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 岡倉覺三的茶之書

  • ISBN13:9789864273683
  • 出版社:韋伯文化
  • 作者:岡倉覺三
  • 譯者:顧云何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1cm*14.8cm*1.3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20/05/06
  • 中國圖書分類:茶道之傳播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喝茶可以隨意,可以充滿浪漫與感性,也可以正襟危坐
說得頭頭是道,細數茶葉的前世今生,揭開茶文化的面紗

本書特點
所有茶道的信徒都有潛力變成品味上的貴族
・盡在茶和碗之間做文章,「茶氣過盛」又怎麼樣
・我們唯有經歷過把殘缺變得完美,才能發現真正的美
・茶室建築在極簡風和純粹主義的精神裡找到永恆
・真正懂得藝術欣賞的,是那些能夠把藝術融入每天生活當中的人

日本茶文化中萃取了中國和印度兩大文明的養分
・解讀陸羽的茶經、頌贊盧仝的茶詩、強解老子的道德經,讓毛西河背負不識茶筅的鍋
・參不透禪門的公案——芥子納須彌,面南看北斗
・道家給美學的理念種下了根基,禪宗則是讓美學在生活裡實踐
・日本文化在印度與羅摩克裡希納教派的碰撞
・龍樹菩薩的中觀般若遇見商羯羅阿闍黎的智慧哲學

十六世紀茶葉傳到歐洲,在當地被稱為“Tay”,有閩南人的口音
岡倉覺三的人生跌宕起伏、多姿多彩
・廿七歲就擔任大學校長,只花了八年,就把自己的學術生涯玩完
・專業的美術史教授怎麼變成了「大亞細亞主義」的原型
・深入西方社會,任職於波士頓美術館,扮演傳遞東方文化使者的角色
・情史豐富——與上司妻子的不倫,白人富婆的曖昧,印度美女詩人的書信纏綿

岡倉覺三
生於明治維新前,為末代武士之子。幼年勤修英文及漢語,及長畢業於東京帝大。曾任東京美術學校校長,推行日本傳統繪畫與西畫技法融合功不可沒。因其著作《東洋的理想》首倡“亞洲一體”而被引為日後發動大東亞戰爭的旗手。其生平跌宕起伏,色彩繽紛,足跡遍及美國、印度、和中國,常年任職於波士頓美術館。後因腎疾早逝,享年五十,諡號天心。

譯者簡介
顧云何

本名顧竹鋒,具三十年斜槓人生經驗。
本業金融科技,任職企業橫跨兩岸,遍及亞洲、歐洲、美洲、澳洲,尚缺非洲。副業經歷化工、建材、礦石等,目前堅守自然農法茶園,自製產銷。熱衷加密貨幣、區塊鏈、人工智慧和FinTech,酷愛焙茶、品茶、虛度光陰,偶閱經論不參禪。

洪 序   洪國超
導 讀   藍芳仁
第一章 茶碗裡的人性
第二章 茶飲的演變與流派
第三章 道家與禪宗
第四章 茶室
第五章 藝術鑒賞
第六章 花
第七章 茶道大師
附錄:岡倉覺三小傳   顧云何
前言
生平事蹟
覺三的三本書
追記
岡倉覺三年表
譯後記

第一章  茶碗裡的人性

茶最初是藥,到後來是在日常瑣碎的雜事中,以一些儀式表達我們對美好事物的崇敬。它不但豐富了我們純淨與和諧的內涵,使得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能夠溫馨而委婉,而且更讓社會充滿了浪漫主義的情懷。它就好像是在充滿無聊絕望的生活當中,經由對「不完美」的禮敬,盡可能地去成就一些美好。
茶的哲學並不像一般人所理解的唯美主義那麼簡單,它還包含了倫理上、宗教上所共同關注的人與自然之間的見解。它既有衛生學(Hygiene)的內容,因為它要求潔淨;也有經濟學的精神,因為它講究簡單而舒適;它既不崇尚華貴,也不張揚跋扈;更有道德幾何學(Moral Geometry)1的含意,因為它給渺小的我們在宇宙中設定了座標。它提升了所有茶道的信徒成為品味上的貴族,也彰顯了真正的東方式民主的精神。
長久以來,日本自外於世界其他國家的文明2,少了外國文化的干擾,反而造就這個民族擅長於探究內在自我的習性,這樣環境十分有利於茶道的發展。我們的風土民情、生活習慣、服裝、食物、瓷器、漆器、繪畫,還有我們的文學,全部都受到茶道的影響。每一個學習日本文化的人都不能無視於茶道的存在。茶道不但滲透了貴族們豪華的寢宮,它也出現在一般平民百姓的蝸居當中。它讓我們的農夫學習插花,就連粗鄙的民工也懂得崇敬山水。在日常談話中,如果說某人是個「沒茶氣」的人,就表示他對於世間情境的無常變化、悲歡離合完全無感。然而另一方面,對於狂放不羈、情緒容易氾濫的美學家,因為完全無視於民間疾苦,我們則鄙夷地形容他為「茶氣過盛」的人。
在外行人眼裡,他們質疑茶道所忙的都是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他們認為茶道盡是些「茶碗裡的風暴」。但是,想想人生中盛裝歡樂的碗是那麼的小,又那麼容易被淚水給裝滿,而我們對永恆的渴望卻是那麼容易乾涸,流失到僅剩渣滓,我們又怎麼能怪自己在茶和碗之間大做文章?何況人類還做過更壞的事情,在給酒神巴克斯的獻祭中3,我們沉溺狂歡,放縱了自己還說犧牲太大;我們甚至刻意地去美化戰神瑪爾斯血腥的形象4。與其如此落,那還不如把自己奉獻給茶花女王,沉醉在從她祭壇流淌出來的溫柔慈愛裡。在白淨瓷碗的琥珀色液體中,茶道讓我們接觸了孔子的敦厚沉穩、老子的機鋒雋永還有釋迦牟尼佛的空性芬芳。

如果一個人感受不到偉大事物中的卑微
他一定會忽略卑微事物中的偉大

大多數的西方人都擁有莫名的優越感,他們總認為東方的事物都是詭異而幼稚的。他們看見茶道的時候,直覺地認為那是成千上萬的東方怪東西之一5。當日本專注地沉浸於溫婉而平和的藝術時,西方人卻直覺地認為她是個落後而野蠻的國度,一直到日本在滿洲的戰場上屠殺了眾多生靈之後,西方人才承認她是文明的國家。最近有許多關於武士道的評論,認為那是一種能夠讓日本的武士勇於自我犧牲的「死亡藝術」;但是對於更貼近「生活藝術」的茶道,大家所給予的關注卻相對的小了許多。如果所謂的文明是基於戰火燒出來的榮耀的話,我們應該為自己仍然是落後而野蠻感到慶幸;我們寧願靜靜地等待,等待我們的藝術和理想受到尊重的時刻來臨。
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西方才能夠瞭解東方?或者至少嘗試著去瞭解一下。西方人常常穿插了事實和想像,編織了一張古怪的網罩在亞洲人的頭上,這讓我們感到十分的惶恐。我們常常被設想成不是靠著吃老鼠或蟑螂維生的話,就是依賴呼吸蓮花的香味度日。環繞我們的氛圍不是無能的迷信狂熱,就是卑劣的荒淫無度。印度人崇尚靈性被嘲諷成無知,中國人的嚴肅節制被形容為愚蠢,而日本人的愛國主義,則被認定是聽任宿命的擺佈。還有一種更荒謬的說法,認為日本人對於傷口和疼痛比較不敏感,因為那是我們神經的組織結構比較遲鈍的關係!
西方人認為,拿消遣東方人來取悅自己,根本是件不做白不做的事情。對於這種行徑,我們亞洲人可是很懂得禮尚往來的。如果你知道我們是怎麼想像你們的德性,就會發現其中有很多素材都能夠發展成笑劇的橋段。你們經常被描寫成容易受外在表象之美迷惑的膚淺人士,對於所有神奇的事物都會盲目的崇拜,還有總是對從來沒見過的新東西都抱持著沉默的敵意。有時你們被描述成擁有太多太多的美德,整個人優雅得都不知道要怎麼羡慕才好!你們所犯下的罪行如詩如畫,我們都搞不清楚該用哪一條法律來定罪。某些古代的作家,就是那些學問淵博的人士,曾經警告過我們,你們有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就藏在你們的大衣裡,而且你們常常會把剛出生的嬰兒燉來吃!其實這些都算不了什麼,我們還把你們形容得更糟糕:我們認為你們是地球上最難對付的人,因為你們佈道時所傳授的美德,是你們自己從未實踐過的德行。
不過這些亂七八糟的觀點很快的就從我們身旁消失了。因為貿易商務的推動,許多東方的港口都可以聽到歐洲人的聲音。亞洲的年輕人成群結隊地湧向西方學院,努力地接受現代化的教育。經過刻意的學習與觀察,雖然一時之間,對西方文化的核心精髓還無法深入,但至少表示了我們願意去學。我的一些同胞甚至選擇了全盤西化、完全接受西方禮儀,他們妄想以為只要配上僵硬的高領、戴上絲質的高帽,就等於是實現了西方文明。而可悲又可鄙的是,他們這樣子裝模作樣,卻是在某種程度上表達了我們是如何心甘情願地用膝蓋去迎合西方。不幸的是,西方人的態度卻不利於瞭解東方。基督教的傳教士來到東方是為了傳教,而不是來接受教化。你們取得東方訊息的方式不外乎兩種:要麼是來自於過往的旅客,從他們嘴裡所傳述不可靠的奇聞軼事;不然就是從我們成篇累牘的文獻中,截取一小段拙劣的翻譯。有著像拉夫卡迪奧.赫恩6,或是《印度生活經緯》7的作者一樣,具有仗義之筆的人實在太少了,他們高舉著與我們有共同情感的火炬,他們才是真正照亮東方文明黑暗的使者。
或許我這麼口無遮攔不得體的說法,正好洩露了我對茶道禮儀的無知。所謂得體的真義就是說話的時候,恰如其分地說出你應該要說的,不多也不少。但是我並不想要當一個凡事都得體的茶人。新舊世界之間存在的相互誤解,已經造成太多的傷害了,作為一個為了促進了解而全心奉獻的人,是不需要因為奉獻的金額過於微薄而道歉的。如果當時俄國願意紆尊降貴多去瞭解一下日本,二十世紀一開始,在世界的舞台就不會上演那一齣血腥的戰爭大戲。人性之所以會淪落到如此殘暴的下場,難道不就是因為輕蔑地忽視了東方問題的後果?歐洲帝國主義並不譴責炒作「黃禍再起」的荒誕,也不去理會亞洲可能也會對「白禍殘暴」產生覺醒,逕自嘲笑我們「茶氣過盛」的同時,難道你們就不曾懷疑西方人自己根本就是「沒茶氣」的個性嗎?
讓我們還是先停止兩塊大陸之間口出惡言互相怨懟吧!如果我們沒有更高的智慧,去創造東西半球共同利益的話,那就太悲哀了。我們過去的發展是沿著兩條不同的軌道,但不表示將來我們就無法互利互補。你們為了擴張領土而勞師動眾、忙碌躁進,而我們面對侵略以柔弱的方式因應,卻締造了和諧與穩定。你們可能很難相信,東方在某些境况上比西方顯得更有餘裕。
說來也夠奇怪了,人性就在這個當口相遇在茶碗裡!在所有亞洲的禮儀典範裡,茶道是唯一受到全世界尊崇的儀式。儘管白人恣意地嘲弄我們的宗教和道德體制,但是卻毫不猶豫地接納了這個琥珀色的飲品。現今的西方社會,下午茶具有一種非常重要的社交功能。在杯盤玲瓏清脆的碰撞聲中,在貴婦們迤邐婉約的酬酢問候中,在要不要加奶油、白糖日常的制式應答中,我們體認到,這裡面無庸置疑地已然建立了對茶的崇拜。當賓客們都放下了如哲學家一般的身段,聽天由命地等待一盅有無限想像的茶湯,在這樣的場合,他們絕對承認東方的精神才是至高無上的主宰。
根據歐洲最早的文獻記載,關於茶葉的敘述是出自於一位阿拉伯旅行商人的談話。照他的說法,在西元八七九年,中國廣東(譯注:唐代廣州府)的財政稅收主要的來源是出自於鹽和茶8。馬可波羅也曾經記錄過:西元一二八五年,中國的財政大臣因為獨斷地增加茶稅而遭到罷黜9。大約就是在地理大發現的時期,歐洲人開始逐漸瞭解與他們截然不同的東方國度。在十六世紀末葉,荷蘭人帶回來新的見聞:東方有一種灌木的葉子,能夠製成令人身心愉悅的飲料。旅行家喬萬尼.巴蒂斯塔.拉穆西奧(1559)、阿爾梅達(1576)、馬佛斯(1588)、塔謝拉(1610)等人都提到茶這個東西10    。荷屬東印度公司的船隻大約也是在一六一○年開始載運茶葉到歐洲的。然後,一六三六年茶葉抵達了法國,接著在一六三八年踏上俄國11    ,茶葉受到英國人的歡迎可能已是一六五○年以後的事。他們曾經這麼傳述:「中國有種好喝的東西,醫生都認可的好東西!中國人叫它茶Tcha,在別的國家它們被稱為Tay或Tee。」12      
就像世界上所有的好事情一樣,茶葉的傳播也曾經遭遇到反對的聲音。英國國會議員亨利.薩維爾就是其中之一13    ,他曾經公開抨擊喝茶是一種齷齪的習慣。英國的旅行家、慈善家喬納斯.漢威也是一名反對者,他在《茶之隨筆》(Essay on Tea, 1756)裡面也說:男人喝茶身材會走樣,看起來再也不是那麼體面了;女人喝了茶,她的花容月貌就跟著毀了。一開始茶葉的價格非常昂貴(每磅大約是十五或十六先令),一般老百姓只能望之卻步。「它是一種貴氣的療癒活動,也是高檔娛樂的標誌,當時只有王公貴族們才能負擔得起。」儘管帶著這麼多的負面標籤,但是茶飲散播普及的速度仍然十分驚人。在十八世紀上半,倫敦咖啡館實際上都已經改頭換面變成了茶館,著名的英國期刊雜誌的創辦人阿迪生和斯第爾14    ,這兩位文人雅士就是在茶館裡創作文章的,他們在「茶水和杯盤之間」消遣的時候特別的文思泉湧。這種飲料很快的就變成生活上的必需品,同時也成為被課稅的對象。這樣的連結讓我們聯想到,茶其實在現代史的發展上,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在此之前,美洲大陸一直忍受著殖民者的壓迫,當茶葉被課以重稅,就成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導火線,等到裝茶葉的篋籠被丟進波士頓港口的那一天開始,美國的獨立戰爭就揭開了序幕。
茶品嘗起來似乎有一種能夠讓事物都變得美好的魅力,這種微妙而迷人的滋味,令人無法抗拒。西方的幽默大師們,更是迫不及待地把茶飲的幽香沁入自己思緒的芬芳之中。而相對於酒的高傲自大、咖啡的自知自覺、可可的純真無邪,這三種飲品都沒有辦法形成像茶葉那樣神奇的效果。一七一一年《旁觀者報》15    曾經有這麼一則報導:「對於所有有教養的家庭,下面我以一個比較特別的方式來介紹我個人的一些新觀點:你們每天早上都會空出一個鐘頭共享早茶、麵包和奶油,我誠摯地建議你們,訂閱這份每天早上準時送到面前的報紙,把它當作喝茶良伴,你們將會受益無窮。」著名的英國作家撒母耳.詹森曾經這樣描述自己:「一個難搞而且無可救藥的茶飲愛好者。二十幾年來,他都靠這種神奇植物浸泡的液體來消化每一頓飯。他這個人用茶取悅傍晚,用茶撫慰三更,也用茶迎接每一個早晨。」
另一位作家查理斯.蘭姆宣稱自己是個茶癡16    ,他寫過這麼一段話:「我認為最大的快樂,是來自於被別人在無意之間發現了原本為善不欲人知的善行。」從這段話看來,他似乎是個真正懂得茶道的人。茶道像是一種帶有含蓄之美的藝術,等待著你去發覺,裡面隱藏著一種你不想點破的暗示。那是自我嘲弄背後所存在的高貴奧秘,表面看似平靜,但是卻淋漓盡致。這種富有哲理的莞爾,不就正是幽默的本身嗎?在這個意義上,所有純正的幽默大師們只要具備了這樣的情懷,就可以被稱為「茶人哲學家」。比如說英國的小說家威廉.薩克萊就是這樣的人,莎士比亞當然也是。頹廢主義的詩人們(這世界從來就沒有不在頹廢中)在抗議唯物主義的道路上,他們也曾經,或多或少地,敞開過大路擁抱茶道。或許現在我們應該認真地思考一下所謂的「不完美主義」,在那裡西方和東方得以相遇,而且在相遇中得以互相慰藉。
道家認為「無名天地之始」17    ,無始以來精神和物質總是處於你死我活的鬥爭之中。最後,被稱為「太陽天神」的黃帝18    ,戰勝了代表黑暗與大地的邪神祝融19    ,身形龐大的邪神在瀕死之前的痛苦掙扎中,一頭撞向了天庭的樑柱,巨大的撞擊撼動了青玉的蒼穹而散落一地的碎片,星星們因此失去了巢穴,月亮也只能在夜晚的深塹中漫無目地的徘徊。在絕望中,焦急的黃帝上天下地到處徵求能夠修補天庭的工匠,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的找尋總算沒有白費。在東海有個女王,人稱女媧娘娘,她有補天的本事。女媧以角為冠,尾似龍形,身穿火焰盔甲,粲然閃著金光。她以五色彩虹在神奇的鼎鑊中熔煉,然後修補了中國大地的天空。但是根據傳說,女媧她忘了藍色天穹中的最後兩個小裂縫20    。因此而有了愛的二元論,兩個精靈在虛空中穿梭永不停息,直到他們願意一起結合,共同攜手圓滿這個宇宙。所以每個人都一定要有新的天空,都需要建立一片屬於自己的希望與和平的天空。
現代人如同神話中的獨眼巨人,總是為了財富和權力而爭鬥,人性美好的天堂早就在這爭鬥中給消磨得粉碎。全世界都在自私自利和粗鄙庸俗的陰影中摸索前進。學習變成為了邪惡的意圖而去花錢買知識,施捨行善則被利用成為求取回報的工具。東方和西方就像兩隻蛟龍,在波濤洶湧的大海裡翻騰,為了奪回生命的珍寶而進行徒勞無功的纏鬥。我們需要女媧娘娘再度降臨,為我們修補這巨大的崩壞;我們也期待佛陀再度現身人間普渡眾生。在這等待的當下,讓我們先喝一口茶吧!

午後的陽光正好燦爛了竹林
噴水池兀自愉悅地濺著水花
茶壺裡依稀傳來爽颯的松風
讓我們夢一回幻化
逗留在事物美麗的迷醉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