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牽手,不戀愛
定  價:NT$230元
優惠價: 85196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知不知道兩個人相互喜歡的機率是多少?我「還是」很喜歡妳。
如果我也愛他,那一定就是奇蹟。

意外活體製造機野蠻女生……
心事24hr回收場溫柔男孩……
牽了手卻……止步於友情?
太死心塌地的守護,每一個女孩的大仁哥,
你現在──還好嗎?

◆戀愛機率測不準原理,「朱夏」原創小說,國高中生必讀的酸甜滋味!
◆知名繪者「jond-D」青春風格插畫
◆實體書全新編寫


[故事簡介]

知不知道兩個人相互喜歡的機率是多少?

分母愈大機率愈小,而分子一直都是只有兩個人,只有兩個人才能促成相戀。
地球的人口數每天都在增加,相遇而後相戀的機遇每天都在變小。
所以,如果我也愛他,那一定就是奇蹟。


對她來說,比起將張彥凱當作戀愛對象,作為朋友更……安全。

永遠做青梅竹馬有何不可?

她對他的告白總是不知所措,沒勇氣面對自己的陳郁涵,總在地球的另一端掛念著張彥凱,從未想過他的愛情也有塵埃落定的一天──

雖然也嚮往能跨越友情那條線,可是長大後的我們,還會一樣嗎?

究竟她能不能明白,時間和距離都無法抹滅的東西,很可能就叫做「愛」?
朱夏
容易陷入個人小劇場的體質,喜歡幻想各式各樣的人生和情境。
至今收過最好的稱讚:「妳像是交過很多男友的人。」可惜事與願違,只能忌妒平行時空的自己有個高富帥男友。人生目標是寫出更多故事,開枝散葉,讓筆下的角色成為每位讀者腦海裡的男朋友 / 女朋友。
第一章、十年,我們還會一樣嗎?
第二章、可不可以尊重我喜歡妳的心意?
第三章、為什麼你/妳不懂其實我很受傷
第四章、謝謝妳回應我十年來的喜歡
後記

列車到站,兩人先後下車。陳郁涵掏出悠遊卡準備刷卡出站,卡沒握緊摔落在地,她撿起卡用力拍在感應器上,張彥凱被她的殺氣沖到頓了頓,只見她快步走上階梯,然而像是顧慮到張彥凱還在後方,她腳步又緩了下來。
「妳果然生氣了吧?」就在兩人經過距離家前一百公尺遠的停車場時,張彥凱才敢開口。
陳郁涵用力跺了一步,轉頭看向他,深吸一口氣:「你剛才說的話都是認真的嗎?你真的喜歡我?」
「我是認真的。」他點頭。
陳郁涵單手叉腰,眼眉緊壓瞥向一旁,又嘆了口氣:「我當然生氣,天曉得一直以來你都是用什麼眼光在看我?」
「蛤?」張彥凱聽了摸不著頭緒,不瞭解她想說什麼。
「我說你是因為喜歡我才接近我,還是因為是朋友才接近我?」
「這兩者有什麼不同嗎?」張彥凱緊張擦了擦汗。
「看吧!你自己都說不出來哪裡不同,還說喜歡我?你喜歡我哪裡?」她向前踏了一步。
「我……我喜歡和妳在一起。」張彥凱看著她,吐露心裡話讓他感到彆扭。
「這答案不算數。」
「那怎樣算數?」
「啊,不管啦。對不起,我只想和你做朋友。」陳郁涵瞥了他一眼,低下頭。
雖然返家途中凝重的氣氛早已讓張彥凱明白她的心意,只是親耳聽見時,瞬間有種血液逆流的錯覺,胸口脹脹悶悶的,難以形容的不舒坦。
陳郁涵深呼吸,抬起頭,嚴肅地望著他:「我決定撤銷今天你說的任何話。聽好,我當作沒聽見你的告白,而你也一樣,我們假裝剛才什麼事也沒發生,但是明天起你不准躲我,一切都要照常。」
「我話都說了,妳到底想怎樣?」張彥凱不懂她的意圖,蹙眉盯著她看。
「我是和你談條件,你必須把剛才告白的事全部忘掉,當作什麼也沒發生,不能因為我沒接受你的告白躲避我。」
張彥凱聽了頓時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搖了搖頭:「我辦不到。」
「好,可以呀,你不照做,那明天上學我就告訴全班同學,你向我告白失敗。」
「蛤?妳是在威脅我嗎?」張彥凱差點忘記自己喜歡上的就是這麼霸道的女生。
「對,我就是在威脅你,怎樣?要接受我的交易嗎?」
「這交易對我一點好處也沒有。」
「當然有好處,就是我會保密你告白失敗的事。你不接受的話,只有壞處。要不要接受就看你囉。」陳郁涵望著他,見他又毫無反應,「不接受嗎?好哇,那我明天就在黑板上寫張彥凱說喜歡我……」
陳郁涵背對他準備返回家,這時他才趕緊跟上前,拉住她的衣袖:「好、好,我知道,我答應妳就是了。」
「很好,成交!」陳郁涵轉身輕拍他的額頭,他鬆開她的袖口,只見她快步閃進公寓大樓裡。

早上六點半,鬧鐘鈴聲大作,張彥凱半夢半醒按掉鬧鐘,伸手揉了揉太陽穴。過了這麼多年,他還是時不時會夢到高二那年告白失敗的經過。一早又夢見陳郁涵,或許正是因為她要回國了。
他走出房間,弟弟張東頎的房門仍緊閉。
張彥凱在他大學時才知道有這麼一個同父異母的兄弟,關於兩人微妙的關係,兄弟間很少提起,極盡避免甚至避諱這件事。在他當完兵後,就接弟弟一起離家在外居住,弟弟和他年紀差距十歲,他已經在外工作,而弟弟現在還只是國三生。
他將麵包送進烤箱,燒了開水後,叫弟弟起床。結束每日早晨的例行工作才更衣出門上班。

寒假的校園內少了學生平日的嘻笑聲和喧鬧,學校瞬間像是老了十歲。
張彥凱身為菜鳥教師,春節前夕仍被排班處理公務。此時已到下午三點,接近下班時間,他坐在辦公室裡,手邊的工作告一段落,不自覺地小聲哼歌。
「張老師,心情挺好嘛。」一旁同事輕敲張彥凱的桌面,他才赫然發覺自己不經意流露出滿心的喜悅,隨即尷尬地止住哼歌。
「再過幾天就是除夕了,光想到初二得見到丈母娘我頭就痛。」已婚的同事扶額埋怨,「張老師呢?你年紀也不小囉,會帶女朋友回家過年嗎?」
「哪來的女朋友。而且我家不太過節。」張彥凱聳肩,「我的新年任務就是叫我弟把家裡打掃乾淨,沒什麼特別。」
「那你剛才又是為了什麼事這麼開心?」
「不過是要見見許久不見的朋友罷了。」
同事瞇細眼睛,嗅出八卦。張彥凱擺了擺手不再回應。
在他準備下班時,手機鈴聲響起,才一接起電話就聽見陳郁涵的聲音:「阿凱,我回國了,但沒錢搭車,你可以來接我嗎?」
「又忘記帶錢了?」張彥凱側頭將手機夾在肩上,同時快速關機收拾桌面。
「有帶錢,但只有新加坡幣……」
「拿去換台幣呢?」他玩笑道,拿起外套穿上。
「好呀,那你不用來了,下禮拜再見。」
「等等!我馬上過去。」張彥凱急忙向同事點頭道別,迅速離開辦公室。
「好,我大概半小時就出關,在老地方等你。」對方的語氣含笑。
他開著父親的老爺車往機場前進,早在一開始他就已經準備好接風的工作,嘴上說不想去,但行動卻完全相反。

接近機場的道路嚴重堵塞,不少人趁著春節出國或返鄉。張彥凱看著手錶,已經過了四十分鐘,不禁著急拍著方向盤。手機傳來震動,他趁紅燈拿起來看,上頭浮現訊息:我在免稅店晃晃,你慢慢開。
張彥凱不由得會心一笑。
等到他抵達機場時,已經見到對方站在出口處,緊抱雙臂。
「怕冷怎麼不在裡面等?」張彥凱停好車,替她將行李箱收進後車廂。
「怕你找不到我呀。」她盈盈笑,主動將剩下的行李放進後座,自己坐進副駕駛座。
張彥凱盯著後照鏡倒車,眼角瞥見一盒香菸自陳郁涵的袋子探頭出來。
「那是買給我爸的。」
「嗯,我猜到了。他還抽菸?」
「沒辦法,戒不掉。」陳郁涵瞥向窗外,「你呢,新年不回家嗎?」
「不是不回家,是家裡沒人回來。和我弟在家隨便煮煮就好。」
「自從你搬出去後,我回家很無聊,不能直接跑你家了。」
「跑我家幹嘛?」張彥凱問,心裡悶悶的。
「和你聊天呀。我不找你,你會找我嗎?去年說什麼我有男朋友了,所以不要太常見面,這麼見外,我認識你比較久還是男朋友比較久啊?而且我男朋友在新加坡。」
「在新加坡和這有關嗎?現在呢,還順利嗎?」張彥凱偷瞥了她一眼。
「別說了,都分手啦。」陳郁涵低頭翻找包包,掏出一支護唇膏放在進置物櫃。
「放了什麼東西?」
「護唇膏。」
「送男生護唇膏做什麼?」
「就是因為是男生,所以才送護唇膏。一般男生不太買這些東西吧,所以我幫你買。」
「剛才妳說分手是什麼時候?好不容易交到的男朋友,這麼快就放手了。」張彥凱還不想結束剛才的話題。
陳郁涵垂眸:「早就分好一陣子。是我被甩了,這樣你還要繼續問嗎?」
張彥凱一面開車一面慌張地側著臉瞧她,見她嘴角上揚,知道她沒有生氣就放心了。
「你弟升國三了吧?」
「虧妳還記得。」知道她把自己家的事放心上,使他心底暖暖的。
「你說過的話當然記得,要不是我你現在會和他住一塊兒嗎?改天讓我見你弟吧。」
「新年這麼忙,妳有空見他?」張彥凱笑了一聲看向她。
「我初四有空,讓我見一下嘛。」
「初四不是同學會?」
「吃完飯後囉。我會在台灣待上十天,只要你可以,我天天有空。」
「妳想見就見吧。不過我弟不太喜歡和人接近。」
「我先幫你讓你弟習慣接近你朋友,這樣以後你女朋友見到他,難度也會降低。」
「那也要等我先有對象吧。」張彥凱趁紅燈,打開收音機。她的問題讓他心裡不舒坦。
「你都幾歲了,還不趕快找個女朋友嗎?」
張彥凱聳肩不回答,不想再讓她持續往下問。
「啊,對了,打開置物櫃,有一封信是妳的。」
「信?」陳郁涵再次拉開置物櫃,發現裡面有一封紅色信封,「來了,天呀,我人生第一封紅色炸彈,是誰這麼想不開?」
「是阿霓的喜帖,她很期待妳參加。」
陳郁涵聽到張彥凱提及「阿霓」,笑容禁不住地僵硬,還沒拿起信封就又將置物櫃關上。
「婚禮在六月底,妳會來吧?」張彥凱又問。
「大學之後很少連絡,結果他們總算要結婚了,還真快。記得當時我和你還在為了要不要干涉別人的戀情吵架。」
「所以我才說不要介入,讓他們自然發展。上次他們約我一起吃飯,兩人看起來很甜蜜。不管怎樣,我想他們會很幸福。」
「幸福啊,那樣就好……」陳郁涵發出感嘆將椅背向後躺,望著張彥凱後腦勺睡亂的頭髮,忍不住又坐起身伸手摸了摸他的頭髮:「你怎麼又睡成鳥窩頭了?沒睡好嗎?」
「哎呀,別摸了。」張彥凱吃了一驚,難為情地頭側向一邊閃避。
「怎麼?頭髮是你的敏感帶嗎?又不是沒摸過。」
「什麼敏感帶?我沒睡好恐怕是因為又夢到被妳威脅吧。」
「喂,我們多久的朋友了,就算我威脅你也都是為你好,才不是惡夢。」陳郁涵伸手拍了他的手臂。
「妳到底知不知道我在開車啊,而且我又沒說是惡夢。」
「所以是好夢囉。」陳郁涵咧嘴笑。
張彥凱不回應側頭瞥向她,她已經躺下閉上眼睛。
他不敢說自己時不時夢見她,夢見過去告白的情景對他來說倒不算是惡夢,他真正害怕的是夢見她和不認識的男人交往。他不曾親眼見過她的男友,她的私生活向來很低調,他只瞄過她男友網路上的大頭照外不敢多看,但卻會想像她和對方牽手甚至接吻,搞得自己心情煩悶。
他們是多年的好友,讓她老習慣依賴他,他也喜歡被她依賴。或許是因為他向她告白過,所以始終處在下風處,依舊對她付出得多。陳郁涵大學畢業不久便前往新加坡工作,兩人能見面的時間變少,他每年都很期待她新年返鄉,然而實際見面內心卻只有惆悵。就算此刻她坐在自己身旁,但卻不屬於自己。
他盯著後照鏡裡她的睡臉,輕聲嘆氣。

「小涵,醒來,妳家到了。」
開了將近一鐘頭的車程,張彥凱載著陳郁涵抵達兩人老家所在的社區。
他見陳郁涵沒反應,搖了搖她的肩膀,她睡得很熟,嘴微張,被他這麼一晃,眉頭緊蹙。
「到了喔……還想再多睡一會兒。」她口齒含糊,伸了個懶腰。
「回家有舒服的床不是更好睡嗎?」張彥凱捏了她睡眼惺忪的臉。
陳郁涵轉頭看向他喃喃道:「當初為了逃離這裡跑到新加坡工作,現在又為了什麼回來呢?」
「妳不想妳家人嗎?」張彥凱鬆開她的臉頰。
「我想我爺爺,但他早就不在了。」
「但妳也會想妳爸媽吧。」
「我想他們,但我討厭家裡的氣氛,冷冷的。你可好了,現在搬出家和弟弟住。」
「不管怎樣,妳對這裡還是有依戀,所以才會每年回來吧。」
「或許是。」陳郁涵解開安全帶下車。
張彥凱盯著她的背影嘆了口氣,隨後下車幫她抬行李。
「才回來幾天,帶這麼多東西。」
「都是伴手禮呀。」陳郁涵從後座的旅行袋裡掏出三包鹹蛋口味的洋芋片,「這是給你的。」
「又是洋芋片?」張彥凱盯著那三包經過航程而膨脹變形的洋芋片,每次陳郁涵回來總會送他。
「新加坡就流行這些特殊口味的零食。」
張彥凱幫她把行李搬到家樓下。
「你不回家看一下嗎?都來這裡了。」
「不了,也沒人在家。」張彥凱望向老家所在的樓層搖了搖頭。他父母離婚後,現在這個家被留下來,沒分給雙方任何人,只有母親偶爾回來。
「那上來我家坐一下?」
「車子沒地方停,而且也晚了,妳早點休息吧。我也要回去顧我弟。」張彥凱對她揮了揮手。
「好吧,有空再約。」陳郁涵淺笑,轉身準備踏進家門。
張彥凱轉身走了幾步,突然又轉過頭:「對了,小涵,還記得學校的舊校舍嗎?」
「記得呀,以前夜遊不是去探險過。」她前腳正要踏進家門,轉過身看他。
「學校決定拆掉舊校舍,大概春節後動工,妳會想回去看看嗎?」
「嗯,好呀。那麼後天星期六學校見?」陳郁涵愣了幾秒後點頭。
張彥凱點了點頭,向她揮手道別。他盯著她走進大樓裡,和記憶中告白那天她的背影相重疊。告白之後又過了這麼多年,他還是感覺得到那時遺留在心裡的傷口一陣一陣地抽痛。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朱夏新書《牽手,不戀愛》(全)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