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求孕,是一個人的戰場:十四年,只為等一個你
  • 求孕,是一個人的戰場:十四年,只為等一個你

  • 系列名:Enjoy
  • ISBN13:9789864061709
  • 出版社:寶瓶文化
  • 作者:汪用和
  • 裝訂/頁數:平裝/240頁
  • 規格:20.8cm*14.8cm*1.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02/12
  • 中國圖書分類:婦科總論
  • 促銷優惠:2020女人節書展--熱賣中
定  價:NT$310元
優惠價: 79245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汪用和掏心傾訴14年求孕歷程,
擁抱同在求孕路上努力的妳。
那期盼、失落、焦急、忐忑、擔憂、自責、羨與妒、
試了再試、別人的眼光……那孤獨,我懂,我都懂。

◆◆◆

說「加油」,反而讓妳更有壓力,
「下次還有機會」,也安慰不了妳,
關注的眼神讓妳懷疑自己做錯了什麼,
告訴妳越多懷孕妙方,害妳越心焦。
但妳只能人前平靜,直到夜深人靜,暗自滴淚……


◆◆◆

「我想成為母親」──
如此單純的心願,要實現,就那麼難嗎?

「就算這次不成功,也不要再做了,我不要妳再受苦。」
又一次忍痛做了無麻醉取卵後,老公心疼地說。
我哭了出來……多想和他生個親愛的小孩!我知道,其實他也很期待。
他不願我受苦而寧可放棄,那我能為了他再拚拚看嗎?
我真的就要這樣放棄了嗎?

‧從中醫到西醫,從台灣、大陸、泰國、日本到美國;好怕打針的我,每天忍痛打三針,人工受孕加試管嬰兒做十次,找海外代理卵母與孕母,學氣功,用偏方……我什麼都試過了,但時間追著我跑,提醒我還不夠努力。
‧一年只有三、四次生理期的朋友順利產女,而每個月必定經痛的我,被醫師懷疑可能是「無排卵月經」!我終究是不會下蛋的母雞嗎?
‧我終於懷孕了!可是沒開心多久,一踮起腳,瞬間感覺肚子不對勁──孩子沒了……是我上輩子做了什麼,這輩子不配有小孩嗎?!

女人勇敢挺身,化為求孕戰士,然而一路上是最煎熬的寂寞,那些「這次有可能」、「是不是我生不出來」、失敗感、妒意……另一半的體貼無法撫慰,家人的體諒無法消除,唯有同樣上戰場的人,能真正體會。
翻開這本書──妳的孤單,終於有人懂。


名人推薦:
◎16道淚光閃閃感動推薦!
吳明珠中醫師(吳明珠中醫診所院長)
吳淡如(作家/主持人)
沈春華(金鐘主播)
周慧婷(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未來教育中心執行長)
林書煒(POP Radio台長/主持人)
林靜如(律師娘/作家/娘子軍行銷有限公司負責人)
張明揚醫師(生殖醫學會前理事長)
得體夫婦(部落客)
郭育誠中醫師(當代漢醫苑院長)
陳海茵(東森新聞主播)
黃瑽寧醫師(馬偕兒童醫院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趙婷(作家/主持人)
蔡詩萍(作家/主持人/台北之音電台台長/一個女兒的老爸)
鄭凱云(知名主播/「健康2.0」主持人/《凱云主播的減法教養》作者)
盧秀芳(中天新聞主播)
魏曉瑞醫師(臺安醫院婦產科及生殖醫學暨不孕症中心主任醫師)

本書特色:

◎汪用和:「寫這本書,是希望能夠幫助許多像我一樣的婦女抒發心情。最好,還能夠協助周遭的親人理解她、支持她。」
◎見諸於書籍及媒體的,多是努力多年後懷孕、生產的成功事蹟,但有一群為數不少、曾經/正在求孕路上努力的女性,獨自吞下了種種的辛苦,甚至嫉妒等暗黑心事,沒有人能了解。這本書訴說的正是:妳並不孤單。
◎難道這個星球上的人只分成兩種:會懷孕的,與不會懷孕的嗎?
我又羨、又妒、又氣:那個○○○,她自己說她對小孩沒什麼耐心的。那個XXX,她的身體比我還差呢!竟然還能懷孕?還有那個,她根本沒有想再生了,為什麼還要給她呢?
意識到自己有這些情緒,其實讓自己的心情更差,因為我不但沒能成功懷孕,還讓自己成了一個心不美的人。我怎麼變成這樣子呢?
(摘自內文〈嫉妒〉)

汪用和

知名新聞主播、電視及廣播主持人,並擔任永達社福基金會執行長。主持POP radio電台「用心過生活」、YAHOO! TV「爸媽有事嗎」親子教養直播等節目,風格親切自然、觀點專業深入,清朗的嗓音、笑起來似彎月般的美麗眼睛,充滿親和力。
但是在這些璀璨光環之外,為了求孕,她和丈夫走了十四年的漫漫長路,光中醫師就至少看了二十位,而各種聽說過、沒聽說過的方法,他們都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情,姑且一試,因為多麼期待有自己的小孩,實在無法放棄任何一絲可能的希望。
十四年。
雖然最終沒成,但她把那段歷程寫成這本書,讓所有不足為外人道的酸楚,有了寬慰。
夫妻倆如今有兩個親愛的女兒──因對生命的諒解而放下,生命以領養的豐盛,賜予了圓滿。

【前言】
妳並不孤單


寫這本書,是希望能夠幫助許多像我一樣的婦女抒發心情。
最好,還能夠協助周遭的親人理解她、支持她,以及讓她感到有被療癒的效果。
雖然我的不孕,一直未曾被療癒──直到此刻,寫下這一切……

***

窗外的天氣十分晴朗。
我坐在窗邊,沐浴在陽光裡。
我的背被晒得暖烘烘的,裸露的手臂甚至有些微微發燙。
但是,我仍然蜷曲著身子。
因為,我辛辛苦苦在體內興蓋的房子,正在一片一片地土崩瓦解,一點一滴地流出體外。
難過嗎?有一些。
但其實,比我以為我會有的傷心少。
是因為習慣了嗎?習慣了失敗,習慣了再戰,習慣了一次又一次地重回原點,然後,開始重新盼望。

有盼望是好的。

一個室內設計師好友安慰我。她說她一年只來三、四次月經,四十歲那年的某一天,她東奔西跑巡了幾個工地後,覺得肚痛得厲害,找了家診所看,醫師說是腸胃炎,開了消炎止痛藥,要她回去多休息。
工作認真負責的她沒有休息不工作,但醫囑的一天三次藥倒是沒停吃過。吃了幾天,肚痛並無好轉跡象,於是她去了另外一家診所就醫。醫師仔細問診後,說:「妳很可能是懷孕了,去抽個血驗一驗吧。」
她驚嚇萬分,因為她為自己所畫的生命藍圖中,不曾留有兒女的位置,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吃了這麼多天的藥呢!她是高齡產婦,還吃了一堆西藥,「可能會產下畸形兒」的這念頭令她好害怕。
她問醫師,她是否應該將這孩子捨棄。醫師說:「妳這麼大年紀,能懷孕很不容易,我是勸妳不要輕言放棄。妳這樣的狀況,孩子還沒掉,應該就是跟妳有緣吧。」
那孩子果然與她有緣,在她子宮時緊緊相黏,出了母體則是又健康、又聰明、又漂亮的一個小娃兒。
她說:「我這樣都可以有孩子了,妳一定更沒問題的!」

信、望、愛。
我需要信、望、愛。

又或者,我需要的其實是一個神蹟。

【前言】妳並不孤單 
【追尋】等待神蹟 

PART 1 我想成為母親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年齡一年一年增加,每天都聽到時鐘「滴答滴答」地,不斷在對我說:妳幾歲啦?妳幾歲啦?妳幾歲啦?……

我才不要生小孩 
放輕鬆的壓力 
無排卵月經?! 
「三個月」是多久? 
媽媽的心呀魯冰花 

PART 2 什麼方法都來吧
▌就是想要有孩子,這是多麼單純的心思、多麼殷切的期望,也是一種多卑微又多巨大的想望啊。

不斷地打針,誰比較勇敢? 
玄妙的夢 
運動運動運動 
這就是「人蔘」啊 
土包子煮中藥 
是「壞蛋」嗎? 
寧可選不上,也要生孩子 

PART 3 走遍了世界找「你」
▌我們漂洋過海走了如此之遠,我們曲曲折折過了如此之久,而現在,我只想沉沉睡去。

正統卻不傳統的中醫 
奇特的醫師們 
持續不斷的民俗療法 
大陸訪醫學氣功 
誰是我的Dr. Right? 
找個泰國美女嗎? 
別想那些了啦! 
遠赴美國找美人 

PART 4 有嗎?沒有嗎?
▌知道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努力,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多少有助於消弭一些焦躁感,因為有人實實在在地明白妳正在經歷些什麼,甚至可以與妳一起嘗試,一起奮戰。

購物狂的異想世界 
怎麼有人可以狠心虐待孩子?! 
瘀青的印記意義 
幹細胞與胎盤 
我的先生 
嫉妒 
什麼都無所謂了 

【圓滿】終於等到上帝為我預備的孩子 

「三個月」是多久?


一個聚餐的場合,有朋友講起發生在他身上的一件糗事。
有一天,在他忙得頭昏腦脹時,祕書向他報告,下週她想要請三天休假。他邊做事、邊回應說:「好啊,請三天喔,那妳是要請多久?」
「哈哈哈哈!」大家笑開了。
我也笑了,但是對我來說,「三天是多久」這個問題其實沒有那麼荒謬可笑,因為我也很想問問:「三個月」,到底是多久?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每次去看醫生,只要是初診,都一定需填初診單。單上有姓名、地址、電話、身分證字號、藥物過敏史等資料,還有──年齡。
我真的很不想填這個欄位。除了因為年齡是女人的祕密,更重要的是,我怕看到醫師沉吟的表情,更怕聽到他們沉默之後,終於開口說的話。
「嗯……嗯……妳怎麼拖到現在才來看我?」
嗯……嗯……我真的很想這麼回:醫師,你看不出來嗎?答案很明顯啊──

因為我是個白痴!(才會覺得生孩子有什麼難的。)
因為我是個傻蛋!(才會以為這麼多人都生得出孩子,我怎麼可能會生不出。)
因為我是個呆子!(才會以為科技發達,人類都可以上太空了,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因為我是個蠢人!(才會覺得早看醫師、晚看醫師,不過就是早生孩子、晚生孩子的差別嘛。)

這樣的以為,醫師,你理解嗎?

***

但是,我除了真的是好傻、好天真之外,其實也真的被弄迷糊了。
每次看西醫,西醫就要我,「趕快做試管,趕快做試管。妳都幾歲了,再不趕快做就來不及了!」
中醫卻是一聽到我要做試管嬰兒,就都說:「別去做,別去做,一定要先調養好身體再做。否則妳現在去做,不但不會成功,更只是徒然讓那些西藥針劑更傷害妳的身體,讓妳更難懷孕、又多花錢罷了!」
聽起來都好有道理啊!所以我常常在西醫、中醫、西醫、中醫之間,猶疑擺盪,而時間就像鐘擺般左右左右、滴答滴答地滑走,於是我更心急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這樣的疑問讓我發慌。
在第一次嘗試做試管嬰兒失敗之後,我因為終於知道了自己的身體遠遠不如自以為的好,也覺得每天打針做試管療程的日子太痛苦,所以決定先嘗試看中醫,調養身體。

●媽媽
之所以會選擇看中醫,其實與我母親的經驗有關係。
在我剛升小學五年級時,母親發現罹患了肝癌。當時我還懵懵懂懂的,只記得有一陣子,陪媽媽頻繁地去醫院看了好幾次,而有一次,醫師把母親叫進診間,我陪著進去後,醫師對她說了一些話,媽媽就握著我的手走出診間,走出了醫院。
雖然是溽暑的夏天,但在熱鬧的大街上,母親握著我的手是冷的。
回到家後,媽媽打了幾通電話,然後原本在歐洲出差的父親匆匆趕回。
我聽到大人在說:「這個醫師怎麼可以直接就對病人講這些話呢?!」「再多找兩家醫院檢查看看吧?」「台大、榮總……」大人們的這些交談,對一個初讀小學五年級的孩子來說其實沒有什麼意義,只是聽多了,我大概知道──媽媽得了肝癌。
除了原診察醫院之外,媽媽也把片子拿給了台大等大醫院的醫師們看,西醫的結論都是「沒救了」,媽媽「大概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了」!

***

說來慚愧,「媽媽即將死亡」這麼重大的事情,在一個十一歲孩子的心中卻沒有任何重量,我還是照常過我的生活,只知道有一天,媽媽去高雄的大舅家休養,也方便她去屏東看人家介紹的一位老中醫。
一個星期後,母親回來了。她的肚子腫脹到像懷胎好幾個月。
我不知道為什麼媽媽肚子那麼大,卻不是要生小baby,但是,母親開始告誡我,「如果有一天媽媽不在了,妳要好好照顧妹妹。妹妹還那麼小,妳到小學四年級,媽媽都還幫妳洗澡,妹妹現在才小學一年級就要自己洗澡了……」常常話還沒講完,媽媽的聲音就已經不一樣,眼睛也變得水亮水亮的。
媽媽說,她要為了我們活下去,所以她特別注意自己吃什麼,與不吃什麼。
她吃什麼?她吃中藥,一天三次,每次一碗。
她不吃什麼?屏東的老醫師給了媽媽一張單子,上頭列了芒果、鴨肉……等等好多食物,對於那些絕對禁止的,媽媽真的一口都不碰。
一口都不碰啊!能夠吃的東西相對少了好多,可以想見,生活當中也少了許多來自於美食的愉悅。

***

在我國一要升國二的夏天,媽媽喜歡上蓮子的美味,尤其難得的是,蓮子竟然沒有在屏東老醫師的禁制食物之列,媽媽終於可以稍稍滿足口腹之欲了。
於是,她每天都吃上一些蓮子湯,家裡除了飄著濃濃的苦藥味之外,也開始有了煮蓮子湯的淡淡清香味。
我猜想,那段時間應該是媽媽生病以來少有的、比較寬心的日子吧:終於可以嘗一點自己喜歡吃的東西了;住家也從會有蟑螂、老鼠、白蟻的老舊日式住宅,搬到了一棟新大樓;更重要的是,西醫口中的「三個月」,已經在屏東老中醫手中變成了「三年」……

不過,也許是每天吃蓮子太過溫補(有大人如此認為),也可能是命中注定(有命理老師如此說),或是可能,媽媽當時吃的是被漂白過的劣質蓮子(我現在猜想),總而言之,媽媽突然開始狀況不好,常常肚子痛到睡不著覺,半夜醒來坐在床沿,手摩挲著腹肚,口喘著大氣。
才一個月左右吧,媽媽走了。
我開始了解死亡是怎麼一回事。
那就是當妳在學校莫名被老師罵了感到委屈,想要媽媽惜惜時,沒有了,媽媽不在了。
當妳碰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妳覺得媽媽聽了一定也會覺得很好笑時,沒有了,妳話到嘴邊說:「媽,我跟妳說……」卻發現無處可說,無人在聽了。
但是至少,還好啊,還好媽媽撐了三年──哥哥從「國中生」變成了「高中生」,妹妹則從小學的「低年級」要念「中年級」了,我也從「國小生」變成了「國中生」。雖然還都是不夠解事的年紀,但至少沒有那麼完全不懂事了,而這也是促使媽媽撐下去的動力:她的孩子都還小,她要能拉拔一天算一天啊!

因為媽媽三個月生命變三年時光的經驗,我雖然認為西醫絕對有西醫的長處,卻也感到西醫恐怕還是有其侷限,且西醫在醫療上的一些限制,可能也還是要靠中國老祖宗的智慧去突破。而且我年紀大、無排卵,在西醫眼中,應該差不多也就是無藥可救的意思了吧?……
於是,在我的尋醫記中,「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就成了指導方針。

●標準答案:三個月
中醫很有意思,不會要妳挨針抽血,也不必做易讓人感覺有些尷尬的內診,更不需注射顯影劑,受又痠又痛的輸卵管檢查之苦。
來,只需要伸出手指往妳的手上脈搏跳動處一搭,號脈厲害的中醫往往就能夠把妳的症狀講得八九不離十:婦科太寒,腸胃功能太差,腎水不足,肝火旺盛,肺氣耗損,脾氣虛弱,思慮過細,睡眠品質不佳……
一連串的症狀說下來,我只好自我解嘲,「看來我全身上下,大概只有『心』還不錯了喔?」
這樣外強中乾的身體,再加上不等人的時間,我往往都會心急地問醫師,「請問我這樣大概需要調多久?」
是中醫教育都這樣教嗎?還是中藥的道理就是如此?幾乎每個中醫師都回說:「大概至少三個月吧。」
三個月,三個月,一年不過只有四個「三個月」,但我的「三個月」卻好像永遠過不完似的。

***

每當我吃一位中醫師的藥差不多半年,卻似乎沒有好轉跡象時(例如:月經來時還是痛得要命,每天起床還是覺得十分疲累),我就想:「先生緣,主人福」,既然持續了半年都不見什麼效果,也許就是我與他的緣分稍淺,那就換一個醫師試試好了(好在許多朋友熱心提供他們心目中的好醫師,所以聲譽卓著的醫師名單一直不缺)。
於是,我仍然像頭一次看中醫般,驚奇於眼前這位中醫把脈之準確(怎麼能只是摸摸脈搏,就講出一堆西醫需要借助儀器檢查才能說出的症頭啊?),同時,仍然再次滿懷希望地問:「請問這樣我大概需要調多久?」
答案不意外,「大概至少三個月吧。」
接著,又是大約半年過去了,又是覺得該勇敢地與緣淺的醫師說「拜拜」,努力去尋找「下一個」良醫了。
嗯,下一個醫師一定會更好,一定的!(振臂!握拳!)
然後,我又再次讚嘆中國老祖宗的醫道智慧真是博大精深(因為一把脈,又把我的症狀說得準準準),並且再次問出我那千篇一律的問題,「請問這樣我需要調多久呢?」以及,又再次得到「大概至少三個月」的答案。
看出來了嗎?如果我看了二十位中醫師(是的,我確實看了至少二十名中醫師),這樣的過程、對話與回答,就重複出現了二十次!
所以每當聽到又一位中醫師對我說:「大概至少調三個月吧。」我都很想罵人,也很想哭。不是罵醫師,因為我知道那不是醫師的錯;但是正因為沒有可罵的對象,所以也很想哭──我連借題發揮的對象都沒有,而無從發洩情緒啊!

***

三個月三個月,都跟我說「三個月」,但是已經這麼多「三個月」過去了,難道之前的那些三個月都是白調的嗎?
假如我總共需要十個月的時間調理,那麼至少,第四個醫師應該可以跟我說:「大概再兩個月,或甚至大概再一個月吧。」不是嗎?這數學不是一點都不難嗎?怎麼我卻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三個月永遠走不到變成兩個月、一個月呢?
到底是怎麼樣呢?
三個月到底是多久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