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本公司於1月20日(一)舉辦尾牙聚餐,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9:00-17:00,歡迎至三民網路書店訂購。三民書局,感謝您的支持與愛護。
1/1
庫存:5
從兵馬俑到毛澤東與共產中國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7927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無思想且無靈魂的現代兵馬俑
從秦始皇到毛澤東
暴虐統治造就病態中國文化與中國人

  自秦始皇以後,「大一統」、「民族大義」等思想已深埋中國人心裡;這種病態的中國文化正在朝「反文明」的方向對全世界輸出。兩千兩百多年前的秦始皇所遺留下的惡表,迄今仍籠罩著所有中國人。
  以階級鬥爭起家的共產黨,基本核心就是強調仇恨,鼓動仇恨,而當代毛澤東式的中國共產黨極權統治下的中國人,和秦始皇墳墓裡的兵馬俑又有什麼不同?
  本書作者宋亞伯為資深媒體工作者和歷史文化評論家,以獨特見解剖析中國、台灣、與世界的關係,為論述中國問題癥結的開路者之一。本書分為上下篇,上篇以「毛共中國與自由台灣」為主題,描述自由民主的台灣該如何防範專制的紅色中國;下篇以「毛共中國與自由世界」為主題,述說中國的擴張主義與世界的防堵趨勢。

【名人推薦】

「他描述中國暴政之可怕,提醒台灣人最大的威脅在哪裡,要『認清問題所在』,真是每一台灣人必讀的啟蒙好書,希望中國人也能熟讀之。」──彭明敏

「台灣面對中國威脅,最重要課題在正確認識中國問題的本質,上下古今對比,才不會被誤導受騙。」──王景弘

「中國文化的病根肇始於秦始皇的暴虐統治,其後歷經朝代更迭,始終未能跳脫惡性循環,而且於今為烈。」──劉志聰

「中國的歷史是一部帝王政治的歷史、朝代興衰的歷史、暴力改換朝代的歷史。共產中國和中國的歷代王朝並無兩樣,只是戴上近代共產主義的假面具。」──陳文彥
宋亞伯,本名宋冀康。
資深媒體工作者,歷史文化評論家,曾榮獲2001年(民國九十年)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現居華府。

著作有:《亂─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1995年,前衛出版社)、《從兵馬俑到毛澤東與共產中國》(2019年,前衛出版社)。
譯著有:《資訊的地緣政治》(1985年,報學出版社)、《福爾摩莎的呼喚》(1999年,望春風出版社)。《感謝機會常來敲門──致勝的八種習慣》(2007年,上智出版社)。《打擊魔鬼的告解神父──聖若翰衛雅司鐸小傳》(2008年,光啓出版社)。

自序
  中國(China)──這個自秦始皇以後,兩千兩百多年來,執政者一向靠暴力革命產生,一向靠暴力鎮壓來維持,若按照現代的政治學理論,可以說從未產生過合法政權。
  時至今日,眾所皆知,共產黨是以階級鬥爭起家,首要核心就是強調仇恨,鼓動仇恨,提倡階級鬥爭。而毛澤東式的中國共產黨,更集合了中國歷代統治者陰毒於一身,仇恨心自然變本加厲。
  在中國,由於沒有西方基督教眾生平等愛人如己的背景,致使毛澤東在奪取政權後,可以毫無顧忌地發起一系列「鎮反」「肅反」「反右」「三面紅旗」「大躍進」「人民公社」乃至「文化大革命」等,一個接著一個血腥無比的群眾運動,將普通人內心裡潛藏的陰暗面,發揮得淋漓盡致,達到史無前例登峰造極的地步!
  毛死後雖已少見群眾運動,但過去反覆強調仇恨的種子,已然深植人心,餘波盪漾下,使現在的中國人仍然極度缺乏安全感,猜忌仍然是人與人之間的常態。而猜忌與仇恨,乃一體兩面。
  這就像已經暴斃兩千兩百多年的秦始皇,所留下的惡表,迄今仍籠罩中國人頭上,無法擺脫,多數人也毫無感覺。自稱超過秦始皇百倍的毛澤東,所遺留下的惡劣影響,還用問嗎?
  從人民幣上的毛像,到天安門城樓上的毛像,無所不在的毛像就明明白白揭示,比起那些被掃進歷史垃圾堆的同時代暴君—蘇聯的史達林,納粹德國的希特勒,這個曾經造成四、五千萬中國人慘死的毛澤東,迄今仍高踞中國神壇,直接間接支配中國人的思言行為。
  換句話說,現今的中國就本質意義來說,不單單是在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之下,而且是在毛澤東特有的共產黨專制之下。簡言之,整個中國大地,仍然處在毛澤東腳下被蹂躪的狀態!
  本書收錄的,是筆者過去數年間發表的一些時評和演講,儘管主題各有不同,但無非都是希望讀者能從其中,認清秦始皇大一統以後,中國掌權者對內高壓對外侵略的本質,以及此一本質在毛共統治下的今天,更是多麼變本加厲!
  在秦始皇高壓殘暴統治下,秦始皇墳墓裡數達十萬的兵馬俑,其實正是秦王朝百姓的縮影。而當代毛共極權統治下的中國人,說實在,和秦始皇墳墓裡的兵馬俑又有什麼不同?
  更精確來說,比起歐威爾的諷刺小說《動物農莊》和《1984》裡所描述的情景,毛共中國實實在在的現實卻是,恨不得將治下的每一個子民,都捏塑得像兵馬俑一樣──有軀殼而無思想,有軀殼而無靈魂,這才是毛共中國統治者的初心!
  一九九五年筆者出版《亂—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一書時,曾經在序裡提到:「……尤有甚者,由於中國人口的眾多,假以時日,在今天這種交通發達,中國人大量外移的情況下,我真的擔心,有一天,甚至連西方的優質文明,也會被咱們這個毒素文明給污染,給破壞,那該是全人類何等的不幸!……」
  如今事實證明,這種現象正在猛烈發生。對內,從天安門廣場公然屠殺手無寸鐵的青年學生、血腥迫害西藏僧侶,到壓榨億萬農民工、將上百萬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等等等等;對外,從無恥盜竊西方知識產權、擾亂破壞世界貿易行為準則,到南海大搞軍事化威脅周邊國家、威脅海上航行自由,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更叫人難以接受的是,在毛共中國的洗腦宣傳教育下,絕大多數中國人對這些行為非但不知自我反省,反而顛倒黑白,動不動倒過頭來怨怪別人「打壓」、「圍堵」、「反華」!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反應?這種蠻不講理的反應究竟源自何處?相信是所有讀者共同的疑惑。
  本書即在此現象和基礎上,期盼與讀者共同探討,毛共中國在現今世界舞台上,如何以其自秦始皇大一統以後所傳承的特質,毒害現代西方優質文明,毒害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此一現代文明格外推崇的普世價值!
  心理學上的名言:「要解決問題,得先認清問題所在。」但願本書能有助發揮這樣的功效,是為現代文明人之大幸!
宋亞伯
二○一九年八月於華府

 

彭明敏序――每一台灣人必讀的啟蒙好書
王景弘序――以歷史縱深看中國問題
劉志聰序――替世人解惑 為時代見證
陳文彥序――幫助了解今日的共產中國
自序

上篇:【毛共中國與自由台灣】
1. 由秦始皇大一統看中國崛起對台灣及全世界的危害
2. 對現今中國應有的戰略戰術認識
3. 由文化認同、祖先認同、到國家認同
4. 所謂漢唐,並非盛世
5. 大一統才是問題的根源
6. 「台灣加香港也難改變大陸的事」?
7.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8. 「清算胡適思想」所帶來的無窮遺害
9. 我們的憲改不應再是發明創作
10. 中國人民也需自救―─《台灣人民自救宣言》五十周年有感
11. 舉頭三尺無神明?
12.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13. 橋歸橋,路歸路―「這是靈魂的問題」
14. 二二八的新時代意義
15. 皇民、漢奸與秦奴
16. 馬英九與蔣介石―錯誤的「歷史定位」
17. 「三不政策」與「九二共識」
18. 不橫挑強鄰,也不應妄自菲薄──「馬習會」有感
19. 太小看台灣,太抬舉中國,太不了解美國──由柯文哲的「商品」 論談起
20. 「大膽西進」的悲哀──由中國九三大閱兵談起
21. 從民族根性看釣魚台問題
22. 中國除非內亂,必然外侵
23. 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24. 忘恩負義,得不償失
25. 破解習近平所謂的「民族大義」
26. 從「民族大義」到「背祖忘宗」
27. 切莫忽視毛共中國對台灣人特有的特殊仇恨──六四大屠殺三十週年有感
28. 透視中國企圖併吞台灣的理論基礎

下篇:【毛共中國與自由世界】
1. 中國崛起的四大外因──APEC峰會有感
2. 從雅典奧運看北京奧運
3. 強國的定義──FIFA有感
4. 是解放軍?還是義和團?──中國的知識份子,難道你們希望戰爭?
5. 難道美國不容挑戰?──由中國在南海造島談起
6. 由中國的擴張主義看南海問題的可能演變
7. 野人的孩子
8. 這才是「排華」主因
9. 何德何能?豈可囂張?
10. 三位老大哥
11. 勝負已定的美中貿易戰
12. 自由世界不會放棄台灣

由文化認同、祖先認同到國家認同

  這裡,我首先要提的是:為什麼台灣問題的最根源,其實就是國家認同的問題?
  很簡單,像WHA世界衛生大會這個幾乎沒有政治色彩的國際大會,為什麼台灣會被拒絕參加?奧運代表隊為什麼會出現「中華台北」這種匪夷所思的名稱?根源就出在台灣的正式國名。
  而更改國名國號就需要修改憲法,而修改憲法之所以會這麼困難,遙不可期,其實最主要原因就是,還有太多太多的台灣人,包括絕大多數的外省人(新住民),還有很多很多的本省人(老住民),把他們在文化上的認同,把他們在祖先上的認同,混淆擾亂了他們對台灣這個國家應有的認同。
  這裡順便提到,中國民運人士王丹最近在離開台灣前表示,台獨人士如果沒有流血犧牲的決心,那就是打嘴炮。對這種說法我不盡贊同,原因是:
  第一、時代不同了,如果台獨人士一味追求武裝鬥爭,事實上,在還沒有成事之前,首先就會被認為是恐怖組織而受到各方壓制。
  第二:台灣現在的處境,不是要從某個被統治的地區裡尋求獨立。相反,台灣本身早就已經是個完完整整,而且有堅強實力的獨立體,只不過是希望尋求名實相符的國名國號而已。
  第三:台灣如果真能在強大的民意要求下,修改憲法,更改國名國號,我不認為中國會因此而攻打台灣,頂多作態威脅罷了。
  道理很簡單,台灣位居東亞戰略要衝,是自由世界的重要成員。像北韓這麼樣一個窮兵黷武,挑釁西方,行為惡劣的國家,美國和西方都不敢下手,為的是不敢引起無法承擔的後果。為什麼循規蹈矩,友善四鄰,對國際社會有正面貢獻的台灣,依靠絕大多數民意而修改憲法,更改國號,中國就會不計後果,攻打台灣呢?這根本違反起碼的常識跟邏輯嘛。
  反過來,台灣現在不論是國民黨執政也好,民進黨執政也罷,無不緊抱「中華民國」這塊招牌,然而,毛共中國北京當局就因此放過了嗎?
  事實上,即使台灣真的做到更改國名國號,但是,以台灣人的傳統民心,只會對中國更加有利,更加友好,難道中國會不知道嗎?當然知道。換句話說,中國現在動不動威脅對台灣動武,其實是虛張聲勢,想先聲奪人,想不戰而屈人之兵,想打最好的如意算盤,最好能夠吃乾抹淨通吃獨拿罷了。
  清末民初的國民革命,在中國歷史上,算是死亡犧牲人數最少的一次改朝換代了,而那次的改朝換代之所以死亡犧牲人數最少,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海外華人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所以孫文稱「華僑為革命之母」。
  同樣地,台灣在今天一切都早已完整獨立的情況下,追求國名國號的名實相符,不需要依靠流血戰爭,海外台灣人照樣也可以扮演一個重要角色,扮演一個重要推手,情況和王丹等人所以為的「槍桿子才能出政權」的想法,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
  接下來要提的是: 從蔣介石,到毛澤東,到習近平,為什麼華人世界始終圍繞在「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的漩渦裡打轉?
  二次大戰結束時,日本放棄對台主權,當時以美國為首的盟國,曾有意支持台灣獨立,但是調查結果,當時的台灣民意,選擇的卻是「回歸祖國」;最後換來二二八事件,當然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一九七一年毛共中國進入聯合國之前,在台灣的蔣介石國民黨政府,每年花費大筆鈔票進行所謂的「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保衛戰」,到最後眼看保不住了,美國西方還曾經勸說蔣介石能夠更改國名國號,好讓台灣能繼續留在聯合國,但換來的卻是蔣介石的「漢賊不兩立」回應,當然也就終於被趕了出來。
  一九八○年代,英國準備退出香港時的香港,也遭遇同樣情況,英國也想支持香港獨立,但是各位想想,可能嗎?
  那些懷抱「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情意結的香港人,寧可一方面咒罵「九七大限」,一方面腳底抹油,爭先恐後往外移民,但也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可以獨立,當然,如今後悔也來不及了。
  我們都知道,中國人的真正宗教信仰,其實是祖先崇拜,因此所延伸散放出的現象,就是強調所謂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這種幾近宗教信仰,卻又不是宗教信仰的匪夷所思觀念。
  可以這麼說,這種觀念,或者說,這種在先秦時代只是眾學說之一的儒家觀念,自秦始皇在政治上統一後,更強固地形成了幾乎等於中國人的宗教。
  反觀西方,西方文明源自古埃及,但是,今天的埃及會稱自己是古埃及的「道統」、「法統」與「正統」嗎?歐洲文明源自於古羅馬,但是,今天的義大利會稱自己是古羅馬的「道統」、「法統」與「正統」嗎?
  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在中國的文明文化裡,缺少對上帝最高造物主的信仰,缺少基督教更高層次的神國觀念,所以才把這種所謂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提升成他們自認為的「普世價值」,成了他們的宗教式信仰。
  換句話說,台灣現今的國家認同問題,其實也是海峽兩岸共同面臨的問題。
  蔣介石深受這種觀念的醬缸洗腦固不用說了。就算當初標榜先進的毛澤東,還曾經支持過台灣獨立呢,但是一旦坐大,立刻一百八十度轉變。
  因為,在這種「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觀念下,歷來的中國政治領袖一旦佔了上風,追求的就是「坐天下」—把天下踩在腳下,超越所有世人,自己就是上帝。這和西方人信仰上帝最高造物主的精神,在上主面前人人平等的觀念,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美國人對歐洲母國的文化認同
  接下來要提的是:從西方人的文化認同,看台灣人的文化認同。
  美國人對英國,對歐洲母國的文化認同,並不亞於我們台灣人對大陸故土的文化認同,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北美大陸命運共同體的形成,自然也就超越了對英國,對歐洲母國的文化認同,於是乃有獨立戰爭的爆發。
  換句話說,西方人對祖先故土文化上的認同,只是一種念舊的情懷,但是,這不會造成他們對眼前命運共同體的否定。但是在台灣,目前還有太多太多的外省人(新住民),和本省人(老住民),對這一點沒有辦法分辨清楚。
  前陣子在新聞上看到,有統派學者在電視上竟然說:「只要你們還過端午節,中秋節,你們就沒有資格談獨立!」這是什麼話啊!別的不說,世界上有多少個國家慶祝聖誕節呢?那他們也得大一統了?
  不過話說回來,的確,在這些慶祝聖誕節的國家裡,他們精神裡的神國,倒是一致的,倒是大一統的!
  換句話說,之所以會有這種差異,跟西方人的傳統宗教信仰,有更高層次的神國概念,有真正不受世俗影響的普世價值,有著絕對關係。

橋歸橋,路歸路
  接著要提的是:從西方人的祖先認同,看台灣人的祖先認同。
  同樣,美國人對英國,對歐洲母國的祖先血緣,事實上也非常感興趣,甚至還有專門的網站,在電視上大做廣告,提供收費查詢。
  但是橋歸橋,路歸路,他們對祖先的認同,只是一種念舊的情懷,不會因此而讓他們對眼前的命運共同體懷有二心,甚至倒過來加以否定。相反,在台灣的絕大多數外省人(新住民),還有太多太多的本省人(老住民), 他們能做到這樣的明辨嗎?
  舉個例子,像艾森豪的祖父還是德國移民,但是這完全不妨礙艾森豪對美國的國家認同,完全不妨礙艾森豪率領盟軍將納粹德國打成一片瓦礫。
  艾森豪的作為,如果換做是中國人,豈不被罵死罵翻,認為是背祖忘宗,數典忘祖十惡不赦的罪人。
  再舉個例子,像二次大戰時的日裔美國人,甚至被美國白人為主流的政府關進集中營裡,但是,也沒有改變他們對美國這個命運共同體的國家認同和效忠,仍然積極組軍參戰,先打歐洲,歐戰勝利後,接著再打日本,死傷四分之三以上,戰績彪炳。幾年前才去世的夏威夷州獨臂參議員井上,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
  像日裔美國人的這種作為,換做一天到晚口念「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的中國人身上,可能出現嗎?
  馬英九前年在新加坡馬習會時,甚至聲稱「我們家在江西住了一千多年」。我們可能指望像這種祖先認同模式的人,對台灣命運共同體的國家認同,不產生妨礙嗎?

國家認同根植於命運共同體
  接下來,再從西方人的國家認同,看台灣人的國家認同。
  一言以蔽之,西方人對國家的認同, 基本上是根植於命運共同體之上,絕對不可能像中國人那樣,無限往上推。
  這裡只簡單舉個例子,像蒙古統治中國全境九十年。但是,在中國的史書上,卻死活都要把這九十年,硬拗成所謂的元朝,以符合其一貫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思維。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荒謬絕倫的現象,主要還是中國人沒有真正的宗教信仰,沒有基督教神國的概念,於是,才會把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上升成為宗教般的高度,像咒語一般,終日唸唸有詞,牢不可破。

擺脫不了所謂的「祖國情結」
  最後,讓我們談談海外華人的 「祖國認同」心態。
  其中,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官至美國中央情報局中高層官員的金無怠,但是卻在美中建交過程裡投效中國,做出傷害美國國家利益,自己也沒有得到任何好處的舉動。
  這種在西方人眼裡匪夷所思舉動的背後,其實,正是中國人那種「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情意結在作祟。
  此外,像層出不窮發生的,美籍華人甘願充當中國間諜,竊取國防情報,工業機密,甚至農業機密的事件,也無一不是同樣的原因在背後作怪。
  至於台灣的郝柏村、連戰,這些吃台灣米,喝台灣水,當台灣大官,在台灣享盡榮華富貴的人,照理,應該是與台灣命運絕對綁在一起的人物,卻到頭來向一千多枚飛彈對準台灣的中國輸誠,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正常人無法理解的現象,主要原因,就是這種「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潛意識情意結,使得他們把文化上的認同,祖先上的認同,混淆擾亂了他們應有的國家認同!
  最有趣的一個例子,就是前年,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在一場中國移民第二代孩子的集會上,擺出一副訓斥的嘴臉,說:「你不要以為你是美國人,你不要以為你不會說中國話你就是美國人,只要你還是黃皮膚黑頭髮,你就生生世世都是中國人,永遠不可能改變!」
  這難道不正是所謂「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心態最典型的反射嗎?

一個最不懂得感恩的民族
  最後,我必須強調,一個沒有真正宗教信仰,或者說,沒有基督宗教信仰的中國人,是一個最不懂得感恩的民族, 即使得了好處,一旦坐大,也會立即翻臉不認賬,當然也因此, 在實際政治上,他們也不可能發展出共存共榮的民主政治。
  反過來,正是由於他們太專注在「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漩渦裡打轉,因此很自然而然地,養成了一種你死我活,成王敗寇,記仇記恨,甚至誇大仇恨,培養仇恨的民族特色。
  美國當年把中國拉進世界貿易體系,希望中國富裕後彼此共存共榮的想法;日本當年懷抱二戰歉意,扶助中國工農業發展,擺脫貧困;尤其是台灣,更是懷抱血濃於水之心,對中國今天的經濟崛起,貢獻最多,功勞最大,但是,換來的是什麼呢?
  換句話說,事實已經擺得很明顯,只有等到海峽兩岸的人,能夠把文化認同祖先認同,和國家認同分辨清楚;徹底擺脫「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荒謬思想,台灣追求更改國名國號的問題也好,中國本身追求民主化的問題也好,才有可能得到釜底抽薪的解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