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 錦衣衛:紅蟒、飛魚、繡春刀,帝王心機與走向失控的權力爪牙

  • 系列名:歷史大講堂
  • ISBN13:9789570853568
  • 出版社:聯經
  • 作者:熊劍平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4.8cm*2.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8/05
  • 中國圖書分類: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股極權的欲望,一群神祕的特工。
帝王心機與權力爪牙,交織出一段殘暴、失控、腥風血雨的荒誕史話。
廠衛廠衛,大明天下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錦衣衛、東廠、西廠與內行廠,俗稱「廠衛」,是華人社會的特務機構代名詞,可謂明朝留給後世最不堪的文化遺產之一。其中的錦衣衛是明代專有軍政特務機構,在談及明朝制度建設的時候,錦衣衛是避不開的議題,它甚至影響了整個明朝的發展方向。
錦衣衛的出現和壯大,既是封建社會發展的歷史產物,也是朱明王朝執意推行集權政治的一種邏輯結果。他們直接聽命於皇帝,可以逮捕任何人,包括皇親國戚,並進行不公開的審訊,也有參與搜集軍情、策反敵將的工作;正是這種神祕的特性,讓很多人對其真實面貌不甚了然。
熊劍平執筆如刀,在《錦衣衛:紅蟒、飛魚、繡春刀,帝王心機與走向失控的權力爪牙》中,銳利刻劃錦衣衛如何與帝國一同走向失控,並對這一機構去偽存真,還原歷史上的真實樣貌,講述其中的權力糾葛與禍福興亡。
熊劍平
安徽巢湖人,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歷史學博士,國防科技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古代兵學史和《孫子兵法》。出版有《中國古代情報史論稿》、《暗影:中國古代的刺客與間諜》、《六韜、鬼谷子誦讀本》、《軍機處:永遠的權力中心》等書。
前言(節錄)
楔子──帝王心機
史書上記載,大人物的出生,總是和普通人不同。比如朱元璋,據說他母親在懷他的時候,忽然滿屋子泛起紅光,鄰居們都為此驚駭不已,以為他們家不小心失火了。這一點,料想沒有多少人相信,卻在《明史》和《明實錄》等史料中均有記載。
孩子出生之後,母親多少感到一絲失望,因為這個娃長得實在有點醜。當然,好歹都得養活,即便家中已經非常貧困了。何況也有人說,這叫天生異相,將來是要做大人物的。
孩童時期的朱元璋,就已經顯露出帝王之相。那時的他應該叫朱重八,是個衣不遮體的放牛娃,但已經表現出了帶頭大哥的氣質。在與窮苦人家的孩子結伴玩遊戲時,他總是扮演皇帝或者大將軍的角色,吩咐別的孩子拿著小木塊當成「笏」,向自己跪拜。這個「笏」,就是大臣朝拜皇帝時使用的儀物。朱元璋不知道從何時起,已經裝模作樣地當起了皇帝。
即便在遊戲之外,小夥伴們也都心甘情願地聽從朱元璋的差遣。他經常會在關鍵時候挺身而出,表現出老大的擔當。據說有一次,一群孩子餓急了,就宰了地主家的一頭小牛吃,大快朵頤之後,朱元璋告訴地主,大山裂開了個縫,小牛崽鑽到縫裡出不來了,他們趕忙上前,想將小牛拉出來,但結果只是留下一條尾巴。地主實地勘察時,發現牛尾巴正插在石頭縫中,只能不了了之。
總之,朱元璋的智謀和擔當,讓那些和他一起放牛的小夥伴們佩服得五體投地,心甘情願地聽從他的指揮。其中有幾個人,終生追隨朱元璋,幫助他建立了大明王朝。
此後,朱元璋顛沛流離,一度成為四處乞食的遊方僧。再後來,他轉投起義軍,一路南征北戰,出生入死。在郭子興那裡,他混成乘龍快婿,羽翼漸豐,大殺四方,最終成功地兼併了其他各路豪強,成就了帝王之業。西元一三六八年正月,朱元璋在應天府(今江蘇南京)建立大明王朝,年號洪武。
從一個無家可歸、四處流浪的小和尚,到威名遠揚、坐擁天下的一代帝王,朱元璋的人生曲折多姿,充滿神奇。關於他的成長經歷、發跡過程,乃至出身和長相等等,都已成為歷史謎團,吸引著後人做萬般演繹,直至將其演繹為傳說與神話。包括前面所說的幾個故事,雖說根本談不上什麼真實性,卻一直在民間流傳。
朱元璋的一生,境遇多變、角色多變、性格多變,但說到底,他是個出身於貧寒的農夫之家的平民子弟。只是因為身處於風雲際會的特殊年代,他才成了叱吒風雲的草莽英雄。他的這一身分特徵,注定了明帝國的走向會和以往的王朝有所不同。
成為帝王的朱元璋,小心翼翼地看護著自己的萬里江山。這當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與各色對手爭鬥的過程中,他逐漸變得富有心機、狡詐多變。
為了維護王朝的穩定,確保江山社稷一直在他們老朱家傳承,朱元璋想盡了種種辦法。其中最為關鍵的共有三條:其一,大肆殺戮功臣,防止他們危害政權的穩定;其二,廢黜宰相之位,加強專制和集權統治;其三,重視內務情報的搜集,大力推行間諜手段,加強對臣民的監控。作為特務政治代名詞的錦衣衛便由此而生,明朝兩百多年的特務政治也就此拉開帷幕。錦衣衛藉機上位,在相當程度上控制和影響著皇帝的所見所聞,成為影響和干擾皇權運轉的國器。
楔子 帝王心機

第一章 廢相
危險的丞相╱貼心的毛驤╱收網殺人╱從幕後走到臺前╱殺更多的人

第二章 殺將
蟄伏的毒蛇╱新晉大將軍╱一不小心「被謀反」╱令人膽寒的酷刑╱天下英雄入吾彀中

第三章 錦衣再起
更狠的人才能贏╱升級版的錦衣衛╱升級版的指揮使╱血腥的殺戮╱尋找建文帝

第四章 野心膨脹
繼承人之爭╱才子蒙難╱錯殺已成習慣╱貪欲無法遏止╱榮耀俱成往事

第五章 宦官升降
從卑微到顯達╱廠衛並立╱大權在握的廠公╱不喜歡太監的仁者╱作風整頓╱太監學堂

第六章 護國與誤國
全能衛隊╱探情尖兵╱層層盤剝╱官官相護╱當太監有了文化╱黑暗中的微光

第七章 皇帝忽成階下囚
當戰爭成為兒戲╱不作不死╱天子蒙塵╱患難見真情╱突如其來的群毆事件

第八章 輪流坐莊
在戰亂中即位╱受困南宮╱奪回大位╱挫敗石亨陰謀╱擊碎宦官迷夢╱以德報怨

第九章 世人但知汪太監
西廠因妖狐而起╱初露猙獰╱天怒人怨╱旬月重建╱牆倒眾人推

第十章 海神來過惡風回
難得平靜╱虎中稱王╱耍奸玩狠╱總領廠衛╱逞性妄為╱權閹之死

第十一章 娛樂至死
迷失於荒誕╱天上掉下個乾兒子╱一群乾兒子╱權力的任性╱心懷異志的寧王╱將娛樂進行到底

第十二章 遭遇權臣
從藩王到帝王╱權臣上位╱錦衣都督╱不畏強權的沈煉╱權臣伏法

第十三章 深重的危機
被逼「瘦身」╱不肯屈服的都督╱生前身後兩重天╱神宗親政╱難解的懸案╱被掏空的帝國

第十四章 萬民之唾棄
有壓迫,就會有反抗╱末世大璫╱抱團作惡╱不屈的冤魂╱末路悽惶╱廠衛終成替罪羊

後記
第一章 廢相
危險的丞相
在民間,劉基一直以神機妙算、運籌帷幄著稱,所以號稱「活神仙」。當時的人們就經常拿他和諸葛亮相提並論:「以為諸葛孔明儔也。」謀略出眾的劉基,是智慧的象徵,也是朱元璋定鼎中原的重要謀士,朱元璋經常向他討主意。
有一次,朱元璋想要責罰丞相李善長,被劉基勸住。劉基說:「李善長雖有過失,但他能調和眾將。」朱元璋感到非常驚訝:「他幾次想要加害於你,你居然還為他著想?我這次就想改任你為丞相。」劉基連忙推辭:「這怎麼行呢?用丞相就必須用粗壯結實的大木,如用小木,房子就會立即坍塌啊。」
後來,李善長被罷相,朱元璋想任命楊憲為丞相。楊憲長期負責特務工作,平時待劉基很好,沒想到劉基極力反對他出任丞相:「楊憲沒有做丞相的氣量。」朱元璋接著又問:「汪廣洋如何?」劉基答道:「氣量比楊憲更加狹小。」朱元璋接著提名胡惟庸,劉基答道:「做丞相就好像駕車,我擔心他會翻車。」
這也不合適,那也不合適,朱元璋不免面露慍色,忽然說道:「這丞相之位,怕是只有先生你最合適。」沒想到劉基仍是推辭,說道:「我一向嫉惡如仇,又缺少處理繁雜事務的耐心,恐怕也會辜負皇上的重托。天下不是沒有人才,需要的是皇上留心物色。只是這幾個人確實不適合出任丞相啊。」
劉基把帝國比作大廈,用丞相就得用那些粗壯而又結實的木頭,起用得力幹將。只是他自己不願意做這樣的木頭,不知是不是看到了某種凶險。楊憲、汪廣洋、胡惟庸這幾位,後來都在丞相任上獲罪。
劉基不愧為識時務的俊傑,他一直尋機退隱。但他這一番推心置腹的談話,不僅得罪了朱元璋,也得罪了淮右集團,更是徹底得罪了胡惟庸,從而為自己日後的命運埋下了禍根。他想遠離是非之地,卻已走不脫了。
有人不想當,有人搶著當。這個世界上,缺的不是人,而是位子。再危險的崗位,都會有人去填充,何況是丞相這樣的高位。胡惟庸一直費盡心力往上爬,最終爬到了這個位置。沒想到的是,他不僅把自己的小命搭進去,還成了末代丞相。
胡惟庸是定遠人,和李善長是同鄉,所以一直受其提攜。洪武六年(一三七三),他與汪廣洋同任右丞相,但由於汪廣洋被貶廣東,所以胡惟庸可以獨專中書省事務,直至升任左丞相。
胡惟庸是個精明幹練的人,遇事小心謹慎,也非常善於討皇帝的歡心,由此而獲得寵信。但是,隨著權力不斷擴大,地位不斷提升,他也開始變得驕橫跋扈。除了皇帝,誰都不放在眼裡。這也難怪,除了朱元璋,朝中已經沒有誰的權力比他更大了。內外奏章,他都可以先拿來查閱,凡對自己不利的,便先行扣下。天下人都知道胡惟庸權大勢大,各方趨利之徒競相投奔,賄送財物。
這個時候的胡惟庸是最為自得的,同時也是最為危險的。
朱元璋對這些情況不可能不了解,只是他尚且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或者說,他還在等,等待事態的發展,等待收拾胡丞相的最好時機。
對於胡惟庸的不法和妄為,不少人敢怒不敢言。大將軍徐達多少也知道一些,他選擇向朱元璋告發。此前,胡惟庸曾多次拉攏徐達,均被徐達冷處理。徐達鄙薄其人,不屑與其交往,並瞅準時機悄悄稟告朱元璋,說胡惟庸這人根本就不適合擔任丞相。胡丞相熱臉貼了冷屁股,心頭自然不快,得知徐達打自己的小報告後,更是怒火中燒,於是設計謀害徐達。
對大將軍徐達尚且如此,對其他人更可想而知。權傾朝野的胡惟庸,自以為掌握了所有人的生殺予奪大權,所以一向肆意妄為。
面對險惡的政壇,聰明的劉基雖然及時退隱,但他在老家的一舉一動仍受到各方關注,包括胡惟庸,也包括朱元璋。畢竟他是明朝初年除了淮右集團之外最重要的力量。
淮右集團,其實就是最早幫助朱元璋崛起的一幫窮哥兒們,堪稱嫡系。朱元璋自稱淮右布衣,和他們是鄉里鄉親。他們是朱元璋在奪取天下的過程中最為倚重的一支力量。但在坐穩江山之後,朱元璋立即發現這支力量已對自己形成了最大威脅。因為其中聚集著一大批位高權重的功臣,比如徐達、馮勝、李文忠、李善長、藍玉……
劉基也是開國功臣,但畢竟是浙江人,和淮右集團非親非故,所以受到胡惟庸等人的時刻提防。朱元璋對劉基,則在提防之外,也進行拉攏。出於提防,劉基在告老還鄉時,朱元璋絲毫不作慰留;為了拉攏,在得知其生病之後,他需要表示一下關心和慰問。不幸的是,這種關心很快就被胡丞相所利用,使得善意的慰問變成了殘忍的投毒。據說在朱元璋派出醫官探視之後不久,劉基便一命嗚呼。因為他服用的藥物帶毒,醫官是受到胡惟庸的暗中唆使。
胡惟庸權勢更熾之時,在他定遠老家的一座井中突然生出石筍,出水數尺,周圍那些阿諛之徒都說那是祥瑞之兆。更有不少人告知丞相,說他家祖墳上空每晚都是火光沖天,照徹夜空。胡惟庸相信這一定是吉兆,更加高興和自負,便生出所謂的異心。

貼心的毛驤
朱元璋的耳目遍布天下,劉基之死已經讓他心生疑慮,下定決心暗中調查。這時候,丞相府又不斷傳來祥瑞,他對這些自然不能等閒視之。在受到丞相一番慫恿之後,朱元璋想去看看祥瑞之兆是否有利於朝廷。然而就在這時候,事情逐漸起了變化。
面對很有心機的胡丞相,有著特殊政治嗅覺的朱元璋可能也曾想先警告一下他,但不久就改變了主意,決定殺人。他想把丞相的所有行跡打探清楚,充分掌握其圖謀不軌的證據,一些心腹檢校奉命完成這次偵察任務。
雖然這支隊伍的偵察能力已經非常強大,足令天下臣民膽寒,但用來偵察丞相卻還是顯得捉襟見肘。胡丞相經營多年,羽翼頗豐,京城內外,甚至各省都有他安插的大小嘍囉,密布如蛛網。而且,這些檢校並沒有直接逮捕和審判的權力,多為單打獨鬥,沒有形成合力,更缺乏強有力的組織。
所以,必須做出一些改變才行。正是由於偵察胡丞相的需求,朱元璋產生了組建專門偵察機構的想法,要徵召一批菁英分子,組建最為精銳的隊伍,從而完成這項高度機密的任務。
什麼樣的隊伍可以勝任這種高度機密的工作呢?看著身邊這些膀大腰圓、武藝出眾的護衛,朱元璋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對,就是他們了。
這些人是朱元璋最貼身的護衛,被他視為最可靠的部隊――內廷拱衛司。
拱衛司是吳元年(一三六七)所設。自設立之日起,便一直在朱元璋身邊擔任著護衛、救駕等特殊任務。既然長期擔任皇帝的貼身護衛,那麼所有士卒都經過精挑細選,個個都是忠心不二的死士,可以隨時為朱元璋上刀山下火海,當然是執行特殊任務的首選。不僅如此,在拱衛司中,朱元璋選中的是其中最為菁英的主力幹將:儀鸞司。儀鸞司囊括了內廷拱衛司的菁英,還因為專門負責皇帝的護衛工作,距離皇帝最近,傳遞情報最為便捷,既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完成監視任務,也能快速高效地把情報傳遞到朱元璋手中。
為了充實隊伍,朱元璋緊鑼密鼓地招兵買馬,繼續擴大偵察力量。
洪武十二年(一三七九),朱元璋以「免徭役」作為優惠條件,從民間招聘一千三百多名良家子弟充實到儀鸞司,主要就是擔任偵察任務。
隊伍足夠龐大了,交給誰統領呢?朱元璋經過反復斟酌,決定把偵察丞相的任務交給毛驤,由他來進行統一指揮調度。
關於毛驤這個人,我們如果翻檢《明史》,看不到太多他的紀錄,最多只能在其父毛騏的傳記中找到幾句順帶的介紹。另外就是在講到胡惟庸時,順便提起過他,因為胡惟庸的死和他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
雖說紀錄較少,但在明初的歷史中,毛驤可不是個一般人物。我們從《明太祖實錄》中,也能依稀看到他的部分顯赫經歷。他是錦衣衛第一任指揮使,明朝初年的歷史總是少不了他的身影。
毛驤的父親叫毛騏,較早追隨朱元璋,並且屢建戰功,所以成為朱元璋的嫡系,甚至一度和李善長並稱左右心腹:「時太祖左右,惟善長及騏,文書機密,皆兩人協贊。」毛驤聽從父親的安排,很早就追隨朱元璋,並在平定中原的過程中立有戰功。他也由此而獲得朱元璋的垂青,被任命為親軍指揮僉事。不久之後,又被提拔為羽林衛指揮使。
羽林衛,即羽林軍,是宮廷禁軍,嫡系皇家衛隊。僉事,負責偵察情報工作。從這份工作履歷可以看出,毛驤不僅很早就獲得朱元璋的信任,並且積累了豐富的偵察經驗。
毛驤擅長偵察工作,也善於領兵作戰。比如當時滕州段士雄謀反,就由毛驤率兵平定。哪裡有危險,哪裡就有毛驤的身影。浙東沿海出現倭寇,毛驤立即被派到抗倭前線。洪武五年(一三七二),浙東倭寇進擾,毛驤奉命阻擊,戰果輝煌:「獲倭船十二艘,生擒一百三十餘人。」洪武九年(一三七六),毛驤被提拔為大都督府僉都督。
對於這樣一位「根正苗紅」的有為青年,朱元璋不能不予以特別的信任,並進一步提拔重用。既然毛驤有著豐富的偵察經驗,偵察丞相的重任也就非他莫屬。
隊伍足具規模,而且堪稱兵強馬壯,帶頭之人也物色完畢,錦衣衛便呼之欲出,至少雛形已經在朱元璋的腦海中形成。

收網殺人
老謀深算的朱元璋步步為營,已經悄悄地布下天羅地網,那邊的胡惟庸卻毫無所知,仍舊陶醉在迷夢之中。他把皇帝的信任當成真,就不能抱怨自己傷得深。
當時,吉安侯陸仲亨和平涼侯費聚都先後犯事,並受到朱元璋的處罰。兩人都非常害怕,胡惟庸便乘機暗中對他們進行拉攏。威逼利誘很快見到成效,兩人應邀到丞相府飲酒。酒酣之時,胡惟庸令左右退下,對他倆說:「我等所做之事多不合法,一旦被發覺該怎麼辦?」愚勇的二人立即變得惶恐起來。見此情形,胡惟庸便將自己的打算告訴他們,命他們暗中在外招集兵馬。
毛驤因為搜集情報的需要,開始多方主動接觸丞相,而胡惟庸也深知毛驤的重要性,對其進行拉攏,甚至一度引以為心腹。二人打得火熱,無話不談。為了招兵買馬,他命毛驤將衛士劉遇賢和亡命之徒魏文進收為心腹,並且拍著胸脯說:「我將來會用得著你。」
據說胡惟庸還嘗試暗中遊說李善長,甚至派出明州衛指揮林賢出海招引倭寇,以作為外援,同時還派元舊臣封績致書北元,向元朝嗣君稱臣,請求他們發兵作為外應。他還將許多重要的文書扣壓在丞相府,不願意及時報告皇帝……
有些事還沒發生,有些人還沒來得及聯絡,有些命令還沒有發出,就已經被朱元璋悉數掌握。所有這些,都離不開朱元璋的巧妙布置,也說明毛驤他們的偵察工作非常高效。
今人考證說,其中有些罪名完全屬有意栽贓和精心編織。著名明史專家吳認為,安置在胡惟庸頭上的諸多罪名,基本上都是捏造。不管是不是捏造,當朱元璋決定殺人的時候,沒有人能改變他的想法,更沒有人能打斷他的計畫。
權勢過於膨脹的胡丞相,已經成為朱元璋的絆腳石,那他就不得不死!相權的上升,往往伴隨著皇權的下降,這是初登皇位的朱元璋尤其不想看到的。
就在胡丞相志得意滿的時候,一次致命的車禍打亂了他的計畫。
這一天,丞相的兒子在鬧市區兜風,由於車駕得太快,飛奔的過程中翻車了,丞相的兒子墜車而亡。胡惟庸為此心痛不已,立即下令將駕車的車夫殺死。朱元璋很快就得知了這一消息,不由得勃然大怒,命其償命。胡惟庸請求使用金帛補償車夫的家人,遭到朱元璋嚴詞拒絕。
胡惟庸感到害怕了,便與御史大夫陳寧、中丞塗節等人密謀起事,同時密告四方,下令那些依從於自己的武臣及精心培植的各方力量提前做好準備。
洪武十二年(一三七九)九月,占城國前來進貢,朱元璋很晚才得知這一消息。皇帝大怒,下令徹查。胡惟庸和汪廣洋將一切罪責歸於禮部,禮部則推諉於中書省。朱元璋更加憤怒,下令將相關臣僚全部關押並追責。不久之後,汪廣洋被賜死,汪廣洋的小妾陳氏陪死。朱元璋得知陳氏是陳知縣的女兒,大怒道:「被沒入官的婦女,只能給功臣家。文臣怎麼可以得到?」於是命法司進行調查。調查的結果,牽連出眾多的違紀官員,對胡惟庸很不利。朱元璋認為,胡惟庸和六部屬官都應當被判罪。
第二年正月,塗節告發丞相謀反之事。被貶為中書省吏的御史中丞商皓,也告發胡惟庸的陰謀。朱元璋下令廷臣追查,迅速以「枉法誣賢」、「蠹害政治」等罪名,將胡惟庸處死。廷臣說:「塗節本來也參與陰謀,見事不成才檢舉告發,不可不殺。」於是朱元璋在誅殺胡惟庸的同時,也順便殺了陳寧和塗節。
在處死胡惟庸之後,朱元璋宣布自此撤銷相位和中書省,並且不允許子孫以任何藉口重設。
雖然大權在握,朱元璋對丞相始終懷有提防之心。除了李善長被早早安排退休之外,汪廣洋也曾幾度起落,直到被殺。等到胡惟庸任丞相時,朱元璋算是明白過來:換人不如改制。於是,他耐心等著胡惟庸出錯,在除掉丞相的同時,也藉機消滅了延續千年的丞相制度。
朱元璋撤銷相位,直接解決了明朝初期皇權和相權的衝突問題,使得皇權變得更加穩固,極大地加強了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朱元璋此後親自處理各項政務,雖說有些辛苦,卻是樂此不疲。六部直接聽命於皇帝,各部尚書的權力四分五裂,被切割和分解。終明一朝,中書省再沒機會設立,最多只是內閣這樣的輔政機構俯首帖耳地為皇權服務,再無掀起風浪的機會。即便後來內閣閣臣的權力上升,超越六部尚書,但始終無法和明初的丞相相提並論。

從幕後走到臺前
在除掉胡丞相之後,朱元璋還做了一件大事:宣布成立錦衣衛。因為他看到了這種情報偵察機構對於剷除異己、懲治犯罪的作用。
朱元璋的情偵人員在與胡惟庸一番較量之後,取得了豐碩的戰果,而且鍛鍊了隊伍。情偵系統不僅隊伍壯大了,地位也提升了,獲得了朱元璋的極大信任,已經具備形成獨立力量的條件。為了維護專制集權的需要,他們迫切需要從幕後走到臺前,承擔起更為重要的任務。
洪武十五年(一三八二),朱元璋正式宣布罷黜儀鸞司,改置錦衣衛。也有學者認為,錦衣衛作為特務機構早就存在,至於洪武十五年改置的錦衣衛則是合併了儀鸞司和錦衣衛,其名稱也可以叫「錦衣衛親軍指揮使司」。總之,特務機構從此公開化,取得了正式的「營業執照」,大大小小的特務也都取得了從業資格。洪武十八年(一三八五),朱元璋再次徵召一萬四千名壯漢充實到錦衣衛各個千戶所,使得這支由他直接統領的特別偵察隊人數將近兩萬。
在朱元璋的設計中,錦衣衛設指揮使一人,正三品;同知二人,從三品。錦衣衛下設經歷司,掌管公文往來與案宗,名義上是負責公文檔案之類,其實主要是掌管由皇帝下達的案件審判的詔旨。換句話說,錦衣衛是由皇帝直接掌握,別人不得染指。這種詔旨,或稱詔令,是專屬錦衣衛的用以執行特殊偵察和緝捕任務的指令,也可以認為是皇帝所賦予的特殊權力。因此,所謂「詔令」,既是錦衣衛的護身符,也是錦衣衛特殊身分的證明。詔令和錦衣衛一起,構成了皇權的特殊象徵。
除此之外,錦衣衛還設有鎮撫司。因為擁有自己的監獄和法庭,所以具備偵察、逮捕、審訊及判刑等權力。鎮撫司原本是錦衣衛的屬官,但遇事可以直接奏請皇帝裁決,有時就連錦衣衛指揮使都可以繞開,所以被稱為「詔獄」。
與明朝的軍制相應,錦衣衛的官職也允許世襲。錦衣衛的官校,除部分世襲之外,一般都從民間精心選拔。既要求身體強壯、孔武有力,更強調無不良紀錄。至於入職之後的升遷,除了依靠資歷之外,更需憑藉能力。
所有官校在入職之後,都要不斷培植忠誠於皇帝的思想。此外,還要格外強調保密紀律。不該說的,一定不能說。在執行任務和傳遞情報的過程中,這一條原則顯得格外重要。為了保證偵察行動的機密,錦衣衛的很多人員都曾悄悄地消失,又忽然地出現。他們經常在假裝失蹤之後,潛伏各處,悄悄擔負起各類偵察任務。否則,他們不大可能繞過丞相的耳目,還能把胡惟庸的人脈關係摸得那麼清晰而透徹。
除了擁有一些特權之外,錦衣衛還有明顯的標誌性特徵:穿飛魚服,佩繡春刀,腰間懸掛腰牌。《明史》記載:「其視牲、朝日夕月、耕耤、祭歷代帝王,獨錦衣衛堂上官,大紅蟒衣,飛魚,烏紗帽,鸞帶,佩繡春刀。」也就是所有祭祀等重大活動中,只有錦衣衛可以攜帶兵器,身著華衣,護衛左右。
另外,因為穿著緹衣,騎著快馬,所以錦衣衛也被稱為「緹騎」。所謂「緹騎四出,海內不安」,說的就是錦衣衛執行任務時的氣場和巨大震懾力。
錦衣衛是一支非常特別的隊伍,《明史》總結其職責是「掌直駕侍衛、巡察緝捕」。所謂「直駕侍衛」,應該是禁衛軍的職責,保衛皇帝,擔任警戒,始終是皇帝的貼身衛隊。所謂「巡察緝捕」,則是今天警政部門需要完成的職責,有偵察罪犯和抓捕犯人的權力。竊賊可以抓,貪官可以抓,什麼人都可以抓。此外,它還擁有著特別審判權,有審訊犯人和關押犯人的權力。這一點與衛隊及所有別的「衛」都拉開了距離。
所以說,錦衣衛什麼都像,卻又什麼都不像―我們或許可以稱之為「四不像」。但它對於朱元璋和明王朝來說,卻非常實惠,所以地位也非常重要。
錦衣衛的行動隱祕不顯,組織架構也神祕莫測,但它已經名正言順、光鮮亮麗地站在了歷史的舞臺之上。特殊的身分和角色,注定了這些身穿飛魚服、腰繫繡春刀的神祕衛兵,將長期在明朝歷史中扮演著特殊的角色。凡是被錦衣衛懷疑並且掌握到「證據」的案犯,不管有沒有危及明朝政權,都難逃法網。
歷朝歷代的皇帝其實都非常注意在朝臣身邊安插眼線,以此加強對臣僚的控制,一旦發現危機,也便於及早進行處置。宋代皇城司這種偵察機構的出現,標誌著封建社會對於臣民監控的升級。至於錦衣衛,我們不妨視為皇城司的升級版:組織更加嚴密,人員更加精幹,手段更加毒辣,效果更加明顯。
在擁有錦衣衛之後,朱元璋對臣民的監控可以變得不再那麼羞澀了,因為一切都已經制度化、組織化、程序化、合法化。朱元璋需要這一批忠誠的菁英衛士來看家護院。家是他的家,國是他的國,一切他說了算。朱元璋與生俱來的「樸素」的農夫「品質」,注定了他需要認真打造這樣一支隊伍。這支隊伍,始終是朱元璋的至親至信,完全出自他的有意提拔和重點栽培。可以說,錦衣衛的出現和壯大,既是封建社會發展的歷史產物,也是朱明王朝執意推行集權政治的一種邏輯結果。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