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馬克思:愛情與資本論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79332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有一天我會把世界澈底改造一遍。」
許多人都曾這麼說,只有馬克思是認真的。


身為卡爾‧馬克思的摯友恩格斯,不僅在思想、金錢上援助馬克思,甚至知道馬克思生命的一切。恩格斯晚年病榻纏綿之際,向馬克思最喜愛的小女兒透露父親的故事:對猶太血統的不滿、千辛萬苦追求舞會皇后的愛情、大學時期的挫敗、共產主義思想的萌芽、流亡海外且貧病交加的家庭生活、撰寫思索《資本論》的艱辛過程、馬克思生命中最不堪的祕密,以及為了推翻血汗工廠建造出的地獄所發動的革命!

十九世紀最偉大的天才之一,卡爾・馬克思,其理論影響了二十世紀,雖部分人士將共產主義失敗歸咎於馬克思,然而,二十一世紀的經濟危機、嚴重貧富差距,更凸顯出馬克思的理論多麼切合時勢。本書由德國熱播二十多年《案發現場》的編劇之一克勞斯‧吉廷格根據事實以戲劇手法,透過馬克思的小女兒與恩格斯的回憶,重現馬克思為了將世界改造成理想境地,終其一生與命運、與社會的激烈戰鬥。

*蓬頭垢面的「黑野人」馬克思是如何追求到貴族之後的舞會皇后?
*流亡海外、仰賴恩格斯接濟的窮酸日子、相繼夭折的孩子,對馬克思夫妻的情感是折損還是更加堅定?
*傳說,馬克思曾與家傭生下一名男孩,為了避免婚姻破滅,而拜託好友恩格斯承擔私生子之父的罪名?
*中產階級出身、娶了一名貴族女子、一生從未勞動的學者馬克思,如何知曉底層的辛勞與困頓,撰寫《資本論》?

一個渴求澈底推翻世界的男人,一個愛得義無反顧的貴族女子,
一個對馬克思主義、對朋友衷心耿耿的資本家,
一個敲響革命醒鐘,完全真實的故事!
克勞斯‧吉廷格(Klaus Gietinger),德國編劇、電影導演與社會學家。他的電影《這些人死在家裡》(Daheim sterben die Leut)造成轟動;也是著名德國電視影集《案發現場》(Tatort)與許多電視、電影的編劇與導演,最近執導的紀錄片《歐能索怎麼死的?》(Wie starb Benno Ohnesorg?)獲獎甚多。2018 年獲德國電視媒體「葛里姆獎」(Grimme-Preis)提名。作為作家,其著作甚豐,包括《邊界堡壘運河上的一具屍體──羅莎‧盧森堡謀殺案》、《反革命分子》、《完全損壞》與《九十九個撞擊》。
彤雅立,著有詩集,譯作若干,以寫作、翻譯與研究為業。詩集包括《邊地微光》、《月照無眠》、《夢遊地》,德語譯作包括《卡夫卡中短篇全集》、《被帽子吞噬的男人》、《我戴著黃星星》、《分裂的天空》等。
極其引人入勝的故事!──《精彩》雜誌(enorm)

故事講得太美妙……令人神迷……──西德廣播公司第三臺節目《古騰堡世界》(WDR3 "Gutenbergs Welt")

書中情節並非全然符合史實,讀來依然令人歡欣。──德國《商報》(Handelsblatt)

饒富生趣,讓讀者輕鬆愉悅地了解偉大的卡爾·馬克思之人生、愛情、作品與影響。──《阿爾高日報》(Allgäuer Zeitung)
被褥墓穴╱舞會皇后╱過去的鬼魂 I╱徒步旅行╱等待╱長大成人╱過去的鬼魂 II╱青年德意志╱燠熱的雷雨天╱告別╱柏林╱自白╱壞蛋費迪南╱薄牆╱在學者的睡袍裡日漸荒蕪╱在沙龍╱爭執╱亨利過世╱分手╱禁令╱萊茵葛芬斯坦╱禁止╱新婚夫婦╱巴黎╱三人組╱夫妻╱巴爾門╱好友亨利╱布魯塞爾╱曼徹斯特╱神輪╱低下階級 I╱ 勇敢的小裁縫╱低下階級II╱巴爾門II╱宣言╱革命╱正義的臥鋪╱重返巴黎╱《新萊茵報》╱拉薩爾╱甜蜜的逃亡╱一八四九╱游擊戰╱反革命╱流亡者╱全權代表的戲碼╱維利希╱悲慘的木許╱資本論╱餓就是餓╱資本與爛瘡╱天花╱剩餘價值╱普魯士╱商品拜物教╱原始積累╱低下階級 III╱資本積累╱舊愛╱共產國際╱終於╱戰爭與公社╱與巴枯寧決裂╱清算╱死亡是偉大的╱《資本論》第二卷與第三卷╱小蓮╱《資本論》第三卷╱馬克思及其外╱迎接尾聲╱出場人物╱重要文獻簡表
舞會皇后
馬克思,那位摩爾人,在我遇見他之前,日子極度漫長。這時裙襬沙沙作響,那沙沙響聲遠比剛剛大得多。裙襬熱烈旋轉,比先前熱烈好多好多倍。那位摩爾人則在旋轉的裙襬間穿梭。順著旋律,一、二二,一、二二。四分之三拍的革命。那是六十年前,在萊茵河畔的普魯士,一座再鄉下不過的摩澤爾河畔小城,特里爾。裙襬旋轉,不斷旋轉。
他穿梭而過,直到抵達旋轉中最美的裙襬,舞會皇后的身邊。當時的他還沒有鬍子,頭髮黑如檀木,蓬亂得像稻草一樣。燕妮正跟一個人跳舞,那人為了引述海涅的詩句,把人家打到他頭上的手杖都吞了下去。他叫什麼呢?潘維茨少尉……潘維茨……潘維茨……。
「沒人像您這樣跳舞的,潘維茨少尉。」燕妮氣喘吁吁地說。
「這樣的跳法,只跟您!」
「燕妮,我的燕妮!」卡爾蜷縮在地、絕望喊叫。「燕妮!」她卻毫無反應,繼續跟那根掃帚一起旋轉。她的裙襬繞著卡爾的膝蓋沙沙、沙沙、沙沙作響……。
「燕妮!」
潘維茨在下一個轉圈時,竟膽敢做出怪動作,他用他乾淨的靴子一腳踩住卡爾。不過他失敗了。卡爾動作很快,他抓住那隻靴子,一個勁地把少尉往下拉,把他翻了過來。這位四分之三節拍的普魯士人一時失去平衡,啪啦一聲,整個人連同配劍跌倒在地。
「你瘋了嗎,卡爾?」燕妮勃然大怒。
可是這位纖瘦的女孩,又不禁笑了出來,而且笑得很厲害。「這對靈魂與身體是好的。」她母親曾經這麼說,現在她這麼脫口而出。她開懷大笑的時候顯得更美,就像現在,露出白皙的牙齒,美麗的齒縫都在跳舞。
潘維茨試著爬起來。這時候,裙襬已經在他身上沙沙作響。你沒有看錯,裙襬跳個不停。一、二二,一、二二。卡爾塞了一張紙條在燕妮手裡。
「給妳的!」
然後他逃跑了。潘維茨想要尾隨卡爾,卻被自己的配劍絆倒,撞壞了自己的嘴。

杜希大笑,笑得像她母親一樣。
「將軍先生,這是你瞎編的吧!」
「那些經典名言是最誇張的瞎編啊,親愛的杜希!」
這時,他停止讓黑板沙沙作響,輕聲細語。好似記憶促使他提高音量。
「不過,就算我幾乎說不出話,不用寫黑板妳也會懂的。」
「可是,將軍,你一直都是這樣說故事的,說母親如何、說罌粟花怎麼了……」
「不、不,不是這樣的。」
「不然是怎樣?」



過去的鬼魂
卡爾在大半夜時逃到花園裡。他躲在草叢後面。跟那位普魯士人可不好開玩笑,特別是一位只會像流氓恃強凌弱的二級少尉。
「搞出爛攤子了嗎?」
卡爾很驚訝,他認得那聲音。是那位猶如年輕人般健壯的老翁,燕妮的父親。
「你怎麼一點也不驚訝?」
「我怎麼能在我尊敬如父的好友面前顯得驚訝?」
約翰‧路易‧馮‧威斯特法倫,政府祕密人員,退休的普魯士國家公務員,曾經獲得紅色貴族四等勳章,他站在黑暗中享受夏夜。烤肉的聲音劈啪響,卡爾一邊流汗。
「我那漂亮的女兒又讓你生氣啦?」
「沒有很生氣,但她竟然讓自己被一個愚蠢的少尉追求。」
「就是。她這樣只會讓人生氣。他根本配不上她,可是……」
「可是我配!」
「卡爾,不要!」
月亮一出現,雲朵就退場。父親路易雖然六十五歲了,藍色的月光照著他,看起來仍年輕勇健。卡爾的背脊忽然一陣暖熱、一陣冰涼。
「為什麼?」
父親路易笑了。「孩子,你才十三歲啊!」
「不過呢,這年紀可以結婚了,知道嗎?」他彎下腰,露出臉頰,然後是上唇與頭髮。
「我已經長鬍子啦!」
路易又大笑。「你臉上那幾根毛也算鬍子!」
這個吹毛求疵的小批評擊中了他。
「我寫了一首情詩給她,她會心動的。」

第二天。大家都去做禮拜。特里爾,牧師之地。三位一體的教堂。先是耶穌會士,直到一七九三年,法國人來了,短暫地蓋了馬廄。後來,這裡成為去基督化的理性寺廟。等到普魯士人打進來時,理性就結束了。一八一九年開始,新教徒開始使用這地方。卡爾六歲的時候,就是在這裡受洗的,成人堅信禮則要到十六歲才進行,還要再等三年呢。鐘聲響起。廣場擠滿了小市民。卡爾等了又等。這時,她引人注目地走過來。
「我有東西要給你。」她在手提包裡翻找,整個人聞起來像丁香。燕妮的味道是丁香。卡爾有點銷魂。
「現在,現在她是我的!」他放膽想著。
他看見手帕在她纖細的指間,還有一個小錢包。現在呢?她一個手勢就把裡頭的東西丟給他。雪花片片,紙張的雪花片片。她陷入他蓬亂烏黑的卷髮中。石子路上細雨飄落。
「你的詩,一首真實的詩。我改短了些。詩人需要建設性的批判,這就是我的批判。」
一隻靴子就這麼踩上他的腳,是潘維茨。
「請你滾開,喀爾巴人,不然我金腿要出鞘了!」
這個掃把一般瘦長的男子一手攬住燕妮。她進入他的懷中。隨著配劍啪啪作響,他倆雙雙越過舞池,消失在大門之中。「喀爾巴人」是罵猶太人的話。卡爾早就知道了。

「可憐的摩爾!」杜希深表同情。
「女孩,這邊必須要有個男人挺過去。」
「一名少年,一名將軍,溫柔且敏感。」
「他從來都不溫柔,倒是敏感得極易受傷。不過像我們這樣的人啊……」
「將軍,你不能理解的,你從來都沒有過求愛不得的經驗。」
「什麼?」
「他們總是崇拜你。」
「不可能,我老是垂頭喪氣的。」
「卻不是因為男女關係之事,看你多優秀。」
「女孩啊……」
杜希不理會他的抗辯。「後來呢?」
「妳知道的,失戀。」
「什麼,摩爾這樣的男人也會失戀!」

裙襬旋轉,越來越快,燕妮卻不在那裡,她坐在外面嚎啕大哭。卡爾穿過重重裙襬尋覓她,卻找不到人。此刻他踉蹌走進花園,氣喘吁吁、汗流浹背。雲朵遮蔽天空,也沒有月亮閃耀。此地伸手不見五指。
「我心愛的燕妮,發生了什麼事?」
「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走開!」
「妳看得到我的鬍子嗎?裡面包裹一些可以安慰妳的,看,有蜂蜜,滴出來了,還有雞屎,拉出來了。」
「啊,卡爾,你好噁心!」
「潘維茨傷害妳嗎?」他貪婪地期望,「他拋棄妳嗎?」
「沒有。」話一說完,她伸長纖細的脖子,繼續說,「我跟他斷絕關係了。」
卡爾狡猾地坐到她身邊。
「我就說嘛,他跟妳一點也不配。」
「讓我靜一靜,我不跟小孩說話。」
卡爾受辱離去。燕妮覺得難過嗎?是的,有那麼一點,但是卡爾年紀尚輕,這位舞會皇后也才十七歲,無法對一個黑髮冒失鬼有感覺!
「不,我不可以看著他,也不可以用我的屁股面對他。」她心想。「可是,不知怎麼,他好像有點可愛的。而且他還在長大,就像鬍子也在長一樣。但要等那麼久……寧可選個笨笨的普魯士人,還是不要?我的思緒實在紛亂。認真想想,潘維茨實在是個笑話。不如選個貴族,一個法學家或一位博士,不然一名詩人吧。不過,卡爾,那個漂亮的黑髮小野人,他是一名差勁的詩人,日後肯定會窮到去要飯……」
燕妮回去跳華爾滋。
「跳吧,跟在場的每一個人跳到眼淚乾竭。」
在場有許多人。許多人,魁梧纖瘦皆有,大家都對她諂媚。裙襬繼續搖曳,配劍隨之擺動。
卡爾坐在有點距離的地方,雙眼不停盯著。要是他可以的話,會把世界澈底改造一遍,讓這些旋轉的糞堆變得窮困潦倒,沖進下水道。

「有一天我會把世界澈底改造一遍……」
許多人都這樣說。而卡爾是認真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