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光明的追求:從獸脂、蠟燭、鯨油、煤氣到輸電網,點亮第一盞燈到人類輝煌文明的萬年演進史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79332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美國亞馬遜書店當月最佳選書
★新英格蘭筆會獎項得主的科技史、文化史好評之作
★作者因本書獲頒古根漢獎學金(Guggenheim Fellowship)
 
▌不僅是科技發明的紀錄,更是一則偉大的人類寓言──
我們如何從拚命抵禦黑暗,發展到得要在耀眼奪目的世界裡尋找夜晚最後的蹤跡?
 
Brilliant提供了審視人類歷史的全新角度。作者講述歷史上人類與燈光交會的片刻。從石器時代拉斯科洞窟壁畫旁的石燈說起,先談及蠟燭與其燈具的緩慢演進,以及周邊產業如捕鯨業的興衰;接著將聚光燈轉向煤氣燈的發明如何改變人類的生活作息,甚至是整個世界的生態體系;而電力的發明/發現,更把人類的文明舞台打得更為光亮。
 
照明科技搭配著電力網,讓人類社會益發蓬勃興盛,更多人因而享受到文明的璀璨。然而,這讓人類更加依賴科技與彼此,也對生態環境造成巨大衝擊。除了爬梳歷史上「燈」的發展進程,作者還會帶領讀者省思:光亮在人類社會並不是越多越好;而些許黑暗,反能讓我們的社會保留更多的可能。
 
人類的「輝煌」歷史,有著漫長的軌跡……
◆冰河期人類使用石燈,而後原始人在拉斯科洞窟仰賴極微弱的光,完成人類史上的著名壁畫。黑暗曾如何限制人活動的時間、範圍?人類卻也因而展開了追逐光的歷程……
◆燈具未廣泛使用時,城市的光極為稀罕;也因此17世紀前,城市多會實施宵禁。即使照明設備日漸普及,也只有少數貴族可能享有,與此同時鄉村居民仍生活在黑暗中。
◆18世紀,海上的燈也有所發展。捕鯨業因爲鯨油成為蠟燭的重要原料而日漸繁榮,鯨業如何為人類社會帶來更多光明,而指引船隻方向的燈塔又如何演進?
◆煤氣燈的發明讓人類擺脫蠟燭的限制,但同時造成了新的問題。煤氣燈的演進甚至為社會大眾帶來對這項新科技的隱憂,包含擔心爆炸以及健康問題等。
◆戰時的萬家燈火會讓戰機將城市看得太過清楚,進而發動空襲;那麼戰爭期間,政府與人民又是如何協力減少夜間產生光亮?
◆愛迪生團隊一步步打造出更實用的電燈:可點亮超過14小時的電燈一被發明出來,全美上下為之轟動。隨著電力逐漸普及,也揭開愛迪生與特斯拉兩人之間、直流與交流兩種電力傳輸的論戰。
◆隨著再生能源興起,現有電網應怎樣變得更加智慧、靈活,甚至擺脫過往的集中式電網?LED以及OLED 這兩種新式照明科技,或許能為我們帶來不同的照明想像。
 
本書充滿驚奇與亮點,是親切易讀的歷史普及作品,會帶領讀者重新認識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人造光背後的發展軌跡。同時,讀者會對數百年前的科學家與企業家肅然起敬,正因為他們的「發現」與「發明」,才造就了現代人的便利生活。而在便利的生活科技之外,我們亦能透過本書發現更多值得關注與叩問的其他議題。

珍.布羅克斯Jane Brox
曾入圍美國國家書評人獎決選,也獲得新英格蘭筆會(L.L. Winship/ PEN New England Award)的獎項肯定。作者因本書獲得古根漢獎學金(Guggenheim Fellowship);目前居住在美國緬因州。其他前作包括《清空土地》(Clearing Land,暫譯)、《五千個這樣的日子》(Five Thousand Days Like This One,暫譯)、《別無他處》(Here and Nowhere Else,暫譯)。


田菡

臺中人,臺灣大學醫學系畢,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社會學碩士。文字工作者,撰寫評論,也作翻譯、編劇。

  家中的日常對話可能包括各種與電力有關的事物,但在一九○六年H.G.威爾斯站著觀賞尼加拉瀑布當時,使用電力的範圍仍侷限於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區;在這些地區,電力也幾乎只供應企業、製造商和富裕的屋主使用。即使如此,城市居民也已經習慣了公共場所的電燈,而雖然多數人在家中使用的照明仍非白熾燈,但那時的光源比起過去都更便宜、效率更佳。比方說,煤氣在一八六五年以每一千立方呎二點五美元的價格出售;到了十九世紀末,每一千立方呎只要價約一點五美元(編按:一千立方呎約為二十八立方公尺)。而煤油在一八六五年以每加侖五十五分的價格出售;到了一八九五年,降至每加侖十三分(編按:一加侖約為三點八公升)。然而,商業製造的牛羊油脂蠟燭(在十九世紀後期很少使用)價格反而回升,十九世紀早期可以用每磅二十分的價格購買;但到了一八七五年,每磅要價二十五分(編按:一磅約為四百五十公克)。
  因此,二十世紀初大多數美國家庭比過去更加明亮。在一八○○年代的美國,房子會在晚上點亮五燭光三個小時,共計每年五千五百燭光小時(candle-hours),這樣的花費為二十美元—那時許多家庭還認為用這麼多的光很奢侈。但在十九世紀中葉,每年二十美元可以購買八千七百燭光小時;到了一八九○年,則可以買到七萬三千燭光小時。至於到了一九○○年,同樣每年花二十美元(不包括電力),時人可以每晚點亮一百五十四燭光的亮度五小時,相當於用同樣的花費,一年就擁有二十八萬燭光小時。礦工曾得用腐爛的魚或磷光照亮手邊工作;蕾絲藝匠曾利用水來放大火光,以完成精細工作──這些新時代的光對他們來說想必難以想像。
  但請大家不要忘記,光源的便利性和亮度的快速成長僅限於工業化國家。全世界有數百萬人對電、煤氣燈甚至煤油一無所知,無論實質上或意義上來看,這些人的光照自古以來就沒有什麼變化。傳統光源重要性最得以彰顯的地方大概要屬愛斯基摩人和因紐特人所居住的高緯度地帶了。他們的村莊四散在冰天雪地,牧群規模遠大於人群,好幾個月都過著日光稀少的日子。理查德.尼爾森(Richard Nelson)這樣描述阿拉斯加內陸的科育空族(Koyukon):

他們用裝有燈芯的淺碗燃燒熊油,或一個接一個地燃燒劈開的長木棍,以照亮房屋。但熊油很稀少,而手持的長木棍用起來並不方便,所以在隆冬時節,住家內常在暮光消失後陷入黑暗。面對黑暗中漫長的清醒時光,人們會爬進他們溫暖的床鋪,聽著一則又一則的故事傳說……這些故事要特別留給深秋和前半冬季,白晝變長後,說故事反而成為禁忌。所以說故事的人會形容自己是用一個接著一個故事來縮短冬天也就不奇怪了:「我以為冬天才剛剛開始,但現在我已經把它的一部分『消化』掉了。」
  
  對於住在格陵蘭島、加拿大和阿拉斯加最北端沿海村莊的人來說,深冬時唯一的自然光來自星星、月亮和極光,唯一的淡水水源則被封在冰雪之中,石燈對於格陵蘭島因紐特人的生存至關重要──「東格陵蘭人喚大熊座為『pisildlat』, 意思是燈腳或是放置燈的凳子」。過了林線以北,只有偶爾才會有浮木可用來燒火,人們幾乎完全用海豹油來當燃料,海豹油比馴鹿或其他陸地動物的脂肪燃燒效果更好。女人們小心翼翼用象牙勺刮擦海豹皮,從屍體上收集到最後一滴的油脂,她們也保存了從燈的邊緣滴下來的油。石燈是用皂石雕刻的,燈具確切尺寸和形狀因村莊而異,但長度通常是一到二呎,為邊緣偏厚的橢圓形狀,而上面覆蓋著乾苔蘚、柳絮或泥炭做成的燈芯,用兩手搓上一些油脂後,燈芯會成為一條細線。可將油倒入燈以補充更多燃料,供燈芯燃燒。有時,他們會懸掛一塊鯨脂在燈碗上,熔化時能替燈添加更多的油。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