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小女金不換02
  • 小女金不換02

  • 系列名:文創風
  • ISBN13:9789865090258
  • 出版社:狗屋
  • 作者:君子羊
  • 裝訂/頁數:平裝/328頁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7/26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 書 特 色
古裝穿越+兩小無猜+農家女發家致富種田文
因惹到了曾大地主,為了避免拖累家人,安其滿夫婦帶著養女搬出老家自耕自田。機靈的雲開想方設法做生意協助家計,不僅順利把自己的詩集賣給曾大地主,還以得來的銀兩為本,讓養父購置糧種及小豬、小鴨,又利用上佛寺燒香的機會批回新奇玩意兒販賣,獨家生意做到了城中的大商號去,有此聰明腦袋和好本事,再也無人敢叫她傻妞。

內 容 簡 介
他早已認定了她,
打從她來到村裡、兩人不說一句話隔牆而坐開始;
孤伶伶的兩人逐漸依賴彼此,有她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神醫出手就是不同凡響,不僅醫好了她娘親,連大地主都轉為巴結;
只不過神醫欽點要帶走丁異習醫,竟被他一口拒絕?!
雲開知道他是不願離開她,於是說服他上山學藝勝過被不肖爹爹管教,
爹不疼、娘不愛的孩子唯有學成一身本領,日後兩人齊心努力方有前途……
好不容易送走了他,她還得解決隨之而來的問題──
分家是好事,但首要之急是得先攢銀子、吃飯過日子!
靈機一動,她寫下苦背許久的詩稿先賣一波當本錢,再領著爹娘做小買賣,
甚至製出巧絕當代的蘆葦畫賣錢,獨門生意做到了縣城去……
不料名氣漸響竟出現仿冒品打對台,來源還是她並不陌生的青陽寧家?!
寧家家主素以學問高深、品德高尚著稱,會做這種不入流的事嗎?
而某個記憶片段又讓雲開困惑,好似她和寧家有糾纏不清的關係?!
她想弄個清楚明白,寧家人究竟是善是惡,她的身世又是如何?
君子羊,一個生在鄉下小院子,長在蛙聲稻香間的土孩子,讀書長大後進了城市生活。終日奮鬥的目標是有朝一日可以在有山有水有善鄰的僻靜小山村,有個自己的小院子,院外的田裡種上果蔬,院內養上貓、狗、雞鴨,悠閒度日。
目前這個目標還沒實現,所以先在筆墨間編織這樣的小日子。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十一章
朵氏依然下落不明。
不斷有出去尋人的村人回來,都說沒有一點消息。丁異也被人從藥谷帶回來了,丁家老太太緊盯著丁異問道︰「你娘呢?」
丁異茫然地搖頭。
「裝什麼大瓣蒜!你不知道誰知道,有人看到你好幾天前回去了,那會兒你娘在不在?」丁家老太太氣急敗壞地追問。
丁異點點頭。
「你倒是說話啊!」丁老太太急得舉起枴杖要打。
里正曾前山立刻上來攔著,拉住丁異問道︰「那天你回去,你娘在幹啥?」
「織,布。」丁異低聲道。
曾前山又問道︰「那天你娘有沒有跟平日不一樣的地方?」
丁異搖搖頭。「沒,有。」
「你在家做了什麼?出來後去了哪裡?」曾前山又問道。
「睡,著,了,去,找雲,開玩,回,去。」丁異慢慢地講完,大夥兒憋住的一口氣才算順暢了。
「這孩子也什麼都不知道啊!」丁大成的媳婦兒黃氏死死地皺著眉。「那弟妹能去哪兒?她身上又沒多少錢!」
「這還用說,一定是勾搭上哪個臭不要臉的東西,跟著人家跑了!把她捉回來,看老娘不把她浸豬籠!」丁老太太狠狠地罵著。「我兒娶了這麼個媳婦,算是倒了八輩子的楣了!」
丁異被嚇得肩膀一抖,低下頭掩蓋滿眼的慌亂。娘現在到哪兒了?千萬不要回來,千萬不能被找回來……
曾前山看著丁異的小模樣也實在可憐,便拍了拍他的背。「去找雲開玩吧,別害怕,會找到的,你娘興許是進城趕集了。」
天黑透時,安其滿三人帶回了消息──朵氏揹著包袱,進城了。
「進城去幹麼了?」丁老太太激動地站起來。
安其金搖頭。「就聽城門口賣茶的人說,看到一個穿藍布衣裳戴圍帽的婦人進城時被風吹掉了帽子,長得非常好,眼角還有顆紅色淚痣。」
朵氏的右眼邊上,便有一顆明顯的淚痣!
「這賤人,真跑到城裡去了!」丁老太太來回轉悠。「這一定是跑回曾家去了,明天老婆子要去曾家討個公道!老婆子倒要問問曾夫人,到底配給我家老二一個什麼貨色!」
「沒去曾家,曾家的主子都去縣城拜佛還沒回來,我們仨去求見了曾家的大管家曾安,他仔細查過了,弟妹沒回曾家。」曾林說道。
丁老太太敲著枴杖。「那就還得麻煩大夥兒明兒一早就進城,幫著咱們找找,晚了就怕她跑了。」
所有人都看著里正,他們都是老實巴交的莊稼漢子,進樹林到各村去找他們能行,但進城挨家挨戶地找,他們真沒那個膽子。
曾前山也覺得不妥。「明日一早大成跟我去趟衙門,請衙門的人幫著找吧。」
安其滿回到家中,把這事告訴了妻女,梅氏一聽就慌了。「她怎麼這麼傻呢,跑到城裡去不是找死嗎?」
 安其滿卻覺得朵氏沒那麼傻。「城門口風再大,也不該把她遮擋面容的帽子吹掉了才對。我琢磨著她這是故意露面給人看的。」
「她這麼做是為啥?」梅氏問道,雲開也認真聽著。
安其滿卻搖頭。「我也搞不懂她腦子裡在想啥。」
「想不懂就不要想了,快洗洗,吃飯歇了吧。」梅氏見丈夫疲憊,很是心疼。
吃飯時,安其滿提道︰「我去東升哥的店裡看了看,咱們拿過去的東西還挺好賣的,這幾天的工夫賣出三十多件。」
梅氏也歡喜了。「錢真的這麼好賺?」
安其滿苦笑。「哪是,就算這些東西全賣出去,也抵不過咱們這一趟的車錢,得看那些佛珠能賣得什麼價錢。」
兩百文一串買來的佛珠,若是找對了門路,興許能賣個好價錢,不過這樣的門路安其滿當然沒有,還是得走東升哥的。
總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兒,安其滿又提道︰「待除完這一遍草,我想進城轉轉,看還能幹點啥。」
梅氏點頭,雲開本想跟爹爹商量一下她的想法,可目前她自己還沒琢磨明白,說了爹爹也不會懂的。
第二日一早,里正帶著丁大成去衙門說明了朵氏的情況。衙門的人對這等沒油水的事情怎麼可能上心,便隨意把他們打發了。
丁大成不死心,在鎮裡四處轉悠找人,里正便由他去,自己坐牛車回了村中。其實在私心裡,里正也不希望朵氏被找回來,倒不是說他覺得朵氏可憐,而是她在村裡早晚是個麻煩。丁家央著人在鎮裡找了三天都沒一點頭緒,只得收了手。
這一日,丁二成靠在車上,隨著車隊慢悠悠地往回走,斜眼見到路邊有兩輛牛車經過。車上拉著七、八個農家夫婦,其中一個頭戴布巾、臃腫肥胖的婦人,圓滾滾的臉上竟還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小疙瘩,看著就瘮人。
丁二成吐了一口唾沫罵道︰「長成這樣還出來噁心人,晦氣!」
見到那胖婦人嚇得緊緊抱著自己的包袱縮在車尾,生怕被人趕下去,丁二成便得意地笑了。
騎馬而來的曾九思也瞧見了這個顯眼的婦人,厭惡地轉開頭,暗道她這張臉跟那害得師母落水的臭丫頭如出一轍。
想到那個丫頭,曾九思又想到他抱著小師妹上岸時,她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自己回來時她扮成小丫鬟偷偷跑來看自己時,那泫然欲泣的小臉,心中一陣不捨,可惜,師傅無意把師妹許給他。

回到南山鎮,丁二成跟管事告假回家,去看看丁異那小兔崽子回來沒有。哪承想他回到家中時,卻撞了鎖。
那臭婆娘從不出門的。丁二成連忙跑到大哥那兒,聽大哥大嫂七嘴八舌地說了一遍後,丁二成火冒三丈!
「一定是安老二,是安老二帶走了我媳婦兒!」
一家子人都愣了。「你胡說啥?」
「他們知道我兒子跟我不親,現在又弄走了我媳婦兒,我兒子不就成了他家兒子了!我兒子賺的錢也就是他們家的,神醫給的好東西也是他們家的!」丁二成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真他娘的打的好算盤,老子饒不了他!」
「無憑無據的,你可不能亂說!」丁老太太皺起眉,雖然覺得二兒子說得也有道理。
「這還要什麼證據,一定是他幹的!」丁二成掙開大哥的箝制,抄起一根雞子粗細的棍子就往安其滿家跑去,丁家人將信將疑地跟著。
安其滿一家正在地裡除草,安其滿拿著鋤頭除掉壟溝裡的草,梅氏和雲開用割草刀剔除離苗近的,順便間苗。
「安老二,你還我媳婦兒!」丁二成拎著棍子跑過來,照著安其滿的腦袋就掄過去,安其滿躲開,握緊鋤頭回身就是一掃,將丁二成掃倒在地!
此時他也不曉得丁二成聽說了啥,心裡有些發緊,梅氏和雲開趕緊跑到爹爹身邊。「沒被打著吧?」
安其滿搖頭,雲開生氣地指著地上打滾的丁二成。「你把我家的豆苗都壓折了,起來!」
周圍幹活的村人都站起來,想不明白丁二成回來了,怎麼會到安其滿家要媳婦兒?
「老子就不起來!」丁二成又發洩地滾了一圈,壓斷一片豆苗!
安其滿彎腰把他拎起來,扔了出去。「你發什麼神經!」
丁二成跳起來,指著安其滿的鼻子痛罵。「你說,是不是你放走了我媳婦兒!」
「神經病,你媳婦跑了跟我有什麼關係!」安其滿皺眉。
丁老太太問道︰「其滿,你說這事跟你沒有關係,你敢發毒誓嗎?」
「要是我安其滿放走了丁二嫂,讓我腸穿肚爛,不得好死!」安其滿立刻開口了。
這誓夠毒的,大夥兒立刻就信了。
黃氏忽然指著梅氏問道︰「要是跟他們沒有關係,其滿媳婦兒能嚇成那樣?」
所有人看過去,梅氏咬咬唇。「我怕你們打起來,開兒他爹吃虧……」
眾人無言。
雲開也繃著小臉問丁二成。「你為什麼說是我爹放走了人?」
「就是你們!你們看我兒子傍上貴人要飛黃騰達賺大錢了,就想拉攏他,讓他聽你們的話,所以才弄走了我媳婦兒!」丁二成理直氣壯地指著安其滿的鼻子。「安老二你說,你說啊,你是不是這麼想的!」
「有毛病!」安其滿又一拳頭把丁二成揍倒在地。
大夥兒這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這拳頭打得真是太痛快了!
安其滿又一把拎起丁二成的脖領子。「走,跟我去里正家評評理,你弄壞了我家的秧苗,給我賠!」
丁二成雖被狼狽揪著,可嘴上還是胡咧咧。「你不把老子的媳婦兒還回來,改天老子就把你媳婦兒抓走,讓你知道是什麼滋味!」
他這話,瞬間把大夥兒驚到了!梅氏嚇得臉色蒼白,雲開的火氣騰地冒了起來。
這是個什麼東西!安其滿的怒火瞬間被點燃,拳頭如雨點般招呼在丁二成身上,村人也藉機踹上兩腳出氣。
曾林等人見丁大成要衝上去幫手,趕忙伸手拉偏架,待到丁二成被揍得差不多了,才上前拉住安其滿。「算了,別跟他一般見識,犯不上的。」
此時的丁二成已如爛泥一樣癱在地上,被擠在人群外的丁老太太見了兒子的慘樣,嗷嗷地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