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定  價:NT$450元
優惠價: 9405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愛是靈魂的滋養,自由是本質,單獨是天性
  所有在愛中的關係都是奇特而又複雜的現象,呈現出愛恨交織的矛盾。當你單獨的時候,你渴望愛;當你在愛裡,又覺得被綑綁渴望自由。在親密關係中,人們常因此吃盡苦頭,進而折磨對方也折磨自己,最後不得不面臨關係觸礁的痛苦局面。唯有在意識中成長,在自由中茁壯,懂得單獨獨處並且感到自在與快樂,人生才會充滿愛。只有在自己充滿了愛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給予他人愛,並且在愛中自由。
  影響二十世紀的靈性大師奧修,用畢生時間闡述、教導人們,希望每個人在追尋各種形式之愛的同時,先要發掘自我生命本源,這是一本能幫助你覺知的書。在奧修帶領下,你會歸於中心,覺知愛、放心自由、享受單獨,發覺屬於自己內在的成熟完滿,盈溢幸福能量。接著,就能進入一段新關係,讓生命不論跳的是單人舞,還是雙人共舞,都能夠悠然自得。
  
本書特色
1. 本書是奧修一生對愛的觀察與啟發,為「愛」下定義,告訴人們不管什麼形式的愛,首先要做的就是愛自己,然後你才有餘裕去愛別人。
2. 本書告訴你如何釋放愛、釋放自由,不綑綁、不執著,愛應該是無私的,是完滿人生的圓,而非令人痛苦的雙面刃。
3. 每一部分均收錄了奧修與門徒的問與答,透過閱讀本書,無論是正在體驗愛的、期待愛、抑或是享受獨身的讀者們,均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各種關於愛的解答。
本書共有四部,第一部闡述愛,奧修告訴我們愛並非多情,想愛別人,要先愛自己,愛的喜悅是來自於意識的探索;第二部進入到關係,許多人在關係中受挫,主因是太愛對方以至於消融了自己,因為害怕失去不願給對方空間,殊不知卻反而造成分離,在這裡奧修告訴我們該怎麼維持健康的關係和互動;第三部論自由,當愛成為執著時,就成了負擔與束縛,因此奧修認為我們該維持單獨的個體性,在獨立、自由的意識中行動;第四部談單獨,單獨即是真實的你,也是你的神性,在單獨中才能體會到「存在」的滋味,只有當你意識到自己時,愛才能流動。

奧修(OSHO)

奧修,世界知名的靈性大師。一九三一年生於印度,畢業於印度沙加大學哲學系,於傑波普大學擔任九年哲學系教授,之後遊歷印度各地。一九七四年在印度孟買東南方普那(Pune)創建「奧修國際靜心中心」,吸引大批西方年輕人及各國求道者前往體驗靜心與轉化,於一九九○年離開地球。

他對門徒及求道者的演講已被錄製成六百多種書,翻譯成三十多國文字。奧修的教誨無所不包亦無法歸類,從個體對意義的探尋,到當今面臨最迫切的社會與政治議題等皆有觸及。奧修述而不作,所有書籍都是以他的聲音與影像記錄謄寫而成,是他三十五年來對世界各地聽眾之自發性演說。印度〈週日午報〉將奧修與甘地、尼赫魯、佛陀等人並列為改變印度命運的十位人物之一。


譯者簡介
黃瓊瑩  Sushma

世新大學公共傳播系畢業,曾任職網路與外商公司,現專事文字工作。大學時代起,開始參與「奧修多元大學」治療師來台帶領課程之口譯工作,口譯的治療團體與個案包括:西藏脈動、通靈、前世催眠、靈性彩油、身體能量平衡、家族星座治療。譯作有《成熟》、《勇氣》、《覺察》等書(均由生命潛能出版)。

推薦序/存在的愛,無所不在
                                 
    愛能帶給人解脫,讓人了解自由的真諦。在任何關係裡,一句惡意的話語或使壞的心眼,終會帶來不安及悔意。為了要讓自己能夠自由地遨遊世間,更需要體恤他人的制約,去除彼此的綑綁。我們來自整體,平和回家總是心的嚮往。讓自己處在愛的狀態裡,為生命見證豐沛的自由,去經歷人類至高的善與慈悲。
    當你被愛融解、被自由滋養時,也要享受單獨,這將帶領你迎向無遠弗屆的生命藝術。我們來自浩瀚的源頭,經過一番波折與洗禮,終將獨自回歸源頭。單獨是人們與生俱來熟悉的本能,又同時能讓你與整體交融。但是由於長期習慣性地將思緒專注在不愉快的情境上,忘記了家的浩瀚與存在的單純。這一切的過程,是否就是為了喚醒陳封已久的記憶──單獨即是全然。
賴佩霞
媒體人,自喻為求道者
認真習油畫與攝影,九十年四月曾在私人俱樂部舉辦「個人習作展」

------------------------------
作者序/愛與真理
——奧修
對於一個活在愛的奧秘裡的人,他所觸及到的不是真裡的反射,而是真理本身。唯有來自意識的愛,才能使你與真理接觸,那般的愛不是出於身體,而是你最深處的本質。渴慾的感覺是身體層面的現象,愛則是意識層面的現象,但人們對自己的意識一無所知,所以總是錯將肉體的渴求當成是愛。
世上懂得愛的人非常稀少,那些懂愛的人是如此沉靜、安定……在沉靜與安定當中,他們接觸到自己存在的深處及靈魂。當你與自己的靈魂交會之時,你的愛便不再是一種關係,他將如影隨形地跟著你,在你所到之處、對你所互動的每個人,你都帶著愛。
目前你所認定的愛是針對某個人、侷限給某個人的,但愛卻不是一個可受限的現象。你可以將它置於張開的手掌心,可是無法將它緊捏在拳頭底下;緊握的雙手什麼也沒能抓到,一旦你鬆開手,整個世界便都是你的。
蘇格拉底說的沒錯,了解愛的人也會了解真理,因為兩者是同一個經驗,只是稱謂不同罷了。假如你還不懂真理,記住,你也還不懂愛。
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比得上愛,更能幫助人類領略這項天生就擁有的祝福。

推薦序 存在的愛無所不在
作者序 愛與真理

第一部    愛
第1章 多情非真情
第2章 先愛你自己
第3章 享受以自我為重心
第4章 真愛不會執著

關於愛的問答

第二部    從關係的形式到互動
第5章 永續的蜜月期
第6章 情慾的追求
第7章 給彼此空間
第8章 關係是最佳公案

關於愛的問答

第三部    自由
第9章 自由是你的本質
第10章 性壓抑是問題根源
第11章 小心衛道人士
第12章 自然接受性能量
第13章 新人類的生活形態

關於自由的問答

第四部    單獨
第14章 單獨是你的天性
第15章 放下對人際的期盼
第16章 記得自己

關於單獨的問答

警語 靜心與慈悲
結語 擁抱矛盾

真愛不會執著

愛視為一讓人免於執著的自由;
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
……男人為女人的愛所囚禁,女人味男人的愛所囚禁,
兩者均不見容於自由彌足珍貴的王冠。
然而,男人與女人是愛的一體,
既無法分開,也無法區分誰是誰,
他們其實再值得愛的獎賞也不過了。

──摘自麥凱爾‧奈米(Mikhail Naimy)《墨德之書》


  《墨德之書》(The Book of Mirdad)是我最喜愛的書之一,墨德是一位虛構的人物,但他的一言一行每每顯出十足的重要性。這本書不該被當成小說來讀,你應當將它視為一部聖書──也許,是一部絕無僅有的聖書。
我同意墨德所說的:愛是唯一讓人免於執著的自由;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
事實上,你必須探討的是執著本身的現象。為什麼你緊抓著某件事不放?因為別人也許會偷走它,你唯恐失去它。你所害怕的是,今天你所擁有的,明天也許就不在了。
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對於你所愛的那個女人或男人,有以下兩種可能:你們之間不是更親密,就是更疏離。說不定明天你們依舊是陌生人;也說不定你們如此地靠近,使得你們不再是兩個人,肉體上當然是兩個人,但彼此的心已融為一體。你們的心正哼唱著同一首歌,幸福的雲朵將你倆團團圍住。你們消失在那般狂喜之中,你已不是你,我也已不是我。愛是如此的淋漓盡致,愛是如此的強烈與來勢洶洶,使得你們無法自持,只好讓自己被淹沒與消融。
在那樣的消融中,誰要去執著?又要對誰執著?萬般皆如是(Everying is)。當愛的花朵全部盛開時,你將發現萬般皆如是。沒有了對明天的恐懼,執著、罣礙、婚姻或任何的契約與束縛也都不存在了。
婚姻除了是一只生意上的合同之外,還能是什麼?當你在法官面前彼此許諾時,這是對愛的一種褻瀆!你所依循的存是存在裡最次等,也最醜陋的──法律。將愛帶到法庭上,就是犯下了一項無可赦免的罪,你在法官面前許下諾言:「我們願意結為連理,而且永遠在一起。這是我們對法律的承諾:我們將永不分離,也永不背信忘義。」你認為這不是在冒瀆愛嗎?這不是將法律擺在一個比愛更高的位置嗎?
法律是專為那些不懂得愛的人所設的;法律所適用的對象是瞎盲、沒有眼睛的人;法律是給那些已經遺忘心的語言、只知頭腦語言的人所使用的。墨德的話極為珍貴,你應該好好了解他所說的──不只從你的理智,不只以你的情感,而是用你的全心全意;你必須以整個人,將他的話一飲而盡。
    愛是唯一能讓人免於執著的自由……因為,當你愛的時候,「愛」是你唯一能想到的事情。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每一個片刻的來臨都充滿新氣象、新榮耀、新樂章;每一個當下都帶來新的舞步教人翩翩起舞。舞伴或許會換,但愛總是長駐。
    希求伴侶永遠不變就是執著,為了你的執著,你必須對法院、對社會、對一切愚蠢形式做出承諾,萬一你違逆了那些形式,在周圍的人眼裡,你將喪失所有的敬重與顏面。
    愛不會執著,因為愛永遠不會令人失去尊嚴,為了你的執著,你必須對法院、對社會、對一切愚蠢形式做出承諾,萬一你違逆了那些形式,在周圍的人眼裡,你將喪失所有的敬重與顏面。
    愛不會執著,因為愛永遠不會令人失去尊嚴,愛即是榮耀,愛的本身即是受人敬重的,你無論如何也不能改變這一點。並不是說,伴侶不能變換,而是換不換都沒有關係;要是伴侶換人了,而愛依然像河水般流動,那麼這世界其實會比現在擁有更多的愛,不像水龍頭,只掉下一滴、兩滴水出來。愛需要像海洋般潮湧,而非如同公共水龍頭一樣慢慢滴落;婚姻是一種公共現象。
    愛是宇宙性的,愛不會只邀請幾個人來慶祝,它會邀請眾星、太陽、花朵、小鳥,歡迎整個存在一同加入慶祝的行列。
    愛不需要其他的東西──面對一個繁星點綴的星空,人生還有什麼遺憾?只是幾位朋友……整個宇宙都對你那麼友善,我沒見過哪一棵樹是討厭我的,從以前諸多的爬山經驗中,我從未見任何一座山對我有敵意,存在中的一切都是親切可人的。
    當你對愛的了解開花之後,執著根本就不存在了。你可能經常更換伴侶,那並不代表你拋棄別人,說不定你會回到同一位伴侶的身邊,無論怎麼做,你都沒有抱持既定的偏見。
    人應該將自己當成是一個在海邊撿拾貝殼與彩石的孩童,恣意地享受著海灘上的一切,好像自己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寶藏似的。假使一個人能夠享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不但自己活得自由,也讓別人活得自由,那麼這世界不但增添了動人與優雅的品質,還將充滿奪目的光彩,因為每顆心的火焰都被點燃了,那將會是個大異其趣的世界。一旦你懂得這火焰,它將會燃燒得越發熾盛,且開花結果,如同樹木的成長一樣。
    然而,你所以為的愛並非愛,所以才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例如某人對你說:「你看起來真是美若天仙!我愛你愛得無法自己,這世間沒有任何女人能像你一樣。」你聽了不會反駁說:「你並沒有資格說出這樣的話,因為你還沒有識遍全世界的女人。」沒有人會記得去想一下,那些隨口說出的話有多不合理。
    那些是人們從電影、小說中學到的玩意兒,都是毫無意義的對話,他們背後真正的意思是:「你何不直接到我床上來?」但我們是文明人,要是沒有先寒暄、介紹一番,再來點開場白,你不能直接對人家開口說:「我們上床吧!」對方保證會跑去警察局報案,告訴警察:「這個男人出口猥褻!」
    然而,如果你用有教養的方式,先給對方一道冰淇淋吃──讓心稍微冷卻一下──再獻上一把玫瑰花,幾句花言巧語……接下來,兩個人一定心中有數,結局遲早會是在某個宿醉的早上,一個人頭痛,另一個人偏頭痛,兩個人在醒來之後,尷尬地看著對方,心裡想著一件事:「我們在床上做了什麼?」其中一人會躲在報紙後面,佯裝在讀報紙,另一個人在準備泡茶或咖啡,好讓自己給以忘掉發生過的事。

    男人為女人的愛所囚禁,女人為男人的愛所囚禁。
    兩者均不見容於自由彌足珍貴的王冠。
    愛一成為執著,就淪為一種關係;愛一成為索求,就形同一座監獄,這樣的愛已經摧毀了你的自由,使你無法在天空中翱翔,因為你被囚禁了。而你不禁會想……特別是我在想我自己,人們總猜想我在房裡都做些什麼,而我也在猜想他們──這兩個人都在做些什麼?我自己一個人至少是自適自在的,如果有另一個人,表示一定會有麻煩產生;如果另一個人在那裡,就沒有安寧,對方一定會要求點什麼,或說些什麼、或做點什麼,或者強迫你做件事情。更慘的是,要是同一個人一再這樣做,日復一日……
    發明雙人床的是人類頭號的敵人,你連在床上都沒有自由!你不能隨便亂動,因為你身邊躺著一個人,而且通常都是對方占去絕大部分的空間,要是你能有一小塊地方可以睡,那你還算幸運,但別忘了,對方使用的空間還會繼續擴大。
    這是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在女人日益壯大的地方,男人卻日漸萎縮,其實一切都要怪男人,是他們讓女人發胖、懷孕的,後頭還有更多麻煩,一旦你將兩個人擺在一起──第三個人很快就會來報到,要是第三個人沒有出現,鄰居就會很「關切」地詢問:「怎麼回事?為什麼沒生小孩?」
    我曾在不同地方與許多人一起住過,有件事總令我詫異:人們不知道在焦慮些什麼,讓他們老是要找他人的麻煩?假如某人一直沒結婚,他們會擔心地問:「你怎麼還不趕快結婚?」好像結婚是宇宙的定律,每個人非遵守不可。在煩不勝煩之下,當事人會認為不如結婚算了,至少可以停止眾人給自己的折騰,這下你就錯了,等你一結婚,他們會換成問你:「什麼時候要生小孩?」
    這下問題就更大了,生孩子不是你能決定的,孩子也許會來,也許不來,就算會來也是按他自己的時間來。可是人們卻騷擾你……「一個沒有小孩的家就不像家。」沒錯,沒有孩子的家,就像是一座安靜的廟;而有了小孩的家,就像是一間瘋人院!而且小孩越多,你所面臨的麻煩事會增加好幾倍。
    我安安靜靜地坐在房裡,我一生都是這樣,從不去過問別人的事,我沒去問任何人:「你為什麼不結婚?為什麼不生個孩子?」我認為提這種問題很沒有禮貌,這是在干涉別人的自由。
    人們與配偶、小孩每天住在一起,由於每一位進入家庭的成員會干擾許多事情,你自然變得越來越不敏感,你所聽到的會變少,看到的變少,聞到的變少,嚐到的也漸漸變少。
    你並沒有百分之百地使用你的感官,那正是為何當某個人第一次談戀愛時,你一眼便可以從他臉上的光彩看出來,你看到他走路的時候,像是踩著一支清新的舞步;你看到他的領帶打得很正,身上的衣服燙得平平整整,你曉得他一定是有什麼不尋常的事。不過好景不常,一、兩個禮拜之後,他就會覺得無趣,你看到灰塵又落在他身上,昔日光輝不再,他又再次拖著蹣跚的步伐,而不是踏著小舞步。儘管花朵如往昔綻放,花兒的美他卻視而不見;星兒一再對他拋媚眼,他也不抬頭仰望天空。
    許多人根本就沒朝天上看過,他們緊閉著雙眼活在地面上,好像深怕星星會掉下來砸中他們一樣。喜歡躺在滿天星空下睡覺的人寥寥無幾,人們對無邊無際的感覺,以及單獨、黑暗都有恐懼。
    無數的人日復一日地過著這種生活,心中不禁在想:要是他們還是一個人多好,要是不必煩惱愛情與婚姻這些事該多好……但現在一切木已成舟,你無法再回到過去,你不能再保持單身。實際上, 或許你也十分習於那座監獄,已經離不開它了。那座監獄是一種安全的保障,儘管過得很慘,一切還算舒適;棉被已經舊了,但是在雙人床上,至少你不是孤單一人在品嚐不幸。事實的情況是:某個人給你製造了那個不幸,而你也為他或她製造出不幸。
    愛,必須是一種賦予自由的品質,不是給你套上枷鎖;愛,能為你添上一對翅膀,支持你盡情地展翅翱翔,飛得越高越好。


男人與女人是愛的一體,既無法分開,也無法區分誰是誰。
他們其實再值得愛的獎賞也不過了。
    《墨德之書》將會是那些屹立不搖的經典之一,直到地球上的最後一個人消失為止。這本書的作者已被人遺忘,墨德這個杜撰的人物是書中的英雄,而寫出這本書的人……他叫麥凱爾‧奈米,不過他的名字並不重要,他的書是這麼了不起,遠比他的名字來得偉大。他曾再嘗試創作另一本類似的鉅作,只可惜失敗了,他還有許多本著作,但《墨德之書》就宛如聖母峰,其他書相形之下只是小山丘,顯得無足輕重。
    當你了解到愛是兩個靈魂的相會──而不僅止於男人與女人的荷爾蒙相會──那樣的愛,將能賜與你一雙翅膀,它能為你在生命中帶來深入又清晰的領悟,這時相愛的人才能第一次成為朋友,否則他們只是變相的敵人。
    愛是獨一無二的靈性,但宗教與那些逃離世界的人──那些所謂的聖人,其實是無法面對生命的懦夫──玷污了關於愛的一切。他們譴責性,而由於譴責性,他們也譴責愛,因為人們將性與愛視為同一件事。性與愛是兩回事,性是你的生物能中非常小的一部分,你必須學會一件事:性只是社會、種族必須延續下去的一種需要,如果你需要的話,可以參與這個現象。但是你無法避免愛,要是你拒絕愛,你的創造力會凋零,你所有的感官會變遲鈍,一層灰濛濛的塵埃籠罩在你身上,你成了不折不扣的活死人。
    沒錯,你呼吸、進食、講話,你每天去上班,直到死亡來臨,才將你從一生的無聊中解救出來。
    如果性是你的唯一,那你可說是一無所有,充其量,你只是一具生物傀儡,為宇宙繁衍生命的一座工廠。但是,如果你能讓愛成為你真實的本質,並且在刻骨銘心的情誼中與另一個人相愛,當兩顆心在一種同步狀態中翩翩起舞,你們可說已經合為一體,這時候,你不再需要去找尋其他的靈性,因為你已經擁有了。
    愛是你朝向終極體驗的引航,你可以稱那是「神」、「絕對」(the Absolute)或「真理」,這些只是不同名相。其實「終極」是沒有名字的,但愛能指引你朝向那無名的體驗。
    假使你所想的只有性,從未意識過愛的存在,那麼你算是白活了一場。沒錯,你生了幾個孩子,但你過得並不快樂;你會打打、看電影、觀賞足球賽,你會經驗到完全無用、厭煩、衝突的感覺,還有一股無時無刻都在的焦慮不安,存在主義者叫它做「憂慮」(angst)。你永遠無法領略存在真正的美,體會宇宙真實的寧靜與和諧。
    愛,讓這樣的心領神會成為可能。
    請別忘記,愛是沒有界限的。愛無法嫉妒,因為它並不占有,以愛去占據某個人是極為醜陋的。當你占據某個人時,你已經扼殺了這個人,因為你將他貶為東西。
    只有東西才能被占據;愛賜予自由,愛即是自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