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3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葉非夜 電競甜餅篇
林嘉歌VS時瑤

電競界名聲大噪的林大神有三件事不能忍
喜歡的人不打遊戲
喜歡的人不和自己打遊戲
——和,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


想和你一起等日出和日落,想和你一起……想和你在一起。
——只要是你,時瑤。


林嘉歌和時瑤是早已訂下婚約的青梅竹馬,
然而生活中他們卻並不熟悉,
只知道對方是同一個大學的同學。
在時瑤主動退了婚約的同時,
林嘉歌和同寢室的兄弟們一起進了“吃雞”遊戲,
組隊時無意間認識了一個女孩——時瑤,
雖然林嘉歌和時瑤在遊戲裡互相不認識,
但是卻因此漸漸產生了情愫……
林嘉歌認出遊戲裡的女孩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時瑤,
滿心歡喜時,又遭時瑤拒絕,並再次要求退婚……
林嘉歌與時瑤又將何去何從?
葉非夜

騰訊雲起知名作家,已出版人氣作品《餘生有你才安好1、2》、《那時喜歡你1、2、3》、《億萬星辰不及你》、《時光和你都很美》等,各大文學網站常年蟬聯點擊第一,騰訊文學2014金鍵盤獎最受歡迎女作者冠軍,曾與唐家三少等知名作者共同錄製河北衛視《中國好詩詞》節目。
第一章 誰騙你誰是麻辣雞塊
第二章 軟包子就是大白圓
第三章 喜歡,認真的喜歡
第四章 如果你真想知道,將來我會告訴你
第五章 只要是你,時瑤
第六章 論演技,他從沒怕過誰
第七章 這就是愛一個人的滋味嗎?
第八章 林嘉歌失戀了
第九章 時瑤,我們來日方長
第十章 他真的很想很想她

第一章 誰騙你誰是麻辣雞塊
今晚的晚餐是三百六十七塊錢……這麼算下來,她這個代駕司機好像有點貴啊!
時瑤覺得受之有愧,想了想,開口說:“代駕費就算啦,要不這樣吧,為了表示歉意和感謝,我給你當司機,然後我欠你的那頓飯,該還的還是要還的……”
說到這裡,時瑤覺得自己這個想法真的不要太好,便轉頭看向了林嘉歌:“你覺得這樣好不好?”
反正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去參加聚會,既然實現了,過程什麼的不重要……想著,林嘉歌回:“你開心就好。”
……
林嘉歌和時瑤到學校附近的KTV時,陸本來和夏商周已經開好了房間,等在裡面了。
推開門,林嘉歌前一秒踏進去,後一秒被林嘉歌抓住把柄的陸本來熱情地開口了:“老大!”
夏商周開口的聲音比陸本來更熱情:“老大。”
林嘉歌沒理會兩個人,直接讓開了門口,讓時瑤進來。
見到陸本來和夏商周,時瑤立刻禮貌地開口打招呼:“兩位學長,你們好。”
陸本來見主角登場,毫不猶豫地立刻堆滿笑,異常親切地開口說:“小學妹好!”
夏商周說話的語氣比陸本來更親切更熱情,甚至還站起身,又是指著沙發,又是指著桌子上果汁:“小學妹好,小學妹請坐,小學妹請喝果汁……”
時瑤被兩個人過分熱情的舉動嚇得反而往後退了半步:“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我,我其實就是來當司機的……”
陸本來夏商周同時愣住:“司機?”
“嗯。”時瑤眉眼彎彎地笑了笑,然後轉頭望了一眼身邊站著的林嘉歌:“就是等會兒,他喝了酒,給他當司機啦。”
所以,奴役他們來哄小學妹,結果他倒好,奴役小學妹當司機?
陸本來和夏商周齊刷刷地看向了林嘉歌。
林嘉歌神情淡定沒有半點波瀾,只是微微舉了舉手裡的手機。
陸本來和夏商周秒懂他的意思——他這是在警示他們,讓他們別忘了微信裡林嘉歌發給他們的那些話。
陸本來秒懂,下一刻就望向了時瑤:“小學妹真厲害啊,這麼年輕就會開車了!”
夏商周緊接著也領會了林嘉歌的意思,拿起桌子上的果汁,一邊開始擰瓶蓋,一邊開始睜著眼說瞎話:“小學妹,你知不知道,我生平最佩服的就是會開車的女……”
只是夏商周的話還沒說完,他就感覺到林嘉歌遞來的冷颼颼的眼神,他頓時嚇得結巴了起來:“……女,女……”
他結巴了好一會兒,似乎意識到什麼一樣,急忙將遞到時瑤面前已經開了瓶蓋的果汁收了回來,然後送到嘴邊,咕咚咕咚地喝了個一乾二淨。
等他將瓶子拿下來後,他才發現,林嘉歌的神情好轉了起來。
夏商周這才暗松了一口氣,彎身又拿了一瓶果汁,嘴裡說著“小學妹喝果汁”,手上卻將果汁遞到了林嘉歌的面前。

時瑤的視線,隨著夏商周的舉動,一路落到了林嘉歌漂亮的十指上。
不是說小學妹喝果汁嗎?為什麼給了林嘉歌?
在時瑤一臉不解,正準備轉頭問夏商周,林嘉歌優雅地擰開瓶蓋,遞到了她的面前。
呃……夏商周拿的果汁的確是給她喝,之所以遞給林嘉歌是讓他幫忙擰開瓶蓋?
只是夏商周不會擰瓶蓋嗎?就算是他不會,她也會啊,而且她特別會擰瓶蓋,他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呢?
林嘉歌的這個舍友,該不是傻吧?
時瑤一面在心底嘀咕著,一面從林嘉歌手中接了果汁,道了聲:“謝謝。”
陸本來:“小學妹,你要唱歌嗎?”
夏商周:“唱什麼歌,我給你點……”
時瑤抱著果汁,喝了一口,然後沖兩個人搖了搖頭。
陸本來和夏商周沒強求時瑤,也沒敢強求時瑤。
“那等會兒想唱了,告訴我哈,我給你點……”夏商周說完,就跑到了點歌台前,和陸本來爭前恐後地點起了歌。
時瑤吞下嘴裡的果汁,出於禮貌,剛想回夏商周一句“好的”,結果話都沒說出來,門就被推開了。
穿了一件孔雀藍顏色連衣裙的林嘉儀,踩著同色系的高跟鞋,拿著同色系的愛馬仕包走了進來。
她最先看到了時瑤,高冷精緻的眉眼,瞬間堆滿了溫軟的笑:“瑤瑤。”
看到林嘉儀的時瑤,眼睛驀地一亮:“嘉儀姐。”
林嘉儀沖時瑤拋了個媚眼,然後將視線落在了坐在時瑤身邊的林嘉歌身上。
她原本帶笑的面孔,瞬間清冷了下來,只是輕“嗯”了一聲,算是打過招呼,然後就看向了一旁點歌的陸本來和夏商周。
林嘉儀這次連話都不說了,只是沖陸本來微頷了頷首代替了打招呼,然後在視線落到夏商周臉上的時候,她的眉心驀地蹙了起來,下一秒就帶著十足的殺氣,來了句:“偷窺狂!”
偷,偷,偷窺狂?不是導航儀嗎?怎麼變成了偷窺狂?
夏商周險些跪倒在地上。
有同樣疑惑的時瑤,拉了拉林嘉儀:“嘉儀姐,偷窺狂是什麼意思?”
林嘉儀聽見時瑤的聲音,立刻拋棄了夏商周,坐在時瑤的身邊,語氣溫和:“上次在我家,他躲在我洗手間,我洗澡進去的時候,被他看到了……”
“不……”夏商周本能地想為自己辯解,結果他只說了一個字,林嘉儀仿佛藏了刀子似的眼神,就沖他蹭蹭噌地射了過來,嚇得他立刻噤聲,不說話了。
沒察覺到這一幕的時瑤,眉心擰了起來。
原來林嘉歌的這個舍友不但傻,還是個大色狼……
想著,時瑤很是憤憤地來了句:“這個人真過分!”
林嘉儀:“對,超級過分!”
陸本來:“就是,太過分了!”
林嘉歌:“嗯。”
夏商周滿腹委屈無處可訴:“……”
事情的真相不是這樣的啊,不是他要有意偷窺她的,是她把他反鎖在她臥室的洗手間,然後忘記了他的存在,自己脫光衣服走進來的……
不過沒在“偷窺狂”事件中掙扎太久,陸本來就站出來救場了,因為他點的“涼涼”想起了背景音樂。
“入夜漸微涼,繁花落地成霜……”
陸本來是個大男生,時瑤本以為開口會是男生的聲音,然而出她意料的卻是女聲。
時瑤震驚地抬起頭,看向了唱歌的陸本來:“你在遠方眺望,耗盡所有暮光,不思量自難相忘……”
明確看到是陸本來在張口唱後,時瑤才確定,這真的是陸本來發出的女聲。
“夭夭桃花涼,前世你怎捨下……”陸本來繼續唱,和對唱裡一樣,此時的他已經切換成了男聲:“這一海心茫茫,還故作不痛不癢不牽強,都是假像……”
林嘉歌這個舍友未免太厲害了吧?居然能在男女聲中完美互換!
時瑤的注意力頓時全都放在了陸本來的身上。
“涼涼夜色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護著我……”
“淺淺歲月拂滿愛人袖,片片芳菲入水流……”
在陸本來一句男聲一句女聲中,《涼涼》這首歌唱到了一半。
只是在唱下半首歌時,陸本來開口依舊是女聲,曲調和原音樂一模一樣,然而歌詞不太對勁:“都說我太胖,滿身都是脂肪……”
時瑤正低頭喝果汁,聽到這裡驀地頓住。她愣了大概三秒鐘,然後緩緩地抬起頭,將視線又投放在了陸本來的身上。
陸本來的嘴,還在張張合合,“……背影像一堵牆,穿啥也都夠嗆,小姑娘難找對象……”
時瑤又眨了眨眼睛,然後意識到,陸本來這是把歌詞給改了。
緊接著,陸本來再發出的聲音已是男聲,歌詞和大屏幕上顯示的歌詞依舊不一樣:“他們沒有撒謊,最怕你在身邊,雖然你美的出框,可是也求你體諒讓一讓,擋我陽光……”
聽到這裡的時瑤,再也沒忍住,嘴裡發出“噗嗤”的一聲,險些把飲料噴了出來,還好她反應快,及時抬起手捂住了嘴。
要不要這麼逗啊,居然這樣唱歌,而且還把歌詞改得這麼賤……
見到時瑤笑,陸本來嘴裡歌聲未停,但視線卻悄悄地望向了林嘉歌。
坐在時瑤身邊的男生,在她笑的那一刻,轉頭望向了她。
男生的容顏,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和淡漠,只是他的眉眼,在觸碰到女孩上揚的嘴角時,變得有些溫軟。
陸本來知道,自己終於安全了,他唱的更賣力了。
陸本來(女聲):“其實我也只吃五穀雜糧,喝口涼水都是營養……”
時瑤聽到這句歌詞,再次笑了起來。
陸本來(男聲):“別人一天只要吃三回,偏偏你卻要翻倍……”
時瑤笑得露出了牙齒,轉頭湊到林嘉儀的耳邊說起了話。
望著時瑤這一系列反應的林嘉歌,不知道是被女孩的笑感染的,還是被陸本來的歌詞逗的,嘴角也微微上揚了起來。

被林嘉歌同樣下了任務的夏商周,坐在一旁,一直都在悄無聲息的觀察著時瑤和林嘉歌的神情。
他見陸本來居然用改歌詞的方法逗笑了時瑤,於是在陸本來的歌快結束時,立刻將自己點的一首歌插隊到了最前面,等陸本來一唱完就接過了他的話筒。
夏商周點的那首歌,時瑤也聽過。從前在林嘉歌家,她和韓景打電話時,林嘉歌無意間哼過這首歌,叫《紙短情長》。
“我陪你步入蟬夏,越過城市喧囂,歌聲還在遊走,你榴花般的雙眸,不見你的溫柔……”
比起陸本來,夏商周的唱功更好一些,情感帶入的也更具有渲染性,尤其是在唱到高潮的時候,時瑤在心底都忍不住跟著哼起了歌詞。
“……我真的好想你,在每一個雨季,你選擇遺忘的,是我最不舍的,紙短情長啊,道不盡太多漣漪,我的故事都是關於你呀……”
只是,在接下來的高潮部分,時瑤心底接的歌詞,和夏商周的對不上了。
“怎麼會愛上了他,還不是因為眼瞎……”
時瑤頓住。
“……放棄了一片森林被一根破草絆倒了……”
聽到這裡的時瑤嘴角又揚了起來,原來這個大色狼也改編了歌詞啊……
“……紙短情長啊,寫不完你的鬼話,一包A4訴不完你有多渣……”在唱完最後一句的時候,夏商周還擠出一個委屈巴巴的神情,逗得時瑤沒忍住,再次笑得露出了牙齒。
陸本來見夏商周唱完了,立刻拿起話筒:“你個無恥之徒,居然盜我創意!”
夏商周毫不客氣地回擊:“你才是無恥之徒,我明明盜的是網友的創意,你是網友嗎?”
陸本來咬牙切齒:“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一口井!”
夏商周沒明白:“啥?”
陸本來:“橫豎都是二!”
夏商周:“你才二,你全家都二……”
“……”
被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拌嘴逗笑的時瑤抿著唇笑了一會兒,然後像想起來什麼一樣,不由自主轉頭望向了夏商周和陸本來。
是她的錯覺嗎?她怎麼覺得這兩個人拌嘴的場景,有點像高手和果汁?
夏商周:“今兒我不跟你吵了,我們憑實力PK,串燒歌詞,敢不敢?!”
陸本來:“來就來,誰怕誰!”
說著,陸本來就按了點歌台,隨便找了個背景音樂,舉著話筒,開口唱:“你的淚光,柔弱中帶傷,我離開你太久了,母親……”
夏商周面對陸本來的串燒毫不發虛:“我們都有一個家,名字叫中國,兄弟姐妹都很多,景色也不錯,老人不圖兒女為家做多大貢獻啊,一輩子總操心就圖個團團圓圓……”
陸本來:“采蘑菇的小姑娘,背著書包上學堂。”
夏商周見陸本來唱兒歌,學著童音也來了句串燒:“輕輕地放在小朋友的後面,大家不要告訴他,不開不開我不開,媽媽沒回來,誰來也不開……”
“……”
坐在沙發上的時瑤,聽著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串燒,完全呆了。
歌……居然,居然還可以這麼唱?
陸本來:“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
夏商周:“夜上海,夜上海,嘿呦嘿呦拔蘿蔔……”
“噗——”聽到這裡,時瑤又沒忍住,笑了出來。
就連坐在旁邊的林嘉儀,看似高貴冷豔地睨著活蹦亂跳唱歌的兩個人,可嘴角卻克制不住地往上揚。
陸本來沒再往下接,而是喊了服務員,又送來了幾個話筒,放到桌子上,招呼林嘉儀、時瑤和林嘉歌一起來玩歌曲串燒。
許是真的被兩個人帶動了氣氛,林嘉儀倒是沒拒絕,拿了話筒,沉思了幾秒,開口:“我願意為你,我願意為你,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的胸膛。”
陸本來喊了一串“666”,就繼續唱:“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這地球上,看那鐵路修到我家鄉。”
夏商周:“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飛越這紅塵永相隨。”
“……”
在三個人的串燒中,時瑤笑得合不攏嘴,到了最後,她自己也沒忍住,握著話筒,也加入了他們。
時瑤:“給我一杯忘情水,柴米油鹽半輩子。”
陸本來:“誰在用琵琶彈奏一曲東風破,讓世界知道我們都是中國人。”
林嘉儀:“千年之後的你會在哪裡,擦乾淚,不要問,至少我們還有夢。”
夏商周:“點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霍霍霍霍,霍家拳的套路招式靈活。”
“……”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幾個人越玩越嗨。
整個包廂裡,充斥著歌聲和笑聲。
在快到十二點時,KTV大屏幕上閃出一行紅字,提醒他們的包房時間即將結束。
輪到陸本來唱歌了,可他沒唱,舉著話筒說了句:“在今晚結束前,我們用一句話說出自己的願望吧!我先來,好不好?”
說著,陸本來喊了句:“讓我們紅塵做伴,活得瀟瀟灑灑!”
夏商周緊接著也舉著話筒,喊了句:“讓我們紅塵做伴,一起壽比南山!”
林嘉儀沉默了兩秒,也跟著開口喊出了自己心底的話:“讓我們紅塵做伴,勇敢愛勇敢恨!”
時瑤見三個人看向了自己,歪著頭想了想,然後將話筒遞到嘴邊:“讓我們紅塵做伴,吃得白白胖胖!”
“好!”在陸本來、夏商周和林嘉儀的起哄聲中,夏商周看向了林嘉歌:“老大,你要不要也來一句願望?”
陸本來:“就是就是,老大來一句吧!”
林嘉儀:“快點快點,說出你的願望!”
時瑤猛點頭,看著林嘉歌一臉贊同:“嗯嗯嗯!”
林嘉歌見時瑤都提要求了,沒拒絕,起身,走到桌前,拿了話筒,沉默了兩秒,然後望著時瑤語氣清淡地開口說:“讓我們紅塵做伴,每天都吃包子!”
林嘉儀不屑一顧:“嘁,我最不喜歡吃包子了!”
呵,你喜歡不喜歡關我什麼事?我喜歡吃就好了……林嘉歌沒理會林嘉儀,放下話筒,率先沖包廂外走去。

在林嘉歌經過陸本來身前時,陸本來稍稍不滿地來了句:“老大這願望太敷衍了!”
敷衍?比起你那個活得瀟瀟灑灑的縹緲願望,他這個才是最實際的!
林嘉歌看都沒看陸本來一眼,逕自往前走。
在他快到夏商周身前時,夏商周接著陸本來的話,往下吐槽:“有錢人連願望都是這麼任性嗎?”
任性?如果每天都吃包子是任性,那他還真願意任性到底!
林嘉歌置若罔聞地往前走,一直走到時瑤跟前,他的視線落在了她的臉上。
時瑤見其他三個人都發表了意見,也跟著出聲:“我喜歡吃蟹黃包!”
面對前三個人,自始至終都沒做出任何反應的林嘉歌,聲調清雅地接了句:“嗯,我知道了。”
呃……她這話,又不是對他一個人說的,他為什麼要回她一句,他知道了?
時瑤滿有些奇怪地望了一眼林嘉歌。林嘉歌沒再說話,直接拉開了包廂的門,往前臺走去。
付完款,夏商周和陸本來已經識趣地結伴離開了。林嘉儀和時瑤結伴去了洗手間,還沒出來。
林嘉歌站在KTV門口,吹著微涼的夜風,將剛剛他說完那句願望後四個人不同的反應在腦海裡過了一遍,然後排除時瑤,心想:其他三個人懂什麼,他們的包子是爛大街的包子,他的包子可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僅此一個、舉世無雙的軟包子!
他所謂的每天都吃包子,是每天都吃軟包子……
想到這裡的林嘉歌,在心底又一次鄙視了一下除時瑤以外的那三個人。
只是,鄙視情緒維持了沒三秒鐘,他的神思就又飄遠了。
吃軟包子……他到底要怎麼吃軟包子?而且,到底要怎樣每天吃軟包子?
這想法在他腦海裡,環繞了整整三分鐘,然後他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到底在胡思亂想些什麼,緊接著他整個人就仿佛被點了穴道般,驀地定住了。
他這是瘋了嗎?竟然會說個這樣的願望,說就說了,他就當作是吃包子唄,為什麼偏偏是吃軟包子……還是每天吃軟包子……
一股發燙的燒,瞬間爬滿了林嘉歌的整個耳根處,連帶著他的面頰,都有些發熱。
瘋了,瘋了,他是真的瘋了!
……
“林嘉歌?”
和時瑤一起從KTV出來的林嘉儀,見到門口站著的林嘉歌,開口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林嘉歌回頭,只是看了一眼身後的兩個女孩,就紅著臉快速地收回了視線,然後故作鎮定地“嗯”了一聲,問林嘉儀:“你開車來的?”
“我從飯局上過來的,車子留給媽媽了。”林嘉儀回答。
“正好,你開爺爺的車回家吧。”說著,林嘉歌將車鑰匙丟給了林嘉儀。
林嘉儀接住鑰匙,晃了晃,剛想問“要不要把你們送回學校”,隨後又想到這裡離G大很近,便將話吞回腹中:“那我就先走了,你們慢點。”
林嘉歌點了點頭,沒說話。
時瑤沖林嘉儀揮了揮手:“嘉儀姐,再見。”
“再見,瑤瑤小寶貝!”林嘉儀沖時瑤明豔地一笑,然後就將手遞到了唇邊,“麼……”
看到她這樣的舉動,知道她又要給時瑤送飛吻說“麼麼噠”,林嘉歌沒等她把話說完,直接伸出手按住時瑤的腦袋,將她的臉扭到自己這邊,說了句“走了”,就將手滑到時瑤的脖子處,輕輕地握住,帶著她往學校方向走去。
走出一段距離後,林嘉歌回頭望了一眼,見林嘉儀駕駛著車子已不見了蹤影,這才將手從時瑤脖子上拿開。
兩個人沒怎麼交談,沿著街道,走過一盞路燈又一盞路燈。
在十字路口拐彎處,林嘉歌扭頭看了一眼時瑤。
大概是在KTV裡玩得很盡興、很開心,她此時的眼裡還是亮亮的,帶著亢奮,完全沒了吃完晚飯、在車中看見兩個路人女孩親親密密時的那種失落和沉悶。
他之前的揪心,也因為她情緒的轉好一掃而空。
到底還是有些不放心,在經過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超市時,林嘉歌忽然停了腳步。
“怎麼了?”時瑤見他不走了,也跟著停了下來。
林嘉歌沒說話,望著超市看了一會兒,然後丟了句“你稍等我會兒”,就邁步走進了超市。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