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醫統江山05:辣手摧花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夕顏被制住啞穴當然不能說話
她咬了咬櫻唇,兩行晶瑩的淚水順著俏臉滑落
她這一流淚,周圍多數人的同情心都被勾起來了
如此弱不禁風美貌溫柔的女子,怎麼可能是反賊?
醫手遮天,醫統山河
網路大神級石章魚架空歷史之力作,點擊率破六百萬點
過勞醫師意識飄飛成為古代奸臣之子,卻發現富二代也不是容易混的人生!
當了十六年啞巴外加癡呆兒的官二代,一朝突然恢復神智,震驚眾人。外科醫師胡天,穿越成了胡小天,戶部尚書胡不為唯一的血脈。身為大康第一奸臣之子,吃香喝辣快活過一生的願望不難達成,萬萬沒料到,奸臣居然也會家道中落,落難之子胡小天將如何憑其前輩子的聰明機智,遊走江湖廟堂之中?
秦雨瞳悄然取了一根銀針又刺入了夕顏的左肋下,夕顏神情慘澹,她今日百密一疏,並沒有想到秦雨瞳會扮成捕快跟隨在胡小天的身邊,梁慶雖然武功高強,但是他的點穴方法根本制不住自己,剛才軟癱在地只是偽裝,而現在秦雨瞳以銀針刺入她的穴道,卻是拿住了她的命脈,夕顏短時間內是沒有能力解脫的。
胡小天最擔心的就是驚動了周王,可這邊的動靜太大,周王早已注意到了,不等梁慶和秦雨瞳兩人將夕顏押走,周王的聲音已經響起:「且慢!」
胡小天一聽到龍燁方的聲音就知道要壞事,這位十七皇子對夕顏一往情深,他們在這邊忙活說不定早就被周王看到了,人家是挑選時機站出來,剛好英雄救美。
周王顯得很不高興:「胡小天,這是怎麼回事?」

◎醫統冷知識:「金銀花」
金銀花,全身都可入藥,具有清熱解毒,抗菌消炎、保肝利膽的功能。過去臨床應用於治療呼吸道感染、頭痛咽痛等疾病。金銀花本身對葡萄菌、痢疾桿菌、肺炎雙球菌都有抑制作用。
石章魚,本名葉勇,作品名列百度風雲榜前十名,為網路票選百強之一,大神級的寫手。據說為了替兒子「賺奶粉錢」而一腳跨入網路創作,憑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而一夕爆紅,收穫粉絲無數。由於本職為醫師,因此著有多部關於醫界的小說,如《獸醫狂詩曲》、《醫冠禽獸》、《醫道官途》、《醫統江山》等,另有《品行不良》、《宇宙牛仔》。業餘寫作至今十餘年,性格開朗,好友善飲。
第一章 如意算盤失算
第二章 多情皇子
第三章 越是美麗的女人越危險
第四章 公子成公雞
第五章 辣手摧花
第六章 康都風雲
第七章 和親
第八章 無徵兆的謀反
第九章 七十年前的鼠疫
第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不可能啊,這世上哪有鬼魂存在?胡小天暗叫邪門,他放棄了回房休息的想法,直奔院門而去,伸手準備拉開院門的時候,腦殼之上被一物砸中,痛得他呲牙咧嘴,轉過身去,梆!的一聲,一顆棗兒正撞擊在他的腦門上,撞得他眼前金星亂冒。
胡小天差點沒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他嚇得魂飛魄散,張嘴就準備大聲呼救,可嘴巴剛剛張開,就被一隻棗核彈了進去,雖然力道不大,可是彈得極其準確,嗆得胡小天接連咳嗽了幾聲方才吐出一顆小棗核,眼淚都被嗆出來了。
此時方才聽到屋頂發出一聲輕笑,胡小天聽到這笑聲居然有幾分熟悉,抬頭望去,卻見一位紅衣少女正坐在屋脊之上,衣袂飄飄宛如仙子,一雙雪白的玉足未著鞋襪,踩在細瓦之上,宛如暖玉一般溫潤晶瑩。不是夕顏還有哪個?
胡小天見到是她,頓時一顆心放回了肚子裡,敢情不是鬼,是美女在裝神弄鬼。
夕顏一雙蕩人心魄的美眸望著胡小天,伸出右手的食指向他勾了勾,姿態撩人之極,胡小天絕非色迷心竅之人,不過看到此情此境,也是心曳神搖,勾引我?不對啊,普通的女孩子誰能爬到這麼高的地方?胡小天搖了搖頭,也勾了勾食指,示意夕顏下來,心中不禁想到,有趣,這種隔空勾搭還真是蠻有情趣。
夕顏白了他一眼,抓起一片細瓦作勢要砸他。
胡小天抱頭向東南角跑去,夕顏咬了咬櫻唇,不禁莞爾,暗罵這廝膽小如鼠。等胡小天再次出現的時候,手裡已經多了一張木梯,這貨將木梯架在牆角,可惜木梯的長度不夠,他沿著木梯向上爬去,爬到盡頭,距離房頂還有三尺左右的距離,雙手攀住屋簷,準備來個引體向上。不意手腕被夕顏捉住,用力一提,這廝感覺自己騰雲駕霧般向上飛了起來,嚇得啊!地慘叫起來,剛一出聲,馬上意識到不妥,慌忙雙手掩住嘴巴,卻又發現自己已經飛到最高點,一個倒栽蔥向屋頂栽落,這要是栽下去,最輕也是個鼻青臉腫,如果不幸,恐怕就是個腦漿迸裂的結果。
這貨嚇得兩隻眼睛瞪得老大,還好視野中出現了夕顏的倩影,她仰頭向上看呢。
胡小天張開雙臂,你既然不仁,休怪我不義,老子就算摔死也得拉上一個墊背的。他是準備將夕顏撲倒在身下,讓這小美妞給自己墊背。
夕顏清麗無倫的俏臉之上卻浮現出一絲笑意,在胡小天看來,她的笑容說不出的詭異,暗叫不妙,這妮子看來沒安好心。
卻見夕顏抬起美腿,晶瑩的玉足飛揚而起,標準的一字馬,以足背和胡小天的肚子來了個親密接觸,把胡小天當成皮球了,胡小天再度飛了起來,這次是橫飛,飛出兩三丈,來了個俯衝式落地,貼著屋簷標準的平沙落雁,胡小天捂著嘴巴,雖然如此,鼻息中仍然發出唔唔唔不停的慘叫,只可惜跑道的長度不夠,眼看就要衝出跑道,飛向地面,後領一緊,卻是被夕顏一把揪住了衣領子。
胡小天腦袋已經露出了屋簷外,這貨驚得一頭冷汗,四肢頭皮都麻木起來,過了一會兒方才漸漸找回了知覺,雙手在屋簷上一撐,小心翼翼地爬了起來,再看夕顏,已經坐回了剛才的地方,雙手托著俏臉,靜靜望著夜空中的那輪明月,似乎剛才發生的事情跟她毫無關係。
沿著傾斜的屋頂走路並不是那麼的容易,胡小天也不會輕功,小心翼翼挪到屋脊處,在距離夕顏一丈開外坐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這才意識到自己在落地時身上的皮膚也擦傷了多處,還好不算嚴重。
目光落在夕顏的身上,先看了看她的俏臉,然後開始往下遊移。
夕顏的雙眸閃爍了一下,黑長的睫毛垂落下去,目光顯得格外淒迷:「剛才在房間裡你還沒看夠?」
胡小天笑道:「百看不厭,秀色可餐!」同樣的話他對別的女孩子也說過,不過倒沒有任何的虛偽成分,全都是由衷而發的大實話。
夕顏道:「畫還真是不錯,從沒有見過有人可以用一根碳棒畫得如此出色。」
胡小天道:「一般一般啦,其實我畫得最好的不是頭像。」這廝的目光落在夕顏白嫩的玉足之上,實在是有些不明白,這小妞為什麼要赤著雙足,難道是為了誘惑自己的?這小妞條件真是不錯,改日有機會給你畫個人體,你才知道老子畫技的厲害。
在他稍嫌火辣的目光下,夕顏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自在,胡小天顯然還沒有到可以給她造成威脅的地步,兩者強弱分明,孰強孰弱,彼此心裡明明白白。
胡小天敢在慕容飛煙面前說些輕薄話,因為他們已經有了相當深厚的感情基礎,敢偶爾占占樂瑤的便宜,因為在樂瑤的心中他簡直是一個無所不能的救世主,對他有著相當的依賴。可在夕顏面前,胡小天始終表現得小心謹慎,他不瞭解對方,不知夕顏是敵是友,他只知道夕顏絕不是環彩閣普普通通的一名風塵女子。
夕顏道:「你是不是很怕我啊?」
胡小天嘿嘿笑道:「那倒不是,只是咱倆才剛剛認識,有些生分,我為人本來又有些靦腆,總覺得男女授受不親,所以保持點距離是應該的。」
夕顏道:「一回生兩回熟,咱們又不是頭一次見面,說起來我多少也算得上有恩與你吧?」
胡小天以為她是想自己還她銀子,嬉皮笑臉道:「你住在哪裡?明兒一早我便差人將欠你的那些銀兩送去。」
「先欠著吧!我又不怕你賴帳!」
胡小天道:「我不喜歡欠別人東西,還是儘快還了吧。」
夕顏一雙美眸迸射出凜冽寒光:「我借出去的東西,不是你想還就能還清的,什麼時候我讓你還,你必須要還!」一番話說得斬釘截鐵,聽得胡小天一陣心裡發毛,這小妞也忒霸道了點。
夕顏說完那番話,美眸重新投向空中朦朧的夜月:「今晚的月色真美!」
胡小天道:「能和姑娘並肩賞月,也算得上是一場緣分,以後見面,咱們就是朋友了。」這貨明顯是在套關係。
夕顏搖了搖頭:「我沒有朋友!」她站起身道:「雖然咱們不是朋友,可咱們也不是敵人,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我給你一個忠告。」
胡小天連連點頭道:「洗耳恭聽!」
夕顏道:「你最好離秦雨瞳那個妖女遠一些,小心被她連累。」
胡小天心中一怔,夕顏怎麼知道自己和秦雨瞳相識?難道這妮子一直在暗處留意自己?他本以為秦雨瞳只是玄天館的一位醫生,可夕顏卻冠以妖女二字,她們兩人究竟又有何糾葛?不過胡小天也無意介入她們的恩怨之間,微笑道:「我跟她只是一面之緣,甚至連朋友都算不上,說到感情,還是咱們兩個親近一些。」
「記住你今天的話,若是日後你敢和她一起害我,我絕不會饒了你!」
胡小天道:「你從燮州翻山越嶺地來到青雲,就是為了過來告訴我這句話?」他當然不信,一千個不相信。
夕顏緩緩站起身來,赤足走在屋脊之上,此時迎面一陣夜風吹來,衣袂飄飄,宛如凌波仙子。她緩緩回頭,唇角露出一絲笑意道:「其實我是來殺你的!」說完這句話,向前騰躍一步,晶瑩的玉足踏在屋脊之上,宛如一團火焰投入深沉的夜色之中。
胡小天慌忙起身追了上去:「等等……」再看夕顏的身影早已在遠處消失成為一個紅點,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完全不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