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陰山夜遊:幽聲夜語01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79236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沒有山神保護的陰山,才是最理想的活動場地。
拜山無效、平安符不靈,
這場惡意夜遊,無法喊停⋯⋯
對於未知的驚悚,基於真實的恐怖,
深刻具現令人戰慄的暗黑。
醉琉璃靈異驚悚系列「幽聲夜語」,正式啟動!
絕讚推薦
紅衣小女孩電影製作團隊、崑崙╱殺人系小說家、護玄╱華文暢銷作家(依姓名筆畫排序)

故事簡介
通往陰山古道的路口處立著一面白色招魂幡,他們依序跨過火盆,一個個走出由兩根竹竿架起的臨時大門。
這時候誰也不知道,說書人啞聲訴說的,竟成這場夜遊的未來⋯⋯
為了讓曾經失去同學的班級再次注入活力,也為了新加入的轉學生,班長決定舉辦班遊,而重頭戲,便是用來訓練膽量與團結的夜遊。
夜幕低垂,營火搖曳,古道寂靜,第一小隊出發、第二小隊出發⋯⋯她的計畫開始了,而它,也開始了它的計畫。走不出的鬼擋牆、吊著女子的涼亭、不該進入的凶宅與廢廟⋯⋯從拜山的金紙被替換成銀紙的那時,夜遊就變調了。
你說,沒有過爐的平安符,怎能保平安呢?

幽聲夜語╱醉琉璃靈異驚悚系列
以深具畫面感的描述方式,將驚悚場面發揮得淋漓盡致,彷彿連痛都能傳達到。故事中融入的華人社會常見習俗,使「幽聲夜語」系列不單純只是恐怖,更多的是民間文化的表現。此系列更特別邀請知名繪師Cola老師繪製封面彩圖,老師以深厚的畫功營造濃厚懸疑氣氛與特別的幽異空間感,更為作品增色!
好評推薦
紅衣小女孩電影製作團隊:
「作者成功將華人社會民俗元素,巧妙融合進入高中社團青春的氛圍裡,讓本該是白色的年華染上一層詭譎的黑色。」
殺人系小說家 崑崙:
「夜遊一定有風險,出發前應詳閱這本小說。小心,後果也許你承擔不起。」
醉琉璃
九月十二日出生的處女座。
一旦工作忙碌的時候,就會想要打掃房間來逃避現實。
喜歡看鬼片,卻總是會把手指擋在眼前。
每一天的最大願望都是睡到自然醒。
部落格
Saint-天聖 http://loli1613.pixnet.net/blog
FB關鍵字:醉琉璃的新基地
醉琉璃作品集
陰山夜遊:幽聲夜語1
除魔派對(全七冊,番外一冊)
春秋異聞(全七冊,番外一冊)
織女(全八冊,番外一冊)
神使繪卷(全十六冊,番外一冊)
神使劇場:愛的試煉地
神使劇場:夢的覺醒夜
神使劇場:月的朦朧路
《陰山夜遊》精彩試閱

班遊出發日轉眼就到了。
今天是星期六,翔安高中自然冷冷清清,大門被拉上,僅開放一道小門,供附近來這邊散步或運動的民眾出入。
不過紅磚圍牆旁卻停著一輛遊覽車,還有約莫二十多個穿著便服的少年少女聚集在此處,嘻嘻哈哈地聊著天,每個人臉上都是掩不住的興奮與期待。
花鈴是二年一班的班導,現年二十五歲,相貌清秀且戴著一副粗框眼鏡,身形瘦瘦小小的,看起來風吹就倒,不過她的個性卻極為平易近人,也由於在一票老師中她的年紀最輕,因此和學生之間比較沒有隔閡。
小晴向花鈴詢問是否可以與二年一班一塊出遊時,她一口就答應下來了。一是學生都未成年,在外頭過夜得有大人陪伴;另一個原因則是她沒有家累,即使假日不留在家裡也沒關係。
身為班遊的隨隊老師,花鈴第一個到達集合地點。沒多久,參加學生們也陸陸續續到來,一時間,本來安靜的人行道充滿許多笑鬧聲。
班長小晴已拿著點名簿開始清點人數,身為這次夜遊值星官的天羽,指揮著男同學將露營器材搬上車去;接下總關主的南莉與其餘擔任關主的同學們,則圍在一旁,壓低聲音討論些什麼。
距離發車時間只剩下五分鐘了,大部分同學都已抵達,也上車先挑了座位,就剩下三人還沒現身。
「小晴,有聯絡上釉釉、百華跟小橘了嗎?」花鈴看了下手錶,又抬起頭來問著身邊的二年一班班長。
「嗯,三個人都已在路上,馬上就到。」小晴推了下眼鏡,回報剛才聯絡的結果。
她話音剛落,就見校門前方的大馬路左右兩側各轉來一輛車。
兩輛車都在遊覽車附近停下來,少年少女們的眼神好奇地移了過去。
「應該是他們。」小晴如此推斷。
正如她所言,一身輕便打扮的百華從車子裡鑽了出來。
發現自己瞬間成為班上注目焦點後,百華有些愣了下,但很快地,蜜色臉孔露出了笑容,朝小晴舉起手揮了揮,琥珀色的眸子看起來很有精神,不過那頭東翹西翹的短髮倒是讓花鈴差點笑了出來。
然而讓人吃驚的,卻是從另一輛灰色轎車走下來的兩個人。
染著金棕髮色的少年陰沉著臉色,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樣,只是就算他的臉再臭,還是不減半分俊麗。
一頭漸層灰白長鬈髮的少女穿著無袖印花雪紡洋裝,纖細雪白的藕臂看得正值青春期的男生心猿意馬,更不用說少女還有著一張嬌俏可人的白皙臉蛋。
小橘邊打著呵欠,邊從後車箱拿出兩個行李袋,渾然不在意那些投往身上的視線。
只是看著釉釉那身輕飄飄的洋裝,小晴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釉釉,我們是去露營的,妳穿這樣會不好行動吧,而且很容易曝光。」
「不用擔心,我有穿內搭褲的。」釉釉嬌憨地笑了笑,還將裙襬微微拎起,露出包裹住雙腿的黑色褲管。
這個舉動讓坐在靠窗位子的男生們吹了一聲口哨,就連百華的視線也忍不住悄悄溜了過去。
「還不快點把裙子放下來!」小晴三步併作兩步地走過去,啪地打掉了釉釉的手,讓裙襬回歸它原來的位置,「就算裡面穿了內搭褲,隨便掀起裙子還是不像樣。」
「可是……內褲並沒有被看到啊。」釉釉像是不太能理解小晴在意的點是什麼,眼神滿是困惑。
反倒是一旁小橘瞇起了狹長的眼,不著痕跡地看向那幾個吹口哨的男生,一抹冷光滑過眼底。他沒有注意到百華正心虛地收回視線,那張蜜色臉孔上掛著若無其事的表情。
「好了好了,既然人都到齊了,就快點上車吧,我們準備出發了。」花鈴拍了拍手,將還在人行道上的四名同學催促上車後,自己也坐到了司機旁的座位。
二年一班的班遊正式啟程。

關於小橘這個人,百華曾注意到幾次,在班上不是睡覺,就是一個人待在位子上聽音樂,渾身散發著難以接近的氛圍,也只有釉釉偶爾會去跟他講話,讓不少人暗中猜測兩人是否在交往。
之所以是猜測,是因為每次有女同學去問釉釉這件事的時候,她都只是笑咪咪的,沒有正面回應,而小橘那邊自然是沒有人敢去詢問。
今天百華還是第一次這麼近地打量這名穿著橘色夾克的同班同學,不得不承認,對方真的是一名美少年,臉蛋標緻卻不帶女氣,走在路上的回頭率沒有一百也有九十吧。
不過百華的注意力大半還是放在穿著雪紡洋裝的釉釉,可愛到讓人好想多摸幾下。
上車前,她還小心翼翼地回頭瞄了一眼,看到叔叔的轎車仍舊停在人行道旁並未離開,她乾笑一聲,在不招人注意的情況下朝車子方向做了個手勢,向叔叔表明自己不會性騷擾女同學的。
她是紳士、紳士,絕對不是變態……應該啦。百華自己心裡也有點發虛,卻沒想到上了遊覽車後,釉釉居然對她招了招手。
「百華、百華,我們一起坐吧。」
「咦?」百華本以為釉釉應該會與小橘坐一塊的,不過再仔細一看,卻發現對方已經挑了釉釉隔壁的單人座位窩了進去,自顧自地戴起耳機,閉上漂亮的眼,彷彿對周遭人事物絲毫不感興趣。
「哪哪,快點坐下,車子要開囉。」釉釉拍拍椅墊,笑容滿面地再次提出邀請。
面對釉釉那張天真爛漫的笑臉,百華立即不再猶豫地坐了下來,同時感受到車身輕微晃動,車窗外正在倒退的景物顯示車子已經上路了。
遊覽車內共有三十二個座位,九排單人座與雙人座,最後一排則是五個座位連在一塊,雖然最顯顛簸,不過卻也方便感情好的幾個同學一起聊天。
這次參加班遊的同學包含百華在內,共有三十一人,自然會多出一個空位――花鈴則是坐在下方駕駛座旁的位子。
然而百華卻注意到,標著數字1的單人座上居然放著一只綁著粉紅蝴蝶結的絨毛小熊,甚至還替它綁上了安全帶。百華的好奇心被挑了起來,連忙拉了拉釉釉的衣角。
「釉釉,那個是?」
「啊,那是美依的位子。」正在與零食包裝袋奮鬥的釉釉抬起頭,順著百華手指的方向看去,輕快地回答。
「美依?誰?」陌生的名字讓百華一頭霧水。在她印象中,班上並沒有這個人。
「就是……」
釉釉才剛吐出兩個字,身為班遊總召的小晴已拿著麥克風站在最前方,示意大家暫時停下手上的事,連帶打斷了釉釉的句子。
「同學們,看我這邊。雖然大家已經知道我們要去悠活農場,不過關於這兩天的行程,我相信應該有人會覺得看傳單很麻煩,所以還不清楚我們有哪些活動。身為班長,當然要盡到詳細講解的責任。」
小晴這番話頓時引起一串笑聲。
「我們預定兩個小時後會抵達農場,負責開車的司機大哥將我們放下之後便會先回去,星期日下午三點再來農場接我們。這次要特別感謝小鈴老師願意跟我們一塊出遊,如果誰敢給老師添麻煩,我會派出天羽同學大刑伺候。」
如同證實她的話般,天羽從座位上支起身子,兩隻手撐在椅背上,一雙上挑的鳳眼似笑非笑地看著車上同學。
「嗨,我是值星官天羽,這次的班遊將由我維護秩序,如果有誰想偷看女生洗澡或是夜襲,就不要怪我――把你們折斷了。」
天羽將十指折得喀喀作響,搭配那張氣勢威凜的美麗臉孔,頓時讓一票男同學哆嗦了一下,幾個女孩子則是熱切地低呼「好帥」、「不愧是天羽」等字句。
「到達農場後,男生們先去搭帳篷,女生們則是負責準備午餐。吃完飯就是自由活動時間,農場有許多遊樂設施和景點可以讓你們好好地逛一逛,只要不跑出農場就行。晚餐我們會在餐廳吃,晚上九點記得到廣場集合。如果還有什麼疑問,可以先問問你的小組成員。假如連你的小組成員都不清楚,再來找我跟天羽。」
小晴大略把流程交代一遍,便將麥克風交棒給南莉。綁著短馬尾的她興致盎然地先將兩本歌本傳下去,隨即笑咪咪地開口。
「各位同學,現在是點歌時間囉。將自己想唱的歌曲編號寫在紙條上傳給我,一人最多先點兩首,不可以太貪心喔。」
由於歌本很快就傳到釉釉手上,被拉去注意力的她正專注地尋找自己想唱的歌,美依的話題頓時被忽略了過去。
百華撓撓頭髮,決定晚點再問好了,反正她跟釉釉在同一小隊,會睡同一頂帳篷。仔細想想,半夜跟美少女聊天好像也是很浪漫的一件事。

悠活農場佔地數百坪,座落於陰山的半山腰上,雖然山的名字聽起來有股陰森森的感覺,但這邊其實翠林環繞、柳木夾道,新鮮的空氣讓人心曠神怡。走在農場裡,隨處還可以看見由各式花卉所裝飾的造型圖騰,讓人忍不住駐足留影。
農場內最有名的是它的四條特色步道,可以依季節看到楓紅、櫻綻、螢飛、桐花鋪地;而日落時分更是美得如夢似幻,玫瑰色的光澤鋪滿整座山頭,一時讓人恍然以為來到仙境。
住宿方式分為小木屋及露營區,二年一班租借到的營地就位於農場周邊的草地上,也是離賞櫻步道最近的一塊區域。
在車上坐了兩個多小時,一抵達悠活農場,二年一班的學生們已迫不及待地衝下車,同時被眼前美景給眩花了眼,讚歎聲此起彼落。
「好囉,各位,這邊就是我們的營地。」小晴拍拍手,將音量放大些,好讓所有同學可以聽到她的聲音,「大家先看左手邊,廁所跟浴室就在那個方向,離我們的營地只要走幾分鐘就可以到了。右邊則是烹飪區,待會女生們都先跟我一塊過去,男生去草地那裡搭帳篷。」
小晴一邊說,一邊環視男同學一眼,彷彿從幾個人眼底看出了不知所措。於是她繼續說道:
「不懂帳篷怎麼搭也沒關係,小鈴老師跟天羽會協助你們的。」
「交給我吧!」花鈴挽起袖子,信心十足地說道。
只不過她細細的胳臂讓人看了感覺很不靠譜,男生們頓時將視線移向了比花鈴高出一個頭的天羽。
雖然同為女性,不過天羽散發出的氣勢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能讓人不自覺聽命行事。只見她輕挑起唇角,神色自若地指揮起那些與她同年齡的男生們。
女生們則是被小晴領到烹飪區,農場提供的食材早已放好了。此時南莉卻忽地小跑步來到小晴身邊,湊近她耳邊,低聲說道:
「小晴,我先去拜山。」
「妳一個人不要緊嗎?」小晴關切地問,同樣將聲音放得極輕。
除了她、天羽,還有幾個關主外,其他人還不清楚南莉就是這次夜遊的總關主。畢竟身分如果提早曝光,同學們就有可能纏著南莉問東問西,而且神祕感也就消失了。
「放心放心。」南莉向她比出一個OK的手勢,趁其他同學的注意力都被桌上食材拉去,一溜煙地往反方向跑走。
「咦?南莉要去哪裡?」百華恰巧撞見南莉離開的身影,詫異問道。
「這個時候離開,可能是要去拜山吧。」釉釉笑咪咪地說。她與百華落在人群最後,說話音量又不大,所以不怕被誰聽了去。
「拜山?」百華第一次聽見這個名詞。
「嗯嗯,對啊。」釉釉聲音軟軟的,彷彿棉花糖般,讓人聽著就舒服,「拜山拜山,就是指拜山神跟土地神。既然來這座山舉行夜遊,當然要請神明庇佑,告知活動時間,讓活動可以順利完成;然後還要跟附近的好兄弟打個招呼,表示我們只是暫借過,以免它們趁機纏上。」
「燒紙錢的時候要燒金紙,不能燒銀紙。金紙是給神明的錢,銀紙則是給好兄弟的。如果妳在夜遊時燒了銀紙,錢不夠好兄弟分的話,它們可是會找上門來的呢。」
「釉釉……妳居然知道這些?」百華聽得嘴巴都閤不上了,她從沒想過夜遊要注意這麼多事項,而信手便能拈來這些資訊的釉釉更是讓人吃驚。
「咦?這不是常識嗎?」釉釉像是不解地歪了一下頭,表情很是天真。
「不不不,絕對不是。」百華忙不迭擺擺手。
「百華,釉釉,妳們兩個有空在那邊聊天,還不快點過來。」小晴一回頭,就看到兩人停下步伐,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一記眼神頓時睨了過去,「五秒內不過來幫忙,小心沒飯吃。」
「哇啊!來了、來了!」百華一把抓住釉釉的手,雖然第一時間腦內浮現的是手好軟好小好好摸等感想,不過吃飯畢竟是民生大事,百華不敢輕忽,三兩步地趕了過去。
「哎,百華,慢一點、慢一點嘛……」被拽著手腕往前跑的釉釉,只能在後頭可憐兮兮地嚷著。

總是顯得清幽的悠活農場今天迎來了不少學生,頓時變得熱鬧萬分,偌大草地上搭著一座座顏色各異的帳篷。有人串著門子,有人興致勃勃地拿著相機拍照,更有不少人已前往四條特色步道尋幽探勝了。
午餐時間結束,百華與釉釉待在帳篷裡,正一邊聊天,一邊將睡袋拆開鋪平,密合的內帳突然被人從外頭唰的一聲拉開,金燦的陽光頓時湧了進來,伴隨著濕潤的草地味道。
百華本以為要進來的是跟她們同帳篷的女同學,卻沒想到探入的是一張精緻但不帶女氣的臉孔,金棕色的髮絲比起外頭陽光絲毫不遜色。
穿著橘色夾克的少年在看到百華時,眉頭頓地皺了起來,甚至還露骨地咂了下舌,質問道:
「妳在這裡做什麼?」
啊?這裡是我睡覺的帳篷,我不在這裡是要去哪裡?百華腦海裡轉著的句子還來不及化作疑問吐出,釉釉已比她快一步反問回去。
「小橘才是呢,來這裡做什麼?」
「妳說可以夜襲的。」小橘理直氣壯地說,直接把百華當成了背景,眼裡只有釉釉。
「夜襲當然是要晚上,小橘真是沒時間概念。」釉釉甜甜地笑著,同時還將手掌貼在小橘的臉上,不容置疑地把他推了出去。
「等下,釉釉,晚上的話……」小橘不死心地堵在帳篷口,實在不想放過這機會。
「晚上有夜遊,你可以等夜遊結束後再來思考這件事。好了,快點出去,現在可是我們女孩子的私人時間。」釉釉推得更大力了,完全不在意會不會將小橘那張漂亮的臉蛋擠壓成古怪形狀。
雖然掛著一臉甜美微笑,但釉釉的意思很堅定。小橘惱怒地瞪了百華一眼,認定是她妨礙自己的好事。
無端成為眼中釘的百華除了傻笑還是只能傻笑,不過可以跟釉釉單獨相處的時間,她也不想放過。
在釉釉手掌施力下,小橘硬是被推出了帳篷,一時立足不穩,反倒狼狽地跌坐在草地上,他的外形本就搶眼,頓時引來不少注意。
女同學們是掩不住愛慕,男同學們則是恨得牙癢癢的――夜遊可是能在心儀女孩面前表現男子氣概的大好機會,但只要有小橘在,女生的注目焦點一定會變成那名金棕髮色的美少年。
鄰近百華的另一頂帳篷前,就有一名紮著雙馬尾的可愛女孩恰好在穿鞋子,一發現動靜,綁鞋帶的手頓時停在半空,一雙眼睛只顧著追尋小橘的身影。
小橘渾然不在意那些視線,面對釉釉顯得生動的表情,一出了帳外,立即板起,眉眼像是沾著不耐煩,自顧自地穿過大草原。
挑了個清靜處站定,小橘拿出手機,快速撥了一串號碼,等待另一端接通。
鈴聲還在響動,樹叢後卻有一陣陣腳步聲接近。小橘挑起眉毛,透過葉隙瞥了過去,瞧見幾個有點面熟的女孩正聚在一塊。印象較深的是那名黑髮及肩、戴眼鏡的少女――身為班遊總召的小晴。
小橘懶得去想她們來這邊做什麼,只要別吵到他講電話就好。他一邊聽著手機裡的鈴聲,一邊腹誹著對方的慢動作。
就在小橘眉頭越皺越緊,想著乾脆掛掉電話,晚點再回報之際,手機終於接通,一道絲絨般悅耳卻帶著冰冷的男性嗓音在小橘耳邊響起。
「狀況如何?」
不輕不重的四個字,連一聲招呼性的「喂」都沒有,但小橘就像是已經習慣了對方的說話方式,臉臭歸臭,卻不敢造次。
「目前沒有異狀,釉釉會跟在她身邊。晚上我不會參加夜遊,好應付可能發生的突發狀況。」
「嗯。目標如果出事,你也不用回來了。」簡單到殘酷的句子落下後,這段通話也宣告結束,僅留下嘟嘟嘟的盲音迴盪。
嘖,死老頭。小橘在心裡罵道,同時將手機收好,毫不在意樹叢後傳來的窸窣交談聲,雙手插在夾克口袋裡,逕自踩著無聲的腳步離去。

沒有人察覺小橘的出現與消失,此時聚在樹叢後的幾個少女是因為對於夜遊的小隊分組有意見,而把小晴找來這地方。
「為什麼我要跟貓貓一組?」一頭短髮、充滿男孩子氣的少女雙手環胸,語氣很是不滿,「妳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討厭她了。」
「我跟花兒的心情一樣。我也不想跟討厭的人同隊。」留著妹妹頭的嬌小女孩附議,不情願地噘著嘴巴。
面對兩位同學的抗議,小晴面色不變,表現出來的態度更是強硬不退讓,「決定好的事情不會再更改。與其在這邊跟我吵,還不如把握妳們的自由時間,不要到時候再來抱怨什麼都沒玩到。」
「嗚!可惡,小晴最討厭了啦!」妹妹頭女孩跺著腳,見自己爭取不出什麼,氣呼呼地轉身就走。
男孩子氣的少女仍舊固執地留在原地,就像是要與小晴進行無聲角力般,一雙眼緊緊盯著她不放。
「……我會這樣安排,是有人希望妳跟她的感情變好。」小晴做了一點讓步。
「見鬼了。」短髮少女嘟嚷,像是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表情變得錯愕,「今天可不是愚人節吧?」
「當然不是。」小晴一絲不茍地說,「今天是重要的班遊,我希望大家的感情可以變得更好。」
「妳還真是個浪漫主義者。」短髮少女嗤笑一聲,不過下一秒,神色卻一正,以認真的口吻說道,「但是妳應該知道,自從美依過世後,有些東西是再也回不去的……」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陰山夜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