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夜半慶生:幽聲夜語02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知道嗎,據說只要割去死者的眼皮、切下他們的舌頭,
就可以斷絕他們申冤的機會⋯⋯
鬼迷心竅使人死。
從陰山那場變調夜遊清醒後,二年一班氣氛大變,而班長小晴的生日也在這股沉悶中即將到來。百華等人想為心情低落的小晴製造驚喜,將她哄騙到深夜的學校祕密慶生。
暗室中,紅燭燃起,蛋糕甜香充斥,眾人正歡唱的生日快樂歌卻彷彿解開了學校暗鎖,將這場慶生拉回到當年血腥的那一幕。
黑板上染血的歪斜字跡、不祥的紙紮人偶,以及有著莫名牽引的連續凶殺案,
這夜,學校充滿惡意,圍牆宛如牢籠,一只繫著紅繩的香火袋,又能保住多少人⋯⋯

名為校園的牢籠,關藏著最赤裸的「惡」⋯⋯
她的生日,誰的忌日?
在死的世界,重獲新生。
幽聲夜語╱醉琉璃靈異驚悚系列
以深具畫面感的描述方式,將驚悚場面發揮得淋漓盡致,彷彿連痛都能傳達到。故事中融入的華人社會常見習俗,使「幽聲夜語」系列不單純只是恐怖,更多的是民間文化的表現。此系列更特別邀請知名繪師Cola老師繪製封面彩圖,老師以深厚的畫功營造濃厚懸疑氣氛與特別的幽異空間感,更為作品增色!
醉琉璃
九月十二日出生的處女座。
一旦工作忙碌的時候,就會想要打掃房間來逃避現實。
喜歡看鬼片,卻總是會把手指擋在眼前。
每一天的最大願望都是睡到自然醒。
部落格
Saint-天聖 http://loli1613.pixnet.net/blog
FB關鍵字:醉琉璃的新基地
醉琉璃作品集
我,精靈王,缺錢!(陸續出版)
除魔派對(全七冊,番外一冊)
春秋異聞(全七冊,番外一冊)
織女(全八冊,番外一冊)
神使繪卷(全十六冊,番外一冊)
神使劇場 愛的試煉地|夢的覺醒夜|月的朦朧路
幽聲夜語 陰山夜遊|夜半慶生
絕讚推薦
紅衣小女孩電影製作團隊、崑崙╱殺人系小說家、護玄╱華文暢銷作家(依姓名筆畫排序)
好評推薦
紅衣小女孩電影製作團隊:
「作者成功將華人社會民俗元素,巧妙融合進入高中社團青春的氛圍裡,讓本該是白色的年華染上一層詭譎的黑色。」
殺人系小說家 崑崙:
「這本書將過去無人替我慶生的陰霾一掃而空。原來過生日是這樣危險又恐怖的事,沒經歷過真是太好了。」
《夜半慶生》精彩試閱

「Fuck,我的血真好用。」天羽甩了下手,像是想把刺痛甩掉,表情不太好看。她曾經被人說過因為八字太重連鬼都不敢靠近,以及她的血是難得的至陽之血,但親眼見證效果後,天羽才知曉厲害,也難怪那些人會願意與她交換條件。
「宮天羽,妳這個、這個……」小晴捉住她的手,紅了眼地看著她鮮血直流的傷口,像是想要破口大罵,但又不知如何罵起。
「保健室就在前面,我們趕緊過去吧。」貓貓一邊扶起花兒,一邊輕聲建議。
小晴硬邦邦地「嗯」了聲,扯著天羽往前走,她走得又急又快,但是握著天羽手腕的力道卻很輕,像是怕顛到了傷口。
這樣的落差讓天羽心裡像塞了棉花糖,甜甜軟軟,嘴角也禁不住翹起,一時都忘了自己的傷口正滴著血。
花兒眼尖地看到歪倒在教室牆邊的日記,想起這似乎是小晴的東西,順手撈了起來,與貓貓加快步伐跟上去。
保健室與眾人位置只相隔了兩間教室,天羽看了看緊閉的門扉,正斟酌著要用什麼手段來破門而入,一旁的小晴已鬆開她的手,彎下身掀開鋪在門前的腳踏墊。
一把鑰匙靜靜地躺在地板上。
「妳怎麼知道這裡有鑰匙?」天羽驚奇地挑高眉。
貓貓與花兒也很詫異,尤其是花兒,她下課時常跟男同學打球,不小心擦傷撞到就會來保健室上藥,跟保健室老師也算混了個半熟,都還不知道鑰匙藏在腳踏墊下。
「老師並不介意把備用鑰匙的位置告訴我。」將門打開後,小晴重新把鑰匙放回去,熟門熟路地走進保健室裡。
電燈被打開,突來的光明讓天羽反射性瞇起眼、別過臉去,睫毛顫動幾下。但很快地,她就習慣了亮度,往前一瞧時,發現小晴正在櫃子前翻找著藥品。
「站在門口做什麼?」小晴抽空睨了幾人一眼,「還不快點進來把門關上。」
花兒忙推著貓貓進去,還不忘將那本日記放到辦公桌上,提醒一聲,「妳們之前掉到地上的。」
小晴的目光在日記本上停頓了下便很快移開,拿著生理食鹽水、碘酒、棉片與繃帶,催促關好門的天羽坐到病床上。
她的表情不冷不熱,鏡片後的眼神也是淡淡的,仍是忍不住生著悶氣,但是在看清楚天羽手上血肉模糊的傷口後,眼眶不禁泛起一股酸。
那是要多麼狠絕的力道,才可以把自己咬成這樣?
花兒與貓貓圍在旁邊看著小晴用生理食鹽水沖洗傷口,天羽一聲不吭,穩穩地坐在原處。要不是兩人注意到她緊繃的手臂與突地震顫一下的肩膀,真會被她的從容騙過去,以為她不覺得痛。
因為天羽總是太游刃有餘了,就連之前咬破虎口、一口血噴向黑傘時,她都是面不改色,好似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倒她。
下一秒她們所見的一幕更是徹底顛覆了既有的印象。
天羽忽地抓住小晴的手腕。
「忍一下就好。」小晴還以為天羽是怕痛,她一邊放柔聲音安撫,一邊試著想要把自己的手腕抽出來。
可是天羽抓得那麼緊,手指頭就像是要陷進小晴的皮膚裡。
「天羽?」小晴訝異地抬起眼。
「我其實很害怕。」天羽垂下睫毛,避開小晴的視線,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一般地喃喃低語,「我害怕……會不會有一天害了妳。」
「妳在說什麼?」小晴越聽越糊塗。
「陰山夜遊的那一次,還有今天的慶生會,都跟我有關係……」天羽壓抑著聲音說,「如果我直接選了間餐廳幫妳慶生,妳就不會碰上這種事了。」
「不是,是我……」花兒急急想要替天羽解釋。
貓貓拉了她一下,對她輕輕搖搖頭,這不是個插話的好時機。
「看著我,天羽,這不是妳的錯。」小晴強迫對方與她對上眼,「我們誰都不知道在半夜唱個生日快樂歌就會出事,妳又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須要攬下無關的責任。至於陰山……」
說到這裡,小晴神色不禁變得苦澀,「是我不好,那時沒有察覺南莉的心情……」
那是百華剛轉入二年一班時所發生的事。
與小晴等人同班的美依遇上車禍,慘死在車輪下,班上氣氛一時低迷不振;而在這之後沒多久,百華以轉學生的身分進入這個班級,她的座位就是美依生前的位子。
為了讓身為轉學生的百華可以更快融入班級,也為了讓班上同學重新振作起來,小晴策劃了一場班遊,但是誰也沒想到,晚上的活動竟會變了調。
不滿同學遺忘美依的南莉打從一開始就違反夜遊規則,引來山裡的魍魎魑魅,將他們困在陰山古道上,陷入死亡的夢魘。
最後南莉在與天羽的爭執中意外摔落山崖,夜遊才終於宣告結束,讓所有人從惡夢裡甦醒過來。
這是二年一班與班導花鈴所得知的結局。
但天羽知道事情的真相並非如此。因為,是她親手殺了南莉,強制結束夜遊。只不過在左易與岳十仲的協助下,曾經親眼目睹這一幕的百華、花兒、小四、阿邦被修改了部分記憶,他們記得的是南莉與天羽發生爭執,因為兩人離山崖太近了,南莉腳一滑便跌了下去,被人尋獲時已被懸崖下的樹枝刺穿胸口,失去生命跡象。
修改記憶這件事聽起來荒謬無比,可是那兩人的確實現了承諾。也許……可以接觸鬼神那一塊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吧。
所以她也央求岳十仲他們修改了小晴的記憶。
她不想讓小晴記得被挖腦的可怕經歷,而是讓小晴只以為自己是跑向櫻花小道時,因為體力不支與驚嚇過度才昏倒。
至於她與南莉聯手、讓同學們陷入夢魘一事,則並沒有抹去,她在事情過後也親口告訴了小晴,她與百華的叔叔達成了協議,作為她曾經想要害死百華的補償。
小晴那時候憤怒得不與她說話、不與她對上視線,視她為空氣,但她還是腆著臉湊上去,只是絕口不提她喜歡小晴的事。
因為自己幼稚的獨佔欲,害得小晴遭受傷害,這樣的經歷她不想再來一次了,一切就順其自然吧……
保健室裡的氣氛一時沉靜下來,就連貓貓與花兒也神色有些恍惚,想起那一晚是多麼讓人心驚肉跳。
小晴沒有再多說什麼,專心地替天羽包紮好傷口,確認沒問題後,忽地在繃帶上拍了一下。
天羽嘶了口氣,「妳故意的。」
小晴睨她一眼,「會痛就好,讓妳清醒清醒,別忘了我們還得去找人。」
這兩個字立即觸動了花兒,先前因為飽受連串驚嚇,再加上關注天羽的傷口,她一時竟忘了最重要的事。
「苗溪!」花兒顫了下,想也不想地拔腿就衝向門口。
「等等,花兒!」貓貓連忙攔下她,「妳弟弟沒有掉下去,我還看到他拉住百華了,他們兩人應該是沒事。」
「她說的沒錯,我們好不容易湊在一起了,先交換資訊,釐清狀況後再行動。」天羽冷靜到近乎冷酷,「就算妳現在衝出去,又能保證一定能找到他們嗎?別忘了剛剛是誰差點被那些拿黑傘的人拖進去。」
花兒僵在原地,臉上青紅交錯。貓貓緊抓住她,就怕她控制不住,與天羽槓上。
「……我打個電話確認。」花兒語氣生硬地說。
貓貓鬆了口氣,看著她拿出手機找到苗溪的號碼撥打出去,只是隨著時間逐漸流逝,花兒的眉頭也越皺越緊。
「妳也打不通對吧。」小晴嘆口氣。
「也?」貓貓詫異地看過去,那句話像是這個結果是在意料之中。
「嗯,我們用過體育館裡的電話,還有我的手機,但是電話都打不出去,打一一○也不行。」小晴言簡意賅地說起她與天羽從二年一班教室摔落後,在游泳池那邊遇到的事。
花兒聽得忍不住瞪大眼,先前對於天羽的些許不滿已經完全散去,反倒是有些慶幸對方阻止自己的衝動,同時又捏捏貓貓的手表示感謝。她知道自己個性又衝又倔,如果沒有貓貓在旁邊攔著她,很容易頭腦一熱就草率行事了。
貓貓回以一個笑臉,隨即就聽到小晴問起她們的狀況,她稍微整理了下思緒,便將教室裡的事說出來。
「妳在夜遊的惡夢裡……」小晴遲疑了下,還是問道:「是被砍掉手的吧?」
貓貓苦笑著點點頭,反射性十指握拳,好感受到它們的存在。
「我是擔心妳出事。」天羽突然天外飛來一筆。
幾人像是打啞謎一樣,聽得花兒一頭霧水,她看看小晴,發現對方神情沉凝,似乎明白了什麼。
「讓我們掉落的人……也許可以知道我們的恐懼。」小晴說出這句話時,自己都覺得荒謬,但是再想想她們現在的處境,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對了,妳們有撿到什麼嗎?」天羽拿起辦公桌上的日記,「我把小晴帶出更衣室後,泳池裡就出現這本書。」
「有。我救下貓貓後,空中掉下了這支筆。」花兒趕緊從口袋裡摸出藍筆,拿到眾人面前讓她們看清楚。
「九二年,校、訊、社。」天羽唸著刻在筆桿上的字,一臉莫名,「我們學校有這個社?確定不是校刊社刻錯字?」
「是校訊社沒錯,我入社時也有拿到一樣的筆,上面會刻入學年分。」貓貓細聲細氣地說明,沒想到卻收到三人訝異的目光。
「我還以為妳會加入文藝性質的社團,寫寫文章、畫畫圖、插插花之類的。」花兒感慨。
「校訊社是啊。」貓貓失笑,「只是不像校刊社那麼有名。」
「我們先看看日記吧。」小晴把話題拉回來,下巴朝天羽抬了抬。
天羽會意,捧著日記翻開還微濕的頁面。和一般人閱讀日記的習慣不同,她是直接翻到最後一頁。
「十月二十四日。只有我一個人慶祝的生日,為什麼沒有人願意陪在我身邊……都是他們的錯,不過沒關係,我已經知道要怎麼做了……」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夜半慶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