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我寵著呢(簡體書)
  • 我寵著呢(簡體書)

  • ISBN13:9787559445032
  •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 作者:墨西柯
  • 裝訂/頁數:精裝/336頁
  • 規格:21cm*14.5cm*1.7cm (高/寬/厚)
  • 版次:第1版
  • 出版日:2020/06/01
  • 促銷優惠:新書優惠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918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繼暢銷書《喂,隔壁班的你》之後
墨西柯全新甜寵力作
呆萌奶凶的人氣小鮮肉×仙氣飄飄的美豔大明星

“想把你揣兜裡,隨身攜帶。”
“你把我當手辦了?”
“嗯,我喜歡你。”

喜歡你這件事,真的……藏都藏不住。
不想把你當仙女了,不如做我的公主吧。

曾經的人氣巨星秦月明“死而復生”,重返娛樂圈,發現自己與黑紅小鮮肉江雲開成了CP。
江雲開不過是借秦月明的名頭擋了下緋聞,一朝見到真人,嚇得差點飛起來:“媽媽……鬧鬼了……媽媽!”
與秦月明相處之後,再次被記者問及二人的關係,鋼鐵直男江雲開耿直地道:“緋聞女友?不可能的!那是我親(秦)哥。”
最後,他卻成了“真香定律”踐行者,眼巴巴地對著秦月明說:“呐,要不要跟我談戀愛?什麼都好說,你願意就行。”

墨西柯

人送外號“墨萌萌”,喜歡輕鬆小甜文,製造甜蜜,分享浪漫。
代表作:《喂,隔壁班的你》《嘿,那個轉校生》《等你下課》

第一章 “七仙”歸來
第二章 她是真漂亮
第三章 你本來就很可愛
第四章 假笑男孩江雲開
第五章 就猜你喜歡
第六章 秦月明的小跟班
第七章 送給你,小孔融
第八章 緋聞女友
第九章 想哄你開心
第十章 雲守月夫婦
第一章 “七仙”歸來
廁所單間,秦月明站起身的一瞬間覺得眼前一黑,下意識地伸手扶住了牆壁。機場內的廣播還在繼續播放,播音員好聽的聲音卻突然變得尖銳起來,刺激得她頭痛。
緩了緩神後,她整理好裙子,轉過身沖水,模樣有些狼狽。她在裡頭短暫地休息了一會兒,讓自己調整好狀態,才伸出手推門準備出去。
秦月明感覺很累,她已經連續工作了七年,整整七年無休,她不知道她是怎麼堅持下來的。她打算等下找杜毅要一袋葡萄糖,她又低血糖了,如果不補充一下,一會上了飛機恐怕會受不了。
然而,剛剛走出廁所單間,她的腳步就一頓。廁所內部似乎翻修過了,她進來時還不是這樣。她記得很清楚,鏡子上並沒有有電子顯示的東西,可現在上面顯示著溫度、時間,旁邊還有一個小屏幕,放著某個風景區的廣告。
她覺得這些東西很新奇,尤其是鏡面上顯示的時間是二〇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
秦月明扯著嘴角笑了,這是什麼整蠱綜藝嗎?不是說她性格糟糕,不讓她參加綜藝嗎?她轉過身走出去,看到機場大廳,再次愣住了。這手筆也太大了吧?離譜到有些不可思議。杜毅不在門口等她,進門時等待她簽名的幾個粉絲也不見了,身邊的人都不認識她似的。
她從包裡取出機票來,找到所謂的登機口,屏幕上面顯示的航班跟她的不符。她再去看周圍,都是行色匆匆的陌生人,沒有人圍過來要她的簽名,偶爾有人看向她,似乎也只是覺得她太漂亮了,忍不住多看幾眼。
秦月明一直是個美人,娛樂圈公認的美人。有些女孩子是皮囊漂亮,她卻是從骨相到皮囊都美,一副古典的模樣,仿佛古代衣袂飄飄的仙子。她的眼睛是開扇的雙眼皮形狀,不算很大但是絕對不小,一雙剛剛好的桃花眼裡好像藏了什麼故事,整個人美、仙、氣質脫俗且耐看。這種女藝人只要一入境,就會讓人覺得她是完全為了鏡頭而生的,無死角的美麗使得她像天仙一樣。
秦月明環顧四周,發現大家的穿著跟記憶裡的流行風格不符。她從包裡取出手機,打開一看,她手機上的時間還是二〇一〇年八月三十一日。
她將手機翻蓋蓋上,放回包裡,然後走向一個人,微笑著問:“您好,我能看一眼您手機的時間嗎?”
那個人看到秦月明,先是一怔,接著從口袋裡取出手機,同時說道:“其實大屏幕上有時間,和手機上的是一致的。”
秦月明看著他手裡那個沒有鍵盤的手機,黑色屏幕用手指一碰就亮了,上面顯示著的時間的確是二〇一九年。她努力調整自己的面部表情,讓自己鎮定下來,接著向那人道謝。
說起來,秦月明算是一個謹小慎微的人。她在公司被人妒忌過,在新人期被別人當成狗一樣使喚過,那些經歷讓她有了現在的性格與習慣,到了哪裡都會先不動聲色地觀察,瞭解情況後再採取行動。
此時,她心裡已經非常不安了,卻還在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不是整蠱,事情可能更荒誕。她往外走的時候看向周圍的人,許多人都在玩手機,手機都是那種黑色的小方塊,跟她熟悉的推蓋或者翻蓋手機不同。她不由得疑惑起來,就算是直板手機,可是都沒有按鍵的嗎?
秦月明快速往外走,找到一名工作人員,將自己的機票遞過去,問道:“您好,請問我的航班起飛了嗎?”
女性工作人員接過機票看了一眼,很快回答:“二〇一〇年的航班肯定起飛了啊……”說著,工作人員的聲音一頓。
“謝謝。”秦月明伸手想要取回機票,工作人員卻突然失態地站起來,猛地按住那張機票仔細看。
AZ8467航班!工作人員驚恐地抬起頭看向秦月明,似乎認出了她。
“秦……”過氣太久的已故藝人,工作人員一時間竟然記不清她的名字,於是又看了一眼機票,“秦月明。”她本來是恐懼的,嚇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卻還是出於本能急切地說,“不要上這趟航班!”
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如果當年能提前知道的話……她真的很想對這趟航班的所有乘客說這句話。這些年,她腦袋裡都在想這件事,所以下意識地說了出來。不要上這趟航班!或者……不要起飛!
秦月明被她的神情嚇了一跳,趕緊取回機票,顫顫巍巍地說:“哦,謝謝……”她說完趕緊跑了。
秦月明邊跑邊回過頭,看到工作人員扶著桌子站起來,明顯被嚇得腿都軟了,卻還是撐著去找其他工作人員。
秦月明跑得更快了,跑到一個角落裡,停下來靠著牆壁,取出手機給杜毅打電話。出於藝人的本能,她下意識地不想引起騷動,想先確定情況再說。機械的女聲告訴她,這個號碼是空號。可是,她明明早晨才跟杜毅打過電話,這個號碼怎麼會是空號?
秦月明看了看左右,看到有工作人員朝她這邊尋來,於是趕緊朝著人流量大的地方走,混在人群裡。
這群人似乎是追星的粉絲,手裡拿著小燈牌和禮物,等偶像出來。她混進來後起初還擔心被發現,結果發現大家都在看向機場內部,這才安下心來。
過了一會兒,她準備離開了,突然聽到外圍的聊天聲。
“這是哪個明星要下飛機?”過來湊熱鬧的人問。
“沒看燈牌嗎?路朵潁。”
“沒聽說過,演過什麼啊?”
“演過……”回答的人聲音一頓,似乎想了一會兒才說,“《吃貨的力量》的常駐嘉賓,因為長得像秦月明出名的,人送外號‘小月明’。”
“也真好意思,照著秦月明整容就好意思說自己是小月明,我們秦七仙是庸脂俗粉模仿得來的?”另外一個人憤恨地說。
秦月明人送外號‘秦七仙’。她當年演過一部電影,是牛郎和織女的神話故事,她演的就是裡面的織女。電影裡,旁人稱呼織女為七娘,因為秦月明的扮相實在太過美麗,在之後的很多年裡,微博、抖音、貼吧等等平臺上總結古典美人時,必有秦月明演過的織女。她的外號也成了粉絲的愛稱――七仙。
秦月明聽到對話,還真有點好奇這個小月明什麼模樣。自己被人山寨了,心情還是有些微妙。就在她糾結要不要跟著接機的時候,那幾個說話的人突然注意到了她。
“對,還沒有這個美女像秦月明呢……”其中一個人一指,這些人齊齊看向了秦月明。
秦月明趕緊低下頭準備離開,那個說出秦七仙外號的男生突然大步跨過來,低下頭仔細打量她。
秦月明淨身高一米六八,此刻穿著高跟鞋,居然還比他矮一頭。她低聲開口:“抱歉,我現在有點……”
男生突然興奮地問:“七仙?是你的聲音,你是七仙嗎?”
什麼叫鐵粉呢?看過秦月明所有的電影、電視劇,還會反反復複地看,甚至剪輯她的視頻發佈出來。就算知道那個小月明只是模仿自己的愛豆(偶像),為了“望梅止渴”,也想看小月明幾眼。同時,還要監督小月明:你可是借著我愛豆名字火起來的,絕對不可以毀了我愛豆的名聲。
現在,只需要秦月明說一句話,粉絲就能聽出來。
這還是發生變故後第一個認出秦月明的粉絲,她頓時受寵若驚。她抬頭看了看男生,一米九多的個子,看起來是個運動系男生,一身運動服,還算是個小帥哥。他身後背著一個袋子,看形狀裡面裝的應該是球。
被秦月明看了一眼,男生趕緊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怎麼可能是他的愛豆呢?秦月明已經去世九年了。
“抱歉,我現在遇到了一點麻煩,要簽名我們可以偷偷簽嗎?”秦月明小聲對他說。
男生一怔,跟著秦月明去了一個角落,走路的時候都有點不自然。接著,秦月明從包裡拿出一支簽名筆,他立即扯了扯自己T恤。秦月明點了點頭,熟練地在衣擺上給他簽了一個名字。
“那個小月明是什麼時候火的?”秦月明問他。
“大致是兩年前,我們罵過她不要臉,但他們公司就靠這個來營銷的,我們越罵他們越有熱度,後來我們就不配合了。”
“現在是什麼時間?”
“下午四點……”
“幾幾年?”
“二〇一九年。”
男生一直盯著她看,突然有點鼻酸,卻什麼也不敢問,怕突然有了希望又絕望。就算只是假的,能看眼前的人一會兒,他也滿足了。
他回過神來,朝來時的方向看,他們剛才的舉動似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他趕緊說:“你先走,這邊引起騷亂了,我來擋住。”
最開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出機口,沒人注意到秦月明,但是現在有人看到她了,就會猜測秦月明會不會是小月明,畢竟兩個人還是有點像的。
“哦,謝謝你。”秦月明立即在男生的掩護下離開了。

走出機場後,秦月明將電話打給了自己的好友蔡思予。
鈴聲響了很久,電話才接通,對方顫顫巍巍地說道:“喂,你好……”
“是我啦,我這邊好像出現了點問題……”
秦月明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打斷了:“秦月明嗎?”
蔡思予叫她全名?秦月明真的被叫得一怔。
“對啊,除了我還會是誰?你在搞什麼?”
“你……寂寞了嗎?”蔡思予的聲音都在發抖。
“寂寞?”
“嗯,你要是缺什麼,我燒給你。”
秦月明掐著腰,忍不住蹙眉說道:“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我現在在機場,周圍非常不對勁。我問你,現在是什麼時間?”
電話那頭的人抓住了重點:“你在機場?”
秦月明突然蹙眉,聽出了蔡思予聲音的不對勁:“對,你怎麼了?姓池的那個渾蛋又讓你演不喜歡的戲了嗎?”
“沒有,我就是想你了,月明……月明你在機場嗎?你不要上飛機。”
“我沒有上,我的航班已經起飛了,我現在聯繫不上杜毅,就想到打電話給你問問情況。”
“好,我去機場接你。”
秦月明咬了咬嘴唇,思考了一會兒,最後歎氣道:“算了……我就是非常不安,想要問你幾個問題。”
蔡思予因為外貌不算特別出色,只有身材十分火辣,所以被公司逼著演那些下三爛的電影,她不願意,被公司封殺了一陣子,在秦月明的認知裡,蔡思予目前的經濟條件很差,還要幫家裡還債,恐怕連訂機票的錢都沒有,所以秦月明不會讓她過來。
蔡思予的聲音終於沒那麼抖了:“好,你問。”
“為什麼我看到的時間都是二〇一九年了?”
“現在的確是二〇一九年,你這個臭丫頭已經消失九年了。”
秦月明整個人都呆住了,機場四周的景象好像在旋轉,讓她覺得頭暈。她覺得自己似乎被遺棄了,她仿佛是個……被時間遺棄的人。
低血糖後遺症?這情況很糟糕,糟糕得她的心狂跳不止。她忍不住問:“怎麼會這樣?”
“月明,我現在很慌,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既然你打來電話了,我就想為你瘋一次。你待在那兒不要動,我正在用電腦訂機票,你要是敢再消失一次,我就跟你拼了!”最後那句話,蔡思予的聲音突然拔高了,幾乎是吼出來的,把秦月明嚇了一跳。
“好,我等你。”秦月明乖乖同意了。
秦月明從包裡取出墨鏡跟帽子戴上,找了一個偏僻的位置坐下,等待蔡思予過來。她拿著手機思考要不要聯繫自己的男朋友,想了想還是放棄了。在確定究竟是怎麼回事之前,她不想聯繫任何人,對這個剛剛交往的男朋友,她還沒有徹底的信任感。
她的正對面有一塊屏幕,上面不停地播放著各種廣告。她看著廣告牌許久,甚至能夠根據這個人在廣告裡出現的頻率分析出這個人紅不紅。
又看了一遍廣告裡熟悉的面孔,她起身去買了幾份娛樂期刊。買期刊之前她還發現了一件事,大家都在用新的貨幣。二〇一〇年,第五套貨幣剛剛發行,還在和舊貨幣混用,現在她的口袋裡也大多是第四套貨幣,第五套的只有一張一百元的。她不確定第四套還能不能用,也就是說,在蔡思予來接她之前,她暫時只有一百元可以花。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秦月明在機場附近等待了五個小時,終於再次接到了蔡思予的電話:“月明,我落地了,你還在嗎?”
電話裡蔡思予的聲音有點喘,似乎在一邊快速行走一邊打電話。
“嗯,我在,我們找一個地方會和。”
“好。”
見到蔡思予的時候,秦月明有些詫異。眼前的人跟記憶裡那個二十四歲的蔡思予差太多了,好像一下子成長了很多,看起來似乎是三十歲左右的樣子,而且她身上的打扮比之前好了很多。
蔡思予看到秦月明更加激動,她的眼睛仿佛釘在了秦月明的身上,直直地看著她,恨不得用目光將她捆住,看著看著眼圈就紅了。
“我的老天爺……”蔡思予伸出手想碰秦月明一下,卻又快速收了回去。她怕一切只是一場夢,伸手碰到後,眼前這個幻影就會散了。蔡思予在秦月明身前捂住臉蹲下身,竟然開始嗚咽。
秦月明真的有點措手不及,跟著蹲下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喂,你在搞什麼啊?怎麼一下子成熟這麼多?你哭得這麼認真,我都沒辦法感同身受。”此刻的秦月明還迷茫著,心中更多的是不安和慌張,根本無法理解蔡思予的悲傷。
蔡思予快速摸了一把臉,然後伸手拉住了秦月明的手。感受到秦月明掌心的溫度,看著好友依舊是二十五歲的樣子,她終於覺得真實了一些,拽著秦月明往外走:“我們換一個地方說話。”

因為出門太急,蔡思予根本沒有帶行李箱。她只拿了一個手拎包,包裡放了證件,還有應急的現金,不過多是台幣。
此時的秦月明身份尷尬,蔡思予只能用手機租房軟件訂了一家民宿。民宿只需要提供一個人的信息,跟房主用微信聯繫後得到房門密碼就可以進入,無須兩個人都登記。
兩個人進入民宿後,秦月明還在跟蔡思予抱怨:“為什麼我聯繫不上杜毅?航班怎麼辦?我還要去巴黎拍攝電視劇和寫真,而且我的行李也在航空公司,現在都沒辦法取出來。”
“工作無所謂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早就吹了,至於行李……”蔡思予不知道該怎麼說,難道告訴秦月明,你已經死了九年了嗎?
秦月明意識到了什麼,於是說了自己的情況。她拍完戲後來到機場,打算乘坐飛機去巴黎拍攝寫真和電視劇,去了一趟洗手間,出來之後就發現周圍的事物全部不對勁了。
蔡思予聽完點了點頭,出神地看著秦月明。這種事任誰遇到都會覺得神奇,距離秦月明給她打電話已經過去將近六個小時了,蔡思予還沒緩過神來。面前的秦月明是人是鬼?為什麼會發生這麼荒謬的事?
蔡思予深呼吸一下,最後說出了她知道的事:“九年前,你上的這趟航班出了事故,飛機上的人無一生還,所以杜毅還有……你,在我們的認知裡已經去世九年了。我一直留著你的手機號碼,時不時還會給你發消息,沒想到今天會突然接到你的電話,還看到了你。”
秦月明整個人僵在原地,雖然她心裡早就有所猜測了,但真的聽到這些話還是會覺得難受,自己得知自己的死訊……
“夜停他也出道了是嗎?”秦月明問。
“對,他現在很紅。”
“你能聯繫到他嗎?”
秦夜停,秦月明的親弟弟。在她的記憶裡,對方還是一個孩子,一個連手機都沒有的少年,仔細算一算,他今年也有二十六歲了。之前在機場,秦月明在廣告上看到了熟悉的面孔,還不敢相信。緊接著,她去買了一堆雜誌來看,越發確定那個年輕人是自己的弟弟。
秦夜停不喜歡娛樂圈,對於她進入娛樂圈也一直是反對的態度,秦月明登機之前還在跟秦夜停冷戰。這些年究竟發生了什麼,才會讓這個孩子也進入了娛樂圈呢?他不再是冷漠得有些涼薄的少年,而是對著鏡頭溫柔微笑的男人。
蔡思予打電話給了秦夜停,是對方助理接聽的,蔡思予說自己有急事,助理才表示等劇組休息的時候再回個電話給她。
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她們坐在床上聊天時,秦夜停回電話了,蔡思予打開了免提,聽到對方說:“喂,思予姐。”
“嗯,我有件事要跟你說,雖然聽起來會很荒謬,但是……你淡定地聽我說好嗎?”
“嗯,好。”
“我接到了秦月明的電話,她現在就坐在我身邊。”
秦夜停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聲音微微發顫:“是真的嗎?”
秦月明接過手機說道:“是我。”
“嗯,你終於回來了。”
這一句話讓秦月明一愣,秦夜停為什麼這麼說?
秦夜停接著說:“我在拍戲,如果突然離開會被媒體盯上,產生沒必要的麻煩。我在那個城市準備了一棟別墅,門是密碼鎖,你讓思予姐陪你過去。大門口門衛登記就可以進去,地址跟門牌號我會發給思予姐。”
“哦……”秦月明下意識回答。
“別墅車庫裡有三輛車,車鑰匙掛在牆壁上,你選喜歡的開。別墅裡日用品齊全,如果缺什麼你就去買,臥室床頭櫃上有銀行卡,密碼是你的生日。”
“好。”
“抱歉,我現在不能立即去找你。”秦夜停道歉。
“你為什麼這麼淡定?”
“等我見到你了再跟你解釋。”
“好。”
“這段時間,你休息一下,我養得起你了,還有……姐,我很想你。”
秦月明突然紅了眼眶,秦夜停始終都是她的軟肋,一句話就能讓她的心軟下來。
“嗯,好,我知道了。”秦月明回答。
“別怕,沒事的。”秦夜停似乎猜到了秦月明此刻的心情。
“嗯。”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