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5
社交天性:人類行為的起點─為什麼大腦天生愛社交?
定  價:NT$520元
優惠價: 79411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你我都是社交動物──
為什麼我們能輕易讀懂他人的行為與情緒?
人又為何會感到孤獨、需要愛與支持、融入社會……?
社會認知神經科學領域創始人馬修‧利伯曼
輝煌而美麗、最具先見之明的科學探索!

亞馬遜網站讀者5顆星一致好評:
「任何對大腦、心理學、社會互動感興趣的人,都會愛上這本書!」

◎ 臉書、IG、LINE滑不停,為什麼我們總是渴望與他人互動?
◎ 為什麼有些人天生是社交高手,有些人卻總是無法與人順利溝通?
◎ 心痛與被霸凌的社交痛苦,更甚於生理疼痛的威脅?
◎ 社會連結如何像真正的金錢,對你的財富產生影響?
◎ 比加薪更能激勵員工的方法是什麼?
◎ 社交暗示的影響力有多大?一場辯論會的觀眾笑聲,扭轉了美國總統大選結果?
◎ 如何解讀他人的心思和行為、與他人合作,我們到底怎麼辦到的?

你的一舉一動、喜怒哀樂,
都深受社交天性影響!
沒有社交天性,人類世界將就此停轉。

著名心理學家馬修‧利伯曼,結合神經科學與社會心理學研究人類行為,探索大腦對於人際社會如何反應,有了驚人發現──「比起金錢與其他外在獎勵,我們天生更渴望與他人連結,且終生受此動機驅動。」

他將在本書告訴你,如果我們能更具社會性,對社會腦有更多了解,以此為基準,稍稍調整制度與自己的目標,生活將更聰明、更快樂,也更有生產力。《社交天性》依序詳述社會腦的三大適應,了解這些心理機制如何驅動我們的行為、理解他人的思想,對於改善個人與團體生活至關重要。本書將闡明社交天性的神經機制,以及如果對社交天性有更精準的理解,將能大大改善你的生活與社交幸福感!

【我們天生愛社交】
是大腦設計的特點,是我們得以成為地球上最成功物種的核心。
在十歲之前,大腦就已投入超過10000個小時,
隨時準備讓我們成為人際互動的社交專家。


▲社交天性適應之一:連結
你是否曾想過:為什麼會感到孤獨、痛苦?需要獲得情感支持?

連結──是我們渴求人際社交的欲望,感受痛苦與快樂的能力。這是社交天性三大適應的基礎。當社交連結有所威脅時,大腦會感受到與生理疼痛一樣的痛苦。因此我們難以忍受與摯愛之人分離、遭受同儕排擠、不被他人認同,處於社會痛苦時,甚至無法思考其他事。這並非偶然。而是為了讓人類終生受社會連結的本能所驅動,引導我們與社會建立更緊密地連結,確保生存。

。心痛的感覺比想像更真實
。人類天生是超級合作者
。大腦對他人的幸福感覺靈敏
。助人的社會獎賞所帶來的愉悅,甚至大於自私自利的歡喜

▲社交天性適應之二:心智解讀
試試看,過一天完全無法理解他人心思與情緒的日子。你辦得到嗎?

心智解讀──使我們能理解他人的行動與思想,有同理心對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為了加強保持聯繫與策略性互動的能力、我們建立團體,執行各種構想,並預測身邊人的需求和渴望,讓團體能順暢運作、與身邊的人建立親密連結。心智化系統的運作超乎我們所知。

。日常讀心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
。只有人類活在「有意義」的世界
。鏡像神經元──模仿,是人類文明的巨大推手
。同理心──為什麼我感受得到別人的痛苦?

▲社交天性適應之三:和諧
你確實擁有獨一無二的「自我意識」嗎?

和諧──是不斷了解自我、調整自我、讓自我更快地融入這個社會,並與整個社會的信念與價值觀盡量達成一致,確保我們被社會接受。和諧,能讓團體信念及價值影響我們的神經適應,把我們推向更接近相互依賴的社會生活。事實是,我們並不如自己想像中的那麼獨一無二。

。我們天生容易受他人影響
。無形的心智圓形監獄,使我們願意乖乖照規矩行事。
。理想的自我目標到底是什麼?這一切有利於誰?──社會(確保多數人的和諧)

在探討過這些神經網路如何形成社會心智後,利伯曼將轉向科學發現最關切的重要問題:那又如何?我們如何利用自己所學,以有意義的方式改善世界?如何在企業、學校教育、個人生活落實社交腦的知識,為你的生活帶來最大的快樂與幸福?他將告訴你,展望社交天性的未來,猶如科幻電影般的令人振奮!
馬修‧利伯曼 Matthew D. Lieberman
社會認知神經科學領域創始人,是該領域最重要的學者之一。2007年獲美國心理學協會頒發的「青年心理學家傑出貢獻獎」,該獎項每兩年頒發給一位優秀的社會心理學家。

1999年在哈佛大學獲得社會心理學博士學位,現任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心理學、精神醫學、與生物行為科學教授,以及社會認知神經科學實驗室(SCN Lab)主任。同時,他也是《社會認知和情緒神經科學》雜誌(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創始編輯,《心理學評論》(Psychological Review)顧問編輯。

林奕伶
曾任電視台國際新聞編譯,國際通訊社財經新聞編譯。譯有《真理機器》、《虛擬貨幣革命》、《創意插畫聖經》、《人體素描聖經》、《素描的樂趣》等書。

楊青如
高雄醫學大學心理學系畢業,國立陽明大學腦科學研究所碩士、博士候選人,研究專長為神經美學。鍾情於探索「人腦」的奧秘,著迷於觀察「人」的百態。熱愛接觸一切美好事物。

各界好評推薦──

「這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一本書,一個輝煌而美麗的探索──我們如何與他人連結、以及為什麼相互連結。社會認知神經領域最有先見之明的先驅之一。」──哈佛大學教授丹尼爾‧吉爾伯特(Daniel Gilbert)《快樂為什麼不幸福》(Stumbling on Happiness)

「關於人類的大腦與驅動行為的運作模式,這是我讀過最具說服力和吸引力的書籍之一,它確實改變了我看待這個世界的視角。」──大衛.洛克(David Rock)神經領導力研究院院長

「我們是強烈的社會性物種。大家都知道這個基本的事實。而基於這項事實,馬修‧利伯曼挖掘了一系列非常出人意料的科學發現,值得真正用來改善我們的生活。」──羅伯特‧席爾迪尼(Robert B. Cialdini)《影響力》(Influence)

「以令人信服的嶄新證據表明,除了金錢或其他外在激勵之外,大腦能通過與他人建立連結,而獲得巨大的回報。」──Booklist網站

「社會神經科學的先驅馬修‧利伯曼,解釋了為什麼公平性的感覺像巧克力,為什麼心痛可能比頭痛更難受。並告訴我們如何利用這些社會腦知識,改善我們在家庭,學校教育,和職場的生活。」──沃頓商學院教授 亞當‧格蘭特 (Adam Grant) 《給予》(Give and Take)

「 一本媲美丹‧布朗小說的精采著作,充滿令人驚喜的曲折和洞見,」──凱文‧奧克斯納(Kevin Ochsner)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教授

「一本確實將社會融入社會神經科學的書籍!更重要的是,外行人和科學家都能愉快地閱讀。」──羅賓‧鄧巴(Robin Dunbar)牛津大學人類學教授
 
「在這本引人入勝的書中,仔細闡明了我們的大腦如何連結,以及為何連結。並進一步說明,這樣的大腦設計如何影響我們的想法,感受和行為,並確立了其重要性。」──棉花糖實驗之父沃爾特‧米歇爾(Walter Mischel)《忍耐力》(The Marshmallow Test)

「生動的故事和尖端的神經科學匯集在一起,來解釋我們如何真正的聯繫。利伯曼行文流暢,他的想法很吸引人,對於任何關心人類狀況、以科學探討人類存在的人,這本書一定會帶來驚人的樂趣。」──蘇珊‧菲斯克(Susan Fiske)普林斯頓大學教授

「人類具有強烈的社會性,針對這個主題,《社交天性》是一本絕佳且令人信服的作品。社會腦領域最重要的權威之一馬修‧利伯曼的著作,涵蓋了多個研究領域,包括從靈長類動物研究社會團體,人類浪漫的愛情,和擁有友誼的心理,以及同情心和利他原則的大腦基礎。這本迷人的書將吸引非常廣泛的讀者,無論是一般讀者、學生,或是認知神經科學與社會心理學的學術圈。」──莎拉‧克莫爾(Sarah-Jayne Blakemore)倫敦大學學院教授

序言
社交天性─—──重新認識自我與這個世界
幾世紀前,哲學家邊沁(Jeremy Bentham)寫道,「痛苦與快樂……支配我們所有言行舉止與思想。」毫無疑問,我們會受到生理的快樂吸引,並努力避免生理痛苦。但它們真的「支配我們所有舉止」?我們真是如此?我認為生理的痛苦與快樂對人類的支配,遠低於我們一直以來的看法。由於社會體制與獎勵制度的運作,大致與邊沁的說法一致,因此我們忽略了一些人類行為背後更為深刻的動機。

邊沁等人忽視的是,人類安裝著另一套具利害重要性的基礎設定,而且與生理的痛苦和快樂一樣根本—─我們天生愛社交。那股深層動機驅使我們,與朋友家人保持聯繫。我們天生好奇別人的腦子裡想些什麼。我們的價值觀塑造了我們的身分認同感,而價值觀來自於我們稱為「自己人」的團體。這些連結也會導致人類某些奇怪的行為,違反了我們性利己的預期設定,而要解釋這些行為,唯有將「社交天性」視為起點,重新理解「我們是什麼樣的人」。

過去二十年來,我與同事創立一門新的科學類別,稱為社會認知神經科學(social cognitive neuroscience)。我們利用功能性磁振造影(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fMRI)等工具,探討人類大腦對於人際社會如何反應,有了驚人發現,這在以前是不可能做到的。這些研究發現不斷強化一個結論,即我們的大腦天生要與其他人連繫交往。社會心智有部分可追溯到幾億年前最早期的哺乳類動物,其他部分則是晚近才演化而來,而且可能是人類獨有。了解這些心理機制如何驅動我們的行為,對於改善個人與團體生活至關重要。本書將闡明社會心智的神經機制,以及這神經機制如何聯結,以成就我們多數人的社交生活。

序言 社交天性──重新認識自我與這個世界

PART 1 我們天生愛社交
第1章 我們是誰?
一群人的笑聲,扭轉了總統大選的結果
大腦的社交神經網路
響應社交天性──更聰明、更快樂,也更有生產力
走進腦科學的美麗境界

第2章 大腦的熱情
大腦無所事事的時候
太酷了!「什麼都不做」的預設網路
大腦投入一萬個小時成為社交專家
95%的人有朋友,是偶然嗎?
人類的腦化程度是動物界的重量級冠軍
大腦超大的能量消耗
社會腦假設,更大的腦有利於生存
恰如其分的團體

PART 2 社交天性適應之一:連結
第3章 心痛比想像更真實
帶著大腦袋出生
翻轉馬斯洛
為什麼我們會感到痛苦?
尋找社會痛苦的基礎
小猴子愛鐵絲媽媽,還是布媽媽?
痛苦不適感的起源
前扣帶皮質與依附行為
虛擬擲球──終於「看見」社會痛苦了!
背側前扣帶皮質究竟有何用處?
大腦的警報系統:認知與情緒
難過就吃兩片阿斯匹靈吧
霸凌與社會排斥

第4章 公平的滋味就像巧克力
此刻,你們真的喜歡我
五花八門的獎賞
人類是超級合作者
自私自利才是理性的?
利他行為的溫暖光輝
社會獎賞為何令人滿意?
我們為什麼不知道?
終生的痛苦與快樂

PART 3 社交天性適應之二:心智解讀
第5章 心靈魔術的祕密
日常讀心術
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
一般智力系統
社會智力系統
預設心智化,大腦最常做的事
輸贏都在社會性思考
資訊DJ,來點有趣的東西吧!
熟練未必能生巧
心智化的奇蹟

第6章 魔鏡啊,魔鏡!神奇的心智旅程
有樣學樣的猴子
模仿是人類文明的巨大推手
神奇的讀心裝置
鏡子的裂痕
你的意圖是什麼?
做什麼、怎麼做、為什麼
只有我們活在「有意義」的世界

第7章 感同身受,同理心的高峰與低谷
我感受得到你的痛苦
我想當個好人:促成照護與利他行為
無私無懼,無比快樂的關鍵節點
社會邊緣人
自閉症與心智理論缺失
何者為因,何者為果?
破鏡假說
強烈世界假說,當一切感受超越極限……
社會心智的完美風暴

PART 4 社交天性適應之三:和諧
第8章 暗渡陳倉的自我
鏡子裡的我
神經二元論,相互分離的心靈與身體
只有人類擁有「自我」嗎?
你的自我不是你的自我
從你的眼中觀看
我們天生容易受他人影響
大腦能預測廣告的成功率
我們最終擁抱的自我認同

第9章 包羅萬象的自我控制
再忍耐一下!棉花糖實驗
美好人生的關鍵
大腦的煞車系統
總之,保持冷靜
情緒標籤化
如果你被外星人綁架……
努力自我控制,誰受益?
誰掌控了我們的自我控制?
心智的圓形監獄
自我的目標?
造就人類幸福的社會腦

PART 5 更聰明、更快樂、更有生產力的人生
第10章 帶著社會腦生活
快樂的代價
金錢帶來更好的生活?
逐漸消失的社交連結
為什麼社交圈愈來愈小?
從社區公寓創造社會聯繫
善用社交點心與替代品

第11章 打造無懈可擊的團隊與企業
除了加薪,還能如何激勵員工?
有機會「給予」的員工,愈投入工作
創造更好的主管
提升領導戰力的催化劑
這個領導特質讓團隊更強大

第12章 開發社會腦,高效提升學習動機
學生的歸屬感,重要嗎?
霸凌與課業表現的關聯
建立連結,就能提升學習成績?
教育是場戰役
心智化教室的優勢
文科學習法:大腦渴望故事
理科學習法:教學相長
幫助孩子認識社交天性
社會腦的練習課

結語 展望社交天性的未來,如科幻電影般的令人振奮
致謝

為什麼一段關係讓你享受多年的幸福,卻在關係結束時,或摯愛之人過世後,令人痛不欲生?當我們失去摯愛之人時,大腦讓我們感到巨大的痛苦,大腦為什麼會被如此建造?我們感受那種痛苦的能力,有可能是神經構造的設計瑕疵嗎?

過去十年,我和妻子的研究顯示,這種反應絕非偶然,而且對我們的生存具有深遠的重要性。我們的大腦演化到後來,對於危及社會連結(social connection)的威脅,其感受就像遭受生理痛苦一樣。藉由啟動感受生理痛苦的大腦神經迴路,社會痛苦(social pain)的體驗促使我們將幼童帶在父母身邊,確保他們的生存。社會痛苦與生理痛苦之間的神經連結,也確定了人類需要維持社會聯繫的終身需求,如同食物與保暖不可或缺。

既然大腦對社會痛苦與生理痛苦一視同仁,那麼,整個社會對待社會痛苦的方法是否應該與現在不同嗎?因為我們可不會指望哪個斷腿的人「熬過去就好了」。但是,說到社交失落帶來的痛苦,這卻是常見的反應。從我和其他夥伴用fMRI做的研究顯示,我們對社會痛苦的感受與對自己的認識並不一致。我們本能地認為社會痛苦與生理痛苦是迥異的感受,但大腦對待兩者的方式卻顯示兩者的相似性超乎我們想像。

本書將著重在大腦的三個主要適應(adaptation),這三個適應引導我們與人際社會更緊密連結,也更能利用社會連結建立更團結的團體和組織。社會痛苦與生理痛苦重疊的神經部分就是第一個適應,這一點確保我們終生都會受社會連結(connection)的本能動機所驅動。

▲一群人的笑聲,扭轉了總統大選的結果

一九八四年十月二十一日,雷根總統(Ronald Reagan)和他的競爭對手前副總統孟岱爾(Walter Mondale),舉辦了第二場總統選戰全國電視轉播辯論。雷根總統依然頗受歡迎,但他的支持度卻因為選民對他的年齡有疑慮,而有下滑趨勢。雷根總統在三個星期前的第一場辯論會中,表現欠佳,引發外界對他心智健康的質疑。如果當選連任,雷根將成為美國史上年紀最大的在任總統(辯論當時,他七十三歲)。然而,雷根在最後這場辯論的表現,經常被認為是該次選舉的轉捩點,得以鞏固雷根的支持度,並造就史上最大一次的壓倒性勝選。

雷根如何證明自己依舊能游刃有餘地施展才能?就當前的議題表現他的博學多才?展現自己的優勢,例如在外交政策或稅法等議題,猛烈攻擊孟岱爾?沒有。讓雷根贏得勝利的,是他把握時機展現詼諧幽默。雷根鎮定自若地拋出一連串預先構思的俏皮話,奪回氣勢之後便不曾回落。當主持人問他,年齡對選戰是否構成問題,他做出了聞名的機智反擊。雷根所廣為人知的回答是,「我不會把年齡當作這次選戰的議題。我不會為了政治目的,而拿對手的年輕、沒經驗大作文章。」當時五十六歲的孟岱爾根本不是毛頭小子,後來他表示,在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輸了這場選戰。

那一晚,將近七千萬美國人觀看辯論,結束時他們深信雷根的魅力猶在。他們對雷根總統可能馬失前蹄的所有憂慮都已經緩解。但是,那一晚全國上下是如何達成這樣的結論,結果卻相當出人意料。雷根本人並沒有改變我們對他的想法。而是現場觀眾當中的幾百個人改變了我們的想法。是他們透過電波傳送的笑聲,翻轉了我們對雷根的看法。

心理學家史帝夫.費恩(Steve Fein)找來一群沒看過這場辯論的人,從兩種方式中選一種觀看辯論錄影。第一組人看到的是辯論的剪輯片段,以及電視現場轉播時的觀眾反應;第二組人看到的辯論片段,則聽不見觀眾的反應。兩種情況下,觀眾聽到的總統說詞都一樣。聽到觀眾笑聲的人,給雷根的評分高於孟岱爾。然而,聽不到笑聲的人反應卻大不相同;這些人始終認為副總統孟岱爾肯定勝出。換句話說,我們覺得雷根風趣並非因為他風趣。我們認為雷根風趣,是因為觀眾當中一小撮陌生人覺得雷根風趣。我們受到了不含惡意的社會暗示(social cue)影響。

想像自己在觀看辯論(或者你真的看過)。你想得到觀眾的笑聲能影響你對候選人的評價嗎?現今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辯論畫面下方會列出圖表,即時顯示少數人對候選人的反應,你會受影響嗎?那會左右你的選票嗎?我懷疑多數人都會說,「不會。」「對於國家總統該由誰來擔任的決定,我們可能因為少數觀眾的反應而改變。」這種說法違反我們的人性理論、「我們是誰」的見解。我們喜歡把自己想成思想獨立,對這類影響免疫的人。但我們可能錯了。每一天,身邊的人都在以我們毫無察覺、意想不到的無數方式影響著我們。倘若真是如此,為什麼我們的大腦會被設計成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受到根本不認識的人影響?

我們的大腦灰質竟急於單憑觀眾反應認識雷根!在嚴厲批判這是容易受騙的反應之前,我們暫且先來了解,要解讀別人的心思,根據他們的言行洞悉性格,究竟有多困難。所謂的思想、感覺,以及個性,本質皆是無形之物,只能抽象推測,而永遠無法真正具體看見。評估別人的心理狀態可能是一件艱鉅的任務。現在的雷根依然是過去的那個雷根嗎?他的心智能力是否有減弱?沒有廣泛的神經學檢查,我們又如何得知?每一天,我們都不斷地像這樣猜測他人的想法與心思;然而,這實在太艱難了,所以演化給了我們專用的神經迴路來執行這項任務。

我們通常認為現代智人(Homo sapiens)得以支配地球,是因為我們具有抽象推理能力。但有愈來愈多證據顯示,人類的統治地位可能歸因於我們有能力做社會性思考。偉大的構想幾乎都需要團隊合作才能付諸實現,社會推理(social reasoning)讓我們得以建立,並維持團隊繁榮茁壯所需的社交關係與基礎建設。而我們的大腦就有個神經網路專用負責這類對他人的心智解讀(mindreading),這是本書將討論的大腦三大適應之二。

雖然大腦具有一套社會推理專用的系統,但還是未能解釋,為何觀看總統大選辯論的多數人會受觀眾反應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社會推理系統顯然失效,導致人們的認知對辯論產生扭曲的看法。我們的心智有部分誤將無名觀眾的笑聲,當成判斷雷根心理強健程度的有效指標。為什麼我們會拿別人的判斷取代自己的判斷?這並非暫時性失誤。這個世界充滿了這類罐頭笑聲和其他情境線索(contextual cue),而我們的大腦就是天生被設計成會受到他人影響。大腦之所以如此建造,是為了確保我們會抱持與身邊人相近的信念與價值。

在東方文化中, 一般認為唯有敏銳感受他人的思想行為, 才能順利達成和諧(harmonize),共同締造超越個人單打獨鬥的成就。我們或許以為自己的信念與價值是個人認同的核心部分,是造就我們之所以成為「我們」的部分。但我會證明,這些信念與價值往往是在我們不知不覺中,被偷偷夾帶潛入我們的心智中。

從我的研究中,我發現個人信念的神經基礎(負責個人信念的大腦區域),與主要負責容許他人信念影響我們的其中一個腦部區域,明顯有重疊。自我,與其說是我們認知中牢不可破的私人堡壘,更像是接受社會影響的高速公路。我們的自我感覺容易受到社會塑造,而這個傾向往往會讓我們幫助他人多於幫助自己,這是我後面會討論的第三個主要適應。

▲ 大腦投入一萬個小時成為社交專家
你可能很熟悉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在《異數》(Outlier)一書提出的知名說法,花一萬個小時練習一件事可以成為專家。雖然不同的人可能把這一萬個小時用來成為小提琴演奏家、職業運動員,或Xbox 超級巨星,但大腦卻是投入超過一萬個小時,要讓我們成為融入人際社會互動的專家。有項研究發現,我們的對話內容有七○%屬於社交性質。假設我們只用二○%的時間粗略思考其他人、以及我們與他人的關係,我們的預設網路一天至少就占用了三小時。換句話說,在我們十歲之前,大腦已經投入了一萬個小時在這上面。透過不斷讓大腦返回投入社會認知模式的活動,使大腦做好萬全的準備,幫助我們在這個極其複雜的社會生活領域成為專家。

在我們執行特定任務時,例如,數學課計算數學題,或是歷史課研究古希臘陶器,預設網路就會停止活動。但是一旦大腦的事務處理完畢,它又會回去找忠實老夥伴—─預設模式。換言之,大腦的空閒時間都用在社會性思考了。無論是否有意識,大腦似乎一直在處理(或許是重新處理)社會資訊,同時促發我們做好準備面對人際社會生活。大腦或許是利用這個時間,將生活的新經驗整合到我們對他人的想法、他人之間的關係,或我們與他們之間關係的長期認識。它可能是從我們生活中最新的互動中擷取資訊,更新我們用來理解他人心思的一般規則。在剛出生兩天的嬰兒大腦,就能觀察到這種神經網路的習慣模式運作,而成人一旦停下手邊的工作,大腦活動情形也是如此。基本上,我們的大腦就是設定成:時常思考人際社會以及我們在其中的位置。

如果從嬰兒時期直到成年,大腦都持續在做社會性思考的練習,那就意味著演化對我們成為社交專家的價值押了重注,也看重我們要隨時準備好做出社會性思考和行為。如此不斷地練習,不代表我們就有純熟完美的社交手腕。並沒有。但沒有這樣的練習,試想我們可能會變得多糟糕。大腦還有太多其他的選項,它可以設定將空閒時間投入在各種事情—學習微積分、改善邏輯推理能力,或是把我們看到的物體分門別類。每一種都有其適應價值(adaptive value)。但演化卻將賭注下在我們的社會性思考。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