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你不可能是漢族:百年民族魔咒大破解
  • 你不可能是漢族:百年民族魔咒大破解

  • 系列名:另眼看歷史
  • ISBN13:9789865524128
  • 出版社:八旗文化
  • 作者:吳銳
  • 裝訂/頁數:平裝/336頁
  • 規格:23cm*15cm*2.4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20/05/13
  • 中國圖書分類:種族;族群
  • 促銷優惠:暢銷書榜B
定  價:NT$450元
優惠價: 79356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你才是漢族,你全家都是漢族!」
台灣人已不認同自己是中華民族,那他們有可能逃脫漢族的魔咒嗎?
★新疑古派史學家,無情破解史上最大迷思★

文化上的漢人披上國族的外衣=漢族?
事實上,「漢族」這個名字不過百年而已,比你的家族記憶還要短!
★如果沒有漢族,那麼,你到底是誰?★

=========================
■中國如何定義漢族?
不能被官方歸類為少數民族的人,難道就會是漢族嗎?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族政策實際運作,實情是所有不被官方承認的少數民族都被迫消失,遺忘原有的身分認同,而以「民族融合之名」,被迫歸類到漢族之下。這也是為什麼中國的少數民族從1953年人口普查的400多族,被有計劃降低至現今的55族。權力結合知識的壓迫,造就當代中國的一切民族問題。

不能被歸類為少數民族的中國人,為什麼理所當然被歸類為「漢族」呢?本書從中國少數民族「穿青人的消失」說起,以「穿青人的消失」作為經典案例,不僅體現中國少數民族的噩夢,更清楚呈現出加諸在所有中國人民身上的民族魔咒。作者吳銳認為,這個魔咒起源自百年前的辛亥革命時刻,由當時企圖推翻滿清的革命黨人所建構出來的「皇漢民族」論述。

■以革命的名義偽造祖先?
 來自巴比倫的黃帝,竟然被清末革命黨人捧為漢族始祖!

時間回溯至百年前的清末民初時期,那是一個傳統秩序崩解、充滿混亂的時代。革命黨人為了實踐推翻滿清的理想,結合當時流行的民族主義,進行各種政治宣傳。革命黨人認定滿洲人是劣等民族,便宣傳漢族是高等民族,是黃種人裡的高等民族。既然漢族是黃種人,能不能找到一個與「黃」字沾邊的祖宗呢?

此時著名的法國東方學者拉庫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提出「黃帝來自巴比倫」(又稱「西來說」),傳入東亞後,讓革命黨人如獲至寶,迅速將之引入國內,風靡一時。「黃帝」旋即重登歷史神壇,成為「皇漢民族」的民族英雄及開國祖宗。1901年,梁啟超在《中國史敘論》中指出:「漢種,即我輩現時遍布於國中,所謂文明之胄,黃帝之子孫是也。」就這樣,當「黃帝西來說」和「黃帝為漢族始祖」的觀念成為20世紀初期的主流認識後,以黃帝為核心的紀年,及祭祀黃帝的種種行為就開始出現了。

■為了建立中華民國,必須殺光「滿洲賤種」!?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是革命黨人的狂熱,對滿洲人的詛咒!

在清末革命黨人建構「皇漢民族」的復國歷史時,隨之而來的便是將對於滿清統治階層的不滿,擴大為對滿洲民族整體的仇恨。不論是國民黨元老張繼所主張的「吾願殺盡滿洲人,以張復仇主義,以養成復仇之壯烈國民」,或是熱血青年鄒容提倡的「誅絕五百萬有奇披毛戴角之滿洲種」(殺光五百多萬野蠻的滿族畜生),自明太祖朱元璋起所開始使用的「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口號,便是當時不論老少的革命黨人的最大共識,更是清末以「皇漢民族」或者黃族自居者,對滿洲人最頻繁的詛咒。

1911年辛亥革命後,中華民國的臨時大總統孫文曾短暫支持「五族共和」,倡議族群和諧;但在1919年後,孫文重新回到「皇漢民族」道路上,宣稱「現在停止五族共和,促進民族的融合,只有建立一個中華民族才能成就民族主義」。此刻「漢族」已不僅只是民族主義,更是民族帝國主義的概念,孫文的主張深深影響了後來的國民黨乃至於共產黨,推行以「漢族為核心的中華民族」的強制同化政策。

■所謂「華夏正統」,究竟是如何產生的?
「華夏」不是民族,而是多國聯盟,早在二千年前就被秦帝國消滅了!

興起於清末民初的「皇漢民族」狂熱思潮,其未來式是「中華民族」,過去式則可以追溯到春秋時期的「華夏民族」,甚至是傳說中五千年前的「夏」民族,這是所謂「華夏正統」的起源。但是,到底什麼是「華夏」呢?本書以原始文獻為本,配合考古證據,深入探討作為族名、國名的「夏」,是指中原以西的西部;至於夏民族的後裔,並非漢人而是匈奴。再者,「華夏」一詞在春秋時代的原義,是指中原地區各大小國家的聯盟,而非民族稱謂。

春秋時代又稱為「中國」的「華夏聯盟」,在戰國末期被秦人剷滅,與秦楚之際、劉邦於漢中盆地建立的漢國,在地理上分屬不同區域。再者,「漢」字的本義是銀河,劉邦的漢國之名則借自異族,不論從什麼角度看,與漢族沒有任何關係,但漢代的儒生卻偽造劉漢皇家世系,接續到遠古時期的堯帝。吳銳寫道:「這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的高貴血統!大家趕緊膜拜一下,劉漢皇家世系尚且在偽造之中,漢國怎麼會出現一個統一的漢族呢?」

■「漢族」純屬虛構!?
「中華民族」的歷史不是你的歷史,而是建立在虛構之上的妄想!

台灣人的認同多元而複雜,但是,即使是最具有本土意識的台灣人,也無法否認自己的祖先來自於中國南部沿海地區如福建、廣東等地。因此,即使許多台灣人在政治上不認同中國,在文化與血統上,仍然保有自己是「漢族」、「漢人」的想像。

本書試圖挑戰這個想像,「漢族」實在是一個只有一百多年歷史的建構,是出於「排滿」的需要而建構的魔咒,「中華民族」、「華夏正統」也不外如是。深入歷史考察,便會發現「漢族」和漢代的關係非常薄弱,更和秦漢之前的華夏沒有任何關聯,幾千年歷史的神話,是經不起嚴密考證及批判的,或許這是本書能帶給台灣讀者的最大啟發。
吳銳

新疑古派史學家,研究專長為中國古代史、民族史。現為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兼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1994年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博士畢業,至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2009年更名為古代史研究所)工作,任助理研究員,同時擔任楊向奎先生的助手。2007年任台灣佛光大學歷史系專任客座教授。2009年荷蘭國際亞洲研究所訪問研究員。2013年台灣大學高等研究院訪問學者。2018至2019年韓國慶尚大學人文學院訪問教授。

代表作有《中國思想的起源》三卷、《中國上古的帝系構造》、《동북아 민족문화의 재발견》(《東北亞民族文化的再發現》)及彙編著作《古史考》九卷。發表《儀徵劉氏春秋學研究》、《甲骨文金文「『天』字族群」假說》、《「禹是一條蟲」再研究》、《試論中國古典學和四夷古典學》等論文六十餘篇。
◎自序

【第壹章】百年來形成的民族魔咒
一、從六十七萬穿青族的消失說起
二、自己的親身經歷
三、趙姓都是漢族嗎?
四、漢族不需要識別嗎?

【第二章】以革命的名義偽造:皇漢民族的祖先是來自巴比倫的征服者黃帝
一、黃人與黃帝
二、英國人拉庫伯里送來黃帝西來說
三、泛黃帝子孫
四、黃帝為漢族始祖
五、黃帝紀年
六、祭祀黃帝

【第三章】皇漢民族復國:從民族主義到民族帝國主義
一、法東斯的前奏:赤裸裸鼓吹侵略同化
二、滿洲是犬羊賤種,應該殺光
三、中國不革命,黃種且滅絕
四、由「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到北伐奪權
五、孫中山自揭「五族共和」大騙局
六、異族由漢族來「代表」
七、由民族主義到民族帝國主義:國民黨推行民族強制同化政策
八、中國本部與十八省建國
九、中華民族宗族論
十、阻止民族自決

【第四章】即使有真漢族,也與春秋時代的華夏無關
一、作為族名、國名的「夏」,本義指西部,匈奴就是夏族後裔
二、「華」、「夏」或「華夏」是統治集團,不是民族稱謂
三、「華」、「夏」或「華夏」指稱「中國」的分析
四、秦人鏟滅華夏
五、楚國復國,劉邦坐收漁翁之利
六、「漢」字的本義是銀河,與漢族沒有任何關係
七、儒生偽造劉漢皇家世系
八、偽造世系的接力賽
九、秦人、漢人指秦族、漢族的假像
十、西晉亡國奴自我感覺良好
十一、北朝為隋唐奠基,唐國亦非漢文化正宗
十二、宋、遼、金之間的戰爭強化了民族意識
十三、蒙古人征服中國
十四、朱元璋利用「驅逐韃虜,恢復中華」搶奪蒙古人的天下
十五、滿洲征服中國

【第五章】國民黨將「中華民族」變成黑頭套
一、梁啟超等民間人士使用的「中華民族」一詞,被政客利用
二、國民黨:「中華民族是一個,都是黃帝子孫」
三、馬克思主義史學家論「中華民族」一詞的竊用
四、四夷各族擺脫「炎黃子孫」黑頭套的努力
五、由炎黃子孫上溯北京猿人

【第六章】「自古以來」魔咒:東北工程
一、金毓黻與《東北通史》
二、從「東北工程」看學風的倒退
三、韓國的回擊

【第七章】萬物並育,還我民族
一、以國學的名義排滿
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國學驅逐假漢族
三、皇漢民族是虛,黃族是實
四、紅族
五、粉紅族
六、考量各族精神文明高低的三個標準
七、萬物並育,還我民族

〈從民族主義到民族帝國主義〉

一、法東斯的前奏:赤裸裸鼓吹侵略同化
一八九五年,一向被中國視為蠻夷的日本,竟然在甲午戰爭中打敗了天朝大國。清政府動用一切力量,宣傳清國打敗了日本,各國哀求清國講和。此時,嚴復(1854–1921)發表《論世變之亟》、《原強》、《辟韓》、《救亡決論》等文,主張變法維新、武裝抗擊外來侵略。特別是他在翻譯英國生物學家赫胥黎的《天演論》的同時,加入自己的評論,提煉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八個字,迅速成為一句深入人心的口號。排滿復仇者心想:我黃種人雖然比不上白種人,但總比黑種人強,漢族總比蠻夷強;漢族不吞併蠻夷,早晚會被蠻夷吞併。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於是先下手為強,排滿復仇者立即將傳統的夷夏之辨和時髦的進化論結合,發展出一整套種族主義理論,並且在中華民國、特別是國民黨當權時期得到實施,堪稱東方法西斯,簡稱「法東斯」。「法東斯」的提法不是本書的首創,而是中共。在國共兩黨爭奪天下的時候,國民黨說共產黨是赤匪,共產黨說國民黨是東方法西斯。連篇累牘,不勝枚舉。

這種法東斯理論,首先用於復仇,因而被賦予不容置疑的正當性和高尚的道德屬性。一九一一年,《民心》雜誌發表劍男《攘異篇》,「攘異」是打擊異族的意思,他稱讚黃族具有「先天的攘異特質」:

嗟我黃族始祖,自帕米爾高原,迤邐東下,至黃帝南驅苗民、北逐獯鬻,建立帝國於中央。以此精神,貽傳子孫,故戰國時冠帶之國也……皆能攘胡開疆;秦皇漢武,威振絕域,赫然為中國開新紀元。自後歷代末運,腥風膻雨,亦嘗咄咄逼人,然……有一次之陸沉,即有一次之振作,一種先天的攘異特質,鬱鬱哉,蔥蔥哉,轟轟烈烈哉,置諸萬國民族賽珍會上應亦得頭等獎牌。

文中所說的黃族就是黃帝族,也就是皇漢民族。苗民,是苗族的祖先,古書又寫為「三苗」。獯鬻,又寫為「葷粥」,傳統上認為是西北方的遊牧民族,是匈奴的先驅,實際上是夏族。冠帶之國,等於說先進國家,因為遊牧民族不需要戴帽子、紮帶子。胡,本義是「大」,原本是褒義詞,成為北方民族的統稱之後,經常用作貶義詞,與「支那」一詞的命運相似。戰國時期的趙國,算是「冠帶之國」吧,為什麼要低三下四向胡族學習胡服騎射呢?

文中又提到「攘異特質」,其實就是武裝殖民。在舊有的黃帝傳說中——以司馬遷《史記.五帝本紀》為代表,黃帝於得位之先,東征西討,最著名的是與炎帝的阪泉之戰,又擒殺戰神蚩尤,取代炎帝為天子;踐阼之後,復「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為營衛」,簡直和後世成吉思汗差不多。黃帝西至崆峒,北逐葷粥,合符釜山,完全是征服者的形象。「西來說」傳入清國之後,排滿革命黨認定黃帝發祥於帕米爾高原,一路向東武裝殖民,征服中國的土著民族——苗族,建立帝國。

劉師培是革命黨中最有學問的人之一。他認為黃帝所率漢族先祖未入中國之前,中國本土已有土耳其種之玁狁與黑種之苗民分踞南北,乃黃帝入中國後,奮其神武,往來征討,最終能北定河朔、南平蚩尤,於是禹域河山,皆入於漢族之掌握,而苗土遺黎,悉淪賤族,遂有「百姓」、「黎民」之差等焉。

也就是說,隨著中國淪為殖民地,中國土地上的原住民淪為奴隸,因此產生「百姓」、「黎民」之類的卑賤的稱呼。給劉師培的說法找一個類比吧:歐洲的斯拉夫民族淪為奴隸之後,奴隸一詞(Slave)即因斯拉夫民族而產生。類似的說法蔚然成風,如一九〇三年《新民叢報》第三十一號所載,觀雲,《中國上古舊民族之史影》。

梁啟超《五十年中國進化概論》坦陳,原來我們中華民族,起初不過小小幾個部落,在山東、河南等處地方佔得些根據地。幾千年間慢慢地長啊長啊,長成一個碩大無朋的巨族,建設這泱泱雄風的大國。他長的方法有兩途:第一是把境內境外無數的異族叫他同化於我。第二是本族的人年年向邊境移植,把領土擴大。黃帝既被轉化成中國的「征服者威廉」,黃帝苗裔的漢族與中國境內其他民族的關係,當然只能是征服者與被征服者的不對等關係;用劉師培所作的比喻來說:「要而論之,漢族初入中國時,猶之西班牙人入美洲也;異族之消滅,猶之南洋島族被化於歐人也;異族之遷徙,猶之蝦夷人種屏跡北海也。」這已經是赤裸裸的種族主義,十足的法東斯。提倡者心裡可能想:我殺你,你不能怪我,因為弱肉強食是自然規律。

梁啟超的老鄉張蔭棠(1860–1935)是「粵黨」的重要成員,當過清政府的駐藏大臣,相當於清政府駐藏辦事處主任,這個辦事處不過幾十人,根本不可能實際統治西藏。張蔭棠親自在大昭寺宣講《天演論》,闡述天演物競、生存淘汰之說,大概想嚇唬藏民。須知大昭寺是藏民的聖殿,相當於北京的人民大會堂。他認為西藏他日可資为中國殖民地,中國治西藏應該學習英國治印度。

許多革命黨人甚至引進阿利安人侵入印度,征服當地土著後所建立的「種姓制度」(Caste),作為規範漢族與少數民族之族群關係的理想模式。這是法東斯為將來的漢族中國設計的宏偉藍圖。當這群狂熱的清國塔利班建立中華民國之後,就是參照「種姓制度」作為規範漢族與少數民族之族群關係的。

中共建政以後,有意模糊民族界線,強調階級劃分,仍然有種姓制度的色彩。比如,同樣是汽車撞死人,如果被撞的人是農村戶口,所得賠償不足城市戶口的人一半。

二、滿洲是犬羊賤種,應該殺光
在排滿運動之前,各種諷刺滿洲為畜生的段子已經滿天飛,如《太平天國義軍奉天討清檄文》說:「予細查滿韃子之始末,其祖宗乃白狐與赤狗交媾成精,遂產妖人。種類日滋,自相配合,並無人倫之風化。」

為了加固滿族是異族的印象,革命黨或者把滿族打入通古斯族,屬於「犬羊賤種」,或者說滿族是西伯利亞種,是披毛戴角的畜生,或者說滿族是「五百萬膻種」、「遊牧野種」、「白山之獸」。總而言之,統而言之,滿洲人都是劣等民族,不能與高等漢族相提並論。如康有為的學生歐榘甲(1870–1911)說:「今所謂朝廷者,乃韃靼之種,其部落居於滿洲長白山之下,在萬里長城之外,本與我中國黃帝之子孫不同種族者也。」

滿洲劣等到什麼程度呢?革命黨「考其種類,乃居我國之東北,種原韃子,國號滿洲,地極苦寒,不利五穀,無以活命,則同獵野獸,取其皮而衣之,取其肉而食之,無教化、無禮義,如生理家所謂原人之起居食息,舍衣食男女之外,無餘思想者是也。其野蠻不僅惟此,無禦風雨之宮室,如上古之穴居野處;無通書劄之文字,如老死不相往來;聚則如蟻如蜂,散則鳥飛獸走,人各西東。將蓬蓬之頭髮,永不整理,惟四圍削去小許,使青絲一束,臭壓其頭,重拖其腦,分三股成一束,牽一髮而痛全身」,總之除了保留動物的本能,沒有任何思想可言,是「野蠻之異種」。最可恨的是,這些野蠻異種對待我們「神明漢種」,連胡虜奴隸還不如。

實際上,這是狗眼看人低。滿族有著深厚的鳥夷文化傳統,屬於鳳族的一個支系,本書第一章已經講了。革命黨也不是不知道滿族的天女神話。

滿族在大元蒙古國時代已經興起,擁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當明國建立的時候(1368),大元並沒有滅亡,只是丟失了中國這塊殖民地,向蒙古高原發祥地退縮。甚至在明國滅亡的時候,大元依然存在,只是勢力範圍進一步萎縮。新興的大清國強調明國是滅亡在李自成一夥流賊手裡,清軍入關占領北京,趕走李自成,是為明皇室報仇雪恨。當然,滿清也有自己的仇恨,那就是與朝鮮同為明國的殖民地,所受的侮辱比朝鮮更慘。滿人向明國屈服納貢的同時,還不得不向朝鮮納貢。「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這是共產黨從小給我們的宣傳,忍無可忍的滿人終於以「七大恨」起兵,反抗他們的主子,並且一不做二不休,把主子的所有地盤即中國都搶來作為他們的殖民地,還開拓了新的殖民地——新疆。抗戰時期,著名愛國歷史學家傅斯年還承認,新疆本是我們侵略來的,現在該得放棄。

由於中國是滿清最大的一塊殖民地,幾乎所有的中國歷史學家都認為清國繼承的是明國。實際並非如此。清王室主動與蒙古貴族聯姻,形成滿蒙一體的格局,中國曾經是大元蒙古國的殖民地,既然滿蒙已經一體,滿清當然也就繼承了中國地盤。當清王室被迫退位時,蒙古族即根據這點於一九一一年宣告獨立,因為滿蒙一體的格局遭到了破壞,蒙古就沒有必要留在大清帝國裡。再看滿清與中國殖民地的關係,堅決禁止滿漢通婚,從血緣上維護殖民者的高貴性。同時也禁止漢人越過山海關向滿人的發祥地滿洲移民。

滿洲是異族賤種,不是中國人,是革命黨排滿的重要依據。「異族賤種」,這是清末以皇漢民族或者黃族自居者對滿洲人最頻繁的詛咒。也就是說,滿洲人是劣等民族。因為「滿洲入寇中國」,所以漢人必須復仇。既然滿洲是異種,「非種必鋤」,趕盡殺絕都是應該的。如後來成為國民黨元老的張繼(1882–1947)主張:「吾願殺盡滿洲人,以張復仇主義,以養成復仇之壯烈國民。」甚有言「誅絕五百萬有奇披毛戴角之滿洲種」云云者,這句話出自排滿熱血青年鄒容的代表作《革命軍》。翻譯成白話文就是:殺光五百多萬野蠻的滿族畜生!

即使是最溫和的排滿人士,也主張最起碼要把滿洲趕出山海關外。

對滿族的復仇,是滿洲罪有應得。當年明國撿元國的便宜,接管了大片異族地盤,順勢送個人情,在這些地方設置土司,容忍國中之國。到了清國就眼紅得看不下去了,強制改土歸流,滿洲壓迫非漢民族絲毫不比壓迫漢人手軟。現在革命黨膨脹了一個巨無霸漢族,對滿洲復仇不說,還連累了所有的非漢民族(四夷)。

三、中國不革命,黃種且滅絕
滿洲既然如此低賤,膽敢奴役黃帝貴冑,因此革命勢在必行,不需要理由。連外人都說:「中國不革命,黃種且滅絕」,那我們還等什麼?「革命哉,革命哉!真今日我族存亡之一大關鍵哉!」革命黨呼籲:我黃人「萬眾一心,同德協力,共逐白山之獸,追還我黃帝之魂」。像這樣的煽動連篇累牘,足以編一本大書。

革命黨把中國看作是「漢族的中國」,提出要「建立漢族新國家」,「漢族萬歲,中華大帝國萬萬歲」的口號響徹雲霄,鄒容《革命軍》為「皇漢人種革命」之後建立的新國家想好了國名,那就是「中華共和國」,章太炎設想的國名是「中華民國」。

這樣的宣傳也是很成功的,因為民族主義最容易煽動起來。接下來將要付諸行動。由於大清國已經腐爛透頂,辛亥(1911)武昌一起事,全國土崩瓦解,這就是國共兩黨共同推崇的辛亥革命,與中國歷史上的湯武革命、俄國的十月革命一樣,擁有至高無上的政治正確性。革命黨「建立漢族新國家」的目標竟然達成,國民黨采納章太炎的想法,將國名取為「中華民國」,共產黨將國民黨趕走之後,采納鄒容的想法,將國名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兩國國名均與四夷無關。

(摘自:第三章「皇漢民族復國:從民族主義到民族帝國主義」)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