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8
劍氣桃花(四)〈完〉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8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台灣武俠泰斗臥龍生精品集,重溫武俠經典
臥龍生與司馬翎、諸葛青雲並稱台灣俠壇「三劍客」
後加入古龍合稱為「台灣武俠小說作家四大家」

《劍氣桃花》是臥龍生在意識到影視劇本普通需要快節奏的呈現,從而將此體認援引到其小說創作中的結果之一。因此,這部作品是臥龍生小說的破格與變奏,代表了他在後期企求重締輝煌的想望。

司馬長風機關算盡,將白道各門派、黑道各幫會聚於一堂,準備一網打盡。到了最終攤牌時刻,卻出現大逆轉:百花仙子、桃花令主及少女南蕙的武功聯手之下,竟足以抗衡自認已天下無敵的司馬長風,因為她們的武功絕藝來自與他完全相同的秘笈,而她們也發現,他正是她們長年來苦心孤詣要報復的深仇大敵。
四大公子各有心事,鉤心鬥角,卻也正是百花門、桃花林及司馬山莊爭奪武林霸業之戰的外在表徵。及至情節推展到了瀕近圖窮匕現的階段,深一層的真相才逐漸浮現。桃花林與百花門幾經鬥智鬥力,始發現彼此非但不是仇敵,更是血濃於水的骨肉至親。
原來當代一切武林角逐和爭霸的風波,溯其始源,皆是緣於多年前一場震撼朝廷的冤案:素握重權的大司馬岳撼軍遭到下屬陷害,入獄後慘死,設計陷害者即是其時的親信侍衛司馬長風。慘案發生之後,夫人失蹤,稚女經忠心侍女冒險搭救,後承襲了桃花林衣缽,即是藍秀,而桃花林主人即是她的姨母。至於神出鬼沒的百花仙子,竟是九死一生中僥倖逃出宮禁的岳撼軍夫人,亦即藍秀的生母。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
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卅一 百毒天師
卅二 絕代妖姬
卅三 銅箏公主
卅四 桃花又現
卅五 奼女迷陽
卅六 以毒攻毒
卅七 八大門派
卅八 風聲鶴唳
卅九 世家之劫
四十 劍氣桃花
秦淮畫坊的陣陣笙笛,隨著晚風飄來,令人有軟綿綿的感覺。
湖堤上,一輛蓬車,快速的奔過。
拉車的馬,身上發亮,分明是趕路兼程跑出了汗水來。
駕車的,是一個十分骯髒的窮和尚,一手勒著馬韁,一手不停的搖著枝破蒲扇,也似乎十分疲倦。
他正是「活濟公」賈大業。一連七天七夜兼程趕路,這位一殘二瘋二大怪之一的奇人,也不由有些疲倦。
他順著湖堤顛顛簸簸的駕車疾馳,片刻已瞧見了金陵世家門前斗大的氣死風燈籠,急忙收緊韁繩,勒馬停車。
那馬正跑得有勁,突然停住,不由前蹄人立,聿!發出一聲長嘶。
賈大業一面跳下大車,一面道:「畜牲!你是還沒有累是嗎,到了。」
金陵世家在武林中是塊金字招牌,本是無人不知的地方。
賈大業也不生疏,搶上前去,大嚷道:「常老夫人在家嗎?快去稟報,就說她的賈二哥來了,多準備一些好酒。」他這一嚷。常府大門裡湧出四個護院,人人手捧樸刀,分列兩旁。
常玉峰大步跨出,拱手道:「在下常玉峰,請問這位是賈老前輩嗎?」
賈大業咧嘴一樂道:「常玉峰,你是常玉嵐的什麼人?」
常玉峰忙道:「玉嵐是我三弟,他現在人在哪裡?」
賈大業緊接著道:「他現在躺在大車裡。」
「啊!」常玉峰失聲驚呼,雙眼發直,口中說可不出話來。
這時,大門內常老夫人匆匆忙忙的趕出來。
原來賈大業嚷嚷叫叫的喊著要見常老夫人,又口口聲聲自稱賈二哥,早有人傳入內宅,稟報老夫人。
而恰巧老夫人聽到賈大業說:「常玉嵐躺在大車內。」因此,常老夫的人未跨出內檻,顫抖的問道:「嵐兒他……他怎麼啦?」
賈大業一見,搶上半步,大嚷道:「趙家大妹子,還認得髒兮兮的賈和尚嗎?」
常老夫人揉揉眼,不由喜道:「你呀,你瘋瘋顛顛的,燒成灰我也認識呀。怎麼,這多年你還沒死呀?」
常玉峰見老母與故人相見,喜孜孜的,趨前半步,低聲道:「娘,這位前輩說,二弟現在……」
一言提醒了常老夫人,忙道:「賈瘋子,你說我家嵐兒他……」
賈大業道:「他現在躺在大車裡,快叫人把他抬下來。」
常老夫人臉色大變,失聲道:「嵐兒他怎麼樣了?」
賈大業道:「放心!沒有什麼,只是中了毒。」
常老夫人愛子心切,急忙邁步下了石階,向人車走去,一面道:「中了什麼毒?是誰下的毒?要不要緊?」
這時,常玉嵐忽然掀起車蓬,探出一個頭來,笑嘻嘻的道:「娘,不要緊!孩兒已經好了。」
原來,百花夫人的解藥果然神效,七天七夜賈大業不敢投宿打店,星夜兼程,到了金陵。正好七天七夜。
常老夫人見愛子安然無恙,不由轉悲而喜,嗔聲道:「這孩子,都二十好幾了,還這麼頑皮,下車呀。」
常玉嵐道:「娘,孩兒還帶來了一位朋友。」說著,他與費天行雙雙躍下車來。
費天行先向常老夫人行禮道:「丐幫費天行,見過老夫人。」
常老夫人微微頷首,臉上毫不著色,因為費天行賣身投入司馬山莊充任總管,在武林中人盡皆知。
一般人認為能在司馬山莊擔任總管之職,乃是得來不易,甚且是求之不得的榮譽。但是,常老夫人乃是武林世家,父親是當年譽滿河朔的「一盞孤燈」趙四方。嫁到金陵世家,更是遠超過名門正派的武林門弟。
因此,對於費天行的「叛幫」,不免有不屑之感,只是淡淡的道:「費幫主,你是忙人,連你令慈大人的事也沒功夫管,大概是既忙司馬山莊的事,又忙丐幫的事,真是大忙人。」
費天行不由臉上發燒,低頭道:「多承老夫人教誨,晚輩罪該萬死!」
常玉嵐怎能看不出母親的意思,更加覺著費天行難堪,急忙上前一步道:「娘,此事說來話長,一路上多承賈老前輩照顧,進大廳再謝過吧。」
賈大業道:「總算想到我瘋老頭子了,七天七夜都啃窩窩頭,該大喝一場了嗎?」
「饞嘴瘋子!」常老夫人笑著道:「少不了讓你黃湯灌飽,我來帶路。」說著,向大門內率先而行。
大廳上早已安排好豐盛的酒宴。
「活濟公」賈大業一蹦一跳像個頑皮的娃娃般,搶著上首座,半蹲半坐的道:「趙家大小姐,常老夫人,論什麼我都不能上座。可是,我千里迢迢救了你的命根子回來,這論功勞嗎,我可是當仁不讓。來!大家圍著坐,圍著坐。啊呀!好香的酒!」他口中說著,手上也沒閑,一手執壺,一手抓了半只雞,啃一口雞,喝一口酒。
常老夫人不由盈盈一笑道:「瘋子就是瘋子。」說著回頭對常玉嵐道:「嵐兒,你陪客人喝幾杯,我就不奉陪了。」
常王嵐卻道:「娘,你要到哪兒去?」
常老夫人瞄了費天行-眼,又道:」到後面陪費老太太去。」
費天行聞言,紅著臉,訕訕的道:「老夫人,家母她……」
常老夫人冷冷的道:「本來是在秀嵐上苑享福,前天接她到金陵城來散散心,怕她在郊野荒僻悶著了。」
費天行不由鼻酸,兩行清淚不由淌了下來。他趨前一步,撲地跪倒,匍伏當地,嘶啞聲道:「晚輩不孝,累及家母,多蒙老夫人收留,粉身碎骨難報大恩大德!」
常老夫人一見,連忙道:「這禮我可受不了,費總管,老身我不氣你別的,氣你以身事仇,你替司馬山莊做牛做馬,而司馬山莊卻把你娘囚禁在雨花台的地牢裡,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裝糊涂?」
這時,費天行已泣不成聲。
常玉嵐忙解說道:「娘,費天行是真的不知道。還有,他投靠司馬山莊,原也是為了打探母親的下落。」
費大行才忍住悲淒道:「我原疑惑家母是被司馬山莊擄來當成人質,怎奈狡兔三窟,幾年都沒打探出一點蛛絲馬跡。」
常老夫人道:「司馬山莊竟然如此神秘?」
常玉嵐正色道:「不錯,孩兒我親自進入秘道,的確機關重重,外人固然難窺堂奧,就是他們本莊的人,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常老夫人聞言,緊張的道:「嵐兒,你為何要冒險進入,萬一……」
常玉嵐苦苦一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常老夫人道:「你得到了什麼?」
常玉嵐搖頭道:「不但沒得到什麼,而且失去了一個道義之交的好友。」
常玉峰插嘴道:「誰?是紀無情?」
常玉嵐道:「不!是回疆探花沙無赦,他陷在地道之中,生死未卜。」
常老夫人擔心的道:「那你是怎麼出困的?」
常玉嵐指著兀自跪伏在地上的費天行道:「我觸動機關,引發了七彩煙毒。」
常老夫人大聲驚呼通:「啊!」
常玉嵐一見,忙笑著道:「娘,兒現在不是活生生的站在你老人家面前嗎?」
「阿彌陀佛!」常老夫人念了聲佛,才道:「真是菩薩保佑!」
「不是菩薩保佑。」常玉嵐笑著道:「是費天行把我救出來的。」
「哦!」常老夫人臉上有些尷尬,望望地上跪著的費天行,回頭對常玉峰道:「峰兒,還不把客人扶起來。」
常玉峰忙走了過去,拉起費天行。
常玉嵐又向老夫人道:「娘,費老太太現在哪裡?我們母子見面,也該讓他們母子團圓呀。」
「對!」常老夫人帶笑應了一聲,又道:「費老太太這兩天身子骨不太好,這回恐怕已經睡了。這樣,丫頭們,帶費幫主到後面靜室去,也好讓他們母子說幾句貼己的話。」
費天行巴不得立刻見到母親,聞言謝了一聲,隨著丫頭向後宅去了。
這時,首席上的「活濟公」賈大業已喝完了三、四壺玫瑰露,一面啃著半截魚,一面哼哼嘰嘰的道:「無聊!無聊!一個人喝悶酒,簡直是無聊透頂!」
常老夫人見他一臉風塵,滿嘴油污,不由笑道:「賈瘋子,我看你是真瘋了。」
賈大業一仰脖子,乾了面前的酒,正色道:「好了!酒醉菜飽,該說出正經的了。」
常老夫人道:「你有正經的?恐怕這一輩子你不會有正經話吧。」
賈大業十分認真的道:「真個的,我聽說幾件事,不知真假,既然來到余陵,不能不問個明白。」
常老夫人見他一本正經,不像他一貫玩世不恭的神情,才道:「哪幾件事情?」
賈大業凝神道:「聽說你們常老爺子半年前突然失蹤,不知此事當真嗎?今天又沒見到他,這件事……」他說著,一雙眼不停的翻動,掃視著常老夫人與常氏兄弟。
常老夫人不由眼角眨了幾眨,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常玉峰恭身起立道:「前輩,家母為了此事,寢食難安,幾至終日以淚洗面。」
常玉嵐悲戚的道:「只因晚輩不肖,在外與八大門派中的武當門起了誤會,家嚴外出查訪,誰料一去就渺如黃鶴石沉大海。」
「這……」賈大業又向常玉嵐問道:「聽說少俠你有意開山立萬,另成一支,並且與桃花林互相聲援,頒發桃花血令,意欲獨霸江湖,領袖武林,不知確否?」
此話一出,大廳上又沉寂下來。
因為組幫立派,乃是一樁大事,尤其是常玉嵐,乃是金陵世家,原本望重武林。
但是,常家在江湖上揚名立萬,不是由於門派而起,一則常家歷代簪纓,均有武功,二則以道義為根廣結宇內武林健者,三則常家武庫冠蓋各大門派,對於江湖上來龍去脈,武學中起根發苗知之最詳,更因常家「斷腸劍法」列入海內一絕。
有這些條件,金陵世家不用組幫而蓋過幫,不用立派而優於派。
於今,一旦要組幫立派,不但壞了世家的清譽,而且必然在武林中引起軒然大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