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本公司於1月20日(一)舉辦尾牙聚餐,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9:00-17:00,歡迎至三民網路書店訂購。三民書局,感謝您的支持與愛護。
1/1
庫存:5
醫統江山02:神醫手段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924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沒有麻醉,沒有輸血條件,甚至沒有像樣的照明
這樣的手術風險很大,成功率極低
胡小天從醫經歷中從沒做過如此沒把握的事
可若不為他施救,這老者必死無疑
醫手遮天,醫統山河
網路大神級石章魚架空歷史之力作,點擊率破六百萬點
過勞醫師意識飄飛成為古代奸臣之子,卻發現富二代也不是容易混的人生!
當了十六年啞巴外加癡呆兒的官二代,一朝突然恢復神智,震驚眾人。外科醫師胡天,穿越成了胡小天,戶部尚書胡不為唯一的血脈。身為大康第一奸臣之子,吃香喝辣快活過一生的願望不難達成,萬萬沒料到,奸臣居然也會家道中落,落難之子胡小天將如何憑其前輩子的聰明機智,遊走江湖廟堂之中?
胡小天這輩子最不想從事的就是醫生這個職業,可是他穿越時空來到這裡,居然沒有忘記過去所學的醫術,倘若他對醫術一竅不通倒還罷了,可他明明懂得醫術,明明擁有救人的能力,又豈能坐視不理?
他讓胡佛去燒了一壺熱水,又讓梁大壯將李逸風送給他的手術工具箱取出來。那老者身上被鮮血浸透,顯然傷的不輕,鮮血將衣服和他的肌膚多處黏在一起,胡小天取出剪刀,小心剪開老者的衣服。這老者非常瘦弱,甚至可用皮包骨頭來形容,可能是因為失血過多的緣故,肌膚蒼白,老者的腹部有兩處刀傷,從位置來看並不致命,下半身更是鮮血淋漓。胡小天將老者的褲管剪開,發現他的右腿從膝蓋開始幾乎被碾壓成為肉泥,因為長期泡水的緣故,傷口的皮肉都變得發白。胡小天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判斷,這老者的右腿只怕是保不住了。胡小天最後將那老者的褲頭剪開,眼前情景讓他不由得一怔,那老者胯下竟然空空如也……

◎醫統冷知識:【外科手術】
手術絕非西醫的專利,根據記載,中醫外科手術始於扁鵲,等到華佗的時候,中華外科達到了一個高峰,華佗所研製的麻沸散解決了手術病人的疼痛問題,至於抗感染也從內服中藥和外敷中藥粉或者生草藥渣得到了解決。
石章魚
本名葉勇,作品名列百度風雲榜前十名,為網路票選百強之一,大神級的寫手。據說為了替兒子「賺奶粉錢」而一腳跨入網路創作,憑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而一夕爆紅,收穫粉絲無數。由於本職為醫師,因此著有多部關於醫界的小說,如《獸醫狂詩曲》、《醫冠禽獸》、《醫道官途》、《醫統江山》等,另有《品行不良》、《宇宙牛仔》。業餘寫作至今十餘年,性格開朗,好友善飲。
第一章 風情萬種的女人
第二章 密林中的埋伏
第三章 蘭若寺之妖
第四章 白衣小女孩
第五章 七日斷魂針
第六章 吊橋驚魂
第七章 馭獸師
第八章 官印的用途
第九章 搶婚
第十章 皎潔白蓮的命運
風雨聲太大,所以敲門聲顯得斷斷續續並不清晰,慕容飛煙以為自己可能聽錯了,傾耳聽去,風雨聲中隱約傳來求救之聲:「救命……開開門啊……救命……」那聲音應該是個女孩。
胡小天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他幾乎在同時聽到了外面的呼救聲,因為是在深夜,外面狂風暴雨下個不停,再加上剛剛幹掉了四名惡僧,最關鍵的是,這裡是蘭若寺,胡小天想起聊齋志異中的那幫女鬼,感覺頓時有些頭大了。
慕容飛煙已經撐開雨傘舉步向山門處走去,胡小天趕緊跟了過去,他的頭上仍然帶著那和尚的大斗笠,防雨效果倒也將就。
胡小天提醒慕容飛煙道:「這荒山野嶺的怎麼會有女子呼救,小心有詐!」
慕容飛煙道:「興許人家真的遇到了麻煩,咱們還是去看看再說。」
胡小天道:「剛剛我沒來得及跟你說那個故事。」
「你家鄉的蘭若寺?」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蘭若寺鬧鬼啊,據說有個叫小倩的女鬼專門用姿色魅惑過路的男子……」夜空中一道霹靂閃過,隨即就是喀嚓一個地滾雷,嚇得胡小天脖子一縮,一把抓住了慕容飛煙的手臂,這貨絕對不是趁機揩油,他是真的有點心裡發毛。
慕容飛煙咬了咬嘴唇,借著電光看到胡小天的面色慘白,心想他此時怎麼又害怕了?
兩人來到門前,那呼救聲變得越發清晰了,風雨聲中分明是一個女孩的聲音:「有人嗎?救命!求求你開開門吧!」
慕容飛煙和胡小天兩人湊在門縫之中向外望去,借著天空中閃過的電光,看到外面站著一個白衣女孩,十一二歲的樣子,白色長裙早已濕透,黑髮濕漉漉地貼在肩頭,雙腳赤裸,站在廟門前不停拍打著廟門,這場面實在是詭異之極。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氣,看到慕容飛煙伸手去開門,慌忙阻止住她的手臂:「看清楚再說!」
慕容飛煙瞪了他一眼道:「人家只是一個小姑娘!」
「荒山野嶺半夜三更哪來的小姑娘,拜託你用用腦子好不好!」胡小天認定了其中必有蹊蹺。
外面的那小女孩聽到了裡面的對話聲,越發用力地拍擊山門,她大聲哀求道:「大師,求求你們,我爺爺受傷了,求求你們救救他!」
慕容飛煙聽到這裡,再不管胡小天說什麼,馬上拉開了廟門。
那女孩看到廟門打開,整個人卻再也支撐不下去,軟綿綿倒在了地上,慕容飛煙慌忙衝上去抱起了那女孩,那女孩臉色蒼白,身軀不斷顫抖著顫聲道:「我爺爺……我爺爺……」手指指了指山下。
胡小天借著閃電的光芒向山下望去,卻見階梯的盡頭果然有一團黑影。他擔心其中有詐,畢竟剛才險些被那幫和尚給謀害,現在事事都陪著小心。
慕容飛煙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將那女孩放下,低聲道:「我陪你過去!」
胡小天點了點頭,有慕容飛煙在一旁陪同,至少安全有了一定的保障,兩人沿著台階走了下去,來到那黑影前方,卻見一個白髮蒼蒼黑衣老者趴在地面上,滿身鮮血,看來受傷很重,胡小天摸了摸他的頸部,又探了探他的鼻息,首先確定這老者仍然活著。
在慕容飛煙的幫助下,胡小天將那老者背了起來,還好那老者生得瘦弱,不過百多斤的份量,背起他費不了太大的力氣。
慕容飛煙從旁協助,來到廟門前,又扶起那小女孩,那小女孩頗為堅強,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到她流出一滴眼淚,只是這女孩體力消耗過度,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
胡小天和慕容飛煙帶著這一老一小回到廟中,慕容飛煙將廟門重新關好,此時邵一角和李錦昊兩人聽到動靜也趕了過來,李錦昊從胡小天身上接下那老者,先將這一老一小帶到了偏殿。
梁大壯和胡佛兩人剛剛才睡著,又被驚醒,看到幾個人帶著一個渾身是血的老者過來,也慌忙湊了過來。
胡小天道:「先將他放在供桌上,小心一點。」
幾人聯手將老者放在了供桌上。
胡小天接過梁大壯遞來的乾毛巾,擦了擦臉,長舒了一口氣重新回到那老者身邊。那白衣小女孩緊緊握住老者乾枯的右手,表情顯得惶恐而憂傷,只是她的眼中並沒有淚水。
胡小天伸出手去輕輕拍了拍那小女孩的肩頭,卻想不到那小女孩霍然轉過身來,一雙清澈明亮的眸子怒不可遏地盯住胡小天,她的表情將胡小天嚇了一大跳,這女孩的年齡雖然不大,可是她的身上卻充滿了一股說不出的威勢,表情凜然而不可侵犯。
胡小天有些尷尬地縮回手去:「小妹妹,我只是想幫你爺爺檢查一下傷勢。」
明澈的美眸中流露出和她本身年紀極不相符的複雜目光,她咬了咬失去血色的嘴唇,低聲道:「你是郎中?」
胡小天這輩子最不想從事的就是這個職業,可是他穿越時空來到這裡,居然沒有忘記過去所學的醫術,倘若他對醫術一竅不通倒還罷了,可他明明懂得醫術,明明擁有救人的能力,又豈能坐視不理?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終於點了點頭道:「略懂一點,雖然算不上高明,可我想你已經沒有了更好的選擇。」
女孩於是不再說話,慕容飛煙來到她的身邊,柔聲勸道:「妹子,不如我帶你去換一身衣服,這裡就先交給他照顧。」
女孩倔強地搖了搖頭:「我就在這裡,哪兒也不去!」
胡小天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早就讓慕容飛煙不要多事,現在好了,直接從外面撿了兩個麻煩回來。
他讓胡佛去燒了一壺熱水,又讓梁大壯將李逸風送給他的手術工具箱取出來。那老者身上被鮮血浸透,顯然傷得不輕,鮮血將衣服和他的肌膚多處黏在一起,胡小天取出剪刀,小心剪開老者的衣服。
這老者非常瘦弱,甚至可用皮包骨頭來形容,可能是因為失血過多的緣故,肌膚蒼白,老者的腹部有兩處刀傷,從位置來看並不致命,下半身更是鮮血淋漓,胡小天剪開老者褲管的時候,慕容飛煙不忍卒看,轉過身去。
那女孩用力咬了咬嘴唇,默默轉過身走出門外。
慕容飛煙慌忙跟她走了出去,她本以為那女孩會傷心落淚,可跟過去才發現那女孩表情雖然難過,可目光卻在夜色中變得越發堅定起來。
胡小天將老者的褲管剪開,發現他的右腿從膝蓋開始幾乎被碾壓成為肉泥,因為長期泡水的緣故,傷口的皮肉都變得發白。胡小天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判斷,這老者的右腿只怕是保不住了。左腿上雖然也有不少刀傷,可應該沒有傷及骨骼,看似染滿鮮血,卻只是皮外傷。胡小天最後將那老者的褲襠剪開,眼前情景讓他不由得一怔,那老者胯下竟然空空如也,那話兒被人其根切斷,應該有年頭了。
一旁梁大壯咦了一聲,低聲道:「他沒雞雞……」
胡小天狠狠瞪了他一眼,梁大壯慌忙掩住嘴巴。胡小天仔細為老者檢查完傷勢,然後來到門外。
慕容飛煙陪著那女孩在外面站了許久,可兩人之間連一句話都沒說。
慕容飛煙道:「情況怎樣?」
胡小天道:「情況非常嚴重,右腿保不住了,必須馬上進行截肢,不然會發生感染。」
那女孩轉過身來,靜靜望著胡小天道:「能保得住性命嗎?」
胡小天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先行問道:「他的腿受傷有幾天了?」
那女孩咬了咬嘴唇,分明在考慮要不要如實回答胡小天的這個問題,過了一會兒方才道:「兩天!」
胡小天暗歎,如果這小女孩所說的全都是實情,那麼這老者的生命力也夠頑強,在受傷如此嚴重,出現重度貧血的狀況下,仍然能夠支撐到現在,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
他照實道:「傷者的情況非常嚴重,就算我能夠幫他做截肢手術,也很難保證他能夠活下來。」
那女孩道:「如果不救他,他是不是死定了?」對胡小天口中的手術二字有些不解。
胡小天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如果他不出手救治,這老者必死無疑。
倘若是別的女孩,只怕此時已經嚇得哭出聲來,即便是不哭,也一定嚇得六神無主,眼前的女孩非但沒哭,而且表現出異乎尋常的鎮定,這種鎮定完全超出了她本身的年齡,點了點頭道:「救他!」
「可……」胡小天心中還是存有疑慮的,他並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救回這位老者,即便是這個時代不需要行醫執照,也不需要術前簽字,可一旦傷者死了,他的親人會不會將這筆帳算在自己的頭上?而且這一老一小來歷不明,究竟是好是壞都不清楚。
女孩道:「你放心,出了任何事我都不會怪你。」
胡小天道:「口說無憑,你還需要立個字據!」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萬事還是留一手的好。
女孩道:「好!」胡小天去做術前準備的時候,慕容飛煙找來了紙筆,那女孩當即就在一旁寫下了字據,這女孩雖然年紀不大,可是一手字寫得鸞漂鳳泊,龍飛鳳舞,實在是漂亮至極,慕容飛煙看在眼裡,心中暗暗稱奇,推測出這女孩絕不是普通人家出身。
慕容飛煙將字據交給胡小天看的時候,胡小天悄悄將她拉到一邊,低聲道:「這事兒有些不對!」
慕容飛煙秀眉微顰道:「怎麼不對?」
胡小天附在她耳邊,用只有她才能聽到的聲音道:「那老者可能是個太監!」
慕容飛煙輕呼了一聲,旋即一張俏臉漲得緋紅,不無嗔怪地看了胡小天一眼道:「你怎麼知道?」問完這句話她就有些後悔了,怎麼問出了這麼白癡的問題。
胡小天居然還真的給她解釋:「他那根東西被切掉了,不信你自己去看。」
慕容飛煙的俏臉一直紅到了脖子根兒,耷拉著腦袋,一雙美眸盯著自己的腳尖兒,這事怪不得胡小天,明明是自己問他的。可這混蛋也實在是無恥,為什麼要說得這麼明白,以為本姑娘不知道太監是什麼嗎?這廝一定是在故意讓我難堪,混蛋,大混蛋,讓我去看,我是個黃花大閨女噯!
胡小天此時還真沒有讓她難堪的意思,低聲道:「這種人往往生活在皇宮大內,很少出來,那小姑娘給人的感覺也很不正常,你見過誰家十一二歲的小孩子表現的如此氣勢逼人?」
經胡小天的提醒,慕容飛煙頓時醒悟過來,越想這件事越是蹊蹺,她低聲道:「你是說,她可能是某位金枝玉葉?」
大康皇上單單是兒子就有二十七人,女兒比兒子還要多,大都養在深宮人未識,如果說這小姑娘是皇室的某位公主也很有可能,不然她的身邊何以會有一位老太監陪伴?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