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劍氣桃花(二)【精品集】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台灣武俠泰斗臥龍生精品集,重溫武俠經典
臥龍生與司馬翎、諸葛青雲並稱台灣俠壇「三劍客」
後加入古龍合稱為「台灣武俠小說作家四大家」

《劍氣桃花》是臥龍生在意識到影視劇本普通需要快節奏的呈現,從而將此體認援引到其小說創作中的結果之一。因此,這部作品是臥龍生小說的破格與變奏,代表了他在後期企求重締輝煌的想望。
常玉嵐與紀無情先被藍秀、後又被百花仙子捲入武林傾軋的漩渦,看似偶然,其實兩大世家早已成為野心家覬覦的目標,本就不可能置身事外。百花仙子以用毒、恐嚇、美色控制江湖人,貌似惡性重大,其實卻別有所圖。
常玉嵐為武林四大名公子之一,人稱「白衣斷腸劍」,更為金陵常門世家年輕一代武功最優秀的代表人物,以「斷腸七式」獨步於武林。
常玉嵐對江湖事物瞭如指掌,對武林恩怨如數家珍,然而就是無法解開自己滿腹滿腦的疑團。美麗的「桃花仙子」藍秀究竟是何來路?她是用什麼方法使自己甘心受她的驅策?
「百花夫人」豔如蛇蠍,其武功深不可測,並以詭譎毒辣的方式控制武林中人為其效命。她真的只是為了要獨霸武林?她的手段與狡計果真會成功嗎?血腥的殺戮事件一再發生,眾家矛頭卻一致指向金陵常家,常玉嵐之父又不知所蹤,他該如何解決眼前的難題……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
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十一 痛失秘笈
十二 暗香精舍
十三 金陵世家
十四 十八血鷹
十五 常老夫人
十六 明心大師
十七 八桂飛鷹
十八 世家驚變
十九 敵友莫辨
二十 人在江湖

東方欲明未曙。
殘月疏星在天。
常三公子尚未起身,窗外已有了南蕙的喊叫之聲:「常大哥!常大哥,我爹要我來叫你了!」
常三公子一夜未曾熟睡,此番好夢正甜,聞言急忙起身,胡亂洗刷一下,就隨南蕙向谷底奔去。
這一次南蕙更加親近了,一路上大哥長,大哥短的喊個不停,詢問谷外之事。
常玉嵐也把汴梁的熱鬧,金陵的山川文物,不厭其詳的訴說著。
南蕙聽得幾乎著了迷,天真的道:「我從懂事起,就知道洗翠潭,成天看的不是石頭就是樹。」
「真的嗎?」
「等我爹真的去世,我一定要跟你出去見見世面,看看熱鬧,常大哥,你可不要不理我啊!」
「南老伯雖然下肢僵化,但功力深厚,哪會說死就死!」
「對!我爹的功力可大著哩!要我說也說不完。」
「蕙兒,又在多嘴多舌!」
原來,兩人一路聊著,不知不覺到了洗翠潭的小屋前了。
南天雷仍然坐在昨夜的地方,面前桌上,放著一疊焦黃的冊頁,好像是羊皮一類,陳舊得已半透明了。
常三公子恭身進門,朗聲道:「南老伯,晚輩已決定留在這裡七天,請前輩教誨!」
南天雷並不感到奇怪,只道:「這是老夫從不示人的幾頁絕世秘笈,我想送給你!」
常三公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為南天雷說話的神態,異常平淡,絲毫沒有鄭重其事的樣子。
武林秘笈,乃是江湖至寶,哪怕是一招半式,各門有各門之秘,各派有各派的神,以秘笈相贈尤其是一件大事。
如今,南天雷絲毫不動容,實在是出乎常理。
南天雷見常玉嵐半晌無言,又道:「怎麼?你不希罕?」
「晚輩何德何能,敢領受前輩厚賜!」
南天雷凜然道:「金陵常家,乃是武林的寶庫,不但搜集了江湖的秘辛,而且有各門各派名人的實錄,包含各種武功的奇招絕學,可是,恐怕獨獨缺少老夫我這幾張鹿皮!」
常玉嵐心知他所言不虛,不由怦然心動,含笑道:「前輩教誨的是,如蒙慷慨相賜,晚輩恭敬不如從命,必妥為保管,仔細拜讀!」
南天雷順手取出最上一頁鹿皮,拋向常玉嵐,道:「先看這八個字。」
常玉嵐接過,但見首頁鹿皮上雕的是——
「血由恨起,魔自心生。」
他一時未能會過意來。
而南天雷已激動的,一反先前平靜的神態,提高嗓門說道:「這就是你所說的『血魔』了。」
常玉嵐心頭一震,對著鹿皮上的字發呆。
血魔!
難道眼前這個白髮老人,就是六十年前聲震武林,惡名昭彰的血魔?
這太可怕了!
難怪聽到了司馬長風,南天雷就會勃然大怒,難怪他聽到自己要為司馬長風討取解藥,就會怒不可遏。
常玉嵐一心想知道血魔的究竟,自然想把秘笈弄到手。
因此,他竭力忍下心頭的不安,連忙道:「晚輩學疏才淺,末學後進,對六十年前之事,道聽途說,所知不多。」
「有這幾頁鹿皮,夠你受用的了!」
「是。」
「我已成了廢人,留下它也是白白的埋沒了祖師的一番心血,經過一夜深思,決定把它交給你。」
「晚輩絕不辜負你老人家的慈悲!」
「慢著!」南天雷雙手直覺的按在秘笈上,十分認真的道:「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也是我唯一的心願!」
常三公子聞言,不由倒抽一口涼氣。
因為他雖然才同南天雷第二次見面,已經覺得他不但個性怪異,而且十分霸道,絕不會為了小事求人。
所以,常三公子一時不敢信口答應。
「怎麼?你不接受條件?」
「非是不願,只怕能力不及,愧對前輩,所以……」
南天雷展顏一笑,慈愛的拍拍一直倚在他身側的南蕙,才道:「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我這寶貝女兒,要想接受我的秘笈,就得答應照顧她,你能嗎?」
常玉嵐聞言,不由吁了口氣。
他對南蕙展開笑容,朗聲道:「前輩,蕙姑娘如需人照顧,即使前輩不以秘笈相贈,只要交待晚輩一聲,晚輩也義不容辭,況且蕙姑娘蘭心蕙質,她的一身功夫晚輩自嘆不如呢!」
南蕙喜形於色,小嘴喜得合不攏來。
南天雷又道:「我只問你願不願意照顧她?」
「願意。」
南天雷將按在秘笈上的手輕輕一推,道:「接好!」
一疊鹿皮挾著破風之聲平飛起來。
常玉嵐不敢大意,雙手捧個正著。
南天雷喟嘆一聲道:「這份秘笈共分上、中、下三冊,上冊是武林咸知的『血魔神掌』。中冊所載的是『魔影血劍』,下冊是秘笈的精華,稱做『血洗心魔』,也就是本門修為登峰造極的功力了!」
常玉嵐傾神而聽,並沒打開秘笈。
「我這裡交給你的只是上、中兩冊。」
「前輩,那下冊呢?」
「被蕙兒的媽帶走了!」
南天雷說到此處,不由垂下頭來,拂著南蕙的秀髮,十分傷感,也十分神往的道:「你就不必問了!」
南天雷已顯得十分的頹喪。
南蕙插嘴道:「爹,你不是不准我提起娘的嗎?怎麼又傷心起來了!常大哥,我們去弄吃的,讓爹休息一陣。」
常玉嵐心知南天雷夫婦之間,必然有一段不尋常的往事。
因此,他也不願使這位老人太過傷神,便道:「對!前輩你養養神,我同蕙姑娘去弄點吃的。」
趁著南蕙張羅飯菜,常玉嵐迫不及待的翻開秘笈來看。
整個上冊詳細記載著「血魔神掌」的練法入門,十三招的圖解,更有制敵實戰的各種變化。
然而,卻找不出任何施毒的所在,更沒有淬毒的方法。
常三公子陡然間,跌入了迷霧之中。
以司馬長風在武林中的崇高地位,不但不會撒謊欺人,而且更不會宣揚自己被人以毒掌所傷,那豈不是自貶身價,有損司馬山莊的威望。
那麼,這血魔神掌的秘笈是假的嗎?
應該不假。
因為,以南天雷的為人,絕不可能故弄玄虛,既不是受逼交出來的,又不是受他苦苦哀求才答應相贈的,何必要用膺品示人,落個欺詐惡名呢?
而何況,又以自己視同掌珠百般寵愛的女兒相託,做為交換條件,更不是出於愚弄或兒戲了。
南蕙見常三公子看得十分入神,不由笑道:「常大哥,日子長得很哩!瞧你專心一意的樣子。」
常三公子正好借機試探一下,便順勢說道:「南姑娘,你以前見過這份秘笈沒有?」
「當然見過,我照著秘笈練了十來年,怎會沒見過。」
「哦!」
「我爹呀!把它當成稀世奇寶,整天塞在貼身之處,連丁二伯也只見過一兩次,想不到這麼大方就送給你了。」
常三公子再也不能對手中的一疊鹿皮存疑了。
因為,南蕙的爽朗性格,加上天真無邪的神情,令人不得不相信。
南蕙又有幾分含羞的道:「常大哥,記住,你答應我爹的話,可不能欺負我啊!」
「放心,我常玉嵐不是說話不算話的小人。」
說著,南蕙已端好了飯菜,一齊捧到前屋來。
飯後。
南天雷果然照著鹿皮上的招式,一招招詳細解說,比秘笈中的簡單文字,容易懂得多了。
就在解說招式之際,南天雷也斷斷續續的講些血魔幫的淵源,以及秘笈的來龍去脈。
南天雷的說法是——
血魔本來無幫,「血魔」二字,乃是江湖上傳言方便,硬加上的稱呼,日子一久,積非成是,便有了血魔幫的血腥名銜。
把本來要勸勉警惕的「血由恨起,魔自心生」八個字的原意,完全給弄反了。
創出血魔武技的祖師,乃是異域奇人,共傳了三個傳人。
一個是大弟子,從中冊的「魔影血劍」練起,一個是二弟子,入門稍遲,從上冊「血魔神掌」練起。
另一個是奇人的女兒,自幼隨在父親身邊,所以練到了下冊的「血洗心魔」。
令常玉嵐不解的是,南天雷既不願說出異域奇人的真實姓名,也不願說出其他兩位傳人的來龍去脈,即使姓氏名諱也不稍透半點口風。
從一些蛛絲馬跡來揣測,入門稍遲的二弟子,極可能就是南天雷。
然而,每逢常玉嵐談到此處,他都冷冷一笑道:「血魔不組幫,不立派,只要前人心血研究出來的功夫得傳,何必追根究底,徒增無謂的恩怨呢!」
常玉嵐知道南天雷已打定了主意,十分堅決,再問無益,也就不再追問,一心埋首於秘笈之中。
早、晚,南天雷就按著秘笈的秩序詳解一番,或是回答常玉嵐不懂的疑問。
轉眼,已是三天了。
月白風清!
洗翠潭涼意襲人!
南天雷的精神似乎奇佳,對常三公子說道:「三天了,你對本門秘笈的領會如何?」
「晚輩愚昧,還談不到心得。」
「魔影血劍共分三段,每段三招,只有九招,又名『血魔三絕劍法』!」
「三絕劍法?」
「對!絕名、絕利、絕情,是謂三絕!蕙兒!」
他叫來正在屋後做家事的南蕙,道:「你陪常哥哥用樹枝比劃一下。」
「我……我沒練成就……」
「你已經練成了,最少,你對前兩絕已能運用自如了!」
對於「魔影血劍」,常三公子在三天之內,曾特別看得仔細。
因為,他的常家劍法已有成就,日常又用的是劍,不免有些偏好,反而比第一冊「血魔神掌」熟練得多。
因此,一時興致大起,笑道:「南姑娘,我們就練給前輩指點一下吧!」
他說著,順手折了兩截尺八長的樹枝,遞給南蕙一枝,南蕙似乎心不甘情不願的道:「好吧!你是要我做你的靶子。」
「請!」常玉嵐一抖樹枝,人已竄了出去。
南蕙本來天真無邪,一股興致,也被常玉嵐引起,彈身躍起道:「看招!」
兩人的兩截樹枝,劃出破風之聲,颼颼颼!真的對上了。
南天雷此刻突然順手抄起丈來長的釣竿,認定二人的劍花影中隨著點去,隨著二人縱躍騰挪,絲毫沒放鬆。
魔影血劍,只有三式九招,霎時已一口氣施展完畢。
常玉嵐與南蕙收招停手,躍身分開。
南天雷哈哈笑道:「你們二人都死了!」
常玉嵐不由大吃一驚,望著一身衣衫上留下的水印鞭痕,臉上發燒,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再看南蕙深紅的衣衫之上,也有無數一點一點的水跡,分明是南天雷釣竿尖端所留下來的。
因此,常玉嵐紅著臉,朝南天雷拱手道:「看來我們的劍法尚未摸到竅門,才有許多漏洞。」
南天雷搖搖頭道:「你已練成了,只是本門中冊魔劍,並無外門解法,只有本門弟子同門操戈相鬥,再有本門高手從中破解,才能消除魔影血劍。」
常玉嵐心知他的話半絲不假,不由十分欣喜,也十分感激的道:「有此奧妙,這都是前輩所賜!」
南天雷也頗為得意道:「虧你天資聰敏,能在三天之內,練好三式九招,只是還要朝夕研練,熟能生巧!」

躺在亂草堆裡,常三公子一時難以靜下來。
他想到了自己遠離金陵,短短的數月之內,竟然有一連串意想不到的奇遇。
他想到藍秀,一個外貌與南蕙完全相同,性情又完全不同的她,為何有那麼大的魅力?
反過來,自己與南蕙相處,終日對面,甚至並肩荒郊,為何沒有絲毫異樣感覺呢?
自然的,他想——
若是紀無情見了南蕙,不知是不是同見了藍秀一樣著迷?
想著……想著……
忽然,一絲破風之聲,分明是衣袂振起帶動的夜行之聲,雖很輕微,一來夜靜更深,二來常三公子機警聰慧,怎會分辨不出。
他摒息溜下石床,不走前門,翻出後面窗口,向發聲處望去。
星光淡微。
叢林中隱隱有一抹似有若無的黑影。
忽然,嘩啦一聲,潭水似乎有魚躍起。
常三公子凝神而視,不由臉上發燒,慶幸自己未曾冒冒失失的撲上前去,或是大呼小叫的。
原來是南蕙像一條美人魚,在潭中嬉水,濺得水花翻白,碧波蕩漾,月光下,令人心蕩神搖。
南蕙並未發現常玉嵐,她湧身一躍,躍出水面丈餘高下,突然一式飛燕啣泥,一連三折,側身落向潭底。
就在此時,隔著雷鳴衝天而下的瀑布後面,突然傳出一聲:「假充正人君子,原來也是好色之徒!」
聲音不大,又因瀑布下沖,聲如雷鳴,但是,常三公子乃是伏於瀑布之後,所以聽得甚是清楚。
他生恐驚動了正在水中的南蕙,又因發話之人諒必也看到了南蕙全身赤裸的戲水情形,若是彼此照面,豈不叫南蕙難堪。
因此,他悶聲不響,騰身向發話之處撲去。
紅影一閃,發話之人不但不躲,而且迎著常三公子而來,壓低嗓門道:「姓常的,無賴!竟敢偷看人家黃花大閨女洗澡!」
常三公子聞言,怒道:「何方狂徒,血口噴人!」
不料,紅影一閃,沿著潭邊矮樹斜飄丈餘,快如驚鴻一瞥,朝向巨石木屋竄去。
常三公子心想,算你自尋死路。
因為那人若是順著瀑布向潭邊逸去,常玉嵐投鼠忌器,不敢與赤裸的南蕙碰見,如今紅影向木屋奔去,一則與洗翠潭是背向而馳,不虞南蕙難堪,二則木屋內南天雷尚在打坐,一根釣竿,比得上千軍萬馬,肖小之徒,斷難逃出他的釣竿之下。
常三公子心念已定,不再隱身,彈身追去。
啊——
一聲刺耳驚魂的慘號,從木屋之中傳出,黑夜之際,聲傳十里,淒厲怕人。
常玉嵐暗道了聲:「不好!」
人如離弦之箭,顧不得一切,從木屋的窗子中穿身而入。
石桌上油燈火苗尚在晃動。
坐在石凳上的南天雷雙目暴突,口角流血,胸前,不知被誰插進了一柄繫著血紅刀穗的匕首,鮮血順著刀柄向外翻流。
他的一雙手,抓著身前的石桌桌面,十個指頭竟有八隻插進堅石桌面之中,臨死的痛苦可想而知。
事出意外,也太突然。
常三公子微微一楞,心知兇手尚未去遠,又見右側木窗大開,必是兇手殺人後逃去之路,因此,一彈而起穿過窗戶。
誰知,他的人未落地,一點寒亡,夾著勁風破空之聲迎面而來。
常玉嵐乃是大行家,暗喊了聲「不好」,急忙低頭縮勁。
「篤!」
大約五七寸長的枯枝,如同白虎釘,釘在窗欞之上,接著,一聲大嚷道:「常玉嵐殺人了!」
常玉嵐耳聽大叫之聲,這分明是小偷喊捉賊,若不抓到兇手,恐怕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因此,奮力循著吼叫之聲追去。
「常大哥!」南蕙一頭秀髮水淋淋的,胡亂披著衣服,赤著雙腳,狂奔而來,攔阻去路,面帶驚惶之色道:「你殺了誰了?」
「我?」常玉嵐一愕道:「不是我……是……」
「是誰?」
「是有人殺了你爹。」
「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