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神使劇場:海的約定岩
  • 神使劇場:海的約定岩

  • 系列名:Fresh
  • ISBN13:9789869865111
  • 出版社:魔豆文化
  • 作者:醉琉璃
  • 裝訂/頁數:平裝/240頁
  • 規格:20cm*13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05/06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妖狐老大替我嫁?
一刻跑歪的收集室友之旅!
強風吹襲,寒流加持,宮家迎來了極凍家族旅行,
一刻不想湊近用愛發熱的新婚夫妻,卻被迫集滿麻煩室友五人組!
為了填補好友的空虛寂寞冷、為了抓生猛海鮮給師父、
為了與女兒創造美好的回憶,於是⋯⋯
一刻美滿的獨處悠閒時光秒成泡影!
處處充滿任性的打鬼遊戲才剛結束,
開發部的「變身」實驗品就被有心妖怪利用,
堂堂公會老大更被人擄去成了替嫁新娘!?
追根究柢,為何一刻等人會入住這間不該有人的民宿,
這一切,又到底是誰搞的鬼?

「神使劇場」為年度系列大作,每一部都是獨立故事,每一部都可能包含1-3齣神使、狩妖士與妖仙鬼怪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神使劇場」2020年度帶來的是即使外有寒流來襲、內有閃光攻擊,也要揮灑青春汗水被BOSS耍著玩的戲碼――《海的約定岩》。
《海的約定岩》由剛新婚的宮家堂姊策劃的家族旅行起始,三人來到了冬日海邊,想遠離閃光彈無差別攻擊的一刻自願到偏遠小木屋住宿,可悠閒時光還沒開始享受,就陸續迎來、撿回一票室友,還是很吵鬧的那種,他更沒想到,這場處處出包的旅行,是被精心設計的呢!
熱鬧又華麗,刺激又詼諧,這便是「神使劇場」的中心主旨。
醉琉璃
九月十二日出生的處女座。
一旦工作忙碌的時候,就會想要打掃房間來逃避現實。
喜歡看鬼片,卻總是會把手指擋在眼前。
每一天的最大願望都是睡到自然醒。
部落格:http://loli1613.pixnet.net/blog
FB關鍵字:醉琉璃的新基地
醉琉璃作品集
我,精靈王,缺錢!(陸續出版)
除魔派對(全七冊,番外一冊)
春秋異聞(全七冊,番外一冊)
織女(全八冊,番外一冊)
神使繪卷(全十六冊,番外一冊)
神使劇場 愛的試煉地│夢的覺醒夜│月的朦朧路│海的約定岩
幽聲夜語 陰山夜遊│夜半慶生│孤村草人
《神使劇場:海的約定岩》 試閱文字

晴朗無雲的蔚藍天空,說明了這是一個極好的天氣。
這天氣對放假的大學生來說,無疑最適合出門玩耍;而對一刻來說,這根本就是叫他在家裡好好睡一覺。
按掉響起的鬧鐘,一刻翻了個身,用被子把自己捲起來,整個人縮在裡面,阻擋從窗外不客氣入侵進來的陽光。
只不過一刻擋得了陽光,卻擋不了來勢洶洶的堂姊。
下一秒,房間外響起了砰砰砰的敲門聲。
「小一刻、小一刻,該起床了!你起來了沒啊?」宮莉奈在門外催促地喊,「我要進去了喔,給你一分鐘的時間穿好衣服,不要說姊姊偷看你裸上半身啊!」
「裸個屁啊!」一刻暴躁地扯開棉被坐起,一張臉說有多陰沉就有多陰沉,「誰會在冬天不穿上衣睡覺的?」
「男孩子的心很複雜的,姊姊也不一定懂嘛。」聽見一刻的回應,宮莉奈直接旋開門把,開門走進臥室,「早安啊。」
「早過頭了好嗎……」一刻瞄了一眼時鐘上的時間,抹了一把臉,倒回床鋪,發出怨恨般的呻吟,「早上七點……七點耶!莉奈姊,今天是星期六,為什麼要那麼早把我叫醒?我又沒有早八的課要上!」
「說好今天要家族旅行的,你忘了嗎?」宮莉奈看向自己堂弟的眼神,像在看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小一刻,你怎麼能傷姊姊的心……難道你都忘了,這些年我是多麼努力拉拔你長大……」
「暫停。」一刻重新坐起,臉色很臭,「妳說顛倒了吧,明明是老子我辛苦照顧妳的!」
「小孩子說什麼老子。」宮莉奈拿出教師的姿態,「難道你連我辛苦為你準備的愛心三餐也忘記了嗎?」
「我大學生了。」一刻翻了一記白眼,「還有妳那個叫黑暗料理。只要下廚就會炸廚房的人,還好意思說準備愛心三餐?」
「那是廚房太脆弱了,承受不起我天才的廚藝。」宮莉奈臉不紅、氣不喘地說。
一刻自認輸了,完全比不過他堂姊的厚臉皮。
「我去刷牙洗臉,妳和江言一先準備準備吧。」一刻把腳套進毛茸茸的兔子室內拖鞋裡面,打著大大的呵欠,頂著一頭凌亂的白髮往外移動。
宮莉奈跟在後面,「我跟言一早就準備得差不多了,他先去買早餐,七點半我們開車出發。」
「買早餐,真是明智之舉。」一刻可不想一早就因為宮莉奈的災難性廚藝而陣亡。他來到廁所前停住,凶巴巴地回頭瞪了一眼還跟在他身後的宮莉奈,「妳是想跟進來不成?都幾歲了,拿出一點大人的樣子。」
「永遠二十九歲又N個月!」宮莉奈堅定地說,「快進去吧,我是要確保你不會又跑回房間裡睡。小一刻你也別擔心啦,你小時候我就看光光了,我那邊還有保留你光溜溜的照片呢,很可愛喔。」
「可愛你老木啊!」一刻磨著牙,「先說好,妳絕對不准把那照片傳給織女、蘇染、蘇冉,還有跟他們有關的人,柯維安也絕對不行!」
「沒有沒有,你放一百個心吧,我到現在都沒主動傳給誰呢。」宮莉奈做出保證。
一刻安心地打算關上廁所門,然後頓住。
沒主動……
「慢著,意思是有被動過嗎?」
「咦?小一刻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完全聽不懂……啊,言一好像回來了,我先下樓去啦。」
搶在自家堂弟當場變身成噴火龍之前,宮莉奈露出無辜的笑容,腳底抹油地溜了。
一刻的一口氣只好哽在胸口,鬱悶無比地關上廁所門,拒絕去深思那張據說光溜溜的照片,到底被動式地被傳給了哪些人。
好的,估計沒有柯維安,否則那傢伙早就跑到他面前大肆炫耀。
一刻一邊刷著牙,一邊後悔自己聖誕節為什麼要回家一趟,否則也不會被強行拖去參加家族旅行。
不是說一刻討厭和家人出門玩。
問題是……
跟一對新婚夫妻出門旅行,這是叫他當一顆礙眼的電燈泡嗎?人家夫妻在那邊甜甜蜜蜜放閃,是要叫他被閃瞎嗎?
而且,誰會在大冬天的,還有冷氣團來襲的情況下……跑到海邊去玩啊!
想到昨天宮莉奈興致勃勃地宣布週六行程,一刻忍不住臉又想黑了。他不是沒抗議過,但都被對方以小孩子要乖乖聽姊姊的話給鎮壓。
至於江言一,一刻早就不指望那個老婆奴會有什麼作為了。
江言一的認知大概就是――老婆說什麼都是對的,如果有錯,那麼參照前面的第一句。
「派不上用場的傢伙。」一刻冷哼一聲,把毛巾掛回架子上,繼續擺著像被人欠八百萬的表情去打包行李。
兩天一夜的旅行也不用準備太多東西,只要帶上換洗衣物和一些基本用品就行,最重要的手機、錢包自然也不能落下。
一刻拎著掛有繃帶小熊吊飾的背包下樓,看見宮莉奈和江言一正坐在客廳吃早餐。
「你的份。」江言一在婚後還是維持著金髮,不過唇環早早就摘掉了,褪去了當初的不羈氣息,卻使得他五官更加鋒銳俊美,「莉奈不喜歡油條。」
喔,所以就叫他負責吃掉嗎?一刻冷漠地接過了油條和豆漿,再次體會到在這個家裡面,單身是沒有人權的。
解決完早餐,三人有效率地出門上路。
一刻自動選了後座,反正前面的正副駕駛座是給那一對夫妻放閃用的,接著他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
「我們到底要去哪裡?」
「海邊呀。」宮莉奈愉快地說。
「我知道是海邊,哪裡的海邊?」一刻沒好氣地說。
「銀牙灣。」說話的是江言一,「你很閒就上網搜搜它的介紹,別打擾你姊休息,她昨晚很晚才睡。」
「其實我不累啊。」
「那妳多陪我說話,這樣我開車也不無聊。而且聽妳的聲音可以讓我精神百倍。」
「好呀、好呀!」
一刻摸出了耳機戴上,一點也不想知道前面的人在說些什麼。
聽著耳機裡的慢節奏音樂,他低頭搜尋起有關銀牙灣的資料。這一搜才發現,原來是個出名的觀光景點,夏天更是熱門的度假勝地。
銀牙灣,顧名思義是個天然的半月形海灣。背靠群山,沿海沙灘綿長,約兩公里。沙粒呈現銀白色,裡頭還混有微礦物晶體,天氣好的時候,整片沙灘顯得閃閃發亮,襯著藍天和碧海,說有多美就有多美。
假日時還會有許多小攤商,以吃食為主,附近更聚集了不少特色民宿或是小木屋。遊客中心也貼心提供簡單的淋浴間,讓前來戲水的遊客能使用。
同時,銀牙灣也流傳一則帶著淒美色彩的傳說故事。
據說很久很久以前,銀牙灣還不叫銀牙灣的時候,沙灘上的沙子不是美麗的銀白色,而是一片暗沉沉的灰色。
那時候,山上和海裡各住著山之民與海之民,兩族是彼此敵對的世仇。然而偶然的一天,雙方族長的兒女卻遇見了,且雙方一見鍾情,偷偷談起了戀愛。
這段不被祝福的愛情終究被人發現,引來兩邊族人的憤怒,都認為是對方拐走了他們重要的繼承人。
山之民與海之民準備開戰,那對苦命的小情侶悲痛於自己被拆散的命運,又不願見到雙方族人燃起戰火,於是他們約定好,在開戰的那一天,要在灰色沙灘上一同結束生命,期望能喚回大家的理智。
他們的犧牲感動了上天,也讓兩族的人懊悔不已。
於是神明決定讓那對小情侶的身軀化為美麗的銀白沙子,成為山與海的分界線,也提醒著山之民和海之民,不要再重蹈覆轍,造成又一次悲劇的發生。
看完這則傳說,一刻沉默一瞬。
這靠杯的是說……銀牙灣上的沙子都是那兩個人的骨灰嗎?
這哪裡淒美了?
變成恐怖故事還差不多。
在內心吐槽完畢,一刻看起部落客放的海灘照片,風景確實很美,但沙灘和海邊的人潮也多到像是在下餃子。
不過想想那是夏天拍的照片,再想想他們現在的時間點……
一刻長長地嘆了口氣。
十二月的海風向來強勁。
冬天,再加上冷氣團南下……
行吧,他覺得自己完全不用擔心人擠人的問題了,他只要擔心到時不會冷死就好。

銀牙灣的景色果然名不虛傳。
看著在自己眼前鋪展開的銀白色沙灘,和更遠方的海天一線,一刻站在車門邊,一時間也有些看呆了。
「哇,好漂亮!」宮莉奈壓著自己飛舞的長髮,眼裡是滿滿的驚艷。
「風大,先戴個帽子。」江言一從行李中先找出一頂帽子,替宮莉奈戴上,順手還簡單綁起她的長髮,免得被風吹得越來越亂。
宮莉奈轉頭對江言一露出笑容。
一刻面無表情地扭過頭去,寧願看天看地看海,就是不想看他們夫妻。
看著海浪湧上退下、退下湧上,看了快要十分鐘後,一刻終於忍受不了地扭回頭,「你們有愛發熱不怕冷,我快冷死了。先去放行李,然後隨便你們對看到天荒地老行不行?」
「單身狗的悲哀。」江言一冷笑。
「幹!想死嗎?」一刻拳頭收緊,眼刀同時凶悍地射過去。
「別吵架、別吵架。」宮莉奈一手拉一個,「小一刻也沒說錯,我們先去放行李吧。我記得是……」
「枯島民宿。」江言一重新發動車子。
「好像是這間呢。」宮莉奈恍然大悟地一擊掌。
「莉奈姊,行程不是妳訂的嗎?」一刻吐槽,「別連我們住哪都不記得啦。」
「哎唷,行程我開雲端文件共享嘛,這樣言一覺得哪邊要修改也方便。」
「……為什麼就沒開給我?」
「那小一刻你一定會趁機取消你的房間,拒絕參加旅行。」
被猜中心聲的一刻閉上嘴。
「不過枯島民宿耶……名字聽起來就很風雅。」宮莉奈喜孜孜地說,「不曉得房間的設備好不好,希望能看到海景。」
在宮莉奈的期盼中,車子來到了他們預訂的枯島民宿前面。
一刻率先跳下車,正打算幫宮莉奈拿行李,一隻手臂橫插過來,然後就看到江言一嫌棄的臉。
即使江言一沒開口,他的目光也赤裸裸地透露出一個意思:
幹嘛搶別人老婆的行李?不知道她的老公會負責拿嗎?
一刻額角迸出青筋,內心只有一個感受:超級讓人火大啊!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神使劇場:海的約定岩》)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