「爸,別問我,好不好?」
樂清和的聲音更嚴肅:「小天,作為一個科學家,一定要實事求是,不能單憑猜測,這次你的探險──」
樂清和還沒有講完,樂天已陡然叫了起來:「我知道!我知道作為一個科學家,應該怎麼樣!」
樂天的聲音是如此之尖銳,而且他的臉色是如此之蒼白,這表示他的情緒在極度的激昂之中,樂清和從來也未曾見過兒子在自己的面前有這樣的神態過,他呆了一呆,沒有再說下去。
樂天在不由自主地喘著氣,過了一會,他才道:「爸,我愛好探險,愛好考古,是因為這兩門學問,可以觸及人類歷史上的奧秘,是十分神秘的學問,和一般的科學,有所不同!」
樂清和冷冷地道:「我不知道你想解釋些什麼?」
樂天揮著手,大聲道:「我是說,我所遭遇到的困惑,已經不是如今人類的科學知識所能解釋的!」
樂清和揚著眉:「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在那個地洞下面,有一大段遭遇,你根本未曾寫出來,是不是?」
在樂清和的嚴肅詰問之下,樂天只好緩緩地點了點頭。
樂清和嘆了一聲:「或許你有你的原因,但這樣一來,使得你的整篇報導,變得毫無價值,使人看來只不過是一部電影的故事!」
樂天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父親的話,只是苦笑了一下,喃喃地道:「如果我全部寫出來了,那麼,我的報導,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瘋子的囈語!」
樂清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時,他可以肯定,樂天在那個深不可測、怪異莫名的地洞之下,一定還有著十分詭異的遭遇。但是他也深知自己兒子的性格,知道他若是不願意講出來的話,那是不可能有什麼力量逼他說出來的。看著樂天那種煩惱和茫然的神情,樂清和有點同情他。他伸手在樂天的肩上,輕拍了兩下:「小天,別心急,很多複雜的問題,在通過縝密的思考之後,一旦開朗,會變成很簡單!」
樂天的神情帶著點無可奈何,緩緩搖著頭:「但願如此,我不知道媽希望知道什麼,但是我倒真希望媽的願望可以實現,那至少可以解決了我心中的一個大疑團!」
樂清和一時之間,不明白樂天這樣說是什麼意思!可是他妻子想知道的事……那牽涉到三十年前的一件往事,卻令得他一想起來,就覺得心中一陣刺痛。這種刺痛是那麼實在,以致令得他的手,不由自主,伸手撫住了自己的心口。
他不願樂天看到他的這種神情,所以他轉過了身去。樂清和的心中十分明白,可以絕對肯定,他心中蘊藏著的秘密,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知道。而且他早已打定了主意,把這個秘密一直藏著,已經藏了三十年,當然可以再一直隱藏下去。等到他死了之後,那麼,世上就再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個秘密了。
可是儘管他絕對肯定,自己心中的秘密不會有任何人知道,心中有秘密的人,總是有著秘密的,他會在任何時刻,用一切方法來掩飾。就算根本沒有人懷疑,他也會隨時想到:對方可能是在窺探我的秘密!
在開始的幾年,樂清和甚至連睡也睡不好,隨著時間的過去,他已經漸漸習慣了,感到秘密隱藏得極好,再也不可能有人知道了。
可是偏偏在事隔了那麼多年之後,樂天在那個地洞裡找到了什麼「望知之環」,又寫了這樣一篇有頭無尾的報導,令得他的妻子方婉儀相信了,可以通過那兩隻玉瑗,知道一件事情的經過!
這當然使得樂清和感到困擾,因為方婉儀要知道的事,就是樂清和準備帶進墳墓去的秘密!
不過樂清和的困擾並不算是太深,主要還是由於蘊藏在他心中的秘密實在太驚人了,所以有任何觸到這個秘密的可能時,他都會感到震動。事實上,他根本不相信在兩隻玉瑗的中心,可以看到什麼!就算有,那也只是凝視太久的幻象而已。

迷惑的事
至於在地洞之中,樂天在那塊光滑如鏡的大石之前,說他看到了許多難以捉摸的形象,照樂清和的想法,那極可能是由於地洞太深,下面氧氣不足,而導致人腦的活動遲鈍所產生的錯覺。
樂清和在轉過身去之後,在極短的時間中,就鎮定了下來,他告訴自己:沒有什麼可以驚惶的,心中的秘密,將永遠是秘密。
所以,他的神態也迅速恢復了鎮定,仍然用一個父親應有的嚴肅聲音道:「小天,別太鑽牛角尖了,太虛幻的事,有些是追求不到的!」
樂天發出了一下聲音很低的苦笑聲:「爸,我知道!」
樂清和揮了一下手,打開門,走了出去。樂天雙手抱著頭,在一堆不知是什麼時代的石頭器皿上,坐了下來。
他心中在想的是:自己的這篇報導,反應當然不好,在寫這篇報導時,他已經料到會有這樣的反應。沒有人會對這樣的一篇報導感到滿意,因為一看就可以看出來,這篇報導並不完整,隱瞞了一部份事實。
然而,當時他還有不可遏止的衝動,寫下了這篇報導,他感到,一定會有人同意他的假定,不管是不是有事實被隱瞞著,他提出來的假定,應該有人會接受。他的假設是:「通過一種方法,利用這兩隻玉瑗,可以使人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
這種說法自然太玄虛,他並不期望有大多人會同意,會發出回響。可是,相信了他提出的假設的,竟然是他的母親,這一點,卻令他感到意外。
他的思緒十分亂,他母親是從小到大,一直被人間所有的一切幸福包圍著的一個人,會有什麼事是她極想知道的?以致會相信了他的假設,還是因為提出這種虛幻假設的是她的兒子?
樂天感到很迷惑,就當他在思索著這個問題之際,門上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樂天甚至不必抬起頭來,也可以肯定是他的母親站在門外。母親連敲門聲都是那麼優雅,他一面站起來,一面提高了聲音:「媽,請進來!」
門推開,方婉儀走了進來,反手關上了門,低嘆了一聲:「小天,你爸爸對你的那篇報導,好像很不滿意!」
樂天苦笑:「事實上,我自己也不滿意!」
方婉儀的話很委婉:「如果把所有的經歷全寫出來,是不是會好一點?」
樂天被他母親那種高明的說話技巧,逗得笑了起來:「媽!我在報導中沒有寫到的事有……那個印第安小姑娘。她叫蜜兒,我把她送到波哥大去了,讓她過公主一樣的生活,那是我答應她的!」
這種事,要花費大量的金錢,是普通人所不敢想像的。
但是方婉儀從小到大,從來也沒有受過金錢的困擾,她有著隨便怎麼用也用不完的錢,所以她聽了之後,只是淡然一笑,對這種事,連半句話也沒有再問,只是安詳地望著樂天。
樂天感到母親的眼光雖然柔和,充滿著一個母親應有的愛憐,但是也像是可以看穿他的心事一樣,所以他半轉過頭去,避開了他母親的眼光。
方婉儀的聲音聽來仍然不急不徐:「小天,如果你不肯對人說的那一部份,會影響到『望知之環』的神奇力量,我要你對我說!」
樂天忙道:「不會!不會!」
他望向他的母親:「事實上,究竟怎樣發揮『望知之環』的力量,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至少有一個概念,集中力量的凝視,全心全意,運用自己所有的意志力去求知,會有一定的作用。」
方婉儀沉聲道:「在事情發生的地點進行,是不是會好一點?」
樂天呆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所以他在想了一想之後才道:「如果冥冥之中,真有一種這樣神奇能力存在的話,那麼,在事情發生的地點,照說,總比在遙遠的地方來得好些。」
方婉儀沒有再說什麼,看她的神情,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樂天好幾次想問:「媽,你想知道的究竟是什麼事情?」但是他卻沒有問出口,只是將那一對玉瑗,推到了他母親的身旁。
方婉儀默默地接過來,將兩隻玉瑗疊在一起,兩隻玉瑗同樣大小,這樣的玉器,出身在豪富家庭的方婉儀,從小就見過不知多少。這一對玉瑗,托在手上,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通過玉瑗中心的圓孔,可以看到什麼呢?
這時,方婉儀看出去,只看到自己的手紋,她思緒十分紊亂,思想完全不能集中。她想到許多莫名其妙的事,想到了有一派學說,說一個人生的命運,全都刻在這個人掌心的紋路之上。
真是這樣的嗎?方婉儀不由自主苦笑了起來。沒有人知道,真的沒有人知道,連她的丈夫也不知道,她自從那件事之後,內心所懷著的創痛,一直未曾平復過,任何時候,一想起來,所感受到的那陣創痛,是如此之猛烈,一點也不因為時間的消逝而稍稍減退。
有時,連她自己也不明白,何以創痛竟會如此之深,三十年之久,一點也沒有癒合的跡象。人人都以為她早已淡忘了,但是她自己知道,一點也沒有忘!
方婉儀曾強逼自己不要再去想,但是她卻做不到,她一直在想,而且,一直不讓任何人知道她還在想,這或許就是樂天的假設,令得她相信的原因。
方婉儀沒有再說什麼,握住了那對玉瑗,默默地走了出去。在她走出去的那一剎間,樂天不禁用力地搖了一下頭,又伸手在自己的頭上,重重拍了一下。
因為在那一剎間,樂天感到,自己的母親,看起來竟像是世上最悲苦的人,他當然無法相信這是事實,母親應該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所以他才會有那樣的動作。
方婉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由於住宅十分大,樂清和夫婦的臥房是一個套間,包括了兩間寬敞的臥室,佈置得十分清淡和舒適。方婉儀在一張安樂椅上坐了下來,讓天鵝絨的椅子,把她的身子包圍起來。
她經常這樣獨自坐著,讓回憶來折磨自己。像她這樣,看起來應有盡有的人,還有什麼可以折磨她的呢?唯一的可能,自然是感情上的創傷,不錯,就是感情上的創傷。
每當她緊靠著安樂椅的椅背之際,她就會隱隱感到,自己是靠著一副寬闊、堅強的胸膛,她甚至可以幻想到有一股暖氣,在她的頭頂吹著氣,令她感到有點癢,有點軟,有說不出來的舒服。
有時,當她更深地沉入回憶中時,她會突然不由自主,失聲叫出來:「封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