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 圓圓.諸事.如意:林煥彰詩畫集

  • 系列名:閱讀大詩
  • ISBN13:9789864453429
  • 出版社:釀出版
  • 作者:林煥彰
  • 裝訂/頁數:平裝/150頁
  • 規格:26cm*19cm*1.2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9/07/18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9315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林煥彰生肖詩畫集系列──豬年專輯☆

今年歲次「己亥」生肖「豬」,我就畫了很多豬畫,這本詩畫集就靠牠來美化版面;至於書名,乃延續前四本生肖詩畫集形式,成為系列,題為《圓圓‧諸事‧如意》;又因為現實人生活得已夠艱苦,我希望能讓讀者看得舒服,也向讀者祝福。
這本詩畫集,計分四卷:〈卷一:一想就到〉、〈卷二:杏花・三四月〉、〈卷三:百葉・心思〉、〈卷四:一首詩,要怎麼寫〉﹔每一卷的卷名,都以該卷的第一首題目為主,是為了方便的一致性,沒什麼用心;這是我的隨興。
──林煥彰

★詩人林煥彰「豬年」生肖年度詩畫集。
★精選畫作60幅,作者時而創作於專業美術紙,時而信手塗鴉於日常生活可得之月曆紙,盡顯詩人創作之奔放隨興。
林煥彰
宜蘭人。一九三九年生,二十歲開始學詩、畫畫。詩越寫越短,畫也越畫越簡單。近年傾向於「遊戲」,提倡「玩文字‧玩心情‧玩寫詩‧玩創意」。二○○三年元月起,在泰國、印尼《世界日報》副刊提倡推動六行以內的小詩寫作;二○○六年七月一日和泰華詩友在曼谷設立「小詩磨坊」,探討小詩寫作。已出版著作有百種以上,並有詩文數十篇編入兩岸四地及新加坡中小學語文課本中。部分作品被譯成英、日、泰、韓、德、意、俄、印尼、蒙古、馬來等外文,並已出版中、英、韓、泰文對照版詩集和圖畫書多種。曾任泰、印《世界日報》副刊主編,現任《兒童文學家》發行人。二○○八年香港大學首任駐校作家及海內外講學。
【自序】 寫詩出書‧自說自畫╱林煥彰

詩,這個字,要怎麼寫?說是寸土、寸士、寸心,我都無法解讀;當然,我是無法說清楚!
詩,寫人生;詩,寫心靈;詩,寫心境;這是我可以感受的。
此刻,我正要準備遠行,去我從未去過的古代,飛機需要四個小時的航程;在中國文化歷史上極其重要的一個古都──長安,現在叫西安。
寫詩,我常當它是一種「無聊」;但對自己確實是非常重要, 它對我具有極大的人生意義。
詩寫超過六十年了,我怎麼好停下來不寫?詩寫那過去的六十年,如果沒有它,我怎會有我的今天?如果沒有它,今天我還能有什麼?我還能做什麼?我怎會有機會去古代的長安?
我,八十了!如果我不是寫詩,我能做什麼?如果我不是寫詩,我還能有什麼?如果我不寫詩,誰來養我?
八十了!我寫詩,我可以經常東奔西跑,我可以經常南北到處遊走……周遊列國。
八十了!我寫詩,我有上億讀者,我有兩岸四地的小朋友在讀我,彷彿我天天可以看到他們在和我做心靈上的對話;一首簡短的童詩──〈影子〉,能進駐上億學童心中,能讓他們朗朗上口,以清純、清澈、清亮的童聲喜樂的在課堂上朗讀迴盪,在陽光下嬉戲歡樂。
人生,苦多於樂,詩寫療傷,寫詩分享,除此之外,似乎我再也無所欲求;平靜,是我寫詩的最大依據,心安理得的在自己方寸之間,玩文字、玩心情、玩創意……
近年,我的詩作特別多,每年都有兩、三百首,可配合自己畫的生肖,出版一本屬於和生肖有關的詩畫集;我寫的詩,包括成人詩、兒童詩,小詩、短詩、長詩,因寫作當下的心境而有不同作品產生。這本詩畫集的作品,都是去年2018年寫的。自2015年出版第一本生肖插畫詩集《吉羊‧真心‧祝福》(秀威版)之後,我給自己許下了一個心願:每年出版一本「生肖詩畫集」,成為自己寫詩之外的工作之一;好壞都得完成兌現自己對自己的許諾。
2018,這一年我寫的詩,實在不少;成人詩、兒童詩,我都順其自然的寫出來,長長短短,無拘無束,寫了近三百首。因為控制篇幅,除了收在這裡,另外有極大部分六行小詩(含以內)和可以給兒童看的,或稱為兒童詩,都無法收在這裡。今年歲次「己亥」生肖「豬」,我就畫了很多豬畫,這本詩畫集就靠牠來美化版面;至於書名,乃延續前四本生肖詩畫集形式,成為系列,題為《圓圓‧諸事‧如意》;又因為現實人生活得已夠艱苦,我希望能讓讀者看得舒服,也向讀者祝福。
這本詩畫集,計分四卷:〈卷一:一想就到〉、〈卷二:杏花‧三四月〉、〈卷三:百葉‧心思〉、〈卷四:一首詩,要怎麼寫〉﹔每一卷的卷名,都以該卷的第一首題目為主,是為了方便的一致性,沒什麼用心;這是我的隨興。
〈卷一:一想就到〉
一想就到,我到底在想什麼?有什麼好想?我似乎沒什麼好做,似乎只要想想就好;不論人生的酸、甜、苦、辣,想想就好, 尤其要寫詩,寫一些與自己有關或無關,想想就可以釋放出來,不再是一種負擔;詩可以療傷,可以慰藉,可以分享,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寫不同的詩,讀不同的詩,我習慣用這樣的方式在過苦日子,讓自己不再那麼苦,也讓讀的人──假如他也有跟我一樣, 或類似的苦,就不再那麼苦,那就是我寫詩的意義,也是活著的目的。我這樣的寫著,不停的寫著,我就活過來了!我的苦日子就不再有了 !
〈卷二:杏花‧三四月〉
這季節就是春天,這一卷有寫春天的詩,但不是都寫春天;就像誰說過,四月是殘酷的季節,這一卷我就有兩首與詩魔洛夫逝世有關的詩,向他致敬。我習慣按寫作的順序整理成書,這本詩畫集也一樣,所以分卷的目的也沒什麼特別意義。若說完全沒有,那也未必,讀者當然可以有自己的想像和解讀 ,如若有什麼意外的發現,那不就有了更多讀詩的樂趣!我希望是會有這樣的意外。春天多雨,尤其在我居住的地方,動不動春天就哭了起來!
〈卷三:百葉‧心思〉
這一卷十七首,還是離不開沉重的心思;心思重重,但也想把它變成淡淡,可總是無法放下,而受時代、社會、現實的影響,包括敬仰的前輩詩人、詩魔洛夫的仙逝,台大校長遴選的政治干預事件、受邀為紀念開蘭始祖先賢吳沙公而寫的詩等等,以及個人發自內心的不可改變的身世,深沉烙印總無法抹滅,每寫一首詩,都是隱忍疼痛的過程,讓文字去承擔。當然,我知道我已做了什麼,我也知道我什麼也沒做,作為一個寫詩的人,我是多麼的懦弱,無用!
〈卷四:一首詩,要怎麼寫〉
這一卷,最後一輯,和前三卷一樣,都是2018年所寫的作品,我沒有特別看重自己的哪些作品。〈一首詩,要怎麼寫?〉我不是企圖以詩談寫詩,而是不小心有了這個題目的詩出現,如果你要參考我這首詩的方法去寫作,那肯定是會吃虧的;千萬不要。而我自己呢,我幾乎常常都是順著自己當下的心緒在發展,當然有時我會邊寫邊斟酌,但也都以當下的感覺有關,該多長就多長,該幾行就幾行,該怎麼寫就那麼寫。
我是忙碌的,我常常在移動中寫作,這一卷就有四首是我在武漢時的所思所想,甚至有一首我離開武漢的第三天,在前往曼谷的飛機上還在想武漢的所見所聞所想的感覺,把它寫下來。除外,我曾經走過的已是五六十年前的回憶,我也會用來寫詩,如前輩詩人周夢蝶和武昌街,以及文學老兵張拓蕪,在我生命中,他和它是永遠存在的。當然,還有其他的其他種種,因此,我的每一首詩,我都會留下寫作的日期、時間和地點。這是我所執著的,以後也不會改變。
近年每年都要出詩集,而且還厚著老臉皮,要朋友寫序,積欠的人情已經夠多了,今年就不敢再勞駕朋友,那就自己寫吧!這就叫作自序。
(2019.05.16╱20:37  研究苑)
【自序】寫詩出書‧自說自畫
【卷首詩】豬的哲學

【卷一】一想就到
一想就到
想想可好
這冬天是冬天
微笑治療
終究得好好想想
為什麼不為什麼

微雕練習──我思我父我母
雨停了
心中的雨──昨天讀報有感
年,很短
二胡的午后

【卷二】杏花‧三四月
杏花‧三四月
我在午后 
春天的苦 
牛角灣的心事──讀 枝蓮第一本詩集《我詩.我島──附耳,牛角灣》
今天我沒有寫詩
無窮頌──致韓國朋友及其偉大的國家
春天是外遇 
遇見春天 
我想到的 
彷彿,天下事 
我之蛇之溫柔 
魔歌響徹寰宇──敬致詩魔 洛夫老師 
我要去遠方
等她,窗是百葉 
心中的一盞燈
我看到了什麼
 
【卷三】百葉‧心思
百葉‧心思 
不是因為,不是(A版)
不是因為,不是(B版) 
愛昧十四行 
心有千千結 
那條沒有回流的溪
百葉‧晨思 
遙寄──詩人  洛夫老師在天之上 
傅鐘悲鳴──拔管事件,台大傅鐘下示威靜坐 
我活著,我心痛 
山海對話 
誰說‧佛說 
再遠‧再近 
我給時間放假 
英勇‧大愛‧無私──敬致開蘭始祖 吳沙公 

【卷四】一首詩,要怎麼寫
一首詩,要怎麼寫 
思念的方式 
神龜,我的島嶼 
詩人‧瘋子──讀泰華詩畫家苦覺新作〈防風‧防瘋〉之後 
綠的,紅的──給福建長泰縣龍人古琴文化村 
觀蟬 
一滴淚 
文學老兵──敬悼 拓蕪兄 
如果,我在曇華林──2018.07.武漢詩抄之一
在曇華林的馬槽前見──2018.07.武漢詩抄之二  
曇華林懷憶──2018.07.武漢詩抄之三 
那夜在曇華林鳳凰山上──2018.07.武漢詩抄之四 
水金九之歌 
我的影子的影子的背後 
想‧ 歸想──為武漢韓玉曄攝於馬爾地夫海邊一支空瓶與海而寫
蜘蛛,有所不知 
五十年代的那條街──給武昌街兼懷孤獨國詩人  周夢蝶
心想事成──礁溪湯園2期 
幸福,花是藍的 
冰裂,紫金小河
〈一想就到〉

舟車無法抵達,
我一想就到;

我喜歡連夜趕路,
不搭飛機,我一想
妳就出現
在眼前;

更重要的,妳會在我腦海中
在我心上;不分晴天
雨天,
或風風雨雨……
(2018.01.07╱15:08 研究苑)
-------------
〈杏花‧三四月〉

久違了!三四月,
杏花一定會開;開在
杏花村的山坡上,也不一定
一定到處都會開,
包括我自己心中,早已冷落
又久已孤單!

左心房?
右心房?
不是一邊一國,也不是一個人就得
一心二意,
要是春茶,
要是杏花,
要是新葉,
一心兩葉,還是一心
還是記得?

記得從前從前,的從前
不是已經說好了嗎,
海枯石爛

真的,海枯了!
真的,石爛了!
我們都還會在哪裡 ?

杏花,三四月
年年都
三四月;久違了,
我們在哪兒?

我故意把自己縮小,變成
一滴
昨夜留下的晨露,
故意停在
將開未開,那朵杏花苞的
尖尖上……
(2018.02.23╱07:42 研究苑,聽雨聲)
-------------
〈冰裂,紫金小河〉

冷,想她的時候;

冷,零下
今夜當會
更冷!

冷,零下幾度才算
真正的
冷 ?

冷,冷我手腳
冷,冷我髮膚
冷,冷我想念的人
她在我心窩,不必翻找──

冷,紫金小河的河面
冰裂!
冷,比天空還冷;
冷,冷我心中的她
冷,她會比我更冷;

我倒影踩在紫金河上,
冰裂清脆的冰凌聲,
聲聲,緊緊,碎碎;
碎碎,緊緊,聲聲……

呀!我想到的她,
冷,怎還會是那年那時她走時
不聲不響,不痛的
那麼哪樣
心冷?
(2018.12.14╱10:40 研究苑)

附註: 2018.12.5-9日在天津開會──《兩岸文學對話》,住喜來登酒店,中午、晚間到酒店前的紫金河畔走了兩趟,心有所感,回來數日,終於靜下來寫它,寫心中不可或忘的痛!寫完此詩後,我流了不少的淚。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