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3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犀利黑馬作家甯遇代表作品
校花、時尚帝國女BOSS VS IT精英前夫
刺激、顛覆、逆襲的精彩人生開啟……


人生何來對錯?只有選擇,選擇了,扛過去就是對,扛不下去就是錯。
命運這東西,只有你自己站穩了腳跟,才能經得起它的玩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既如此,風雨人生,我一個人也能走出一片晴空,我自己的安然時節,請勿再擾。


設計系校花夏安,遭遇計算機系才子陳森,被寵成了人人羡慕的公主。
從校服到婚紗,她以為他會為她遮風避雨,卻不曾想,所有的風雨都是他帶來的。
五年後的他,已經成為IT精英,她卻只能在她的角落仰視他越走越遠……
既然走遠,那她也要優雅轉身,做不了公主,就做自己的女王!
可是,當她坐在她自己一手打造的時尚帝國裡,她的前夫又遞上來一封求職信是怎麼回事?
求職信:
姓名:陳森
婚姻狀況:離異
擬求職位:夏安丈夫
專業:愛夏安
專長:只愛夏安
簡歷:愛過夏安,還在愛著夏安,永遠都愛夏安。

寧遇

新銳婚戀題材作家,獨具慧眼,擅長用簡練犀利的文筆寫透婚戀的本質,字字珠璣,句句痛點。

第一章 我自己選擇的生活
第二章 生活這把殺豬刀
第三章 心如死灰
第四章 歲月改變的何止是需求
第五章 新的起點
第六章 天高鳥飛,魚擱淺灘
第七章 沒有溫度的港灣
第八章 毀滅與涅槃
第九章 死局
第十章 正是人間好時節

第一章我自己選擇的生活
1
已是晚上十點,夏安還在翻箱倒櫃地找衣服,床上亂七八糟地放了一堆五顏六色的裙子。
陳森加班回來看見的便是這樣狼藉的畫面,裙子占了大半個床,看起來熟睡的女兒陳楚楚倒像是被這堆裙子擠到了床邊上,有些可憐兮兮的意味,而他老婆像只鴕鳥一樣一頭紮在衣櫃裡,撅著屁股,薄軟的睡裙下是她圓潤的臀部線條。
“幹嗎呢?”他把裙子都給推到一邊。
“回來了?吃飯沒?”夏安氣喘吁吁地把自己從衣櫃裡拔出來,臉頰微微泛著紅,情緒有些低落。
“沒吃幾口。”他加班到這個點,哪裡能好好吃飯?叫的外賣又難吃,他吃了兩口就擱下了。
夏安便去了廚房,給他煮麵條。
廚房裡有她們母女倆吃剩的排骨,夏安煮面、打蛋、燙青菜,行雲流水般,不一會兒,一碗香噴噴的排骨面便端到了他面前。
陳森端著碗攪和著面,夏安便開始默默收拾衣服,床上那些裙子被一件件隨便一卷,扔進衣櫃,全然不是她平時細緻的做事風格。
麵條很香,陳森攪拌著,熱氣騰騰的白汽混著骨湯的香味一個勁兒地穿過呼吸道往胃裡鑽,他忍不住先咬了一口雞蛋,溏心兒蛋,蛋黃流進嘴裡,溫熱。
他喜歡吃溏心兒蛋,夏安如今已能把雞蛋煎得恰到好處。
“你到底怎麼了?看起來不開心。”空空的胃得到了滿足,他關注到老婆的表情。
夏安把最後一卷衣服塞進衣櫃,沮喪地一屁股坐到床上:“我沒有衣服穿!”
“沒衣服穿?”陳森吃著麵條,“難道你每天都光著?”
“你……”夏安氣得身體一扭,用後腦勺對著他。
聽見身後的陳森吃麵條的聲音,她便覺得有些委屈。
她嫁給陳森五年了,孩子四歲。這五年裡,她每年買衣服的次數寥寥可數,就算買,也大多是買的便於做家事、帶孩子的衣服,櫃子裡僅存的那幾件連衣裙還是大學時買的,早過時了,至於高跟鞋,自從懷上孩子起,她就再也沒穿過了。
她自己有時候也開玩笑地對陳森說,她現在正一步一步往不修邊幅的黃臉婆發展,他會不會有一天嫌棄她。
陳森倒是說得好,這才是居家過日子,平平淡淡的生活,誰成天濃妝豔抹?
她自己其實也認可了陳森說的話,現在孩子還小,她忙裡忙外的,打扮給誰看呀?而且,大城市生活壓力這麼大,家裡就陳森一個人上班賺錢,她也得省著點兒花。
可是,她明天要參加同學聚會,難不成也要穿得隨隨便便?
過了一會兒,有人碰了碰她的胳膊肘:“拿去,想買衣服就買!還生什麼氣?”
她低頭一看,某人遞給了她幾張錢。
她瞬間笑了,一把接過來,卻聽見他繼續說道:“不該買的就少買,買一堆不滿意的,回頭又要買,這不是浪費錢嘛。”
“我哪裡浪費錢了?”夏安立馬尖聲反駁起來。
陳森看了一眼女兒:“你小聲點兒,別吵醒女兒!”
“那你說,我哪裡浪費錢了?我每天的開支都是計算好的,每個月都記了賬,買了什麼、花了多少全都在這兒,你自己算算,我哪裡多花了?”夏安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抽出賬本,連同那幾百塊錢一起,全都扔給了陳森,自己跑客廳去了。
陳森對於夏安這麼大的反應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也不是真的會去核查她的賬本,只是覺得加班到這個時候,回來還要為這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吵架,有些累,於是也沒理她,繼續吃他的麵條。

也怪不得夏安反應這麼大,她平時最怕的就是陳森說她亂花錢。她畢業不久就為了愛情嫁人,然後迅速有了孩子,加之她當時的薪水也少得沒法看,索性便辭了職,安安心心在家裡待產、育兒,這一眨眼就過去了五年。
五年,這個家全靠陳森的薪水養著,他辛苦,她知道,所以每次開口找陳森要錢她心裡都惴惴不安,只要陳森稍稍質疑一下她愛花錢,她就心驚肉跳。
陳森吃完麵條,把碗放進廚房,一來一回經過客廳,看見她還保持著同一個姿勢在沙發上抹淚。他有些頭疼,但到底還是服了軟,坐過去摟著她,把那幾百塊錢塞進她手裡,親了親她的臉,安慰道:“多大點兒事呀,老公說兩句還不行了?你沒有亂花錢這不更好?我也只是說說,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嘛!”
夏安不是一個胡攪蠻纏的人,陳森給了她臺階下,她也見好就收,只是埋在他胸口的臉還帶著委屈:“陳森,你摸著良心說,我自打嫁給你,放棄了自己的理想和專業,一心一意相夫教子,可有半點兒做得不好?”
陳森自然是連連否認。
夏安的脾氣也發不下去了,說道:“陳森,我告訴你,別說什麼‘老公說兩句還不行’的話,別人說了啥我壓根兒不會生氣,只有你,只有我最親的人說的話我才在意,因為我在乎你。”婚姻中的男女,最惱人的事,就是女人氣得哪怕要背過氣兒了,男人卻不明白女人為什麼生氣。
比如陳森,到現在也不明白夏安怎麼就能氣成這樣。
而更無奈的是,過了戀愛期,在柴米油鹽平淡生活裡的男人,腎上腺激素也逐漸平靜下來,對女人為什麼生氣漸漸失去了興趣,自以為是地認為不過是女人矯情,應對的辦法就是敷衍,把眼下這回敷衍過去,日子還是照過,不是嗎?
然而,只有一次次再為類似的事情吵起來的時候,女人才會意識到,從前的問題從來就沒有得到解決,又或者,她說的話,他從來就沒有聽進心裡去。
陳森順著老婆的話給她順了一遍毛,總算是把她給安撫好了。
夏安趴在他的肩膀上,小心地問:“那你這周日有沒有時間呀?”
“周日?我跟幾個哥們兒約了釣魚。”
“哦……”夏安沒有再說話。
“有事?”
“我……我們周日同學聚會,楚楚怎麼辦……”夏安小聲嘟囔著,
心裡打著鼓。陳森一向不喜歡她去參加同學聚會,從前好幾次她都找理由拒絕了,但這一次同學們都說她了,再不去似乎面子上過不去。
陳森聽了果然不太高興了:“又是同學聚會,你們同學閑著沒事怎麼那麼多聚會?關係好的同學平時都有聯繫,關係一般的去了有什麼意義?有什麼可去的!都結婚當媽的人了,還不安分!”
夏安皺著眉,一臉不樂意:“我怎麼不安分了!陳森,你說話能不能實事求是?我同學怎麼就是閑著沒事老聚會了?再說了,我哪一次去跟他們聚了呀?”
“好了好了,週末我沒時間!早點兒睡吧!吵吵個沒完!加班回來累個半死還不讓人休息!”陳森也有些煩躁,也沒那個耐心再去哄第二次了,說完,便進了書房,關上了門。
夏安追了幾步,迎接她的是砰的一聲關門聲,緊閉的房門好像砸到了她臉上。
“陳森!你開門!你給我說清楚!”夏安心裡憋了一口氣,用力捶著門。
門沒有開,卻從裡面傳來他的一聲呵斥:“你夠了!你不累我累!”很快,裡面響起遊戲啟動的聲音。
夏安沒有再敲門,只是覺得心裡堵著的那一團氣鬱結難散。累?

誰不累?
她默默走進廚房。
原本已經收拾得乾乾淨淨的廚房,流理臺上多了一個髒碗。
一直都是這樣,如果她不洗這個碗,那麼明天早上甚至後天早上這個碗都還會在這裡。
她打開水龍頭,眼淚也如這開了龍頭的水一樣,嘩嘩地流個不停。她何嘗不委屈?
她還記得楚楚小時候睡眠日夜顛倒,一到晚上總是哭,一哭便停不下來。彼時她體諒他第二天要上班,怕影響他休息,便讓他睡書房,自己一個人一手抱著女兒,一手沖牛奶。有一回她沒拿穩奶瓶,被開水燙了手,杯子、奶瓶掉在地上哐當一聲,他怒氣衝衝地從書房裡沖出來,搶過女兒自己抱著,吼道:“什麼都不做,全職在家裡帶女兒,卻連女兒都帶不好!有什麼用?”
有什麼用?
那時候她將燙傷的那只手藏在身後,單手收拾著地上的東西,眼淚大顆大顆地往下掉,他於是又吼了她一句:“哭!除了哭還有什麼用!”
是呀,她一個家庭主婦,除了做飯、拖地、帶孩子,還有什麼用呢?有時候不經意的一句話,就像金剛石在玻璃上劃過,輕輕的,就能留下傷痕,淡淡的,卻永遠也擦不掉了,在往後的很多個時刻,總有人
來將之喚醒、加深,也終有一天,玻璃會碎裂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