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蹺蹺板怪物
定  價:NT$480元
優惠價: 79379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她在通往明日的列車邂逅未來的丈夫,卻點燃家庭戰爭的導火線。
他在追溯過去的列車接下神祕遺書,竟成為國家系統的眼中釘。
只因,他們生活在屬於「怪物」的時代……

以《死神的精確度》風靡文壇影壇
愛與和平好青年──伊坂幸太郎
繼《魔王》《Golden Slumbers》《不然你搬去火星啊》
又一觸發人心警鈴的冒險物語

日本亞馬遜書店★★★★推薦

【故事介紹】

1988年,美日貿易衝突登上新聞,鬧得沸沸揚揚,然而,北山宮子和婆婆之間的問題,甚至沒有成為街坊飯後茶餘的話題。

身為前特殊部隊的間諜,宮子自認是溝通專家,面對婆婆卻總是失控。一天,陌生的保險推銷員上門,觸發了她對婆婆的疑心──為何婆婆的親人都死於非命?

另一方面,在製藥公司上班的丈夫直人,不慎發現大客戶在進行醫療詐欺,一向照顧他的前輩也牽涉其中。內憂外患夾擊,夫妻倆的生活掀起了萬丈波瀾……

//

2050年,AI系統掌控一切。重要的事最好不要透過數位裝置或網路進行,祕密交談的內容必須透過紙筆書信傳達,成為年輕世代的共識。

水戶直正,非效力於公家機關的獨立信差。此刻,他坐在新幹線列車裡,一名男子忽然在身旁坐下,委託他送信給老友。不料,那竟是一封遺書──男子隨即跳車自盡。千辛萬苦達成使命,對方卻不容分說地帶著他逃亡。原來委託人是AI系統的開發者,要求老友摧毀系統。於是,兩人成為國家通緝的對象。更不妙的是,水戶自小的宿敵──刑警檜山,在背後窮追不捨。

循著信中的線索,他們找到一位退休的繪本作家,在曾是間諜的她大力協助下,冒險前往最終目的地。只是亡命途中,水戶模糊的童年記憶愈來愈清晰,而且居然與眼前經歷的一切有密切的關係……

「無時無刻都在發生衝突,這就是歷史的循環吧。」
「你是說,和平是建立在別人的犧牲之上嗎?」

 

伊坂幸太郎Isaka Kotaro
1971年生於日本千葉縣。1995年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
熱愛電影,深受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尚‧賈克貝內(Jean-Jacques Beineix)、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等電影導演的影響。

1996年 《礙眼的壞蛋們》獲得山多利推理大獎佳作。
2000年 《奧杜邦的祈禱》榮獲第五屆新潮推理俱樂部獎,躋身文壇。
2002年 《LUSH LIFE》出版上市,各大報章雜誌爭相報導,廣受各界好評。
2003年 《重力小丑》、2004年《孩子們》與《蚱蜢》、2005年《死神的精確度》、
2006年《沙漠》五度入圍直木獎。
2008年 《GOLDEN SLUMBERS》榮獲書店大獎、山本周五郎獎雙科大獎。
2015年 迎接出道十五週年,包含小說、散文集在內,出版超過三十部作品。

作者知識廣博,取材範圍涵蓋生物、藝術、歷史,可謂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筆風格豪邁詼諧而具透明感,內容環環相扣,讀者閱畢不禁大呼過癮,是近年來日本文壇最活耀的人氣作家之一,備受矚目。近期作品有長篇小說《死神的浮力》、《不然你搬去火星啊》、《螳螂》,短篇集《陀螺儀》及雜文集《沒關係,是伊坂啊!他的3652日》等。

相關著作:《沒關係,是伊坂啊!他的3652日(伊坂幸太郎雜文集)》《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經典回歸版)》《螳螂》《Bye Bye, Blackbird—再見,黑鳥(伊坂全新加筆‧內附珍貴作家訪談紀錄)》《陀螺儀》《孩子們(經典回歸紀念版)》


譯者
王華懋

專職譯者,譯有數十本譯作。近期譯作有《今晚,敬所有的酒吧》、《便利店人間》、《無花果與月》、《戰場上的廚師》、《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破門》、《一路》、《海盜女王》等。

【名家推薦】

冬陽(推理評論人)、臥斧(文字工作者)、陳又津(小說家)、張亦絢 (作家) 、
賴以威(數感實驗室‧台師大電機系助理教授)、盧建彰(廣告導演)

‧近未來的怪物早在伊坂平成年代的小說中便現形了。而令和初年的〈旋轉怪物〉是他最新的模樣。恐怖的不是(國家)系統或是「旋轉怪物」存在,而是他存在,我們卻以為這就是日常。此刻,我們真的活在伊版的小說裡。我們正活在怪物的年代。
──陳栢青(作家‧摘自解說)

‧閱讀伊坂的小說,總有一種進入動態迷宮的感覺,充滿未知的冒險、眼前風景倏地一轉的驚奇、擺盪在害怕與欣喜之間的情緒,在終點等候著我們的不僅僅是迷霧散去後的實況,還有隱藏在更深一層內裡的寓意。我尤其喜歡最後一點,在《蹺蹺板怪物》中得以窺見探索「平衡」的趣味,小至個人生活、大至國際關係,還加入了從過去到未來的時間縱深,格局廣大卻仍能輕盈以待,伊坂幸太郎仍聰慧如昔。
──冬陽(推理評論人)

 

蹺蹺板怪物 Seesaw Monster
旋轉怪物 Spin Monster
解說│我是唯一一個逃出來向你報信的人

旋轉怪物  Spin Monster

   記憶真的很有意思。即使可以自然忘記,也無法叫自己「忘掉這件事吧」,憑意志力去忘記。越是討厭的記憶、不舒服的場景,越是刻骨銘心。
   讓人不禁心想,如果能像電腦硬碟那樣,執行一個指令就刪除得一乾二淨,不知道該有多好。
   絕對不願回想起來的場面,會永遠烙印在腦海中。
   當時,我們一家人沿著新東北高速公路北上。正值小學暑假期間,全家要一起去青森旅行。高速公路的自動駕駛是從我出生以前就已實際應用的技術,加上我們家剛買一輛白色的新款「繆斯」,號稱自駕車的終極車款,可完全自動駕駛五百公里以上的路程,因此父親躍躍欲試。
   那是兩天一夜的小旅行,但我沒想到竟連一夜都沒有住成。更進一步說,我完全沒想到對其他家人而言,會成為「∞天零夜」的旅行。
   那個時候的我,應該是坐在後車座,漫不經心地望著靜靜流向後方的景色吧。
   我從小就鍾愛無敵蝸牛「卷卷」活躍的《鋼鐵蝸牛》的故事,所以約莫是用電子閱讀器看那本書。
   父親坐在駕駛座,母親坐在副駕駛座,姊姊和我坐在後車座,記得是從東京出發過了幾個小時,經過新仙台南交流道,姊姊說「我想上廁所」。如今回想,這句話就是將我們一家人的命運,往錯誤方的向扭曲的咒文。
   父親用指頭點一下方向盤旁邊的螢幕,聽到「前往休息站」的應答聲,及該休息站販賣的各種名產。儀器發出的女聲口齒清晰,十分可靠,父親像完美駕馭一匹馬般得意。
   「繆思」移動路線,平順前進,完全沒有碰方向盤的父親不停讚嘆「太輕鬆了」,或許是為了徹底享受這樣的輕鬆,他翻起根本不想看的雜誌。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車子超過我們的「繆思」,插進前方。是不同顏色的同款車,沒錯,那一輛也是新款「繆思」,是黑色的,也可說是披著汽車外皮的死神。「咦,居然超車。」母親話聲剛落,一陣衝擊襲來。好似一隻隱形的大手猛推我的肩膀一把,首先是眼前一片漆黑,睜開眼睛,發現世界正在旋轉。也許是離心力的關係,我的身體緊壓在車座上,完全無法動彈,也無法出聲。往旁邊一看,姊姊張大嘴巴和眼睛。我覺得自己像陀螺一樣轉了好幾十圈,但後來看到的新聞報導說是五圈半。高速公路上有監視器,其中之一拍到案發現場。轉了五圈半以後,車子往反方向彈開,撞上路邊的牆壁。反作用力猛烈,整個身體被彈飛,宛如球拍擊中的網球。事實上,沒繫安全帶的姊姊就飛出車外了。
   下一幕我看到的景象,是醫院的天花板。
   
   雖然沒有人立刻告訴我父母和姊姊當場死亡的消息,但我在醫院進行復健的期間,很快察覺八成只有我倖存。即使當時我才小學三年級,看到醫護人員一提到我的家人,態度便明顯不對勁,來探望我的祖父母眼眶含淚,便依稀明白事實。
   復健當然辛苦,但有院方人員的鞭策鼓勵,我才能撐過來。
   因此,最讓人難受的,不是復健和自己的身體狀況,或失去家人,而是別的。
   那就是官司。
   當時還是小學生的我,並沒有直接參與官司。包括保險手續在內,都由祖父母替我處理。祖父母溫厚沉穩,富有人望與信賴,而且是有錢人,非常可靠,因此身邊的人不用說,他們應該也沒料到,官司居然會鬧得那麼難看、變成一場醜陋的爭執。
   自駕程式有漏洞,加上休息區入口距離最近的監視器因事故遭到破壞,確實都導致狀況變得更複雜,但祖父母感情用事到令人害怕。他們無法理性面對官司,也造成莫大的影響。
   彷彿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報復不斷升級,呈現出針鋒相對、互槓對抗的情勢,就連在我面前,他們也經常辱罵對方。
   祖父母唾罵、侮辱對方家屬,窮追猛打地要求道歉。
   令人驚訝的是,對方也完全一樣。
   哪裡一樣?
   首先,黑色「繆斯」上乘坐的,和我們一樣是一家四口。而且也和我們家一樣,只有男孩生還。
   也就是說,在那個車禍現場,兩輛車子裡各倒臥著瞬間家破人亡的小學男生。
   同時,對方也是那個男生的祖父母出面打官司。
   這是祖父母之間的代理戰爭。
   當時,我完全不知道打官司是怎麼回事,只希望這場讓原本溫柔慈祥的祖父母,變成面目猙獰的魔鬼般的可怕活動快點結束。
   「就算散盡家財,也要搞垮他們!」祖父這麼說。他展現出近乎異常的執念,彷彿面對的是殺父仇人—正確地說,是害死兒子一家的仇人。然而,儘管祖父卯足了勁,官司最後卻是無疾而終。對方的祖父母,還有我的祖父母,雙方四人都陸續病逝。四人當中,一個死於癌症,一個死於肺炎。
   雖然也不是松尾芭蕉的知名俳句描述的「夏草如茵地,折戟沉沙處,將士功名夢一場」,但這片草木枯萎的荒地上,只留下我孤身一人—正確地說,是我和他,在那場車禍中倖存的兩個同齡人。
   
   喂,你就是水戶直正?
   綜合學校四年級,十六歲的時候,有個男生轉學進來,明明完全不認識,他卻逕直朝著教室角落我的座位走來,喃喃地問。
   喂什麼喂,怎麼這樣沒禮貌?驚訝之餘,我也覺得氣憤,但他接下來的話,讓我恍然大悟。「沒想到,兩個倖存者竟在同一所學校再會。」
   我看到他的名牌,「檜山」。是毀掉我們一家,斬斷我人生的邪惡姓氏。一股寒意竄過背後,身體開始發抖,我當場蹲下。然後,我在全班驚訝的目光中,克制不住地嘔吐。
   
   如今怎會又想起這些場面?
   理由很清楚。就在剛才,我走出車廂之間的廁所時,在後方車廂看到他。
   你就是水戶直正?
   他的聲音在腦中某處響起。
   檜山景虎在同一班新幹線列車上。怎會這樣?怎會這般冤家路窄?

       ◇

   自從綜合高中畢業以後,我便沒有見過他,也就是暌違將近十年。儘管如此,我才瞥一眼,立刻確信他就是檜山景虎,而不是相似的別人。
   不是他的外貌和高中時代完全沒變的緣故。我還沒看出他有沒有變,就認出他了。
   這時,我想起日向的話。
   交往五年的她大我一歲,博學多聞,深思熟慮,讓人疑惑她在早我一年出生的期間,究竟累積多少經驗?
   令人驚奇的是,我們會認識,也是因為車禍。我走在路上,一輛計程車突然衝撞過來,當時日向恰巧在場。
   我被撞成昏迷送醫,但沒有半個近親,日向擔心我,於是像親人一樣照顧我。我醒來的瞬間,她就陪在身邊。
   一開始我十分警覺,懷疑一個陌生人為何平白為我奉獻這麼多?但我漸漸與她親近起來,自然而然地成了一對。
   她曾這麼說:
   「不知為何,跟有些人就是不對盤。這種人最好盡量不要靠近。這是唯一的自保之道。」
   是我莫名夢到檜山景虎登場的夢、被分類為惡夢的夢的時候。我夢魘驚醒,日向非常擔心,所以我說明:「我夢到以前認識的人,我們天生相剋。」
   於是,日向告訴我:「敬而遠之比較好。」
   「是啊,我也不打算靠近他。」
   但即使沒那個打算,還是會不期而遇。現在的情況完全就是如此。我走出新幹線列車上的廁所,回過頭,從門上的小窗望向後方車廂內部。注意到的時候,我已遠離現場。
   是檜山景虎。
   非逃離不可。
   怎會碰上他?
   自小三的那起車禍以來,我就有了幾個可說是弱點的禁忌。「檜山家」、「檜山景虎」不用提,「汽車」也是其中之一。我無法淡忘車禍帶來的恐懼,甚至沒有考駕照。即使是搭坐別人的車子,只要是自動駕駛,我總會全身發抖、噁心欲吐,因此都盡量避免。
   但無論如何就是躲不過,所以才叫「犯沖」嗎?五年前,我走在路上被車撞,陷入昏迷。住院幾個月後,雖然順利回歸社會,但這件事對我的「汽車恐懼症」造成致命的一擊。此外,「東北地方」也成為我的死穴。由於是在乘坐自動駕駛的前往青森的途中發生那場事故、那場衝撞、那場旋轉,日本的東北地方在我眼中完全就是鬼門關。每次旅行,我都選擇去西邊。
   因此,新東北新幹線通車以來,這是我第一次搭乘。沒想到竟會在前往東北的路上遇到檜山景虎。
   我慌得方寸大亂。儘管知道自己驚慌失措,卻無法壓抑焦慮。
   怎麼辦?
   也沒有什麼好怎麼辦的吧?又不能下車。
   是不是最好在下一站下車?
   下車?我可是在工作。我自問自答。
   如果下車,下一班往新札幌站的班次很晚才發車,工作預定會全部亂了套。那有什麼關係?總比陷入不可挽回的事態來得好。不可挽回?只是遇到老同學罷了,會發生什麼事?比起這些,確實完成工作更重要。
   「七上八下」形容得真的很貼切,我的心臟突突亂跳,完全鎮定不下來。各種問答在內心掀起狂瀾,令我坐立難安。
   更讓我驚慌的是,回到自己的座位時,旁邊坐著一名陌生男子。難不成是檜山?他什麼時候搶先我的?我一陣心慌,但其實不是。從新東京車站發車後,我旁邊的靠走道座位應該一直沒有人。我四下張望,車廂並未坐滿,會不會是搞錯座位?我從口袋掏出智慧卡感應,窗邊座位的靠枕小燈亮起。是我的座位沒錯。
   「不好意思。」我向坐走道座的乘客打聲招呼,進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朝旁邊一瞄,是個戴眼鏡的細臉男子。西裝打扮,年紀約四十多或三十多歲。如果是前者,那他看起來很年輕,但如果是後者,就是顯老。
   眼前的全像投影開始播報新聞。鯨魚擱淺在太平洋沿岸、昨天過世的偉大音樂家的死因、政治資金管理法等新聞一則則顯示出來,接著播送大量廣告。以前有人建議我「就算多花點錢,也該買沒廣告的車票」,再也沒有比全像投影廣告更煩人的東西,而且會吵得人睡不著覺。但我第一次搭乘新東北新幹線列車,也想體驗一下這種煩擾。
   「我想拜託你一件事。」一會後,旁邊戴眼鏡的男子忽然對我說。
   「啊,咦?」
   「沒時間了,我長話短說。」
   「呃,你剛才不是坐在這裡吧?」我想問「確定這是你的座位?」。
   「時間不夠,我就省去說明。」男子的口吻彬彬有禮,讓人頗有好感,但除此之外,實在啟人疑竇。「請你晚點讀一下這個。」眼鏡男子說,身體幾乎沒有動,只是改變右手的角度,遞來一只信封。
   上面沒有寫收件人也沒有寫寄件人,看上去是毫無新奇之處的淡茶色信封,但我接過來翻到背面,立刻發現是安全性極高的款式。不僅是市區,是連車站和交通機關各處設置的感測器都無法偵測到的類型,而且信封角落的規格碼是我從來沒見過的。「這是……?」
   「這是尚未公開發售的信封。你居然看得出不同,不愧是專業人士。」
   對方這樣稱讚,我覺得很害臊,但立刻興起疑念:專業人士?他怎麼知道我做哪一行?
   我正想開口,他已站起,留下一聲「再見」,準備離去,於是我連忙問:「你要坐到哪裡?」
   他停頓了一下,尋思片刻,回答「到昨天的日本」。
   什麼跟什麼?容不得我繼續追問,他便走向前方車廂,消失不見。
   我起身想追上去。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背後竄起一陣可怕的冷顫,我當場坐了下去。
   是檜山。檜山景虎走進這節車廂,不用看我也知道。我立刻轉向窗戶,假裝在睡覺,全身警報都在作響。
   我閉著眼睛,心中默念「快點經過」,不料有人出聲:「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我嚇得差點當場跳起,但仍假裝揉眼睛。
   我以為看到的一定會是檜山景虎的臉,卻是別人。「您好,我們是警察。」對方出示卡片,是警察組織的身分證。我經常在電影和電視劇上看到,但這是第一次看到實物。上面有立體畫像旋轉,浮現所屬單位和姓名。
   居然現寶似地使用這種電子資訊,公家單位真是有點時代錯亂。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