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小女金不換03(完)
  • 小女金不換03(完)

  • 系列名:文創風
  • ISBN13:9789865090265
  • 出版社:狗屋
  • 作者:君子羊
  • 裝訂/頁數:平裝/328頁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7/26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 書 特 色
古裝穿越+兩小無猜+農家女發家致富種田文
自家生活改善了,安雲開見好友丁異處於爹不疼、娘不愛的境況,不忍其在家中動輒被打罵,索性鼓勵他隨神醫入谷學醫。待學得本事後,村民們皆對小神醫另眼相看,然而丁異仍孤僻得很,一心只認定安雲開,畢竟兩人青梅竹馬長大,知他者莫若此女,兩人互相扶持保護之外更知道彼此的所有秘密,包括不欲人知的身世之謎,自然早有情意。偏偏安家老父不願點頭嫁女,眼見雲開出落得越發動人,有意提親者越來越多, 他不得不出手守著她……

內 容 簡 介
一直以來她的心都不大,
就期待能過悠閒種田養鴨的日子,
裡頭有家、有爹娘、還有他……

雲開真心覺得師從神醫的丁異很有天賦,什麼奇藥都煉得出來,
得他相助,她順利查明身世,發現自己竟是寧家失蹤已久的大小姐──
當年因後娘私心作祟容不下嫡女,便設計讓她走失遭人拐賣,
甚至更早時把她關在院子裡不得出外、惡毒陰謀導致她蠢笨如癡兒……
種種內宅醜事,對比寧氏書香世家的清高形象實在諷刺!
過去父兄的坐視不理形同幫凶,如今雖有意認親,可她何必領情?
此等高門大戶她高攀不起,何況隨之而來還有一個討人厭的未婚夫,
不過不管什麼麻煩,丁異都有辦法解決的。
如今小磕巴已蛻變為能醫懂武、眾人敬佩的小神醫,早有能耐保護她。
兩人自小相知相許相依,至今已屆婚配之年,只待他出師回歸就能成親,
可就在此時,丁異那長年置子不理又私逃的娘親竟主動尋兒子來了?!
為求神醫治癒被毒啞的嗓子,她隨子住進藥谷,還一改樸素樣貌恢復姣好容顏;
心機深沈的她究竟意欲為何?又會為雲開和丁異的未來帶來什麼變數?
君子羊,一個生在鄉下小院子,長在蛙聲稻香間的土孩子,讀書長大後進了城市生活。終日奮鬥的目標是有朝一日可以在有山有水有善鄰的僻靜小山村,有個自己的小院子,院外的田裡種上果蔬,院內養上貓、狗、雞鴨,悠閒度日。
目前這個目標還沒實現,所以先在筆墨間編織這樣的小日子。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尾聲

第二十一章
八月十五晚上,雲開一家先到廟裡燒了香,又在外邊吃了飯,吃完飯後,安其滿先把媳婦兒和孩子們送回家,才帶著作坊裡的孩子們上街看花燈,很晚才回來。
「燈謎會可熱鬧了,寧致遠和曾九思在街上猜燈謎,兩個人鬥得難分難解。」安其滿回家後跟媳婦兒說著猜燈謎的事,雲開滿是趣味地在一旁聽著這回都有些什麼燈謎。
明天晚上,她就要讓這兩個人淪為笑話!
八月十六晚,安其滿和梅氏留在家中賞月,雲開和丁異約好了一起進城觀燈。
坐在院子裡的安其滿,望著圓圓的月亮長嘆一聲。「閨女長大了,心就外向了……」
梅氏抿著唇笑。「開兒與丁異在一起可不是外向,這兩個孩子以後會一直陪在咱們身邊,長長久久的。」
丁異與丁二成父子不睦,他又將他們的閨女看得極重,而開兒捨不得爹娘,這兩個小的若是真在一起了,定會在富姚村落戶成家,可不是長長久久了嗎?
「還有什麼比閨女不用受婆家氣、不用伺候公婆,又能陪在咱們身邊一輩子更好的事?」
安其滿嘆口氣,想到他家大姊兒以後會有丁二成那樣的公公,心裡還是滿滿的不舒坦,不過也只能如此了,這兩個孩子,是誰也不能把他們分開了!
「今晚若是曾應龍過來找雲開去城裡玩,你會放她去?」梅氏又問。
安其滿搖頭,他不放心曾應龍,卻放心丁異,一是丁異有能耐保護閨女,二是他相信無論出了什麼事,丁異一定會把閨女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安其滿想著想著,心中那點閨女被丁異搶走的不悅,漸漸被撫平了。他輕輕搖著懷裡的小閨女,只希望她慢一些、再慢一些長大,不要那麼快就跟人跑了才好。

此時丁異和雲開這對竹馬小青梅手拉著手,拿著糖人,在花燈人流中閒逛著,兩人這兒看看、那兒停停,只覺得燈海美到不行。
待到月兒升高時,兩人走到城中最大的酒樓四海閣門前。
四海閣今晚會出兩個絕對,能對上絕對的接下來一年可以在四海閣免費吃飯,這是今年中秋節最吸引人的事。
平日想在四海閣吃一頓飯,少說也得花個幾兩銀子,一般人自然想要這個隨時可以飽餐一頓的機會,讀書人則更不想錯過這個揚名的好機會。是以,今晚四海閣前人山人海,去年帶傷未出現的寧致遠、雖中三元卻輸給一個不知名孩童的曾九思等人都齊聚四海閣。
跟著一起來的,當然還有寧山長家頗有才名的二姑娘寧若素。小廝裝扮的寧若素被寧致遠和曾九思保護在中間,雲開的三叔安其堂護花使者一樣地站在寧若素身後,一臉的歡喜。
寧若素只是跟寧致遠和曾九思說話,偶爾回頭看安其堂一眼,安其堂便笑得像個傻子。雲開緊了緊手中的糖人兒,想一巴掌搧過去!
「別理,他們。」丁異拉住雲開的小手。「鄧伯父,來了。」
雲開隨著丁異到了鄧雙溪身邊,雲開早先便讓丁異送信約鄧雙溪出來賞燈猜燈謎,並讓他帶上兩個小廝,鄧雙溪果然準點帶著兩個小廝欣然前來。
雲開和丁異走過去,鄧雙溪彎腰低聲問道︰「能猜中?」
雲開笑得一臉天真。「試試看。」
鄧雙溪摸了摸她的腦袋,笑了。若是真能如雲開所言的那樣,今晚可是他鄧家大出風頭的好機會,他喜聞樂見。
「傻妞、小磕巴!」手裡拿著肉團子正逛過來的曾八斗見到雲開和丁異也來了,立刻叫喚著衝過來。「小磕巴你終於回來了!你不在家,傻妞都不出來跟少爺我玩,沒你們倆,我快悶死了!」
他這一嗓子把四海閣前圍觀眾人的目光引過來八成。傻妞?哪個是傻妞?
雲開狠狠踩上他的腳。「你叫什麼!」
曾八斗疼得咧嘴,卻嘿嘿地笑。「雲開,丁異!」
丁異把雲開拉到自己身邊護著,不理出來攪局的蠢胖子,曾八斗沒皮沒臉地蹭上來。「吃肉團子不?可好吃了!」
「不要!」
「不吃!」
「你們的糖人兒在哪兒買的?真好看!」曾八斗用牙籤叉了肉團子塞在嘴裡,沒話找話。就如他所言,最近這地主家的傻兒子,沒有屬於曾家的村子讓他去逞威風,悶壞了。
鄧雙溪見曾八斗與丁異二人玩得這樣好,嘴角也掛起笑意。
人群最前面的曾九思和寧致遠也見到了鄧雙溪,立即帶著寧若素出來行禮。「請鄧伯父安。」
鄧雙溪微微點頭,看了眼被寧致遠護在身邊的寧若素和被丁異保護著的安雲開,心中不免感慨。
同一時間,寧致遠也看到了安雲開,她依舊旁若無人地與丁異說著悄悄話,看也不看他一眼,許久不見,一點也不見長進。
寧致遠抿抿唇,很奇怪,這小姑娘他沒見過幾次,也沒什麼好感,卻從來不曾忘記她的模樣。
曾九思見二弟跟這兩人混在一起,心中不悅,不過看在神醫的面子上,也只得皺眉忍了。
這時,四海閣的閣主出來行禮,講了幾句場面話後,左手一揮,便有下人在大門兩邊掛起兩個大大的紅燈籠。「此處共有上聯兩副,能對上這兩副對聯者,自現在起至明年八月十五,來四海閣用飯便分文不取!」
「那他要帶著人一起來吃呢?」人群中有人起鬨問道。
「一桌以內,不取!」四海閣閣主笑道。
這可是大大的好事啊!眾人紛紛抬頭看著大紅燈籠,四海閣閣主也不賣關子,抬手拉下燈籠垂下的紅繩,第一幅上聯自上而下展開。
「進古泉喝十口白水?」
眾人唸完,先是因這大白話一陣大笑,然後擰眉細思。這真的很難啊,他們是對不上來了,於是眾人紛紛把目光集中在青陽呼聲最高的才俊──曾九思和寧致遠身上。
這二人亦斂眉沈思,這是拆字對,古泉對十口白水,要對哪個詞才工整抒意?
曾八斗在一邊啃著肉團子。「我哥一定會,沒有他對不上來的對子!」
「第二幅上聯!」四海閣閣主又拉下第二個紅燈籠。
只見其上書:望江樓,望江流,望江樓上望江流。江樓千古,江流千古!
這個也很難,寧致遠皺起眉,他心中稍有眉目,但一時還不成對。
另一頭的雲開眼睛一轉,便與鄧雙溪身邊的兩個小廝耳語兩句,然後抬頭衝著鄧雙溪眨眨眼笑了。丁異見此,也得意地笑了,他的雲開可比曾九思這些人聰明多了!
鄧雙溪抬眸,聲音略高地問道︰「對上了?」
「對上了。」他身邊的兩個小廝齊聲道。
眾人回首,目光落在鄧家小廝身上,頗為驚訝。安其堂俯身與寧若素耳語幾句,寧若素捂嘴笑了。曾九思看著鄧家三寸丁的小廝,也是一臉不信。
四海閣閣主笑道︰「不愧是鄧家,果然能人輩出,不知這兩位小兄弟對的下聯是什麼?」
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廝抬頭大聲道︰「第一聯:進古泉喝十口白水,小童兒對:織重帳繡千里巾長。」
閣主聞言眼睛一亮,雖不算上佳,但也真的是對上了。「妙,妙哉!不知這第二聯?」
鄧雙溪身邊的另一個小廝朗聲道︰「望江樓,望江流,望江樓上望江流。江樓千古,江流千古。小童兒對: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萬年,月影萬年。」
這次真是對得工整,不用閣主拍手,圍觀眾人便齊聲叫好了。「好!好啊!」
「不愧是青陽第一書商大家,家裡的小廝都這麼厲害!」
「這腦子,送去青陽書院讀書準能考個秀才回來!」
「……」
閣主笑道︰「可還有人要對?」
眾人的目光皆落在曾九思和寧致遠身上。還不等二人有所表示,曾八斗就叫喚上了。「我哥能對!我哥怎麼可能輸給兩個下人。哥,來兩句!」
「來兩句!」周圍人跟著起鬨。
曾九思臉一紅,暗惱二弟,只得拱手道︰「小生無能。」
眾人的目光又落在寧致遠身上,寧致遠亦搖頭。「致遠亦甘拜下風。」
他想到的還不如鄧家小廝,便是說出來也徒增笑耳。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鄧家的小廝身上,想起去年八月十五曾九思猜燈謎被一個小娃兒刷了大四喜之事,趕忙問鄧雙溪。「鄧老爺,去年猜燈謎破了曾九思少爺小三元的稚子,可就是您家的小童?」
鄧雙溪搖頭。「非也,老朽也不知去年是何人。」
「這年頭神童輩出啊!」眾人感嘆著,目光落在曾九思和寧致遠身上。
曾九思頗有幾分狼狽,寧致遠則含笑點頭,似是頗為青陽出了神童而欣喜,高下立見。
雲開嘴角噙著冷笑,暗道寧致遠不愧是寧適道的兒子,能裝!
四海閣閣主把牌子給了鄧雙溪,因對上這兩個絕對的乃是鄧家家僕,牌子自然是歸了他們的主子。
鄧雙溪拿著牌子,腰桿挺得筆直,痛快,真痛快!沒想到他們鄧家也有一日可以在學問上壓倒寧家,看這次寧適道那偽君子還有何話講!
今晚萬眾期待的重頭戲卻以這樣的喜劇場面落下帷幕,誰能想得到呢?眾人興奮異常地談論著,想來不出一夜,鄧家小童對上絕對、力壓青陽書院才子得四海閣牌子的事,就會傳遍大街小巷!
真是氣人!寧若素噘著小嘴,曾八斗丸子都不吃了,拉著他哥問道︰「哥,那麼簡單的對子你怎麼不對呢?不會因為他們是鄧家人,你就給他們面子吧?這時候要啥面子啊,哥,你再對啊,八斗想吃四海閣的菜……」
曾九思臉都黑了。「胡鬧!找傻妞和小磕巴玩去!」
「你不會是真的對不上來吧?」曾八斗更驚了,在他心裡他大哥在玩的方面不成,但在學問上可一直是無所不能的!
曾九思實在懶得理他的傻弟弟,乾脆轉身跟著寧致遠和寧若素走了。
「咱到哪兒吃東西去?」曾八斗鬱悶,問了一句卻聽不到有人回答,轉頭一看,才發現傻妞和小磕巴已經跑得沒影了!
人呢?
曾八斗更鬱悶了,舉著肉丸子仰頭吼道︰「丁異,你給小爺我回來──」
遠處一個戴著面紗的胖婦人聽見曾八斗的吼聲,停住腳步開始四下急切找尋。
更遠處,丁異拉著雲開跑到較暗的小巷口,咯咯地笑。
丁異見雲開一臉快活,他便一臉高興。「真解氣!」
是呢,真解氣!
「妳好,厲害!」丁異跟著劉神醫認字,學的都是醫理,但他從場面上也看得出來今天四海閣掛出來的兩個對子很難對。別人都為難對不上時,他的雲開卻想都不用想就對上了,真是太厲害了!
雲開扶額,心虛得緊,因為她是湊巧聽過這兩個對子才對得這麼好。這兩個上聯在後世都是千古絕對,她大學的國文老師剛好在課堂上當作範例講過。
若是其他的對子,她還不見得真能對上來。
這就是自己的運氣,雲開的小臉開花,老天都是向著她的,氣死他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