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醫統江山03:另有隱情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青雲縣牢內的囚犯周霸天說:這世上的聰明人往往不會長命。
這簡陋的牢房明明關不住周霸天,為何他還一直死賴著不出獄?
醫手遮天,醫統山河
網路大神級石章魚架空歷史之力作,點擊率破六百萬點
過勞醫師意識飄飛成為古代奸臣之子,卻發現富二代也不是容易混的人生!
當了十六年啞巴外加癡呆兒的官二代,一朝突然恢復神智,震驚眾人。外科醫師胡天,穿越成了胡小天,戶部尚書胡不為唯一的血脈。身為大康第一奸臣之子,吃香喝辣快活過一生的願望不難達成,萬萬沒料到,奸臣居然也會家道中落,落難之子胡小天將如何憑其前輩子的聰明機智,遊走江湖廟堂之中?
縣丞胡小天調閱卷宗發現,周霸天是因當街鬥毆而入獄,至今已在牢中待了三個月,刑期原本僅僅一個月,可沒到刑滿之時,周霸天就會生出事端,不是打人就是鬧事,所以刑期才會被不斷延長。
而賈德旺和賈六兩人,名為打官司,實則根本就是做戲,他們打官司的目的就是入獄,若是胡小天沒猜錯,他們正是借著入獄的機會向周霸天通報情況,周霸天根據通報的情況再決定去留。
周霸天斜睨胡小天,一股凜冽的殺氣從他周身升騰而起,刑房之中瞬間被他的殺氣所籠罩,胡小天沒來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不過胡小天的表情依然平靜無波,淡淡然道:「你是不是惹了什麼厲害的對頭,所以才想了這麼蹩腳的一個辦法,待在縣衙的監房中躲著?」

◎醫統冷知識:【環甲膜切開手術】環甲膜是位於甲狀軟骨下部、環狀軟骨上部的一塊氣管壁。此處氣管壁因為處於兩塊軟骨之間,所以縫隙比較大,而且經過這裡的血管神經較少,切開時不會造成大的出血和額外損傷。
石章魚,本名葉勇,作品名列百度風雲榜前十名,為網路票選百強之一,大神級的寫手。據說為了替兒子「賺奶粉錢」而一腳跨入網路創作,憑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而一夕爆紅,收穫粉絲無數。由於本職為醫師,因此著有多部關於醫界的小說,如《獸醫狂詩曲》、《醫冠禽獸》、《醫道官途》、《醫統江山》等,另有《品行不良》、《宇宙牛仔》。業餘寫作至今十餘年,性格開朗,好友善飲。
第一章 驚世駭俗的手術
第二章 婆婆給的穿腸毒藥
第三章 軟釘子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案情
第五章 邊緣化危機
第六章 好官變狗官
第七章 官匪一家的隱秘
第八章 宿醉的老烏龜
第九章 拿刀抹脖子的急救法
第十章 一劑迷藥的距離
一切重歸寧靜,胡小天不知何時沉沉睡去,第二天清晨,隔壁囚室的房門被人打開,聽到有人叫道:「賈德旺,你家人過來保你了!」
胡小天睜開惺忪的睡眼,卻見賈德旺慢慢走出了囚室。胡小天來到柵欄前,向獄卒道:「大哥,麻煩幫我說一聲,抓錯人了,我什麼都沒做過。」
那獄卒惡狠狠瞪了他一眼:「少廢話,老老實實蹲下!」
胡小天沒奈何只能重新坐了下去,虯鬚漢子周霸天望著他道:「小兄弟,你犯了什麼事?」
胡小天苦笑道:「我剛到青雲,昨晚只是回客棧晚了,被兩名捕快稀裡糊塗地給抓到了這裡。」既來之則安之,剛好可以摸摸青雲獄中的底細。
周霸天對這種事似乎見怪不怪,他淡然道:「小事一樁,這種事經常有,此間的衙役已經當成了一種斂財的手段。只要你家裡人交得起銀子,很快就能出去。」
胡小天道:「可我沒做壞事。」
周霸天冷笑道:「這世道哪還分得清什麼好壞?」
胡小天心中暗道,你也不是好人,老子剛進來,大家好歹也是獄友,你非但沒點革命情誼,反而授意別人痛捶了我一頓,哎呦,老子這腰還有點痛呢。
周霸天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也不是好人?」
胡小天被他說中心思,嘴上卻不肯承認:「我看周大哥濃眉大眼,儀表堂堂,分明是忠厚仁義之人!」
周霸天還沒說什麼,一旁的一名囚犯聽不下去了,起身指著胡小天罵道:「小子,我實在受不了你這個馬屁精。」
胡小天以為對方又要對自己採取群毆戰術,笑道:「這位兄台,我說的可全都是實話,難道你不是這麼認為?難道周大哥長得不夠儀表堂堂?為人不夠忠厚仁義?」
「你……你……你滿口胡說八道……十足一個馬屁精!」那囚犯被胡小天氣得直翻白眼,可惜他笨嘴拙腮又說不過胡小天。
胡小天道:「你說我馬屁精,豈不是等於說周大哥是馬,你真是不厚道啊。」
「我非揍扁你不可……」那囚犯不顧一切地衝了上來。
胡小天看著這廝矮矮瘦瘦的身材,真要是單對單自己才不會怕他,不揍得這廝滿地找牙才怪,只是當前的局勢敵眾我寡,動輒就是一個群起而攻之的局面。胡小天用眼角瞥了瞥周圍,其餘幾名囚犯躍躍欲試。心中不禁有些懊悔。這貨正在琢磨是奮起反抗,還是抱頭捂臉蹲牆角,做足防守架勢的時候。周霸天此時終於發話了:「大家都在一條船上,王金貴,胡小天,有什麼矛盾你們單獨解決,別牽扯其他的弟兄。」
胡小天沒有聽錯,周霸天絕不是勸他們化干戈為玉帛,而是讓他們兩人單打獨鬥。周霸天在這方囚室之中擁有絕對的話語權,此言一出,其餘幾名想要幫忙的人全都退了下去。
胡小天看了看周霸天,又看了看其他人,確信周霸天不是說謊來忽悠自己,然後一臉獰笑地朝王金貴走了過去,一口氣從昨晚一直憋到現在了,昨晚對老子採用圍毆戰術,就憑你身上沒有四兩肉的小猴子也敢蹬鼻子上臉,嘿嘿,新仇舊恨,我今兒要一起算。
王金貴雖然內心打起了退堂鼓,可現在還真不能認慫,他在監房之中原本就是個誰都看不起的角色,好不容易來了新人,估摸著有了給自己墊底的,可沒想到老大並不向著自己說話,居然任由這小子跟自己單打獨鬥,如今這局勢已經騎虎難下,王金貴唯有硬著頭皮衝了上去,口中哇呀呀叫道:「小子,趕緊跪下求饒,興許我還能饒你一命。」叫得越響證明他越是心虛。
胡小天並沒有急於啟動,待到他距離自己還有三尺左右的時候,一記直拳結結實實砸在王金貴的面門之上,出拳乾脆俐落,而且絕不留絲毫情面,話說昨晚圍毆自己的時候,這廝下手最狠,這一拳連本帶利一起算。
王金貴被胡小天一拳砸得直挺挺倒了下去,臉上已經多出了一個大紅拳印,鼻涕眼淚一起流了出來,慘叫道:「兄弟們……」
周圍幾名犯人齊刷刷望著周霸天,周霸天懶洋洋打了個哈欠道:「算了,都是一條船上的弟兄,驚動了獄卒就不好了。」
說話的時候,果然有兩名獄卒走了進來,其中一人揚聲道:「誰是胡小天?」
胡小天道:「我在這兒!」
那獄卒道:「你家人過來保你了!」
胡小天大喜過望,自己所受的煎熬總算到頭了。同室的犯人一個個充滿羡慕的看著他,唯有周霸天依然故我的望著別處。胡小天總覺得周霸天此人身上擁有著與眾不同的氣質,這氣質絕非純粹的草莽氣,應該說是一種粗獷豪放的英雄氣概,自古英雄相惜,胡小天雖然不是什麼英雄,可他對這種豪邁氣質的漢子素來是欣賞的,再說這監房之中唯一沒有出手揍過他的人就是周霸天,雖然周霸天可能是這場群毆的始作俑者。胡小天來到周霸天面前,笑道:「周大哥,我走了!」
周霸天此時方才轉過頭來,目光盯住胡小天,低聲道:「你是京城人!」從口音中周霸天做出了這個判斷。
胡小天點了點頭,此時方才想起周霸天也是京城口音:「周大哥也是?」
周霸天道:「好走!」說完他又轉過頭面向牆壁,不知心中想些什麼?
胡小天對這暗無天日的監牢自然沒有留戀之意,跟著獄卒離開了囚室,他有些好奇地問道:「兩位差大哥帶我可是要去過堂?」
那兩名獄卒彷彿聽到了無比古怪之事,兩人望著胡小天,然後幾乎在同時笑了起來,其中一人道:「你當真想去過堂嗎?」
胡小天趕緊搖頭,昨天賈德旺和賈六過堂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縣令許清廉最後還不是各打了十板子,每人都罰了一些銀兩,胡小天雖然初來青雲,可是已經明白,縣令許清廉已經將過堂打官司視為生財之道,通吃原告被告,這正是青雲縣常年無人擊鼓鳴冤的真正原因。
前來保胡小天的是慕容飛煙和福來客棧的老闆蘇廣聚,蘇廣聚之所以前來,一是因為他是本地人,衙門上下他多少熟悉一些,還有一個原因,胡小天是住在他客棧中的客人,此次前來也是為了幫忙證明。
其實胡小天原本也沒有犯什麼大錯,那幫捕快深夜拿人無非是冠以可疑兩個字,真正的目的還是為了撈錢,慕容飛煙和梁大壯一起將剩下的銀子全都拿了出來,總共湊足了十五兩,這才將胡小天從監牢中保了出來,他們並沒有亮出胡小天的身分,畢竟這件事還不知道是不是胡小天故意所為,一切還得等他出來再說。
直到現在慕容飛煙對胡小天的身分都沒有流露半分,梁大壯沒有跟著一起過來,是因為慕容飛煙擔心他衝動壞事。
胡小天走出監房,天空中旭日東昇,金光燦爛,這廝的雙眼難以適應如此強光,瞇起雙目,用手遮在眉前,看到慕容飛煙和蘇廣聚一起站在前面,慕容飛煙笑靨如花,端得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可她的笑容如此恬靜可人,讓胡小天這一肚子的火氣登時煙消雲散,對一個美女發火說來容易,做起來還真是有些難度。
慕容飛煙道:「害得我們擔心了一夜,你倒是逍遙自在。」
胡小天道:「我現在總算明白何謂惡人先告狀了。」
慕容飛煙湊近他的面前,看到這廝臉上淤青的痕跡:「你挨打了?」說到這裡又忍不住笑了起來,驗證了多數人的快樂都是建立在別人痛苦的基礎上。連慕容飛煙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看到胡小天倒楣的樣子就由衷想要發笑,在她不知道胡小天的下落之前可笑不出來,看到胡小天平安無事,內心的一塊石頭總算落地。
蘇廣聚道:「胡公子,慕容姑娘,這裡不是久留之地,咱們還是回客棧再說。」
三人一路走回福來客棧,途徑青雲縣第一大戶萬家的時候,正看到一名背著藥箱的郎中被人從裡面趕了出來,幾名家丁如狼似虎,將郎中推出來還不算,跟上去一腳將那郎中踹到在地上,郎中摔倒在地,藥箱內瓶瓶罐罐灑了一地。
青雲縣本來就沒有多大,縣城內知名的郎中也就那麼幾個,摔倒的郎中蘇廣聚是認識的,回春堂的當家柳當歸,回春堂就在福來客棧隔壁,兩人還是鄰居。那幾名家丁罵罵咧咧道:「就你這種無良庸醫也敢過來裝腔作勢,耽誤了二公子的病情,要你的狗命。」
萬府大門蓬的一聲關上,四周圍觀的百姓雖然很多,可沒人主動上前幫忙,並非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而是萬家財雄勢大,普通百姓生怕得罪了他家。
蘇廣聚也是等到大門關上方才敢過去將柳當歸扶起,充滿同情道:「柳掌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柳當歸看清是蘇廣聚,也是神情黯然,長歎了一口氣道:「廣聚兄,真是一言難盡吶!」
胡小天和慕容飛煙幫忙將他的藥箱收拾好了,柳當歸跌倒的時候崴到了腳,蘇廣聚幫忙叫了輛車,一直將柳當歸送到了回春堂,臨到回春堂前,柳當歸卻改了主意,他不敢直接回家,而是提出去福來客棧歇歇,原因是他的兒子柳闊海性情剛直暴烈,若是知道他被萬家人打了,肯定要不顧一切地衝過去拚命。萬家財雄勢大,絕不是他們這種人家能夠得罪起的。
蘇廣聚和柳當歸鄰里多年,對於這個小忙當然要幫。
胡小天回到自己的房間,剛剛來到後院,梁大壯就帶著哭腔衝了上來,一把將他抱住:「少爺,您受苦了!」
胡小天被這廝勒得就快喘不過氣來,用力掙脫開這廝的懷抱,再看梁大壯雖然帶著哭腔,可臉上連一滴眼淚都沒有,做戲!虛偽到了極點,胡小天道:「大老爺們,你哭什麼,不嫌丟人啊?」
梁大壯本來想努力擠出兩滴眼淚的,可聽胡小天這麼一說,馬上就將悲痛欲絕的情緒給收了:「少爺,我沒哭啊!」
胡小天搖了搖頭,伸手指點了他的額頭兩下:「大壯啊大壯,枉你我賓主一場,你多少拿出點真誠來好嗎?」
梁大壯抽了抽鼻子,胡小天已經從他的身邊擦肩而過,梁大壯趕緊趕過去,將一個點燃的火盆放在門口:「少爺,跨過去,去去身上的晦氣!」
胡小天歪嘴笑了笑,想不到這廝還有些門道,於是跨過火盆,來到自己的房間內,洗澡水已經準備好了,梁大壯雖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可從京城家裡跟到這西南邊陲小城的,也只剩下他了。本來胡小天還準備到了青雲就趕他回去,可現在看看,有梁大壯在身邊,還是能夠幫得上不少忙。別看平時胡小天對他沒什麼好臉色,可心底終究還是親切。
胡小天泡了個熱水澡,想起自己從昨天中午到現在的經歷,簡直如同經歷了一場夢境,卻不知那小寡婦樂瑤現在如何了,身在萬家,那萬家父子一個個見到她都如同餓狼一般,這塊小鮮肉在那樣的環境中實在是危機四伏,糟糕透頂,不知昨晚她為何不跟隨自己一起逃出牢籠?想到這裡胡小天不由得又是一陣苦笑,幸虧樂瑤沒有跟隨自己一起逃走,否則也一定被捕快給抓住了,還不知要掀起怎樣的波瀾。
後天就是前往縣衙上任之期,從他目前瞭解到的狀況,縣令許清廉肯定不是什麼好鳥,這廝在青雲縣為非作歹,魚肉鄉民,欺詐勒索,無惡不作。雖然自己也沒打算當一個清官,可盜亦有道,也不能像此人這般無節操無下限,胡小天暗下決心,既然為官一任,就得權霸一方,你許清廉敢縱容手下關我一夜,這樑子老子算是跟你結下了。
胡小天上輩子從沒有意識到自己內心深處擁有這麼強烈的權力欲,究竟是自己原本如此,還是這場陰差陽錯的穿梭之旅改變了自己?基因決定一切,在這一過程中,老爹胡不為應該起到了相當的作用,老爹的野心和權力欲超級強大,想必已經深深植入自己的血液之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