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10
朝鮮王朝面面觀
  • 朝鮮王朝面面觀

  • ISBN13:9789865996963
  • 出版社:永望文化
  • 作者:朝鮮社會研究會
  • 譯者:游芯歆
  • 裝訂/頁數:平裝/378頁
  • 規格:23cm*17cm*2.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3/01
  • 中國圖書分類:韓國斷代史
  • 促銷優惠:新書優惠
定  價:NT$480元
優惠價: 75360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 從政治、經濟、文化、外交、思想、教育等方面描繪出一個完整的朝鮮王朝。
◎ 內容深入淺出,沒有太多成篇累牘的參考文獻和註解。
◎ 作者們以淺顯方式來解說,讓朝鮮王朝的各個層面呈現出更親民的風貌。

《朝鮮王朝面面觀》一書為「朝鮮社會研究會」成員集結個人研究所長共同出版的論文集。研究領域涉及政治、經濟、文化、外交、國防、思想與教育,也可說是對朝鮮王朝社會最全面、最精華的研究成果。就學術論文集而言,能夠在短短一年的時間裡達到三刷的程度,也證明了本書在朝鮮王朝研究上的重要性。
譯者與「朝鮮社會研究會」成員們同為韓國史研究碩儒李成茂教授指導下的前後輩,本身即具備了朝鮮王朝歷史方面的知識背景,在翻譯本書時,考慮到華文讀者對朝鮮王朝社會的理解可能不是那麼深入,因此譯者對若干專有名詞或事件加上簡單註解。

◎代理經銷:白象文化

朝鮮社會研究會

係韓國學中央研究院韓國學大學院前後屆博士班畢業,如今任教於各大學或歷史研究單位的知名學者們,在韓國研究朝鮮時代的碩儒李成茂教授帶領下,於1989年所成立的學術研究團體。每年於寒暑假舉行兩次研討活動,數十名學者們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外交、國防、思想與教育等各主題與方法上,發表論文,進行多方面的研究。

【譯者簡介】
游芯歆

國立台灣大學圖書館學系畢,韓國學中央研究院韓國學大學院歷史學碩士,為資深韓文譯者,譯作涵蓋文學、歷史、社會、經濟等各領域。
李成茂教授是譯者留韓時期碩士課程的指導教授,《朝鮮王朝面面觀》一書的作者們也是譯者的同門前後輩。李成茂教授不幸於2018年初病逝,本書的翻譯出版也算是對李成茂教授的感恩與紀念。

【推薦序】
推 薦 序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合作事務處國合長、外交學系教授
中華民國韓國研究學會前任理事長
劉德海 教授

朝鮮王朝(1392年-1897年)統治朝鮮半島長達五百多年,是朝鮮半島史上統治最久的王朝,也是最後一個王朝。因此,對今日兩韓的政經社會都有著極為深厚的影響。北韓沿用「朝鮮」作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簡稱,主要原因就是在凸顯其為朝鮮半島上繼承朝鮮王朝的唯一合法政權,而南韓韓流發跡之初的電視劇皆以李朝為背景,尤以「大長今」與「明成皇后」兩劇為最。
前國史編纂委員會委員長暨大韓民國學術院副會長李成茂教授係韓國研究李朝史最具權威的泰斗,不僅著作等身,且造育英才無數,其門下弟子散佈在韓國各界,尤以史學界為然。 《朝鮮王朝面面觀》一書就是李教授在世時與其韓國學中央研究院韓國學大學院先後屆博士班畢業的成名弟子合著的巨著。該書研究領域涉及政治、經濟、文化、外交、國防、思想與教育,提綱挈領,深入淺出,堪稱是本對朝鮮社會最全面、最深入探討的學術研究,不僅有助於吾人一窺李朝的方方面面,更可覓得今日的兩韓與過去李朝的關連性。
就外交學與國際談判而言,兩韓被國際關係學者公認為是最能影響他國行為的國家。過去兩年朝鮮半島情勢的戲劇性變化實非偶然,而是地緣政治所型塑出的兩韓外交政策行為特徵所致。由2017年美朝的劍拔弩張,戰爭一觸即發突然急轉至2018年的一連串歷史性的和平峰會,即2018年2月北韓公主金與正訪問首爾參加平昌奧運、3月習近平與金正恩峰會、4月兩韓的文金峰會、6月新加坡的川金會,讓不少專家跌破眼鏡。尤其是首度在板門店舉行的兩韓峰會上世人一睹了金正恩的詼諧率直的風采與他成熟靈活而細膩務實的外交手腕,完全戳破了西方與部分南韓媒體先前所指稱的「肥胖昏庸與低能」的負面報導,他的老成持重與嫻熟外交手法給世界各國領導與外交家上了一課,小國外交亦可顛覆大國主控的國際政治。他先以兩韓峰會取得旋乾轉坤的鑰匙,然後藉南韓之手獲得川普承諾峰會,繼而突然北京行,與習近平舉行峰會,為他後來與川普的峰會增加談判的籌碼。當然,若韓國沒有選出文在寅為總統,金正恩就不會有機會施展其旋乾轉坤的巧妙外交。所以,文在寅總統在改善與北韓關係與在美朝間居中穿針引線亦功不可沒。
更有進者,《朝鮮王朝面面觀》一書於2010年9月出版後迄今已三刷,足徵該書在朝鮮社會研究上的意義重大,其在韓國社會所獲重視之一斑。然而,令人遺憾的是,該書一直未能有漢譯版。因此,當得知游芯歆女士有大志擬向韓國學中央硏究院申請經費翻譯這本六百多頁好書之時,我當下即以中華民國韓國研究學會理事長的身份允諾支持此一構想。就韓國學研究者而言,《朝鮮王朝面面觀》這本佳作絕對有必要讓所有華人有享讀的機會,而芯歆又是最適當的譯者,因為她是國立台灣大學圖書館學系、歷史學系雙主修畢業,其後又至韓國學中央研究院韓國學大學院攻讀,並獲得歷史學碩士。更重要的是李成茂教授就是她碩士課程的指導教授,而《朝鮮王朝面面觀》一書的作者們也是譯者的同門前後輩。此外,芯歆自2004年起即致力於韓文書籍漢譯的工作,其譯作有《大長今》、《黃真伊》、《當地球大人遇見小王子》、《三星殞落》、《我和我那離婚三次的老媽》、《七年之夜》、《情感的48種面貌》、《薩德》、《射向我心臟》、《知性對話必備!提升素養的生存之書》等五十餘本,涵蓋文學、社會、經濟等各領域。
作為多國外語學習者,也是一生研讀韓文者,我深深感覺翻譯別人的著作比自己撰寫一本書更艱辛,因為必須要對作者的背景有深入的瞭解,如此方能正確的詮釋出著者撰寫該書的真實意。這就是我放棄了翻譯工作多年的原因。本人很佩服芯歆能在半年內完成此書的翻譯,這不僅凸顯她對先師的感恩與學術的執著,更展現她翻譯功力之高。最後,我在此恭賀芯歆有志者事竟成,完成此一艱鉅任務,同時此一漢譯版出版的時機也是最好不過。因為2019年很有可能是朝鮮半島出現政經巨變的一年。美國總統川普即將於本月27-28日在越南首都河內與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舉行二次峰會,宣布韓戰結束,為美朝關係正常化鋪路。北韓若真願放棄核武,和平與安定將會降臨朝鮮半島,而且北韓的經濟與兩韓的政經合作將會突飛猛進,為兩韓所夢想的統一奠基。而此一漢譯版的出版將可讓讀者們得以在此巨變之際看透兩韓如何在列強環繞的艱險國際環境裡仍能施展巧妙外交求生存的歷史淵源。

【作者序】
原書 序

1989年,我們成立了朝鮮社會研究會,目的是提供在我指導下的韓國學大學院主修朝鮮時代博士課程的學生們一個研修的機會。接受指導的學生人數很多,加上雖然同樣都集中在朝鮮時代,但主題卻各不相同,單憑我一人之力來指導,頗為困難,因此,我選擇了同門師兄弟集體指導的方式。若有非我指導的其他學生有意願參加的話,也可以成為會員。採取一學期一次,選在暑假和寒假期間兩天一夜的行程,找一個固定場所,發表論文的同時,也增進彼此親睦關係。研究會成立之後,首先由韓國學大學院首屆畢業生崔鳳榮(韓國航空大學)教授擔任第一屆會長,而研修地點則包括韓國學中央研究院在內,輾轉京鄉各地,進行了諸多發表與討論。
如今,朝鮮社會研究會成立二十週年,會員中除了少數二、三位之外,大部分都已取得博士學位,成為中堅研究者,活躍在學界中。而我也已屆退休年齡,離開教職。為了紀念朝鮮社會研究會成立二十週年,我們決定以「如何觀望朝鮮社會」為主題,出版一本書,以會員們的研究為基礎,彙整對朝鮮社會的觀點。內容分為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外交國防、思想教育等四個領域,由會員們挑選與自己主修接近的主題,提交二百字稿紙五、六十張左右分量,沒有任何注釋的論文。
這是為了將各會員過去所研究的主題,以一般人能輕易理解的方式重新論述,藉以建立我們對朝鮮時代的看法,也想進一步以此做為試金石,了解其他人的迴響。當然,單憑幾個主題就想闡明整個朝鮮時代是很困難的,只不過是想先藉此自由發揮,提出個人觀點罷了,尚祈學界先賢多多指教。
最後,我想感謝為此書共襄盛舉的會員諸君,以及知識產業社社長金京熙,為這本書的出版所付出的努力。

2009年7月
韓國歷史文化研究院 院長 李成茂

推薦序 / 劉德海
原書序 / 李成茂

第一部 政治與經濟
何謂士大夫 / 李成茂
黨爭的昨日今時 / 李成茂
朝鮮的王室 / 申明鎬
朝鮮王室的親姻戚管理 / 元昌愛
兩班與土地、賦稅 / 金載明
朝鮮初期的外官與外方使臣 / 任先彬
大韓帝國,連接傳統與現代的紐帶 / 李玟源

第二部 社會與文化
朝鮮時代的身分結構與特徵 / 李成茂
身為中人階層的醫生 / 李南姬
幼學-解讀朝鮮後期身分變動的密碼? / 宋亮燮
申師任堂是賢母良妻嗎? / 李舜九
英祖的王統繼承意識 / 任敏赫
國王的王陵行幸,陵幸 / 李旺茂
王室婚禮 / 李美善
朝鮮時代的兩班文化 / 李成茂
朝鮮時代儒生何許人也? / 崔鳳榮
士大夫的禮儀和祭祀 / 金文澤
韓國的族譜-以朝鮮時代士大夫族譜為中心 / 金學洙
兩班同族村與《名賢錄》 / 金海榮
朝鮮時代的律法文化與法典編撰 / 李鍾吉
自然災害與群眾運動 / 張泳敏

第三部 外交與國防
戰爭與和平的外交-朝鮮後期韓中外交的性質 / 李迎春
韓末義兵的理念和抗爭 / 金祥起
朝鮮與琉球王國五百年 / 楊秀芝
身為武臣之路 / 鄭海恩

第四部 思想與教育
政治理念,朱子學 / 權五榮
儒學者對佛教的理解 / 金鑝坤
西方文化的傳來與知識分子的煩惱 / 車基真
朝鮮後期西方科學的傳來與對天文認知的改變 / 鄭誠嬉
公營教育、私營教育、另類教育 / 朴連鎬
出人頭地之梯,科舉及第 / 崔珍玉
朝鮮時代的世子教育 / 李基淳
外語教材與譯館 / 李尚奎

漢譯版 跋文 / 李迎春
後記 / 崔鳳榮

申師任堂是賢母良妻嗎?

李 舜 九
國史編纂委員會編史研究員


一、申師任堂果真是賢母良妻嗎?

申師任堂果真是賢母良妻嗎?聽到這個問題,很多人一定會感到吃驚。因為過去四、五十多年來,申師任堂一直是公認的賢母良妻。那麼,我們為什麼會認為申師任堂是賢母良妻呢?大概因為她是栗谷的母親,所以大家理所當然地認為她是賢母良妻。但是,難道「偉大人物的母親」,就是成為賢母的條件嗎?事實上,我們從沒想過要深究這個問題。
以下是1969年主婦聯盟首次設立「申師任堂獎」時所發表的宗旨與資格規定,轉載於此。

主婦聯盟的座右銘就是,女性身為賢母良妻,應從事有益社會的活動。為了讓這個崇高理念更具意義,「申師任堂獎」將於5月17日迎接申師任堂XX歲誕辰的同時,舉辦第XX屆頒獎儀式。

「申師任堂獎」設立的目的,旨在選出身為賢母良妻,足以成為所有領域的榜樣,對祖國的發展做出貢獻的人才。

得獎者必須為擁有大韓民國國籍的女性,在文學、藝術方面具有出眾的才華,被周圍視為女性楷模,受到尊敬,並且具有服務精神,樂於參與社會活動。

首先從宗旨的第一段內容可知,主婦聯盟將申師任堂視為賢母良妻的代表人物。第二段表明能獲得申師任堂獎的資格條件是「在文學、藝術方面具有出眾才華」的人。那麼,到底什麼樣的人才能得到申師任堂獎呢?是賢母良妻,還是具有藝術才華的人?主婦聯盟一定會說最好兩者兼備,但事實上從內文來看,應該是偏向具有藝術才華的人。因為實際上從第一屆得主書法類的李喆卿女士開始,到2010年得主書法家柳承蘭女士為止,歷屆申師任堂獎都是頒發給在藝術方面具有專才的女性。
有才華的女性,就一定是賢母良妻嗎?這邏輯似乎有點說不過去。1969年主婦聯盟實際上要選拔的是有才華的女性,為什麼表面上卻只能打著賢母良妻的旗幟呢?

本文的目的不是要指責申師任堂獎的宗旨和資格規定的矛盾,反而是想表達,說不定這種矛盾的存在是理所當然的,因為申師任堂原本就不是賢母良妻。

二、賢母良妻論

「賢母良妻」一詞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的呢?朝鮮時代沒有「賢母良妻」這樣的說法。當然這不是說賢母或良妻的概念不存在,而是說找不到「賢母良妻」作為名詞來使用的例子。所以一提到賢母良妻,在朝鮮時代首先會想到的,就是具備婦德的女性。所以這裡面似乎存在著某種誤解。事實上「賢母良妻」這個概念或詞彙不帶有儒教性質,而是在殖民地時代由日本所引進普及的現代女性的概念。
西方的賢母良妻,是資本主義的產物。即十九世紀為了保護兒童和婦女免於惡劣的勞動環境,並且防止家庭解體,於是便有了賢母良妻主義的登場。根據這個主義,男人應該在外面工作,扶養女人和小孩;女人則應該在家庭裡盡到主婦的職責,教養子女。
日本在十九世紀走向現代化、西方化的同時,也在國內建立起西方的賢母良妻概念。尤其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為了國家的統一,特別需要這個賢母良妻論。

 健全的中等社會,不能光靠男子教育的養成來實現,要結合賢母良妻,從良好的家庭開始,才能增進社會福祉。......因此高等女學校旨在培養學生足以成為賢母良妻的素養,除了兼具優美高尚的氣質、溫良貞淑的資性外,還必須學習中人以上生活所需要的學術技藝。

這是1899年<日本高等女學校令>的推手樺山資紀對於制定高等女學校令所闡釋的理由。這也表示,日本的賢母良妻主義,是以民族主義的抬頭為背景,成為國家統一不可或缺的現代女性教育觀。
當朝鮮淪為日本的殖民地之後,基於朝鮮女性被視為皇國新民的宗旨,日本也努力在朝鮮普及賢母良妻的女性教育觀。

 我們的教育應該致力於跳脫舊日的封鎖主義、內房主義、無教育主義,讓我們的女兒成為良妻,成為賢母。女子教育最大的目的,就是要成為賢母良妻......。(《每日申報》1910年9月22日<女子教育的當務之急>)

如此的賢母良妻女性觀,在1920、1930年代也保護了女性不至於受到自由主義或社會主義女性觀的影響,到了戰爭末期,則化為「國軍之母」的形象,繼續發揮其影響力。之後經歷美軍政期,在1960、1970年代正式走向現代化的過程中,也成了典型韓國女人的固定形象。
從以上內容可知,賢母良妻論乃是隨著工業化和國家統一的需要所誕生的現代女性觀。但這裡要注意的一點是,這種現代賢母良妻的概念到了韓國,竟然和儒教女性觀結合在一起使用。這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日本早知道很難完全排除既有的儒教女性觀,順利普及西方的賢母良妻論,因此在現實中言及賢母良妻時,總會連帶提到「婦德涵養」。而在日據時代大多數韓國人也都接受這個觀念,認為這種「賢母良妻」與「儒教的女性形象」或「儒教的賢母良妻」沒有太大的差別。不管再怎麼強調日據時代的「賢母良妻」不同於傳統儒教的女性觀,兩種概念還是被混為一談。
前述主婦聯盟將申師任堂視為賢母良妻,比起日據時代的賢母良妻概念,他們的想法更偏向「儒教的女性形象」,也就是賢母、孝媳這一邊。這就好比是戶主制的父權主義者,跳過日據時期,直接跑到朝鮮時代的父系家族制度裡尋根一樣。
總而言之,二戰結束,韓半島從日本統治下解放之後,韓國的賢母良妻概念,比起日本所倡導的賢母良妻,在形象上可說更接近具備儒教婦德的女性。那麼,現在可以將申師任堂說成是儒教性質的賢母良妻嗎?從如下所述的時代背景來看,也很難這麼說。

三、十六世紀朝鮮的家族制度與申師任堂

1) 男歸女家婚
 政府議曰:「中國,禮義所自出,婚姻之禮正,以陰從陽,女歸男家,生子及孫,長於內家,人知本宗之重,父良者皆良。吾東方典章文物,皆法中國,唯婚姻之禮,尚循舊俗,以陽從陰,男歸女家,生子及孫,長於外家,人不知本宗之重,母賤者皆賤。至以祖父骨肉稱,為婢妾所產皆役使,其不知輕重甚矣。」(《太宗實錄》卷27,太宗14年1月4日)

這是朝鮮初期,朝廷上針對男歸女家婚的問題進行討論的代表性例子。也就是說,這不符合《朱子家禮》的理想婚禮--「親迎」(男子到女方家將女子帶回,舉行婚禮後,兩人就在男方家生活),因此應該修正的主張。不久之後,國家就在1435年(世宗17年)為坡原君尹泙,和淑慎翁主的婚禮,舉行親迎儀式,從此以後也積極鼓勵士大夫們這麼做。但婚俗的變化比其他任何習俗都來得緩慢之故,因此在十七世紀前一般還是男歸女家,或就住在女家附近。
申師任堂結婚兩年(1524)之後,就從婆家回來,大部分時間都住在江陵或江陵附近。一般都認為,這是因為師任堂的父親申命和特別疼愛師任堂,所以不想送她回婆家;或是因為師任堂要為父親服喪之故,其實此舉受到當時婚俗的影響更大。像是師任堂的父親申命和雖然是漢城人,娶親後就不時往來於漢城和江陵之間,最後選擇在江陵定居下來。或是像申命和么女婿權和奉養岳母李氏夫人一樣,都是受到當時婚姻制度的影響。
因為情況如此,申師任堂才會到婆家問安之後,沒多久就回到江陵居住。但我們卻無法確定申師任堂是何時又回到江陵來的,因為栗谷先生在<先妣行狀>中只以「後慈堂歸寧于臨瀛」來表示。但不管是在漢城或婆家所在的坡州,師任堂停留的時間似乎都不長。從她跟隨丈夫居住在蓬坪,或是1536年栗谷於江陵出生到1541年滿五歲回到漢城等事來看,師任堂婚後二十多年來,比起住在婆家的時間,她在娘家或娘家附近居住的時間顯然長得多。
換句話說,申師任堂在1541年離開江陵前往漢城,才算住進了婆家。她與母親惜別時寫下的那首名詩<踰大關嶺望親庭>,就是出於這樣的背景。也就是說,如今不是暫時去趟婆家就回來的概念,而是要住到婆家去的緣故,才不得不與母親如此依依不捨地離別。
然而即使去了京城之後,將近四十年的時間裡,申師任堂也無法擺脫對江陵和母親的依戀。因此每天晚上她都會思念臨瀛(江陵),在玄鶴琴的琴聲裡流淚。這也表示,比起作為婆家的媳婦,申師任堂有更長的時間是作為娘家的女兒生活,而這本身就存在很大的意義。由此可知,申師任堂對自己的身分,與其說是媳婦,不如說是放在女兒的位置上。這並不表示申師任堂缺乏身為媳婦該專注婆家事的自覺,而是因為當時社會風氣,也即男歸女家婚的婚姻生活,讓申師任堂心態上才有如此的傾向。
總而言之,我們很難把申師任堂放到前面所提「儒教的賢母良妻」位置上去。因為我們所知道的「儒教的賢母良妻」,基本上是以身為婆家的媳婦,而不是以身為娘家的女兒所扮演的角色。

2) 財產繼承
不只是婚姻生活,從當時的財產或財產繼承法來看,也很難將申師任堂與「儒教的賢母良妻」扯上關係。

「嘉靖四十五年丙寅五月二十日,同腹和會,右立議段,父母邊田民事,分衿為昆,漏落奴婢陳告者,先賞一口後,長幼次序,以依大典施行為乎事是置。祭祀應行事件事,同議磨鍊後,錄為臥乎事。」

「凡忌祭事,毋得輪行,皆行于宗子家為乎矣。每年子孫等,各出米助祭,親子女則出十斗,親孫子女則出五斗,親曾孫子女及外孫子女則出二斗事。」(<栗谷先生男妹分財記>,國寶第477號)

這是<栗谷先生男妹分財記>的序文。首先從第一段引用文中可知,父母雙方所留下的財產,乃是按照長幼順序,依《經國大典》的規定分配,這就表示子女可均分繼承的事實。換句話說,不只是父親李元秀的財產,還包括母親申師任堂個人擁有的財產在內,全部由栗谷和他的弟弟妹妹均分。從實際個人所分配到的遺產來看,子女之間雖然有些數量上的差距,但平分之後土地大約是在二十到四十卜,奴婢則是十五、十六口左右。所繼承的土地之所以有大小的差別,推測主要在於土地的肥沃度或視家境而定,較特別的地方是,看不出分配時對兒子、女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也就是說,同樣是女兒,分給次女的就多一些,三女就少一些;同樣是兒子,分給長子栗谷就多一些,老么李瑋就少一些。像這樣子女均分繼承方式在十六世紀並非只有栗谷家這麼做,從十六世紀大部分的分配記中都顯示出類似的精準均分繼承方式。
同時在上述第二段引用文中可知,當時連祭祀也是男女共同承擔。從「凡忌祭事,毋得輪行,皆行于宗子家為乎矣」這句話便表示了至今為止,祭祀的事情一直都是輪流負責的,或可說這句話為當時多為輪流祭祀的事實提供了反證。十七世紀前期某兩班家女性的日記內容中提到「公公祭祀,備好了祭品送過去。雖然輪到妯娌家準備,但還是由我們家做了」,可見輪流祭祀在朝鮮初期是祭祀的一種普遍形式。
那麼,輪流祭祀具有什麼樣的意義呢?祭祀雖然被視為是一種義務,但也代表了一種財產繼承的權利,因此輪流祭祀就表示了輪流者之間具有同等權利的意思。也就是說,朝鮮前期社會在祭祀上不分兒子、女兒,這顯然是受了前述男歸女家婚的影響。
然而「儒教的賢母良妻」,是徹底建立在父系中心的家庭制度上。儒教理想中的女性,是嫁到婆家後,生兒育女,維繫婆家家門興旺,孝順公婆的人。所謂具備婦德的女性,在概念上其實就與興旺家門、奉養公婆的女性差不多一致。
不過在申師任堂活著的那個時代,如前所述,婚姻制度屬於不一定非得在婆家生活的型態。在那個時期,因為女性擁有同樣的財產繼承權和祭祀權,因此比起身為媳婦,作為女兒的身分更強勢一些。總而言之,「儒教的賢母良妻」在這個時期還找不到立足之地。因此說申師任堂是「儒教的賢母良妻」,這話在許多方面都有待商榷。

四、申師任堂是什麼樣的女性

「幼時,通經傳,能屬文,善弄翰。又工於針綫,乃至刺繡,無不得其精妙。」
「慈堂平日,常戀臨瀛,中夜人靜時,必涕泣,或達曙不眠。一日有戚長沈公侍姬來彈琴,慈堂聞琴下淚曰,琴聲感有懷之人,舉座愀然,而莫曉其意。」
 「慈堂平日墨迹異常,自七歲時,倣安堅所畫,遂作山水圖,極妙。又畫葡萄,皆世無能擬者。所模屏簇,盛傳于世。」(《栗谷全書》卷十八<先妣行狀>)

這是栗谷在<先妣行狀>中對母親的性格和才華的描述。行狀中雖不乏「天資溫雅,性又純孝」之類的讚辭,但主要還是將焦點集中在師任堂敏銳的感受性和才華上頭,這點很有意思。當時在栗谷的眼中,母親是一位忠於自己的情感,專注在自己的才華和喜好上,並付諸實現的人。
這和比申師任堂晚了一個世紀,被視為「儒教賢母良妻」代表人物的貞夫人安東張氏(李玄逸之母),形成強烈的對比。安東張氏明明是一位深具才華的女性,卻認為「作詩若書字,皆非女子所宜」,後來就不再作詩寫字。
這樣的差別也顯現在對子女的教育上。申師任堂行狀內容不長,因此言及子女教育的部分也很短,雖說這或許是理所當然,但以一句「子女有過則戒之」就帶過去,也頗令人感到意外。對栗谷來說,與母親的子女教育相關,值得記住的事情幾乎沒有。
相較之下,李玄逸這個兒子寫的貞夫人安東張氏行狀裡,就有很多張氏勸子女行善,將來成為聖人的內容。像是「汝曹雖有能文聲,吾不貴焉。但聞有一善行,則吾便喜而不忘也」,或是「(玄逸)鈍騃無狀,縱不能服行至教,有所成就,平生未嘗以鄙言媟語掛乎口而加諸人者,實夫人從幼禁戒之使然也」等等,可知張氏夫人在子女教育上有多麼積極,又有多麼深入地干涉。因此,若將張氏夫人視為儒教意義上的賢母良妻,絕不會有人提出異議。
但從上面的內容中可以看出,申師任堂的自我意識很強,又只專注在自己喜歡的畫作或詩作上,充滿了個人主義傾向,更別說對於所謂賢母良妻的基本條件--子女教育,在申師任堂身上很難找到她積極投入的樣貌。所以,怎麼會把申師任堂說成是一位儒教性質的賢母良妻呢?比起賢母良妻,還是將申師任堂評價成一位感覺敏銳的藝術家較為恰當。
申師任堂被塑造成儒教的賢母,始於繼承栗谷學統的宋時烈對師任堂美術作品的讚文中。

此故贈贊成李公夫人申氏作,其指下所現,渾然天成,不似人手所繪。彷得五行精髓,聚元氣融和,成真實造化!栗谷當其所生。

這段文字已經超越了性理學性質的作品評論,開啟了將申師任堂塑造成儒教性質賢母良妻的苗頭。而宋時烈的門人權尚夏再一次以類似的讚揚,在申師任堂賢母良妻形象塑造上往前又推了一步。也就是說,栗谷、宋時烈、權尚夏一脈相傳的性理學學統,將申師任堂推往最卓越的藝術家,同時也是最賢明的母親形象去。因為如此,儘管在美術史方面,師任堂的繪畫能力達到了某種程度的造詣,但卻因為她是栗谷的母親,反而得不到身為畫家所該有的正確評價。
由此可知,申師任堂並非基於自己本身,而是基於栗谷母親的地位,存在於世人的誤解中。而這些錯誤的認識也誤導了世人,像是前述的主婦聯盟,就可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