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是十九世紀末的英國偵探小說家亞瑟•柯南•道爾,所塑造的一個諮詢偵探。
  柯南•道爾表示,福爾摩斯的靈感,是來自於他當見習醫師時的指導老師約瑟夫•貝爾醫師。他也認為貝爾醫師就是他書中所說的福爾摩斯。因為貝爾醫師平常就是喜歡從看來不相關的細微觀察中,以演繹法導出驚人的結論。在福爾摩斯的故事中,福爾摩斯就是一個才華橫溢,善於通過觀察與演繹法和司法科學來解決問題的人。
  福爾摩斯大多的故事,都是以約翰•H•華生醫師的角度敘述。被翻譯為五十七國的語言而廣為流傳,他受到世世代代的人們所喜愛,更是被譽為一個青少年成長中必讀的十大名著之一。
  但因為原作者柯南•道爾先生寫作向來隨性,完全不管時間,因此在他發表的福爾摩斯系列,毫無時間序可言,有時還故意模糊時間點,更添加了許多福爾摩斯的一些不良習慣。因此,我們重新把福爾摩斯系列按照時間序重新排列,把不適宜的、會引發不好學習的部份全部刪除,並以繪本的方式呈現出來,希望能給孩子們更好、更適合他們閱讀的福爾摩斯。
  名偵探福爾摩斯可說是一堂邏輯思維課,如果你想訓練自己或你孩子的邏輯思維與推理能力,提高個人的洞察力,我相信最好的辦法就是閱讀夏洛克•福爾摩斯,他將讓你受益匪淺。
英國的「偵探小說之父」,生於蘇格蘭愛丁堡。原本的職業為醫生,1886年因成功塑造了偵探人物──夏洛克•福爾摩斯,而將偵探小說推向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福爾摩斯的魅力

失蹤的橄欖球中衛
一封語無倫次的電報/10
吝嗇鬼蒙特•詹姆士爵士/18
跟蹤/26
事實的真相/32

第二塊血跡
英國首相蒞臨/36
即將引爆的戰爭/42
威斯敏斯特教堂謀殺案/46
特務盧卡斯慘死之謎/54
發現的第二塊血跡/58
希爾達•崔洛尼•候普夫人/64

帶面紗的房客
命危的女房客/74
馬戲團命案/82

格蘭奇莊園
一樁極特殊的案件/88
強盜的奇怪行為/98
鈴繩上的破綻/106
傑克•克洛克船長/114

魔鬼之足
科尼什恐怖事件/122
嚇人的命案現場/128
被魔鬼纏住的教區/136
冒險的實驗/140
非洲的試罪判決法/146

跳舞的人
小孩子的塗鴉畫/154
來不及阻止的悲劇/164
芝加哥最危險的騙子/170

失蹤的橄欖球中衛
  劍橋大學的當家明星右中衛——高夫利•斯道頓,竟在與牛津大學一場重要的橄欖球比賽的前一晚失蹤了,這是一個關係到何種利益的綁架案呢?且看福爾摩斯如何解救失蹤的橄欖球中衛。


一封語無倫次的電報

在二月一個陰沉沉的早晨,福爾摩斯收到了一封電報後,卻被內容迷惑了許久,內文是:
這位歐沃頓先生發來的電報語無倫次,想必他的心情是很浮躁的,我估計不久他就會趕到這裏了。
  正如福爾摩斯所料,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貝克街走進了一位身材非常魁梧的大漢,他就是西銳利•歐沃頓。
  「請問哪位是夏洛克•福爾摩斯先生?」
  我的朋友點了點頭。
  「請坐,把您的問題告訴我們吧!」
  「福爾摩斯先生,事情真是糟透了,我們全隊的靈魂人物『高夫利•斯道頓』不見了,我該怎麼辦呢?雖然也是有人可以代替他的位置,但不論是傳球、運球、還是搶球,他都是我們球隊上最優秀的得分中衛,你若是不幫我們找到高夫利•斯道頓,我們就輸定了。」
  「很抱歉,歐沃頓先生,你口中所說的高夫利•斯道頓是誰?我沒聽過他的大名。」
  我們的客人一臉驚訝的說:「啊,福爾摩斯先生,我以為你什麼都知道,那你也不知道我西銳利•歐沃頓了喔。」
  福爾摩斯微笑地搖了搖頭,之後一臉無辜的看了我一眼。
  「福爾摩斯先生,您原來住在英國嗎?我想在英國的每一個人應該都知道高夫利•斯道頓的,我是大學生隊的領隊,曾五次加入國家隊參加比賽,是現今最好的中衛。」
  「歐沃頓先生,我們的生活圈子不一樣,雖然我跟許多行業都有交情,但卻和體育界人士沒有來往,你不如慢慢的告訴我們出了什麼事,還有希望我們怎麼幫你。」
  歐沃頓雖然顯得有些不耐煩,但如今也只好靜下心來從頭講起。
  「事情是這樣的,我是劍橋大學橄欖球隊的領隊,明天我們和牛津大學有場比賽,所以我們球隊昨晚抵達這裡,住在了班特萊旅館。」
  「晚上十點鐘,我們球隊準時休息,這是我們的作息規定。到了今天一早起床時,我發現高夫利不見了,他的房間沒有人睡過,東西一點未動。我趕緊問了旅館服務員,他對我說昨晚十點半左右,有一個滿臉鬍子的人拿著一封信給高夫利,高夫利看完之後就很驚訝的跑出去和滿臉鬍子的人見面,接著他們二人在大街上朝著河灘跑去就沒再回來了。接著,我又馬上打電報給劍橋,問問是否有人見到過他,但卻沒有人看見過他。」
  福爾摩斯似乎覺得很有趣,問說:「他這時能回到劍橋去嗎?」
  「可以的,有一班十一點十五分的列車。」
  「那麼,後來呢?」
  「我又打了電報給他的叔父,蒙特•詹姆士爵士。」
  「蒙特•詹姆士爵士是英國最富有的人,他或許有辦法。高夫利是他的近親?」福爾摩斯說。
  「是的,高夫利是老爵士的繼承人,但這位
老爵士是個守財奴,都快八十歲了,卻到現在也
從來沒給高夫利一個先令。」
  「蒙特•詹姆士爵士有傳來消息嗎?」
  「沒有。」
  「高夫利有可能去詹姆士爵士那裡嗎?」
  「可能性很小,他不喜歡這個老爵士,要是他能不去,他是不會去的。」
  「好吧,今天天氣很好,我們一起走路去旅館,看看服務員是否有新情況提供。」
  沒多久,我們就一起散步到了班特萊旅館進入高夫利的房間裡,福爾摩斯也很快找服務員問清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送信來的是個什麼樣的人」福爾摩斯問說。
  「來的人年約五十歲左右,鬍子稀疏,穿著很樸素。」服務員說。
  「他們的互動如何?大約幾點離開的?」
  「高夫利在大廳裏沒有和這個人握手,他們交談了幾句,似乎有提到「時間」兩個字,接著便匆匆地離開了。這時正好十點半。」
  「你昨天一整天到現在都在值班嗎?」
  「是的,先生。」
  「之前是否還有郵件或什麼東西交給高夫利先生呢?」
  「有的,先生,大約六點鐘有一
封電報。」
  「他是在房裡還是櫃檯
簽收的?」
  「就在這間房間裏。」
  「他拆電報的時候,你還在嗎?」
  「是的,我在這裏等他,看他是否須要回電。」
  「那麼,他有回電嗎?」
  「有的,他在桌子上寫完後,跟我說他自己去發電報就行了。」
  「你有看到他用什麼紙和筆寫的電報嗎?」
  「有的,是用了桌上的電報紙和鉛筆寫的。」
  福爾摩斯於是拿起桌上最上面一張電報紙,仔細地檢查上面的痕跡。然後說:「通常字跡會透到第二張紙上的,我們看看他留下了什麼。」
  「呵,有了,上面寫的是:看在上帝的面子上支持我們!」
  福爾摩斯說:「從『支持我們』這幾個字來看,應該是有某方面的危險,且還有第三人參與了,那會是誰呢?」
  「只要查清電報發給誰就好辦了。」我建議說。
  「你的辦法是能夠解決問題的,但這要透過一些手法,否則郵局的工作人員可能不會理你。」
  這時,福爾摩斯迅速地翻閱了高夫利先生桌上的一些信件、帳單和筆記本等。然後問歐沃頓先生說:「高夫利的身體好嗎?」
  「喔,他十分健康、強壯,一天也沒有生病過。」
  「我覺得他可能有難以對別人說起的疾病。」

 

吝嗇鬼蒙特•詹姆士爵士
  「你們是誰?為什麼都跑到高夫利的房間來?」
  「你是蒙特•詹姆士爵士是吧,我是西銳利•歐沃頓,是我給你發的電報。」
  「那其他人是誰?」
  「他們是我請來幫忙找尋高夫利的私家偵探。」
  「偵探先生,你明白嗎?這個年輕人只有我這一個親人。但是,我告訴你,我不負任何責任。他已經長大了,年紀不小了,卻笨得自己都看不住自己,我是完全不負找他的責任的,不要向我要任何一個便士,一個便士我也不給。」
  福爾摩斯眨了眨眼睛,用嘲笑的口吻說:「我十分理解您的意圖,也許您並不了解你的侄子被劫走,歹徒看上的一定不是他,因為他很窮,歹徒肯定是打你這個有錢人的算盤。」
  「天啊,真可怕!高夫利是個好孩子,他決不會出賣他叔叔的。偵探先生,我請求你一定把他安全地找回來,至於錢嘛,五鎊、十鎊的儘管找我要。」
  這位吝嗇鬼毫不瞭解他侄子的生活,對我們一點幫助也沒有,於是我和福爾摩斯就離開旅館,去尋找有關的線索。
  「離旅館不遠有個郵電局,我們先過去冒險試一下吧,華生。」福爾摩斯說。
  來到郵電局後,福爾摩斯無其事地走到櫃台說:「麻煩妳一下,我昨天發的電報可能有點錯誤,到現在都沒有收到回電,我怕是不是忘記寫上名字了。請妳幫助我查找一下好嗎?」
  「幾點發的電報?」
  「六點左右,電報上最後的幾個字是:看在上帝的面子上支持我們。」
  櫃台小姐抽出一張存根放在櫃台上,說:「就是這張,上面沒有名字。」
  「哎呀,我真是太蠢了,怪不得我沒收到回電。小姐,實在是謝謝妳。」
  出來之後,福爾摩斯很得意的笑著說:「我這一手露的不錯吧,華生,我們必須去一趟劍橋。似乎所有的跡象全和劍橋有關。」
  於是,我們叫了一輛馬車,到帝國十字街火車站,搭車趕往劍橋。
  當我們坐在車上時,我問道:「對於高夫利失蹤的原因,你並不認為是他有錢叔叔的原因吧?」
  「我確實並不那樣認為,剛才我這麼說,只是想引起那老頭子對自己的擔心。」
  「那麼,你實際上是怎想的呢?」
  「有幾點想法,你看,事情發生在球賽的前夕,而且是影響勝負關鍵的人身上,是不是很有意思,會不會跟有些人在場外打賭球賽有關呢?還是純粹的巧合呢?」
  「這兩點都沒辦法跟電報做一個聯結。」
  「是的,華生,所以我們正是為了弄清打這封電報的目而要去劍橋一趟。」
  當我們來到古老的大學城已經天黑了。我們叫了一輛馬車,直接前往萊斯利•阿姆斯昌醫生的家中。萊斯利•阿姆斯昌醫生不僅是劍橋大學醫學院的負責人之一,而且是個名揚歐洲的學者。
  我們等了很久才被引到診療室,面見這位醫生。他方方正正的胖臉龐加上倔強的下巴,一眼就讓我感覺他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
  「醫生,我來是向你瞭解高夫利•斯道頓先生的情況。」福爾摩斯說。
  「他怎麼了?」
  「你不知道他失蹤了嗎?」
  「真的嗎?」
  我看到阿姆斯昌醫生在聽到這句話時,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的變化。
  「他昨夜離開了旅館後,就失去下落了。所以我們才來請你幫助,你知道他在哪兒嗎?」
  「我不知道。」
  「從昨天到現在,你都沒有見過他嗎?」
  「沒有。」
  「高夫利的健康狀況如何?生過病嗎?」
  「他的身體十分健康,從來不生病。」
  福爾摩斯突然拿出一張單據放在桌上說:「那上個月他付給你的錢,你如何解釋?」
  「我沒有必要給你解釋,先生。」
  「他在倫敦給你寫過信嗎?」
  「沒有。」
  福爾摩斯不耐煩地歎了一口氣說:「唉,昨天晚上六點十五分,他給你發的電報你竟然沒有收到,這是郵局太疏忽了,我一定要去責問他們。」
  阿姆斯昌醫生突然生氣的站起來了,他說:「先生,一句話也不要再說了,請你回去告訴蒙特•詹姆士爵士,我不願意和他有任何聯繫。」
  他憤怒地搖了搖鈴,一位管家嚴肅地把我們領出大門。我們到了街上,福爾摩斯笑了起來,他說:「阿姆斯昌醫生真是個倔強的人,我們暫時還沒辦法離開,他家對街的這家旅館很適合我們,你去訂一間面對馬路的房間,再買一些需要用的東西,這個時間我還要做些調查。」
  我先住進了旅館,等到了九點左右,福爾摩斯才精神沮喪的回來。休息了一下後,一輛馬車的聲音使我們同時向窗外望去,他就停在了醫生的門前。
  福爾摩斯說:「這馬車是六點半出去的,三個小時後回來,這樣算來回可
以走二十公里的路,他每天出去一次,有時是兩次。」
  「大夫出診不是經常的事嗎?可是你怎麼知道他每天出診幾次?」
  「親愛的華生,我是從鄰居口中打聽到他的生活習慣和他天天出去的情況的。而阿姆斯昌是個會診醫生,一般是不出診的,所以他跑到這麼遠的地方是去找誰呢?」
  「我們要不要跟著馬車去看看嗎?」
  「你和我的想法不謀而合,華生。我剛才就跟旁邊的自行車行租好了自行車,我們現在就去跟著他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