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 寫給情人的詩詞:讀了詩詞、懂了愛情,為初相遇、將離別、甫分手、長相思的你。

  • 系列名:drill
  • ISBN13:9789869720854
  • 出版社:任性出版
  • 作者:桑妮
  • 裝訂/頁數:平裝/272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8/29
  • 中國圖書分類:中國詩總集
定  價:NT$340元
優惠價: 930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蘇東坡、李商隱多情,理所當然,司馬光、歐陽修竟然也能浪漫?
古人多禮節、卻也最狂放,所以古詩詞中的風花雪月,
流傳至今就纏綿成一種千古絕唱。

中國古典暢銷作家桑妮,以愛為題,解讀40首曠古流傳的愛情詩詞,
讓大家走進千年之前的舊時光,
見證那些偉大的愛情,在亙古的歲月裡,第一次被說出口的驚心動魄。

現在的你,無論是初相遇、將離別、甫分手、還是未脫單、大齡女
長相思、單戀、犯了錯、沒人陪、甚至不倫戀、第三者……
你都可以讀詩、吟詞,不觸景也能生情。

.在那些想念成災之夜
詩仙李白「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身在孤寂異鄉的你,也有這樣的戀人嗎?

.一見鍾情多美好,她也注意到我了嗎?
司馬光不只是史學家,還是寫情高手。「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這樣的曖昧,撩得人心蕩漾呀!

.遠距戀愛很苦嗎?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只願君心似我心。」
宋朝詞人李之儀,將一顆癡心呈現淋漓。告訴對方:我沒變心,你呢?

.上班的時候好想你,想到連該做的事都忘了:
詩人張仲素「提籠忘采葉,昨夜夢漁陽。」
用一個空籠當譬喻,完整傳達心不在焉的情意!

.我看的不是燈,是妳。
宋朝軍事專家辛棄疾,寫詞悲壯也柔情,曾經年少的你一定也抄過這句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少了妳,這世界怎麼會一樣呢?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唐朝詩人元稹思念愛妻,簡單幾句就勝過一堆LINE簡訊。

.不能明說的柔情。第三者,我,最懂。
晚唐女詩人魚玄機,愛上有婦之夫李億,只好躲進道觀修行,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這是她的不甘心呀,元配千萬不要看。

覺得只說「我愛你」太膚淺?口耳相傳的詩詞最能表達愛意,
看看古人怎麼讀詩、念詞,懂愛情。

現在的你,無論是初相遇、將離別、甫分手、還是未脫單、大齡女,
甚至不倫戀、第三者……你都可以讀詩、吟詞,不觸景也能生情。
桑妮
古典唯美主義暢銷書作家。
有水瓶座女子的敏感,文筆清麗纏綿,立意悲憫有愛。
代表作《民國女子:她們謀生亦謀愛》、《若無相欠,怎會相見》、《且以優雅過一生:楊絳傳》。
微博:@桑妮──sunny

推薦人
「姝文創」專欄作家╱蔡宜文
知名兩性專家╱李俊東

 

自序
記住第一眼的你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 (清)納蘭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創作背景】
納蘭性德,清初「清詞三大家」之一。出身豪門,大臣明珠的長子,幼時常伴康熙左右,其後多次隨康熙出巡。人們熟識納蘭,不在於他的甚是顯貴,而在於他的至情至性,他的詞,一直為後人所著迷。
這首《木蘭花令》經常被視為抒發情傷的詩詞來讀,但在清朝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的結鐵網齋刻本《納蘭詞》裡,會看到詞牌下面還有一個詞題:擬古決絕詞「柬友」。也就是說,這首是納蘭性德模仿漢唐樂府的決絕詞,是寫給一位朋友的。現在一般認為這個朋友指的是當時另一位詩詞名家:顧貞觀。
這闋詞是以女子的口吻控訴男子的薄情,從而表態與之決絕,例如中唐詩人元稹《古決絕詞三首》等。這首納蘭性德寫給朋友的擬作,正是借用古樂府的典故,來抒發女子的閨怨之情。

「人生若只如初見」,這是愛情裡最婉約傷情的句子。
寥寥數字,勝卻千言萬語,生之歲月裡,愛中那些不可言說的無奈全都洶湧在心頭。
這世間,有多少情侶曾若此般無奈何。
人生如果總似剛剛相識時那樣美好甜蜜、深情快樂,該多麼好!然而,世事怎會如夢想的那般輕易?愛情裡多的是魔咒,無論多麼淒美,都無法掩蓋。所以,才有了「何事秋風悲畫扇」的淒楚。
曾經的漢成帝和班婕妤,他們曾是那般的愛到纏綿情濃,允諾下那麼多的甜言蜜語、情深意重,又如何呢?還不是免不了最終的背情棄義。所謂的山盟海誓,似煙火絢爛,終皆成虛無。
一曲《怨歌行》,一把冷秋扇,說的都是女子的被棄,和愛裡的情殤。
在時間的久長裡,有太多的情人變了心,不是熬不過時間的考驗,就是熬不過美色的誘惑,或許這就是人們說的──情人間最容易變心。
幸而,這世間還曾有唐明皇和楊貴妃生死不相離的愛情,七月七日夜裡,在驪山華清宮長生殿裡「願生生世世為夫妻」的盟誓,是如此美好,讓人相信愛情。
只可惜,世人能有幾人可以似唐明皇。
愛而不得的事情太多了,唯願「人生如初見」!

推薦序一
自戀便也是愛戀
「姝文創」專欄作家╱蔡宜文

我們總是用自己的時代去想像每一個時代的戀愛,這便是一種自戀;我們總想像那些文字所描繪的與我們所談的戀愛相差不遠,我們用著自由戀愛的想像,去想像媒妁之言的時代;我們用著浪漫的想像,去想像婚姻與愛情不一定有所掛鉤的年代,在單偶制的今日,想著妻妾成群的詩人詞者專一而情深。
想像總是美好的,這樣的想像在學術上或許顯得疏漏,但在情感上卻仍然充沛,而這本書,便是如此自戀下的產物。有趣的是,歷史上那些有名的閨怨詩或是以女子角度為主的情詞,往往來自男性作家之手;無論是藉此來抒發自己的仕途不順,或是想像女子對於自己的用情至深,如此深厚的情誼,大多數總來自於自戀。自戀便也是愛戀,愛戀映照在詩詞上的戀愛,愛戀映照在詩詞上的自己,而桑妮在這本書中,展現了如此充沛的愛戀,對於自己、對於戀愛、對於詩詞的愛戀。
本書所摘錄的40首詩詞中,都用極為精練的語言,闡述了戀愛當中的片段。藉由作者的重新詮釋,像是繡著古花樣的新衣,有著古典的美感,卻又輝映了當代的愛情。借用歐陽修《玉樓春》中那句「人間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情痴雖與風月無關,但風月卻往往用來敘情。在今日,我們其實不難找到風月背後的真相,像是「取次花叢懶回顧」的元稹並沒有真的「懶回顧」,而他的滄海更是不單只有韋叢一瓢;但這又何妨,或許當下的元稹便是深情的,而後來與這首詩感同身受的深情皆是真實的,而這便是我所說的,詩詞與我們的映照便是一種自戀,而這樣的自戀,便是來自於自我認同的深情,也來自於對於深情的期許。
本書也收錄了魚玄機寄給送自己進道觀的伴侶李億那句「憶君心似西江水」,但魚玄機在這段戀情的最終也說了「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有情的人本就難得,但詩詞撰寫當下的情卻是純粹的;就在那個當下,元稹是有情的、司馬相如是有情的、唐明皇亦是有情的,雖這「有情」難得且短暫,但從歷史的長河觀之,這情卻是永存的,這個永存就來自於我們的自戀。
自戀的想著「這首詩、這闕詞就是在說我吧?就是在說現在的我吧?」、「原來不只有我這般,在數千數百年前,也曾有人有過類似的心情。」關於婚姻的定義與規範、愛情的想像,關於忠貞、性與愛的限制,在這數千數百年間不停的轉換,但描寫愛情的文字,總驚人的在不同形式的愛中產生共鳴。若不是愛情是千古不變的,那便是自戀是千古不變的,而自戀總是好的,因為那便是最初、也最美的愛戀。由愛戀自己、愛戀戀愛中每一階段的自己開始,透過本書,我們重新尋找到這些詩詞當中的自己,經歷與沒經歷過的愛情都產生了共感。透過詩詞,我們早已「換我心為你心」體會了屬於作者的相思與情深。

推薦序二
翻越時空的愛戀
知名兩性專家╱李俊東

有多久沒有心動了?
詩詞,是情人間歷久彌新的燦然回眸,蔓延了愛侶彼此呢喃、呼喚的深刻時光。人的一生當中,每回的愛戀或許清淡,或許濃烈,一切的一切卻都是真實經歷的歲月。
有些感覺還來不及感受、品味,驚覺時已杳然走遠……留下的無論是輕淺或深刻的記憶,驀然成為生命中讓人驚嘆的印記。
在盛夏燠熱難捱的大暑節氣中,我拿到出版社寄來的《寫給情人的詩詞:讀了詩詞、懂了愛情,為初相遇、將離別、甫分手、長相思的你》文稿。對我來說,這些充滿文史情懷的經典詩詞,讓人在閱讀時更增添了某種「儀式性」。
相遇、別離、分手、相憶,我們在詩詞間展開風起雲湧的愛之旅,穿梭在情欲賁張的文字裡。
這本書可以依照編排,逐篇連續的高聲朗讀,更適合隨興低吟翻閱,緩緩、悠悠的用眼球慢速滾動,感受視神經細胞的投射,對這些文字炙熱輾壓!用近乎熨貼的方式,將一字一句映入眼簾……。
桑妮的這本書,讓我再度憶起在大學中國文學系的求學時期,那段充滿唐詩、宋詞和元曲的生活;伴隨著情竇初開、欲迎還拒的無悔青春,也再一次觸動深埋心底的甜酸苦澀。
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情愛的引經據典總是這些雋永詩詞,即使不知道典故,也不免任性取用。
這些千百年來翻攪情人的詩文詞句,彷彿具有神奇的力量,千百年來翻越時空,在世人一段又一段的愛情裡輪迴。
隱匿在詩詞背後的故事,在作者直述白描的書寫中,毫無遮掩的表露出當時詩人、詞人的心事、情境,連結那些既微弱又震撼感官的動人思緒。
網際網路的年代,手機已是必需品。在咖啡廳、電車裡看書的人,成了稀有珍品。放眼四周舉目所見,即使不為現實低頭的人,也都心甘情願為滑手機而低頭。
距離上次翻閱詩詞,是什麼時候?
事實上,許多看似難懂的古文,其實都已成為常被引用的經典,只不過我們忘了這些詩詞是由誰所寫?為誰而做?
是否還記得初次相遇的那份悸動?可還會想起離別當時的心如刀割?曾經分手時讓人痛不欲生的當下,分隔兩地遠距離難耐的每分每秒……還沒愛過的、正在相戀的、盼望愛情的、為情所困的……。
如果真有前世,這些古典詩詞或許都曾是我們人生的一部分。
所有寫給情人的詩詞,都難能可貴。
我期待桑妮這本書,能讓心中仍有詩詞的有情人重溫閱讀的美好,享受翻越愛情千山萬水的悲喜哀樂。品嘗蘊含著千滋百味的字句,回味昔日讀詩年少的熱切顫抖,與生命裡曾經相識或即將遇見的愛戀,藉由翻閱的同時,再次感動。
再一次心動!
推薦序一 自戀便也是愛戀╱蔡宜文
推薦序二 翻越時空的愛戀╱李俊東
第一部 初相遇,在最好的年華遇見最美好的人
1. 記住第一眼的你 ──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2. 他們玩得不亦樂乎,我的眼裡只有你 ── 走馬蘭臺類轉蓬,心有靈犀一點通
3. 誰說相思無益?── 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4. 隔簾暗窺、留枕入夢,為誰 ──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5. 莫忘定情日 ── 今夕何夕,見此良人
6. 明月,樓高,獨倚,想你 ──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7. 一相逢,勝人間無數 ──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8. 想念成災之夜 ──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9. 聽過這首曲子嗎?── 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
10. 上班的時候,想你呢 ── 提籠忘采葉,昨夜夢漁陽

第二部 長相思,深愛一個人便是這般的吧
11. 少了妳,世界我懶得一顧 ──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12. 她也注意到我了嗎?──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13. 花開了,妳在哪?── 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14. 如果,你也剛好喜歡我 ── 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
15. 愛情釀的酒,誰說的別皺眉頭 ── 纏綿絲盡抽殘繭,宛轉心傷剝後蕉
16. 不想妳了。只是眼淚不爭氣 ── 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
17. 原來,我只為了你美麗 ── 春思重,曉妝遲。尋思殘夢時
18. 多年,心底依舊刻畫妳的樣子 ──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19.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20.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疏星淡月秋千院,愁雲恨雨芙蓉面

第三部 甫分手,這苦痛,讓人如何承受
21. 我的春天就快過期 ── 一寸相思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
22. 不曾說想念妳,因為忘不了 ──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23. 親,再一次機會,好嗎?── 多情只有春庭月,猶為離人照落花
24. 不管世界變得怎樣 ── 重疊淚痕緘錦字,人生只有情難死!
25. 分手後,我的世界停止運轉 ── 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
26. 愛太苦,來生不做有情人 ── 惜起殘紅淚滿衣,他生莫作有情痴
27. 別。說什麼都傷心 ──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28. 日子沒有你陪,我好廢 ──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29. 只能飄洋過海去看你 ──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30. 小會幽歡換來離情別緒 ── 早知恁地難拚,悔不當時留住

第四部 將離別,思念悠悠,恨也悠悠
31. 我沒變心,你呢?── 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32. 夢到和妳一起…… ── 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
33. 出門看的不是燈,是妳 ──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34. 滴水聲害我醒著,只能想妳 ── 眉翠薄,鬢雲殘,夜長衾枕寒
35. 不懂為什麼,無法恨你 ──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36. 第三者,我 ──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
37. 這輩子無緣在一起 ── 淚滴千千萬萬行,更使人、愁腸斷;若是前生未有緣,
待重結、來生願
38. 相思久了會成恨 ──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
39. 為何你說再見這麼容易 ──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
40. 她有男朋友嗎?── 錦瑟華年誰與度?
19.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摸魚兒.雁丘詞 元好問(金)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景,隻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
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創作背景】
元好問是金、元之際的著名文學家。據聞當時年僅16歲的元好問,在赴并州(今山西太原)應試途中碰到一個人,說:「今天我捕獲到一隻大雁,殺了牠。但有另一隻脫逃掉的雁,在附近一直鳴叫不肯離去,哭鳴間,突然自己撞地而死。」
元好問被此大雁殉情之事深深感動,於是買了這隻雁葬於汾水旁,堆石作為識別處。這起事件也觸發他寫出《摸魚兒.雁丘詞》的經典名句:「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問情,這是最直指人心的注解。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這句話,參透了世情,也問住了世人!
這世間,情最撩人,亦讓人抵死纏綿。可是,究竟情為何物,竟讓兩隻紛飛的雁生死相待!它們南北裡遷徙,比翼雙飛裡經過幾多冬寒夏暑,是這樣恩愛相依。雙飛時歡樂多,離別時才更痛楚難耐。是如此,更知世間痴情人多痴情!
雁亦如此,人更甚。
曾相依相伴、形影不離的兩個有情人,若一人逝去,另一人將形孤影單,前程渺渺路漫漫。行將萬里,越千山、暮風雪,都是一種苟活,再無歡顏可言。如是,不如殉情為一人。
這,雁過的汾水一帶,是當年漢武帝多次巡幸遊樂的地方。《秋風辭》裡言說的簫鼓喧天、棹歌四起的熱鬧依稀還在,只是放眼望去,卻是蕭瑟一片,漠漠荒煙裡枯草叢生。武帝已逝,招魂亦是無濟於事;山神因之啼悲,又如何,再無人可歸來。
這一對雁兒生死相許的深情,連老天都嫉妒。不是嗎?你看那殉情的雁兒已與鶯兒、燕子一般,皆化為一抔塵土。
只是,它們的愛情,留在身後,與世長存。千秋萬古裡,有無數文人騷客,遍尋「雁丘」,於狂歌縱酒裡,來紀念它們這一對愛侶至死不渝的愛情。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