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清朝的皇帝(三)盛衰之際【經典新版】
  • 清朝的皇帝(三)盛衰之際【經典新版】

  • 系列名:風雲歷史文學
  • ISBN13:9789863527770
  • 出版社:風雲時代
  • 作者:高陽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5cm*2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9/12/20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 促銷優惠:新書特價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大清為何會漸漸走向衰微,果真是富不過三代?「延禧攻略」裡的令妃原來是嘉慶之母!他會像母親一樣犀利、父親乾隆皇一樣善於治國嗎?簽下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的是哪個皇帝在位的事?
※高陽多年研究清史,精通清朝歷史掌故,他一一細數大清歷代諸位皇帝的行誼,並針對清史中的疑點亦作出深入精闢的分析,讀者可從高陽的筆下了解大清由盛轉衰的原因,愛好歷史類讀物的讀者絕不可錯過!
※「有井水處有金庸,有村鎮處有高陽,以歷史入小說,以小說述歷史!」高陽的小說一向以真實歷史為背景,而《清朝的皇帝》更是以大清歷代皇帝為主角,細數歷代皇帝功過評價,分析各朝未解懸案,可說是傾高陽畢生之力的代表巨作!
大清皇朝共歷經11位皇帝,
哪個皇帝最有謀略?又是誰最無能?
《延禧攻略》中的乾隆皇果真好大喜功?
《後宮甄嬛傳》的雍正帝既冷酷又無情?
不可一世的大清帝國是如何從盛極走向衰微?
大清歷史上又有多少令後世眾說紛紜的懸案?

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封建王朝
康雍乾三朝盛世國力更勝大唐
統一滿漢蒙回藏多民族的格局
與列強簽下第一個不平等條約

高陽多年研究代表巨著,細述大清歷代皇帝行誼,
文人士子讀史必備參考,愛好歷史書者不可不讀。

自皇太極在盛京稱帝,定國號為「大清」,至末代皇帝溥儀宣布退位為止,一個長達兩百六十八年的王朝在中國歷史上畫下了最後精彩的一筆。從開國賢主的勵精圖治,到康熙、雍正、乾隆的極盛巔峰,再到清末列強環伺、內憂外患不斷,大清共歷經十三個皇朝、十一位皇帝,它是如何從盛極走向衰微?

◎清高宗――乾隆(1711~1799)
雍正第四子。在位六十年,是中國歷史上最長壽以及實際掌權(執政)時間最長的皇帝。然好大喜功,自號「十全老人」,曾六下江南,晚年寵重用貪官和珅,王朝逐漸走向衰敗。
◎清仁宗――嘉慶(1760~1820)
乾隆第十五子。在位二十五年。最著名的政績,剷除貪官和珅,使國庫歲入七千萬。屬勤政圖治的守成之君,然積重難返,白蓮教等民變迭起。
◎清宣宗――道光(1782~1850)
嘉慶次子。是清朝歷史上僅有一位以嫡長子身分繼承皇位的皇帝。在位三十年。以儉德著稱。他處於歷史轉折的關鍵時刻,一即位即面臨內憂外患,因鴉片戰爭,與英國簽下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
高陽(1926~1992)。本名許晏駢,浙江杭州人。曾任《中華日報》主編。1984年並獲中山文藝獎的文藝論著獎。擅寫歷史小說,也是著名的「紅學」專家。高陽的歷史小說,享譽當代文壇,其作品的最大特色便是「以歷史入小說,以小說述歷史」,從考據中探索歷史的真相,並將求證所獲的資料用於小說之中,使其作品更具深度與意義。因其作品流傳廣大,乃有「有井水處有金庸,有村鎮處有高陽」之說,高陽譽滿海峽兩岸,由此可見。
第七章 高宗――乾隆皇帝
第八章 仁宗――嘉慶皇帝
第九章 宣宗――道光皇帝

仁宗在位二十五年,實際上應該算作二十二年,因為前三年完全是傀儡,直到嘉慶四年正月初三,太上皇崩,方始親政,才能算是真正在做皇帝。仁宗一旦大權在握,第一件事便是殺和珅。猶恐和珅勢力太大,不願就範,特以親貴分掌朝政,當時的處置是:
一、皇八子,仁宗胞兄儀郡王永璇,晉封親王,總理吏部。
二、皇十一子,仁宗胞兄成親王永瑆,命在軍機處行走,並總理戶部三庫。
三、仁宗同母弟,皇十七子永璘封惠郡王,後改號慶郡王,為御前行走,負內外聯絡之任。
至於參和珅者,不一其人,「東華錄」只記:「科道列款糾劾,奪大學士和珅、戶部尚書福長安職,下於獄。」「清朝野史大觀」記如下:

和珅用事二十餘年,至嘉慶三年以前,未嘗一被彈劾。乾隆間御史曹錫寶雖嘗一劾其家奴劉全藉勢招搖,家資豐厚;然廷聞查勘,竟以風聞無據覆奏,錫寶坐妄言被詰責。及嘉慶四年正月三日高宗崩,而和珅始為御史廣興、給事中廣泰、王念孫等所劾,即日奪職下獄,尋賜自殺。
其家財先後抄出,值八百兆兩有奇。甲午庚子兩次償金總額,僅和珅一人之家產足以當之。政府歲入七千萬,而和珅以二十年之宰相,其所蓄當一國二十年歲入之半額而強,雖以法國路易第十四,其私產亦不過二千餘萬,四十倍之,猶不足以當一大清國之宰相云。

因此,當時有「和珅跌倒、嘉慶吃飽」之謠。而和珅當日曾向仁宗遞如意,以為可以邀擁戴之恩,不道竟成大罪的第一款。
和珅的罪名據上諭宣佈,共二十大罪:
一、朕於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日,蒙皇考冊封皇太子,尚未宣佈諭旨,而和珅於初二日在朕前先遞如意,洩漏機密,居然以擁戴為功。
二、上年正月,皇考於圓明園召見和珅,伊竟騎馬直進左門,過正大光明殿至壽山口,無父無君,莫此為甚。
三、又因腿疾乘坐椅轎,抬入大內,肩輿出入神武門,眾目共睹,毫無忌憚。
四、將出宮女子娶為次妻,罔顧廉恥。
五、自剿辦川楚教匪以來,皇考盼望軍書,刻縈宵旰,乃和珅於各路軍營遞到奏報,任意延擱,有心欺蔽,以致軍務日久未竣。
六、皇考聖躬不豫時,和珅毫無憂戚,每進見後,出向外廷人員談笑如常。
七、昨皇考力疾披章批諭,字畫間有未真,和珅膽敢口稱,不如撕去,另行擬旨。
八、前奉皇考敕旨,令伊管吏部、刑部事務,一人把持,變更成例,不許部臣參議一字。
九、上年十二月,奎舒奏循化、貴德二廳賊番,聚眾在青海肆劫。和珅竟將原摺駁回,隱匿不辦,全不以邊務為事。
十、皇考升遐後,朕諭蒙古王公,未出痘不必來京,和珅不遵諭旨,已未出痘者俱不必來,全不顧撫綏外藩之意,其居心實不可問。
十一、大學士蘇凌阿,兩耳重聽,衰邁難堪,因係伊弟和琳姻規,竟隱匿不奏。侍郎吳省蘭、李潢、太僕卿李光雲,曾在伊家教讀,保列卿階,兼任學政。
十二、軍機處記名人員,和珅任意撤去,種種專擅,不可枚舉。
十三、昨將和珅家產查抄,所蓋楠木房屋,僭侈踰制,其多寶閣 段,皆仿照寧壽宮制度,其園寓點綴,與圓明園蓬島瑤台無異,不知是何肺腸。
十四、薊州墳塋設立亭殿,開置隧道,致附近居民有和陵之稱。
十五、家內所藏珍珠手串二百餘,較大內多至數倍,並有大珠,較御用冠頂尤大。
十六、寶石頂非伊應戴之物,伊所藏數十,而整塊大寶石,不計其數,且有內府所無者。
十七、銀兩衣服等件,數逾千萬。
十八、夾牆藏金二萬六千餘兩,私庫藏金六千餘兩,地窯內藏埋銀兩三百餘萬。
十九、附近通州、蘇州有當鋪、錢店,資本又不下十餘萬,以首輔大臣,下與小民爭利。
二十、家人劉全不過下賤家奴,而查抄家產,竟至二十餘萬,並有大珠及珍珠手串,若非縱令需索,何得如此豐饒。
以上二十款大罪,強調「大不敬」,始能處和珅以死刑;因為位至大學士,貪黜不算可以致死的大罪。原來清朝自康熙年間起,造成一個很不良的傳統,凡是到了與國同休的地位,諸如宰相、負實際責任的王公乃至督撫,貪污是可以容忍的。
聖祖甚至以清官著稱的張伯行,都有假公濟私的行為,說他如果不取之於民間,何來刻書之貲;事實上是冤枉了張伯行,張家素封,張伯行刻書出於私財,不過聖祖既未認真,臣下亦不必深辯而已。
究其實際,和珅的大罪只是「紊亂綱紀、敗壞吏治」八個字;但此八字,高宗至少要負一半的責任,所以不能不「毛舉細故」以成大罪。
明朝末年有部書,名為「天水冰山錄」,專記籍沒嚴嵩父子的財產;和珅抄家所得,清朝檔中亦有記載,稍錄若干,以廣見聞:

私設檔子房一所,共七百三十間。
花園一所,亭台六十四座。
田地八千頃。
銀號十處,本銀六十萬兩。
當鋪十處,本銀八十萬兩。
(金庫)赤金五千八千兩。
(銀庫)元寶五萬五千六百個。
京錁五百八十三萬個。
蘇錁三百一十五萬個。
(人葠庫)人葠大小支數未計,共重六百斤整。
(玉器庫)玉鼎十三座,高二尺五寸。玉罄二十塊。玉如意一百三十柄。玉碗一十三桌。玉壽佛一尊,高三尺六寸。玉觀音一尊,高三尺八寸(均刻雲貴總督獻)。玉馬一匹,長四尺三寺,高二尺八寸。(以上三件均未作價)
珊瑚樹七支,高三尺六寸,又四支,高三尺四寸。
白狐皮五十二張,元狐皮五百張,白貂皮五十張,紫貂皮八百張,各種粗細皮共五萬六千張。
鏤金八寶狀四架,鏤金八寶炕二十座,大自鳴鐘十座,小自鳴鐘二百五十六座,桌鐘三百座,時辰表八十個。
皮衣服共一千三百件,綿夾單紗衣服共五千六百二十四件,帽盒三十五個,帽五十四頂,靴箱六十口,靴一百二十四雙。
大珠八粒,每粒重一兩。
金寶塔一座,重二十六斤。
大金元寶一百個,每個重一千兩。
大銀元寶五百個,每個重一千兩。

按:和珅所得財物,亦非盡由督撫中勒索而來,最主要的一種手法是侵冒。他在軍機處時,曾有一不成文規定,奏摺具副本送軍機處,呈進方物,丞先關白;倘或不如所欲,擅自駁斥,而名義上是駁了,實際上卻納入私邸。督撫反正已進貢了,當然不會再討回,而且和珅一收下,則駁斥是表面文章,實際上已有保障。有時收一半,退還一半,此退還的一半,當然亦是和珅笑納。
以此二十款大罪,罪名自是「決不待時」,即刑名上的專門術語:「斬立決」。結果是「賜帛」,伏法於正月十八日,距被捕為七日,距太上皇之崩未足半月。有清一代,王公大臣被禍之速,未有如此者。
和珅當政二十年,天下督撫半出提攜,倘如雍正之善株連,將無寧日,仁宗在這一點上做得很聰明。但也可能很不聰明,如當時能藉此切實整頓吏治,尤其是對八旗貴族痛切裁抑,講求實學,應該不致於有後來鴉片戰爭一敗塗地的悽慘局面。只是仁宗之仁,不忽株求,只辦了少數人,列舉如下:
一、左都御史吳省欽,一向為和珅門下走狗,革職回籍。
二、福長安抄家,斬監候,押往和珅監所,跪視其自盡。但福長安以後未勾決,仍在八旗當差。
三、和珅之弟和琳,本封公爵,配享太廟,革爵,撤出太廟,拆毀伊家所立專祠。和家子弟有爵位者,或降或革,並均不准在乾清門行走,發往八旗當閒差。
四、大學士蘇凌阿,年老龍鍾,因係和琳姻親,得居高位,原品休致。蘇凌阿家所藏百二十回本紅樓夢,可能在重付裝裱時,為程小泉錄得副本,託名「購自鼓擔」。
五、太僕寺卿李光雲,降為編修。
六、山東巡撫伊江阿革職。
最難處置者為仁宗的妹夫,和珅之子豐紳殷德。「清史稿」和珅傳云:

子豐紳殷德,尚固倫和孝公主,累擢都統,兼護軍統領,內務府大臣。和珅伏法,廷臣議奪爵職,詔以公主故,留襲伯爵。尋以籍沒家產,正珠朝珠,非臣下所應有,鞫家人,言和珅時,於燈下懸掛,臨鏡自語,仁宗怒,褫豐紳殷德伯爵,仍襲舊職三等輕車都尉。
嘉慶七年,川楚陝教匪平,推恩給民公品級,授散秩大臣。未幾,公主府長史奎福訐豐神殷德演習武藝,謀為不軌,欲害公主。廷臣會鞫,得誣告狀,詔以豐神殷德與公主素和睦,所作「青蠅賦」,憂讒畏譏,無怨望違悖,惟坐國服內,侍妾生女罪,褫公銜,罷職在家圈禁。十一年,授頭等侍衛,擢副都統,賜伯爵銜。十五年病,乞解任,賜公爵銜,尋卒。無子,以和琳子豐紳伊綿,襲輕車都尉。
和珅伏法後越十五年,國史館以列傳上仁宗,以事跡疏略,高宗數加譴責,闕而未載,無以信今傳後,褫編修席煜職,特詔申戒焉。

附帶要一談和珅的住宅。「嘯亭續錄」卷二云:

慶僖親王諱永璘,純廟第十七子,貌豐頎,天性直厚,敦於友誼,御下甚寬;……純廟末年,或有私議儲位者,王曰:「至下至重,何敢妄覬,惟冀他日將和和珅邸第賜居,則願足矣。」故睿廟籍沒和相,即將其宅賜王居之。

「嘯亭雜錄」雖為禮親王昭槤門下所撰,但出於昭槤口授,且生當同時,見聞必真。永璘為仁宗同母弟,觀其所言,知和珅生前已注定將籍沒的命運。
又「清史稿」諸王列傳卷二百二十二,謂「和珅以罪誅,沒其園亭,賜永瑆。」永瑆為高宗第十一子,仁宗之兄,封成親王,以善書法聞名。同卷,慶僖親王永璘,卻又證實了「嘯亭續錄」的記載:「和珅誅,沒其宅,賜永璘。」是則一宅兩賜,事出歧異。真相究竟如何?
按:兩記實皆不誤,但誤為一宅而已。據「清朝野史大觀」查抄和珅家產清單載:

欽賜花園一所,亭台二十座,新添十六座。
花園一所、亭台六十四座。

和珅原有兩座花園,彰彰明甚。後者在三座橋,亦稱三轉橋,當定府大橋東頭,什剎後海之西。這兩座府第,關乎有清一代興廢,略考其淵源如下。
慶僖親王永璘受賜者,為和珅原來的住宅,其前身不可考,疑為明朝惠安伯張元善的別墅。又「燕都叢考」記:

今成邸在西直門內半壁街,乃光緒初改賜者。和珅宅曾割其半以居豐紳殷德,及和孝公主。豐早卒,於道光初,門戶式微已甚。咸豐時並慶邸改賜恭王。和珅花園名十笏者,賜成邱,在海淀,未久即廢。道光初僅餘花神廟、綠野亭。山陽潘德輿四農為賦水調歌頭,所謂「一徑田山合,上相舊園亭」。及「綠野一彈指,賓客久飄零,壞牆下,是綺閣,是雲屏」者是也。

此記與前述兩園實無關,所謂「和珅花園名十笏」既「在海淀」,則為高宗御園時,和珅所住之處。慶僖親王被賜者,即三轉橋之宅,割半以居豐紳殷德;德既歿,房屋照例由宗人府收回。
慶僖親王之後,至道光末年式微,因其一孫一子爭爵行賄,並皆得罪之故;爭爵之子為永璘第六子綿性,得罪充軍盛京。綿性之子即奕劻,初襲奉國將軍,貧而好學,舉聞常為慈禧太后家司筆札,以此因緣,又為仁宗一系近支,故得由貝子逐步至親王。
至於慶僖親王歿後,子綿襲郡王;道光十六年歿,無子,以高宗第八子儀親王永璇之孫奕綵為後,再襲郡王一次;奕綵服中納妾奪爵,王府收歸宗人府,時在道光二十二年。咸豐二年,宣宗第六子恭親王分府,即以慶王府相賜。
明珠的府第在明朝就很有名。「明史」卷三百零四「宦官」載:

李廣,孝宗時太監也。以符籙禱祀蠱帝,因為奸弊……四方爭納賄賂,又擅奪畿內民田,專鹽利鉅萬;起大第,引玉泉山水前後繞之,給事葉紳、御史張縉等文章論劾。帝不問。

李廣的大第,入清為明珠所有,地在什剎前海之北;南岸有一座橋名為「李廣橋」,奸黨遺穢,橋亦蒙羞。京城中有許多不雅或有忌諱的地名,改易的原則為音同字不同;李廣橋改為「藜光橋」,過於文飾,不易為人接受。此橋在當時即為引水入園之處。
至於此園之入和珅之手,出於豪奪。「燕都叢考」記:

明珠孫成安,家世富厚,以迕和珅籍沒其產,珍物重器有大內所無者。成邸之封,恰在此時,或即因以賜之。然淨業北畔實無餘地,可供卜築,邊袖石十剎海詩:「平泉花木翠迴環,相國樓台占此間」。又云:「雞頭池涸誰能記,淥水亭荒不可尋。」

按:淥水亭為納蘭性德別署,所作筆記,即名「淥水亭雜識」。成親王永瑆自獲此園,建有「恩波亭」,以恩賜分玉泉水入園之故,或即為淥水亭所改築。
成王府的易手則在光緒十四年。當道光三十年皇六子奕訢封恭親王時,皇七子奕 封醇郡王,賜第在宣武門內太平湖;醇王易名曰「適園」,而俗稱則為「七爺府」。此處本為高宗第五子榮親王永琪的賜第,永琪之孫名奕繪,襲貝勒,他的側福晉即是清朝有名的女詞人西林太清春。相傳與龔定庵有一段戀情,龔定庵曾任宗人府府丞,任此職者常與王公貴族打交道。
龔定庵己亥雜詩三百十五首中有一首云:

空山徙倚倦遊身,夢見城西閬苑春,一騎傳箋朱邸晚,臨風遞與縞衣人。
(自注:憶宣武門內太平湖之丁香花一首。)

這首「丁香花」與李義山的那首「欲書花片寄朝望」的「牡丹」,同為詩壇疑案。孟心史先生曾作「丁香花」一文,考定龔定庵與西林有瓜李之嫌之說為妄。題外之話,不必多談,只說奕繪歿後,此宅改賜醇王。
及至德宗入承大統,「七爺府」即成潛邸,照例醇王應該遷出,但直至光緒十四年,慈禧太后為酬醇王將海軍經費移建頤和園之功,特旨以成親王府賜醇王;成哲親王永瑆之後,皆是長子襲封,五傳為毓橚,同治十一年襲貝子,至此另行賜第半壁街。而醇王親居,以潛邸保留之故,則稱為「北府」。
以上為仁宗處置和珅的經過,此外還有一人為仁宗所深惡,那就是他的「同父異母」之兄福康安。他在嘉慶元年五月,以征苗染瘴患洩而歿於軍中,生前已封貝子,至此晉封郡王,並有御製輓詩五律一首:

到處稱名將,功成勇有謀,近期黃閣返,驚報大星流;自嘆賢臣失,難禁悲淚收,深恩縱加贈,忠篤那能酬。

此詩「忠篤」二字如改為「負屈」,更能道出高宗的心情。高宗一生福澤之厚,為上下五千年中第一人,但平生隱痛,在富有四海,而不能予生母愛子以應得的名分,所以想出種種藉口,予以補償。奉太后南巡,猶可在「孝」字上做文章,至於對福康安這個坐轎子打仗的「名將」,恩寵格外,自己亦得有些說不出口。
和珅即是窺破了高宗這一層隱衷,先意承旨為福康安鋪敘戰功,奏請重獎,一方面討高宗的好,一方面亦是討福康安的好,如此內外相結,故終高宗之世,不論他如何任意妄為,皆能不敗。
至於仁宗之對福康安,雖早就討厭,但公開斥責,則在嘉慶九年八月川楚教匪平定之後,報銷軍需,泛濫異常,痛定思痛,風氣皆由福康安所壞,因而上諭中提及往事:

從前節次用兵時,領兵官員原無格外犒賞之需。自福康安屢次出師,始開濫賞之端,任性花費,毫無節制;於是地方承辦之員,迎合備送,累萬盈千,以及銀牌綢緞,絲繹供支,不過以嘗兵為名,亦未必實惠盡逮戎行也。即為德麟,迎其父柩,地方官致送奠儀,並備賞等銀四萬餘兩。
外省只知逢迎紈絝乳臭,卑鄙惡習,實出情理之外,竟非人類,所有德麟收受銀四萬一千五百五十二兩,著罰令賠繳八萬兩,以示悖入悖出之天理,為治世所不容。
嘉慶四年二月又諭:

賞罰為軍紀之要,隨征官兵等,果有奮勉出力者,一經奏聞無不立沛恩施,帶兵大員等,何得擅立賞號,用示施恩。是以從前屢次用兵,本無此項。我皇考高宗純皇帝,曾經屢頒聖訓,著之令典。
自福康安出師台灣等處,始有自行賞給官兵銀兩綢緞之事。爾時藉其聲勢,向各省任意需索,供其支用,假公濟私,養家肥己,其後各軍營習以為常,帶兵大員等,不得不踵行犒賞,而力有所不能,輒於軍需項下動用支銷,以公項作為私用。嗣後設遇辦理軍需時,不得再立賞需名目。

敗壞軍紀吏治,皆由和珅、福康安而起。和珅之罪早彰;福康安廢弛紀律,為害之劇,在川楚教匪案,長達九年的勞師動眾,大傷元氣始得平定的過程中,方始逐漸發覺,故事平以後,仁宗整飭吏治,每舉福康安的過失而言。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