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我準是在地獄03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與赫野數次交鋒後,兩人開始了同居生活。
美其名就近保護,寧蕭倒覺得徐警官別有所圖……
即使如此,赫野的遊戲也未曾停止。
這一次,甚至對他們親近的人下了手!
兩人不禁開始懷疑,為何一舉一動都被掌握著?
告密者,難道就在──
YY的劣跡
自認是一位夢想編織大師,相信我筆下的人物都真實地活在他們的世界中,認為傳奇就切實地發生在我們身邊,只不過要用心才能看見。

第三十三章 十字架下的貓(一)
第三十四章 十字架下的貓(二)
第三十五章 十字架下的貓(三)
第三十六章 十字架下的貓(四)
第三十七章 十字架下的貓(五)
第三十八章 十字架下的貓(六)
第三十九章 十字架下的貓(七)
第四十章 十字架下的貓(八)
第四十一章 十字架下的貓(九)
第四十二章 十字架下的貓(十)
第四十三章 狹路相逢
第四十四章 白鷺山莊殺人夜
第四十五章 白鷺山莊殺人夜(二)
第四十六章 白鷺山莊殺人夜(三)
第四十七章 白鷺山莊殺人夜(四)
第四十八章 白鷺山莊殺人夜(五)
第四十九章 白鷺山莊殺人夜(六)
第五十章 白鷺山莊殺人夜(七)
第五十一章 白鷺山莊殺人夜(八)
第五十二章 白鷺山莊殺人夜(九)
番外 浮生.二

 

第三十三章 十字架下的貓(一)
會館事件結束後,黎明市刑警大隊聘了一位神探當顧問的消息不脛而走。
頓時,所有關注著黎明市刑案的刑偵愛好者、熱心市民、推理狂熱粉絲們,都知道了這名顧問的存在。
重點在於,這位顧問同時還是一位推理小說家!這則消息一走漏,黎明市的推理愛好者們都暴動了。
「這是個絕佳的時機啊!」
正在和寧蕭視訊通話的編輯道:「趁這個機會做宣傳,把以前的書都再版一批,絕對會大賣啊!你看看你,不趁機宣傳就算了,竟然還把專欄裡的舊文章全刪了!」編輯痛心疾首地續道:「你知道你浪費了多好的一個宣傳機會嗎?要是不刪,我們早就可以──」
寧蕭自己卻提不太起勁。
「就可以什麼?就可以說『號稱神探的推理小說家,實與犯罪集團關係密切』嗎?這個宣傳語夠厲害了吧?」
「誰會這麼說啊!」編輯墨水不贊同道:「你完全是憑自己的本事幫警方破案的,不給你頒獎就罷了,怎麼可能給你掛上汙名?」
「……也不一定是汙衊。」寧蕭低聲呢喃。
「你說什麼?」
「……沒什麼。專欄的舊文刪了就刪了,但是我會繼續連載,你想怎麼宣傳是你的事。」寧蕭最終選擇妥協,寧蕭將小說宣傳事宜全權交給編輯負責。畢竟小說才是他維生的職業,可不能得罪編輯。
「這才對嘛!對了,寧蕭,上個禮拜的稿子你還沒給我,你──」
嘟嘟嘟──
不待墨水說話,寧蕭乾淨俐落地掛斷了視訊通話,並在一秒內下線加關機,動作一氣呵成,明顯不是第一次做了。
像這樣離線躲避追稿的模式,剛開始寧蕭還有些愧疚,現在他已經駕輕就熟,練就了秒逃的好身手。
只是,鍥而不捨的編輯可不會就此放過他。
電腦關機不到一分鐘,一旁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寧蕭看了眼來電顯示──催稿狂魔。原地停留了一秒,他裝作沒聽見,轉身就拿著一份報紙蹲廁所去。
現在的自己需要思考,思考如何繼續躲避編輯催稿,以及解決卡文的現狀。
隔著牆,手機不停頓的鈴聲倒是小了不少。等寧蕭好不容易憋出一點點靈感,準備出來找張紙記下來時,鈴聲又跟催魂鈴似地響了起來。而且這一次響了特別久,彷彿寧蕭不接,這輩子就等著聽鈴聲到老。
迫於無奈,寧蕭只能放下手中還記著靈感的便條紙,接了電話。
「阿墨,你知不知道殺雞取卵四個字怎麼寫?」
「阿墨是誰?」然而,電話裡傳來的卻是另一個聲音,帶著微微的調侃,「你的小情人嗎?怎麼,他欲求不滿?」
「……」一聽到這個欠扁的口氣,寧蕭就猜到對方是誰了。
他看了一下來電顯示,確定自己並沒有記錄對方的號碼,也不記得什麼時候把號碼告訴過他。當然,不排斥是他暫時性失憶時做了某些不理智的行為。
「徐尚羽,你從警局內部系統裡調查我的聯絡方式?」寧蕭語帶慍意道:「你就是這麼維護市民安全……咳咳,隨意侵害一個無辜市民的隱私的?」
「不是侵害,是保護。」打電話過來的徐尚羽振振有詞道:「基於你正被前科累累的犯罪集團糾纏中,警隊內部決定對你採取二十四小時的保護措施。作為保護小組的重要一員,我擁有被保護者的手機號碼也不為過吧?」
「二十四小時?」寧蕭走到窗邊,拉起窗簾一看。「就是說現在天天有人盯著我?」
「有啊。」
「誰?」
「不好意思,正是區區在下。」徐尚羽的語調裡透出一絲得意。「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向局長申請成你的專職保鏢。所以,趕緊收拾行李吧,寧先生。」
一聽到這句話,寧蕭立刻有了不好的預感。
「收拾行李幹嘛?」
「當然是──」電話中的徐尚羽輕笑一聲,「當然是為了二十四小時保護你啊!從今天開始,你搬來我家住。」
什麼?!
要不是尚存理智,寧蕭差點把手機扔出去。活了二十四年,從沒有跟任何一名女性有過接吻以上的接觸,現在竟然要和一個男人同居!為什麼有種前途無亮的感覺?
還沒等寧蕭想好拒絕的說詞,徐尚羽又侃侃而談起來。
「首先,赫野那邊的武力遠超出一般犯罪集團,而你的個資也早就被他調查光了,繼續住在原來的地方,對你來說很危險;其次,警隊配給的住宅不僅保全設施充足,還能保證你第一時間得知各類消息,這樣就不會處於被動狀態了。當然,最重要的是最後一點──」
寧蕭屏住呼吸,只聽見徐尚羽在那邊道:「我已經在你家門口了,你忍心把我趕回去嗎?」
「……」
聽完這句話,寧蕭跑到門口,一把打開大門。果然,一張笑得十分無害的臉龐顯露在眼前。
「午安。」
徐尚羽一邊拿著手機,一邊舉起另一隻手和他打招呼。
「我義務幫你搬家,不用謝謝我了。」
真是謝……謝你全家!
寧蕭忍著一口氣,告訴自己要淡定,他是紳士而不是暴徒,不該隨便跟人動手。
「一定要搬過去嗎?」他爭取著轉圜的餘地,「也許我可以另找一個地方住之類的?」
徐尚羽已經大步走進寧蕭家中,聽見這句話,回頭看了他一眼。
「另找一個地方,然後冒著給新鄰居帶來生命危險的可能,繼續與赫野鬥智鬥勇嗎?」
徐尚羽只靠一句話,就把寧蕭之後的說詞都堵在嘴邊了。
的確,在尚不可知的爭鬥中,寧蕭身邊的人很有可能都被牽扯進來,哪怕寧蕭再不願意,也是不可避免的結果。
徐尚羽看出他情緒有些低落,上前安慰道:「所以來我家住吧!我保證耐打耐摔,無論你們鬥得多厲害,我都不會被波及到一命嗚呼。你不覺得有我這樣的室友在,很有安全感嗎?」
「是啊,安全感。」寧蕭瞥了他一眼。「你以為你是保險套嗎?還自帶什麼安全感……」
徐尚羽眼睛微微瞪大。
「寧蕭,你竟然講了黃色笑話!原來你真的是個正常男人!」
即使表現得再奇特、對待赫野事件再淡定,寧蕭也不過是個普通的男人,普通男人的通病他也有。不過他通常只在十分氣急和束手無策時,才會說出那種話。
感謝徐尚羽,他讓連續紳士了七個月又十二天的寧先生,久違地破戒了。
既然知道掙扎無用,寧蕭也不再猶豫,開始收起行李來。
一個單身男人本身就沒有多少隨身用品,再加上徐尚羽的幫助,不到二十分鐘,寧蕭的家當就全收在背包裡了。
「現在就去你家?」寧蕭問。
本以為徐尚羽會立刻點頭,誰知道這位警官大人看了一下手表,隨即皺眉。
「抱歉,能不能先和我去別的地方?」
別的地方?現在是警隊的下班時間,他該不會是忘了什麼東西要回局裡拿吧?
寧蕭跟著徐尚羽下樓,心裡正疑惑,就見對方打開一輛小車的車門,坐進駕駛座上朝他揮手。
「快點!再慢就來不及接我兒子放學了。」
「……」
寧蕭沉默地坐上副駕駛座,沉默地看著徐尚羽將車開出社區,再沉默地看著他將車停在一所小學門口,最後沉默地看向窗外。小學生們一個個走出校門,這個時間是高年級的放學時間,六年級的孩子大約十二歲,而徐尚羽今年二十七歲。
寧蕭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麼。
「你十五歲生的兒子?」
「什麼?」
「孩子的媽媽呢?」
「……」
「原來是因為太早有小孩,所以你現在對女人不感興趣……」
「喂喂,你在腦補什麼!」徐尚羽哭笑不得。「我說的兒子不是親生的,只是把他當兒子看。現在我是他的臨時監護人。」
寧蕭總算停止了無止盡的腦補。
徐尚羽道:「說起來,你也認識他,前陣子你還一直問我他的去向呢。」
不會吧?難道是……不可能……
「叔叔。」
正在寧蕭不敢置信時,一個小孩走到他們車窗邊停下,熟練地打開後座車門鑽了進來。
寧蕭透過後照鏡看向那個小孩,雖然比以前瘦了些,雖然臉上的表情少了些,但是他敢確信,這個孩子正是他在書店門口有過數面之緣的──張瑋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