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79332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作品收藏於「美國紐約近代美術館」的日本知名設計師-佐藤大,帶給你不同的設計視角!
●收錄17組國際頂尖設計大師的深度訪問與貼身觀察筆記,滿足你對設計師的偷窺欲!
●奧運聖火、Alessi外星人榨汁機、Tip Ton椅等...經典設計的幕後故事大公開!

和設計師們坦誠相見吧!
本書讓你一窺創意大師的工作哲學與不為人知的生活日常!

以往我們總是認為設計師是高高在上,有點神祕的一群人,然而這本書會讓你發現,設計師很幽默、很真性情,甚至有點可愛的那一面。

本書收錄佐藤大四年間在日文版「ELLE DECO」撰寫的專欄「訪談-佐藤大」而成,在不帶任何錄音工作也不做筆記的情況下,佐藤大以驚人的記憶力與觀察力紀錄下與國際知名頂尖設計師之間的對談,讓我們窺見設計大師們的人生哲學、團隊合作模式、工作與家庭的平衡。

nendo設計事務所創辦人佐藤大是目前日本炙手可熱、得獎不斷的設計師,各國媒體為他冠上「設計金童」「鬼才」等稱號。其創辦的設計事務所「nendo」,則是日語中「黏土」的意思,意味著可塑性高、自由、可以隨意調整,而且平易近人。秉持這樣設計理念的nendo,每年都引起全球設計界的期待與驚呼。

讓我們跟著佐藤大的提問,走進設計師不為人知的日常以及幕後故事!

=17組國際大師深入訪問全都錄!=
Barber Osgerby, Luca Nichetto, Michele De Lucchi, Ronan and Erwan Bouroullec,
Tom Dixon, Patricia Urquiola, Philippe Starck, Jean-Marie Massaud, 隈研吾,
Alfredo Häberli, Konstantin Grcic, Marcel Wanders, Jasper Morrison,
Thomas Heatherwick, Ron Arad, Claesson Koivisto Rune, Alessandro Mendini

=笑哭推薦 =
【無氏設計創辦人】吳孝儒Pili Wu
【MOT TIMES 明日誌 總編輯】彭永翔Josh Peng
【Shopping Design】

「希望每一位讀者都能將腦袋清空、仔細聆聽設計師的語言,並找到屬於自己心中的『答案』」。- 佐藤大

 

佐藤大
國際知名設計師,nendo設計事務所負責人。
1977年出生於加拿大,2000年自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院建築系畢業,2002年拿到早稻田大學研究所碩士學位後,於同年創立nendo設計事務所。
從事建築、室內裝修、生產、平面藝術等多維度的設計,被美國《新聞周刊》(Newsweek)評選為「很受世界尊敬的100位日本人」之一,還被《Wallpaper》、《Elle Décor》評為年度設計師,所獲設計獎項眾多。佐藤大的很多作品被收藏於美國紐約近代美術館、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法國巴黎蓬皮杜中心等世界重要美術館。
*nendo在日文裡的意思是「黏土」,意味著可塑性高,自由、靈活、有彈性,可以隨意調整,而且平易近人,這也正是 nendo 的設計精神。



龔婉如

文藻外語學院日文科、東京家政大學造型表現學系畢,自由口筆譯工作者。
近期譯作有《考現學入門》、《設計的手感》、《山道具》、《世界的博物館 系列》等,並從事商務、文藝等領域之口譯。

編輯後記
本書《作藤大提問中:日本設計鬼才與17組大師的非官方對談集》,是由2013年至2016年刊載於居家空間設計雜誌《ELLE DECO》的連載專欄「訪談—佐藤大」集結而成。

佐藤大活躍於全球,並握有其獨特的設計師人脈,這個專欄便是由他來訪談同樣活躍於全球的設計師及建築師。雖然他本人謙稱這只是「閒聊」,但面對著設計界、建築界的重量級人物,說是閒聊的話,這樣的排場未免太過奢華。

本書的出版其實歷經一番波折。確定要將專欄集結成書之後,原本是由《AXIS》雜誌的總編上條昌宏先生(當時還是副總編輯)負責該書的編輯工作。但隨後因為相關工作人員太過忙碌等事由,最後這份書稿交到了我們手上,也才因此得以出版。我們兩家出版社同樣從事設計類書籍出版,也就是一般所謂的競爭同業。有這麼好的稿子,照理來說大家都會想要留在身邊不願意放手。但不知為什麼,這次書稿移交卻是如此順暢無阻,之後也順利走到出版這一步。我想一定是因為大家都抱持著相同的想法:「這麼貴重的書稿,因為我們的關係而無法出版的話,實在太可惜了。」

這份原稿,就是這樣通過日本主要設計編輯者的嚴格審核後所產生的。而每一位編輯讀過這份原稿之後,都對佐藤的「設計阿宅」個性感到訝異不已。尤其是與他的盟友、懷抱著同世代煩惱與時代背景的Luca Nichetto之間的「閒聊」,更是將只有一隻腳踏進設計、半生不熟的讀者完全拋在腦後,根本呈現暴衝狀態。

但更讓大家驚訝的是佐藤的記憶力。他不帶錄音筆,也不記筆記,毫無防護。有時候還和受訪者一邊喝著啤酒,受訪者卸下心防的心裡話及脫口而出的話,都被他驚人的記憶力記錄了下來。這路數完全就是優秀記者的做法。不,記者反而都會記筆記,他這麼做或許可愛多了呢。

許多頂尖設計師都有兩張不同的臉孔:面對記者的表情與語言,以及面對自己時的真心話。
為了引導出他們的真心話,記者採訪時總要花費一番苦心。但佐藤卻能輕鬆跨越這個屏障,引導出設計師們的真實面貌。Starck不經意說出身為設計之神的煩惱、Patricia Urquiola完全展現大姐頭氣魄並連珠炮地陳述自己的人生故事。更別說是靦腆、不愛接受採訪的Jasper Morrison了,居然可以如此眉飛色舞地侃侃而談。除了得知設計師的真性情之外,從這些訪談當中,我們更能學習到他們的生活樣貌及對工作的態度、享受人生的方法等等。

有些人或許會覺得設計師這個人種都有點難搞。再加上最近常聽到設計思考或設計經營等,這些結合了商業行為與設計的論調,應該也有些人覺得設計變得有點艱深。希望各位讀完這本閒聊集之後,能更多喜歡設計一些、更喜歡這些被稱為設計師的人,更了解設計這件事的樂趣所在,那就是我身為本書編輯最高興的一件事了。

《日經設計》總編輯 丸尾弘志


前言
一般所謂的訪談,大多會由訪問者先預設「希望聽到對方如何回答」的答案,而受訪者也會事先猜測「今天應該會被問到這個」,並在某種程度上先預設該怎麼回答。

許多在媒體上看到的報導,通常就在這種「對答案」的訪談模式中產出了許多類似的內容,也確實很容易閱讀。

本書內容集結了2013至2016年,這四年來我受邀在日文版《ELLE DECO》撰寫的專欄「訪談—佐藤大」而成,內容即為這段期間與許多國際知名頂尖設計師之間的對談。

可惜的是,我這一個訪談素人當然完全無法準備如此精準的所謂「答案」,只好理所當然地讓訪談淪為話家常的閒聊。而對受訪者來說,前來訪問的人同為設計師,甚至不帶錄影機及錄音筆,完全是「同一國的人」,所以這些身經百戰的受訪者,也會在訪問過程中失去心防,不,應該說根本沒心防(笑)。

他們甚至會忘記自己事先準備的答案,不論是目前設計界發生的事情、日常中下意識感受到的事情,甚至是業界的八卦,都能在輕鬆的氣氛下侃侃而談。透過這樣的方式,許多設計師也就很自然流露出平常不會出現在媒體的真實一面。

進行完這些遊走於犯規邊緣的訪談之後,我並不會如實將完整對話紀錄下來(因為也沒這個能力),而是在自己模糊的印象中稍微加油添醋,寫成一篇完整的文章。文中說話的語調、距離感,也會根據受訪者進行調整。像是面對Michele De Lucchi時就比較「空靈風」、對Marcel Wanders就比較「流氓氣」,Patricia Urquiola感覺就是「聰明能幹的媽媽」。面對Claesson Koivisto Rune(CKR三人組)時,我則是在心裡幫他們設計了「大阪、兵庫、京都」三種不同口音。

我認真為不同訪談加入不同「調味」,但並不整理對話的內容,也完全不將整個流程「提煉」得更順暢。某些含糊不清的回答,就維持含糊不清的原貌。

如此生澀的文章或許有些讀來不是那麼順暢,但我總覺得正因為存在著這些雜音和雜質,某些設計的重要提示或靈感似乎就潛藏於其中。

希望每一位讀者都能將腦袋清空、仔細聆聽設計師的語言,並找到屬於自己心中的答案。
nendo設計事務所負責人/設計師
佐藤大

 

 

前言
01 Barber & Osgerby /掌握自己大腦的狀態
02 Luca Nichetto /藉由觀念塑造個性的新時代設計
03 Michele De Lucchi/宇宙是最理想的客戶
04 Ronan and Erwan Bouroullec/設計是靠狐狸與刺蝟的合作
05 Tom Dixon/打造一個與社會連結的設計結構
06 Patricia Urquiola/將設計視為日常的一部分
07 Philippe Starck/用靈魂交換的設計
08 Jean Marie Massaud/平衡對立元素而散發的設計能量
09 隈 研吾/坦誠以對的設計教育
10 Alfredo Häberli/靠肚子完成設計的心法
11 Konstantin Grcic/每件作品都有一個開關
12 Marcel Wanders/為世界而做的設計
13 Jasper Morrison/探索產品的應有型態
14 Thomas Heatherwick/建築是創造一個場域
15 Ron Arad/創作是沒有分界的
16 Claesson Koivisto Rune/團隊設計就像組樂團一樣
17 Alessandro Mendini/設計與編輯都需要留白

 

Ch. 07 Philippe Starck
人稱「設計之王」、「設計界的神」,無庸置疑地,Philippe Starck擁有技壓群雄的存在感。
他堅持自我獨特的風格,長年以來穩坐無可替代的地位。
一走進這間可遠眺艾菲爾鐵塔的工作室,就馬上聽到他「哈哈哈」的爽朗笑聲。
想到打開這扇門就能看見「神」,讓我不禁心跳加快。
然後,門打開了。

設計師就是一種持續奉獻靈魂與生命的職業
 Starck:喔,你來啦。要不要喝熱巧克力?我要來一杯。
佐藤:(這麼突然?)啊,我也要。謝謝你今天撥時間跟我見面。
Starck:耶?你沒有錄音筆,這樣OK嗎?
佐藤:我平常不用那個,所以寫得也蠻隨興的(笑)。
Starck:這樣怎麼可能記得住,我拿一個借你。
佐藤:……。謝謝你。
 (這還是我第一次向訪談對象借錄音筆。)
 Starck:雖然我很不了解設計界的動向,但我知道nendo喔。到處都聽得到這個名字。
佐藤:您真愛開玩笑(笑)。
Starck:好,開始對談之前,我們把話先說在前頭。
佐藤:啊?要說什麼?
Starck:nendo絕對是當今的世界No.1,毫無疑問。
佐藤:哎呀呀,你該不會對每個人都這麼說吧(笑)。
Starck:當然不是囉。該怎麼說呢,感覺跟我剛走紅的時候很像。四十年前全世界都在討論說「巴黎出了個怪人」,就跟那時候差不多。老實說我不太清楚nendo做了什麼東西,不過反正我本來就對業界的事不熟,你不要覺得不開心。好嗎?
佐藤:怎麼會。
Starck:但是啊,有件事情讓我有點不開心。就是Baccarat水晶的西洋棋組,還有AXOR的「燈座造型花灑」。
圖:Baccarat水晶的西洋棋組
圖:AXOR「燈座造型花灑」
佐藤:啊?啊?啊?(汗)
Starck:我以前也提過一樣的想法,但他們說「技術上有困難」所以不得不放棄。結果不知哪裡冒出nendo這傢伙,居然就這樣做出來了。我要跟AXOR的老闆斷絕往來。
佐藤:啊?我……真是不好意思。
Starck:沒事沒事,又不是你的錯(笑)。就算斷絕關係,但三個月後就會完全和解了(笑)。因為基本上我是個好人啊(笑)。
佐藤:是、是啊。
Starck:不過居然跟我有相同的點子,你不錯喔(笑)。
佐藤:謝謝你。Starck,你總是每位客戶都建立非常良好的關係,就像家人一樣那麼親密。
Starck:我們的關係確實很好。但我也不是常常跟客戶老闆吃飯,也不會假日就跟他們黏在一起。大概只會偶爾和社長上床吧。騙你的啦。
佐藤:……。(坐在旁邊那位是他太太沒錯吧……)。
Starck:這些年來我就是一直在工作,超過四十年了。現在一樣繼續工作,沒有停下來喔,因為一直一直工作,所以完全不知道空下來的時候該做些什麼才好。
 (Starck的太太在旁說:上次我問孩子,爸爸在哪裡?孩子馬上就回答:在睡覺。我又問,這個時候在睡覺嗎?孩子才說,啊,說錯了,爸爸在工作。)
 佐藤:反正不是在工作就是在睡覺,隨便講一個就是了(笑)。
Starck:沒錯。
佐藤:怎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笑)。
Starck:這個工作啊,完全取決於與自己對峙的程度啊。
佐藤:對呀。
Starck:你知道歌德的《浮士德》嗎?主角將自己的靈魂賣給魔鬼,我們也一樣,一腳踏入創作的世界,不斷努力、不斷努力,然後在某一瞬間突然發現某件事。
佐藤:什麼事?
Starck:我們已經把自己的靈魂、把整個人生都賣了出去。所謂的設計師呢,就是持續奉獻自己的靈魂、自己的生命,藉由奉獻生命而獲得生命。所以每次看到無趣的作品,批評之前我都會先想「這傢伙應該每天都優雅地坐在露天咖啡座裡喝茶吧」。
佐藤:這舉例也太極端(笑)。
Starck:當然我也很希望能坐在咖啡廳裡看女孩子就是了。
(Starck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
Starck:任何事都有代價的。想要獲得什麼,就必須付出相對的代價,這是理所當然的吧?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是免費的。
佐藤:想到你到目前為止的成績,再想想你做出了多大的犧牲,真是令人不寒而慄。
Starck:所謂設計啊,就是要重複仔細地驗證,經歷失敗、改善,不斷重複這樣的過程。就像是被關在柵欄裡面一樣,對吧?一隻腳在柵欄裡,一隻腳在咖啡廳裡,那是不可能的。
佐藤:最近很多設計師都很注重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
Starck:嗯,該怎麼說呢?但仔細看這些人設計的東西,根本就是兩隻腳都在咖啡廳裡啊(笑)。
佐藤:那你平常都怎麼想點子的呢?
Starck:這個嘛,點子不是用想的。
佐藤:怎麼說?
Starck:點子不是一種邏輯。邏輯是將事物整理出脈絡後再進行思考,可以向別人說明。但點子就不是這樣。像我,就是將答案往斜角方向直直射出去,命中紅心,一瞬間喔。就好像瞬間移動一樣吧(笑)。
佐藤:瞬間移動嗎……。
Starck:不是A→B→C→D,而是從A一下子就跳到D那樣。
佐藤:所以沒辦法說明。
Starck:我就只會這樣看東西啊。直覺就好像每天會自動送上門,像宅配一樣。
佐藤:哈(苦笑)。
Starck:前陣子有個品牌找我幫他們設計咖啡桌,但我最討厭咖啡桌了。不過啊,我花不到四十分鐘,很快就設計了八個左右。
佐藤:啊?
Starck:我們的大腦只要一段時間持續使用某一特定功能,就會格式化成那種功能了。所以我的大腦就被強化成只能處理「直覺」這件事。
佐藤:會不會隨著年齡衰退?
Starck:不,反而速度會變快。大腦一旦被強化,其他的事情就什麼都不會了。像我連怎麼去加油站加油都不會。
佐藤:也就是說,特殊的思考能力對日常生活沒有任何幫助。
Starck:對。不工作的時候就完全是個白癡,所有的日常行為都會變得不是自己的領域喔。
佐藤:那你也不感興趣嗎?
Starck:沒有欸,沒有任何興趣。因為沒有興趣,所以也沒有慾望。
佐藤:這樣不會突然感覺不安嗎?或是造成身邊的人困擾。
Starck:老實說,身邊的人一定很困擾。但我沒有惡意啊……總之就是「我不在這裡」。
佐藤:不在這裡?
Starck:我的人生非常棒,但是我並不在這個人生之中喔。
佐藤:這是什麼意思?
Starck:雖然我的肉體確實在這裡,精神也在這裡,但是我卻不存在於這裡。總是在另一個「不同的地方」,在那裡思考並存在於那裡。我的人生一直都是如此。「不同的地方」就是脫離現實生活的地方。
佐藤:你不會想回來嗎?
Starck:應該沒辦法吧。嗯……該怎麼說比較好呢。就像是身處於一根半透明的管子之中吧。
佐藤:管子?
Starck:沒錯。有時候會有人出現在管子外側,不過也只是隱約可以感覺到的程度,對方是聽不到我的聲音的。
佐藤:你一直都在管子裡面嗎?
Starck:嗯,這個管子應該都不會消失吧,直到我死亡的那一刻。如果要寫自傳的話,書名就決定叫《管子》了(笑)。
佐藤:那你也不會感覺喜悅嗎?
Starck:不會。因為喜悅是「這個地方」,也就是現實社會的價值觀。但我現在很幸福,過得非常開心喔。我有房子、有車子、摩托車、飛機,還有船。有美麗的妻子和孩子,也有那麼多優秀的員工。
佐藤:(指著牆壁上的牛頭標本)還有這麼棒的牛。
Starck:對啊,還有這麼棒的牛(笑)。但是啊,這些東西和喜悅都沒有關係喔。要舉例的話,就好像這些開心的事情都是電視裡面發生的事一樣,自己一邊看一邊發出哇哈哈的笑聲這樣。
設計界的神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佐藤:如果不是喜悅的話,那麼透過工作而獲得的滿足感和成就感呢?
Starck:這些當然短時間內是有的,就好像強心針那樣。案子結束後會有一瞬間可以從那個柵欄裡走出來,但馬上又會有下一個柵欄。所以很少有機會可以確定已經結束了,經常都存著疑問。
佐藤:沒有完全滿足的時候嗎?
Starck:沒有,完全沒有。
佐藤:你把自己的人生完全獻給設計,但為什麼又說「我討厭設計」呢?
Starck:設計本身是沒有價值的。我感興趣的並不是設計本身,而是設計如何影響世人這件事。Alain Souchon有一首歌的歌詞是這麼寫的:「我愛的不是瑪莉,而是她身上的謎團」,大概是這種感覺。我感興趣的是哲學性、政治性、社會性的概念。
社會之中充斥著滿坑滿谷的問題,設計的力量很薄弱,但必須藉由某種型態為人類進化帶來一點貢獻,對吧?你不這麼認為嗎?有太多人做出漂亮的設計只是為了自我滿足罷了。
佐藤:確實是這樣沒錯。
Starck:設計其實很簡單啊,有兩分鐘的時間就可以做出椅子之類的設計了,也能做出一個還不錯的東西。
佐藤:……(苦笑)。
Starck:但太輕易就做好的話,就會對這件事情本身失去興趣。所以不能因為設計出一張漂亮的椅子而沾沾自喜喔。這樣層次太低了、志向太低了。想像一下,當你死後來到閻羅王的面前,他問:「你花一輩子完成了什麼事情?」而你回答:「我設計椅子。」閻羅王聽了會說:「哼,笑死人了。」你再接著說:「喔,對了,我還設計燈具,還有廁所用的刷子。」閻羅王只會說:「你沒別的事好做了嗎?」
佐藤:我一直很想問一個問題:被當成「神」是什麼感覺?
Starck: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
佐藤:隨便去路邊抓一個人,問他認識哪一位設計師,應該所有人都會說出你的名字吧。
Starck:大概是因為在我之前並沒有所謂設計師這種職業吧,當時米蘭的設計師差不多只有十個左右而已。我剛出道的時候,每次向人自我介紹,說自己是設計師,通常會得到「但你不是法國人嗎?」這樣的回答。
佐藤:這麼說來,你剛好站在設計的紀元前和紀元後的分界線之間,所以確實是神沒錯啊。
Starck:如果你要這麼解釋的話啦。不過啊,就算這裡有一個世界第一的美女,在沒有鏡子的狀況下,她會怎麼樣?
佐藤:她就不會知道自己長得很美。
Starck:沒錯。我也沒有鏡子。不過我並不會去找鏡子,也不會從鏡子前逃開。所有的一切就像窗外的風和雨,不管媒體說什麼、有誰稱讚了我什麼,我都不會有任何感覺。
佐藤:因為外來的評價都是「管子外面」的價值觀,對吧?
Starck:就是這樣沒錯。想要得到客觀的評價,最好的辦法應該是多接觸人群吧。但我喜歡自己一個人,派對和餐會也都盡量不參加,雖然這樣有時會造成一些問題啦。那你呢?你幾歲?
佐藤:36歲。Starck 36歲的時候都想些什麼呢?
Starck:當時我沒錢、沒客戶、沒工作。住在便宜的破公寓裡,睡在撿來的床墊上,也沒怎麼好好吃飯,過著這樣的生活。
佐藤:印象中你好像年輕時就很受歡迎,聽到你這麼說有點驚訝呢。
Starck:確實,我差不多17歲就常常出現在媒體上,但一直到43歲之前都沒辦法養活自己。
佐藤:不會感覺不安嗎?
Starck:就只能等待時代慢慢追上來吧。
佐藤:你會覺得現在的年輕設計師很幸運嗎?
Starck:他們完全非常輕鬆,但實際上這樣很危險。許多點子很容易就變成了商品,任何人都能隨隨便便變成「明星」。
Starck:但是啊,擁有自由的創作性是很重要的。你知道我幫ALESSI1設計的榨汁機嗎?
佐藤:「Juicy Salif」,當然知道。
圖135_1:Juicy Salif
Starck:本來ALESSI的老闆找我設計的是裝奶油的容器,但是我聽到奶油盒子實在覺得不怎麼樣(笑)。我在餐廳的桌布上畫了榨檸檬的圖,然後把整塊桌布寄到ALESSI去。結果大暢銷,現在已經成為ALESSI的主力商品了喔。
小結
 Starck有超強吸睛力,在米蘭家具展裡,只要看到一群人擠在一起,大家就會想「一定是Starck在那裡」。他的性格隨性可愛,發想力十分敏銳。長達四十年穩坐設計界龍頭的地位,充沛的創作能量源源不絕,想學也學不來,就算跟他做一樣的東西,也只是剛好正中他的下懷。
他所說的「管子」,乍聽之下好像很拘束,但或許可以提供一個隔絕外界噪音、與自己對話、培養直覺的環境。說不定這個管子裡還備有漂亮的咖啡廳,可以讓他偶爾看看漂亮女孩子呢。正因為比任何人都奉獻了更多生命,因此獲得了比任何人都還要多的生命,對我來說,他是一位比誰都還更幸福的創意人。
 (本文出自《ELLE DECO》2014年8月號)
Philippe Starck
縱橫設計界超過四十年,始終走在最前端的創意人、設計師、建築家。發表多項具指標性的裝置藝術與飯店設計,近年也積極從事永續設計。與妻子Jasmine飛遍全球,居住於巴黎、布拉諾島(Burano)、西南法。在日本最為人所知的作品為東京朝日啤酒集團總公司隔壁的「Super Dry Hall」,於1989年竣工。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