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清朝的皇帝(二)皇清盛世【經典新版】
  • 清朝的皇帝(二)皇清盛世【經典新版】

  • 系列名:風雲歷史文學
  • ISBN13:9789863527763
  • 出版社:風雲時代
  • 作者:高陽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5cm*2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9/12/20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 促銷優惠:新書特價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中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帝是誰?是誰創設軍機處,建立國家安全系統?最長壽的以及實際掌權最久的皇帝是誰?
※「有井水處有金庸,有村鎮處有高陽,以歷史入小說,以小說述歷史!」高陽的小說一向以真實歷史為背景,而《清朝的皇帝》更是以大清歷代皇帝為主角,細數歷代皇帝功過評價,分析各朝未解懸案,可說是傾高陽畢生之力的代表巨作!
※高陽多年研究清史,精通清朝歷史掌故,他一一細數大清歷代諸位皇帝的行誼,並針對清史中的疑點亦作出深入精闢的分析,讀者可從高陽的筆下了解大清由盛轉衰的原因,愛好歷史類讀物的讀者絕不可錯過!
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封建王朝
康雍乾三朝盛世國力更勝大唐
統一滿漢蒙回藏多民族的格局
與列強簽下第一個不平等條約

高陽多年研究代表巨著,細述大清歷代皇帝行誼,
文人士子讀史必備參考,愛好歷史書者不可不讀。

大清皇朝共歷經11位皇帝,
哪個皇帝最有謀略?又是誰最無能?
《延禧攻略》中的乾隆皇果真好大喜功?
《後宮甄嬛傳》的雍正帝既冷酷又無情?
不可一世的大清帝國是如何從盛極走向衰微?
大清歷史上又有多少令後世眾說紛紜的懸案?


自皇太極在盛京稱帝,定國號為「大清」,至末代皇帝溥儀宣布退位為止,一個長達兩百六十八年的王朝在中國歷史上畫下了最後精彩的一筆。從開國賢主的勵精圖治,到康熙、雍正、乾隆的極盛巔峰,再到清末列強環伺、內憂外患不斷,大清共歷經十三個皇朝、十一位皇帝,它是如何從盛極走向衰微?

◎清聖祖――康熙(1654~1722)
大清入關後的第二位皇帝,開創大清盛世。智擒鰲拜,撤除三藩,南收台灣,北拒沙俄,西征蒙古,在位六十一年。是中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久的皇帝。
◎清世宗――雍正(1678~1735)
康熙第四子。在位十三年。力求改革,工於心計,創設軍機處。另平定青海,安定西藏,行改土歸流政策,鞏固邊疆安定,為乾隆創建大清盛世奠定雄厚的實力。
◎清高宗――乾隆(1711~1799)
雍正第四子。在位六十年,是中國歷史上最長壽以及實際掌權(執政)時間最長的皇帝。然好大喜功,自號「十全老人」,曾六下江南,晚年寵重用貪官和珅,王朝逐漸走向衰敗。
高陽(1926~1992)。本名許晏駢,浙江杭州人。曾任《中華日報》主編。1984年並獲中山文藝獎的文藝論著獎。擅寫歷史小說,也是著名的「紅學」專家。高陽的歷史小說,享譽當代文壇,其作品的最大特色便是「以歷史入小說,以小說述歷史」,從考據中探索歷史的真相,並將求證所獲的資料用於小說之中,使其作品更具深度與意義。因其作品流傳廣大,乃有「有井水處有金庸,有村鎮處有高陽」之說,高陽譽滿海峽兩岸,由此可見。
第五章 聖祖――康熙皇帝
第六章 世宗――雍正皇帝
第七章 高宗――乾隆皇帝

兩百餘年來,民間相傳高宗為浙江海寧陳家之後。這是決不可能的事!且不說宗人府有一套嚴密的辨別宗室身分的制度,而就高宗出生的康熙五十年來說,世宗已有一子弘時;又,弘晝與高宗同歲而小,則後來封為裕妃的耿氏,此時亦已懷孕數月,安知其將來不生男兒,而必欲自陳家「掉包」?
然而高宗為海寧陳家之裔的傳說自何而來?海寧人一直深信不疑,如查良鏞(金庸)寫武俠小說,即言之鑿鑿,煞有介事。細考其故,為四種情況附會而成:
第一、聖祖南巡,為閱河工,與國計民生有關。高宗南巡,「觀光」的成分多於一切,但巡幸重勞民生,自古為賢君所戒,所以高宗要借一個名目,說是看海塘。既看海塘,必至海寧;而在海寧,唯有陳家「安瀾園」堪以駐蹕。南巡必至海寧,至海寧必住陳家,此為誤會起因之一。
其次,海寧陳家正廳的匾額題作「愛日堂」,而且是御筆。聖祖晚年常召大臣遊宴,有一次雅興忽發,對從眾大臣說道:「世家大族都有堂名,你們自己報上來,我寫了賞你們。」工部尚書陳元龍口奏:「臣家堂名『愛日堂』。」(按:陳元龍有「愛日堂詩」二十八卷)聖祖即為書額以賜。「愛日」取「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詩意,有慕親之意;御筆而題此三字,彷彿自居為其家之後,此為誤會起因之二。
海寧南門有海神廟,雍正七年冬特發內帑所建,廟用琉璃瓦,規制同於王府,當地稱之為「廟宮」。故宮博物院院長將慰堂先生見告,海寧相傳,世宗患怔忡之症,每每夢見廢太子胤礽向之索命,因封之為海神,在海寧建廟,藉為安撫。高宗曾三次禮廟,禱祝甚虔,此為誤會起因之三。
高宗雖非海寧陳家之後,但生母確為漢人,此為誤會起因之四。高宗生母為熱河行宮「避暑山莊」的宮女李氏,經我友蘇同炳兄考定不虛。正面的證據,當然不會有了,但反面的證據仍很堅強。除了蘇同炳兄指出高宗誕生之地,所謂「山莊都福之庭」,即熱河行宮獅子嶺下,世宗的賜園「獅子園」中,殿閣環繞的「草房」以外,我亦發現世宗孝聖憲皇后鈕祜祿氏並非高宗的生母。其證據有二:
第一、依清會典規定,親王可請封側福晉四人,但以生有子女者為限,世宗在潛邸時,側福晉僅二人,即後封貴妃的年羹堯之妹,及後封齊妃的李氏,皆曾生子。孝聖憲皇后出身滿洲八大貴族之一的鈕祜祿,父名凌柱,官四品典儀內大臣,如確於康熙五十年誕高宗,不應不封;且號為「格格」,仍是「小姐」的身分。
第二、凡妃嬪以生子為帝而被尊為皇太后者,上尊號的冊文中,必有「誕育」皇帝的字樣,因為這是她唯一當上了太后的原因,非彰明不可。細檢張采田所纂「清列朝后妃傳稿」,舉證如下:
世祖生母孝莊文皇后:順治八年八月大婚禮成,加上徽號冊文:「翼襄皇考,篤育眇躬。」
聖祖生母孝康章皇后:康熙元年十月上聖母尊號徽號冊文:「秉淑範而襄內治,化洽宮廷;誕眇躬而讚鴻圖,恩深顧復。」
世宗生母孝恭仁皇后:雍正元年八月上尊諡冊文:「荷生成於聖母,誕育眇躬;極尊養於慈闈,未酬厚載。」
但孝聖寧皇后被尊為皇太后的冊文中,卻無「誕育」的字樣;一一細檢,試看原文: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上聖母尊號徽號冊文:「承皇考而贊襄內治,勸儉昭澣濯之風;鞨眇躬而備篤母儀,言動示詩書之教。」
乾隆十四年四月,以平金川加上徽號冊文:「承歡內殿,藐躬久荷恩勤;視膳璇宮,慈教常殷啟迪。」

按:以此冊文而觀,高宗幼時,不過交「格格」鈕祜祿氏帶領;連母子的名分,彼時亦未嘗有。
乾隆十五年八月,以冊立皇后、加上徽號冊文:「逮下寬慈,中外沐仁風之被,恩勤備至,生成荷鞠育之勞。」乾隆十六年十一月,以皇太后萬壽,加上徽號冊文:「恩深鞠育,仰蒙顧復之勸,急切瞻依,宜備欽崇之典。」此外尚多,而細檢只有同於養育的「鞠育」字樣,始終未見誕育二字。高宗最喜咬文嚼字,果為孝聖寧皇后所出,而竟不用誕字,是誠何心?
此外還有一件深可玩味之事,就是高宗不薄包衣女子。不但不薄,且有意抬高包衣女子的身分。這亦有明證可舉。「清列朝后妃傳」稿下:

高宗孝儀純皇后,仁宗之母也。本姓魏,正黃旗包衣管領下人,族入滿洲、稱魏佳氏。
皇貴妃高佳氏,大學士高斌女……族與孝儀後,淑嘉皇貴妃母家,同出包衣,隸滿洲鑲黃旗。
皇貴妃金佳氏,滿洲正黃旗人……(通考:皇貴妃金氏,上駟院卿之保女,八旗士族通譜:新達理、正黃旗包衣人……其孫三保,現任巡視長蘆鹽政)。

高宗三后、四皇貴妃、包衣女子占其三,且特諭在玉牒上保留漢姓,此亦絕非偶然之事。
又,高宗後宮尚有忻貴妃戴佳氏、慶貴妃陸氏、惇妃汪氏、婉嬪陳佳氏、怡嬪柏氏、恭嬪林佳氏、芳嬪陳佳氏、儀嬪黃氏;妃嬪中,漢人占一半以上,且多半為包衣女子,此又何嘗是偶然之事?
測度高宗的內心,由於世宗在排斥胤時,動輒辱及其生母良妃衛氏,謂之「出身微賤」;因此,高宗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彰其生母的苦節,一說破他亦是包衣女子所生,無異自我否定了繼統的資格。因為有此身世上的缺憾,所以高宗即位之前即有糾紛;當世宗暴崩時,鄂爾泰正以苗亂復起,其勢甚熾,不得不有引咎的表示。「清史稿」本傳:

(雍正)十三年,台拱苗復叛,上命設「辦理苗疆事務處」,以果親王(胤禮)、寶親王、和親王、鄂爾泰及大學士張廷玉等董其事,苗患日熾,焚掠黃平、施萊各地;鄂爾泰以從前佈置未協,引咎請罷斥,並削去伯爵。上曰:「國家賜命之恩,有功則受;無功則辭,古今通義。」允其請,予休沐,仍食俸,尋命留三等阿思哈尼哈番。
觀此可知,鄂爾泰正受處分「解任養疾」、閉門思過之時。但「東華錄」卻如此記載:

雍正十三年乙卯八月丁亥,世宗不豫,時駕駐圓明園,上孝思純篤,與和親王弘晝朝夕謹視。
戊子,世宗疾大漸,召莊親王胤祿、果親王胤禮,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領侍衛內大臣豐盛額、訥親,內大臣戶部侍郎海望入寢宮,受顧命。
己丑,世宗崩。上(按:指高宗)趨詣御榻前,捧足大慟,號哭仆地。王大臣哀請恭奉大行皇帝還宮,諸大臣等欽遵遺命,恭宣詔旨曰:「寶親王皇四子,秉性仁慈,居心孝友,聖祖仁皇帝於諸孫之中最為鍾愛,撫養宮中,恩逾常格。雍正元年八月間,朕於乾清宮召諸王滿漢大臣入見,面諭以建儲一事,親書諭旨,加以密封,藏於乾清宮最高處,即立為皇太子之旨也。其仍封親王者,蓋令備位藩封,諳習政事,以增識見。今既遭大事,著繼朕登基,即皇帝位。」
上恭聽畢,感慟號哭良久。尋諭:「奉大行皇帝遺命,著莊親王、果親王、鄂爾泰、張廷玉輔政。」鄂爾泰因病解任調理,今既輔政,著復任。

此一段敘述,疑問多多,留下的漏洞,不下於聖祖「傳位於四阿哥」的「遺命」。玆先談「恭宣詔旨」。
按:「恭宣詔旨」之上,尚有「欽遵遺命」四字,則此詔旨即是遺詔,為世宗崩後所宣。豈知遺命之後復有遺命,即宣佈顧命大臣及鄂爾泰復任云云;由「尋諭」二字看,自是寶親王所宣,此時世宗已崩,寶親王又何從得「奉大行皇帝遺命」?此其一。
諸大臣「恭宣詔旨」,主要是解釋儲位早定,及只封皇四子為親王,不立為太子的緣故。以下忽著「今既遭大事」,全非大行皇帝的語氣。「大事」者,龍馭上賓也,既者已往也,且不言世宗謂己之崩稱「遭大事」的不通,著一「既」字,則在大事已出之後,豈有人死復能言語之理?此其二。
按:當諸大臣受顧命時,寶親王不在御前,故驟聞繼位,「感慟號哭良久」;既然如此,世宗何以不親自面諭,以莊親王等四人輔政?此其三。
鄂爾泰因病解任,既召入宮受顧命,則應先有復任之諭,何以由嗣皇帝降諭?此其四。
短短一遺詔,即有四處毛病,可知其間大有內幕。而「清史稿」鄂爾泰傳所敘與「東華錄」又有不同,鄂傳云:

世宗疾大漸,鄂爾泰仍以大學士與莊親王……同被顧命。鄂爾泰與廷玉,捧御筆密詔,命高宗為皇太子,俄皇太子傳旨,命鄂爾泰等輔政。

此則多出先立太子一重周折。而可怪者,「御筆密詔」何以不交莊親王宣佈,而由鄂、張傳旨?此中另有文章,亦是可想而知之事。
此外還有一大疑問,即是鄂爾泰究竟是否世宗所召?倘為世宗親命宣召,則復任、輔政兩事,亦必親自口宣,不煩嗣皇帝奉遺命轉諭。
按:當時用事者為張廷玉,而張與鄂不和;若謂係張廷玉作主,召鄂爾泰入宮,與情理不符,因為此時正喜鄂爾泰解任,張廷玉可獨成擁戴之大功,何必分功鄂爾泰?於此可知清人筆記中,有一項記載是可信的。這項記載中說:鄂爾泰聞大事出,自城內策馬狂奔至圓明園,坐騎顛躓過甚,致兩股擦傷出血。至園後,留禁中七日不出,處分大事。
鄂爾泰為甚麼一聞「大事出」,急奔禁中?為甚麼留禁中七日始出?料理了一件甚麼重大事故?我可以斷言的是:皇帝繼承問題出了異常嚴重的糾紛。這已不是假設,而是有堅強證據支持的事實。過去從無任何人談及此事,是因為從沒有人發現高宗的身世確有問題,只將高宗出自海寧陳家的傳聞,視為荒誕不經的齊東野語,殊不知有「空穴」始有「來風」。
清宮共有十大疑案,皆其來有自,而以高宗的身世及繼位的糾紛最不可思議。不過,考證此事,已不如考證董小宛入宮封妃晉后那樣,可從當時人的詩文中爬梳出整個原委曲折,在細節上,我只能作一推斷,而資以推斷的論據,是不容否定的。
首言世宗之崩,過程如此:
第一日:八月丁亥,上不豫,仍照常辦事。
第二日:戊子,大漸。
第三日:己丑,子刻,崩。
看起來是三天,實際上恐只不過二十四、五小時。第一日「上不豫,仍照常辦事」,應該是白天並無不豫,仍照常辦事;至晚上突然發病。甚麼病呢?是中風,卒然昏迷,急救無效,延至第二天晚上十一時以後(第三天的子刻)去世。
就因為世宗的暴崩是突然發作的中風,無一言半語之遺,所以才會有繼位的糾紛發生。於此,我先提一條線索,高宗實錄卷二,雍正十三年九月初十諭:

和親王向在宮內居住,今梓宮奉移之後,和親王福晉可擇日暫移擷芳殿,俟和親王府第定議時,再行移居。

按:皇子成年,準備結婚之前,由宮內遷出,自立門戶,稱為「分府」。如康熙時例,每一個皇子分府時,除宗人府覓適當房屋以外,另賜「錢糧二十三萬銀子」,以供備辦陳設之用。和親王弘晝成婚以後,何以始終居住宮內?甚至根本沒有分府的準備,其故何在?合理的論斷是:世宗心目中雖早已預定以高宗接位,但在程序須另作一安排,所以表面上和親王亦有繼位的資格,因而仍住宮內。
我還進一步發現,為世宗列入繼位可能人選的,還有一個過氣的「東宮世子」弘皙。原來世宗在誅除異己時,迫於腹誹的清議,曾經強調,廢太子胤礽本無甚麼嚴重的失德,完全是大阿哥胤禔媒蘗,以致失歡於父;然後八阿哥胤 妄起異心。意思是說,就算他奪位,亦非奪胤 之應得。
其實,最初魘勝廢太子,出於胤禔與世宗的同謀,而由胤祥出面。胤禔被幽後,可能出賣了胤祥,所以世宗即位後,採取抑胤禔、揚胤礽的做法,封胤礽理郡王,為他在朝陽門外田家莊另造府第。不讓他在京居住者,是怕八、九、十四阿哥的一派,仿明朝「奪門」的故事,擁胤礽即位;此為當時唯一可對抗世宗的一條途徑,因而必須將他移出京外,而且在雍正二年即已去世,死因當然是絕大的疑問。
胤礽死後,世子弘皙襲爵,並於雍正六年晉封親王。我前面談過,世宗在那時得怔忡之症,常夢見胤礽向他索命,封為潮神,為之建廟,是許願乞饒的承諾之一。承諾之二,可能是善視弘皙,如其才可以勝任,將培植他繼位。所以,最初亦跟和親王弘晝一樣,住在宮內。
鄂爾泰與張廷玉當然都深知世宗的心事,甚至世宗早就以皇四子弘曆相託,因此,當世宗於深夜在圓明園中風後,鄂爾泰料到儲位問題必起嚴重糾紛,隨扈的張廷玉一個人處置不了這樣的大事,乃星夜策騎奔喪,「留禁中七日」,得使世宗如願以皇四子弘曆繼位。
料想當時弘晝與弘晢是聯合陣線,反對弘曆的唯一理由,便是「出身微賤」。相信鄂爾泰說服弘晝與弘皙讓步的理由是:
第一、弘曆出身雖不好,但自幼確蒙聖祖養在宮中,在聖祖一百多孫兒女中,親承祖父之教者,只有弘曆。
第二、弘曆的才技、體格,確能擔當大任;為國擇君,亦應選弘曆。
第三、世宗親自為弘曆嫡子命名為永璉,以璉瑚之器相許,暗示儲位有歸,且為公開的秘密。既然如此,應顧全世宗的威信,稍稍委屈。
這是就情理而言。以勢力而論,內則滿朝大臣,孰非世宗所提拔?當然要遵照世宗遺命擁立弘曆;外則靖邊大將軍平郡王福彭手握重兵,他與弘曆是總角之交,一向親密,不論弘晝還是弘皙,能指揮得動嗎?
此中還有一個絕大關係的人物,就是莊親王胤祿。我以前談過胤祿與世宗父子的關係,為了一清眉目,在此應作一扼要的提示:
胤祿為聖祖第十六子,生母密妃王氏,蘇州人。聖祖晚年,閒課幼子,胤祿的天文、算學、火器(槍炮)皆為聖祖所親授。其實高宗以生母微賤而稟賦穎異,聖祖既憐亦愛,育於宮中,交尚未封妃的密嬪撫養,並由胤祿將所學轉授高宗。因此,世宗即位除了怡親王胤祥以外,兄弟中另一個被重用的就是胤祿,特為將他出繼為太宗第五子承澤親王碩塞之子,改號莊親王的博果鐸之後,以便繼承莊邸的鉅額遺產。在這場繼位問題的糾紛中,莊親王胤祿以叔父的資格,所作的裁定是很有力的。
弘晝與弘皙恪於情理,屈於勢力,無從反抗,只能有條件地讓步。最後達成的協議,可從以後的各種事態及跡象中窺知端倪。但須先明瞭爭執的情勢,這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世宗的皇位究應誰屬,此為廢太子胤礽之子與世宗之子之爭;第二部分是,如果皇位屬於世宗,應由那一個世宗之子繼位,此為高宗與弘晝之爭。
先言第二部分,是弘晝被淘汰,但所得可觀。「清史稿弘晝傳」吞吐有致,有些話相當費解,只有我略解謎底以後,才能體會出那些話的弦外之音:

和親王弘晝,世宗第五子,雍正十一年封和親王。十三年設苗疆事務處,命高宗與弘晝領其事;乾隆間頒議政。弘晝少驕抗,上每優容之。嘗監試八旗子弟於正大光明殿,日晡,弘晝請上退食,上未許。弘晝遽曰:「上疑吾買屬士子耶?」明日,弘晝入謝;上曰:「使昨答一語,汝虀粉矣!」待之如初。性復奢侈,世宗雍邸舊貲,上悉以賜之,故富於他王。好言喪禮,言人無百年不死者,奚諱為?常手訂喪儀,坐庭際,使家人祭奠哀泣,岸然飲啖以為樂。作明器,象鼎彝盤盂,置几榻側。三十年薨,予諡。

雍邸舊貲,悉以相賜,即是弘晝被淘汰出局報酬。所謂「少驕抗」而高宗「每優容之」,大致即為世家大族嫡出之子視庶出兄弟的情況。雍正十一年,高宗與弘晝同日並封,稱號曰「寶」,暗示玉璽有歸;曰「和」,即為告誡弘晝。監試八旗子弟時,弘晝所言及高宗次日所答,皆有深意。
弘晝以為高宗對之防範不少懈,疑心他買屬士子有不軌之圖。如當時高宗問他此語何意,即上諭中常用的「明白回奏」字樣,勢必追根到底,可能演變成為像乾隆四年十月所發生的那場流產的宮廷政變的情況,弘晝將有覆門之禍。
至於不諱喪禮,在弘晝的想法,最倒楣的事莫如做不成皇帝;既然如此,還有甚麼可忌諱的?此與人自營生壙的心情相同,完全是看透了緣故。但以親藩之尊,公然行此不吉之事,驚世駭俗,了無顧忌,此正是弘晝驕抗之性使然;而在他王,高宗必加嚴查,惟於弘晝不加聞問,此亦即所謂「每優容之」之一端。
上文中所說的一場「流產的宮廷政變」,此為清宮十大疑案之首。謂之首者,因為清史學家從未發生疑問過。史書記較頗為詳細,何以未有人注意及此,實為一大怪事。玆先分段錄引乾隆四年十月己丑(十六日)上諭:

宗人府議奏:莊親王胤祿與弘皙、弘昇、弘昌、弘皎等結黨營私,往來詭秘,請將莊親王胤祿與弘皙、弘昇俱革去王爵,永遠圈禁;弘昌革去貝勒,弘普革去貝子,寧和革去公爵,弘皎革去王爵。

按:此上錄引自蔣氏「東華錄」,宗人府原奏當有詳細事由;但因下有高宗長諭,敘明情由,故而略去,只提示所請處分。案中人除胤祿、弘皙外,其他諸人身分如下:
弘昇:聖祖第五子恆親王胤祺長子,康熙五十九年封世子。
弘昌:怡親王胤祥第一子,雍正元年封貝子;十三年晉貝勒。
弘普:胤祿長子,乾隆元年封貝子。
寧和:閒散宗室,弘祿以恩賞所得公爵,讓與寧和。
弘皎:怡親王胤祥第四子,雍正八年封寧郡王。
以下為高宗長諭:

莊親王胤祿受皇考教養深恩,朕即位以來,又復加恩優待,特命總理事務推心置腹,又賞親王雙俸,兼與額外世襲公爵,且畀以種種重大職位,俱在常格之外,此內外所共知者。乃王全無一毫實心為國效忠之處,惟務取悅於人,遇事模棱兩可,不肯擔承,惟恐於己稍有干涉,此則內外所可知者。
至其與弘皙、弘昇、弘昌、弘皎等私相交結,往來詭秘,朕上年即已聞知,冀其悔悟,漸次散解,不意至今仍然固結;據宗人府一一審出,請治結黨營私之罪,革去王爵並種種加恩之處,永遠圈禁,朕思王乃一庸碌之輩,若謂其胸有他念,此時尚可料其必無。且伊並無才具,豈能有所作為,即或有之,豈能出朕範圍,此則不足介意者。但無知小人如弘皙、弘昇、弘昌、弘皎輩,見朕於王加恩優渥,群相趨奉,恐將來日甚一日,漸有尾大不掉之勢,彼時則不得不大加懲創,在王固難保全,而在朕亦無以對皇祖在天之靈矣。

此一段敘異謀之起及莊親王胤祿為弘皙等人所包圍,與前文對看,有一明顯的矛盾,莊親王既為一「庸碌之輩」,何以「加恩優待,特令總理事務,推心置腹」?既賞雙俸,復另封爵,則其為收買胤祿,彰彰明甚。然則以九五之尊,何故須收買親藩?豈非絕大疑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