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夏獵
  • 夏獵

  • 系列名:聯合文學
  • ISBN13:9789863233114
  • 出版社:聯合文學
  • 作者:夏烈
  • 裝訂/頁數:平裝/280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7/22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9315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樁綁架案,
懸疑、緊張、刺激、推理……
牽扯出人性的多重面貌。

本書榮獲1994年國家文藝小說獎

在台北盆地和北部山區的深谷險流中,幾個年輕人追獵著生命、陽光、愛情、金錢、理想、雨水和死亡。整個故事發生在一個酷熱的夏天。夏烈用他那枝充滿了男性魅力與感性的筆,寫下了這部震撼而細膩的長篇小說。全書強烈的反映出人性的險惡,命運的對抗,大自然的美麗與哀愁。
夏烈

本名夏祖焯,建國中學及成功大學工學院畢業,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工程博士。在美曾任橋樑工程師、大地工程專案經理、美國聯邦政府特殊重點計劃經理等職務。先後任教於台北世新大學及新竹清華大學,現任教於台南成功大學,為我國唯一工程博士出任文學教授之職。2006年獲美洲中國工程師學會頒發之「科技與人文獎」,台北建中傑出校友。也是轟動一時的《白門再見》作者。

著作:
《最後的一隻紅頭烏鴉》(又名《白門再見》)、《流光逝川》、《近代外國文學思潮》、《夏獵》、《建中生這樣說──給高中生的二十堂人生要課》、《城南少年游》、《夏烈教授給高中生的19場講座》、《大學的陽光與森林─講堂外教授要告訴你的》、《大學四年,如何讓自己快速增值》、《三個世界:科技、人文及社會的相互關係》(撰寫中)。
【序】夏烈的夏獵 ──一個小說的里程

正文

【附錄】
物欲的搏鬥與人性的莊嚴:序台灣長篇小說《夏獵》──雷達
社會現實與浪漫幻想:評夏烈的《夏獵》──呂正惠
喜見文學的逃兵歸隊──應平書
1
景紅入殮那一天,思清也來了。似乎是儀式進行到一半時,她的身影才模糊的出現。又好像――景鴻有那種感覺――她早就來了,只是混在人堆?,他沒看見,但是他感覺得到。景鴻隔著層層人群望著,思清穿了一身淺灰色的套裝,白襯衣,細黑條的女用領帶在灰白兩淺色中特別突出。襯衫是絲質有點兒發亮的那種,他隔得老遠,看不到也猜得到,絕不便宜,上好的歐洲舶來品,一流的剪裁。
她現在裝扮得像個大公司的高級女主管――而實際上她也是。
廳?的冷氣不夠強,該加冷媒了?還是本來冷氣機的噸數就不足?景紅的遺體會不會在這幾小時?發臭?他從小就喜歡這個文靜的小妹妹,幽柔得像條小細尾魚,在清靜的魚缸?悠緩的游呀游,游得慢,就怕撞上魚缸,傷了那條細軟的脊骨。景紅的名字唸法和他一樣,這多少年來朋友都分不清楚誰是誰――母親取的名字?父親當時曾抗議說以後會不方便。當然,這種抗議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然而,母親為什麼要把兩個孩子的名字取得一樣呢?她的疏忽?她的固執?現在景紅死了,另一個景鴻卻還存在,難道是冥冥中有一種力量導引母親有這種先見之明?還是,她天生就缺少文字感和藝術感,隨口報了個名字上去?
景鳳在大門口伸著手來回移動,張羅著什麼。景鳳比他只小十一個半月,長得虎背熊腰,說起話來每個字清清楚楚,中氣十足,外八字走路,每天從早忙到晚從來也不說累,張牙舞爪的像隻鬥雞,隨時準備打拚。以前念初中時,他還想過,要是把她空投到大寨或青海勞改營去改造兩年,可能對她有好處。
景鳳的男人塊頭大,長得豬頭豬腦,精力充沛絕不遜於她。這兩個人是天作之合,結婚四年連下三個男孩。那男的後來單身跑到美國去闖天下,洋文說不了幾句,但是不到兩年就由跑堂變成老闆。景鳳在臺中的房子已經賣定,白事辦完後不久就要回臺中簽約,然後帶三個令人生厭的小東西去美利堅合眾國,投奔她那個豬頭豬腦的丈夫。
許多人都說景鳳和母親是一個模子壓出來的,母親是大號,景鳳青出於藍,是特大號。
就是父親不一樣,但是老人這一生也只是臺電的技術工人。中風後退下來時連領班都沒做到。
人來得不算多,大多是年輕人,景紅的同學或伺事。景紅生性內向寡言,又有點兒怪癖,人緣不可能太好。他們來是因為她死了,冰冷僵硬的躺在那?,就算以前從來沒注意到她的存在,現在就更沒有那種感覺了。來行一次禮,總算盡到朋友的情份。
排隊過去行禮的人彎曲成一個有趣的大問號,句點就是在遺像前鞠躬的人,似是在問:為什麼?為什麼是妳?
放大的照片很清楚,底片修得真好,景紅羸弱的瘦臉豐潤了不少。只是,四周的黃白色菊花插置得俗氣,花圈、照片和案桌後面是棺架,孤零零的靜放在藍色布幕後,景紅會很寂寞――但是,她生前不也是個寂寞的女孩嗎?
到底,景紅是他的親妹妹,才二十七歲,花樣的年華,一個要好的男友都沒有,身體?有許多癌細胞――為什麼?為什麼?
氤氳的燭香,大問號擠擠攘攘,年輕的女孩們在隊伍中用手帕擦眼角!有一、兩個跪在靈前不停地啜泣,被人扶起後,失魂落魄的離去,也忘了向站在靈旁的親屬和他行禮,他們還是向離去的人深深一鞠躬。
母親坐在前排,卻沒要父親坐在旁邊。她說他中了風的身體不好,坐不久,坐久了會露出怪相,臉有些扭曲,話也說不清楚。父親曾向母親溫和而嘮叨的抗議,希望和她坐在一起。當然,這種抗議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她好面子,自他中風歪了臉以後,就不願他再以家庭代表的姿態出現。
父親有自知之明――臉歪了,他的腦子還是清楚的。父親從不堅持什麼。只是,景紅是他的女兒,他唯一憐愛的小女兒,這是他最後一個機會接近景紅的靈柩,表達一個父親的愛心和感念。而這個小小的願望也被母親否決掉。
景鴻的眼睛有點澀,那不是為了辦白事的忙碌,白事已被母親和四姨一把抓,她們能幹,不會,也不需要別人插手。他眼睛澀是因為昨夜一夜未閤眼,想到景紅,又聯想到思清和他之間的事,那些枝蔓盤纏,剪不斷而理卻不亂錯綜的情緒。
上升的室溫和嗡嗡的人語聲,令他昏沈欲睡。有時,在人們移動的間隙,他看到父親默然坐在後面靠牆那排椅子上。景鳳退下來陪他坐的時候,有些人過去和他說說話;景鳳離座回來答禮的時候,他孤零零的坐在那?,倚著那根拐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白髮送黑髮,本來,任何表情都是多餘的。
初三開始發育那年,他長得比父親高以後,就不記得父親臉上有過什麼表情。想想,也有十多年了。
思清走過去欠身和父親說話,老人昂著頭,費力的拄著拐杖想站起來,她向他說了什麼,他又退坐下去。老人依然仰首,嘴似是在動,想說什麼,又似是那張歪臉給他一種錯覺,以為他在說話――吃力而緩慢的說。人群的移動遮住了思清和老人。不管怎麼樣,他看到老人眼睛流露出的欣悅與興奮。
這樣一個哀痛的場合,心思應是全在葬禮上,應該想不到其他的喜怒哀樂。夏日混沌慵懶的光由窗外溢進來,思清背著光,柔和而略帶金黃的長髮細細流下。
但是,他知道,他愛她,也還在隱隱的恨她――想用景紅的葬禮岔開這種意念,但是他做不到。看到思清,那些流蕩在景紅身體?的癌細胞就移進他的體內,一吋一吋的吞嚼著他,撕咬著他的心。
小馨沒來。思清會安排,這種場合,她不會帶小馨來的,他想也可以想得到。那麼,小馨是留在思清的公寓??還是由余肇嘉陪著她?說不定還有余肇嘉的女兒佳佳。如果沒記錯,她們兩個都是四歲半,正好可以作伴玩在一塊兒。他見過余肇嘉的女兒一面。那次同班的老同學聚會,余肇嘉事忙不能來,在余公司作事的許二爺把佳佳帶來。許以前在班上挺風光的,所以才有「二爺」這種外號。現在他真是成了二爺――大爺就是他的主子余肇嘉。那批同學背後都在說許是余肇嘉的奴才,他並不清楚這些,也沒心思去注意。但是那天許二爺對佳佳的卑躬態度證明了這一點。
那個小女孩是他見過最漂亮最可愛的,比小馨要好看得多。那種你看過就不會忘記的。
余肇嘉才三十二歲,什麼都有了。當然,他也失去了一些,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得到思清,他還是贏家!
佳佳現在應是和余肇嘉分居的太太同住,等到離婚手續辦妥,余肇嘉會把她帶去同住,雇個傭人照顧她。
然後,思清和小馨也會搬進去……

「景鴻。」思清向遺像行完了禮,走到他面前畏懼的叫了一聲。母親這時候由
景鳳陪著去洗手間,他曾注意到,思清是插了隊提前匆匆行的禮,為的是躲開母親。她們婆媳倆一向處得並不糟――思清會應付人。只是,那件事爆發以後,母親總是護著兒子的。
「景鴻,我實在難過,景紅那麼年輕……。我聽到消息就一直想和你聯絡。」他們倆互相望著,思清祈求的眼光,希望他把話接下去。他心?很亂,此刻,愛恨交織的此刻,他決定把眼光移向排著大問號的人堆。那些年輕的人,一個接一個,大熱天穿戴得整整齊齊,而肅穆憂戚的面容後面,誰又知道蘊藏了多少七情六慾的祕密呢?
「我想打電話給你,幾次拿起聽筒,又放下去。」她近似哀求的說道。
無言最是令人難堪,她見他不語,自己頭也低了下去。「我沒帶小馨來,你隨時打電話給我,我會帶她去看你,我一定會的。」
他看到她眼?的淚水,淡淡的膚色,飄過面前淺藍的輕煙,有供奉的香那種特有的,似有若無的味道。從小以來,每次聞到它都帶給他一種神祕而欣慰的感覺。眼前這個美麗端莊的少婦,四個月前還是他的妻子,小馨的媽媽。現在,她是余肇嘉的情人――或是他的情婦。
他深深一鞠躬,示意禮已回,她可以走了。思清這才無可奈何的向他答禮。
這樣混亂和危機四伏的時刻,她居然是那麼優雅和穩定――余肇嘉未來的女人,余董事長夫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工學院出身余博士的夫人!
爐?的香越插越多――插花托座上星羅棋布的鋼針。景鳳有一陣子醉心花道,從來也沒插得好看過。她的心太浮,事業心重,不是插花的女人。小時候,景鴻喜歡陪著景紅靜靜的玩「大富翁」,兩個人關著臥室的門玩,就怕景鳳插進來。只要景鳳一加入,贏家一定是她。景鳳說她早晚會變成大富翁,才不會像父親那樣在貧窮線上掙扎一輩子!景紅護著父親,為這些話和景鳳吵架。吵不過景鳳,兩眼哭得紅腫,咬著嘴脣說以後她長大了也要變成大富翁,好好的孝敬父親。
而景紅沒有機會了,她冰冷而寂寞的躺在那?。幾個小時以後,潮濕厚重的黃泥會把她和他們永遠隔絕。
冷氣不知在什麼時侯增強,屋內是個陰暗憂戚的世界。窗外,漫天漫地的烈陽與強光。夏日才剛剛開始,它的強烈、光亮、亢奮、焦躁與粗暴,已以雷霆萬鈞之勢呼嘯而來。而曾是夏日憂慮甜美的回憶,亦如緩緩滑曳過的小溪,曲折蜿蜒的由這頭流到那頭,溫馨、祥和而可愛。如今回想起來,卻根根刺痛他的心,想拔都找不出。
只因,情深恨更深!

2
「丘副總,剛剛有位先生來找您,在您辦公室?坐了將近半個鐘頭,也不說話,問他要不要喝杯茶他也不答話,就搖搖頭連看都沒看我一眼。後來我又進去問他要不……」思清剛由五樓的會議室走回自己的房間,女祕書劉美娜隨即緊跟進來,一連串密不透風的嗲聲嗲氣,還帶著點兒輕微的喘息聲。
「妳先把這些拿去給企畫部的范經理,請他立刻處理,下斑以前還給我。」思清打斷她的話,走到辦公桌前把手?一疊由會議室帶出來的紙擺在桌上,抽出其中幾張交給劉美娜,順手端起杯子喝了兩口冷茶,旋即轉身向外走,剛剛那個會開了足足兩小時。幾個供應商輪番向她吐了苦水,她並沒多說幾句,卻也覺得脣焦舌敝。
「剛剛那位老先生大熱天還穿著深藍的西裝,離開前他說等下……」劉美娜茫然的接過文件,又緊隨著思清往外走。
思清收住腳步,楞立在門口,半回過頭來睜大眼睛望著劉小姐。這個只比她小兩歲典型的禍水型女郎,臉孔平庸,身段卻是無懈可擊。黑色的窄裙緊繁的包著她成熟渾圓的臀部,走起路來左右不停的扭動。窄裙下是一雙健美多肉而性感的小腿。剛被公司雇進來一星期,卻讓人感覺似乎已經在這兒轉上很久了。這幾天一直聽到同事在談論她。男的談她,女的談她,實際上什麼事也沒發生。「讓老子發狂!」思清就曾聽到劉美娜登登一陣高跟鞋聲後,外面一個小夥子輕誰的喊了一聲,然後幾個男同事高聲狂笑。
「老先生?深藍的西裝,是不是打紅領結?」思清忽然想到可能是董事長路過來看她。
董事長有兩次輕微心臟病發作的紀錄,現在住在內湖山上的別墅?,隔一段時期總會下山到臺北的公司?轉轉,每次來一定找她聊天,有時吃個中飯。
她商專一畢業就進了這家公司,由最基層的會計兼打雜幹起。公司當時還小,什麼都得作一些。董事長那時是總經理,每天忙進忙出,連午飯都要拖到一點半以後才吃。以後總經理把其他幾個股東的股分買下――或者是把他們擠出去,最後變成獨資的局面。而公司也越作越大,她隨著公司成長,學歷比不上別人,卻也敬業樂群,應對得宜,虧得董事長賞識,一步步的高升。不管那些名牌大學畢業生怎麼冷言冷語,她是超越他們了。半年前董事長宣布退休前,把她調為副總經理之一,下面管三個部門,包括公司的核心產銷部,加起來屬下也有五十多人。董事長的二兒子由英國拿了管理碩士回來,二十七、八歲的年齡立刻就接了總經理,也真虧他們這批老幹部撐住了。
「哎呀,我也記不得他是打領結還是領帶,人家那時候正有幾個同事圍在辦公桌前說話呢。」
思清腦子?立刻浮出一幅鮮活的景象――幾個男同事圍著辦公桌,桌上立著一小瓶鮮紅的蔻丹油,劉美娜勾著蘭花小指嬌媚的用小刷子一層層的往指甲上抹,每抹一層就嘟起小嘴吹送一下,然後撐開五隻手指左右旋轉著看。幾個男同事居高臨下,貪婪的飽覽她低胸襯衣?躍躍欲出的那兩座豐滿的乳房。
「為什麼不早通知我?」
「他說沒什麼事嘛!只是路過來看看嘛,要我不要驚動副總開會。我問他貴姓,他嘛,也不說。只說現在出去轉轉,下午再回來。」
「妳還問他貴姓?」思清驚訝的望著她,濃郁的香水飄過來,昏陶陶的令人感覺像是暈船前的眩醉――早晚要告訴她這?是公司,不能一副堂子作相。「妳難道不知道他是我們公司的……」
「他出去時用手扶了扶玻璃門上那個銅標,沒扶準,把標上的絲穗也給扯下來了,嘻嘻,別看他那麼個精瘦的矮個子,走起路來倒像個邁不出步的大胖子,嘻……」
「那他不是董事長了。」思清喃喃自語道。董事長是個大塊頭,將近一百八十公分高。
「董事長?副總是說嘛……」
「沒有關係,妳趕快把這些文件送過去給范經理吧!」思清放鬆下來,語氣和緩了不少,還是帶著一點兒不耐煩。
劉美娜似乎是摸清楚了,轉身出去時,順便把門也帶上。

沿著騎樓下的牆和柱子邊擺滿了小攤子,橫豎交錯的機車,碎花磨石子地上散著紙屑和穢物,牆角還有一小灘暗紅乾枯的檳榔汁。黏膩無風的夏日午後,殘暴的烈日曬在大馬路上,層層熱氣被擠入騎樓下的走廊,一家服飾店播放著震耳欲聾的迪斯可音樂,女歌星浪蕩的嘶喊,在陣陣機械化的銅鼓配樂中迴撞,像是蠻荒萬里的叢林中恐怖的土著鼓聲。熱浪由四面八方包圍過來,想突圍卻無孔可出的人們在堵塞的騎樓下推擠著,猶如糖蜜蛋糕上密密麻麻蠕動吮吸的黑螞蟻。汗流浹背的人們,熱氣沈澱的騎樓,馬路上動彈不得的車群,整個臺北盆地是個大蒸籠,天色蒼白冒著霧氣,沈滯不動的霧氣。
自動門在思清身後緩緩閉上。玻璃門?和門外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天堂與地獄,如釋重負。清冷的冷氣透著一絲似有若無的香味。小時候和鄰居的小姊姊去看電影,那家專映國語片的戲院在兩場間隔時間隨著冷氣噴放明星花露水。她們喜歡那種香味,每次丟得特別早,就是為了要趕上明星花露水時間啊!
長大以後學了英文,就不再去看國片,現在明星花露水也換成了舶來品。
電梯在十樓停住。門一開,「永光企業」四個大銀字立刻呈現眼前。接待臺後兩個穿制服的女孩滿面笑容站起來,左邊那個圓臉矮個子的還欠身向她淺淺行禮。
「副總吃過中飯了啊?」十八歲的年輕女孩,剛從商職畢業,天真而清脆的嗓音。思清聽得出那是見到她由衷的喜悅和仰慕。這批在公司?職位被壓得低低的女職員個個以她為榮,拿她作榜樣,憧憬著有一天像她一樣爬上去。
而她們又如何知道那令人羨慕的背後是什麼樣的代價呢!
「是啊,剛剛和『臺茂』那批人吃了近兩小時,外面真是熱得怕人。」思清拿出小手帕,沾了沾額上的汗珠,又順手掠了黏在額前的髮絲。「呂蓮芬,妳今天的髮式真好看,在那一家作的?」
她盡量不忘記自己還是女人,每次和女同事見面,總閒話兩句家常,保持著那分親切感。這個公司三分之二的職員是女性,全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女孩,她知道要怎麼樣贏得她們的心――實際上,她也是這樣一個溫柔的人。
「喔,就在隔壁樓下的史黛妮髮廊作的。副總若是喜歡,我可以給您介紹七號柳老師。她資歷深,待人又和氣,各種歐美最新的髮式她都會作,我每次去……」思清一面傾聽著「柳老師」的各種特色優點,一面忖度著要如何擺脫這個熱心過度的女孩。
「副總,那位老先生回來了,在您的房間等您。」劉美娜忽然由?面走出來,依然是上氣不接下氣的嗲聲。
「好,我馬上過去。」思清旋即轉身向櫃臺上的兩個女孩微笑了一下。「我下次再跟妳們聊啊?」
劉美娜跟在她身後,大辦公室?空蕩蕩的,下午這段時間大部分的同事都在外面跑。一張張空桌上凌亂的堆著文具和公文,牆壁上掛滿報表和激勵士氣陳腔濫調的標語。另一面是落地大玻璃窗,淡褐的玻璃外是夏日的烈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