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史上第一混亂10:人在江湖(完)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924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由於天道也陷入空前的混亂,一向善妒凶狠的呂后跟劉邦的老相好鳳鳳正面交鋒,眼看二女已經打開互鬥模式,夾在其中的劉邦這下該怎麼辦?而江湖盛傳的「人生最痛苦的事是生離死別」一說,早已被「五湖之內皆兄弟」取代,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史上第一混亂》已進入最高潮精彩的完結篇,關係錯綜複雜,看似一片混亂的歷史名人們在蕭強的擺佈下竟也亂中有序地完成了他們的任務,更有了各自美好的歸宿。
※前世是死對頭的項羽和劉邦來到現代,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他們的心結該如何打開?行刺秦始皇失敗的荊軻,兩人在今世重逢,竟能盡釋前嫌、和平共處一室?逆時空穿越,古人也跳Tone!徹底顛覆你的歷史知識!
※年度最受歡迎網路怪才作家張小花另一絕倒眾人、腦力大開的爆笑經典小說!作者發誓亂不驚人死不休,混到極致亂到崩潰的神穿越搞笑劇混亂上演,徹底顛覆傳統穿越小說!
※書中人物個個都是歷史上叱吒江湖的狠角色,高顏值,夠大咖,絕對令你血脈賁張的超狂亂作!網路排行榜第一名,在網上掀起一股搞笑風暴。網友評此書之於穿越小說,相當於《鹿鼎記》之於武俠小說。
亂世出英雄 英雄怕搗亂
古人也來亂 史上最混亂

不怕豬隊友,只怕沒對手;
不怕你來亂,只怕不夠亂!
張飛打岳飛,打得滿天飛:
項羽花木蘭,莫名送作堆?

三桂虞姬竟同框,荊軻秦王也來亂!
劉邦李白還搞粉絲見面會?
司馬遷的《史記》到底是會不會?!
人生難得幾個秋,不笑不罷休:
人生不過幾個妞,不亂不退休!
歷史名人群集現代,且看強哥如何搞定!

隨著穿越各朝代的天道打通之後,不同朝代的歷史人物皆可自由穿梭於彼此之間,這也形成了一種異象:張飛「打」岳飛不再是奇事,曹操居然密謀從朱元璋那購進十門八五式大炮;呂后、武則天和陳圓圓也經常湊在一起打麻將,使歷史發生了史上前所未有的混亂。然而,不管有多混亂,人在江湖行走,靠的就是一份永保初衷的心和熱血赤誠的義氣,相信只要天道常存,他們的故事終將在歷史上留下不可抹滅的一筆。
張小花,男,閱文集團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這一代的武林》、《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第一章 雌雄莫辨
第二章 人在江湖
第三章 貨幣流通計畫
第四章 說曹操曹操到
第五章 錦囊妙計
第六章 蕭不該
第七章 指鹿為馬
第八章 滿月酒
第九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第十章 史上第一混亂
苦難的第一天過去以後,後面的日子就好過多了,事實上,這些歷史名人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消遣,幾位陛下的房間幾乎無一例外地成為了該朝的臨時辦事處,除了陳圓圓、武則天這幫姨太太整天打麻將之外,其他人都忙得很。尤其是我告知他們兵道不會關閉以後,大人物們都開始利用這個機會為自己的國家謀求福利和樹立雙邊關係,劉備孫權硬是拉著曹操簽了一個永不互犯的三方條約,因為他們從小道消息聽說曹操正在密謀從朱元璋那購進十門八五式大炮。有一天我從朱元璋門口路過,見裡面正在舉行小型酒會,我剛要往裡走就被胡一二一攔住了,我不滿道:「我就不能進去喝杯酒?」胡一二一神秘道:「這酒您不能喝。」我往裡一看,總算看出點苗頭來,與會者都是朱元璋手下的大將,徐達常遇春都在,酒會的主持是趙匡胤……這酒,喝前是將軍,喝完以後就只能算土財主了。扁鵲和華佗研製的中成藥抗癌疫苗總算成功,不過目前這種藥主要的功效是預防,具有攻擊癌細胞的另一型疫苗正式提上日程。康熙還得在我這逗留一年才能回去,不過他已經和吳三桂達成約定,等他回去以後第一件事,就是把雲南規劃成經濟特區,因為目前大清只有雲南地區能流通育才幣…… 至於高宗時期的岳飛,抗不抗金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原因大家都清楚,有金兀朮這個最大的反骨仔從中斡旋,金兵很快全線回撤,高宗照例封了岳飛這個勞苦功高的元帥一個爵位,喝沒喝釋兵權的酒不得而知,反正岳元帥是名垂青史了一回,功成名就了一回。這三個月我都是這樣過的:每天早晨一睜眼就能聽到岳家軍嘹亮的軍號,等到個八九點的時候,隔壁準時響起武則天她們的麻將聲,中午,各朝的食神紛紛大顯身手,我依例派我們蕭公館的家丁前去「化緣」,於是秦朝的泡饃、漢朝的美酒、蒙古的烤肉流水般排上桌子,吃完以後去聽一段俞伯牙彈的鋼琴,看看大師們作畫,有時候也親自動手添上超現實主義的風,一般下午和傍晚武將們都會在院子裡切磋,二胖偶爾來湊個熱鬧,羅成對趙雲的槍發心服口服…… 這裡面最快樂的,不用說是包子!這個女人每天抱著我兒子東家扯幾句閒篇,西家打兩圈麻將,沒事就把孩子放在他姥姥家跟著呂后瘋跑,還美其名曰:市場調查。鳳鳳和呂后合夥開了一家成衣公司,叫「天鳳名品」,天鳳這個名字也是她倆一起取的,鳳鳳就簡單取了自己一個名字,呂后自覺自己的皇后身分應該取個天字,於是有了天鳳這個商標。這次鳳鳳可謂占了個大便宜,因為我們知道鳳鳳的全名其實叫郭天鳳,還有——鳳鳳以前那家公司也叫天鳳…… 可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三個月混吃等死的歡樂光陰一轉即逝,明天中午十二點是兵道關閉的最後日期,也就是說,在那之前,我的這些客戶們必須離開。在此前三天,虞姬為項羽生下了項破崙,男孩。我們所有人約好在天亮後進行最後一次狂歡,包子在人前說得格外大聲,好像她就期待這一次狂歡似的,可躺在床上我發現,沒心沒肺的她臉上也有了一絲悽楚。睡到半夜,我被一個人輕輕推醒,睜眼一看見是時遷,他朝窗外做了一個手勢,然後飛身而出。我披了件外衣走出去,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只見在我們房前密密麻麻站滿了人,項羽秦始皇他們都在其列,我納悶道:「不是明天走嗎?」項羽沖我做個悄聲的手勢,然後低聲道:「我們怕包子傷心,跟你道個別就好了。」我看著眾人吶吶道:「你們這就要走?」李師師指指樓上,小聲說:「她看不見我們,自然不會太傷心,我們還是現在走好了。」我只能點點頭,看一眼李師師身邊的金少炎,他這一去也註定回不來了,我捏捏他的肩膀,威脅道:「小子,好好對我表妹,你啃的可是我們的窩邊草,你要敢對不起她,我管不了你,羽哥嬴哥也得滿世界追殺你!」金少炎使勁點頭:「強哥放心!」李師師忍不住撲在我懷裡哭了一鼻子,這才抽噎著站在一邊。項羽學我捏金少炎那樣捏著我的肩膀說:「你也得好好對包子,要不然我管不了你……」我接道:「老會計也饒不了我。」項羽微微一笑,手上忽然加力:「小強,保重!」我從虞姬手中接過項破崙,小傢伙精神十足,小拳腳又踢又踹,我看罷多時,跟虞姬說:「以後要有機會,給孩子改個好聽點的名字吧。」項羽:「……」秦始皇來到我跟前:「你滴蕭公館,餓給你保留著。」我鼻子一酸道:「讓門口那幫代客泊車的孫子別太黑。」胖子拍了我一巴掌,笑呵呵道:「掛皮。」我轉頭拉過二傻的手說:「軻子,你以後要有了兒子,萬一真想不出名字就用我的吧。」二傻抬頭看了一會天,忽然篤定道:「不行,那樣我會總想起你的。」我笑了一聲,在一片淚光模糊中看看劉邦,劉邦胡亂地跟我說著保重啊、注意身體啊這些客套話,我正莫名其妙的時候,忽然見他最後朝我張了張嘴,卻不出聲,一對口型,原來是說:「照顧鳳鳳。」我也神不知鬼不覺地踢了他一腳,笑罵:「狗日的重色輕友!」然後是花木蘭,我背轉手一副老成的樣子道:「姐,個人問題也該解決了啊。」花木蘭乾脆地一笑,款款道:「如果你還能給姐洗頭髮,自然就有答案了。」我還沒明白她的意思,吳三桂就大大咧咧地衝上來一把抱住我,說了一大堆感傷的話,惹得一邊的圓圓姐一個勁掉眼淚。其他人這會也開始送別,方鎮江和冉冬夜還有王寅、寶金、老王他們,紛紛送別自己的兄弟和朋友,然後大夥逐一地排隊來跟我道別。輪到宋江時,不等我說什麼,宋江率先一拍胸脯道:「放心吧一百零九弟,只要有我在一天,梁山絕不會招安。」李世民看看在我面前排起的長隊,忽然笑道:「什麼時候輪到我們被小強這傢伙檢閱了?」眾人笑了一回,終究不能稍減傷感,因為人多,怕吵醒包子,我們小聲地互道珍重,有的甚至就是簡單一個握手,一個擁抱。在整個過程裡,我忽然很佩服自己的堅忍,人們常說人生在世最痛苦的事是生離死別,我這次要面對的是名義上的生離,實質上的死別,他們今天一離開,不出意外的話,我們這輩子是見不上面了,而且大概也不會出什麼意外,劉老六那個老神棍一走,幾乎帶走了我所有的希望。我原以為經歷過無數次分別的我已經夠堅強了,這時才發現我畢竟海還是凡人,我捨不得他們,心如刀割,真想放聲大哭卻又不敢。我忽然覺得這幫傢伙挺不是東西的——他們憑什麼就認為我不會難過呢?隨著他們一個個進入兵道,地方越來越空曠起來,我的心也一樣空落落的,我再也忍不住了,跑上去跟在他們的隊伍後頭小聲地喊道:「各位,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日後江湖相見……」扈三娘越眾而出,叉腰看我,我自覺地把腦袋給她道:「擰吧。」扈三娘抹抹眼睛道:「老娘這次讓你說完。」 …… 當我躡手躡腳躺回床上的時候,包子已經背對著我換了一姿勢,我以為她仍在熟睡,可剛把被子撩起,就聽包子像說夢話一樣哽咽道:「謝謝他們的好意思,這樣也好……」 兩個月後,我們這個北方小城也有了炎炎夏意,他們走的時候是剛立春,如今樹都綠了。這天午睡起來,包子坐在床沿上逗弄著不該,小傢伙在床上露著白肚皮,不時又翻過身爬幾步,總是被包子不厭其煩地擋回來,他最近可是長了不少本事。包子頭也不回地跟我說:「破崙也兩個月大了吧?不知道長得像誰。」我和包子現在已經不太忌諱談起項羽他們了,畢竟有些東西不是你一味躲避就能忘卻的,我懶懶地說:「人家那孩子基因優秀,不管像誰都漂亮,不該就危險了,可惜咱張良那門親攀不上了,幸虧我有後手,二胖家的丫頭也不錯。」包子呸了我一聲。這時門鈴響了,我下樓一看,見是顏景生,現在育才的事都靠他料理,這小子應該忙得團團轉才是,這個時間出現在我門外倒是稀奇。我打開門讓他自己進來,一邊往客廳走:「這麼有空?」顏景生一把拽住我,有些緊張地說:「小強!」我回頭看他:「出什麼事了?」顏景生抖了抖手裡的一張紙道:「今天我接到一封信。」「哦,又是什麼邀請賽吧,你安排就好了。」顏景生情緒仍舊很激動,但又找不到合適的詞語表達,他拉著我不放,顫聲道:「信是去年十二月寫的。」「那又怎麼樣?」面對欲語還休神神叨叨的顏景生,我有點好笑。「簡單說吧,這信是劉老六留給我們的,只不過他特意吩咐今天才送來!」我稍稍地震動了一下:「那個老神棍一直就愛故弄玄虛……」我嘴上這麼說著,早就一把搶過那信打開,只見上面用令人心碎的貓抓狗印字體寫道:「親愛的小強,你見到這封信的時候,天氣應該已經暖和了吧?在百無聊賴波瀾不驚的日子裡,有沒有一點點想我呢?」我笑罵道:「這老傢伙。」繼續看:「如果你沒有想我也不要緊,你一定想你那幫客戶了吧?我知道你除了對我有意見以外,平時還是一個重感情的人。」我不禁喃喃道:「這老騙子想幹嘛?」顏景生道:「你往下看。」「我想告訴你,我和老何走的時候,一不小心在你那還剩下一條兵道,具體位置就在老何家的車庫。」我蹦起來就要往外衝,顏景生按住我:「看完。」信的後面用愈發讓人抓心撓肝的筆跡寫道:「這是一條需要起始口令和進入口令的兵道,起始口令見附件,但正式的進入口令,我就不方便告訴你了,之所以現在才把這封信送到你手上,一是因為據我們推算,這會兒的天道已經完全恢復平靜;二是這件事一定不能由我們親自對你說,尤其是進入口令也告訴你的話,那就屬於天界干涉人界行為,鬧不好會引起天道的再次震動,不過如果是你自己猜出來的,那就不關我們事了,天道也不會察覺—— 其實我是很想偷偷告訴你的,但老何就怕我心軟壞事,所以進入口令是他設的,我真的不知道,但願你能為此良心發現,為以前那樣不公正地對待我自責三分鐘。哦對了,你的信用卡我幫你刷爆了,你自責完以後就趕緊去銀行還錢,利息挺貴的,劉老六留。」顏景生見我臉色變幻不定,問:「你看完了吧?據我理解,劉老六他們迫於身分不能親口告訴我們兵道和進入口令的事,但這個口令一定不會太難,你能猜到嗎?」我鼻尖冒汗,心跳加速,死死攥著那信一語不發,包子抱著孩子下了樓,問:「你們幹什麼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