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名偵探福爾摩斯06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是十九世紀末的英國偵探小說家亞瑟•柯南•道爾,所塑造的一個諮詢偵探。
  柯南•道爾表示,福爾摩斯的靈感,是來自於他當見習醫師時的指導老師約瑟夫•貝爾醫師。他也認為貝爾醫師就是他書中所說的福爾摩斯。因為貝爾醫師平常就是喜歡從看來不相關的細微觀察中,以演繹法導出驚人的結論。在福爾摩斯的故事中,福爾摩斯就是一個才華橫溢,善於通過觀察與演繹法和司法科學來解決問題的人。
  福爾摩斯大多的故事,都是以約翰•H•華生醫師的角度敘述。被翻譯為五十七國的語言而廣為流傳,他受到世世代代的人們所喜愛,更是被譽為一個青少年成長中必讀的十大名著之一。
  但因為原作者柯南•道爾先生寫作向來隨性,完全不管時間,因此在他發表的福爾摩斯系列,毫無時間序可言,有時還故意模糊時間點,更添加了許多福爾摩斯的一些不良習慣。因此,我們重新把福爾摩斯系列按照時間序重新排列,把不適宜的、會引發不好學習的部份全部刪除,並以繪本的方式呈現出來,希望能給孩子們更好、更適合他們閱讀的福爾摩斯。
  名偵探福爾摩斯可說是一堂邏輯思維課,如果你想訓練自己或你孩子的邏輯思維與推理能力,提高個人的洞察力,我相信最好的辦法就是閱讀夏洛克•福爾摩斯,他將讓你受益匪淺。
英國的「偵探小說之父」,生於蘇格蘭愛丁堡。原本的職業為醫生,1886年因成功塑造了偵探人物──夏洛克•福爾摩斯,而將偵探小說推向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福爾摩斯的魅力
空屋
福爾摩斯的回歸
萊辛巴赫瀑布死亡之謎
獵捕追捕者
偵破阿德爾奇案
諾伍德的建築師
律師麥克法蘭的求救
天外飛來的遺產繼承者
失敗的福爾摩斯
決定性的指印
死而復活

六座拿破崙半身像
拿破崙像的偏執狂
石膏像引發的命案
守株待兔,人贓並獲
暗藏玄機的石膏像

金邊夾鼻眼鏡
偵探霍普金求助
金邊夾鼻眼鏡
命案現場的勘察
書櫃裡的婦女
悲劇

三個大學生
偷翻試題的人
樓上的三名學生
小黑泥的謎團

孤身騎車人
美麗的不速之客
騎單車的跟蹤者
聲名狼藉的牧師
密謀的綁架案
黑鬍子男人

空屋
自從與福爾摩斯結識後,華生對刑事案發生了濃厚的興趣,雖然一八九一年五月四日,福爾摩斯命喪於萊辛巴赫瀑布,但華生對案件的熱忱絲毫未減,尤其是自從他妻子因病去世後,他更是被公開發表的疑案所深深吸引;到了一八九四年的春天,更出現了這件使他又驚又喜的大案子。

福爾摩斯的回歸
 一八九四年三月三十日,澳大利亞某殖民地總督梅魯斯伯爵的次子羅諾德•阿德爾被很不尋常的謀殺了。這個年輕人出入上流社會,也因此使得上流社會感到一陣的驚慌。
 羅諾德•阿德爾非常喜歡打牌,這也是他生活上唯一的興趣與消遣,他是鮑爾溫、卡文狄希和巴格特爾三個紙牌俱樂部的會員。
 每次玩牌輸贏都不大,僅在幾星期以前,他跟莫蘭上校同為一家時,大贏了四百二十英鎊之多。遇害的那天,他下午跟晚上都在卡文狄希俱樂部玩牌,大概也僅僅輸了五英鎊。
 出事當晚,他從俱樂部回家時,已是晚上十點,當時他到了二樓的書房裡,女僕幫他在書房生火,並將窗戶打開通風,就離開了。一直到十一點二十分,他母親和妹妹從親戚家回來時,母親梅魯斯夫人便上樓敲了他的門,卻沒有反應,無論如何叫喊他,屋裏仍然毫無反應,門從裏面鎖上了,於是她來人把門撞開,卻看到他腦袋被一顆左輪子彈擊碎,倒在桌邊死了,可是屋裏不見任何武器。
 在他桌上擺著十小堆的錢,還有一張紙條,上面記載了若干數目字和幾個俱樂部朋友的名字,估計是他正在計算打牌的輸贏時遇害的。
 案情之所以離奇在於:第一,找不到理由說明阿德爾為什麼要將房門鎖上?但也有可能是兇手把門鎖上後,再從窗戶逃跑。但窗戶離地面有十公尺高,窗下的花壇正開滿了番紅花,花叢和草坪完全沒有被人踩過的痕跡。因此,很明顯是阿德爾自己把門鎖上的。第二,假使有人能用左輪手槍由外面開槍殺害,這個人必定是個出色的射手,然而,花園外的是行人川流不息的公園路,為什麼沒有人聽到槍聲?第三,阿德爾沒有任何仇人,屋內的金錢和貴重物品也沒人動過,兇手動機又是什麼?
 傍晚大約在六點左右,我漫步在公園路的人行道上,反覆思考這個問題,這所房子和大街只隔著一道一公尺半左右的矮牆,任何人想進去都非常容易,但那扇窗戶卻很高,外面也沒有水管或任何可以借力爬上去的東西,我越想越離奇,因此,不留神的撞到一位殘疾的老人身上,把他手上的幾本書撞落在地上,我雖急忙的道歉,卻也挨了他一陣吼。
 如果我的亡友福爾摩斯還在就好了,他肯定能為我解答,我只能帶著迷惑不解的心返回肯辛頓。我在書房沒多久,女僕就過來說有人要見我。令我吃驚的是,來的人竟是剛才被我撞到的殘疾老人。
 他灰白的鬚髮中露出一張乾瘦的臉,手上還拿著十幾本的書。
 「我對剛才的態度有點粗暴感到過意不去,先生,剛才又我碰巧見您走進這所房子,所以想進來跟你致個歉意。」
 「這點小事您看得太重了,太客氣了。」
 「先生,我看到你背後書架第二層不大整齊,如果再放幾本書,又可以把它整齊的填滿了,是不是,先生?」
 我轉過頭去看了看後面的書櫥,再回過頭來,夏洛克•福爾摩斯竟站在那兒對我微笑,我又驚又喜的呆住了,好像是要暈過去一樣的無法動彈。
 「我親愛的華生,我很抱歉讓你受到如此大的驚嚇。」
 這個熟悉的聲音讓我瞬間回了神,我快步走過去,緊緊抓住了他。開心的大叫一聲:「啊!福爾摩斯,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真的是你,你還活著,我實在太高興了。趕快坐下來,讓我先好好看看你,再告訴我你是怎樣從那可怕的峽谷中逃生的。」
 「我親愛的華生,今天晚上有一個艱險的工作,如果我可以求你幫忙的話,等這項工作完了以後,我再把全部情況告訴你。今天晚上你願意跟我一起去嗎?」
 「隨你說要去什麼地方、做什麼,任何時間都行,我都非常樂意跟你去。」

萊辛巴赫瀑布死亡之謎
 「出發前,我們還有時間,我就說說那個峽谷我是怎麼逃出來的,理由很簡單:我根本沒有掉進去。但我給你的便條可完全是真的,華生。」
 「當我走在窄道上時,我發現了莫里亞蒂追過來了,於是我跟他交談了幾句,在他的同意下,我寫了那封,並連同煙盒和手杖一起留在那裏給你,然後跟他一起沿著那條窄道走到路的盡頭。」
 「這時,他突然衝了過來,抱住我,打算抱我一起往下跳,幸好我學過一點摔跤,於是本能的反應就將他摔了出去,他也就掉下了深淵底下了。」
 「可是我親眼看見那條路上有兩個人往前走的腳印,卻沒有任何回來的腳印啊?」
 「事情是這樣的,就在莫里亞蒂掉進深淵的一刹那,我想起想置我於死地的不只他一個,至少還有三個人,他們一定會製造很多殺我的機會,如果我不消滅他們,日子將會過的很不安穩。所以,我利用這次機會讓大家都以為我死了,那這三個人就不必再隱藏,這樣我就有機會消滅他們了。」
 「當天你回來時,我就躲在懸崖峭壁的上面。等你離開後,我以為我的險遇到此結束了,不料山上竟有莫里亞蒂的同黨,把巨大的岩石正朝我的方下砸下來,他發現我沒死,正積極的置我於死地。」
 「因此,我對準崖下的小道我下跳,雖然摔得頭破血流,但所幸也讓我逃跑了。一星期以後,我到了佛羅倫斯,這時我相信沒人知道知道我的下落了。」
 「在這三年中,我只通知了我哥哥邁克羅夫特,雖然有幾次提筆要給你寫信,但總是擔心你會因為對我的深切關心而不慎的洩漏秘密而作罷。至於我哥哥那是因為我需要用錢,所以才必須將秘密告訴他。」
 「我在西藏旅行了兩年,又到了波斯,回到法國以後,就一直待在法國南部蒙彼利埃的實驗室做研究。後來我得知我的仇人只剩下一個在倫敦,我便準備回來,而現在這樁公園路奇案便加速了我回來的腳步。」
 「這樁案子給我帶來了消滅倫敦仇敵的機會,於是我立刻回到貝克街,當然,房東赫德森太太見到我也差點嚇昏過去。這三年來,赫德森太太除了幫我把房間保持乾淨外,其餘的都保持了原樣,於是,下午我就坐回我原來的那把舊椅子上了,當時我只希望你也坐在那張你常坐的椅子上就好了。」
 這時,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我前些日子妻子過世的訊息,他用動作代替了言語來安慰我。他說:「我們有三年的往事要談,但我們只能改天再詳聊,現在就要準備開始今晚的歷險了,而且我相信,工作也是對悲傷的你最有效的解藥。」

獵捕追捕者
 到了九點半,我帶上手槍與福爾摩斯一起他坐在一輛雙座馬車上,真的很像以前的我們,讓我心裏充滿了激動。從福爾摩斯的神態來看,我完全相信這是一次十分危險的行動,同時也預示著我們的對象今晚是凶多吉少了。
 我們的馬車在卡文狄希廣場的轉彎處停了下來,福爾摩斯迅速的帶著我穿過一連串我從未走過的小巷和馬廄,他對倫敦的偏僻小道實在是太熟悉了。不知轉了幾條小道,我們便進了一間很黑暗的大空房。
 「你知道這裡是在哪兒嗎?」他把嘴湊近我的耳朵悄悄地問。
 我睜大眼睛透過模糊的玻璃往外看:「啊,這是貝克街。」
 「沒錯,這是我們公寓對面的卡姆登私邸,我們繞了一大圈才躲進來的。親愛的華生,你走近窗戶再看看我們的老公寓。」
  「我悄悄的朝我們的窗戶望去,我吃驚得差點叫起來了。我們窗戶的窗簾雖然放了下來,但屋內點著燈,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出屋裏坐著一個人,而且這個人就是福爾摩斯本人,這讓我驚訝的伸手摸了摸他,是不是還在我旁邊。」
 他不出聲地笑得全身顫動說:「確實有幾分像我,是不是?」
 「天哪!我可以發誓說那就是你。實在是妙極了,這是怎麼做到的?」
 「這要歸功於格勒諾布爾的奧斯卡•莫尼埃先生,他用了幾天的時間做了那座蠟像,今天下午我就在貝克街佈置剩下的工作。」
 「你認為有人在監視你的住處嗎?」
 「一點沒錯,你別忘了他們知道我還活著,而且今天早上他們已經知道我回到倫敦了,所以就對我的住處日夜監視。而我們今晚要對付的人,就是在懸崖上丟石塊想砸死的人,他是莫里亞蒂的好友,也是倫敦最狡猾、最危險的罪犯,今天晚上在追我的正是他,但他卻沒想到反而是我們倆個獵人在追捕他。」
 我們一起靜靜地站在黑暗之中,注視觀察著在我們面前匆匆來去的人影,一直到了午夜時分,卻依然一無所獲。這時我望向寓所的窗戶,吃驚的對他說:「那雕像動了!」
 「它當然動了,華生,如果他幾個小時下來,動都不動,那有誰能被他騙住啊!這兩個鐘頭,赫德森太太已經改變了八次蠟像的位置了,每十五分鐘一次。」
 外面大街上已空無一人,我們依然耐心的等待著。突然,他捂著我的嘴,拉我退到最黑暗的屋角去。從我們藏身的這所屋子後面傳來了很輕的腳步聲,福爾摩斯和我靠牆蹲下來。
 我們躲藏的屋子門被打開了,一個看不清楚的人影偷偷地走了進來,他從我們旁邊不到一公尺的地方走過去,並悄悄地靠近了我們剛才用來觀察的窗子,把窗戶往上推開一個縫。跟著,他拿出了一把槍托形狀非常特別的長槍,把槍架在窗臺上。
「嘎!」一聲很小的怪響後,貝克街寓所的玻璃碎了。就在這一刹那間,福爾摩斯突然從他背上撲過去,但他立刻反擊,反手掐住了福爾摩斯的喉嚨,我趕緊用槍柄朝他頭上打下,並撲過去把他按住,福爾摩斯這時吹了一聲警笛,兩個穿制服的員警和一個便衣偵探就從大門衝進來了。
 「是你嗎,雷斯垂德?」
 「是我,先生,很高興看見你回來了。」
 囚犯被兩個身材高大的員警抓住,雷斯垂德點著了屋內的蠟燭,我也終於能好好地看看這個罪犯了。
 這個人以上了年紀,卻依然是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眼中充滿仇恨的盯著福爾摩斯,說:「你這個狡猾的魔鬼!」。
 「上校!自從在萊辛巴赫瀑布受你關照後,就沒再見到你了。啊,忘了先介紹你了。」
 「各位,這位是塞巴斯蒂恩•莫蘭上校,他可算是一位最優秀的狙擊手,以前曾在印度陸軍中效力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