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小女金不換01
  • 小女金不換01

  • 系列名:文創風
  • ISBN13:9789865090241
  • 出版社:狗屋
  • 作者:君子羊
  • 裝訂/頁數:平裝/328頁
  • 規格:21cm*14.8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7/26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 書 特 色
古裝穿越+兩小無猜+農家女發家致富種田文
傻妞安雲開被老實和善的安其滿夫婦領養,初來乍到癡傻不得人疼,常遭刻薄的奶奶厲氏打罵奚落,唯有隔鄰年歲相仿又同病相憐的小磕巴丁異暗中接濟,做她唯一的玩伴。時日漸久,她不再傻如痴兒,施計阻止了厲氏的苛待,在外並和丁異結盟對抗小覇王曾八斗,甚至因緣際會請來神醫為母看病,眾人驚覺此二童不可小覷,兩人開始不同的際遇,一個走向經商、一個開始習醫……

內 容 簡 介
她順其自然地過起了古代小村姑的日子,方知農家生活不易,
日日幹活不得休,動輒還得忍受極品親戚打罵一波!
莊稼人看天吃飯很心酸,何不山不轉路轉?機靈的她另有了新主意……

安雲開沒想到農家養女的日子不好過,她穿越而來啥事都沒做便先遭一頓打!
這才發現自己頂替的原主傻妞處境堪憐、是個癡兒,遭人拐賣至此,
好心的爹娘瞧她可憐買下了她,只是家有刻薄吝嗇的奶奶動輒打罵;
又逢災年三餐不濟,全家日子過得苦哈哈,她尤其瘦得乾巴巴,
連隔壁同病相憐的孩子丁異都不時塞顆鳥蛋接濟她……
傻妞已是淒慘無比,沒想到丁異的身世更是慘中之慘!
有個游手好閒的無賴爹和冷淡的啞巴娘,沒人關照,還因口吃毛病被霸凌。
她生性仗義看不過去,左手略施小計懲治奶奶為爹娘出氣,
右手和丁異結盟整整地方小霸王曾八斗,要他不敢再笑她傻、笑他結巴。
不料此舉惹來大禍!小霸王回家告狀,地主曾家上門找碴,
導致大伯為撇清關係要分家,柔弱娘親憂心病倒,一連串風波令人措手不及!
幸而丁異請出從不下山的神醫來治病,事情有了轉機,也改變了兩人的命運……
君子羊,一個生在鄉下小院子,長在蛙聲稻香間的土孩子,讀書長大後進了城市生活。終日奮鬥的目標是有朝一日可以在有山有水有善鄰的僻靜小山村,有個自己的小院子,院外的田裡種上果蔬,院內養上貓、狗、雞鴨,悠閒度日。
目前這個目標還沒實現,所以先在筆墨間編織這樣的小日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一章
好餓啊──
僵硬冰冷的寧雲開半睡半醒間,餓得發狂,好想吃肉餡大包子。
怪了,昨晚睡前才吃了一大碗泡麵,怎麼這麼快就餓了?還沒等她想明白,就聽到一陣怒罵聲傳來。
「哭、哭、哭!這事就怪妳!滿大街要飯的隨便撿一個回來養大,等妳死了就能摔瓦打幡哭墳,妳現在弄個傻子回來有屁用,養大了連份彩禮錢都賺不回來!」
尖銳的聲音刺得人耳膜生疼,雲開皺了皺眉。
隨後,又有人淒淒切切地哭訴︰「娘,開兒不傻,她只是剛到咱們家還認生,所以反應慢了些。」
開兒?誰啊?寧雲開有聽沒有懂,刻薄的罵聲和淒慘的哭聲一起轟炸她的大腦,就在此時,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伴著嘲笑聲猛灌進來,灌得寧雲開目瞪口呆。
原來,她是穿越了!穿越到一個跟她同名也叫雲開的傻妞身上!
這傻妞是被拐賣到此處、又被人救了帶到廬安村的,「雲開」是到這兒之後,養父母按照輩分重新給她取的名字。門外在哭泣的就是救了她的人、她現在的娘親梅氏,而外面高聲叫罵的則是梅氏的婆婆厲氏。
安家是典型的三代同堂。安老頭安麥熟和厲氏有三兒兩女︰大兒安其金娶妻楊氏,有八歲的大郎和五歲的大姊兒安雲好兩個孩子;大女兒安如玉嫁到了鎮上,有兩個兒子;二兒安其滿娶妻梅氏,成親五年無所出,一個月前夫妻倆領養了安雲開回來招弟;三兒安其堂在私塾讀書,尚未娶妻;小女兒安如意十二歲,未定夫家。
因為安雲開是個智商只有三、四歲的傻妞,安家的男人們還好,但楊氏和安如意卻認為安雲開的到來讓他們一家成了村裡的笑話,恨不得立刻將她趕走;連大伯家的安大郎也以欺負安雲開為樂;看她最不順眼的是當家主母厲氏,天天就想著要把她攆出去或弄死才甘心,在這五穀歉收的荒年,養個癡兒簡直是浪費糧食。
剛剛那一頓毒打,厲氏就是想要傻妞的命。她也算成功了,安雲開死了,不過寧雲開來了!
同名也是「猿糞」……寧雲開,不,現在是安雲開,動了動生疼的小手,小心翼翼地順著脖子往下檢查身體。
沒有胸,很正常,安雲開才九歲;肋骨也好好的,那樣一頓毒打也沒被打斷,運氣很好;竹竿一樣的腿,直的,兩條一樣長;腳趾頭,一個不少!
她慢慢動了動腳,撐著瘦弱疼痛的身子下炕,試著走幾步,意識到自己的不同,內心湧上了喜悅──她不是瘸子了!上輩子是瘸子的安雲開激動得掉眼淚,老天爺待她不薄,給了她一個健全的身體重活一回。
「還不給我讓開!」門外,厲氏一棍棍地抽在二兒媳梅氏身上。「我叫妳護著個傻子!我叫妳護個賊!敢偷吃我的蛋,今天老娘非打死她不可!」
梅氏瘦弱的身體被打得左搖右晃,但仍擋著門。「娘,開兒知道錯了……您饒了她這一回,我會教懂她規矩的……」
外頭幾個看熱鬧的也開始勸架,安家大兒媳楊氏扯著嗓子給婆婆拱火。「二弟妹,一個傻妞妳護著做什麼?還不如趁這工夫多織些布、繡些花好賣錢呢。」
提到錢,厲氏的罵聲和棍子聲更響了,梅氏忍著疼痛不斷哀求。她的聲音沒撫平厲氏的怒火,卻激起從沒被母親疼愛過的雲開的護母之心。
雲開顧不得自己的疼痛,繞過外屋的織布機奮力拉開門,衝出去用她細弱的腿撐住梅氏倒下的身子,抬手抓住厲氏的燒火棍。
以往只會躲的傻妞忽然跑了出來,所有人都愣了。厲氏試了幾次,抽不回她的燒火棍,張口就罵。「妳這傻子,把老娘的鴨蛋吐出來,吐出來,吐出來!」
厲氏這麼一喊,雲開這才想到被傻妞生吃下去的鴨蛋,猛地胃裡一陣翻絞,她轉頭一嘔,摻雜著碎蛋殼的黏稠液體全吐在大伯娘楊氏的褲子上,眾人再愣住。
詭異的安靜被蹲在樹上看熱鬧的烏鴉「嘎嘎」打破,圍觀村民的爆笑聲和楊氏的尖叫聲一併響起。
「真吐出來了!哈哈──」
「傻妞一點也不傻啊,四嫂讓她吐,傻妞立刻就吐出來了!這麼聽話了四嫂還想怎麼樣?哈哈──」
「笑個屁!都給老娘滾、滾、滾!」粗裙木釵的厲氏操著她實用的三重奏罵腔,燒火棍一揮,想將眾人趕出院子。
梅氏趁亂爬起來,低聲對還在乾嘔的雲開道︰「開兒快哭,用力哭!」
雲開心領神會,大哭道︰「是伯娘讓我偷鴨蛋的,大郎拿了一個,還不給我吃,他們騙我,一點也不好吃,我肚子疼……」
見傻妞臉上的土被淚水沖出兩道溝,圍觀的村民覺得可憐又好笑,紛紛開口幫腔了。
「其金嫂,妳欺負個傻子幹麼呀!」
「四嫂,妳家日子也不算差啊,何必把個孩子餓成這樣……」
「可憐這孩子,還真是個傻子,鴨蛋本就腥,還生吃。」
「……」
好面子的厲氏三角眼狠瞪讓她丟臉的大兒媳婦楊氏。楊氏顧不上褲腿上的噁心東西,慌忙辯解道︰「誰讓妳拿的?再瞎說就把妳扔山溝裡餵狼去!」
雲開哭得更大聲了。「是妳叫我拿的,又要搶去給大郎,我好餓才吃掉的──」
雲開的話音還沒落,厲氏的燒火棍就招呼到了楊氏身上。「好妳個賊婆娘!」
楊氏一邊閃躲一邊嚷。「娘啊,您怎麼能相信個傻子的話呢,這都是二弟妹教她說的!我的親娘嘞,您甭真打,疼啊!」
聽她還在胡說,梅氏氣得直咳嗽,雲開一眼看到楊氏的寶貝兒子安大郎跑進院裡,哭得更大聲了。「為什麼大郎有鴨蛋我沒有?我好餓,我要吃鴨蛋──」
安家養的一群雞鴨,只有一隻母鴨熬過去年的饑荒和瘟疫活了下來,開春生的鴨蛋厲氏只留給在讀書的三兒安其堂吃,長孫安大郎也是沒分的。
安大郎不明所以,昨天被母親偷餵了一個,正美著無處炫耀,聽見雲開的話立刻頂回去。「妳是撿來的傻妞,就不給妳吃!」
也不知道誰是傻子!雲開心裡暗笑,嘴裡繼續哭鬧。「大郎還有帶黑芝麻的桂花糕可以吃,我也要吃──」
「桂花糕可甜了,饞死妳個傻妞!」大郎衝著雲開吐舌頭。
楊氏嚇得臉都白了,那桂花糕是大姑姊安如玉拿回來孝敬厲氏的,被厲氏藏在櫃子裡,昨天她才趁著婆婆出外串門子偷了一塊,躲屋裡吃的時候被大郎看到才分給他一小角。
厲氏聽得火大,直接問孫子道︰「大郎,昨天吃的桂花糕和鴨蛋是誰給你的?說實話奶奶就再給你一大塊桂花糕!」
「大郎──」楊氏怕兒子被桂花糕收買了,急著使眼色。
「我娘──」安大郎立刻被桂花糕收買了,喜孜孜地伸出黑乎乎的胖手。「奶奶,要吃!」
這也太蠢了,雲開哭不出來了。
吃瓜群眾們無語望天,這家到底哪個才是真傻子啊!
厲氏的怒火轉移到楊氏頭上,大吼一聲。「如意!」
「是。」跟娘親心有靈犀的安如意跳出來趕人。「奶奶、伯娘、嬸子,我娘要教兒媳婦,就不招呼大夥兒了。」
安家的黑木門「哐噹」一聲關上後,楊氏立刻跪下,抱緊婆婆的大腿懺悔。「我的親娘嘞,我拿東西都是為了大郎啊,他吃不飽耽誤長個兒啊──」
大郎一看娘這樣,也明白惹禍了,跪在另一邊抱著奶奶大哭。「奶奶,土蛋坐在咱家門口吃他奶奶買的槽子糕,一口也不給我吃,我要拿桂花糕出去饞死他!」
土蛋的奶奶安五奶奶跟厲氏是鬥了三十多年的老妯娌、死對頭,厲氏一聽就跳腳了。「什麼?那個沒教養的王八羔子!如意,帶大郎洗手去,給他一塊大大的桂花糕出去吃!德行!槽子糕也敢拿到老娘家門口得瑟,我呸!」
一口桂花糕都沒吃到的安如意黑著臉拽著大郎走了,厲氏瞪著掛在自己大腿上的楊氏。「別以為大郎擋著,老娘就不收拾妳!吃了多少東西雙倍給老娘補回來!」
楊氏立刻跳開。「我不會繡花又織不好布,孩子他爹幹活的錢也全交到您手裡了,我一文錢也沒有啊!」
厲氏信她才有鬼。「補不上就甭想上桌吃飯,吃妳的嫁妝去!」
兩畝田的嫁妝是楊氏欺負梅氏、好吃懶做的底氣,現在倒被婆婆拿來堵她自己的嘴。
收拾了大兒媳婦,厲氏又轉頭瞪著靠在門邊的二兒媳婦和傻妞,惡狠狠罵道︰「妳們給我聽著,哪個再敢動老娘的東西,老娘打斷她的腿!」
 在厲氏眼裡,安家除了兩個兒媳婦的嫁妝和她們做女紅賺回的錢,剩下的都是她的。
這一關算是過了。安雲開跟梅氏進了西廂房後,身子冷得打顫。
梅氏用被子把閨女包住,取來濕手巾給她擦臉,心疼地道︰「外頭冷,妳還傷著,別再下炕了,蓋好被子別動,娘給妳燒水去。」
雲開拉住梅氏的手。「娘,疼不?」
這個夢裡喊了數遍的稱呼,足以讓從未被母親疼愛過的孤兒雲開落淚。梅氏用舊頭帕把散亂的頭髮包好,回頭見閨女淚汪汪的模樣,安撫道︰「娘穿得厚,一點也不疼。」
梅氏隨即出了房,雲開蜷縮在被窩裡,打量眼前的這間屋子。刷了白灰的牆面,糊著紙的小窗戶,靠窗的土炕占了半間屋子,地上擺著一張八仙桌並三個長腳圓凳,靠牆依次擺著高矮櫃,家具都是紅漆的,不算精緻但很結實,應是梅氏的嫁妝。
八仙桌上放著被麻布蓋住的繡架,梅氏女紅出色,每日除了洗衣做飯外,就是在屋裡忙活繡花或織布。因牆是白的,屋內收拾得乾淨,所以並不顯得昏暗,倒有幾分清爽,也沒什麼怪味。
安家老實本分的老二安其滿娶了巧手賢慧的梅氏,本是門登對的好親事,可惜梅氏五年無所出讓人笑話,一個月前兩口子又領回傻妞,使得厲氏看梅氏越發不順眼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