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5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9378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西方神經語言學 ╳ 東方經絡智慧,兩大概念於思維場療法上匯聚,你我都能藉由敲打獲得正面能量!
●全書收錄30幅動作示範,搭配簡明易懂的穴位敲打說明,馬上就能體驗最自然、無毒且非侵入式的自我療法。●對治大大小小如焦慮、恐懼與創傷等的心理病症,積累正面能量,同時提高自尊與增進動力。
●收錄個案接受思維場療法後,從痛苦、創傷、愧疚、減重等長期困擾中掙脫束縛的案例,其中的生命故事動人,也易引起共鳴。

思維場療法,喚醒你體內強大的自癒力!

只要當眾演說就害怕?曾有難以跨越的創傷經歷?經常莫名焦慮流淚?
你敢相信,自己有一天能不再受各種大小焦慮、恐懼與負面情緒所影響嗎?
來試試思維場療法+神經語言學,改善情緒、自我療癒,就從敲通身體經絡做起!

思維場療法(TFT)透過敲打穴位來治療身心症狀,例如焦慮、恐慌、童年創傷等,不需服藥,沒有副作用,人人都可以學,由美國心理醫師卡拉漢博士所創立,至今已超過30年,成功率高達98%。

本書作者珍妮‧湯普森是思維場療法治療師,她解釋這療法蘊含多種概念,如人體運動學與經絡學;此外思維與情緒兩者會交互影響,壞的情緒導致思緒紊亂,這是諸多心理病症的根本原因。為了讓敲打發生療效,必須「進入思維場」,也就是回到造成思緒混亂的情境。

湯普森巧妙地將經絡形容為「情緒信息的公路網」,而人們所經歷的創傷事件則如同公路阻塞。若要疏通情緒公路,就得追溯創傷的源頭,也就是進入事件當下的思維場域,同時配合正確的序位開始敲打,疏通當時連結的經絡能量信息,心理的糾結便能迎刃而解。

作者更介紹神經語言學(NLP)的概念,讓苦於悲傷、憂鬱、恐慌、焦慮的人能透過體感、聽覺、視覺等感官,調整情緒、積累正能量,甚至能增進動機、提高自尊,不再輕易陷入負面情緒的漩渦中。

準備好敲走你的恐懼、焦慮、創傷與負面情緒了嗎?現在就開始吧!

共同推薦〈按姓氏筆劃排列〉
許瑞云│花蓮慈濟醫院高齡暨社區醫學部副主任、一般醫學內科主治醫師
羅傑.卡拉漢博士│思維場療法創始人和發展人、思維場療法協會主席
瓊安.卡拉漢企管碩士│卡拉漢技巧有限公司總裁、思維場療法協會美國總部基金會總裁

珍妮‧湯普森
Janet Thomson
為思維場療法序列法則層次的合格治療師、臨床催眠治療師,也曾受過完整的神經語言學(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NLP)訓練。成為思維場療法(TFT)訓練師之前,她曾擔任生活教練(Life Coach),同時具備多年運動及營養學教學經驗,而這些背景與經驗讓她於實作思維場療法時融合了各種技巧,也成為她書寫清晰明瞭的原因。常見於英國BBC廣播二台(Radio 2)等媒體,使思維場療法得以獲得一般民眾的關注與進一步的認識。

王曙芳(審閱者)
臺灣大學中文系畢業,英國市立大學藝術評論碩士。早年熱愛電影音樂和戲劇,曾獲第十五屆金曲獎最佳製作人。因為生命的曲折和奇遇,在追尋自我療癒的途中,跨入能量心理學、潛心鑽研能量醫療,受教於數種能量心理療法的原創者(亦師從本書作者普蘭與蘇珊娜),並成為包括NLP、聲音治療、心律轉化法等多種療法的訓練師和治療師。著有《音樂河》、《滑翔梯》(聯合文學)、《原能量:穿梭時空的身心療法》(心靈工坊)。


譯者
廖婉如
紐約大學教育心理學碩士畢,現為自由譯者。譯有《陪牠到最後》、《榮格解夢書》、《那些動物教我的事》、《以愛之名,我願意》(以上均為心靈工坊出版)等。

 

【推薦序】
致力提倡自我力量──英國思維場療法的代表人物,珍妮‧湯普森
羅傑.卡拉漢博士/思維場療法的創始人和發展人、思維場療法協會主席
瓊安.卡拉漢企管碩士/卡拉漢技巧有限公司總裁、思維場療法協會美國總部基金會總裁

在《敲醒生命自癒力:思維場療法應用指南》這本書裡,珍妮(Janet Thomson)結合了她實際的體驗、在運動和營養學的多年教學心得,以及把一種強有力的療癒型態加以應用的技巧,加上她在神經語言學的知識,融為一本簡單易懂的手冊,以促進她大力提倡的自我力量。

從這本書裡,讀者會認識到思維場療法(Thought Field Therapy, TFT)是如何出現,以及它在過去三十年間的發展。珍妮清楚闡述思維場療法和從這高效能的治療型態所衍伸出去的諸多敲打穴位療法之間的差別。她不僅精闢地解析這些療法為何都能程度不一地起作用,而且指出思維場療法為何最為有效。

珍妮以具創意又獨特的方式說明思維場療法的基礎以及我們負面情緒的運作方式。她把經絡穴位系統比喻成「情緒訊息的高速公路」,清楚描繪出一個圖像,好幫助讀者了解一個複雜的理論。她也清楚解說思維場療法標準程序(protocols)的三個層次──序列法則(algorithm)、診斷技術和語音科技(Voice Technology, VT),以及它們相對的成果。

她著重於最重要的一些概念和準則,譬如心理逆轉的現象和伏特計(voltmeter)的應用,提供讀者立即又客觀的測量工具來進行治療。此外,她的個案提供了清晰的案例,諸如痛苦、創傷、愧疚、減重等等主題,很容易讓人起共鳴。

珍妮是思維場療法序列法則層次的合格治療師,她把出色的教學技巧、熱情和知識融為一體。同時,她透過媒體營造了大眾對思維場療法的正面關注,我們很驕傲有她作為英國的思維場療法代表人物。


 

【自序】思維場療法的驚人力量
擔任私人教練幫助個人或團體健身二十五年下來,我對於幫助別人改變身體外觀相當在行。我擁有運動暨營養科學的碩士學歷,長年投入相關學術研究。此外,我有在全國頂尖的纖體瘦身團體擔任顧問的實務經驗,也自己經營小型健身俱樂部連鎖店,以及擔任主持人、作者和「訓練師的講師」的亮眼經歷。儘管有這些成就,我還是不滿意,總覺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為什麼?因為在我眼前的那些在身體上脫胎換骨的人,內心仍然充滿著減重瘦身之前的負面情緒和感受。最初造成他們飲食過度的悲傷、創傷或焦慮等情緒仍然存在。我開始尋找有效的方法來幫助這些人,很快便了解到飲食過度通常只是一種症狀,它反映的是更深沉的問題有待化解。

多年來,我聽到長年憂鬱、受虐、焦慮和悲傷莫名等令人心碎的許多故事,我知道我必須找到方法先搞定他們的腦袋,才能搞定他們的身體。

我花了幾乎兩年的時間,受訓成為生活教練(Life Coach),雖然學到一些有用的技巧,但對急性子的我來說,那些技巧還是不夠迅速。後來我聽聞神經語言學(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NLP),了解大腦如何運作並進行快速有效又能永久的改變的一套學問。我終於覺得自己走上了正確的軌道。我報名參加神經語言學專員的研習課程,帶著興奮與樂觀的心情期待著開課。

不管你稱之為命運、上帝、巧合或你的任何信仰,生命總有它的幽默滑稽,適時鞭策我們,教導我們必須懂得的事。這些教訓總是得來不易。就在開課的前兩天,我家裡出了大事。什麼事並不重要;我還是表現出道地英國人的壓抑作風,讓自己振作起來去上課。

開課不到三十分鐘,我們被要求「想想快樂的事」,好讓我們「錨定」它並隨時可以觸及它。我心情實在很糟,壓根兒想不到任何快樂的事。於是我走到教室後頭,跟其中一位助教說,我的狀況不好,不適合接受這個訓練,因此要先行離開。她請我坐下,要我想著令我煩擾的問題──她沒有問我細節,這樣很好,因為我也沒有心情說話。她說她只要我自個兒想著那困擾。然後當我坐在那啜泣時,她開始對著我敲打,輕輕地敲擊我臉上和手上的各個點。我搞不懂她在做什麼,但心情糟到沒力氣抗議。不到兩分鐘,我漸漸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我停止啜泣;她繼續敲打,我感覺到那創傷崩潰瓦解,煙消雲散。當然,我仍舊知道家裡出了什麼事,但當下我可以想著那件事,卻毫無幾分鐘之前感受到的那種痛苦憂慮。

那是我頭一次接觸思維場療法。我當下便知道那正是我要學的療法,從那一刻起,不管是幫助我自己或是別人,思維場療法和神經語言學從此成為我生活中的重要一環。當時如果我家裡沒有出事,也許我就不會透過這種震撼的方式認識思維場療法。

現在我想跟你們分享這驚人的力量。

如果你擁有一種工具,這工具真真切切就在你的指尖,它可以瓦解一直以來阻礙你的負面感受或情緒,你會如何?請繼續看下去。

 

推薦序 致力提倡自我力量──英國思維場療法的代表人物,珍妮‧湯普森 羅傑‧卡拉漢、瓊安‧卡拉漢
作者序 思維場療法的驚人力量

第一部 思維場療法面面觀
    什麼是「敲打穴位」
    思維場療法的好處
    思維場療法的效用如何?
    什麼是思維場?
    桶子效應:當你達到了忍受的極限
    要敲打哪些穴位?何時敲打?
    測量你的進展
    知道要治療什麼?
    心理逆轉:你的心靈與你的想望唱反調

第二部 施行思維場療法
    敲打穴位
    矯正療法
    思維場療法與醫療專業
    你有多少毒性?
    序列法則表:幫助自己找回健康的序列


第三部 以正面的新思維取代負面的舊思維
    你的腦袋是如何運作的?
    心錨(Anchoring)
    閃變模式(The Swish)
    旋紡(Spinning)
    時間線
    你的內在對話

第四部 思維場療法實作範例
    消除恐懼症
    消除焦慮
    克服過去創傷
    提高自尊和增進動力

謝詞
附錄 延伸閱讀

 

什麼是思維場?
請花片刻時間回想令你最快樂的一件事:也許是初次和某個特別的人見面、孩子出生、達成令你驕傲無比的某件事、考到駕照的成就感和獨立感、某個浪漫片刻,或者你感到美妙無比的時光。讀完這一段文字後,闔上雙眼,讓自己沉浸在那段回憶裡。浸淫在那畫面裡,凝視你過去所見的一切,讓你的耳朵與心靈再次聆聽以前聽過的聲音,聞一聞你聞過的味道。回想這一切帶給你什麼感受──這感受出現在你身體的哪個部位?在你肚子裡?也許心裡感到七上八下?現在讓這些正面情緒和回憶在你體內流動一分鐘左右……

留意一下,這則回憶不僅僅「只是一個念頭」而已,而是一種生理經驗,一種你在想像中重新體驗之際,身心所協力運作的融合。也許你感到興奮?或是放鬆?我不知道你感覺多麼美好,但你的確是。

你有沒有過與某個會「釋放」正能量的人共處一室的經驗?當你靠近他們(也就是進入他們的能量場)不由得感覺到他們散發正能量?遺憾的是,反之亦然。有些人很會散播負面思維,你靠近他們時,會被他們的負能量感染。這樣的人你不該花太多時間跟他(她)相處。

思維至關重要
我們往往低估生理上與某個思緒之間的連結,這種連結終究說來是一連串的化學反應,它基本上對我們造成的影響是整體性的,身、心、靈三方面都有。雖然我們看不到自己的能量場,並不代表它不存在,或不在日常功能的層面起作用。

不妨想想地心引力,你感覺不到它,但你知道它的存在,它具有某些特性,並遵循可信又可預測的準則。假如你不小心掉了東西,那東西會落到地上,不會飛到天空。牛頓最初就是注意到蘋果從樹上掉下來,他不需要先「看見」地心引力才能去探究它的影響。

如果你倒立個五分鐘,你會感覺到腦部壓力增加,因為血液流向你的腦部,而腦部並沒有任何方法能夠對抗地心引力讓血液向上回流。當你直立時,也就是雙腳著地站立,你有一個由血管和瓣膜構成的神奇系統,把在全身流動的血液推回心臟。每當你移動,大腿的肌肉就會促進這個作用。人無疑天生要用雙腳站立,而不是用頭!

看見蘋果從樹上掉下來之後,牛頓開始探究地心引力及其廣泛的影響。這相當令人驚奇,不是嗎?一個表面上看似微不足道、但實際上卻是極為敏銳的觀察,簡單到只是看見蘋果從樹上掉下來(太多人看過這個現象卻完全不假思索),最後竟發現了月球就是靠著地球引力繞著地球轉。牛頓繼而發展出方程式來計算重力的影響,得出萬有引力這個結論。真是了不起,我們的肉眼根本看不到它。

不論是單一思維或一連串思緒都以差不多的方式產生深遠的影響,並擴及身體上細胞層次的生理作用,潛在地牽動我們的每一部分。我們的思緒的確至關重要。

思緒對我們起什麼作用?

我們有多麼常聽到「壓力是對健康有害的風險因子」,可能引發心臟病(「生病」﹝disease﹞換句話說就是「不-舒服」﹝dis-ease﹞)和癌症的說法?然而我們卻認為壓力跟「生活型態」比較有關係,跟我們真正的思維比較沒有關係。

如果把「壓力」和「憂鬱」這兩個詞看成動詞,從這個意義上說,你不是「得了」憂鬱,而是你「進行」憂鬱。從這觀點來看,憂鬱就不像麻疹那般是你會「得到」的一種病;如果你被感染,你才是「得」麻疹。

要變得憂鬱,你必須以某種方式處理許多感受和日常經驗,腦中轉著某些(負面的)想法,在生理上和情緒上採取某些(負面的)行為,加總起來打造出憂鬱的狀態。假如你停止用這種方式進行這些事,你就會停止憂鬱。當然我不是說這很容易,我無意以任何方式輕忽憂鬱的影響。關鍵的問題是你如何停止「進行」憂鬱?

我和其他從業者自實務工作中發現到,某些行為和想法構成了你「進行」憂鬱的舉動,運用思維場療法你可以根除那些行為和想法的起因,重拾你對生活的掌控。你將會在後續篇章學會這些技巧。

警告!
千萬不要低估了負面思維對身體的潛在破壞力。

知名的細胞生物學家布魯斯.李普頓(Bruce Lipton)博士,探究了包括思維和情緒在內的非臨床因素對細胞的影響。他在《信念的力量》(The Biology of Belief) 這本傑出的著作裡,闡述人類細胞好比電腦單元,細胞外部的影響可以改寫細胞的運作程式。他把人類細胞核比擬為記憶體,把基因程式(DNA programmes)比擬為硬碟。你可以把磁碟片插入電腦並下載新檔案或程式;即便後來把磁碟片移除,這些程式依然可以運作,因為這些程式已經「融入」電腦單元的運作中。

李普頓發現,細胞膜上的很多受器會傳遞出影響細胞行為的信息,這就好比用鍵盤打字把指令輸入電腦。他造出「神奇細胞膜」(magical membrane)一詞,你的思緒和信念會強烈影響神奇細胞膜,這過程確實可以改變細胞的生物作用,因而影響你的情緒和生理的健康。簡言之,你怎樣思考,你就是怎樣的人。

身心的連結是一種精微的動態平衡。

日本的作者兼研究者,也是另類醫學的醫師江本勝博士(Masaru Emotos),反覆進行了幾項
實驗,呈現人的思維對於水形成的威力。我們都知道水會適應物理環境而變形,也都知道水冰凍後會結晶,遇熱會變成水蒸氣。江本勝博士呈現的是水接收不同的意念和語詞後所形成的驚人變化。他指出,水在冰凍之前接收特定的負面思維或語詞,會形成醜陋的結晶。相反的,接收到正面的思維或語詞,冰凍後的水會形成美麗的結晶體。你可以在網路上搜尋這項研究的圖片和照片,也可以在江本勝博士所著的《來自水的訊息》(Messages from Water)一書裡找到。

如果你能考慮到嬰兒體內有百分之七十八是水份,成人體內的水份大約占百分之六十五,細胞內每一個新陳代謝的反應都是在「濕潤」的環境裡發生,再考慮到你的思維和情緒會對「你」的分子結構產生劇烈影響,那麼你便會明白,消除負面思維與情緒對於良好的身心健康有多麼重要。
桶子效應:當你達到了忍受的極限
我們能夠應付多少「東西」都是有個限度的,你也可以說是門檻,超過了這個限度或門檻,生理上或情緒上就會用負面的方式來回應。

想像你體內有個桶子,裡面裝著你這輩子累積的負面情緒和感受。我們所有人都會遇上不好的「東西」,從某個程度來說,桶子裡裝的東西會變來變去;也就是說,進到這桶子裡的感受和情緒有些是一時的,你的潛意識隨後會把桶子「翻倒」,清除掉這些情緒。不過,其他的情緒和感受會永久留在桶內。隨著我們年紀漸長,桶子裝得愈來愈滿,變得愈來愈重,也愈來愈不容易繼續裝填東西進去。這就像裝得很滿的一口醬汁鍋逐漸滾沸,到了某一點上,裝滿的桶子在內部張力的壓迫下會開始裂開。如果它整個爆裂,就是情緒崩潰。

人們通常會帶著特定問題來找我,也許是為了減重,甚或解決單純的恐懼症;一旦我們開始合作,個案了解到思維場的威力後總會問我,他們能否一併「去除」一些別的「東西」。結果我為個案處理的問題,常常和他們最初帶來的完全不同。

起初是為了戒菸或減重而來的個案就是個好例子。一旦去除壓力、焦慮和恐懼,尤其是這些都是過去創傷引發的,那麼藉由抽菸來減緩焦慮或藉著吃東西撫慰情緒的需求就會消失,如此一來,當個案開始對自身大致上有更正面的感受,往往就會自然而然停止抽菸或飲食過量。

如果你的情緒桶滿了,裡面裝的是什麼也許無關緊要。換句話說,如果你六歲大時從馬背上摔落,因此跌斷了一條腿,這個事件會在你的桶子裡佔據些許空間。假使你父母離婚或者你變成單親,這免不了也會佔據很大的區域。如果年少時失戀,也會佔掉一小塊空間,諸如此類,直到那桶子塞滿。重要的是桶子滿了。填滿這桶子的各種事件之間也許有關聯,也許沒有;桶內的所有「東西」不論大小,都可以用思維場療法清除掉,毫無例外。

你應該聽過「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個說法。這句話說的正是同樣的道理:當桶子就要爆裂,再怎麼輕微的小事,在正常情況下甚至不會引起反應的,也可能引發不成比例的強大負面作用。當這種情況發生,你需要採取行動把桶子清空。更好的做法是,趁桶子還沒滿就趕快清空!!!

一旦你學會如何真正把煩惱敲散,你擁有的是可以任你使用一輩子的技巧,而且永遠不必再經歷「桶子爆開」的後果。

一旦桶子清空,運用思維場療法去除負面感受,尤其是造成負面感受的紊亂,那麼要「進行」憂鬱也會變得愈來愈困難。當這些紊亂被清走,負面的思緒和感受也消除,我們可以運用其他的技巧,譬如神經語言學改寫我們腦袋裡的程式,用不同的方式「做」事情,用不一樣的思維思考,選擇不同的行為。

思維場療法和神經語言學以這種方式合作無間。思維場療法消除負面感受,神經語言學則產生正面感受,幫助我們創造更動人的未來。身為治療師,這個組合可說是「夢幻團隊」。在後續的篇章裡會有更多關於神經語言學的解說,包括協助你改寫心靈程式的技巧和準則,只要你把情緒桶先清空。


約翰的故事──你的「痛苦之身」(pain body)

我用「痛苦之身」一詞來代表你的心靈在肉體上所造成的痛苦。大多數人都知道,截肢者通常會感覺到被截除的肢體部位產生的慢性疼痛(譯註:所謂的幻肢痛,指患者感覺已被截除的肢體仍然存在,而且該處出現疼痛。)這確證了疼痛感不盡然是生理上產生的。

約翰是我在電視節目上合作的個案。他自願參加中部獨立電視台(Central ITV)舉辦的活動,該活動鼓勵民眾報名前來「挑戰」我能否用思維場療法消除他們的問題。約翰為背痛所苦,已經好幾個星期沒上班,正在考慮是否要動手術。他找過醫生,在醫院做過相關的檢查,醫生和院方了解他的疼痛和行動不便(他簡直無法從座椅上起身),但除了指出脊椎有一些不算輕微的磨損之外,找不到疼痛的真正原因。

約翰熱衷園藝,熱切地想回到戶外活動,也一心想回去上班。

我抵達時,節目主持人艾利森已經架好攝影機正在跟約翰聊天,約翰甚至沒辦法從椅子上起身跟我打招呼。我跟約翰聊起他背痛的狀況(我動過脊椎融合手術,完全能夠體會背痛而動彈不得的感受)。約翰很高興我了解他經歷過的事。我們聊到我腰椎的脊骨曾出現一連串小裂縫,非動手術不可,也多虧動了手術,我當時擔任私人教練和有氧運動教師的職業生涯才能持續,我的健身俱樂部連鎖店得以開張,而且每星期最多開了十一堂健身課。我在醫院遇到動同樣手術的人,大多數都因為「背痛」而放棄運動,而且體重一直增加,結果背痛問題更惡化……總之,稍後再回頭來談心態的問題!

有一些特定的順序或者序列法則可以對治背痛,我原本打算用在約翰身上,並教他如何自行治療。然而按照我正常的工作模式,尤其是處理有長期的情緒問題或生理問題的人,我決定先檢視約翰的「情緒桶」。

從簡短聊天當中,我發覺到他早年有過重大創傷。受過什麼樣的創傷無關緊要,不管過去或現在都是如此,我們姑且稱那些創傷為「那些問題」。重點是約翰的
情緒桶已經滿到要爆開,即使他對目前的人生「毫無怨言」,也已經「幸福的安頓下來」好一段時間。我問他,介不介意在我開始治療他的背痛之前,先處理他的「那些問題」,他同意了。

我請他告訴我,從前哪些事件對他造成最深的創傷,並用一到十的數字來評量嚴重程度,十代表最嚴重。結果他列出的事件有很多達到十分。這個感覺量表叫做SUD,「主觀困擾程度指數」(Subjective Units of Distress)的縮寫。稍後我會教你如何使用這量表。這量表在各類的心理學均普遍使用,不是思維場療法專用的。

指出最嚴重的「那些問題」之後,我開始敲打約翰的穴位。不消幾分鐘,他明顯起了變化。後來他形容這過程很像幾隻鳥兒在土地上跺腳,利用震動把土裡的蟲趕出地面,好讓牠們啄食。用約翰的話來說,「我簡直感覺到情緒和它的力道往上升,徹底離開我的身體。」這絕不是獨一無二的體驗:有些人感覺到「它」往下沉,從腳部離開,甚或從胸部離開,其實「問題」離開身體的那種感覺很常有。經歷這過程的人常會說:「感覺好怪喔!」從工作中我慢慢愛上「好怪」這字眼,現在聽到人們說「感覺好怪喔!」還會認為是好兆頭。

大約十五分鐘後,約翰明顯更放鬆了,他的姿勢也大大改變了。為了評估效果,我請他當作沒有背痛一般從椅子上起身。他看著我,彷彿我瘋了,隨後立刻站了起來。當下真不知約翰和艾利森誰比較吃驚,艾利森突然大聲說,「不,他還不能被治好!我們還沒拍攝『從前』的情況」。為了錄製電視節目效果,約翰馬上被送往戶外,被要求假裝在背痛的情況下吃力地在花園挖土,因此你今天仍舊可以上我的網站看到這段剪輯。事實上,假如我們在治療開始之前拍攝「從前」的情況,約翰甚至沒辦法拿鐵鍬站直。

跟其他自願者錄製節目時,我們不再犯同樣的錯誤,所以在我對凱莉這位縫針恐懼症者進行治療之前,她一看到縫針的極端反應被拍攝下來,跟不到三十分鐘之後,她拿起一根針輕輕地往她皮膚上扎的情形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回到約翰身上。我繼續花了一個鐘頭對約翰進行治療,在這之後,他的「問題」全數清空,他甚至回想不起來先前那些事帶來的痛苦。對此他困惑不解,「我不曉得這是怎麼辦到的……可是它真的有效!」當時我在治療疼痛這方面還沒出現過如此神奇的成效,但他的疼痛全數消失了。

在兩個星期之後的追蹤回診,我又見到約翰。他可以開車到我住處來,約莫開了六十分鐘車程,這是他進行治療之前辦不到的事。能夠開車讓他重拾莫大的獨立自由。我們清除了一些自初次治療以來浮現的殘存小問題,並使用了一些神經語言學和催眠來引發大量的良好感受。離開之際,約翰說,「順道一提,打從接受你的治療開始,我的牛皮癬就慢慢消失了。」邊說邊把褲管捲至大腿處給我看。我不知道他有牛皮癬,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他並未提起,我也從沒著手去處理它,不論如何,進行思維場療法過程中,這類的反應並非不尋常。當你了解生理跟情緒桶和痛苦之身之間的連結,你就會明白箇中道理。

故事尚未結束。接下來的聖誕節我收到約翰寄來的可愛卡片,上面寫說他辭掉了平日的工作,目前是全職園丁。隔年春天,我收到他送的禮物,一個美麗的吊花籃。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