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中英對照本)
定  價:NT$450元
優惠價: 79356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我的詩將使你稀罕的美德長留,
並將你燦爛的名字書寫於天國,
死亡將征服這個世界,但在那裡,
我們的愛將存活,並在來生永續。

讓你一窺文壇大家馬維爾、愛倫坡、雪萊、濟慈、勃朗寧夫人、葉慈等,他們眼中「愛情」的千百種面貌──
或深情浪漫、甜美歌讚,或青春洋溢、青澀懵懂,或哀婉淒美、痛苦掙扎。
它知性、大膽、情慾、感性,可惡又可愛。



情詩的題材本不該只限於男女之間的愛情,凡指涉人間情
愛、情慾、情色、情感、情誼的詩作皆可稱作情詩。或有人說:
情詩,不就跟愛情一樣,就是「愛來愛去」而已?沒錯,「愛來愛去」的確是人間情愛或情詩的本質,但其中卻大有學問。
「愛來愛去」有時是哀聲嘆氣,不言不語;有時是「high來high 去」,舉止若狂;有時是矮來矮去,偷偷摸摸;有時是疑神疑鬼,輾轉難眠;有時是愛恨並濟,黑白不分;有時是活來死去, 沒完沒了……。與愛有關之事,之詩,豈可等閒視之?

在這本書裡,我們選了許多文學史上的知名詩作,也選了英語詩選中鮮少收錄的傑作。前者如莎士比亞的多首十四行詩,馬維爾(Marvell)的〈致羞怯的情人〉, 愛倫坡(Allan Poe)的〈安娜貝爾.李〉,阿諾德(Arnold)的
〈多佛海濱〉……等。後者包括十六、七世紀無名氏的〈她一絲不掛躺臥床上〉,勾吉士(Gorges)的〈她的臉〉,杜雷頓
(Drayton)的〈一切只有不和我,以及哦和不?〉,司馬特(Smart)的〈為身材短小向某女士辯白〉,以及十七世紀女詩人菲莉普 絲(Philips)的作品等――相信都是第一次被譯成中文的特異之作。這些詩作,一方面呈現了我們平日閱讀的傾向,一方面也反映了從 21 世紀初回看過往詩歌的現、當代趣味。這裡面,有像菲莉普絲或米蕾(Millay)這樣的女性主義先驅者的詩作,也有歌詠同性之愛的作品(如男性的惠特曼,女性的菲莉普絲); 更有許多讓人讀之眼睛立刻為之一亮的小詩人的精采大作,或者大詩人的動人小品――譬如頗普(Pope)的〈兩三:戴綠帽秘訣〉,勃朗寧(Browning)的〈當下〉,荷立克(Herrick) 情趣盪漾、色香味俱在的短詩……這些都是似乎被忽略了的佳作。
譯著者

陳黎
一九五四年生,臺灣師大英語系畢業。著有詩集,散文集,音樂評介集等二十餘種。曾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文藝獎,時報文學獎推薦獎、敘事詩首獎、新詩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首獎,臺灣文學獎新詩金典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獎等。二ΟΟ五年獲選「臺灣當代十大詩人」。二Ο一二年獲邀代表臺灣參加倫敦奧林匹克詩歌節。二Ο一四年受邀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畫」。二Ο一五年受邀參加雅典世界詩歌節,新加坡作家節及香港國際詩歌之夜。二Ο一六年受邀參加法國「詩人之春」。

張芬齡
臺灣師大英語系畢業。著有《現代詩啟示錄》,與陳黎合譯有《辛波絲卡詩集》、《聶魯達雙情詩》、《精靈:普拉絲詩集》、《拉丁美洲現代詩選》、《帕斯詩選》、《世界當代詩抄》等二十餘種。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獎、小品文獎,並多次獲梁實秋文學獎翻譯獎。二Ο一七年與陳黎同獲胡適翻譯獎。
幾年前,我們譯著了一本《世界情詩名作100首》,頗獲一些愛詩朋友的肯定和鼓勵。書中選譯了莎士比亞、拜倫、葉慈等多位英語詩人之作,有幾首被譜成曲傳唱的,還特別附上英語原詩,以利讀者閱讀或聆樂。只是該書所選詩人包羅東西方,要一一附上原文可能有些不切實際,但讀詩,特別是閱讀名詩,如能在翻譯外對照自己能通的原文,將有助於閱讀者更細膩地領略詩人創作之妙。於是我們乃思索編選、翻譯一本中英對照的英語情詩名作選,且為詩作加上適當譯註、譯者說,讓讀者能立體地從英文╱中文,感受到這些情詩名作的情韻、聲韻之美。日以繼夜選擇、推敲、琢磨的結果,即是這本收錄四十多位詩人、106首詩作的《有一天,我把他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
情詩的題材本不該只限於男女之間的愛情,凡指涉人間情愛、情慾、情色、情感、情誼的詩作皆可稱作情詩。或有人說:情詩,不就跟愛情一樣,就是「愛來愛去」而已?沒錯,「愛來愛去」的確是人間情愛或情詩的本質,但其中卻大有學問。「愛來愛去」有時是哀聲嘆氣,不言不語;有時是「high來high去」,舉止若狂;有時是矮來矮去,偷偷摸摸;有時是疑神疑鬼,輾轉難眠;有時是愛恨並濟,黑白不分;有時是活來死去,沒完沒了……。與愛有關之事,之詩,豈可等閒視之?
  我們始終相信:好的情詩也是寫詩高手在寫作競技場上「高來高去」的出色演出,好的情詩也絕對是一首呈現人生體驗,值得細細咀嚼的好詩。在這本書裡,我們選了許多文學史上的知名詩作,也選了英語詩選中鮮少收錄的傑作。前者如莎士比亞的多首十四行詩,馬維爾(Marvell)的〈致羞怯的情人〉,愛倫坡(Allan Poe)的〈安娜貝爾.李〉,阿諾德(Arnold)的〈多佛海濱〉……等。後者包括十六、七世紀無名氏的〈她一絲不掛躺臥床上〉,勾吉士(Gorges)的〈她的臉〉,杜雷頓(Drayton)的〈一切只有不和我,以及哦和不?〉,司馬特(Smart)的〈為身材短小向某女士辯白〉,以及十七世紀女詩人菲莉普絲(Philips)的作品等――相信都是第一次被譯成中文的特異之作。這些詩作,一方面呈現了我們平日閱讀的傾向,一方面也反映了從21世紀初回看過往詩歌的現、當代趣味。這裡面,有像菲莉普絲或米蕾(Millay)這樣的女性主義先驅者的詩作,也有歌詠同性之愛的作品(如男性的惠特曼,女性的菲莉普絲);更有許多讓人讀之眼睛立刻為之一亮的小詩人的精采大作,或者大詩人的動人小品――譬如頗普(Pope)的〈兩三:戴綠帽秘訣〉,勃朗寧(Browning)的〈當下〉,荷立克(Herrick)情趣盪漾、色香味俱在的短詩……這些都是似乎被忽略了的佳作。
  我們希望讀者能讀到不同的情詩題材(或是兩情相悅的男歡女愛,或是含蓄隱晦的同性情愛,或是曠男怨女的情愛糾葛,或歌讚肉體之美,或頌揚精神之愛);看到不同的敘述策略(或情感澎湃,深情告白,或假借隱喻,以景寄情,或尖酸嘲諷,嘻笑怒罵,或冷眼旁觀,淡然以對);深入不同的情感層次(或深情浪漫,甜美歌讚,或青春洋溢,青澀懵懂,或哀婉淒美,痛苦掙扎,或怨懟不滿,苦澀嘲諷,或追尋摸索,深沉體悟);領受不同的語調(或感性,或知性,或激昂,或冷靜),不同的觀看角度(或從男性觀點,或從女性觀點,或從同性觀點)。總之,我們希望這本書的詩作能夠在年代、題材、風格、形式、情調、技巧上呈現多樣性。這樣,即便是一本情詩選,也等於是一本具體而微的四百年英語名詩選集。
在每一位詩人詩作的後面,我們幾乎都寫了長達兩頁的譯註、譯者說,言簡意賅地介紹詩人的生平背景與寫作風格,深入淺出地詮釋作品,提供閱讀觀點,希望讓這本書不只是情詩的選譯,同時是一本袖珍的英語詩歌簡史,以及瞭解詩歌藝術的工具書。翻譯這些詩時,我們自然也碰到一些周旋於信、達、雅之間的基本問題。我們兩人雖有多年寫作或翻譯所謂現代詩的經驗,但在翻譯這本書中的某些詩時卻也不避格律――或者說,試著融合自由詩與格律詩的某些特點,為我們的譯作翻轉出一些「陌生化」的美感效果。
陳黎曾提過,在翻譯《世界情詩名作100首》時「我們試著在一些譯詩中適當呼應原詩的格律,以增加趣味。但如果因為形式而錯失內容的精準,我們寧以自由詩的形式再現原意,再現我們的感動。」這樣的看法在譯此本《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時並無多大改變。相對於美國詩人龐德(Ezra Pound)式的「活譯」或「曲譯」,我們傾向直譯;我們認為:只要做到信、達,原詩張力在焉,雅自然在其中。翻譯者不該是企圖美化或改變原作面貌的美容師兼造型師,他該盡量保留原作精神,不加油添醋,不妄加粉飾,不稀釋,不濃縮,讓作品本身去為自己發言,譯者不宜多嘴干預。
翻譯像猜謎或拼圖遊戲。但,是有謎面而無確定謎底的猜謎――你必須自己發明答案,並且讓你的讀者信服;是割裂以後,無法也不許拼回原貌的拼圖遊戲――你必須拼出一幅既是又不是原圖的新圖。這是曖昧的遊戲,傷腦筋的樂趣,辛苦的甜蜜。
  譯著這本《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的我們,期待我們不足為道的辛苦,能帶給讀者具體有徵的喜悅或收穫。每一首情詩的背後都有一個愛情故事,每一個愛情故事都代表著不同的人生體驗或不同的愛情觀點,蘊含著對愛情或生命本質或多或少的認知――融合這些體認,我們或可衍生出讓身心安頓的愛的哲學。翻開這本《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英語情詩名作100首》,或者用它多讀一點英文,或者用它多讀一些詩歌,多接觸一些音樂,或者用它――如果你覺得愛和人生都還可愛――多愛一點人生,多愛一點愛。
  這本情詩選的閱讀版圖是多向度的。讀者可以輕易地從日新月異的網路資源(譬如YouTube)上,找到相關詩作的朗讀或不同版本的歌曲演唱,成為聽者、歌者或真正的「(朗)讀者」――看見情詩也聽見情詩,愛上詩歌也愛上與之合而為一的音樂。啊,每一台電腦、每一隻手機的液晶螢幕,多像一條靈光閃動、盈盈皎皎的銀河,斜斜地把古往今來情愛的詩意與濕意,流盪進我們心的視窗。莎士比亞在他的第18首十四行詩裡對他的愛人說:「只要人們能呼吸或眼睛看得清,╱此詩將永存,並且給予你生命。」我們也要說:「只要人們能呼吸或者網路上得去,╱此書將永存,並且不斷給你樂趣。」
2018年5月.台灣花蓮
譯者序

無名氏(Anonymous)
西風(Western Wind)
四月在我情人臉上(April is in my mistress’ face)
晨歌(Aubade)
情歌(Madrigal)
她一絲不掛躺臥床上(She lay all naked in her bed)
如果愛是甜蜜的熱情(If love’s a sweet passion)
病源(Breeder)

斯賓塞(Edmund Spenser,1552-1599)
我的愛人像冰,而我像火(My love is like to ice, and I to fire)
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One day I wrote her name upon the strand)

勾吉士(Arthur Gorges,1557-1625)
她的臉(Her Face)
疲憊的夜(Weary Nights)

杜雷頓(Michael Drayton(1563-1631)
一切只有不和我,以及哦和不?(Nothing but No and I, and I and No?)
既然沒有辦法了,就讓我們吻別(Since there’s no help, come let us kiss and part)

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
十四行詩第18首(Sonnet 18)
十四行詩第71首(Sonnet 71)
十四行詩第73首(Sonnet 73)
十四行詩第129首(Sonnet 129)
十四行詩第130首(Sonnet 130)
噢我的愛人(O mistress mine)
那是一個情人和他的姑娘(It was a lover and his lass)

姜森(Ben Jonson,1572-1637)
給西莉亞(To Celia)

鄧恩(John Donne,1572-1631)
破曉(Break of Day)
葬禮(The Funeral)
愛的煉金術(Love’s Alchemy)
影子的一課(A Lecture upon the Shadow)

荷立克(Robert Herrick,1591-1674)
凌亂自得(Delight in Disorder)
茱麗亞的乳頭(Upon the Nipples of Julia’s Breast)
新鮮的乳酪和鮮奶油(Fresh Cheese And Cream)
她的雙足(Upon Her Feet)
她的腿(Her Legs)
茱麗亞的汗(Upon Julia’s Sweat)

馬維爾(Andrew Marvell,1621-1678)
致羞怯的情人(To His Coy Mistress)
菲莉普絲(Katherine Philips,1631-1664)
致我卓越的露卡西亞,談我們的友誼(To My Excellent
Lucasia, on Our Friendship)
別離期間致M. A.夫人(To Mrs. M. A. upon Absence)

葛蘭威爾(George Granville,1667-1735)
愛(Love)

史威夫特(Jonathan Swift,1667-1745)
牡蠣(Oysters)

頗普(Alexander Pope,1688-1744)
兩三:戴綠帽秘訣(Two Or Three: A Recipe to Make a Cuckold)

司馬特(Christopher Smart,1722-1771)
為身材短小向某女士辯白(The Author Apologizes to a Lady for His Being a Little Man)

布萊克(William Blake,1757-1827)
病玫瑰(The Sick Rose)
不要企圖訴說你的愛(Never seek to tell thy love)

彭斯(Robert Burns,1759-1796)
紅紅的玫瑰(A Red, Red Rose)
噢,口哨一吹我就來會你(O, whistle and I’ll come to ye)
小麥田(Corn Rigs)
誰在我的房門外呀?(Wha is that at my bower door?)
安娜金色的髮束(The Gowden Locks of Anna)

拜倫(George Gordon, Lord Byron,1788-1824)
那麼,我們不要再遊蕩了(So, we’ll go no more a-roving)
杭特(Leigh Hunt,1784-1859)
珍妮吻了我(Jenny Kiss’d Me)

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1792-1822)
致──(To―)
當溫柔的聲音消逝,樂音(Music, when soft voices die)
愛的哲學(Love’s Philosophy)

濟慈(John Keats,1795-1821)
明亮的星(Bright Star)
這隻活生生的手(This Living Hand)

勃朗寧夫人(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1806-1861)
如果你一定要愛我(If thou must love me)
我如何地愛你?(How do I love thee?)

愛倫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
安娜貝爾.李(Annabel Lee)

丁尼生(Alfred, Lord Tennyson,1809-1892)
然後深紅的花瓣睡著了(Now sleeps the crimson petal)
在寇特瑞茲山谷(In the Valley of Cauteretz)

勃朗寧(Robert Browning,1812-1889)
當下(Now)
在平底輕舟上(In a Gondola)

惠特曼(Walt Whitman,1819-1892)
噢,褐臉的草原男孩(O Tan-faced Prairie Boy)
美麗的泳者(The Beautiful Swimmer)
一瞥(A Glimpse)

阿諾德(Matthew Arnold,1822-1888)
渴望(Longing)
多佛海濱(Dover Beach)

羅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1828-1882)
頓悟(Sudden Light)

狄瑾蓀(Emily Dickinson,1830-1886)
心啊,我們要忘了他(Heart! We will forget him!)
暴風雨夜(Wild Nights)
靈魂選擇自己的伴侶(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愛情――你很高(Love―thou art high)
我的生命在結束前關閉過兩次(My life closed twice before its close)
愛情受到打擊了(Love’s stricken)
失去你――(To lose thee―)

克莉絲汀娜.羅塞蒂(Christina Rossetti,1830-1894)
第一天(The First Day)
歌(Song)
記得(Remember)

哈代(Thomas Hardy,1840-1928)
小城暴雨(A Thunderstorm in Town)
在有拱形圓屋頂的走廊(In the Vaulted Way)
聲音(The Voice)

浩斯曼(A. E. Housman,1859-1936)
當我一又二十歲(When I was one-and-twenty)
噢,當我和你熱戀(Oh, when I was in love with you)

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1865-1939)
在楊柳園畔(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
當你年老(When You Are Old)
他想要天國的綢緞(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酒歌(A Drinking Song)
活生生的美(The Living Beauty)
長久沉默之後(After Long Silence)

賽門斯(Arthur Symons,1865-1945)
曲調(A Tune)
白色向日花(White Heliotrope)

道森(Ernest Dowson,1867-1900)
我已不復是賢良的賽娜拉統治下的我了(Non Sum Quails Eram Bonae Sub Regno Cynarae)
短暫的生命禁絕我們持久的希望(Vitae Summa Brevis Spem Nos Vetat Incohare Longam)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1879-1955)
內心情人的最後獨白(Final Soliloquy of the Interior Paramour)

悌絲黛爾(Sara Teasdale,1884-1933)
目光(The Look)
我不屬於你(I Am Not Yours)
愛之後(After Love)

勞倫斯(D. H. Lawrence,1885-1930)
綠(Green)
第戎市的榮耀(Gloire de Dijon)
密友(Intimates)

米蕾(Edna St. Vincent Millay,1892-1950)
我的唇吻過誰的唇(What Lips My Lips Have Kissed)
我,生為女人(I, Being Born a Woman)

湯瑪斯(Dylan Thomas,1914-1953)
我的行業或陰鬱的藝術(In My Craft or Sullen Art)
不要溫柔地走進那良夜(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普拉絲(Sylvia Plath,1932-1963)
對手(The Rival)
小孩(Child)

施家彰(Arthur Sze,1950-)
一隻蜂鳥棲息於紫丁香枝頭(A hummingbird alights on a lilac branch)
希爾曼(Brenda Hillman,1951-)
毛髮(The Hair)
見到你之前那個小時(The Hour Until We See You)

詩人索引
〈她一絲不掛躺臥床上〉

她一絲不掛躺臥床上,
而我就躺在她身旁;
圍繞著她的只有簾子,沒有面紗,
沒有遮蔽物,只有我。
她的頭慵懶地
垂倚著肩膀,
雙頰泛起紅暈,
兩眼滿是渴望。

剛浮上臉龐的血色
好似帶來一個訊息,
告知在另一個地方
將有另一場遊戲。
她櫻桃般的唇濕潤又豐美,
數百萬朵吻鑲嵌其上,
成熟尚未採收地懸盪著,
樹枝因荷重而彎垂。

她那豐滿堅挺的乳房
讓我產生甜蜜的痛苦。

“She lay all naked in her bed?

She lay all naked in her bed,
And I myself lay by;
No veil but curtains about her spread,
No covering but I.
Her head upon her shoulder seeks
To hang in careless wise,
And full of blushes were her cheeks,
And of wishes were her eyes.

Her blood still fresh into her face,
As on a message came,
To say that in another place
It meant another game.
Her cherry lip moist, plump and fair,
Millions of kisses crown,
Which ripe and uncropt dangled there,
And weighed the branches down.

Her breasts, that welled so plump and high
Bread pleasant pain in me.


〈不要企圖訴說你的愛〉

不要企圖訴說你的愛,
愛情從來不能被表明;
因為溫柔的風吹過來,
沒有聲音也沒有蹤影。

我說了愛,我說了愛,
我跟她說了我所有心思,
顫抖,發冷,心驚膽跳――
啊,她果然消失。

在她離我而去後不久
一個旅人從旁邊走過,
沒有聲音也沒有蹤影:
嘆一口氣,把她佔了。

“Never seek to tell thy love”

Never seek to tell thy love,
Love that never told can be;
For the gentle wind does move
Silently, invisibly.

I told my love, I told my love,
I told her all my heart,
Trembling, cold, in ghastly fears―
Ah, she doth depart.

Soon as she was gone from me
A traveller came by
Silently, invisibly:
He took her with a sigh.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