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326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晉江文學網top1金榜作品,六十億積分,三十萬收藏,千萬讀者良心推薦!妖孽男神vs乖戾少女,“你怎麼回事兒啊?一見到哥哥就臉紅。”
*亂糟糟的抽屜裡,小姑娘的字跡青澀,卻又清晰明瞭――我的夢想:(1)考上宜荷大學。(2)段嘉許。
*他是一個變化多端的男人。多數時間是玩世不恭而又毫無正形的,卻又細心、溫柔到了極致,看似處處留情,可實際上又會跟人保持著一道跨越不過的距離。
*他是她無法言說的心事,也是她不想讓任何人發現的寶藏。
*句句精彩,章章高能!蔓延了桑稚整個少女時代的暗戀,名字叫作段嘉許。

 

七年前,也有這麼一天。
她穿著乾淨的裙子,站在穿著學士服的段嘉許旁邊,因為再次見到他而感到開心,又因為即將的離別而覺得難過至極。
她笨拙地藏著自己的心思,不敢讓任何人發現,無論是她多親密的人。她想像著,未來有一天一定要到他的身邊去。
那個時候的桑稚一定沒有想過,七年後,她所想像的這麼一天真的到來了。

如她所願。
桑稚真的成了段嘉許身邊的那個人。

竹已

改稿強迫症晚期患者,總退役失敗的熬夜冠軍。想養矮腳貓,攢一冰箱的零食,去會下雪的城市過冬。
夢想是寫夠能裝滿整個書櫃的少女心。

段嘉許啊,是禍國殃民的男狐狸。每次段嘉許用土到不行的言語對只只說話時,我總覺得段嘉許的身後有一條毛茸茸的巨大的尾巴在那裡晃呀晃呀,直晃得人精神恍惚,晃得人春心蕩漾,一個不留神,就會被吸了魂魄。這樣的段嘉許,誰能招架得住!
――就是你呀Arial


只只和段老狗終於在一起了,這是什麼絕美神仙愛情啊,今天的我也是檸檬精女孩。天作之合=桑稚+段嘉許。

――心尖上的嘉許哥

桑稚曾問:“你為什麼喜歡我?”
段嘉許說:“這還能有什麼原因。”
只只暗戀了多年的喜歡,段嘉許相遇後的心動。在問出口的那個時候,只只也知道,他們的喜歡是不對等的。我覺得在一起之前只只的顧慮很有道理,擔心段嘉許只是一時興起,他的喜歡不會持續很久,最後演變成一種責任來照顧她。段嘉許的人設就是輕易不動心,動心則長情,加上自卑感的設定和年少就遭受苦難,心智上也很成熟,對於感情的表露不會太多。所以在描寫上,就有一點點會讓人覺得相比只只的愛段嘉許沒有那麼地喜歡只只,所以當我看到段嘉許因為江銘送禮物而在意,因為只只被路人搭訕而不愉快,因為在酒店住而見不到只只的思念,因為只只兩年的“網戀史”而鬧彆扭,因為只只剖心告白而買醉,最後在桑家的心路歷程,我都快激動哭了,這些描寫可太珍貴了!
――是讓讓la

第一章 中了招
第二章 先讓哥哥盛一碗
第三章 我家小孩
第四章 夢想
第五章 我會長大的
第六章 想當一個畜生
第七章 男狐狸精
第八章 我能追你了嗎
第九章 教你怎麼接吻
第十章 我也是第一次
第十一章 他追的我
第十二章 喊嫂子
第十三章 沒覺得你老
第十四章 他叫段jiā xǔ
第十五章 你是我的
第十六章 也把她當成了夢想
番外一 去愛一個人,不顧所有
番外二 帶一個小孩的日常
番外三 帶兩個小孩的日常
後 記
精彩文摘:

寬敞的教室裡此時也只剩下她一個人。
她愣了一下。
段嘉許還沒來。
桑稚不知道他是不知道初中放學早,還是把這個事情忘了。她勉強穩住心神,想繼續畫畫,這次卻完全沒了心思,腦袋裡亂成一團。
又等了一刻鐘,桑稚聽到外頭傳來了其他班的門被用力關上的聲音。也許是心理作用,她覺得此刻似乎比剛剛還要安靜了。
一個人弄出的很小的動靜在此刻都放大了起來。前一天他所說的那句話就像是一句玩笑。
桑稚等不下去了,猛地站起來。
椅子往後滑動,吱一聲,刺得人耳朵生疼。她停在原地,眼圈漸漸泛紅。她強行繃著臉,將委屈的心情壓下去。
“算了。”
桑稚隨手塞了幾本書到書包裡,背上就往外走。
初一年級放學時間早,四點出頭就結束了一天的課程。此時剛過五點,走廊就已經空蕩蕩的,只能看到零散的幾個人。
桑稚低著頭,小跑著下樓。她的步伐很快,也沒看前面的路,她像個無頭蒼蠅。
忽然就撞上了一個人,桑稚往後退了幾步,悶悶地道了聲歉,連頭也沒抬,就繼續往前走。
同時,被她撞到的人出了聲:“同學,你知道初一一班怎麼走嗎?”
男人的聲調微揚,尾音很自然地拖長,他說話時總帶著點無法言說的慵懶,像是貼近耳側,帶著氣息,在人心上撓癢。
有點熟悉。
桑稚回了頭。
段嘉許站在欄杆旁,穿著白衣西裝褲。他的劉海略長,遮蓋了眉毛,五官出色到過於豔麗。他垂下眼瞼,看著她的臉時,唇角一松:“桑稚?”
也不知道該說這是意料之內,還是意料之外的遇見。桑稚盯著他看了幾秒,很快又低下頭,沒說話。
注意到她紅紅的眼睛,段嘉許蹲下來瞅她:“又哭鼻子了?”
“……”
他覺得好笑:“怕成這樣?”
桑稚抿緊唇,一聲不吭。
段嘉許:“別哭了,哥哥替你去挨駡。”
桑稚看向他。
段嘉許揉了揉她的發頂,問:“現在去教室還是去辦公室?”
桑稚沒回答他的問題,指責:“哪有你這麼晚來的?”
聞言,段嘉許眉梢一抬,好脾氣地道:“那應該幾點來?”
桑稚生硬地道:“我四點二十就放學了。”
“這麼早嗎?哥哥不知道啊。哥哥跟你道個歉行不行?”段嘉許的語氣很不正經,他像逗小寵物似的,“哥哥跟你認個錯。”
因為他的到來,桑稚的情緒消了小半,她憋出了句:“不用。”
距離放學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怕老師等久了,桑稚也沒再鬧脾氣:“走吧。”
“去哪兒?”
“辦公室。”
走到一樓,往左轉就能看到教師辦公室,兩人在距離門口的五米遠處停下。
桑稚思考了下,交代了幾句:“這個我還挺有經驗的。一會兒老師會一直跟你告狀,然後你附和他就好了。”
段嘉許散漫地嗯了聲。
接下來要做的事對於桑稚來說是她做過的最出格和嚴重的事情――聯合他人一起欺騙老師。
桑稚的表情凝重:“還有,哥哥,你儘量少說話。不然如果暴露了被抓到的話,我們兩個都完蛋了。”
段嘉許舔著唇笑:“怎麼聽起來還挺嚇人啊?”
桑稚很緊張,虛張聲勢地看他:“你膽子大點。”
“好。”段嘉許笑出聲,“我會勇敢的。”
這個時候,辦公室裡只剩兩個老師在。一個是陳明旭。另一個是六班的班主任,也是一班的英語老師,姓張。兩人的辦公桌並列,陳明旭正批改作業,還有一搭沒一搭地跟張老師聊著天。
桑稚走過去:“老師。”
陳明旭抬頭:“來了?”
桑稚低著頭說:“嗯,我哥哥來了。”
段嘉許站在她的身側,倒是沒她那麼心虛,說話坦蕩而又冷靜:“老師您好,我叫桑延,是桑稚的哥哥。”
本來桑稚還怕他會嚇得說不出話,卻意外地聽到“桑延”兩個字,而且他這謊還撒得平靜鎮定,語氣無波無瀾,帶著十足的底氣。
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陳明旭站起來,忙道:“我是桑稚的班主任,姓陳。麻煩你跑一趟了,先坐。”
張老師在一旁打趣:“這都幾次了啊?”
陳明旭壓低聲音,沒好氣地道:“你不也是嗎?”
聽到這話,桑稚這才注意到,此時辦公室裡還有第五個人。傅正初站在兩個老師後方的角落,不聲不響,像個透明人似的。
兩人的視線對上之後,傅正初腳步動了一下,仿佛在掙扎。很快,他走了過來,站在距離桑稚兩米遠的位置,恰好是張老師的正前方。
兩人站得近,年齡相近,模樣又都生得好,很容易就讓人聯想到一個念頭。
段嘉許坐在陳明旭旁的椅子上,目光在他們兩個身上打量著,眼裡帶了點意味深長,而後他朝她招了招手:“過來。”
桑稚乖乖地過去:“怎麼了?”
陳明旭在一旁找著資料,沒有注意他們這邊的情況。
段嘉許單手托著臉,又朝桑稚勾了勾手指頭。
桑稚頓了幾秒,妥協地湊過去。
“小孩,”他低下頭,用氣音跟她說起了悄悄話,“你早戀啊?”
前面那個詞冒出來的時候,桑稚還有些不滿。但緊接而來的那句話讓她的腦袋有了一瞬間的空白:“什麼?”
反應過來後,桑稚的臉蛋立刻充了血,紅得像顆小番茄,也不知道是氣得還是急得。她怕被老師聽見,壓著聲音怒道:“你才早戀!”
“嗯?我倒是想。”段嘉許重新靠回椅背,懶洋洋地道,“這不是年齡不允許了嘛。”
桑稚其實不清楚他多少歲。但聽他這麼一說,再聯想起桑延的年齡,她繃著張臉,不悅地道:“你是挺老的。”
“……”
你是挺老的。
挺老。
老。
儘管段嘉許並不太在意年齡,但聽到這句話,還是覺得心口處被戳了一刀。
剛滿二十歲就被冠上了“老”這個標簽,段嘉許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慢慢地吐了口氣,一字一頓地問:“我老?”
桑稚又點頭:“你老。”
“小孩,你覺得我老,”大概是覺得太過荒誕無稽,段嘉許氣得直樂,“那你怎麼不喊我叔叔?”
“哦。”桑稚思考了一番,覺得有點道理,立刻改口,“叔叔。”
“……”
小姑娘的眼睛圓而大,清澈又乾淨,沒沾染半點雜質,她說話時認認真真的,仿佛說出來的字字句句都是發自肺腑。
她用最純真的表情在人的傷上補刀。
旁邊的陳明旭在此時打斷了兩人的對話。他給段嘉許盛了杯水,有些尷尬地說:“抱歉,你先坐一會兒。我喝太多水了,先去一趟廁所。”
段嘉許調整了下情緒,回頭應道:“好的。”
也許是閑得發慌,等陳明旭走後,段嘉許撇過頭,再度跟桑稚計較起剛剛的事情:“你知道如果你這麼喊我,你哥也得這麼喊我不?”
桑稚誠實地答:“不知道。”
段嘉許:“所以喊哥哥還是叔叔?”
桑稚想了想,勉強地道:“那還是喊哥哥吧。”
段嘉許的眉目舒展開來,他悠悠地說:“還挺護著你哥啊。”
“什麼護著。”桑稚沒明白他的話,“我幹嗎護著他?他老欺負我。我只是不想讓他喊你叔叔。”
“為什麼?”
“他看起來比你老。”
沒想到得來的會是這樣一個回答,段嘉許一愣,忽地笑出聲,而後忍著笑重複了一遍:“桑延看起來比我老?”
桑稚:“對啊。”
儘管是在“老”之中的較量取得了勝利,段嘉許的心情依舊大好。他輕咳了下,故作謙虛地問:“小孩,你怎麼看出他比我老?”說完,他又補了一句:“我覺得差不多啊?”
桑稚的目光在他臉上打量,很快又垂下,她溫暾地說著:“那還是有點差距的。”
“……”
下一秒,有個女人敲了敲辦公室開著的門,眼睛朝這邊看,模樣有些靦腆:“您好,請問傅正初的班主任是在這兒嗎?”
張老師也連忙站起:“對!您是正初的姐姐吧?”
女人抿著唇笑,走了進來:“對的。”
站了半天的傅正初忍不住抱怨:“姐,你怎麼才來啊?”
桑稚順勢看過去。
女人的眉眼輪廓和傅正初有幾分相似,她穿著一襲白裙,學生氣十足。她化了淡妝,唇色淺淺的,面容秀麗而出彩。她小聲跟傅正初解釋:“我一下課就過來了,有點遠。”
說完,女人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的段嘉許,目光定了兩秒,很快就挪開,說話時她似乎更緊張了些:“抱歉,張老師,讓您等久了吧?”
張老師擺擺手:“沒事兒,也麻煩您專門跑一趟了。”
因為桑稚剛剛的話,段嘉許笑了半天。此時他的嘴角還上揚著,目光沒挪過位,盯著桑稚看:“你老師什麼時候回來?”
桑稚收回視線:“應該快了。”
“小桑稚,哥哥有點無聊。”段嘉許百無聊賴地逗她玩,“你來給哥哥說點好聽的話解解悶?”
桑稚狐疑地看他:“說什麼?”
“就說,”段嘉許想也不想,“嘉許哥哥世界第一帥。”
“我又不是複讀機。”桑稚不樂意。
“就讓你誇誇我。”段嘉許說,“沒把你當複讀機。”
桑稚拒絕:“我不要。”
段嘉許倒也不生氣,拖著嗓音調侃道:“小氣鬼。”
這個時候,去廁所的陳明旭總算回來了。他坐到位置上,笑呵呵地說著:“抱歉啊,肚子突然有點不舒服。”
“沒事兒,不著急。”段嘉許把桌上那杯沒喝過的水推到桑稚的面前,問道,“渴不渴?”
“小氣鬼”沒搭腔。
段嘉許用指節在杯子旁敲了兩下:“喝水。”
之後段嘉許便看向陳明旭,認真地聽他說話。
桑稚這才拿起了水杯,默默地喝了一口。看著空蕩蕩的桌面,以及想起他過來之後就沒喝過水的事情,她站在原地掙扎了一下,最後還是走到飲水機旁給他盛了杯水。

桑稚最煩陳明旭的一點就是,他每次叫家長,說的內容都是一模一樣的。桑稚聽過好幾次,覺得自己都能倒背如流了。這麼一瞧,陳明旭倒還真挺像他們剛剛所說的“複讀機”。
她無聊得想打哈欠,思緒漸漸飄遠。
她突然注意到,另一邊的氣氛居然還挺和諧,不像她這邊這樣,只聽陳明旭不斷地在告狀。
桑稚仔細聽了聽。
張老師突然笑了起來:“正初這個孩子就是成績差,但別的都挺好的。這次也不是因為他做錯了事情才把您叫過來,是他昨天突然沖進辦公室裡,大喊著他要叫家長過來,還把我嚇了一跳呢。”
“……”
這話一出,傅正初立刻看向桑稚。
兩人的視線對上。
――沉默。
沒想到她會聽到,傅正初的神色變了,他窘迫到了極致,像是下一刻就要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桑稚顯然覺得難以置信,用手指點了兩下太陽穴,無聲地詢問:你是不是這裡有點問題?
哪有人還主動要求叫家長的?
傅正初強裝冷靜,用口型說了句“改天跟你解釋”,而後別開視線。
他的頭一轉,桑稚恰好注意到,傅正初的姐姐往她這邊瞥了一眼,看的卻不是她。
桑稚順著她的目光看。
她果然是在看段嘉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