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6
夜天子第二輯15:磨刀霍霍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7119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田雌鳳大老遠地趕來,卻又匆匆離去
如果田彬霏的判斷是真的,想必是出了重大變故
這次田雌鳳親手交出的這份名單是完整的內奸名單
也就說明,播州方面迫不及待地要動手了……
月關破百萬點擊率,膾炙人口的最強力作《夜天子》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同名電視劇,由月關親自編劇,最受歡迎男演員徐海喬與當紅人氣小花旦宋祖兒攜手主演
田雌鳳匆匆離開了銅仁,葉小天也就從銅仁又秘密返回臥牛嶺了,這個時間他會儘量留在臥牛嶺,不會輕率離開。將計就計是件很危險的事,一個不慎就有可能弄假成真,他必須坐鎮臥牛嶺。
葉小天轉頭望向田彬霏:「格格沃死了,死得乾淨俐落,所以,他究竟還有多少心腹沒來得及暴露出來,我不知道。這些人有沒有被楊應龍收買,我也不知道。」
「如果說,我們今日能利用楊應龍派來的奸細,幫我們賣力地做事,那麼楊應龍從我繼任尊者之位時起就開始圖謀的話,又何嘗不可以讓他收買的人不遺餘力地為我效命?那樣的話,我們真的很難確定,他究竟收買了多少人。」
田彬霏閉上了眼睛,沉思良久,又緩緩張開:「我還是判斷,這份名單應該就是最完整的了。」
葉小天下意識地探手入懷,握住了那張重要的名單:「楊應龍既然要動手了,我們也就不宜再觀望下去了,靜若磐石,動如脫兔,不擊則已,一擊必殺!」


◎明朝小檔案:大明通行證
大明官方頒發的通行證分為三種:符驗、勘合、火牌。其中火牌專為傳遞軍情文書之用,最為緊急。三種通行證裡面,也只有「火牌」才不受時間和交通方式的限制,任何時間、以任何方式行動,沿途都得大開綠燈,不可片刻阻延,否則當場斬了你,持有火牌者亦無罪。
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第一章 托夢
第二章 戲鳳
第三章 磨刀霍霍
第四章 天王的女人
第五章 兵敗如山倒
第六章 徵兵
第七章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第八章 曾經的心結
第九章 綠帽
第十章 這個女人不簡單
「李秋池去見掌印夫人了,想必是去告我們的黑狀!」燈光下,田天佑聽田文博耳語幾句,揮手叫他退下,冷笑著對田彬霏道。田彬霏沒有說話,只是淺淺地酌了一口酒,又把掀開的蒙面巾放下。
過了一陣,田文博進來,又對田天佑耳語了幾句,田天佑擱下筷子,蹙眉道:「華雲飛和羅大胖子也去見掌印夫人了。記得今日葉小安說過,這兩人似乎對他產生了疑心,還有過試探的舉動。」
田彬霏淡淡地道:「證據呢?偶生疑心,毫無證據,他們就敢登堂入室,向掌印夫人直言,說她丈夫是假的?你不必擔心,我想,他們只是心裡不踏實,拐彎抹腳的想去探一探掌印夫人的反應。」
田天佑長長地吁了一口氣,還是放心不下,冷哼道:「葉小天之父母,村夫土婦而已,不足為懼!朵妮,由妾扶正的一個山裡丫頭罷了,如今土司為兄守制,她若頻頻接近恐被人罵作不知廉恥,也不足懼。
「其他人在土司面前皆位卑一等,縱然生疑也無法質問,葉小安只要沉得住氣,不予理會就好。只有這個田妙雯,人既精明,又是掌印夫人,主掌臥牛內政,就算葉小安以守孝為藉口,也無法避免與她接觸,太過危險,應該把她除掉才對!」
田彬霏聽了夷然一笑,田天佑雖然看不到他笑容,但他感覺得到,看到田彬霏微顯鄙夷的眼神,田天佑更是忿然。他討厭田彬霏這種高高在上,一副比他高明多多的模樣。
田彬霏道:「說的好像那田氏長女、臥牛嶺掌印夫人就是你我囊中之物,想殺就殺似的。你以為那麼容易?自從葉小天出道,多少人想殺他,結果反被他所殺?直到如今才被我們僥倖得手。葉小天時常行走於外,下手的機會還多些,田妙雯則不然,你真以為好下手麼?牆上有劍,你現在就往她的居處走一遭試試。」
田彬霏並不怕表現出對田妙雯的維護之意,田雌鳳是知道他真實身分的,他這麼做合乎情理。況且,田雌鳳也希望能留下田妙雯,如果臥牛嶺勢力被剝離了葉氏烙印,也剝離了田氏的控制,田氏復興之路來日縱然有楊應龍支持,也不過是無根浮萍。
田雌鳳和田彬霏不約而同地選中了楊應龍做為田氏復興的機會,二人殊途同歸,目的相同,只是方法截然相反:一個欲助楊應龍成事,倚從龍之功,求裂土封侯;另一個卻想挫其陰謀,以大功向朝廷請賞。
田天佑被田彬霏噎了一下,怒道:「你……,哼!不要以為三夫人對你青睞有加,就敢跟我如此說話,我可是天王的人!」
田彬霏陰陽怪氣地道:「這麼說就沒意思了,三夫人的人和天王的人,難道不是一家人?來日天王成就大業,一為天子,一為天后,你我也是同殿稱臣的人吶。」
「哼!」田天佑重重地擱下酒杯,沒好氣地道:「酒少喝,免誤事,睡了!」
他實際身分雖比田彬霏還要高些,但此刻扮的卻是田彬霏的隨從,因此只能睡在外間,這時話不投機,借著幾分酒意便拂袖而去,往外間隨從臥室去休息了。
田彬霏獨自喝了兩杯,揚聲道:「一人獨飲無趣,文博,來陪我喝幾杯。」
田文博閃了進來,苦笑道:「先生醉了,早些睡吧。」
田彬霏笑道:「無趣!無趣!無趣之人吶!給我沏壺茶來!」說著推動輪椅,慢慢悠悠地駛向自己的臥室,轉過屏風,消失不見……
葉小安躺在榻上,滿懷心事,腦子裡亂七八糟地思想許久,才不知不覺地睡去。他現在打著守制的名義,粗茶淡飯、不進葷腥,住處也是硬床草席,被褥不著錦繡。
但他畢竟是土司,不可能給他間茅屋草棚,這住處臥室也是後宅主臥房群的一處重要組成部分。地上也是鋪著地龍,溫暖宜人,不用燒炭烘爐,空氣乾躁。
葉小安只蓋了薄衾,睡得並不踏實,他已回到臥牛嶺好幾天了,可還不太適應現在這個身分。迷迷糊糊地睡了好久,忽然感覺房中燈是亮著的,葉小安猛一睜眼……
眼前所見,令葉小安大吃一驚,一聲驚呼張口欲出,但他的嘴馬上就被一隻手捂住了。
「噓~,大哥噤聲!」坐在榻邊的另一個他,豎指於唇,做了個噤聲的動作,這才輕輕放開掩住他嘴巴的手。
葉小安像患了瘧疾似的打起了擺子:「你……你你……,小二,是你托夢來看我麼?大哥沒做對不起你的事,真的沒有……」
……
這一夜,無星、無月,天色陰沉。
風露中宵,一輛輪椅車無聲無息地停在門前,門開著,他坐著輪椅,靜靜地候在那裡,彷彿在等待什麼。燈從一旁照過來,映著他半邊蒙了軟巾的臉,只有一雙眼睛熠熠放光。
庭院中,忽然出現了一雙人影,一前、一後,一個窈窕,一個健碩。坐在輪椅上的田彬霏登時挺拔了腰杆兒,呼吸粗重起來。院子裡那道窈窕的身影站住了,後邊那道明顯是侍衛的健碩身影落後一步,也定在那裡。
田彬霏胸膛起伏良久,才啞著嗓子道:「進來吧,我不讓他們醒,他們是醒不過來的。」
田彬霏推著輪椅,退回了房中,滑行到另一盞燈下。燈下無疑是這房中光線最昏暗的地方,似乎在他潛意識裡,總想找這麼一個地方,才覺得心裡安穩一些。
那道窈窕的好像春江流水般的身影緩緩走進房中,金色的燈光灑照在她的身上、臉上、髮絲上,映得她白玉似的頰上那兩顆晶瑩的淚珠也變成了透著金色的珍珠。
那雙淡金色的「珍珠」從白玉似的頰上緩緩爬過,無聲地濺落在地上,消失。田妙雯輕顫的嗓音就像被微風撥動的絲弦:「哥,是你麼?」
坐在輪椅上的田彬霏默默地坐著,默默地看著她,只有一雙眼睛流溢著激動的神采,過了許久,他才用依舊有些沙啞的聲音道:「是我!」
田妙雯輕輕走到他的面前,腳下像踩著柔軟的花瓣,一雙柔荑輕輕貼上了他的臉頰。田彬霏突然伸出雙手,抓住了她的手,似乎想阻止她,但是看到田妙雯的眼睛,他突然失去了全身力氣似的,又慢慢垂落了手,緊緊地抓住了輪椅扶手。
蒙面巾被摘下來了,露出一張疤痕縱橫的、可怖的面孔,田妙雯蔥白的手指輕輕撫上去,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顆顆地掉下來,再也數不清:「哥,你……怎麼成了這副樣子?」
「倫理,容不下我!天地,容不下我!我是自作孽啊……」田彬霏的聲音飄忽得彷彿來自於另一個世界,啜泣聲低低嗚咽起來,紅紅的燭淚盈滿了燭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